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有没有女主穿越到古代专心搞事业,认真学习知识进步,少一点宅斗,宫斗之类的,而且三观极正的小说?

2021年8月29日

我不想穿成小姐,一心想当大丫鬟。获得「姨娘」成就,是我给自己立下的奋斗目标。

我在宣平侯府做大丫鬟的时候,过得是副小姐般的高品质生活。

三小姐虽然是侯府的庶女,且生母还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姨娘,但架不住侯夫人宽容大度、贤良淑德,对嫡庶子女一视同仁。

不管谁生的,小姐少爷们吃穿用度无不精细奢靡,个个养尊处优、金尊玉贵。

我这个一等大丫鬟,吃的、用的皆是三小姐赏下来的好东西。

每日里的活计不过陪着三小姐读书写字、弹琴绣花、说话逗趣,端得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比着一般富户人家的小姐也一点儿不差。

都说我这样的大丫鬟以后要随小姐一起出嫁,然后在合适的时候伺候姑爷,成为小姐在内宅的一份助力。

通俗一点说,就是姨娘,妾室。

没错,成为姨娘就是我——一个大丫鬟的终极奋斗目标。

且看宣平侯府的众位姨娘,因为有一个通情达理的主母,小日子过得格外滋润。闲来无事便凑一桌子打打麻将、聊聊八卦,捣鼓捣鼓自己的兴趣爱好。

穿金戴银、呼奴唤婢、吃穿不愁,偶尔还有侯爷来解决一下生理需求,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标准养老岗位。

所以,不管是做侯爷的姨娘、侯府少爷的姨娘亦或是以后姑爷的姨娘,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做我的主母,这才是决定我往后生活质量的关键人物。

当然,三小姐是最理想的人选,在侯夫人的耳濡目染和教导之下,三小姐有望成为下一个古代模范正室,带领我走向幸福美满的康庄大道。

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安安分分等着三小姐嫁人即可。

谁知道我安分了,宣平侯府却不安分了,倒霉催地卷入了谋逆案中,侯府的一众主子,不管男女老幼,一律赐死。

而我们这些丫鬟仆役,则猪猡一般,分到了京中各个达官贵人的府上。

我成了尚书府上四小姐的二等丫鬟。

照理说,我这样的犯官奴仆是不够资格贴身伺候小姐的,但这位同样庶出的四小姐混得实在差劲。

长相一般,才华一般,偏又软弱无能,半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不讨长辈喜欢,在尚书府没什么存在感。

住的是府里最偏僻的院子,事事排在末尾,有头有脸的丫鬟嬷嬷等闲都能给她脸色瞧。连身边伺候的二等丫鬟缺了,都是随便提了我这么个背景不清白的来凑数。

我才侍候了四小姐个把月,就已经深深意识到自己前途堪忧。

但是人生处处有惊喜嘛,就在这个时候有消息传来,说是南安郡王府的世子爷赵拓,他看上我了。

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四小姐都忍不住打量我:「就十五那天在清凉寺门口?」

不怪四小姐惊讶。

那天府里一众女眷去清凉寺上香,在寺门口遇上这位世子爷的,可不止我一个。何况我既没搔首弄姿也没暗送秋波,从头至尾规规矩矩、安静如鸡。

虽说世子爷确实往我站着的方向瞥了一眼,但要在穿着同款式制服的丫鬟们中被我惊艳到,也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我长得是不差,但离倾国倾城还是有差距的。

可偏偏就让世子爷上了心。

我和四小姐说:「大约世子爷的口味比较独特吧。」

2

其实我倒不是很惊讶,赵拓早就说过我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了,虽然我一直没弄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有意思。

宣平侯府没出事前,他和侯府的几位公子时有来往。又因着长相俊美、身份尊贵,很叫府里几位适龄的小姐春心萌动。

每当赵拓来侯府做客,她们必寻着各种借口在他跟前露脸。三小姐就为此向他请教过文章、谈论过琴谱,还醉翁之意不在酒地给几位兄长送过甜汤和点心……

我作为三小姐的心腹大丫鬟,自然就和赵拓有了接触。赵拓这个人,并不是什么翩翩浊世佳公子,许是生母早逝的缘故,他同他爹南安郡王和现任的继母郡王妃都不和睦。

虽不是斗鸡走狗、眠花宿柳的纨绔子弟,却是个任性妄为、随心所欲的桀骜之人。但凡他瞧上眼的东西,不管在谁手里,他总要抢过来的。

我有些怵他,回回在边上伺候的时候都低眉顺目、恭敬小心。大约是我不像旁的丫鬟一样叫他看上一眼就脸红,他瞧着我的眼神总有点儿高深莫测。

就有一次,他从我身边若无其事走过,用只有我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这小姑娘倒是有意思。」

