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有没有特别甜的故事?

2021年8月28日

交往九年的男友,某次出差对别的女人一见钟情。

他提了分手,说他找到了心中的缪斯女神。

我笑着点了点头,分手的那天,我转头便接受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求婚。

林翊的微博小号发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他紧紧抱着一个女人,从蹦极台上,一跃而下,顿时恐惧又兴奋的尖叫声震耳欲聋。

看完了视频后,我的心里却出奇的平静。

我一如往常那般,晚上跟林翊发短信联系一下,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几句后,便互相道了晚安,结束了聊天。

林翊什么时候出差回来的,我并不知道,他只是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下班后,我来接你,我有话要跟你说。」

林翊带我去了一家餐厅,他坐在我对面,沉默不语,但手机一直都没有离手。

饭间,他手机的提示音时不时的响起,他每一次看短信时,眉眼弯起,唇角边自然而然地噙起一抹愉悦的笑意。

吃完饭后,他才开口:「今晚这顿,就算是我俩的散伙饭了。」

我慢条斯理地拿着餐巾擦着嘴角边的残渍,他则继续说道:「我爱上了一个女人,她符合我对一个女人所有的想象,她就是我的缪斯女神,你如果见到她的话,你也一定会理解我的。」

我抬起头看着他,淡淡地笑了笑:「好,那就分吧。」

他瞬间错愕,片刻后才反应过来,顿时脸色一喜:「你好歹跟了我九年,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我一定满足你。」

我笑道:「不必了。」

我站起身,拿起包包,礼貌的与他告别:「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2

我从二十岁与林翊交往,至今九年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陷入了大龄未婚的焦虑中难以解脱,这种焦虑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一度达到了顶峰。

我因为结婚的事,催过林翊很多次,我们也为此争吵过不少次,争吵过后便是冷战,我俩冷战最长的一次是一个多月,从 520 那天,到六月二十五号,他过生日,我送了他礼物,并主动向他低了头。

应该也是从那次我主动低头,我们和好后,我的心也跟着慢慢的冷了下去。

我答应跟林翊分手那天,回到家后,我给我高中的同桌许默洋打去了电话。

我说:「去年年底,我妈在医院住院的时候,你说,要是我三十五岁还没嫁出去,你就娶我,是跟我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

许墨洋沉默了片刻后,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很平静地叙述道:「我跟林翊彻底结束了,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可以提前把我娶回去。」

他又问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把地址发给我。」

于是我把我家地址的定位发给了他。

他很快又回了短信来:「等我。」

3

我等了许墨洋三个小时,他一直都没有出现。

我给他发短信他没回,打电话给他,电话却无人接听。

看样子,我想结婚的愿望又破灭了。

不过我不怪他,其实我想结婚,也不是因为我喜欢他,而是另有原因。

我原本刚睡着,家里的门铃却响了。

我打开门时,许墨洋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站在我家门口。

他的手里抱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连忙跟我道歉。

「抱歉,医院刚好来了位车祸患者,需要立即手术,当时时间紧迫,我没来得及打电话跟你解释。」

我表示理解,冲他笑了笑。

却不想,他忽然单膝跪在了我的面前,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钻戒:「常婧,你愿意嫁给我吗?」

4

去年,我妈被查出早期肺癌,偏偏那段时间林翊出差在外地,我一个人六神无主,便在高中校友群里发了个消息。

我说:「同学们,你们在人民医院里有没有认识的人?」

当时与我已经有五六年没联系的许墨洋忽然回复了我:「我是人民医院的医生,有什么事,你加我微信,详细说。」

后来许墨洋帮我联系了专家,年底我妈做了手术,恢复的还不错,期间许墨洋只要一有空,就去病房看我妈,我和他便又慢慢的熟络了起来。

有一次,我们俩坐在走廊道的长椅上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林翊。

他说:「你跟你男朋友谈了很多年了吧,我怎么一次都没见他来看阿姨?」

我当时对林翊真的已经很失望了,却只能硬着头皮笑着帮林翊开脱说:「他也想回来,但是没办法,公司这次派给他的任务很重要,工作完成不了,他回不来。」

许墨洋点了点头,片刻后又说:「阿姨的身体不好,幸好癌症发现的及时,捡回了一条命,我听她好几次说希望你们结婚,想早点抱上孙子。」

他的话瞬间戳在了我的心窝子上,我本来想隐瞒的,结果眼睛却不争气的红了。

我沉默了许久,把眼泪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我嗅了嗅鼻子说:「我想结婚,但是他还不想。」

