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什么样的男生一看就知道没谈过恋爱?

2021年8月26日

原来这傻小子是真的没见过女的。

长得这么帅,居然还是个处男。

行,那就让姐姐帮帮你吧。

我是一名纹身师,在我的心脏位置,纹着一朵浪花。

给我这个纹身师,亲手纹身的人,却是我的顾客。

而且这是我身上唯一一个纹身。

我一直都记得他第一次来我工作室的样子。

房间很昏暗,只看到他穿着白 T 恤,牛仔裤,腿很长,因为那天还下着雨,一步迈进门里,带了一地的水。

我很不爽,我一直很讨厌湿漉漉的环境,不喜欢游泳,不喜欢雨天。

那天因为下雨,店里不是很忙,原本预约的客人也都临时不来了。

他看上去心情很不好,虽然看上去年纪很小,但是身材还是挺高大的,我也不好发火。

不耐烦地跟他说:「把鞋底擦一下。」

他把鞋底擦好,就进屋安静地坐下了,看上去还挺礼貌的。

一般来纹身的客人,情绪都很高涨,毕竟这项活动还是很刺激肾上腺素的。

要么张狂,要么兴奋。

而他却很平静,好像走进了一家咖啡厅,准备点杯咖啡看看书。

「想纹什么?」我走过去,态度也柔和了下来。

他思考了几秒钟,好像下了很大决心:「我要纹整个后背。」

我顿时来了精神,小伙子,不简单啊,没想到这种天气还能接个大活。

「小伙子,以前纹过身吗?」我冷脸立马变笑脸,随口问道,并且拿出 iPad 调出我设计过的一些图案,准备给他做参考。

「没有。」

我有些奇怪,从来都没纹过身的人,第一次就要纹个花背还是很少见的,尤其还这么年轻,看样子也就是个大学生,一个干干净净的小伙子。

虽然我是个纹身师,工作就是给人纹身,没必要掺杂情感,也没必要对顾客的纹身背景负责。

但真的是怕麻烦,顾客纹完身,后悔了。来我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非得让我莲花改老虎的。

而且纹身嘛,是跟随一个人一辈子的事,我不至于因为赚这点钱,连哄带骗的,丢不起那人。

通常来说,只要不纹恋人名字之类的,自己选择的图案,很少有后悔的。

「为什么要纹花背呢?还在上学吧?」我放下手里的 iPad,准备先了解一下客人的心理动态。以防过来两天再来让我,花背改肩膀

「没有为什么。」他愠怒的眼神突然漏出一丝不屑。

这里面肯定是有事儿啊,显然是那种过几天就会被爸爸揪着耳朵拽店里来洗纹身的。

我还得跟他解释,本店不能洗纹身,请移步对面美容院。

「几年级了?」

网上经常有人说,每个文身背后都有一段故事。虽然听着矫情,但道理还是在的。

因为文身即使洗掉了,还是会留下疤痕,大多数人都是有着很强烈的感情才会在身上留下印记。

尤其是纹身的过程,每一刀落下,疼痛的感觉都会加深这段感情。

无论这段感情,是因为爱情,亲情,友情,甚至于对自己的宠物,对自己的偶像。

还有些是单纯因为好看,对艺术有很高追求的客人,我很愿意精心设计图案,然后在他们的身上保留这幅作品。

所以,心不甘情不愿冲动纹身的,这种活我都不接。

而我面前这个人,看上去就是这种人。

态度还越来越不友好:「学生,不能纹身吗?」他扭过头,盯着我的眼睛说。

「可以,我只是怕你纹完又反悔了,纹身很痛哦,洗纹身更痛。」

他眼睛看着地面,长长的睫毛也垂下来,淡淡地说:「不会的。」

我再三强调:「可是有疼昏过去的。」

他这时候眼睛一亮:「都疼昏过去了吗?」

「那倒没有,去年碰到俩,今年还没碰到呢。」

我心想,个个昏过去,我这改医院得了。

他又接着问:「那你自己纹身的时候觉得疼吗?」

「弟弟,我没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姐姐身上没有纹身。」

他抬头盯着我看:「我以为纹身师身上都文龙刺凤的。」

这时候我才看清他的样貌,利落的短发,浓眉下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高鼻梁,薄嘴唇,嗯,还是个小帅哥。

