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请问你们觉得网恋可信吗?

2021年8月21日

学弟听说我网恋,哭着把我堵在了小树林里。

结果一看到我网恋对象,他愣住了:

「原来,姐姐喜欢那样的我吗?」

1

「唔…你干这行多久了?」

「没多久,几天吧。觉得自己声音挺好、身材也还行…加上穷……」

「客户都是女的?」

「……废话,男的我才不接,我又不搞基。」

「那最长的一次服务时间是多久?」

「一般是一个小时,但有些客户会要求加时。最长的时候,我连续干了一个月……」

「这么久!」

「哈哈哈哈对,她下了包月单。我那一个月只陪她。」

「所以你们的职业名称一般叫作……」

「陪玩,当然,你也可以叫我,小天使:)」

2、

这是一款虚拟男友 app,这个撒娇卖萌的小男孩叫作南夏。是我花 20 元点的陪玩。

我叫何姗姗,社会学专业的研究生,为了撰写约会 app 的毕业论文,我在应用商店里下到了这款虚拟男友 app,而我在登录这个 app 的第一天就刷到了南夏。

说实话,年龄一大把,但玩这类 app 我还是个新手,纯粹是为了写论文,抱着 100% 猎奇心态。脑补的画面大概是古代的青涩少爷第一次逛窑子。拽紧了钱包,好奇又饥渴地用目光鲸吞每一个技师——当然,官方说法里,他们不叫技师,而是陪伴你的小天使。

我在这个平台上混迹了几天,上线点小天使只为了采访。

而这些弟弟们也无比乖巧,本是一脸嘻嘻哈哈地叫我宝贝,可一听说我是为了科研,立刻老实巴交、恭恭敬敬地对我说:

「姐姐,你问吧。有什么问题,我一定回答。」

但南夏是个例外。

我何姗姗混迹沙场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如此,风骚的弟弟。

南夏一接单就对我说:「柚子妹妹好可爱啊。」

唔,我的 ID 叫作:「柚子味汽水」。

我瞪他:「叫姐姐。」

他立刻很乖地改口:「好喔,柚子姐姐。」

我有些高兴,问他:「你做什么的呀?」

「我还是学生啊,刚刚上大一。现在正在上课呢,偷偷和姐姐聊天。」

「上课你还接单?」我挑眉。

「谁叫姐姐下单了,怎么舍得让姐姐久等?」 这家伙是不是嘴里藏糖了。

「咳咳,没事,主要想采访你。」我转移话题。

「哦采访?姐姐是记者?」

我不想透露太多,打了哈哈过去:「嗯。弟弟,乖乖回答问题,第一个:你为什么会想要做陪玩呀?」

「姐姐想听实话?」南夏顿了顿,「如果是别人问这个问题,我会说,是因为穷……但如果姐姐问,我觉得,是因为——」

他停住不说了。

「嗯?」

「为了遇见你呀。」

靠……一个采访十个问题,每一个问题,他都能撩出花来,在你以为他认真答题的时候,他忽然又顿住,等着你捉急。

你追问:「怎么不说了?」

他撒娇卖萌:「姐姐,我忘了。可能需要你抱抱才能想起来……」

不得不说,甜言蜜语对于女性有额外的加成,采访完毕,我都没意识到自己嘴角是笑着的。

「好啦。那今天就聊到这里,之后有机会我再点你哦。」

对话框里忽然升起一个小话筒。远处传来一阵铃声——他下课了?伴随着铃声的,是南夏低低的,带着笑的嗓音:

「姐姐,你可说了你要点我哦,我会一直等你的。」

这段声音和我想象中他的形象完全不一样,低音炮带着磁性,隆隆震过耳膜,又骚又撩,我一下子怔在那里,脸唰地红了。

恰巧这时我们也下课了,我在教室外的自习桌上,才放下手机,就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唤了一声:「学姐。」

