262哪些著名的思想实验已经实现?

2021年8月29日

养育孩子如此耗费家庭精力,那么集中式地「批量」培养会不会是一个更高效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很多人明明觉得自己的原生家庭堪称「祸害」,仍然无法割舍与亲人的联系?

为什么关小黑屋可以成为罪犯最害怕的酷刑?

在探索人性的过程中,出于伦理方面的考虑,许多实验是不被允许的。比如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心理学家,都不敢冒着摧毁一个孩子风险,去做相关的对照实验。

幸运的是,历史上的许多政客在这方面则显得尤为大胆和迷之自信,他们只看到了人口统计学中的「人」,忽略了人性的复杂,甚至在不经意间打开了人性的「潘多拉魔盒」。

人间悲剧——罗马尼亚的孤儿

1966 年,为了提高人口数量,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政府颁布了一项法案,宣布每对夫妻至少要生 4 个孩子,非特殊情况下的避孕和堕胎都属于违法——这个法案持续了 23 年。在这 23 年的时间里,罗马尼亚比以往多出生了 200 万个婴儿。

由于婴儿如同潮水般涌来,很多贫困家庭由于无法负担,于是大量的婴儿被送往孤儿院,而这就让孤儿院的护理人员非常「头疼」了,每名护理人员需要照顾 10 个、20 个,甚至 40 个孩子。

由于资源条件的限制,特别是孤儿院人手严重不足,于是护理人员只好用制度化的方式来管理婴儿:

  • 无论孩子们醒没醒,7 点钟都必须起床;
  • 无论想吃不想吃,爱吃不爱吃,七点半都必须进食。每名护理人员只有 30 分钟去喂 10 到 20 名孩子,每个孩子都需要「高效」地完成进食;
  • 无论有没有大小便,8 点必须换尿布,如果孩子在八点钟之前就弄脏了尿布,那不好意思,他就只能等上好几个小时才能再次换尿布。
  • 最残酷的是,孩子每天只有在护理人员给他们喂食和换尿布的时间,才有机会跟与人接触,其他时间里,他们只能看着天花板、墙面或是他们小床的栅栏。

1989 年,在原政权垮台之后,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儿科和神经科学的教授 Charles Nelson 领导的团队,在 2000 年发起了「布加勒斯特早期治愈计划」(Bucharest Early Intervention Project),对这些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进行了长达 13 年的追踪研究。

研究人员发现,早期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基本都患有严重的心理创伤。他们无论从大脑发育、身体发育,还是社会适应,都远远落后于同龄儿童的平均水平。

最让研究人员揪心的是,这些孩子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安静。这种安静,是一种死寂:他们安静地坐着,面无表情,好像灵魂被抽空一样——「素、淡、寡」,仿佛只留下身体的躯壳。Nelson 教授将团队的研究称其为无法重复的「零父母养育试验」(experiment in zero parenting)。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孩子为什么会如此的悲惨?我想,孩子的悲催命运,固然抛弃他们的父母需要负责任,而孤儿院毫无人性的管理制度,才是罪魁祸首。

人在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刻起,就在寻找客体,这就是妈妈。如果缺少了与妈妈的关系,婴儿的大脑与心理发育就将停滞,甚至病变。

从来没有人敢用实验来验证母亲与孩子分离后,孩子会如何成长——因为这种实验太「丧尽天良」了。但历史上还真有人,在猴子身上做了这个「疯狂」的实验,这个人就是著名心理学家哈利·哈洛(Harry Harlow)。

偶然发现,铸就了与猴子的缘分

如果说布加勒斯特早期治愈计划只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那么心理学家哈利·哈洛在恒河猴上的实验简直是刻意得丧心病狂。

哈利·哈洛,原名哈利·以色列,1905 年生于美国艾奥瓦州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大学时,哈洛师从斯坦福大学著名的智商大师特曼(Lewis Terman)。1930 年,在特曼的帮助下,哈洛取得了威斯康星大学的教职。

在威斯康星大学任教期间,哈洛与体型娇小、灵活敏捷的恒河猴结下了很深的缘分。刚开始,哈洛受导师特曼的影响,想以猴子为研究对象,主要开展灵长类动物智商发展主题的研究,并通过实验来界定恒河猴的智商大概范围。

恒河猴智商实验开展的很顺利,哈洛获得了大量实验数据,并发表了重量级的文章,这让他在学校声名大噪,许多学生闻讯而来,陆续投入哈洛门下,校方也因此特别为他提供了实验用的场地。