他的神情似笑非笑,他的声音意味深长,当时我把赵拓从表情到语调仔仔细细分析了一遍,愣是没想明白他这句话到底是夸我还是贬我。

现在我想明白了,「你倒是有意思」大约等于「我对你有意思」。

我自然不会去纠结为什么堂堂郡王府的世子爷会对我有意思,毕竟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我只是奇怪,这世子爷看上一个丫鬟的小事,怎么就忽然间传得尽人皆知了?一般情况下,赵拓不是该给尚书府透个口风,然后低调地把我纳回去吗?

「因为我想娶你,我要你做我的世子妃。」

赵拓要见我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丫鬟非常容易,稍微漏了点意思,尚书府就安排得妥妥当当,生怕这位爷临时退货。

我坐在布置得花团锦簇的暖阁中,尽量优雅地喝着平常喝不到的雨前龙井,端出一副温柔小意的模样,听赵拓讲看上我的二三事。

结果他一张嘴,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一时没忍住,喷了他一脸的雨前龙井,可真特么浪费啊。

「对不住世子爷……」我连忙抽了帕子替他擦脸。

赵拓的眼角抽了又抽,看得出在极力忍耐。这些勋贵子弟都特别讲究,这会子他连我的口水都忍了,可见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诚意的。

他勉强笑了笑道:「无妨,你是高兴坏了吧?」

并没有……

别说庶出的四小姐了,便是尚书府的几位嫡小姐,要做南安郡王府的世子妃,都要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何况我一个连卖身契都捏在主家手里的卑贱奴才?

赵拓是谁?他爹是南安郡王,他娘是荣华公主,皇帝是他亲舅舅,太后是他亲外婆,连他后妈都是侯府出来的大小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任谁都不会同意他这个荒唐的决定。

便是他鬼迷心窍非我不娶,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朝代,上头座座大山压下来,阻力重重,他哪里有胜算?

到时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我很有可能就炮灰了。

但赵拓给了我脸,我又不能不识抬举。

斟酌再三之后,我特别懂事地说:「多谢世子爷厚爱,奴婢定是祖上积德才得世子爷这样青睐。奴婢自知身份卑贱,配不上世子爷,只求在世子爷身边端茶递水便心满意足了。」

世子妃什么的,别开玩笑了好吗?

赵拓大手一挥:「爷说你配得上你就配得上,我现在就进宫请皇舅赐婚。」

他大步流星走出去,一副为了真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世子爷!」我只来得及扑过去抱住他大腿,「您千万别冲动,奴婢何德何能做您的世子妃啊!奴婢做个侍妾、姨娘什么的就可以了……」

「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爷说你可以你就可以,」赵拓使劲扒拉了一下被我抱住的大长腿,没扒拉出来,他看着我,「你撒手。」

我自然是不能撒手的,这事要是捅到了宫里头,我这条小命就算是交代了。我干脆一屁股坐到了赵拓的脚上,死死箍住他的大长腿道:「请世子爷恕罪,奴婢不能撒手。」

「你大胆!」

他并不是个有耐性的男人,挣脱不得之下脾气上来,竟狠狠踹了我一脚。正踹在我肚子上,痛得我哀嚎一声,眼泪差点流出来。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场面一度陷入尴尬中。毕竟我是他刚刚含蓄奠定了真爱位置的女人,我这屁股还没坐热呢,他就踹了我一脚,好像有点不大合适……

3

这会子,我倒是大概知道赵拓想干什么了。

他二十岁了,在这个时代,正是结婚生子的大好年纪。南安郡王府早前就有给赵拓选世子妃的消息传出来,也不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不过都叫赵拓搅黄了。

想来他是不满意他后妈给他挑的姑娘了,天下后妈一般黑,我理解他的心情。

只是他拿我做筏子,我就有点不能理解了。

诚然,被我这样一个出身卑微低贱、背景有污点的丫鬟迷得神魂颠倒,不惜忤逆父母、自甘堕落、非卿不娶的恶名传出去,任谁家都要退避三舍。

但是吧,天底下的丫鬟那么多,我也不算是丫鬟中的底线,他干嘛非要选我呢?

