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和富二代出去玩是什么体验?

2021年8月28日

玩密室逃脱,一个富二代女孩突然骑到我背上,直接给我干成腰椎间盘突出了!

密室逃脱结束后,我让她给我道歉,她却以为我要讹她,当场给我转了 5000 块钱!

撩人还能这样撩???

那天我一个人去玩密室逃脱。

密室主题是荒村古宅探险。第一关入口处布置着一座灵堂,灵堂里面放着一口黑色大棺材,棺材盖半开,恐怖氛围营造得不错。

一起拼团的还有一对情侣和两个妹子,两个妹子都挺好看,一个长发一个短发,身材很不错。

那对情侣从一开始就紧紧抱在一起,女生抱着男友的腰,脑袋藏在男友的腋下,特滑稽;两个结伴来的女生则挽着胳膊,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不敢进灵堂。

呵呵,一群菜鸡。

作为看过九百集柯南、上百部恐怖片,玩过超五十场剧本杀,江湖人称江户川小柯南的我,密室逃脱这种小游戏对我来说简直太 easy 了。

我大步流星地跨进了灵堂,他们也犹犹豫豫地跟了进来。

接下来,展现我男子气概和聪明才智的时候到了。

我视线扫了一圈,断言道:「通道就在棺材里面,我先找机关。」

棺材盖半开着,我探头进去,发现里面没有尸体,只是铺着一床破被子。我伸手掀开被子,摸索到凸起的开关,用力一按,棺材侧壁发出「咔哒」一声,轻轻一推便开了个大洞。

我带头冲锋,其他几个人连滚带爬地通过棺材钻进狭窄的幽闭通道。大家正喘着粗气准备歇一下,一阵阴间 BGM 夹杂着鬼吼声从通道尽头传来。

长发妹子原地弹射,狠狠地砸在我后背上,两只手死死地勒住我的脖子。就在她跳上我后背的那一刻,一股电流从我的腰椎顺着脊柱直冲天灵盖。

痛彻心扉!肝肠寸断!

我的喉咙都来不及蓄力,就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完了,我的腰!

妹子丝毫没察觉到我的不对劲,依然死死地挂在我背上。

「下……下来!」我拍了拍她的胳膊。

她这才从我身上下来,一句抱歉都没说,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

为了不扫大家的兴,我只好硬撑着一口气玩完了整个过程。后面的环节一个比一个恐怖,什么鬼新娘拜堂成亲、穿越僵尸屋……

长发妹子活像一只猴子,被吓得尖叫连连,我也被她拖来拽去。

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逃出生天。走出密室,我扶着腰,痛得直抽冷气,没好气地盯着长发女生,赤裸裸地暗示她给我个说法。

不说让你赔礼,至少加个微……不是,至少该好好道个歉吧?

但没想到,刚才还在密室里被吓成猴子的长发女生,出来立刻装高冷,扭过头打理起自己的长发,把我当空气晾在了一边。

小丑竟是我。

王德发?

九年义务教育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正当我调动起自己的所有脑细胞,盘算着该怎么狠狠地怼她一顿时,这家伙竟然跟她的同伴有说有笑地手挽手转身准备离开。

当我们直男好欺负是不?于是我顾不上腰间的剧痛,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拉住她。

「喂,连句道歉话都不会说?」

她转过身,白了我一眼,反手一挥打开我的手。

「不就是在密室里抱了你一下吗?怎么,你觉得自己吃亏了?」

合着还是我占你便宜了?

我硬咽下哽在嗓子眼的一口浊气,提高音量,毫不客气地说:「你真看得起自己,谁稀罕让你抱啊!行啦,别废话了,我腰被你压断了,说说怎么办吧,公了还是私了?」

估计她没想到我挺难缠,扭头跟她的同伴小声说了两句悄悄话,她同伴轻蔑地瞥了我一眼。

然后,女生拿出手机伸到我面前。

我有点懵。

「几个意思?」

「微信。」

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微信,扫了她的名片。

对方通过,头像是本人,微信名两个字「呵呵」。

呵呵,名如其人,都是这么让人讨厌。

不过,她为啥要加我微信?

我正懵逼时,我跟她的微信聊天页面突然出现一笔转账,整整五千块!

我盯着这笔转账,愣了几秒钟,等我再抬头的时候,俩人已经进了电梯。

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我立刻给女生发微信:你啥意思?给我转钱干吗?