我只能实话实说:「一直没想好纹什么。」

会洗纹身的人,纹身之前都以为自己下了很大决心,我继续说:「那你想纹什么呢,总要告诉我,你的需求吧?」

「随便,反正,我自己又看不到后背。」

我听到这种话,真的是想当场把他撵出去,这不仅是对我工作的不尊重,更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顿时冷下脸:「那你另请高明吧,我不会纹随便。」

他大概是看我这态度,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赶紧对我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知道纹什么。」

我说:「那你为什么要纹身?」

他想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因为我喜欢的女孩,喜欢一个满身都是纹身的男人。」

我本来生了一肚子气,听到这个答案差点儿笑出声,还以为是傻小子想装狠混社会什么的,没想到听到一个更离谱的答案。

我强装镇定:「所以,你觉得只要你也纹身了,那个女孩就会喜欢你?」

他不说话了,我接着问:「你们都是学生吗?」

「她是我高中同学,我想上了大学,就跟她表白,但是上了大学,她不跟我一个学校,天天都跟她们学校的一个小混混在一起玩。」

看不出来,原来还是个这么纯情的故事。

我接着打量这个男生,虽然穿着宽松的 T 恤,但还是能看出来身材不错。

出于私心,当然,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我让他把衣服脱了,趴在工作台上,我量一下尺寸。

果然,肌肉紧实,线条流畅,还有点小麦色,看上去既健康又阳光,配上我的图案,一定很好看。

「可以纹有关于海军元素的花纹吗?」他突然开口。

「可以,看你喜欢,为什么想纹海军的图案呢?」

「我是国防生,毕业后会去当海军,不过,」他顿了一下,有些失落:「纹了身,就不能当兵了。」

我愣住了,这小子别是个傻子吧,为了一个喜欢小混混的姑娘,自己的前程都不要了?

「把衣服穿上,快走吧。」面对这样心智不成熟,冲动纹身的情况,我通常都是这样处理。

以为伤害自己就可以换来女生的真心吗?

都是成年人了,还这么幼稚。

这次谈恋爱是纹身,让我碰上了。

之前还不知道遭受过多少迫害呢。

估计下着大雨在女生宿舍楼下唱歌的也是你吧!

净给老师添麻烦。

忍不住甩了甩我的短发,给他翻了个白眼。

他茫然地坐起来问为什么。

我说:「没有为什么,我只是不喜欢你这个想要纹身的理由,等你想好别的理由再来找我吧。」

他很固执:「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我对待这种小男生懒得费口舌:「我也有我的工作原则,我今天就是不想工作了,打烊了,你走吧。」

「那我明天再来。」他看上去也有些生气。

「你以为你纹身了,那个女孩就会喜欢你吗?」我忍不住说出口。

「用不着你管。」他拿上衣服转身就走了,门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第二天,他果然又来了,但是我忙得要命,没有时间搭理他,让他在旁边等着。

他倒是很执着,也很安静,不说话就在旁边默默地看书。

等我忙完,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我走出工作间,发现他居然还在,我虽然很惊讶,但是也没给他好脸色:「我今天下班了,你改天再来吧。」

他也不恼怒:「我明天来,你会给我纹身吗?」

我看着他这幅愣头青的样子,不知是该怒还是该笑,满大街都是纹身店,怎么就赖上我了?