「你没事吧?」赵拓反应过来,不仅纡尊降贵把我扶了起来,居然还伸了手想掀开我的衣服检查。

我连忙护住自己的肚子,提醒他:「世子爷,男女授受不亲。」

「无妨,你早晚是爷的女人。」

这话听上去虽然很霸道总裁,但我知道他说的是事实。

经此一遭,我除了进赵拓的后院,别无选择。哪怕这会子他忽然不要我了,其他人也不会有胆子接手曾经和这位世子爷有过瓜葛的女人。

谁让我是一个卖身契捏在别人手里、没有人权的小奴才呢?

我想了想,也就不再坚持。

赵拓微微勾了勾唇角,大约觉得我非常识时务。他变脸也是快,立马就换上心痛的表情:「呀,青了一块,都怪我,一时没控制好力道。」

世子爷,您那是没控制好力道吗?你老人家是没控制好脾气!

「我那里有御赐的活血化瘀膏,回头我叫人送过来。」开了个头,赵拓貌似找到感觉了,含情脉脉瞅着我,「你还喜欢什么?我叫人一并送过来。珠宝首饰、胭脂水粉还是绫罗绸缎?」

我有点想哭,赵拓这是准备揪住我不放了。

果然他前脚出了尚书府没多久,从南安郡王府出来的赏赐就源源不断送到了我跟前。

什么鸽血红宝石耳坠、羊脂玉富贵镯、赤金嵌蓝宝石玛瑙的步摇、簪子、一色儿大小的南海珍珠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盆半人高的翡翠玉雕海棠。

跟着来的还有京城最负盛名的「云想衣裳」的大掌柜和「花想容」的老板娘,一个奉赵拓之命给我量身定衣,一个捧上琳琅满目的化妆品给我挑选。

这下子,全京城人民都知道南安郡王府的世子爷对尚书府的一个丫鬟宠爱有加了。

赵拓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梗着脖子不配合家中的联姻安排,宫里头很快就得了消息。炮灰我马上就被召进了太后她老人家的殿中。

当然,一定是我这个无权无势的卑贱丫头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使了龌龊手段迷惑了不知人间险恶的世子爷。

「抬起头来给哀家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狐狸精哄得拓儿鬼迷了心窍,竟要八抬大轿娶一个奴才入门!」

太后她老人家的声音很恐怖,更恐怖的是我在跪下去的惊鸿一瞥中,瞥到她跟前的一个宫女手里捧着装有三尺白绫、匕首和一壶酒的托盘。

!!!

我立刻扑在地上痛哭流涕表忠心,表示自己一时被荣华富贵蒙蔽了双眼,表示自己其实一点儿都不喜欢赵拓,表示自己只是看上了赵拓的身份和金钱。

太后她老人家懵逼了一会儿,大概是没想到我这么配合。

那么,看在我如此配合的份上,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拓儿,你都听到了。」安静了几秒钟后,太后她老人家冲着后头示意。

宫女把帘子打起来,赵拓从后头走出来,笑道:「外祖母,您吓着她了。」

他过来扶我,拿了雪白干净的帕子给我擦脸上的鼻涕眼泪,然后按住我瑟瑟发抖的肩膀,温柔地说:「别怕,有我呢。」

呵呵,有你才怕呢。

我抖得更厉害了。

太后她老人家在上头拍桌子:「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贪慕虚荣、胆小怕事的东西,你竟还当宝了?便是给你做通房妾室都不够资格!」

面对太后她老人家的雷霆之怒,赵拓眉毛都没动一下,依旧温声说:「你先去外头等我,乖。」

他招呼了一个宫女带我出去,回转身同他皇外祖母撒娇去了。他是在太后膝下长大的嫡亲外孙子,论起情分来,宫里头的几位皇子都比不上他。

我只盼太后她老人家打老鼠顾忌着玉瓶,看在赵拓的面子上,千万不要冲动。

4

太后自然不会答应赵拓娶我做世子妃。

赵拓信誓旦旦同我说:「别担心,只要我不松口,他们谁也别想逼我娶别的女人。南安郡王府世子妃的位置,我只留给你。」

坐在郡王府的豪华大马车里,听着赵拓的保证,我更加惆怅了。

想我从发达平等自由的社会主义国家,穿越到这么一个封建的君主制度国家,还是魂穿到一个世代为奴、完全没有人身自由的姑娘身上,已经很悲催了。

我好不容易把日子过得舒坦一点了,鬼知道哪里忽然冒出这么一个阴魂不散的世子爷,他真是不遗余力把我往黄泉路上拖啊……

第一次,我收起了谦卑恭顺的态度,睁大眼睛盯牢了赵拓。

「你不仅不可能娶我为世子妃,而且心里也从来没想过我会成为你的世子妃。让我猜猜你的计划——

「你不想娶你继母看中的姑娘,可是这一次这个姑娘明面上实在挑不出什么错处,你只好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了。