许墨洋的眉头一皱,或许是为了宽慰我,他很快便笑着跟我说:「没事儿,你总归是能嫁出去的,要是你到了三十五岁他还不娶你,你来找我,我娶你!」

他的一番话,当即便惹得我破涕为笑。

5

我答应了许墨洋的求婚,他好像担心我反悔,第二天就拉着我去了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我们领完结婚证出来后,他又拉着我,我们一人一本结婚证,对着手机镜头拍了张照片。

他笑着跟我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婆了!」

回去的路上,许墨洋在一旁开车,我闲着无事,拿出手机玩了会儿,巧的是,我不经意间发现就在几分钟前,林翊发了条朋友圈。

他说:「我的缪斯女神。」

照片上,他跟那个女人手牵着手,甜蜜对视着,我一眼便认出,照片上的女人,就是跟他抱在一起蹦极的那个人。

我一眼扫过他的朋友圈,林翊的朋友圈底下有不少我们共同好友发出的疑问。

「你跟常婧分手了?」

「我记忆出问题了?你女朋友不是常婧吗?」

「我记得常婧年初的时候不是还说要计划跟你结婚的吗?」

林翊自己在他的朋友圈底下发了条评论,统一回复:「我跟常婧很早之前就已经分手了,所以请大家以后不要再跟我提及无关紧要的人,我女朋友会不高兴的。」

看到他的统一回复后,我没忍住乐出了声。

我跟他昨天才分的手,他今天却说是很早之前就分了。

许墨洋随口问了我一句:「笑什么?」

我说:「刷朋友圈,刷到个年纪轻轻就得了老年痴呆的二傻子。」

许墨洋轻笑道:「那你得告诉他,有病要治,不能拖,需要你老公帮忙的话,说一声就行。」

我笑道:「来不及了,我已经把他拉黑了。」

6

跟许墨洋结婚后,我便搬去他家住了。

成年男女,又是已婚夫妻,即便我们只是闪婚,我也没有什么放不开的。

大概一个多月后,我跟许墨洋一起逛超市,好巧不巧碰见了林翊和他所谓的缪斯女神。

林翊走在前面推着购物车逛着,那个女生则停在了后面的冷藏柜前挑选着酸奶。

林翊主动走上前笑着跟我打了声招呼:「巧啊。」

我扫了一眼他购物车里的东西,有泡面、饼干、巧克力……

也是,那个女生一看也就二十岁出头,小姑娘喜欢吃这些东西无可厚非。

我曾经也很喜欢吃这些东西,但是林翊每次不经过我同意,就私下里把我拿的那些零食都给放回了货架上,等我发现了之后,他说:「你拿的东西都是垃圾食品,我也是为你好。」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许墨洋忽然在一旁的货架上拿了一包辣条笑着问我:「我记得高中的时候,你经常买辣条吃,现在还吃不吃?」

我顿时眼前一亮:「吃!我要多买几包不一样的,还有那个泡椒凤爪!」

许墨洋对我宠溺地笑了笑,走到了前面去,按照我的要求,把货架上的各式辣条与凤爪都扫了个遍。

林翊的眉头紧紧地皱起:「你男朋友?」

我随口应了句:「不是,他是我……」

我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林翊便一副了然的模样道:「哦……备胎?或者是暧昧阶段?」

我微微耸了耸肩:「随你怎么想吧,我先过去了,祝你跟你的缪斯女神幸福啊!」

说完我转身便往许墨洋的身边跑了过去,但是我能感觉到,我的背后有一道目光一直紧跟着我,不曾挪开。

7

我追上许墨洋的时候,他问了我一句话:「他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二傻子?」

我愣了一下,忍不住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胳膊:「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火眼金睛。」

许墨洋淡淡地挑了挑眉,一言不发。

回到家后,许墨洋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寂寥的背影,我有点觉得自己在看一只孤单凄凉的小可怜。