呃,是叶子瑜,导师指派给我一起做课题的师弟。

3、

叶子瑜才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就吸引了女生目光无数。

这家伙会跳舞还会唱歌,据说是我们系里的男神之一,可在我眼里,叶子瑜就是个小屁孩。

他成绩极好,按照我们学院的规定,才大一,就直接被分配给了系里最好的研究生导师,也就是我导,跟着本废材师姐一起做项目。

叶子瑜长得很好看,185 的高个子,眼睛很大,皮肤白净,眉毛黑又浓密,拥有一张让女同学们充满了世俗欲望的脸。

只不过他的个性签名却是:「没有世俗的欲望只想发财。」

然而现实中,我和叶子瑜,是两个无比渴望发财的穷鬼姐弟。

并建立了无产阶级专属的——革命情谊。

我仗着学姐的身份,经常带着他在系里骗吃骗喝,偷奸耍滑,要么彼此找借口请假忽悠我导,要么一起吃糠咽菜,共同吐槽我导。

最近,为了写这篇关于社交 app 的课题,我们下载了不同的虚拟恋人 app,各自研究,并汇总成果。

叶子瑜在我身旁坐下,扯了扯我的头发,问:「学姐,咱中午吃什么啊?」

「还能吃什么,喝粥呗。穷都穷死了,当减肥了。」

「这么惨?我导不是才给你打钱吗?」

我愁眉苦脸:「女生花钱的地方多啊。别提了。」

叶子瑜哧了一声,直接打开微信,看了一眼自己的余额:「1231 元。」将手机递到我面前:「我只有这么多了,你要多少?」

哈?我一愣。

诧异这厮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他看着我傻乎乎的样子,叹了口气,直接给我转了 1000 元。拽了一下我的马尾辫:

「你先拿着用吧。不急着还。」

收款瞬间到账。

我:¥%#%%……&%¥……'有点感动了怎么办?

好在,这个小屁孩下一句话就扼住了我的泪水:

他怜悯地看着我,摇摇头:

「大姐,你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令人操心。」

4、

他妈的。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对虚拟男友上头了,甜甜又温柔还爱叫你姐姐的男生,果然只能在 app 里找。

叶子瑜但凡长点心眼,叫我一声姐姐而不是大姐,我下次揍他,都会考虑轻一点。

我第二次打开 app 的时候,南夏已经在线了。一上线,就收到他的话:「姐姐你终于来啦!」

一连串的热情问候,似乎等了我许久。

我想接着采访他,可这个家伙却总是缠着我聊天,撒娇卖萌。

我被这小孩搅得无心工作,干脆开始翻他的主页八卦,随口问了一句:「你会唱歌?」

「当然了。」他说:「你等等,我找个地方给你唱。」

「你在外面?」

「刚上完体育课。周围太吵了。我找个安静的地方。」他发来语音:「等等我哦,姐姐。」

我在图书馆里,拿着书,却没有看。心不在焉翻着课本,耳朵里塞着他的声音。

嘴角挂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

南夏跑了好几层教学楼,才找到一个人少的洗手间,躲在卫生间里给我唱了一整首的《告白气球》。

「好听吗?」他问我。又是那种低低沉沉酥酥麻麻的语调。

我忍不住将这个问句听了三遍。才反应过来,人家给我唱歌了……

唔,歌嘛,还不错。

说实话,我听过更好听的——叶子瑜唱歌就很不错,他的歌得过校园十佳比赛的冠军,没事的时候总是在我面前哼两句,我饱浸他声音的摧残,对普通好听的歌声都基本免疫…

而不得不说句实话,南夏的低音才是最让我上头的。

懒散又带一点点狡猾,酥麻中还透着风骚。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那个……你能不能再和我说句话啊?发语音。」

「原来姐姐喜欢听我声音?」他很敏锐。

「唔……」我没否认。

几秒后,屏幕上如愿出现一个小话筒,可他说的却是:

「这样啊。」他笑了笑,尾音很轻:「那我,偏不发~」

靠,真会撩!!