「闹得人仰马翻要八抬大轿娶一个卑贱的丫鬟做世子妃,任何人都会觉得你荒唐。

「这种情况下,疼惜女儿的人家自会退避三舍,坚持把女儿嫁过来的呢,少不了戴一顶阿谀谄媚、只重利益的歪帽子。

「想来到时你稍微提点,疼惜你的皇上和太后就会联想你继母用心不良了。」

我每说一句话,他脸上的笑容就少一分,最后,面无表情同我对视。

「我唯一困惑的是,你他妈为什么挑我做棋子?你们南安郡王府他妈没有丫鬟吗?」

他忽然又笑了,仿佛我猜中他心思的恼羞成怒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他道:「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他往前凑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你曾经逃跑过,我在码头见过你,那会你还是宣平侯府的丫鬟。」

我的眼眸微微收缩。

是的,我逃跑过。在我还没有清楚地理解这个时代的规则的时候,在我还没有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身份的时候,趁着出府帮三小姐办事的机会,我逃跑了。

以为从此可以海阔天空、肆意而活,最后却发现一个卖身契捏在主家手里、在官府备过案、可以被任意打杀的奴才,没有通关文牒,没有身份证明,在这个时代,寸步难行。

赵拓提到的码头,是我那次逃跑止步的终点,我折返回侯府,不着痕迹,假装自己只是办事归来。

亲近如三小姐都没有怀疑过我,我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赵拓只在码头上看到我,就猜到了。

「其实不难猜的,你在你们家小姐身边伺候的时候,虽然看上去总是低眉顺目、谦卑有礼,但你的眼底深处尽是不甘、不屑、不满。

「你做足了一个奴才的姿态,但你骨子里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奴才。这样的你深更半夜出现在码头,我只要稍微叫人调查一下你行经的路线,就大概能猜到了。所以——」

我接过他的话头:「所以你给了我机会。」

「你认为只要你表现得喜欢我,并给出娶我做世子妃的承诺,我这样一个不甘为人奴仆、野心勃勃的女人一定会牢牢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

「我说不想做世子妃的那些话是欲擒故纵,我在太后面前的畏缩是以退为进……」

这是一个阶级金字塔顶端的权贵公子,对不安于现状的最底层人民做出的最合理的猜测。

我笑了笑,懒懒往后一靠。

「届时,一边是不择手段妄想飞上枝头、翻身做主人的低贱奴才,一边是费尽心机维护自己慈母形象的高贵后妈,世子爷尽可以在旁边看戏了。啧啧啧,高,实在是高!」

大约是我笑容里的嘲讽太明显,赵拓皱起了眉。

「你不必如此自嘲,我也不是白白利用你。现在满京城的人都以为你是我的女人,我自不会不顾你的声誉和名节。以你的身份,能进我的后院,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妾,也尽够了。」

「是尽够了。」我拨弄着案几上的点心。

「世子爷的后院,连没有名分的通房姑娘都是有门槛的,我这样的身份能服侍世子爷,确实三生有幸。说不定凭着我的手段,还能弄个姨娘当当,再生个儿子,我这辈子也算有依靠了……」

赵拓看着我,一时没有说话。

「你……言不由衷?为什么?」半晌,世子爷发出了内心真诚的疑问,「对你一个丫鬟来说,这明明是最好的出路,寻常丫鬟可没有这样的际遇。」

「是啊,确实是最好的出路,」我喃喃道,「大约是另一个我不愿意就这样低头吧。」

我有些出神地望着随风飘动的车帘。莫约是我难得装逼,赵拓有些不习惯,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好在我很快就从多愁善感的情绪中蹦出来了,对着赵拓龇牙一笑:「说好了啊,留一个姨娘的位置给我。」

赵拓,「……」

5

我不仅要做赵拓的姨娘,还要做一个体制外的姨娘。

是时候展现我真正的实力了。

赵拓看似桀骜不羁,却是受这个时代正统教育长大的贵族公子。

他对自己的未来世子妃有非常符合这个时代的标准,门当户对、美丽温柔、贤良淑德、品性端正,既能孝顺公婆、教导子女,又能管理后宅、震慑奴仆。

要求有点高,但也不是没有,陇平王家的大小姐听说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存在。

王大小姐原是赵拓心目中最理想的世子妃候选人,但是当他后妈和他英雄所见略同,也看中了王大小姐之后,他就开始怀疑王大小姐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在确定了赵拓的后妈确实是个虚伪奸诈、包藏祸心的高级白莲花和绿茶的综合体后,我分析道:

「你后妈肯定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南安郡王的爵位,但有皇上和太后护着,只要你不谋反,你世子的地位就稳如泰山。怎么办?