因为实验设计的需要,哈洛需要对恒河猴的幼猴单独进行实验,这就需要将幼猴单独关在一个笼子里。而当幼猴离开母猴并被单独关到笼子时,它会表现得极度害怕,并且非常具有攻击性,甚至会撕咬一切它们看见的东西。

一天,一名实验助手在打扫笼子时,为了让幼猴在笼子里待着舒服些,就随手在笼子底部铺上了一块毛巾,之后,一只幼猴就被关进了这个笼子里。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只孤零零的幼猴突然变得非常喜欢铺在笼子底部的毛巾,它直接躺在毛巾上,双手紧紧抓住毛巾。当实验助手想拿走毛巾时,那只幼猴便开始大发脾气,就像年龄幼小的孩子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

实验助手在给幼猴用奶瓶喂奶时,幼猴也是吃完奶,就把奶瓶扔在一边,然后抱起毛巾,决不允许毛巾离开自己。

这一偶然现象引起了哈洛极大的兴趣,他心想:为什么幼猴在离开母亲之后,就会这么喜欢那条普通的小毛巾呢?难道是小毛巾触摸的感觉跟触摸母猴毛发的感觉很像,然后触发了幼猴的依恋?

这个疑问,哈洛准备用严谨的动物实验来解决,但这遇到了当时理论与观念上的阻力。在上个世纪上半叶,美国整个心理学界都笼罩在「行为主义」的铁幕之下,心理学界普遍排斥和否认情感与认知,认为行为是可以通过「奖励」或者「惩罚」来改变的。

在 1930 至 1950 年期间,全世界都流行冷酷无情的育儿主张:

  • 著名儿科医生斯波克(Benjamin Spock)建议母亲们要定时喂奶;
  • 著名心理家斯金纳以强化的观点解释幼儿行为,如果我们想让孩子不哭,就不应该去抱他们,这样才不会强化这种行为;
  • 著名心理学家华生宣扬这样的教养方式:「不要溺爱子女。睡前不用亲吻道晚安,如果非要道晚安,宁可向他们鞠躬,握手致意,再熄灯就寝。」

因此,对于孩子依恋母亲的现象,心理学界普遍持「满足欲望」的观点来解释。也就是说,我们喜爱母亲,是因为母亲给我们奶喝。

著名哲学家赫尔(Clark Hull)与斯宾塞(Kenneth Spence)均认为:人类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满足欲望。饥饿、口渴、性欲等,都是人类想要满足的主要欲望。这种观点在当时就是人们所认为的普遍「真理」。

就在今天的中国,许多家长抱着同样的信念在对待孩子:

  • 孩子期待吃到自己想吃的东西,会被家长斥责为「贪吃」;
  • 孩子想与小伙伴多相处多玩耍一会儿,会被家长斥责为「贪玩」;
  • 孩子因为过于繁重的课业而想多睡一会儿,会被家长斥责为「贪睡」。

在这些家长的眼中,孩子永远都是「喂不饱且充满欲望」的「怪兽」,是「怪兽」就一定会贪,就一定要用暴力去「驯服」。而恰恰在这种信念下,催生出了类似「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变态教育理念,一批批的孩子失去了童年,饱受家长的「摧残」,直到失去自我,失去创造力。

在当年的美国,这样的观点也颇为盛行。

哈洛观察到的现象,让他对大家普遍认可的「真理」产生了质疑:幼猴在跟母猴分开之后那痛苦地嘶吼,以及对于那块毛巾珍如生命般地守护,给哈洛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哈洛心想:我所观察到的,绝不单单是欲望这么简单,幼猴行为的背后,一定还有更为深刻和根本的力量在推动。

恒河猴和人类基因的相似程度高达 94%,如果我们能了解猴子行为背后的动力,是不是可以更加了解人类呢?

铁丝网妈妈与绒布妈妈

为了解释这一现象,哈洛开始设计一个伟大而又残酷的实验,这个实验在心理学史极有争议,经常被后人,尤其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们所诟病。但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无论后人如何诟病,这并不影响该实验的伟大,也不影响哈洛在心理学史上的地位。

这个实验是这样的:哈洛事先准备了若干铁丝和铁丝剪、厚纸圆筒、通电的线圈、钢钉、软布等材料。

他首先用铁丝缠绕出了一个成年母猴子的外形轮廓,这个「铁丝网猴子」拥有四四方方的躯干,腹部上方有个形似乳房的物体,尖端嵌着钢制的乳头,上头穿了小洞,可以将通往奶瓶的小导管放进来,并让奶水流出。