呵呵:你不就是想讹点钱吗?别烦我了,删了,再见。

喂喂喂!!!我只是想要个道歉而已,没想讹钱啊!有钱就了不起?

可这五千块钱就像一记耳光甩在我脸上一样,火辣辣的。

我立刻回她:我不差你这点钱,碰到你算我倒霉!

消息发送失败,对方不是你的好友。

打车到医院,挂号、排队,直到躺进核磁共振仪里,我心里都在咒骂着那个恶毒的女人。

十分钟后,检查结束,中年医生拿着片子,指着我的一截腰椎,说:「小伙子,你看这里有点突出,不算严重,但是要静养一段时间。现在好多年轻人都有腰椎问题,每天坐在办公室里,也不运动。以后多注意,不能久坐,男人的腰可不能出问题啊。」

「谢谢医生,那我的腰啥时候能恢复?」

「说不好,可能个把星期,也可能个把月,看情况。」

我只是玩了一把密室逃脱,为什么最后进了医院,还得了腰椎间盘突出!

说我是最惨的密室逃脱玩家,应该没人反对吧?

从医院出来,我立马打车去密室馆,找到老板,要求查看恶毒女的登记信息。

老板递给我一支烟,语重心长地道:「兄弟,我看就算了吧,人家不是也给你赔钱了吗,五千块不少了。」

「不是钱的事儿,她必须道歉,不然这事儿过不去。」

「别这么大火气,听老哥一句劝,那个女生一看就不好惹,全身上下哪一件不是名牌,家境绝对不一般,非富即贵,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给自己惹上麻烦。」

哦,有钱就能为所欲为?

一听老板这话,我更加火大,脾气也上来了。

「行了行了,你也别劝我了,你就把她登记的电话告诉我,我保证不跟你扯上关系。」

老板看我不依不饶,叹了口气,只好拿出来登记表。

我拿到恶毒女的电话号码,立刻给她打了过去。

「哪位?」

「是我,今天跟你一起玩密室逃脱的,你给我转了五千块钱,我跟你说……」

我话还没说完,她直接骂了句「神经病,讹上瘾了还」,然后挂断了电话。

卧槽,还他妈以为我要讹她!

她不相信没关系,我手上可有证据。我通过彩信把我的病历跟核磁片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她通过微信加了我。

恶毒女:还需要多少钱?

资本主义这么屌吗?你散财童子下凡是吧!好!那就别怪哥们我来帮你仗义疏财,于是我随便扯了个数:五万。

过了几分钟,她竟然给我回了两个字:可以。

我大脑瞬间短路了,我受过的九年义务教育、四年大学教育、三年社会教育,都没告诉过我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呀。

这不科学,这甚至不符合量子力学!

不对不对,我最后的理智告诉我,有诈,绝对有诈。

如果真拿了这五万块,肯定要被资本家报复。

我脑中闪现出许多电影画面:资本家雇凶杀人、半夜敲断我一条腿、人为制造车祸……我越想越害怕。

我承认,这时候我有点怂了。

接着她又发来消息:你写推理小说?

卧槽,这才几分钟,她竟然连我做什么工作都查清楚了,那现在是不是连我姓甚名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都查清楚了?!

算命的说我二十五岁这年要注意口角是非,避免与人起冲突,否则可能会有血光之灾,难道这就要应验了?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恶毒女发来消息:明天下午 3 点,鼓楼南街雨花咖啡厅,跟你商量个事儿,事成的话,五万。

我:啥事儿不能微信说,我不是要你的钱,我就要一句道歉。

她:就这样定了。

这是什么套路?霸道总裁赖上我?

回到租的小单间里,我思来想去,辗转难眠,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最终……天亮了。

下午三点,我如约而至。

昨晚我想明白她为啥知道我写推理小说了。我特么在朋友圈里转了自己写的小说,能不被人家知道吗?