「如果是我,肯定就想办法让你断子绝孙,只要你生不出孩子,南安郡王的爵位顺理成章就落到了她儿子头上。

「这事只要做得隐蔽,任谁也不会怀疑她。譬如,直接给你找一个生育艰难的世子妃,都不用她动手,方便快捷还安全。」

赵拓一脸「你好阴险」的表情看着我,道:「可我调查过王大小姐,她没什么问题——」

他顿住了,他并不是不知世事的单纯公子哥儿,这会子自然明白,这种事情放在哪家都是忌讳,定是死死瞒住的,哪能轻易就查出来呢?

他稍稍犹豫:「皇舅手里的锦衣卫什么隐秘都能挖出去,但我若是去请他们帮忙,难免惊动皇舅……」

「那就不要查!」我大手一挥,「直接找个厉害的大夫,寻个机会替她把一把脉。你这么牛逼,相信不难安排。」

赵拓眼眸一亮。

「好,我马上吩咐下去,」起了身,待要离开,忽然回转身来问我,「对了,你刚说的体制外的姨娘是什么意思?」

「等你证实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再告诉你。」

谈条件,总要拿出点诚意来,像我这种一无所有的丫鬟,只能偶尔秀一把看过几十本宅斗小说的智商。

果真被我说中了,王大小姐体寒,于生育上确是有些困难。有了大夫的诊断,赵拓才把这事在皇帝跟前透了风。

也不用查,王家人不敢欺君,宣进宫中一问,就乖乖交待了。王大小姐曾经冬日里掉入过寒潭,落了病根,虽说这些年一直养着,成效却不大。

我就说嘛,世界上哪有这么完美的女人。

当然,赵拓他后妈完全可以推说不知情,毕竟这是人家里头的隐秘事件。但他后妈身边一个二等丫鬟的舅妈的表姐夫的侄女的婆婆是王家大小姐院子里头的管事嬷嬷,这事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太后大怒,认定了赵拓他后妈居心不良,于是这位南安郡王妃就卸了管家权,往郡王府后头的一个佛堂里住着去了。

京城的世家大族盘根错节,各府中的奴仆多如牛毛,拔一个总能带点泥出来。

没有二等丫鬟的舅妈的表姐夫的侄女的婆婆,还有三等婆子的老公的外甥女的娘家姐夫的姨妈的小姑子,总能和南安郡王妃扯上关系的。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我帮了赵拓的大忙,赵拓非常大方,一副任我宰割的模样。

不过我将将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口,他冷不丁又加上一句:「先说好啊,在世子妃进门之后我才能抬你做姨娘。」

「还有,在我的嫡子出生之前,你不能先生育,除非世子妃三年无所出,才能停了你的药。嗯,还有就是——」

我打断他的话:「世子爷先听听我的要求吧。第一,我不仅要拿姨娘的月例,你还要每个月给我发一百两银子的固定工资。在郡王府,我要单独住一个院子,还要有自己的小厨房。」

赵拓露出一个鄙视的表情。

「第二,虽然我是你的姨娘,但是你想睡我的时候要征求我的同意,也就是说你想睡我的时候我也正好想睡你,你才能睡我。」

赵拓露出一个更加鄙视的表情。

「第三,如果可以的话,你相看世子妃的时候带我一起掌掌眼,我希望我未来的主母温柔善良宽容大度,最好会打打麻将、蹴蹴鞠什么的……」

赵拓的眼角微微抽搐:「你凭什么对我的世子妃有要求?」

「我下半辈子就指着世子妃过日子,自然希望她是个和善的主儿了。」

「不是,」赵拓似乎有点不明白,「你怎么就指着世子妃过日子了?你是我的妾室,我的宠爱直接决定你在郡王府的地位,我才是你下半辈子的依靠。」

我呵呵笑,嘀咕道:「男人最靠不住了……」

赵拓眉头一蹙:「你说什么?」

「我说你最起码要纳四个妾室,不然打麻将凑不满一桌。」

赵拓:「……」

6

我提的几个要求,赵拓虽然觉得听起来不那么令人愉悦,但确实也不苛刻,勉强就答应了。

在世子妃进门之前,我暂时以丫鬟的身份跟在赵拓身边,是的,尚书府已经以拍马的速度将我的卖身契送给了赵拓。

而赵拓,因为积极配合太后老人家举办的相亲大会,使得太后娘娘对我的存在睁一只闭一只眼:「算了,难得拓儿喜欢。」

所以我有幸见识到了堪比选美大赛的盛大景况。

南安郡王府现在没有女主人,这意味着世子妃一进门就可以当家做主。

再结合前阵子郡王妃搬去佛堂的小道消息,这些聪明的贵女就算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大概猜到赵拓和一个丫鬟的二三事有猫腻。

