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和没教养的人一起吃饭能恶心到什么程度?

2021年8月21日

相亲遇上一个奇葩男。

我打个电话的功夫,回来后盘子里的菜已经一口不剩,而他正拿着纸巾不紧不慢地擦嘴。

我惊呆了,一下班就赶过来相亲,我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好不容易赶到王泽所谓的性价比高又好吃的餐馆,却因为接了一个工作电话而错失「饭」机。

看到我后,王泽淡定地笑了笑:「你回来了啊,我吃好了,你呢?」

我没好气地笑了笑,饭菜都没了还问我呢?我要表演吃空气?

出去打个电话十分钟的功夫,一桌子的菜空了,这大哥是饕餮转世吧。

生气归生气,但人家吃完了我总不能让他吐出来,我只能勉强维持着社交微笑,说既然吃完了那就走吧。

王泽点点头,伸手拿起了一旁的打包盒,我又一次震惊了,这才发现桌子上码了四个满满当当的打包盒,我们一共也就点了四个菜。

我说这厮怎么吃那么快,原来他是把菜打包起来了。

许是看到了我的目光,王泽笑道:「这些菜我明天中午还能带去公司当午餐,扔了多浪费,你不介意吧。」

我能说什么?我只能扯下嘴角表示我「不介意」,我本以为下了班过来相亲够悲催的了,没想到相亲还遇到个绝世奇葩。

付饭钱的时候他坚持要付,我想我也没吃几口就由他了,然而刚走出餐厅,他就笑着道:「既然我请你吃饭了,你是不是应该请我看个电影?」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社交微笑:「我还是把刚才的饭钱 A 给你吧,今天上了一天班太累了,不想去看电影。」

正常人这时候应该都能听明白言外之意了,但这个王泽不知是真憨厚还是装傻,依然笑呵呵道:「那等你周末的时候再请我看。」

「周末可能要加班。」

「两天都要加吗?」

「对。」

「那等你不加班的时候再请我看,我都有时间的。」王泽说完从手中塑料袋里掏出了一盒青菜递给我,笑道,「这盒菜你拿着,明天中午就不用点外卖了,我听舅妈说你不做饭的。」

看着他真诚的模样,我拒绝也不是,接受也不是,尴尬地愣了两秒后,我突然福至心灵,笑道:「谢谢你啊,不过我想要那盒红烧鸡块,可以吗?」

「这……」王泽为难地看了看我。

「你不会是舍不得吧?」我故作惊讶。

「怎么会舍不得。」王泽好脾气地把鸡块递给我,「鸡块给你,你一定要记得请我看电影哦。」

我嘴角抽了抽,许清清,你嘴贱,你要他那盒鸡块干嘛,你是不是有病?

晚上睡觉前,我收到了王泽发的消息:「妹妹,别忘了周末看电影哦,票你要提前订好哦。」

我假装没看见,手机持续震动,我一气之下屏蔽了他,片刻后,一通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那头传来王泽的声音:「妹妹,别忘了周末咱们去看电影哦~」

(2)

我做了一夜的噩梦,梦里有好多只鸡一直在追我,要跟我一起去看电影,我一边跑一边大吼动物进不了电影院,后来王泽从天而降,把那些鸡变成了一盒盒的红烧鸡块。

太生草了。

因为没睡好,导致我早上起来头重得不行,进地铁站刷卡时差点没一头撞在围柱上,好在旁边一个小哥扶了我一把。

「你没事吧,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小哥皱着眉道。

我摇摇头,勉强笑了笑,但这一摇让我头更加晕了,昏过去之前,我看到小哥「嗖」的一下跑远了。

我:……

昏了两秒后我恢复了些意识,周围围了挺多人,一个穿着警服的小姐姐搂着我的脑袋,温柔地告诉我我发了高烧,救护车很快就来。

我闭上眼睛,意识朦胧间感觉自己被送到了医院,我松了一口气,于是便放心地昏睡了过去。

我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我下意识的以为是领导的电话,也没仔细看,电话一通就慌忙解释道:「刘总,我今早发高烧在地铁站晕倒了,现在在医院呢,不好意思,今天可能要请个病假了。」