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问他:「你刚刚在超市是不是吃醋啦?」

许墨洋微微扯了扯唇角淡淡道:「嗯。」

我诧异地看着他:「真吃醋啦?」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我的头:「那好歹是你交往了九年的前男友,我吃点醋可以的吧?」

我笑着问他:「那好吃吗?」

他咬了咬牙:「酸。」

我一把抱住了他,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处问:「那你想不想换换口味?」

我边说边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接着道:「我觉得我还挺甜的,你要不要尝尝?」

他愣了一下,随后一把将我推到在了沙发上,浓浓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

8

许墨洋平时的工作很忙,忙的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

我平时朝十晚六,下班后时间还挺充足的。

那天我也是心血来潮,知道许墨洋晚上要上大夜班,我便给他煲了汤,炒了两个小菜。

等我把饭送到医院的时候,也快晚上九点了。

我到了他的科室时,没看见他人,却看见他的桌上已经放了只饭盒,饭盒里的饭菜还热乎着呢。

最关键的是,饭盒上还贴了张便利条。

「许医生,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爱心便当,希望你能喜欢,爱你,么么哒~。」

署名:一只萌萌兔。

我忍不住抖了抖,好肉麻。

于此同时,我心里莫名有点儿不爽。

就在这时,刚好有个护士路过科室门口,看见我笑着说:「你也喜欢许医生吧,不过,我劝你还是别来给许医生送饭了,许医生从来不会吃别人送的饭的,你们送的饭,许医生都送给我们科室的护士吃了。」

我愣了一下,原来是我误会他了。

我随即笑着把保温盒搁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没关系,他不吃别人的,但我做的他会吃的。」

那个护士一听,无奈地笑了笑:「那行吧,随便你了。」

9

许墨洋查完房回来时,见我在他办公室里,顿时眼前一亮:「小婧,你怎么来了?」

我拍了拍他桌上的保温盒笑道:「想着你今天晚上大夜班,做点好吃的给你送来。」

他顿时咧开嘴笑了:「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觉得饿了,明明是吃了晚饭的。」

他边说边过来打开了保温盒,低头嗅了几下,赞道:「香!」

不过很快他又扫到了一旁贴着便利贴的那只饭盒,顿时神色一僵。

我笑看着他:「许医生,要不要解释一下?」

他无奈地说道:「就一些别的科室的小姑娘,老喜欢搞这一套,而且一个个都趁着我办公室没人的时候送进来。」

我淡淡地挑了挑眉:「那你总把人家的盒饭送给别人吃,也太浪费人家的心意了吧?」

许墨洋笑道:「浪费粮食才是可耻的,至于有没有浪费别人的心意,不在我该负责的范围之内。」

许墨洋说完扒拉了几口饭菜,喝了一大口汤,然后动作忽然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把人家送我的盒饭送给别人吃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却看见之前劝我别给许墨洋送饭的那个护士走了进来。

那护士话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傻了眼了。

我看着她笑道:「看吧,我就说了,他会吃我做的饭的。」

许墨洋抬头看见她,随口便道:「这是我家属。」

那护士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许医生您结婚了?」

他一边忙着扒饭,一边说:「嗯,找我什么事?」

那护士将将反应过来后说:「48 号病床的病人找您去一趟。」

许墨洋一边吃一边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就过去。」

许墨洋匆忙又扒拉了几口饭,然后看着我笑道:「等我回来。」

他穿着一身白大褂,走起路来,脚步生风,白大褂飘逸起来的样子,简直帅的不行。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发起了呆,我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许墨洋长这么帅呢?

可我等了他很久,也没见他回来,结果还是之前的那个护士过来,满脸热情地看着我笑道:「许医生家属,您还是先回去吧,刚刚我们接了个救护电话,许医生没来得及过来通知您,就跟着救护车走了。」

他是真的很忙,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失望,反而觉得身为这样一位医生的家属,我还挺自豪的。

10

许墨洋没有跟医院的同事刻意隐瞒自己结婚的事,但是他也不能逢人便说,他结婚了。

于是趁着他有天休息,我拉着他去金器店买了枚男士婚戒。

许墨洋平时要给病患动手术,戴婚戒不太方便,但是我给他提了个要求。

我说:「我不要求你时时刻刻把婚戒带着,但是这一周,你把婚戒放口袋里,但凡碰见那些小姑娘,你就把婚戒掏出来戴上。」

许墨洋的唇角边溢出了一抹无比愉悦的笑容,他说:「好,都听你的。」

11

大概三个月后,有天晚上我们刚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脸颊上的红晕还未散去,我重重的喘着气把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结果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你最近还好吗?」