加上赵拓确实身份尊贵、英俊不凡,又格外有霸道总裁的范儿,受邀到宫中做客的众位贵女皆是精心打扮、刻意表现,期望能入了这位世子爷的眼。

赵拓就像个评委似的,站在一处隐蔽的高台上,将底下的莺莺燕燕尽收眼底,一边喝着茶一边听我评头论足。

其实他手边有这次所有贵女的名单资料,几个着重关注的对象也圈了出来,但他偏偏就喜欢漫不经心翻着名单问我。

「穿绿衣服的那位,是武忠伯家中的嫡长女,小小年纪就帮着家中理事,在弟妹中素有威信,且端庄稳重,你觉得怎么样?」

世子爷,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觉得怎么样?

我道:「看起来还不错,五官端正,身材苗条,屁股虽然有点大,但好生养,早点给你生下嫡长子,你那后妈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大约有点刻板,但品性想来是不错的,不会对你的妾室和庶子庶女下手,我就喜欢这种主母。」

赵拓扫了我一眼,又指了一个问我,随意得很。

我惊呼一声:「那可不行,你别看她长得漂亮又有书卷气,实际上她可清高了,期盼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虽说以后大约不会拦着你纳妾,但肯定不会给底下的妾室好脸色看,还会隔三差五跟你使性子,那日子过得多糟心啊。」

「除非……」我顿了顿。

赵拓看过来。

我慢慢说:「除非你很喜欢她,一辈子只她一个女人,从此往后没有任何通房妾室。哪怕她生不出儿子,哪怕她年老色衰,哪怕她亲口说要给你纳妾。」

赵拓仿佛被我逗笑了,像看乡巴佬一样看着我:「你这丫头是不是对妾室有什么误会?」

「这世上,有狐媚男人、争宠夺爱、搅得家宅不宁的以色事人的妾室,也有只为延绵子嗣、服侍主母、安分守已的妾室。

「你看看,谁家主母身边没有几个老实本分的妾室?在她不方便的时候,在她生病的时候,在她生育期间,为她分忧解难伺候爷们的起居。

「这和喜不喜欢没有关系,我的世子妃,我自然会给她应有的尊重和爱护,我可不是那种会把烟视媚行的女子抬进后院的男人。」

「世子爷有这种觉悟,未来世子妃有福了,」我为赵拓续上茶水,扑闪着睫毛龇牙一笑,「世子爷尽可以放心,我也绝对是一个安分守已的妾室。」

赵拓盯着我的眼睛,表情有点深沉,半晌道:「你又和上次一样了,好像很认同我说的话,实际骨子里对我的话不屑一顾。为什么?我说的没有道理吗?」

「有道理,非常有道理。」我摆出十二分的诚意,毕竟世子爷也是诚心诚意不耻下问。

赵拓有些恼了:「绘雾,你敷衍我!」

绘雾,多么诗情画意的名字啊。

我歪了歪脑袋:「宣平侯府的时候,三小姐为我赐名『绘雾』;到了尚书府,四小姐替我改名『红豆』;在家里的时候,我娘喊的是我爹给我取的名字『秀秀』。」

「想来我这么多名字里,世子爷还是喜欢『绘雾』。」

赵拓摩挲着手里的白瓷青莲茶盅,因为恼怒而皱起的眉微微舒展开来,语气竟是忽然缓和了起来:「那,你喜欢我叫你什么名字?」

我抬头看着他,他其实是有一点懂我的。他看出我在宣平侯府不甘为人奴仆的伪装,也看出此时此刻我对连名字都无法选择的自嘲,甚至愿意纡尊降贵给予我一点点理解。

但也仅此而已,一点点的懂得,一点点的理解。

偏生,又非常难得。

「尹诺,我的名字叫尹诺。」

在这个时代,这是我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

7

赵拓最后选了那位武忠伯家的嫡长女,婚期定在半年后,说起来也算是赶的了。

他看上去并没有多高兴,大约因为未来世子妃离着他的期许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但形势所逼,他又不得不迅速定下世子妃的人选,免得他那同样出身高贵的后妈逆风翻盘。

他自小生母早逝,在后妈手底下吃了不少暗亏,同亲生父亲的关系又不和睦,自然是盼着同世子妃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温暖和谐的小家庭。

我教他同未来世子妃多多联络感情,这年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是能擦出爱的火花的。

四月里的春日宴,他倒是寻了机会同未来世子妃说了几句话,只是效果不甚理想。

「一点儿意思都没有,问一句答一句,一副生怕行差踏错叫人说闲话的模样。谁都知道她是本世子的未来世子妃,便是同我多说几句话又如何?