问出我的疑惑后,他犹豫了一下说:「朋友推荐的,我对纹身不太懂,还是比较信任你。」

听到夸奖后,心情还不错,准备认真开解一下他。

「你与其在这磨我,还不如想想怎么去追那个女孩子,你以为你纹身了,那个女孩就会多看你一眼吗?」

他好像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有点羞涩地说:「那怎么追女孩子呢?」

我盯着他说:「你没谈过恋爱吗?」

「没有,我刚上大一,那个女孩是我上大学之前认识的。」

我又一次仔细看了看他,从头到脚,长得不仅帅,还很耐看,性格虽然看上去很轴,但是能感觉到,有礼貌有家教。

穿着打扮,简洁大方,虽然一眼看不出什么 logo,但是仔细看一下也知道都不便宜。

喜欢运动,但是身上又很干净清爽。

这么优质的男孩,上了大学都没有人追吗?

我表示怀疑:「跟姐姐说实话,大学没什么艳遇吗?还惦记高中女同学。」

「我的专业是船舶与海洋工程,我们专业都没有女生。」

「……」

我这个艺术院校毕业的人,还真没法感同身受。

毕竟我上大学的时候,追我的男生能从宿舍门口排到教学楼。

吹拉弹唱,琴棋书画,会各种绝活的人都有。

大三心血来潮把齐腰长发剪短,加我微信的女生也不在少数……

我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孩,真挚的双眼,驴唇不对马嘴的论调。

确实像没早恋过的优等生,又刚上大一,学了这么个专业。

凭借着我见过千帆渣男的双眼,要说他没经历过情爱的熏陶。

我还真信了。

原来这傻小子是真的没见过女的。

长得这么帅,居然还是个处男。

行,那就让姐姐帮帮你吧。

我拉过椅

子坐在他面前,对他说:「追女孩子呢,首先,不能马上表白,但是要跟她建立联系。」

他居然掏出一个小本本,认真做起了笔记。

我顿时也有了一下当老师的成就感,也就继续跟她说起了心得:

「首先,不能马上表白,但是要跟她建立联系。

这种联系,要成为习惯,她习惯地跟你讲述自己生活中的见闻。

那么如何建立联系呢?

你可以从她的朋友圈,微博,QQ 空间等等,任何地方,发掘她感兴趣的东西。

然后你做些功课,之后聊天的时候,这种共同话题,会让她觉得你很亲切。

等她已经习惯有你的生活后,就开始下一步。」

有些男生就是太心急了。

刚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学长,大概是学校的活动说过话,然后就要跟我表白,我当时白了一眼,转身就走了。

虽然长得还挺帅。

但是,我跟你很熟吗?

你会跟一个路人谈恋爱吗?

还说在活动的时候跟我聊得很好。

拜托,活动那么多人,我压根不记得我跟谁聊过天。

而且我这个人,一向活泼开朗好聊,聊得来的都跟人家谈恋爱,那大概是谈不过来。

后来才知道,那个学长是我们学校人气颇高的校草。

我追悔莫及。

我又是个要面子的人,绝对不能回头。

从此与校草形同陌路。

即使之后校草又联系过我,我仍然狠心没搭理。

不过也不可惜,追女孩这种高难度的事,居然连点准备工作都不做,要么自恋,要么傻。

「那下一步是什么?」对面的男孩抬头认真看着我问。

我从回忆中缓过神来,跟他说:「你先做好这一步,等觉得差不多了,我再给你传授接下来的知识。」

他收起笔记对我说:「谢谢姐姐,我成功脱单后,请你吃饭。」

「不客气不客气,祝你早日成功啊。」

成就感,顿时又高涨了一些。

接下来的日子,他真的把我当恋爱大师了,时刻向我汇报行踪,每天泡在我的工作室。

我问他有没有跟小姑娘好好套近乎。

他说尽在掌握。

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总觉得有点自信过了头。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地主家傻儿子一般的兵弟弟,居然还会画画。