我几乎第一时间便猜出了发这条短信的人是谁。

我曾经跟林翊交往了九年,九年间,我们分分合合数次,我把他的号码拉黑过数次,每次他求复合的时候,都是来这么一招。

紧接着我手机的提示音不断地开始响起来,一条接一条的短信发了过来。

「我觉得我最爱的人还是你。」

「我不应该一时鬼迷心窍跟你提分手的,我们和好好不好?」

「我们在一起九年了,九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你说对吗?」

许墨洋在一旁问我:「你手机怎么一直响?」

我直接把我的手机递给了他:「你自己看看。」

他把林翊发来的短信,挨个看了个遍,而后冷冷地勾起了唇角嗤笑了声,没做任何表态。

我说:「我拉黑他吧。」

他说:「不用,开静音让他发,就算你拉黑了这个号码,他下回再换个号码,照样还能给你发短信。」

我一早醒来时,许墨洋还在我旁边睡着,我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昨天晚上我开了静音后,林翊一连发了三十几条短信来。

不过我的目光却定格在他发来的最后一条短信上,他说:「只要你愿意跟我复合,我可以考虑我们结婚的事。」

12

「看什么呢?」我的耳边传来了许墨洋的声音。

他的睡眼惺忪地看着我,我把手机递给了他,笑着说:「二傻子说要跟我复合,还说可以考虑跟我结婚,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危机感?」

许墨洋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他冷笑着随手便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滚!」

我笑着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笑着说:「生气啦?」

他扯了扯唇角:「不是生气,就是挺后悔的,没早点下手把你娶回来。」

我把脸埋在他的怀里柔声说:「现在也不晚啊!不过,我们结婚的事,好像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要不然我们发朋友圈吧?」

许墨洋一脸诧异地看着我:「你真的愿意公布我们结婚的事?」

我不解道:「我为什么不愿意?」

他有些晦暗的眸子里,忽然闪出大片光彩,他笑着紧紧地抱住了我:「原来这么多天,都是我在庸人自扰,你明明这么好。」

一分钟后,我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说:「许先生,余生请多指教。」并且附上了那张我们那天在民政局门口,人手一本结婚证拍的合照。

我这条朋友圈发出去大概才两三分钟,我和林翊的一个共同的朋友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刚接通电话,电话里却传来了林翊颓唐的质问声:「你朋友圈的照片是假的对不对?你是不是在故意刺激我?」

13

我是真的被林翊的话给逗笑了:「盖了民政局公章的结婚证能造假吗?你造个给我看看?」

林翊却不死心:「明明上次我们在超市碰见时,你们还没在一起,他连你男朋友都不是!」

我不由得嗤笑了声:「谁告诉你那个时候我跟他没在一起的?跟你分手的那天晚上,我老公就跟我求了婚,第二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了证。」

以前我喜欢林翊的时候觉得他各方面都优秀,如今也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林翊,就同时想到「傻缺」二字。

再看看我身旁的男人,顶着个刚睡醒的鸡窝头,都能流露出一股浓浓的禁欲系气质来。

嗐!我以前果然是眼睛瞎了。

许墨洋一把抱住我,他靠在我的耳边,嗓音低沉道:「再叫几声老公听听。」

我脸颊一红:「我还没挂电话呢。」

许墨洋唇角一扯,笑的越发的愉悦:「我不管,你再多叫几声老公给我听听……」

电话那端林翊应该是听到了许墨洋的声音,他立马把电话给挂了,想来是被气到了。

我放下电话,许墨洋一把将我按在了床上,眼睛里含着浓浓地威胁之色:「叫不叫?」

我咬了咬嘴唇,一时间有些难为情,毕竟我跟他结婚以来,我都没有叫过他一声老公,刚刚也是嘴瓢了,跟林翊说快了。

他微眯着双眼,笑着说:「再不叫,我就要动手了。」

我急忙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硬着头皮,红着脸,一声一声地叫了起来:「老公、好老公、亲老公,天底下最好的老公……」

14

许墨洋真的很好哄,只要我一撒娇,他就全然弃械投降了。

我也很意外,撒娇这个技能原本在我之前和林翊交往的过程中,早就丧失了。

那段冗长且分分合合数次的感情,早已经将我折磨的失去了自我。

我忽然意识到,自从跟许墨洋结婚后,我又重新变成了曾经那个热情开朗,对生活的充满了希望的我。

有句至理名言: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过几个人渣。

我也爱过,但回过头来看看,没有经历过林翊的渣,我又怎么能明白许墨洋的好?