咖啡厅里没什么人,恶毒女坐在靠窗的位置。我抬头挺胸,装作冷酷的样子走过去。

「找我啥事儿?」

「坐下说。」恶毒女依旧冷冰冰。

「我看了你写的推理小说,好像还不错,帮我做件事,给你五万。」

「你先说什么事儿,我是守法公民,违法犯罪的事情不干。」

恶毒女被逗笑了:「呵呵,你想多了。你玩过剧本杀吗?水平怎么样?」

「水平挺高的,怎么了?」

「后天陪我去玩场剧本杀,就一个要求,发挥你的专长,尽力表现,做全场的推理 King。」

「就这?给我五万?」

恶毒女点点头:「对,就这,五万,后天下午三点半,到时候把地址发你。」

说完,她起身准备离开。

我叫住她:「你叫什名字?」

「赵姐。」

「占便宜是不?」

恶毒女甩甩长发,没有回头。

「姓赵名洁,整洁的洁。」

行吧,有钱不挣王八蛋。

后天,我按照跟赵洁约定的时间来到剧本杀店。

赵洁提前到了,在门口等我。

她领我进去,走到一个房间门口,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脸上的表情从冷酷瞬间转换成欣喜。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拽进房间,里面有四个人,两男两女,穿着都很时尚,一身的驴牌雕牌,估计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给大家介绍下,这是我朋友,唐笠,推理大神哦。」

这种场合实在不适合我,我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超过五百块,就差把「贫穷」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可能是看在赵洁的面子上,他们对我表示了欢迎。

落座后,游戏开始。

盒装六人本,中等难度,故事背景有点类似美剧《行尸走肉》。

世界末日,丧尸病毒爆发,世界人口锐减。

故事冲突围绕着一支病毒血清展开,只要注射了血清,就可以产生病毒抗体,不惧丧尸威胁。

研发血清的成本巨大,且受技术限制,不可能量产,所以每支血清都无比珍贵。

在避难基地中,唯一的一支血清失窃了,看守血清的几个守卫悄无声息地死去,引起基地首领震怒。

与此同时,基地大门突然开启,导致大批丧尸攻入。一场尔虞我诈、异常血腥的游戏开始了

我抽到的人物身份是一名看守血清的幸存守卫,代号小王,基本是个打酱油的路人角色,但是嫌疑最大。

赵洁的身份是避难基地的战斗小队队长,身手了得,心思细腻。她获得的线索最多,算是主角。

但是,整场下来,她啥都没干,就照着剧本念。每次念完,她都侧脸笑着看我,暗示我:加油,看你的了。

还好,我最后不辱使命,成功 carry 全场,揪出了盗走血清的真凶。

真凶有两个,一个是基地首领,一个是他安插在守卫中的内鬼。

游戏结束,DM(主持人)起立对我鼓掌,一个劲儿夸我太厉害了。

但尴尬的是,赵洁的朋友们都没反应,看我的眼神充满玩味,而且他们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瞄向一个帅气的高个儿男生。

这个男生扮演的正是基地首领角色。

他站起来,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很不礼貌地用余光瞥我,淡淡地道:「厉害啊哥们儿,有空再一起玩。」

说完他就起身离开了,剩下的人也都散了。

显然,这人对我有敌意,男人的直觉错不了。

出门后,我问赵洁:「那个男生跟你什么关系?你今天叫我来是不是因为他?」

赵洁得意扬扬:「那个男生在追我,但我不喜欢他,今天叫你来就是挫他的锐气,让他难堪。这家伙就是个纨绔子弟,平时总吹嘘自己在国外成绩多好多好,还不都是靠他家里。」

你还也不一样?当然,这句话我只在心里说的,我被她利用了,我心里很不舒服,有些窝火。

估计在场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自己还像个小丑一样卖力表演。

「你把账户发我,回头我把钱转给你。」

这钱太烫手,我已经不想要了。

我没好气地说:「这钱我拿着不得劲儿,你给我道个歉就行。」

赵洁皱着眉,点点头,也没多说。

「行吧,那不好意思了。」

好吧,虽然听起来还是没诚意,但总比没有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说完,我俩分道扬镳。她开着大 G 离开,我坐着公交回家。

两个平行世界的人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中。

我只是个穷鬼,十八线小说写手,不像这些富家子弟,一辈子不愁吃喝,潇洒快活。

从去年八月份裸辞至今,我的账户余额已经快见底了,摆在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生存。最近投了不少简历,我准备重新做一个打工人。

不过事与愿违,第二天我就碰到了一件更奇葩的事情。

早上,我打开招聘 APP,有几个公司发来面试邀请,其中一个引起了我的强烈注意。

新媒体编辑,主要工作是文本创意,视频脚本,月薪八千、五险一金、定期团建、项目分红……

这可太适合我了。

在 App 上聊了几句,对方直接约我下午去面试。

到了面试地点,卧槽,我惊了!老板竟然是昨天玩剧本杀的纨绔子弟!