他说他妈妈是美院的教授。

我也是美院毕业的,本来想问问名字,不过觉得比较隐私,也就没问。

我问他为什么想当兵,他就说:「帅啊。」

他问我为什么当纹身师,我也说:「帅啊。」

其实我的回答还真是认真的。

我从小学画画,教我的也是美院的名师,一直以为自己长大后会当一个画家,开画展什么的,觉得那才是成功。

直到上了大学,喜欢奇装异服,追求与众不同,感觉青春期的叛逆延后了。

自然地接触到了纹身这项活动。

但是我又是一个选择困难症患者,又总担心自己纹完会后悔,迟迟没有决定好要纹什么。

犹豫这件事,也不只体现在纹身上。

就像我一直很想去蹦极,但是又觉得被扔下来的样子一点也不优雅。

一直想尝试喝断片是什么感觉,但是又觉得酒态很丢脸。

一直想一个人帅气地自驾游去西藏,但是又觉得帅气没人给我拍下来是不是不算帅气?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矛盾体。

时间一长,想给纹身的念头就越来越淡,但是随着对纹身的了解,反而对这种文化越来越感兴趣。

索性就拜师学艺了。

毕业就开了这家工作室。

我妈开始并不同意我当纹身师,觉得培养我这么多年,连个画家的边都没搭上。

不过后来发现我赚的还可以的时候,也就懒得说我了。

我渐渐也习惯了兵弟弟没课就往我这跑,他的课程表大概我比他自己都清楚,有事来不了也会跟我说一声。

时间长了,他居然还能给我打打下手。

让我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来偷师学艺的。

不忙的时候,就在旁边画画。

我问他画的什么。

他说:「画的你呀,先练练手,以后给她画。」

还挺浪漫。

我们有着同样喜欢的画家,甚至偶尔还会约着看看画展。

但是,我作为他的恋爱导师,不得不跟他说:「看画展是多么促进二人关系的活动,约我看那不是浪费了。」

他说那个女生不喜欢看画展,看画展还是得跟兴趣相投的人一起才行。

本来以为是一根筋的兵弟弟,原来骨子里还有着如此深厚的文艺气质。

即使经常见面,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开始没有问,现在问又觉得唐突。

我叫他兵弟弟。

他叫我帅姐姐。

直到有一天,兵弟弟兴高采烈地来找我,说他觉得第一步应该是成功了,可以学习下一步了。

我说:「好的,把笔记拿出来吧。」

他赶紧拿出小本本,等着我讲话。

我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第二步,让她觉得,在你心里,她是特殊的,你们的关系,高于朋友,但又不是情侣。

这时期,是确立关系之前,感情升温的最好时期,也就是很多人说的,暧昧期。

这时候你们会分享心事,会互送礼物,但你们又不是情侣,这种朦胧的情愫,是让她心里,把你放入特殊位置的关键时刻。

这时候,保证了你们二人的稳定联系,并且有很坚固的情感的时候,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我说完后,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我:「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我脱口而出:「看她喜欢咯,不一定贵重,但是要难忘。」

他又盯着看我半天,说了一句:「帅姐姐,你睫毛好长。」

……

你究竟有没有好好听我讲课啊!

我提醒他,礼物是彰显品位的时候,要重视。

他懒洋洋地抬起手,比了个「OK」。

刚讲完课,就来了位顾客。

张嘴就想要在肩膀整个 new school 风格的纹身。

这 200 斤的身材一进来,本来以为会纹 old school 那种硬汉一点的,没想到想在肩膀上纹个辛普森。

之前也没纹过身,就给了我一张图。

虽然自己设计图案更有成就感,但是这种快钱儿,也挺爱赚的。

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也告知了纹身会很疼,但是每个人的痛感不一样,有些人觉得很疼,有些人痛感不强,不觉得疼也是有可能的。

他说他不怕疼。

我看他也算得上是彪形大汉,至少肉多,也会减轻疼痛感的。

讲好价格后,就开始工作了。

兵弟弟就在旁边看书、画画。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我下第一刀。

他嗷的一声叫了起来,给我还吓了一跳。

知道的是在纹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在杀猪。

真是没看出来他这么怕疼,之前看上去还挺靠谱的。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纹身师,遇到这种怕疼的人也不在少数。

先安抚了一下,说很快就结束了,毕竟纹的图也不大。

他也说好。

然后我就开始下了第二刀。

这回他直接回身抬手把我手里的工具都打掉了,站了起来对我大吼:「你会不会纹啊!」

看着目测 200 多斤的大汉站在我面前,我还是有些犯怵的。

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候兵弟弟听到屋里有响动走了进来,一看屋子里的情况就知道,这大概是个闹事的。