但渣男之所以渣,是因为他们的脸皮有着非比寻常的厚。

按理林翊既然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就应该放下过去,不再纠缠于我,结果他一如既往的幼稚和任性,甚至还堵在了我工作的地点。

他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在你公司楼下,你下来我们谈谈!」

我嘲讽地笑道:「有什么好谈的,我不想见你。」

他却说:「那我上去找你。」

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行!你给我在楼下等着!」

15

我刚一下楼,就看见他今天手里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等着我。

他见我下来,笑着走上前把花递到了我面前:「送你的。」

我双手抱胸,做出了拒绝的姿态,眼神极为平静地看着他:「林翊,你别来找我了。」

他一听,当下便急了:「我们不就分个手而已,这么多年了又不是没分过,最后我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有必要为了刺激我,一时冲动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开玩笑,跟别人结婚吗?」

我不由得哂笑了一声:「那我要是真跟你复合了,或许以后真跟你结婚了,我就不是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开玩笑了?」

林翊的神色一愣,他紧皱起眉头:「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敢情咱俩交往了九年,你当这九年我只是玩玩吗,我要不是喜欢你,我能跟你谈九年?」

我神色嘲讽地扫了他一眼:「别把自己说的有多高尚,你劈腿的那位,可是你的缪斯女神,能满足你对女人所有幻想的完美女人!你现在跑来我面前干嘛来了,自己打自己的脸,你脸不疼吗?」

林翊的脸上涌出难堪的神色,他紧咬着牙,一言不发。

我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一会儿有暴雨,你赶紧走吧,以后真别来找我了,我既然都结婚了,就只想跟我老公好好过我们的清净日子。」

林翊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他说:「我就不走,除非你把这花收了。」

这九年我是真的把他给惯坏了,瞧瞧这副傻里傻气的模样。

我叹了口气:「那随你吧,我回去工作了。」

傍晚,一场大暴雨落下来,我忙工作,早把林翊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快下班的时候,许墨洋给我打来了电话:「外面下暴雨,我一会儿开车来接你。」

我诧异道:「你晚上不是有夜班吗?」

他笑了声:「跟同事调了班。」

挂了电话后,我忽然听到周围的几名同事八卦道:「刚刚公司楼下有个傻子捧着束玫瑰花,淋成了落汤鸡,最后还是大厦的保安看不下去了,把他给赶走了。」

我淡淡地挑了挑眉,让他走他不走,等被人赶的时候脸也丢光了,简直自作自受。

16

许墨洋来接我的时候,雨下的正大。

他把车停在门口,看见我出来后,他立马下了车,撑了伞朝着我走来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朝着我走来的模样,我的心,跳的异常的快。

我不由得想起去年有一次也下了一场暴雨,跟今天的差不多大。

林翊大半夜的跟朋友喝了酒,然后让我去接他,我被扰了觉不说,半夜的车那么难打,我撑着伞站在路口等车的时候,又是风又是雨,我连伞都打不住,衣服也都淋湿了。

后来我接到他的时候,他非但没有半分感激,还一脸不悦地看着我责备我说:「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当时我本就一身狼狈,被他一说,心里难过又委屈,却因为他朋友也在,我不能不给他面子,于是便把所有的委屈尽数吞在了肚子里。

许墨洋伸手把伞递给了我:「你先拿着伞。」

我顺手接过伞,没一会儿我的身上一暖,是他把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我的肩膀上:「晚上降温了,别冻感冒了。」