他穿着一身黑色名牌西装,发型向后梳得一丝不苟,精英商务范十足。

「又见面了,请坐。」他笑脸相迎,仿佛昨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似的。

当下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尬。

「我是这家公司的股东,这位是 CEO,刘总。」他指了指坐在老板椅上的胖子,「昨天我在网上看到你的简历,很不错,经验丰富,很适合我们这个岗位,看来我们双方都挺感兴趣的。」

我尬笑着:「是啊,看上面的岗位要求,挺符合的。」

纨绔子弟靠在宽大的办公桌边。

「行,那咱就爽快点,如果你愿意来的话入,职位是项目主管,月薪一万五,十三薪,外加项目百分之二十的分成,业绩突出的话,分到公司股份也不是不可能。」

我懵了,天上真能掉馅饼?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纨绔子弟接着说:「昨天我看你和赵洁的关系很好,你俩认识多久了?」

「emmmm……没多久。」

「我就直说了,我们两家关系不错,有意撮合我俩在一起,但赵洁这姑娘有点叛逆,脾气不太好,一直躲着我,我想让你在中间帮帮忙,你懂我意思吧?」

纨绔子弟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虽然我内心明白不该搅和到这俩人中间,但说实话,我当时犹豫了。

月薪一万五,在我们这样的二线城市已经很高了,这对我诱惑很大。

但我没有立刻答应,说考虑考虑。

纨绔子弟:「可以,但是不要考虑太久,这个岗位有意向的人挺多的。」

回到出租屋,我一边扒拉着楼下买的十元酱油炒饭,一边细想今天去面试的事情。

我跟赵洁根本不熟,想帮纨绔子弟也是有心无力。

但我又想,如果把这份工作搞到手,就算到时候纨绔子弟发现我帮不到他,把我辞退,我多少也能赚一笔,至少可以解燃眉之急。

不过这事儿是有风险的,这帮富二代之间的事情,我掺和进去搞不好会惹上麻烦。

当天晚上,我正无比纠结的时候,突然接到恶毒女的电话。

她问:「有空吗?」

「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

「倒也不是不能。」

「拾一酒吧,到了叫我。」

「我可没说要去啊,喂……喂?」

她已经挂断了电话。

去还是不去呢?

我又想起了今天跟纨绔子弟见面的事,要不趁这个机会告诉她?

一边想着,我一边拿着外套出了门。

打车到了拾一酒吧,门口停满了各种五颜六色的豪车,有法拉利、保时捷、兰博基尼,还有赵洁那辆奔驰大 G。

进了酒吧,我报了赵洁的名字,服务生把我领到角落的卡座。

卡座上,只有赵洁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抽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桌上摆着几个果盘和两瓶洋酒,好像是威士忌,至于是啥牌子我就不清楚了,但铁定价格不菲。

「坐,抽烟吗?」

赵洁抽出一根烟递给我。

「我抽不惯那个,还是抽自己的吧。」我掏出十块钱的蓝白沙。

赵洁给我倒了杯威士忌,突然问我:「写小说是不是挺挣钱的?」

几个意思,嘲笑我是吧?

「不挣钱。」

「那为啥要写?」

「爱好吧。」

「爱好能当饭吃吗?」

这富家大小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

「不能。」

赵洁不再说话,端起酒跟我碰了一杯。

她一饮而尽。

我也不能怂,一口闷了。

微辣又带点泥煤味,喝完后口腔中有股麦草的回味,还挺好喝的。嗯,是金钱的味道。

俩人就这么干坐着,我也找不到什么话题聊,心里依旧在纠结要不要跟她说今天去纨绔子弟公司面试的事情。

我一边纠结一边喝酒,大概喝了有五六杯,脑子开始迷糊了。

赵洁靠过来,一只胳膊搭在我肩膀上,一阵香味窜进我的鼻孔里,真好闻。

「我发现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也挺傻的。」

「这话怎么讲?」

「给你钱你都不要,偏偏要一句道歉,道歉能值几个钱。」

酒壮怂人胆,胆子大了就能装逼,我说:「人有志,竹有节。我像是为了五斗米折腰的人吗?」

赵洁突然凑近我的脸,我能清晰地看到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节,精致的睫毛、好看的丹凤眼,还有淡淡的黑眼圈。

她盯着我的眼睛,看得我脸有点发烫。

「你还真别说,像。」说完,她哈哈大笑起来,把自己的高冷气质笑没了。

那一瞬间,我觉得,坐在我旁边的富家女也不是想象中那么不近人情,有了一些烟火气。而且,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得出来,她好像挺孤独的。

后面聊了什么我就记不得了,只知道喝了很多酒,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

第二天,我是被哗啦啦的水流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一个陌生的房间,好像是在酒店里面。

水流声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

有人在洗澡!