他走过去问大汉怎么了。

大汉还是很横,斜眼看他说:「你是谁啊?」

兵弟弟说:「我是她徒弟。」

本来还在惊吓中的我,听他这么说差点儿笑场。

说是我徒弟倒也没错,可没说是纹身的徒弟。

大汉听完讥笑到:「就跟她学?什么他妈技术啊,疼死老子了!」

我听了就很好笑:「我之前已经说过了,纹身就是在身上划刀子,疼是避免不了的,而且根据体质,每个人的疼痛感是不一样的。」

他还很不服:「你是说老子怕疼?」

边说还边把放在桌上的纹身工具往我这边打,差点打到我的脸。

兵弟弟下意识地帮我挡了一下,大汉顺势就动了手,一拳打在了兵弟弟的脸上。

兵弟弟重重挨了一拳,但是怕大汉伤到我,也没还手,挡在我面前瞪着大汉。

大汉还不消停,又想过来拉我,兵弟弟直接攥住了他的手,大汉再想动手,居然都动不了,手被兵弟弟死死地钳住了。

这回换大汉惊讶了,没想到自己居然无力还手,可能是觉得有点丢脸,丢下一句狠话就走了。

我也来不及收拾房间,赶紧站起来看看兵弟弟伤的怎么样。

看上去应该没什么事,嘴角有点淤青,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

不过大汉刚走不一会,兵弟弟的戏又上来了:「哎哟,帅姐姐,你快看看,我是不是破相了,好疼。」

鉴于他刚帮我击退大汉,我也不好意思戳穿,只能拿出碘酒给他擦擦伤口,消消毒。

开始只是很认真地盯着他的嘴角,给他擦药,后来意识到,我的脸和他的脸相距不到 10 里面的时候,突然有点心跳。

而且感觉自己的脸也越来越热。

不禁反思,我是不是太久没有谈恋爱了。

但是兵弟弟这时候居然很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帅姐姐,你脸怎么这么红?」

我只能应付说屋里太热了,并用棉签狠狠地戳了一下他的嘴角。

他龇牙咧嘴地说要我请他吃饭。

然后,他就找了家全城最贵的小龙虾。

我一边扒着虾,一边问他跟那个女孩发展得怎么样了。

他说还挺顺利的,感觉已经融入了那个女孩的生活。

我点点头,为我教出来的徒弟表示肯定,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一点失落。

这时候头发又掉下来一缕,用手背几次都没撩到耳后,就在心情烦躁就要爆发的时候。

对面的兵弟弟突然站起来,俯身,伸手把我的头发撩到了耳后。

手温温的,我被他触碰到的耳尖,就像触电了一样。

我抬头,正好对着他看过来的眼睛。

还是他先说的话:「姐姐,你怎么了?」

我赶紧躲开他的眼神说:「没事,谢谢啦。」

晚上他先把我送回家,就回了学校。

但是我这一晚却失眠了。

第二天,他照常来我店里,并送了我一副他亲手画的速写。

画的是我给他擦药的场景。

他随手就贴在了我的墙上,说就当谢谢我给他擦药。

我说是我应该谢谢你帮我解围。

他嬉皮笑脸地说小龙虾好吃。

我也不想跟他再这样联系下去了,他追到他喜欢的女生,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

加快点进度吧。

我让他把笔记拿出来,这是最后一堂课了:

「最后一步,冷落她一段时间,可以玩些失踪之类的,只要之后能自圆其说,有可以原谅的借口。

这段时间,她会每天都惦记你,一直思考,为什么你会消失。

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

就在她每天相思病的时候,你出现了。

诚恳地解释一下,最近在做什么,不要过于求她原谅。

因为你们目前只是朋友,你没有义务对她报备行踪。

这时候,她就会因为想要掌控的你一切而在内心试图把你划为男朋友了。

所以,在这个结点表白,成功率是最大的。」

讲完最后一堂课,他果然没有再来了。

虽然有预想,但是也不禁气他太没良心了。

工作室突然安静下来,还有些不习惯,总觉得沙发上少了一个人在画画。

不过想着那应该是表白成功了。

不知道是应该为自己做的贡献而高兴还是失落。

只能暗暗骂他狼心狗肺,有了女友忘了师父。

本想发条微信,问问他是不是追到女友了,说好请我吃的大餐呢?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和他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关系。