「你生病了啊。」是王泽。

我的头止不住地疼,「嗯,没什么事儿我先挂了,我头还疼得很。」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争取在周末前好起来哦。」

我挂断了电话,再看手机上已经有了几个未接电话和微信,都是领导和同事发来的,我跟直属领导回了个电话请病假。

再看微信上,还有王泽发的消息,问我红烧鸡块好吃吗。

我正看着时,王泽恰巧又给我发了一条消息,问我在哪家医院。

我心下微动,发了医院的定位给他。

「这家医院离我住的地方挺近的,我有时间去看看你啊。」

「不用麻烦啦,过两天就出院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咱们都在外漂泊无依的,都懂,我有时间会去看你的。」

许是生病让人的情绪更加脆弱,这话让我鼻头一酸,心里对王泽的观感也好上了不少,我回了个可可爱爱的表情包,表示默许他来看我。

但直到两天后我出院,也没看到他的影子。

倒是周五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出院,我说出了,他回复:「哎呀,我这两天太忙了,实在没走开,不好意思。」

我没回他,他又发消息:「既然身体好了,那明天就出来看电影吧,好好放松一下。」

「你都生病了,不会还要加班吧?那你老板也太没人性了。」

「票你买了吗?我怕临时买没有空位。」

我深吸一口气,买了三张电影票,然后告诉他,票我已经买好了,明天下午一点,不见不散。

王泽是我小姨介绍的,彼此都是沾亲带故的关系,没办法搞得太僵,我也不想落下个白吃人饭的名声,既然他那么想看电影,那就看吧,没人规定只能我们两人一起看。

我把另一张电影票给了我一个关系较近的同事杨莹,把大致情况也跟她说了下,请她帮我个忙,我不想再跟王泽单独相处。

杨莹热心答应了,于是周六下午一点,我便带着杨莹去了约定的电影院,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就是为了不赶上饭点。

王泽倒是很准时,早早就等着了,杨莹看到他后趴在我耳边低声道:「这人看上去还不错呀。」

从外形上看,王泽确实看上去不错,要不然我之前也不会同意跟他相亲。

「人模狗样罢了。」我说。

杨莹不置可否。

看到我带了个人,王泽非但不生气,那双眼睛还滴溜溜地一直盯着杨莹看,生动形象的展示了什么叫做贼眉鼠眼。

比起我的冷淡疏离,杨莹倒是表现的热情大方多了,王泽见状更加兴奋了,一直追着杨莹问东问西,甚至还问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得知杨莹单身后,又恬着脸问人家有几个前男友。

「三个前男友。」对王泽越矩的打探,杨莹倒也不以为忤,大大方方地回答了。

「三个有点多了呀。」王泽笑着道,「是不是之前年纪小被骗了?」

「不是的,学校里谈的我都没算上呢,要算在一起,有五个呢~」杨莹继续笑嘻嘻。

王泽脸上的笑僵了僵:「小姑娘谈那么多恋爱不好……不过,我也不介意的,谁没个年轻的时候。」

我跟杨莹一同喷出了饮料,杨莹一边拍着胸口一边笑道:「你介意什么啊?你今天不是来跟许清清相亲的吗?你应该去问许清清才对。」

王泽闻言看了我一眼,估计也不想自讨没趣,打个哈哈便换了话题。

去取电影票的时候,王泽非要跟我一起,票从机器里出来后,他瞬间扑过去抢到了电影票,先是给了我一张,然后又乐呵呵地递给了杨莹一张。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等到影院里面后我才知道,原来这货抢了中间的那个位置。

一场九十分钟的动画电影,王泽为了展示自己的渊博知识足足讲了有五十分钟的话,我震惊于杨莹的好脾气,因为我在旁边听得都想揍他了。

出电影院后,我跟杨莹一起上厕所,杨莹似笑非笑道:「这人谁给你介绍的啊,跟你有仇吧?」

我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亲小姨,应该是没仇,但上一辈人心目中的『好对象』,不是我等凡人能理解的了的。」

本以为看完电影,这场磨难就结束了,没想到杨莹竟然联合着王泽说要一起去逛街,然后再去吃个饭。

开玩笑,我这个点出来不就是为了看完电影就滚蛋吗?逛什么街吃什么饭?