卧槽,不是吧?!

我大脑一片空白。

昨晚,赵洁,我,喝酒……然后,我断片了。

现在,早晨,我在酒店房间,有人在卫生间洗澡。

这不是电视剧上才会出现的剧情吗?

我掀起被子看了看,还好还好,秋裤还在。

我起身,掀起被子,悄悄走到卫生间,想透过毛玻璃观察一下里面什么情况。

突然,「嘿」的一声大叫从我身后传来。

我心跳直接飙到 150。

回头一看,赵洁正站在阳台,捂着嘴巴,笑得前俯后仰。

「昨晚你很猛哦。」她冲我眨了下眼,甩了个「你懂得」的眼神。

我老脸一红,小声嘀咕:「真的假的?不应该呀,我腰还没好呢。」

「你可太坏了,害得人家现在腰酸背痛呢。」赵洁一边揉着肩一边说。

天地良心,我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呀!

「那个……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俩怎么就……」我低着头,不好意思看她。

「咱俩怎么了?你说。」

「怎么就……怎么就睡一起了?」

赵洁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的妈呀,你太污了吧!谁跟你睡一起了,你想什么呢?」

「不是你说我很猛,还害得你腰酸背痛吗?」

「昨晚的事儿你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我摇头。

「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差,才喝了一瓶就醉成狗了,死沉死沉的,姐姐我把你扶到酒店差点累虚脱了,你说我能不腰酸背痛吗?」

「切。」

赵洁又是哈哈一顿大笑,接着她问我:「你还能记起昨晚说了什么话吗?」

「记不起来了。」估计昨晚自己趁着酒劲,把纨绔子弟的事情跟她说了,这样也好。

「你把去面试的事情告诉我了,别说,待遇还挺好,你不考虑考虑?」

「算了算了,那里庙太小,容不下我。」

「要我说,就应该去,干吗不去?这样,你先回去等我消息。」

「你肯定在开玩笑,对不对?」

赵洁摸了摸我的头,奸笑着:「乖哦,记得下楼的时候去前台退房。」

我坐在床上,想要缓一缓,感觉这几天就像做梦一样。

直到从酒店出来,我还没缓过来。

回到家里,我刚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谁啊?」我问。

「快递。」

我刚打开门,整个人就向后飞了两米——还没看清楚门外是谁,我就被一脚踹飞了。

五脏六腑被震得生疼,再加上腰伤,我一下子就喘不过气了。脑袋也撞得七荤八素,根本爬不起来。

三个男人从门外进来,冲着倒在地上的我一阵猛踹。

我尽力护着头,没几秒钟身体就麻木了。

三个人临走时给我撂下一句话:「下次再看到你跟赵洁在一起,就不是挨顿打这么简单了。」

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儿我才站起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疼。

我走到卫生间照镜子,身上全是脚印子,一只耳朵破了皮,还好脸没破相。

我苦涩地摇摇头,跟这帮人扯上关系,果然没好事。

今天这几个人应该是纨绔子弟找来的。那天晚上我跟赵洁在酒吧喝酒,然后一起去了酒店,这中间一定被纨绔子弟相熟的人看到了。估计我从酒店出来就被他们盯上了,一路跟踪到我住的地方。

躺在床上,我想,以后再不能跟赵洁和纨绔子弟这俩人扯到一起了,得躲得远远的。

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最后被电话铃声吵醒。

赵洁打来的,我拒接。她继续打,我继续挂。

接着她又给我发微信,说她刚知道纨绔子弟找人打我的事,问我在哪儿。

我回她:我不想掺和你俩的事儿了,以后别找我了。

发完消息,我删了她好友。

赵洁没再继续缠着我。

之后的三天,我没出过门,一直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陷入一种深深的绝望中。

同时,不知道为什么,赵洁的模样时不时就会浮现在我脑子里。

直到第四天,我平静的生活又被打破了。

赵洁找到了我住的地方。

她站在门口。

我问她:「你来干什么,不是说以后别联系了吗?」

赵洁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死到家里了呢!」

「没事就走吧。」

「有事。」

「有事也别说。」

「跟我走。」

「不去。」

她一把抓住我,气势汹汹地把我拖了出去。

「喂,你说清楚,要带我去哪儿啊?」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赵洁没解释。

赵洁把我拽进她的大 G,猛一踩油门,车子蹿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下来,我看着路边的高楼,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是上次我来纨绔子弟公司面试的地方。