翻了翻他的朋友圈,最近一条都没有。

大概过了得有半个月,他突然来店里。

他说最近学校组织去部队实习,手机都没收了,终于解放了。

原来是部队实习啊,可以理解。

我也忍不住酸酸地说:「还以为你追到女朋友,就把师父忘了呢!」

他倒是觉得无所谓的样子说:「怎么可能!不过看在帅姐姐如此惦记我的份儿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问哪里。

他也不说,就说把这周六的时间空出来。

我把预约都安排好,周六他就开车来接我了。

车程大概有一小时,一路上都放着我喜欢的摇滚乐队的歌。

没想到这小子音乐品味也不错,究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女朋友啊。

停车后,我看到目的地,我就腿软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蹦极吗?」他拉着我,看我一动不动。

「我是想啊,但是,但是这不是不敢吗?」总不能说自己怕被扔的不够优雅吧。

「没事,咱们先上去看看,实在不敢就再下来。」

以前我吹牛跟他说过想蹦极,没想到兵弟弟居然会带我来蹦极!

站在高台上的我,顾不及想跳下去优不优雅了,站这么高,可是真吓人啊。

他看上去云淡风轻说:「可以两个人绑一起扔下去,你一个人要是害怕的话,我陪你下去。」

我颤颤巍巍地说:「那我也害怕啊。」

他突然走过来,抱住我说:「没事,有我呢。」

我被这突然涌在身上暖暖的气息安抚住了。

他转头跟工作人员说可以给我们套绳索了。

我就被他这么抱着,安心了不少,居然忘了反驳,直到被他抱着跳下高台,我才反应过来,我已经悬在半空中了。

我只能紧紧闭着眼睛,把整颗头尽可能地往他胸口里塞。

倒也不觉得那么害怕了。

但是毕竟被倒挂了那么久,还是耗尽了身上的元气,连瞪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看上去毫无变化,好像只是坐了一个不太恐怖的过山车。

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说:「姐姐,你没事吧?」

虽然我被吓得够呛,不过也算圆梦了。

咬着牙说,没事。

之后我们就准备在这个湿地景区逛逛,这除了有蹦极的项目外,环境还挺好的。

我们走着走着,准备在一棵树下的石凳上歇歇。

他突然说:「我要准备告白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他终究是有喜欢的女生。

他能追到的,我相信他。

「嗯,恭喜你。」我尽可能地保持我的脸在笑。

「我告白会成功吗?」

「你可以提前试探一下。」我已经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件事了。

「怎么试探?」

「做一些亲密的动作,看她反不反抗吧。」我随口敷衍道。

「接吻可以吗?」

「可以。」

然后他的嘴唇就贴上了我的嘴。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我的身后是一棵树,退无可退。

他的脸移开了一点对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惊讶?是你说可以的。」

他在说什么?

我说的可以,不是对我啊喂!

「在我表白之前,最后教教我如何接吻吧,黎浅。」

「你什么意思,你把当成什么人?」那种烦躁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他真以为我是什么无私奉献的恋爱大师吗?

我推开他,坐在了石凳上。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而是问我:「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叫黎浅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又不是什么逃犯,想要知道我名字应该不难吧。」

他大概被我的反应气笑了:「我妈是常韵宣。」

我刚想笑他,我爸还是李刚呢。

突然反应过来,他是常老师的儿子?