「她倒好,端着个架子目不斜视,从头到尾板着一张脸,活脱脱宫里走出的教引嬷嬷,长得再好看都失了几分颜色,何况她也就长得凑合而已。」

我躺在树下的摇椅里,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听着他意兴阑珊的抱怨。

「起开。」他轻轻踢了踢我晃荡的脚尖。

我只得起身,把刚刚焐热的摇椅让给了这位爷。

他舒舒服服躺下去,仰头看了看头顶上爬满了紫藤的花架,又环顾四周,目光渐次掠过秋千架、鱼池、乌龟缸以及亭子里摆满点心和零嘴的小石桌。

他说:「你倒是会布置。」

这是南安郡王府中的一处小院落,现在属于我了。我虽然还没有抬姨娘,但却已经开始享受姨娘的待遇。

作为内定的未来姨娘,且是一个安分守已的正经姨娘,时刻维护主母的权益是我的职责。

我就瞥他一眼道:「这世上哪里有十全十美的女人?未来世子妃虽然刻板了点,但人那能力,是一嫁进来就能掌事的。」

「你这府里缺的就是这样一个能既镇得住场子又能压得住你那后妈的世子妃。其实你当初选她,不正是看中她这一点吗?不然比她漂亮温柔的姑娘多得是,你干嘛不选?」

赵拓有些不高兴:「爷看中的是她的能力,谁知道她性子刻板成这样!」

「她是家中嫡长女,自小管着底下的弟弟妹妹,自然有些老成,」我安慰赵拓,「世子爷,有得必有失,看开点。」

他枕着自己的手臂望天:「你见过三皇子和三皇子妃吗?他们是出了名的恩爱夫妻,成日里有说不完的话,我挺羡慕他们的相处方式。」

他侧头看着我:「你明白那种感觉吗?就是两个人能聊得下去,就像我和——」

他忽然怔了怔,扬在半空的手也顿住了。

我磕了一粒瓜子问:「像你和谁?你倒是说啊。」

他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眼底的情绪,语气重新变得慵懒:「今天我在你这儿用饭,就吃你上回做的酸菜鱼和麻辣香锅。」

话题转得有点生硬,但一点儿不妨碍我眉开眼笑:「没问题,虽然这两道菜做起来有点麻烦,但为世子爷效劳是我的荣幸。」

赵拓自从被我用辣椒打通了任督二脉以后,深深迷恋上了各种川湘菜,隔三差五总要在我这里吃上几回。

最重要的是,每次他吃满意了,都赐下来一大堆赏赐,那在我眼里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这年头,最靠谱的就是银子了。

今儿赵拓又吃爽了,照例给我赏赐。他略略得意地说:「你在府里也住了一段日子了,爷就赏你一个管家权,在世子妃进门之前,你且替爷管着后院吧。」

赵拓满脸都写着明晃晃的「不用谢我」。

我毫不犹豫拒绝了:「别,世子爷,我只负责吃喝玩乐和陪你吃喝玩乐,其他一概不管。」

开玩笑,一个在世子妃进门之前管着世子爷后院的内定姨娘,简直就是未来主母的眼中钉、肉中刺,哪里还会有好日子过?

一时间,赵拓的表情有些扭曲,半晌,他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他倒是为我着想,管了他的后院,便能在世子妃进门之前稍稍站稳脚跟,培养自己的人脉,于日后大有好处。

但我并不想要这些好处,一个姨娘,管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子就足够了。

我对着他嘻嘻一笑:「世子爷别忘了,我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姨娘。」

赵拓:「……」

8

我这个老实本分的姨娘,因为会捣鼓冰淇淋、蛋糕、果酱等一些吃食,在郡王府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眼里,渐渐变成了一个有手段、有心机、千方百计固宠的女人。