「你带我来这干吗?」

「看戏。」

说完,她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软乎乎的,很热。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在密室逃脱见到她的情景,她趴在我背上,搂住我的脖子。

我俩上楼后,进了公司,直奔老板办公室。

纨绔子弟和那个胖老板正在喝茶,看到我和赵洁大手拉小手,他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赵洁,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你们这里不是招聘吗?他来入职的,把合同拿出来吧。」

纨绔子弟走到赵洁面前。

「别胡闹,你跟这种人在一起,丢不丢脸?」

我他妈听到这句话气疯了,什么叫我这种人?怎么就丢脸了?

赵洁立刻回怼:「少废话,你们不是又给高薪,又要给股份吗?来来来,把合同拿出来,不签是孙子!」

胖老板过来和稀泥:「哎哎哎,都是朋友消消气,有话好说,先喝点茶。」

「好啊,给我倒杯茶。」

胖老板一脸尴尬,倒了杯茶递给赵洁。

赵洁拿着茶杯,突然把茶水泼在纨绔子弟脸上。

纨绔子弟被烫得「啊啊」大叫起来。

「赵洁,你他妈有病是不是!」

我在旁边看着赵洁这一顿操作,惊呆了。直到被赵洁拉着走出办公室,下了楼,我还没反应过来。

坐进车里,我俩都没说话,她把我送回了家。

第二天,赵洁给我发了一段很长的微信,说她昨天给纨绔子弟泼了一脸热茶,家里人知道后骂了她一顿,让她去赔礼道歉,但她没去。

她还讲了很多关于她家庭的事情。

她虽然从小家境优渥,但是父母忙于工作,没时间管她,只会用物质补偿她。

她说自己看起来朋友很多,其实都是些狐朋狗友,混吃混喝,围在她身边无非是因为她有钱。

当然,她并不是人傻钱多,心里非常清楚这些人的目的。但是她太孤独了,需要陪伴。

后来,她身边的这些狐朋狗友,很多都被纨绔子弟收买了,有意无意地帮他说好话。这让她很失望,很痛苦。

她父母之所以希望她能和纨绔子弟在一起,也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量,强强结合,甚至连她最亲的哥哥也一个劲儿劝她。

这件事后,她跟家里闹掰了,父母断了她的经济来源,但她却很开心,至少以后纨绔子弟不会再烦她了。

听完她的故事,我有些同情她了,看来有钱人的烦恼也不少。

最后,她说:「很抱歉,把你牵扯进来。」

我说:「都过去了。」

一周后,赵洁给我发我微信:我在你家楼下,出来下。

我:你来干吗?我现在出不了门,身上还疼着呢。

她:咋的,还得我去背你?赶紧的,带你去个地方,给你个惊喜!

自从跟她认识,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惊喜没有,全是惊吓。

下楼后,我看到她站在路边抽烟。

「要带我去哪儿?你车呢?」我在周围寻摸了半天没看到她那辆黑色大 G。

她把烟掐灭,扔进垃圾桶。

「我没开车,有司机。」

我转头看了看,「哪儿呢?」

这时一辆白色现代开了过来。

赵洁指着现代,「呐,DD 专车,有司机。」

白色现代车带着我俩停在一栋写字楼前,这就是目的地。

赵洁继续卖着关子,「走,上楼。」

我倒要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电梯停在十六楼,这层有三家公司,其中一家正在装修。

赵洁指了指正在装修的办公室:「呐,这就是惊喜。」

我黑人问号脸,「什么意思?」

「你不是在找工作吗?给你提供一个就业机会。」

「哈?你确定没开玩笑?」

赵洁终于不再卖关子,把事情给我讲了一遍。

因为她给了纨绔子弟一巴掌,家里人很生气,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把自己的豪车卖给了一个朋友,加上手头的一点存款,共计两百万。用这些钱,她注册了一家公司,租了办公室,公司业务方向是新媒体视频,正好她也有这方面的资源和朋友。而我正是她的一号员工,月薪一万五,十三薪,外加项目百分之二十的分成,跟纨绔子弟当初给我的条件一样。

我惊呆了,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唐,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加油,我看好你。」