我从小就在常老师家学画画,长大考上了美院,常老师又成了我的大学老师,她很开明,我毕业想做纹身师,也很支持我。

我是记得常老师有一个儿子的,我上大学的时候去常老师家里还见过一次,但是打个照面就出去吃饭了,长什么样子,真的是没有印象。

我在我的记忆深处检索一番,也没想起来长相,现在居然长这么大了,还……挺帅的?

「就算是常老师的儿子,也不能非礼我吧。」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合适的词语。

他叹了口气,俯身看着我:「黎浅,刚才我亲你,你没反抗,那就是同意做我女朋友了?」

之前帅姐姐叫得这个亲,突然直呼我大名,怎么从乖弟弟变得这么……

让我无法拒绝?

所以,他根本不是纯情小弟弟,他第一次来店里就是开始套路我的?

什么高中时期喜欢的女生!

找这么多借口忽悠我,我原来他想追的女生一直是我?

我还叭叭给人家上课呢!

「不过确实要谢谢你,成功帮我追到我喜欢的女孩,你的招数不错哦。」

「常老师知道你心眼儿这么多吗!」我又羞又恼。

「她不知道的话,我是怎么知道你工作室开在哪的?」

「你们母子合起伙来套路我!」

「走吧,说好我成功了请你吃饭的。」

「我还没同意吧!」

「你同意了。」他拉着我的手往景区外走。

我问他,现在去哪。

他说,请你吃饭啊。

回到市里,带我走进了酒店的包厢。

看到一地的花瓣蜡烛,瞪着他说:「烛光晚餐都准备好了,那我要是今天没同意呢?」

「不会不同意的,我对黎老师的理论知识,非常有信心,对自己的实践行动力,也非常有信心。」

「那你演技还真是不错啊,不当兵当演员,绝对是影帝级别的。」

「我可没演,我都是真情流露。」

「你第一次来工作室,失魂落魄的劲儿,还说不是演。」

「我是真失落,我以为见面就会进入叙旧环节,但是你压根没认出我。」

「我那不是太久没见你了吗,而且你在我印象中,一直还是小孩儿的形象呢。」

「那姐姐知道我叫什么吗?」他笑嘻嘻地盯着我。

我看着他,哑口无言,突然觉得自己也挺离谱的,确定了关系,居然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接着转移话题:「那你不怕我当时没有拒绝你,真的让你纹身吗?」

他说:「不会啊,我了解你,我可是暗恋你很多年了。」

这突如其来的情话,更加让我觉得,我是彻底被套路了。

三年之后,他如愿当上了海军,不过在舰上,总要出海,有时候三四个月都回不来。

我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水了,他出海的时候,我没事就会去海边走走,吹吹海风,就像是他在我身边,吹走我生活中所有的阴霾。

我也终于找到了我不会后悔的文身。

那天,他拿着设计好的浪花图案给我看,问我:「你确定你要我给你纹,这回不怕后悔了?」

我看着他亲手画的图案,一脸喜欢:「这回不会后悔了。」

「那你要纹在哪里?」

「就在我心脏位置吧。」

他下意识的盯着我心脏的位置说:「那我还有心思认真给你纹身了吗?」

然后他的头就遭到了我拳头的暴击。

他的手艺还不错,不愧是我教出来的。

就这样,我的胸口上多了一朵蓝色的浪花。

彩蛋:

有一次,他出海回来,没有告诉我,偷偷藏在了我家窗帘后面。

我回家走进卧室,还没来得及开灯,窗帘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向我扑来,借着月光,只能猜测是个男的,也看不清脸,以为家里进了贼。

冷静地想了一下他平常教我的防身方法,冲着裤裆,狠狠踢了一脚。

他一声惨叫,我听着声音感觉不对。

一开灯,果然是他。

正蹲在地上龇牙咧嘴。

我躺在床上笑得肚子疼。

他瞪着我说:「一定是踢坏了,你得对我负责。」

我边笑边说:「活该,这都是你教我的防身好招数。」

他看上去凶狠地走到床边,拉过我的脚踝,趴在我的身上,手撩着我的发丝,把脸埋进了我的锁骨,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

什么样的男生一看就知道没谈过恋爱? - 妖零二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