作为对比,哈洛把厚纸圆筒套上绒毛布巾,做出另一个触感柔软的「绒布猴子」。由于厚纸筒的形状所限,「绒布猴子」的乳房只能设置一个,位置移到胸口中央。

哈洛把一群刚出生不久的恒河猴与他们的猴妈妈逐一分开,再逐个放进笼里,每个笼子里放着两只代理「母猴」,一只由铁丝缠绕而成的「铁丝网妈妈」,幼猴可以在「铁丝网妈妈」这里获取源源不断的奶水;另一只是用绒布做的「绒布妈妈」,「绒布妈妈」的乳房处是吸不到奶,但笑容可掬。

据研究助理的实验记载显示,那些母猴发现幼猴不见了,一边尖叫,一边以头撞击笼子,表现的极度愤怒与焦虑;而那些幼猴在各自被丢进封闭的笼子之后,由于看不见妈妈和同伴,就不停发出「吱吱」的刺耳叫声。它们害怕极了,一连几个小时都静不下来,整个实验室笼罩在幼猴此起彼伏的恐怖叫声中。焦躁恐惧的幼猴蜷缩成一团,尾巴高高抬起,露出屁股,稀软的粪便不断从肛门流出,喷得笼子里到处都是,臭味弥漫,久久不散。

几天之后,由于幼猴始终见不到母猴妈妈,它们便非常自觉地爬到「绒布妈妈」的怀里,趴在它胸前,用纤细的手抚摸「绒布妈妈」的脸,轻咬它的身体,或者在它腹部背部蹭来蹭去,一蹭就是几个小时。

由于在「绒布妈妈」的「乳房」处吸不到奶水,幼猴就非常小心翼翼来到「铁丝网妈妈」的身边,试探性地去吸「铁丝网妈妈」的「乳房」,一吸发现有奶,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但很有意思的是,幼猴一旦吃饱,便马上跳回「绒布妈妈」的怀抱,并一直待在「绒布妈妈」的怀抱里,不肯离开半步。

哈洛详细统计了幼猴在吸奶和拥抱上所花的时间,并将结果绘成图表。看着这张实验数据表,哈洛激动的心情不以言表,因为这意味着他的实验数据将颠覆原有的观点与理论,这将是历史性的时刻。

哈洛由此确认:爱源于接触,而非食物。

母亲总有一天不再分泌乳汁,孩子依然爱着母亲,因为他们感受到爱,保有被爱的记忆,只是形态改变了。每一次亲子互动,都源自于幼时感受到的温柔抚触。

哈洛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只有奶水,人类绝对活不久。」并写道:「肢体接触是影响感情或爱的重要因素,这点并不让人意外。我们没想到的是肢体接触可以完全凌驾于吸奶的生理需求之上。两者悬殊之大,让我们几乎可以断定,幼猴吸奶只是为了维持与母猴之间频繁的亲密接触。」

纵使虐我千百遍,你依然是我的全世界

为了进一步完善实验,哈洛与合作伙伴在「绒布妈妈」与「铁丝网妈妈」之后,又增加了面部特征这一重要变量。因为发展心理学一系列的实验研究表明,刚出生的婴儿对于妈妈面部有着强烈的积极关注。

一开始,哈洛打算用两个自行车车灯充当假母猴的眼睛,但还是觉得不够真实。后来,他就要求实验助理制作一副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猴子面具。哈洛把这些以假乱真的猴子面具,给「绒布妈妈」们都带上,乍一看,这些「绒布妈妈」的确逼真了许多。

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幼猴们根本无法接受这些带了面具的「绒布妈妈」。当它们看见带了面具的「绒布妈妈」时,会表现得相当害怕,不停地尖叫,跑到笼子一角,身体剧烈抖动,紧抓裸露在外的生殖器。当研究人员把「绒布妈妈」的面具慢慢转到后面时,幼猴才肯再次接触「绒布」,并开始玩耍。而且,只要研究员一把面具转过来,幼猴就马上把面具拨回去,甚至直接把面具扯掉,恢复原先无脸的模样。幼猴显然比较喜欢最初看到的模样,或许是「绒布妈妈」的形象已经深深刻在了幼猴的脑海里,永不可磨灭。

在实验了面部特征这个变量之后,哈洛和合作伙伴又进一步改造了「绒布妈妈」。这个改造相当「残忍」,哈洛在「绒布妈妈」的身上安装了机关,只要幼猴在「绒布妈妈」的怀抱里触发了机关,「绒布妈妈」的怀里就会射出钉子,或喷出冰冷的水柱。

实验的结果令在场所有人震惊:当那些幼猴在「绒布妈妈」的怀抱里,被突然射出来的钉子扎得疼得滋哇乱叫,或者被冰冷的水柱冲得踉踉跄跄、瑟瑟发抖时,幼猴们仍然会毫不犹豫地冲回「绒布妈妈」的怀抱,即使被「绒布妈妈」弄得遍体鳞伤,它们依然不放弃,坚决要跟「绒布妈妈」在一起。