我看着杨莹,杨莹一边冲我使眼色,一边半真半假道:「我可是为了你都推了其他的约,好不容易有个周末,现在让我回去躺着我可不乐意,就再逛逛嘛~」

我看出了杨莹想看乐子的心思,虽然我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这个人情是我欠杨莹的,我没法儿拒绝。

我只好强颜欢笑,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被杨莹拖着逛街,木着张脸看杨莹和王泽两人相谈甚欢,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说到户口问题上了,听到杨莹是本地姑娘,还是独生女,王泽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要我说,你们本地土着真的太幸运了,一出生就拥有了我们外地人梦寐以求的户口。」

杨莹笑笑:「你们努努力也可以在这落户呀。」

王泽抿着嘴摇摇头,随后热情地要请杨莹喝奶茶,杨莹自然欣然应允,王泽又看了看我,问我要不要喝,还没待我回答,他便自顾自道:「听舅妈说你在减肥,不方便喝奶茶吧?」

我一口气哽在胸口,我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我要减肥,不想给我买就别买,一杯奶茶至于吗?还说我减肥,这大哥真是绝了。

我没说话,径自点了两杯奶茶,王泽愣了愣,笑道:「你怎么还给我买?我不喜欢喝奶茶的。」

我说我是给杨莹买的,这货说他已经给杨莹买过了,我说你买的你自己喝,王泽说不行,他那就是给杨莹买的。

最后还是杨莹出面阻止了我们的争执,王泽指着我,似笑非笑地嘲讽道:「你可真小气,怪不得一直没对象。」

我要被气疯了,这个臭屌丝竟然说我小气,他有没有一点脸啊?他有什么资格说我?

仅存的理智让我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破口大骂,只是这街我是一点也逛不下去了,杨莹见状无奈地耸了耸肩,笑道那就不玩儿了,她的准男友来接她了。

王泽闻言惊讶道:「你不是没男朋友吗?」

「是呀,他是我准男友而已啦,还不是正式男友。」

王泽在原地愣了两秒,看杨莹走远后,方才「啧啧」了两声:「还准男友,她们城里人可真会玩儿。」

我也转身要走,王泽又跟了上来:「你以后少跟她接触,一看就不是正经女人。」

他脸上的表情满含鄙夷,仿佛刚才跪舔的人不是他一样,他真是刷新了我对人类的认知下限,一个人怎么能脸皮那么厚那么恶心?

我加快了步伐,王泽如狗皮膏药一样贴了上来:「其实她也没比你好多少,不就比你多了个户口,我跟你说,你以后考个研就行了,考研把户口转过来,以后咱孩子上学也方便。」

网约车司机为什么还不来?我要疯了!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王泽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笑道,「是不是刚才吃醋了?哎呀你们女生就是喜欢乱想,你放心,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过以后咱俩在一起了,你可要改改吃醋的毛病,善妒可不是个好习惯,虽然我也觉得挺可爱,但以后工作生活我难免会接触到异性……」

「滚!」我捂着口鼻,失去了最后的耐心,「你他妈赶紧滚!」

(3)

回家后不久,我就不出意料地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她劈头盖脸地训斥了我一顿,说我怎么能骂人,还有没有点教养。

在她心中,王泽无疑是个非常好的对象,我们俩老家离得近,又同在一个城市打拼,长相学历相符,彼此家庭都知根知底的也放心

「你就作吧,相亲还带着同事。」我妈在电话那头对我咬牙切齿,「我看你能找个啥样的。」

我跟我妈讲了相亲以来发生的事儿,想告诉她那王泽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说一句我妈就反驳一句。

我说王泽抠得要死,我妈说那是勤俭会过日子。

我说王泽看到我同事就两眼发直,我妈说他那是对我带同事过去的小报复。

我说王泽想让我考研转户口,我妈说那不是挺好的吗?