他一边说一边又把伞拿了过去,我怔怔地看着他,心头忽然觉得暖暖的,原来这就是被人照顾的感觉。

17

那天晚上我和许墨洋情到浓处的时候,我喘着气,紧紧地抱着他说:「我发现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他听闻,浓浓的俊眉轻挑,伸手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只是喜欢的话,还不太够啊……」

我红着脸,埋在了他的胸口处,感受着他粗重的呼吸声,我问他:「那你喜欢我吗?」

他的神色微微一愣,片刻后,他伸出手重重地捏了捏我的脸:「为了公平起见,我现在不告诉你,等你哪天心里全都是我了,我再告诉你答案。」

我瘪了瘪嘴,有些不满,于是低下头用力的在他的胸口处咬了一口,留下了两排浅浅的牙齿印。

他勾起唇角,心情不错的又紧紧地揽了我一下,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溢满了笑意。

18

两天后,我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林翊的哥们打来的。

我刚接通电话,便听见他说:「常婧,你能不能来看看林翊,他前两天淋了雨,这几天一直高烧不退,烧糊涂了的时候,口里念叨的全都是你的名字。」

我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有病就好好治,我又不是治病的药。」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可你们毕竟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你难道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彻底放下他吗?」

我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因为我早就彻底放下了林翊。

我愣了片刻,而后平静地解释道:「我与他在一起的数千个日日夜夜里,每次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碰巧不在,我会彻底放下,是因为我真的不爱他了,即便他不曾出轨,即便他不曾主动与我提分手,可早晚有一天,我还是会离开他的。」

19

那天我挂了电话没多久后,林翊又给我打来了电话。

他的声音听起来的确有些沙哑,但也还不至于能烧糊涂了。

他说:「我都生病了,你就不能哄哄我?还说那么无情的话刺激我。」

我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事到如今,他竟然还觉得我们俩有回旋的余地。

我沉默着没说话,他又说:「我跟你保证还不行吗?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劈腿了,我眼里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你别跟我生气了,跟你那个备胎说清楚了,把婚离了,回到我身边来吧。」

听听着他说的是什么话?

备胎?许墨洋从来不是我的备胎。

在我的心里,他曾是与我关系很好的高中同桌,也是我在最孤单无助时向我伸出援手的恩人,更是如今我尊重爱护的丈夫。

我跟他说:「等你病好了,我们见一面吧。」

他急忙笑道:「不用等我病好了,就今天见吧。」

20

我们约在了一家咖啡厅见面,他到的比我早,还提前帮我点了一杯我常喝的美式咖啡。

我坐在他的对面,面对着他的笑脸,我淡淡地说道:「有什么话,我们今天说清楚了,做个彻底的了断吧。」

他的目光微微闪了闪,笑着说:「你是不是搬家了,我之前去过你家找你,开门的是新的租户。」

我点了点头:「嗯,结婚后我把房子退了,然后搬去跟我老公一起住了。」

林翊有些慌乱无措地拿起咖啡抿了一口,讪讪地笑道:「没关系的,这样我们也算是扯平了,也好重新开始嘛。」

我平静地看着他:「林翊,我希望你认真听一下我说的话,我结婚,并不是一时冲动,我很早就想结婚了。」

林翊不甘心地说:「那你就随随便便找个人就结婚了?」

或许在之前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我是不是就真的随随便便找个人就结婚了?

但如今想来,答案是否定的。

我看着林翊说:「我们在一起九年,我记得有一次我逛商场的时候崴了脚,给你打电话想让你来接我,结果你说你忙了一天刚到家,完全不想动了,于是我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一瘸一拐的从商场出来,又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路边自己打车回了家。」

我顿了顿又说:「还有一次,我做阑尾炎手术住院,我妈特地从老家过来照顾我,而你也就下了班过来看我一眼,周末你放假,你宁愿一个人在家睡觉打游戏,也不愿意过来陪我。」

以前一想到我曾经受过的委屈,我总是会难过的想哭,可现在我的心情却极为平静,只是因为我已经不在乎了。

我看着他继续说道:「其实以前那些我都可以自己消化掉,但是去年我妈查出肺癌的时候,你人在哪里呢?我当时只觉得天都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还是不在我身边。」