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景象实在太让人心碎了,对于这一现象,当时的心理学理论,尤其是行为主义,根本无法解释。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当理论和现实发生了矛盾时,那一定是理论错了。

哈洛这一系列的实验,揭示了一个让人心酸的事实:对于灵长类动物,包括我们人类,孩子对于妈妈的爱与依恋是毫无条件的,即使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妈妈,在孩子的眼中,她始终是自己最爱的。

这种揪心的场面不仅出现在实验室,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2018 年 12 月 22 日,一则虐童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记录,深圳的一名小女孩多次遭到一对成年男女扇耳光、棍打、摔打在地和撕扯头发等暴力行为。

更令人心痛的是,小女孩娇弱的身体每次承受完狂风暴雨般的虐待后,女孩都会安静地从地上爬起来,一遍遍被打倒,一次次又默默爬起来,头发被扯乱,自己收拾好,不哭不闹。

透过视频,我能感受到,小女孩的心已经死了,虽然她已经完全将自己的情感隔离出来,但她却不会离开这个家,因为这里还有自己的爸爸妈妈,这是她的所爱之人。

自闭、自残,完全丧失了爱的能力

随着参加实验的幼猴逐渐长大,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哈洛发现,与「绒布妈妈」共同生活的幼猴,成长得很不顺利。

如果将这些猴子移出隔离的笼子,与其他同类的猴子共处,这些猴子就会出现极度反群体的行为。例如,与「绒布妈妈」长大的母猴不仅会攻击正常的公猴,而且因为不知道正确的性交姿势而丧失生育能力。有些猴子甚至出现类似自闭的症状,如不停摇晃、啃咬等自残行为。那些自残猴子的手臂,到处是溃烂的伤口,血流不停。有只猴子甚至咬掉整只手臂。

总体来看,跟「绒布妈妈」长大的猴子,都极具攻击性,根本不合群,而且普遍有自残行为,无法适应猴群的生活,甚至无法交配。尤其是那些被「绒布妈妈」伤害过的幼猴,长大之后的情况更糟糕,其攻击行为出现的频率更高,更凶残,对同伴或者自己下手更狠。

哈洛此时才发现,情况超乎预料得糟糕。

在哈洛脑中,又浮现出新的疑问与想法,他想让这些母猴生育后代,不知道这些儿时失去母亲的猴子,将来会成为怎样的母亲?但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做实验,而实验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先让过这些跟「绒布妈妈」一起长大的母猴怀孕。

然而,这些母猴根本不会繁殖,而且极具攻击性,公猴根本无法靠近。哈洛曾试着将交配经验丰富的公猴放进笼子中与母猴在一起,结果母猴死命抵抗,还抓伤公猴的脸。

无奈之下,哈洛又一次突发奇想,他发明了之后在心理学史上臭名昭着的「强暴架」(rape rack)。这个架子可以将母猴的身体固定住,并将它们的头往下压,公猴便能骑到母猴身上。当时的场面这里就不说了,可以说非常残暴,整个实验室都回荡着母猴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声。

结果,在「强暴架」的辅助下,有 20 只母猴受孕产下幼猴。然而,这些在强暴架上受孕的母猴,有些直接杀死了幼猴,有些母猴对幼猴漠不关心,只有少部分母猴表现得「还算正常」,但养育行为明显迟顿,算不上合格的「妈妈」。

寻求亲密的关系,让「攻击性」得到安全的表达

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些猴子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哈洛用实验说明了这样的一个普遍真理:灵长类动物的成长需要关系的滋养。哪怕是「铁丝网妈妈」,也比什么都没有要强,因为什么都没有,就意味着死亡。

虽然这个实验无法在人类身上重复,但同样说明了这样的事实: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关系,因为在关系中,我们才能展开自己,并认识和淬炼自己的内心。

自打婴儿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婴儿就在本能地推动下与妈妈的乳房建立关系,只有婴儿感到饥饿,他一哭,妈妈的乳房就会出现。当妈妈的乳房出现后,婴儿就会向妈妈的乳房发起「攻击」,去吞噬乳房,去吮吸乳汁,甚至有些婴儿会把妈妈咬痛,这就是婴儿与世界构建起的第一个关系,并且是用「攻击」的方式构建的。

如果这时候,妈妈能够以全然、温情和接纳的态度,欢迎婴儿的攻击性,那么婴儿的生命力就被妈妈「点亮」了,婴儿此时会觉得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安全的,他就会进一步去伸展自己的生命力,走向更大的外部世界。