我说王泽十分自信,八字没一撇呢就想管着我,我妈说男人自信点才好。

我没话了,口不择言说王泽给我同事买奶茶不给我买。

我妈在那头听乐了:「你还说不喜欢人家,这都吃上醋了,你小姨跟我说了,那孩子也解释了,纯粹是对你带同事过去的报复,你说你相亲带同事过去,本来就是你先不对是不是?」

我没被王泽气死,却要被我妈气死了,我问我妈到底谁是她女儿,她为什么信别人的不信我?

我妈说,她是信理。

我又问她:「那你是觉得我不讲理?」

我妈说:「你是我生的我能不知道你啥样?条件一般却自视甚高,眼高手低性格也不好,你说你都多大了,不能再挑了!过日子不就是凑合过吗?哪能有十全十美的人?就算有也轮不到你。」

我说:「为了过日子就要随便找个垃圾凑合?你就那么盼着你闺女下半辈子悲惨不幸?」

我妈闻言也气了:「我这操心操力的都是为了谁?我是在害你?人家怎么就是垃圾了?人是垃圾你是什么?我跟你说,你别以为自己多厉害了,不就上个大学在外面工作吗?现在上大学在大城市工作的女孩多了去了,咱家条件也就那样,你还想找个什么样的?你想飞出鸡窝变金凤凰,那能是那么容易的吗……」

「别说了!」我快要被气疯了,「是!我就是啥能耐没有眼睛还长脑袋上!人家不是垃圾,我是垃圾行了吧?!」

我妈挂断了电话,我气得浑身发抖,我想不明白我妈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仿佛我不和王泽好我就罪大恶极了一样。

我足足哭了半个小时,再看手机时,王泽居然给我发了一串消息,全都是关于考研的信息和资料,他还说:「我们年底结婚,明年你怀孕休产假正好可以用来学习,也不会影响工作。」

我脑袋瓜嗡嗡的,最终回了「傻逼」二字,之后便拉黑并删除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4)

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杨莹跟我说王泽昨晚找她,有的没的聊了一大圈,又让杨莹劝我把他微信加回来。

我听得一阵发抖,乞求杨莹把他的联系方式删除拉黑,我实在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了。

杨莹笑了笑,说已经删了,删之前还把他臭骂了一通。

「我知道相亲这种沾亲带故的,碰到奇葩了也不好骂,所以我替你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看着杨莹特意截屏下来的「问候」,我的心情总算是好了点,杨莹又提醒我:「这种亲戚安排的相亲最烦,那畜生看上去蔫儿坏,你仔细点你妈别被他忽悠了,要不然可有你烦的。」

这话听得我又气又恨又怕,心道昨天我那妈已经骂过我一顿了。

果然下班的时候,我小姨又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把王泽删了,说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不要意气用事。

我小姨是王泽的亲舅妈,我也不好跟她告王泽的状,只是态度坚决地说,我跟王泽绝对不可能,希望她不要再撮合我们俩,也不要再撺掇我妈了。

我小姨闻言倒是没多少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尊重我的意见。

我刚挂断电话没多久,就又收到了我妈的责骂,我妈说我怎么能那么跟小姨说话,人家长辈一片好心操心我的终身大事,我就跟个白眼狼似的不知好歹。

我苦笑一声,反正怎么都是我的错,我也懒得跟她分辩。

(5)

为了这件事,我跟我妈冷战了一段时间,但母女哪有隔夜仇,我们很快又好了,我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有一天,我妈忽然打电话说给我寄了特产。

我有些惊讶,我们那个小破地方能有什么特产,还给我寄。

我妈说没什么,就是家里炸的一些小黄鱼。

我闻言口水瞬间就分泌出来了,我爸炸的小黄鱼焦香酥脆,一直是我的梦中情「食」,但因为制作麻烦一般只有过年时才能吃到,没想到我妈竟然给我寄了这个。

因为小黄鱼,我决定不再计较之前我妈的过分言行,我一直知道,他们是爱我的。

「不过闺女,那小黄鱼是跟别人一起寄的。」我妈在电话那头补充。

「跟别人一起寄的?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为了省点运费,是跟别人的东西一起寄过去的。」