他急忙解释:「我在外面出差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时真的没办法回来陪你。」

我淡淡地笑了笑:「是啊,你是没办法来陪我,但是你出差中途,其实也回过几次公司,你就那么忙,忙到即便你回来过,也没时间来医院看一眼我妈,哪怕你拎点东西过来,放下就走,可是你却一直骗我,说你回不来。」

林翊动了动嘴唇,到底还是沉默地垂下了头。

我之所以会彻底死心,只因为一次次对他抱有期望,却又一次次失望透顶,久了,也就麻木了,麻木了,慢慢的也就不爱了。

21

年初的时候,我曾多次催婚林翊,只因为我年龄大了,加上我妈的身体不好,想看到我早点结婚生子,我才会迫切的想结婚。

而当时,林翊是我的男朋友,我想要结婚,自然就得找他结,也幸亏他没答应。

如今回想起去年我妈查出肺癌的情形,我心里还是会很难受,难受的想哭。

我嗅了嗅鼻子,红着眼笑道:「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许墨洋一直在身边陪着我,他帮我妈找了最权威的专家,一有空了就去病房看我妈,我难过的时候,也是他一直安慰我,哄我开心。」

林翊忽然握紧了拳头,目光阴翳道:「他根本就是趁虚而入!」

我笑道:「纵然他是趁虚而入,可是他趁虚而入的机会不都是你给的吗?但凡你当初真的没办法陪我,我不是不能理解,可是事实并非如此,你只是习惯了把我排在了你所有计划的最后,又或者我根本就不在你的计划之内。」

他可以跟别的女人一见钟情,出轨了又毫无愧疚的跟我提分手,等他失去了跟那个女人的新鲜感,他又理所当然的觉得,只要他想复合,我便会回到他身边。

爱情的模样或许有很多种,有时候我们会因为爱一个迷失自我,但有时候我们却会因为爱一个人更努力的做自我。

离开前,我十分认真地看着他,我说:「没有一个人会永远站在原地做毫无希望的等待,如果没有遇到许墨洋,我或许永远都不会看到,美好的爱情是会让人感受到幸福的,庆幸的是,我遇到了他。」

22

我从咖啡厅离开后,打了个电话给许墨洋。

第一遍响铃后,他没接。

他曾经跟我说过,他上手术台的时候,会把手机放在休息室里,但是他不会关机,因为他怕错过重要的电话,那样只要等他下了手术,看到手机上有未接来电,他就可以第一时间回拨过去了。

但是那天他一直没有给我回电话,我从白天等到晚上,等了十多个小时。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思念过一个人,纵然他不在我的身边,纵然我一直等他的电话,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

我知道他在做他必须要做的事,即便他没有给过我什么承诺,但是他却在无形中给了我十足的安全感。

我一觉睡到半夜的时候,许墨洋终于回了电话给我:「抱歉,忙到现在才给你回电话。」

我轻声笑了笑,一开口还带着没睡醒的鼻音:「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么忙?」

「东城区的一处高架桥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三名重伤患者,不过幸好在我们全科室的努力下,把他们都救回来了。」许墨洋说话时,我能明显听出他粗重的呼吸声,应当是刚刚下了手术台,他便给我回了电话。

他接着又问:「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我微微抿了抿嘴唇,有些难为情,片刻后我鼓起勇气同他说:「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忽然想告诉你,我爱你。」

他忽然就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他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忽然又精神百倍,特别有劲了!」

我一开始没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他在手术室里整整呆了十一个小时。

那十一个小时里,他一口饭都没吃,只喝过一些葡萄糖水,后来他下了手术台,累的两眼昏花,腿都站不稳,可心里记挂着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回电话。

23

不久后,林翊发了一条短信给我:「对不起,是我错了。」

我看完短信后,便将他的号码删了,我知道这次删了他的号码后,他不会再换号码来找我了。

我跟许墨洋领证三个月后,他为我补办了一场婚礼,象征着洞房花烛夜的晚上,他躺在我的身边,紧紧地将我圈在怀里。

我的耳边是他温热的呼吸声,他告诉我,他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在高中一毕业就跟我表白,后来等他终于鼓起勇气想要跟我表白时,我的身边已经有了林翊。

后来的他也谈过恋爱,也曾用心爱过别人,可兜兜转转,他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他说,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在未来的某一天,他有幸还能与我相遇并与我携手共度余生。

有没有特别甜的故事?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