「喂,什么我就是你的人了,我只是给你打工,可没说把命卖给你。」

「对了,回你住的地方看看吧。」

「你想干吗?」

「跟你做室友呗。怎么,不想收留我?」

我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

「那倒也不是,就是我房间有点小,还是单人床,怕你不习惯……」

赵洁笑呵呵地凑到我面前,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猛地捶了我胸口一拳,嗔怒道:「想什么呢你?我就想看看你那儿还有没有空房出租。」

「别废话,走了。」

「好嘞,老板。」

后记:

晚上回到家里,赵洁脱下外套跑进我房间,含情脉脉地望着我。

我立刻心领神会,赶紧脱下外套。

「今天可以做水煮牛肉嘛,我想吃了,多辣,少麻,肉要切薄一点,这样比较入味。对了,不要……」

「不要葱,我记到骨子里了都,老板。」我没好气地说。

自从签下劳动合同的那一刻,我悲惨的人生开启了。

白天公司做社畜,给老板打工。

晚上回家变煮夫,给老板做饭。

我对她提出抗议:「你这是资本家的行径,不对,资本家都没你这么狠,哪有二十四小时,全方位无死角压榨员工的?」

赵洁:「不压榨怎么能叫作资本家呢?怎么,你有意见,还是想多赚一份工资?」

「多给一份倒也可以。」我小声嘀咕。

「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多给一份倒也不必。」

赵洁回房刷剧,我回厨房做饭。

半个小时后——

我敲了敲他的房门:「老板,饭好了,请出来用餐。」

一荤一素,两碗米饭。

一男一女,下属关系。

霸道女总裁化身干饭狂魔,狼吞虎咽,极不优雅,在员工面前形象全无。

吃完后,她抹抹嘴,起身,很懂事地把碗筷都端进厨房。

我正准备回房休息,赵洁叫住我:「小唐,今天辛苦了,饭很好吃。」

我感到欣慰:「老板满意就好,在下先去歇着了。」

「慢着。」

赵洁走到我面前,伸出一只手。

我愣住了,心跳有点快。

我犹犹豫豫地伸出右手,正准备握住她手的时候,她突然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轻轻踮起脚尖,整个人向我靠过来,她的嘴巴附到我耳边。

我脑中突然响起一段歌词: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黑暗之中漂浮我的期待。

我赶紧闭上眼睛。

「我的手最近有点干,辛苦你把锅洗了。」

WTF?

就这?

看着赵洁狡诈的表情,我抑制不住怒火,冲进厨房,三下五除二把锅洗了个干干净净。

回房躺在床上,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明天是周天,应该可以好好休息了。

然而,我还是年轻了,资本家怎么会轻易放过我呢?

第二天早上九点,我睡得正香,收到赵洁的微信轰炸。

起床了!

小唐!

起床了!!

小唐!!

起床了!!!

小唐!!!

我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继续装睡。

过了几分钟,赵洁开启线下骚扰模式,挠门。

我要疯了!

「老板,今天周末啊,让我喘口气行不?」

门口,赵洁已经化好妆,一改冷酷风,扎个马尾,穿了一条淡紫色长裙,可可爱爱。

「对呀,大好周末怎么能窝在家里,今天团建出去玩。」

「今天团建?我怎么不记得,之前没通知啊,公司同事都去吗?」

「哦,我临时起意,这不是通知你了嘛,就咱俩。」

我翻了个大白眼,这特么也能叫团建?

得,这么一折腾,也睡不着了。

出了门,赵洁才告诉我,她订了两张密室逃脱门票。

我直接呵呵。

「切,提前说好,这次可别跳我背上了。」

「瞧你那幽怨的小眼神,放心吧。」

我俩打打车到了密室馆,前台告诉我们,说我们订的这个密室主题是恐怖宿舍,恐怖指数十颗星,不少人玩一半就吓得退出来了,让我们慎重。

我看着赵洁。

「要不算了,你刚进去就被吓出来,咱这钱不就浪费了吗?」

赵洁恶狠狠地盯着我。

「你瞧不起谁,就玩这个!」

我摊摊手,无所谓道:「行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这个密室是由几间宿舍和教室组成的,风格非常阴暗。

除了我和赵洁,组团的还有一对情侣。

本来以为这个密室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没想到,我大意了。

踏进密室,第一个房间是一间女生宿舍,八人寝,其中四个床头挂着黑白遗像,纵使我身经百战,依旧被吓了一跳。

我偷偷瞄了眼身后的赵洁,她一只手捂着眼睛,身体还有点哆嗦。但她逞强,没有拉住我。

紧接着,宿舍吊灯闪了两下,一阵鞋底摩擦声传来。

四个穿着校服,面无血色的女鬼从门口走了进来。赵洁使劲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那对情侣中的女生吓得钻进男友怀里,她男友也是瑟瑟发抖。