我闻言心下咯噔一声,寄个东西能用多少钱,我妈这行为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不其然,我妈下一句就补充道,「你回头找王泽拿去呗,一起都寄到他那儿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地跟我妈说:「哦,那我就不要了。」

「你怎么能不要呢?那可是你爸辛辛苦苦给你炸的!」我妈提高了声音。

「那你为什么要跟别人寄在一起,我都跟你说了我讨厌他!」

「你凭什么讨厌人家?再说了,你就过去拿个东西怎么了?人还能吃了你?电视里不也演了吗?一开始男女主都恨得要掐死对方了,最后不还是爱得死去活来?你跟人家多接触接触,那么好的小伙子,你妈和你小姨还能坑你不成……」

我挂断了电话,我妈再次打过来,我又挂断,并且发了条消息给她:「你既然那么喜欢王泽,你可以认他当干儿子,不一定是让他当女婿,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只求你不要再逼我了!」

我妈回复:「接触接触怎么了?你怎么那么犟?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你再逼我,我就要死了。」

我真得要死了,本以为是场普通的相亲,虽然相亲对象奇葩又恶心,但不合适大不了就拜拜!哪成想这货竟然跟个狗屁膏药一样难以摆脱!

三天后,我在出租屋的门口看到了王泽,王泽站在阴影中,手中还拿着一个袋子,袋子里是炸小黄鱼。

「叔叔阿姨让我捎给你的。」王泽摸着头笑,说话间还喷出来一股酒气。

我被吓了一跳,肝都颤起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

「阿姨专门告诉我的。」王泽笑道,「阿姨还说,让我没事儿多来找你玩,一来二去就熟了。」

我心下一片冰凉,为了让我谈对象,我妈竟然把我的住址告诉一个陌生男人,她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安危?她就那么想要一个女婿?!

「之前发生的事我跟你道个歉,是我处事不周。」王泽继续道,「今天我下班后被拉着陪客户喝酒,好不容易才跑出来,想着赶紧把东西给你送来,放久了就不好吃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那么低的姿态,我也不好直接让他滚,只得勉强笑了笑:「麻烦你了,等下我给你叫个车。」

「不急。」王泽躲过了我要接东西的手,笑嘻嘻道,「我口渴得很,能不能去你家里喝点水,喝完水我就走。」

我板着脸没说话,王泽继续讨好的笑:「要不我在门口等着,我不进去,你端杯水出来给我也行,我真的特别渴。」

我深吸一口气,刚打开门,王泽就不由分说地挤了进来。

我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你干嘛?滚出去!」

王泽脸色变了变,受伤道:「你怎么就这么讨厌我?我做什么了。」

我懒得跟他多说,冷静下来后快速用一次性杯子倒了杯水给他,祈祷他喝了水后快滚。

没成想他竟然直接朝我撞了过来,不仅把水撞翻了,整个身子也都贴在了我身上。

我快要被恶心死了,但苦于力气太小,怎么也推不开他,我急得忍不住哭,问他到底想干嘛。

「妹妹别怕,我只是酒劲儿上来了没站稳,你妈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跟你多接触接触,我这不就来跟你多接触了嘛?」王泽说着直接抓住了我的胳膊,「妹妹,你哭什么,你家里人都同意了,你不用害羞。」

我吓得止不住地尖叫,一边哭一边求他放过我,但他却装疯卖傻,眼看着我衣服都快要被扒光了,我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心里不禁一阵绝望。

突然,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响起,有人在门外问:「干什么呢?那么吵?」

我第一次感恩这个房子的隔音不好,我正欲发声求救,王泽却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大声道:「夫妻俩打架没见过啊?!」