如果妈妈对于婴儿的攻击性不接纳,甚至会反过来攻击婴儿,那么会给婴儿带来巨大的罪疚感,他会认为这个世界不欢迎他,他的生命力会就此关闭。

英国著名精神分析学家温尼科特认为:攻击性等同于活力或动力,也就是生命力。他认为,每个人的自我就像是一个能量球,能量球伸展自己时,自然就会有攻击性产生。

实际上,这个能量球就是我们生命本身,伸展出去的,就是我们构建关系的本能需要。当我们的能量触角伸出去,得到了客体的欢迎,那么这个能量触角就被照亮了,变成了热情、创造力等生命力;如果这个能量触角没有和其他存在建立关系,被忽略、被拒绝,甚至被打压,那么它就会「缩回」能量球,变成带着「怨恨」的攻击性,并被压抑起来。

如果这个带着「怨恨」的攻击性有机会从潜意识中跑出来,那就会变成巨大的破坏性,例如「路怒族」;如果这个带着「怨恨」的攻击性没机会出来,或者不允许出来,那么就会被压抑得更深。

压抑不代表「消失」,带着「怨恨」的攻击性始终还在,只要一有机会,它是一定会表达的。如果向外表达不成,那就向内表达,将充满「怨恨」的攻击性转向自己,对自己进行疯狂的攻击。抑郁症的病人在精神分析看来,基本上都是攻击性被压抑从而转向内攻击自己的结果。

实际上,婴儿自打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妈妈的乳房就是婴儿所遇见的第一个「客体」,那么婴儿见到妈妈的乳房,这时的婴儿就会第一次伸展出他的「攻击性」,向妈妈的乳房发起「攻击」,去吞噬乳房,去吮吸乳汁,甚至有些婴儿会把妈妈咬痛。

如果这时候,妈妈能够以全然、温情和接纳的态度,欢迎婴儿的攻击性,那么婴儿的生命力就被妈妈「点亮」了,婴儿此时会觉得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安全的,他就会进一步去伸展自己的生命力,走向更大的外部世界。如果妈妈对于婴儿的攻击性不接纳,甚至会反过来攻击婴儿,那么会给婴儿带来巨大的罪疚感,他会认为这个世界不欢迎他,他的生命力会就此关闭。

大量的临床案例显示,许多精神疾病和严重的人格障碍,都是在婴儿早期时,与妈妈的关系出了大问题。

有一位让我印象极为深刻的女性来访者,她非常怕黑,晚上必须要开着灯睡觉,绝对不能关灯,否则她真的会觉得自己要「死掉」。

在咨询的过程中,我问她怕黑,究竟怕的是什么?她说她怕鬼。我就请她安静下来,想象一下天黑了,然后把房间灯关掉时的场景。想到一半,她说她害怕极了,我请她放松下来,慢慢地把灯关掉。随后,她汗如雨下,说她看见了鬼。我进一步让她放松,让这种恐惧的感觉在身体中流动,不要去对抗这种恐惧,后来她逐渐缓解下来。我又让她去看看这个鬼到底是谁,长得什么样?这个问题一下让她愣住了,他从来没有真的去看过这个鬼,只是很害怕,想躲起来。当她鼓起勇气,专注地去看一眼她心中的鬼时,她一下瘫坐在椅子上,因为这个鬼,就是她的妈妈。

实际上,这位女士出生后不久,爸爸妈妈就外出打工了,基本上一年能回一次家。自打她记事起,爸爸妈妈就不在她身边,她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而爷爷奶奶白天又要忙农活,晚上要做衣服贴补家用,根本没时间管她。一到晚上,她就自己一个人躺在小床上,害怕极了。因为没有妈妈的陪伴,她在潜意识中非常恨她的妈妈,于是她就把自己的恐惧与愤怒,具象成了鬼。我想,如果哈洛实验中的猴子会说话,它们应该也会有类似的体验。

婴儿早期的心灵状态,都是混沌的、脆弱的、未分化的,婴儿需要在和母亲等抚养者的互动中,逐渐发展出一个清晰的、坚韧的、复杂的心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切记心理学家哈洛残酷的恒河猴实验所得出的结论:情感互动胜于饮食照料。

如果我们只关注后者,而疏于前者,那父母就和那个铁丝架子没什么两样。

这个结论可以不断延伸,母子关系、夫妻关系、雇佣关系……任何关系,如果只有物质满足,而缺乏情感互动,那这个关系的质量就没有什么好称道的。

对于你所处的种种关系,你是否足够用心经营?

哪些著名的思想实验已经实现? - 盐选推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