我觉得我挺冤的。赵拓他三天两头往我院子里跑,纯是因为他好吃。

不仅好吃,还特别喜欢求关注。但凡来了,非要我围着他转不可。

我若是在和丫鬟们踢毽子,他就板着脸把人都吓跑;我若是在安安静静看小说,他就捣乱抢走我的书;我若是在午睡,他就故意吵醒我。

其实我知道他是有点儿喜欢我的,不过大约也就一点儿。反正这个时代的男人,无需全心全意喜欢一个女人。

我其实也是有点儿喜欢他的,毕竟他长得帅又有钱,我很难不对他生出好感。但我无意将这一点儿喜欢加深加厚,毕竟我和他这种关系,维持在睡觉不反感就行了。

可惜赵拓的后院也就我这么一个算是定了身份的女人,他没什么选择,回了府里只能往我这里来。我倒并不想天天见着他,万一日久生情就不好了。

所以我真是日日盼着武忠伯家的姑娘过门。

好在半年的时间过得不慢,婚期很快就临近了。赵拓一点儿没有即将成为新郎官的喜悦,反而脸色一日比一日阴沉,动不动就冲着下人发脾气。

大婚前一晚,他还拎着个酒壶坐在我院子的屋顶上,一边喝酒一边冲我招手:「上来。」

他是有功夫底子的,脚尖一踮就上去了。我只能命人搬来梯子,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爬上去。他在上头看着,一时哈哈笑,一时又敛了笑,总之十分阴晴不定。

「你要实在不想娶武忠伯家那位——」我说,「太后她老人家那么疼你,便是明日就是婚期了,你撒泼打滚儿一番,她也肯为你解除婚约的。」

「你呢,顶多受点苛责,到时候再重新选一位你喜欢的就是了。」

他冷哼一声:「你倒是了解我。」

顿一顿,他在屋顶上躺下来,支起一条腿看着皎皎明月,神色竟罕见地有些忧伤:「可惜,这些贵女里面也没有一个我喜欢的。就算解除了婚约,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娶谁。」

我低头看着他映着皎月的眸子,没有说话。

他也看着我:「尹诺,你想不想做世子妃。」

「不想。」我干脆利落地说。

想也做不了。做得了也守不住。守住了也没意思。

「初时,我以为你的不争不抢是以退为进;然后,我以为你的不争不抢是清高和不屑;后来我知道了,你的不争不抢是觉得没意思。尹诺,你为什么觉得没意思?」

他有一点明白,又不太明白,渐渐微醺的眼依旧牢牢盯着我。

我把他被风吹乱的头发捋到耳边,柔声问他:「上次你说三皇子和三皇子妃很恩爱,那三皇子后院里有妾室吗?」

他的眼眸微闪,不胜酒力似地闭上眼睛,轻轻「嗯」了一声:「有。」

终章

大婚之日。

陪着赵拓在屋顶吹了一晚上凉风,第二日的晚上,我是很想早点睡觉的。

但为了避免世子妃误会我不高兴,我只得叫院子里灯火通明,还支了桌子和丫鬟们在院子里喝酒划拳,以示与众人同乐。

夜已深的时候,赵拓忽然来了。

这时前头的酒席刚散,他身上的大红喜服映着挑挂起的大红灯笼,看着格外喜庆。

守门的婆子早不知道哪里喝酒去了,几个丫鬟也醉倒在桌前,我大惊失色,几乎是跑到院门口。

「今儿你大喜的日子,你跑我院子里来是要害死我啊。」

我一边冲他低吼,一边当机立断关上院门。

但赵拓的动作更快,伸手抵住即将合上的院门,身子一闪就进来了。

我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牢牢箍住我双臂,柔软的唇毫无预兆地落下来。他的身上、口中全是醇香的酒味,但我知道他没有喝醉,他的酒量一向很好,此时不过是微醺。

我靠在青砖石壁上,双手扶住他的腰,闭着眼,微微扬起头。好一会儿,他停了下来,只是沉默地把我抱在怀里。我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好了,世子妃该等急了,快回去吧。」

他恼恨地看了我一眼,扭头离开了。

一个理智的世子爷,一个擅给台阶的妾室,从这方面来说,我和赵拓也是般配。我笑了笑,在影影绰绰的角落里站了一会儿。

有丫鬟醒过来,迷迷糊糊问:「姑娘,你站门口做什么?」

我坐回去,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想起一个故事,讲给你们听。」

从前有个世子爷,他爱上一个卑贱的丫鬟,为了明媒正娶心爱的女人,他与家里人反目,不惜忤逆疼爱他的外祖母和舅父,连郡王的爵位都可以不要……

小丫头们眼冒星星:「哇,好痴情的世子爷。」

我笑道:「所以,这是故事。」

作者:轻薄桃花

有没有女主穿越到古代专心搞事业,认真学习知识进步,少一点宅斗,宫斗之类的,而且三观极正的小说? - 宫墙往事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