那人嘟囔了一句:「那也该有点公德心,这么吵还让不让别人睡觉了!」

「知道了知道了!」王泽一边努力压制着我,一边不耐烦地大吼。

听着外面没了动静,我绝望地挣扎,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王泽的手,王泽吃痛放开,我趁当疯狂嘶吼:「救命啊!强奸杀人了!」

片刻后,门外传来了更加急促用力的拍门声,伴随着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快开门!我已经报警了!」

我看着王泽凶恶的眼神,颤抖道:「你放开我,我不会追究,咱们都是亲戚,我知道你是喝多了,我也不想找麻烦。」

趁王泽晃神的空当儿,我使出全身的力气从他身下挣脱出来,拼了命地打开门,门外的人瞬间冲了进来,压制住了王泽,我这才发现门外不是只有一个人,楼上楼下点头之交的邻居都来了,一个女孩上前给我披上衣服,我眼泪止不住地流,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邻居安抚我:「别怕,警察马上就到。」

我看着被压在地上的王泽,想冲过去踹他两脚,可我发现,我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了,如果有人轻轻碰我一下,我就会立即瘫软下去。

(6)

他们是第二天早上赶过来的,我爸妈,我小姨,还有王泽的父母,全部都到了警局,因为有一大堆的人证,王泽暂定以强奸未遂的罪名收押了。

我妈哭啼啼都地拉着我的手,一直说害我受苦了,从来情绪内敛的我爸也止不住的唉声叹气,我面无表情地坐着。

片刻后,我小姨犹犹豫豫地坐在了我身边,她身后还跟着一对神色仓惶的中年夫妇,小姨想拉我的手,我快速躲开了,小姨也抹了抹眼泪,说对不起我,我没吱声,那一对夫妇见状要冲过来给我下跪,求我放王泽一马,他们说王泽不是那样的人 只是因为太喜欢我又喝了酒才做了傻事。

我小姨也说,王泽只是一时犯傻,那孩子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不是坏人,反正也没发生实质性的伤害,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家都是亲戚,何必要害了别人一生。

我听得一阵发抖,我爸也气得发抖,我生平第一次听他爆了粗口:「谁跟你们他妈的是亲戚?还那个畜牲的一生被毁了,要不是我女儿福大命大,我女儿就完蛋了!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女儿原谅他?你们都是帮凶!还有你!」

我爸指着小姨的鼻子骂道:「你是谁的亲戚?你有没有点良心?还要不要点脸?!清清也是叫你小姨的!你就这样害她?!」

「都是亲戚是吧?行!我马上就跟李芳(我妈的名字)离婚去,我看谁还是我亲戚!我看谁还能打着亲戚的名头做畜牲事儿!」

我爸说着拉起了我妈,要跟她离婚,小姨连忙上去哭着阻拦道歉,那对夫妻还在不依不饶地求我,现场乱成了一团。

而我,我现在满脑子里想得都是怎么让王泽那个畜牲在牢里多待两年。

后来因为王泽不是主动放弃强奸,所以罪名等同于强奸,他上诉了两次后,最终被判处了五年有期徒刑。

我辞去了工作,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我爸因为心疼我便怨上了我妈,整日对她没有好脸色,还说我要是因为这事儿造成心理阴影,看我妈下半辈子怎么活。

我妈也知道这件事她自己错得离谱,天天小心翼翼地哄我开心,还要顺带哄着我爸,其实我早就原谅她了,但我必须要惩罚一下她的愚蠢和无知,不让她长点记性,以后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于是家里就这么僵着,直到有一天,我听到我妈压抑着声音打电话,她冲着电话那头的人吼:「我巴不得那小畜生死,你竟然还敢有脸让我劝清清?」

「你别叫我姐!你再敢说这件事,咱们就永远不是姐妹了!」

「谁都不能欺负我女儿!」

我咳嗽了一声,我妈慌忙挂断电话看着我,脸上满是犯错小孩子被抓包后讨好的笑:「我都不想理她的,可她一直打电话……」

我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走上前抱住了她。

和没教养的人一起吃饭能恶心到什么程度?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