四个女鬼没有搭理我们,而是依次躺在床上,还发出「嗯嗯呐」的低吼声。

我压住心里的恐惧,开始观察分析。

四个女鬼所躺的床头都有遗像,另外还有四张空床,很明显,想要过关,需要我们四个躺在另外四张空床上。

我小声说:「大家快找张空床躺上去。」

说罢,情侣动作迅速,赶紧占了两张下铺。

我指了指距离最近的一张上铺,让赵洁赶紧上去。

她抖得脚底直打滑,我几乎是把她推上去的。

等我把她推上去,下面的女鬼开始有动作了,直直地坐起来,死死盯着我。

我赶紧爬上另外一张上铺。

静静躺了几分钟,「叮铃铃叮铃铃……」一阵刺耳的上课铃声响起。

四个女鬼瞬间起身,慢悠悠走到门口,排成了一队。

我一看这架势,明显是等我们四个一起去上课。

我跳下床,让赵洁赶紧下来。

我们四个人拍在四个女鬼后面,然后跟着他们走到一间教室里。

我擦,这能叫教室?

一进教室我傻眼了,十几个座位上都坐着道具人,有少胳膊的,有断腿的,还有没脑袋的。

这些假人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我们,那叫一个瘆人。

另外一个女生吓得一声大叫,拉着男友就飞奔了出去。

就剩我和赵洁俩人了。

我看了看她,小声问:「继续?」

赵洁拉着我的衣服,强装镇定:「继续。」

四个女鬼找到空座位坐下,我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空座位,最后,我看到只有讲台上有个空位,课桌上还有一本书。

我淦!

不是要我给这群鬼讲课吧?

上次上讲台还是高中时被英语老师抽上去默写单词。

事实证明,我猜对了。

我硬着头皮走上讲台,翻开书本,上面写的是一个故事,大概讲的是这个学校发生的恐怖事件,几个女学生接连被害,凶手一直没找到。如果找不到凶手,下一个遇害的就是「你」!

谁他妈知道凶手是谁?

看着教室里一群鬼,我也慌了神。

突然,那几个女鬼朝我走了过来,我拉着赵洁准备出去,去不知道门什么时候被锁住了。

赵洁吓得蹲在门口,我挡在她前面。

几个女鬼逼过来,赵洁使劲拉着我的裤子,都快把我裤子拉下去了。

算了,生死有命吧,我索性也蹲下来。

我蹲下后,赵洁直接钻进我怀里。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抱住她。

那一瞬间,我心里反而不恐惧了,就想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

我能味道她身上的香水混合着洗发水的味道。

我也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洁抬起头来,我俩四目相对。

黑暗中,我盯着她的眼睛,看得不太真切,模模糊糊的。

咳咳……我承认,我很想吻她,但我怂了。

这时门突然开了。

我紧紧地抱住她,头搭在她的肩上,轻轻在她耳垂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啄了一下。

额……她应该没发现吧。

然后我直接把她抱起来,冲了出去。

接下来我全程抱着她,跌跌撞撞通关了。

走出密室,赵洁脸色惨白,被吓得不轻。

偷亲她的时候我没紧张,回去的路上我倒紧张得不行,全程不敢看她。她应该是没发现,有说有笑的。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又有些窃喜。

突然,我收到一条微信消息。

我一看,竟然是坐在我旁边的赵洁发来了。

她给我转了一条知乎上的问题:玩密室逃脱可以脱单吗?

我脸「唰」一下就红了,不敢看她。

完了完了,我偷亲她被发现了!

我平静了一下心情,回一句:可以吗?

她秒回:你觉得呢?

我重重地打了两个字:可以!

赵洁:呵,别以为偷偷亲别人,别人不知道,很猥琐的。

我扭过头,她正眯着眼睛看我。

司机师傅透过后视镜偷偷看我俩,但我管他呢。

我用力握住赵洁的手,附到她耳边:「老板,我保证下次不偷亲了。」

说完,我吻了上去。

一秒。

两秒。

三秒。

赵洁推开我,满脸羞红,转过头去。

「注意形象,回去再说!」她小声道。

我说:「好的,老板。你今晚想吃什么,都可以。」

- 完 -

和富二代出去玩是什么体验? - 阿笠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