5、

那天结束聊天之后,我满脑子都是他的声音,

就连晚上和叶子瑜吃饭,都心不在焉。脑子总在不由自主循环南夏的声音,嘴角挂着花痴的微笑。

「大姐你犯病了啊?」叶子瑜无语。

「哈哈哈。」我懒得理这个小孩。干笑两声。

叶子瑜切了一声,吐槽我:「该不会是老姑娘思春吧?」

我和叶子瑜认识以来,就是个忙碌科研的单身狗,尽管身边偶尔也有献殷勤的学长学弟,但总会被叶子瑜这厮从中搅和。

要么说学长不靠谱,要么说学弟是基佬。在他一顿冷嘲热讽之下,我的桃花们都不了了之。导致最后身边只剩下他这一尊大佛。

而大佛,也就此无情地拿捏住了我单身的把柄,逮到机会,总是肆意嘲笑。

惯常,他嘲笑我一句:「思春」,我必定激烈反击:「你特么才思春!」

可今天,叶子瑜说了这句话,我的脸,却猛地红了。

脑袋里又是南夏的声音,那些撩拨的话语,和一声声的姐姐。

我低头猛地喝了一口水,没搭腔。

「卧槽!?还真特么思春了啊?!!哪个男的那么倒霉啊?」叶子瑜看了我的反应,大惊小怪起来。

「有喜欢的人很奇怪吗?」我抬头反驳。

「哈,不奇怪啊,不奇怪。」语气虽是轻松的,可眼神却冷到可怕,他嘴角勾了勾,绽出一抹笑来,凑近我:「学姐,谁啊?你偷偷和我说说,我帮你搞定他。」

鬼才信你的邪哦。

「你不认识。」我端起餐盘起立,紧紧将我的手机揣进口袋,丢下一句倚老卖老的威胁,「研究好好搞,别成天搞这些旁门左道,小心我找我导告状。」

7

才回到宿舍我就火急火燎下了南夏的单,宛如一个奔赴青楼的嫖客。

可没想到,他却拒接了。

「怎么了?」我一下子担心起来。

「抱歉哦姐姐,今天不太舒服。明天早上再接你的单可以吗?到时候我多陪你一个小时。」

胸口闷闷的:「你生病了吗?」

「没,心情不太好。」

我哦了一声,没多说,没精打采下线了,看了一会儿书,又忍不住上线看了一圈南夏的主页。想起自己还有采访的任务,又点了几个平台上的小天使,开始采访起来。

就在我采访完毕,准备要睡觉的时候,南夏忽然上线了。

酸溜溜来了一句:「姐姐,今晚不忙吗?怎么一晚上都在线……」

冷不防的一句查岗,让我莫名有了被妻子抓奸在床的羞愧。

就在我对着手机绞尽脑汁的时候,南夏又来了一句:「姐姐在和别的小哥哥聊天不理我了吗?」

噗,我皱了皱鼻子:真是个小醋坛子。

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阴郁了一晚上的心情瞬间晴朗起来,我回了一句:「我也得采访采访别人啊。」

「可是,我会不高兴的,姐姐。」他又发了一句语音,声音低低,带着几丝撒娇。

我的心又漏跳了一拍。咬着牙在屏幕上打字:

「……那你,现在能接单了吗?」

「当然,调整了一晚上,心情好多啦。又能元气满满地和姐姐说话了呢。」

就因为这句话,原本决定要睡觉的我,立刻就爬起来,端端正正坐直了下了一单。

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我这种不理智的状态,就叫作上头。

和他说话的每一秒,我的脑子都晕乎乎的,像是爱情降临的开始。

尽管我不了解他的真实姓名,甚至没见过他的长相,我仅仅痴迷于他的声音,就让自己坠入了爱情。

之后的每一天,我睡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 app,点开南夏的头像,下单。而南夏对我也很好,原本 20 块钱聊 1 个小时的单子,他每次都会陪我聊 3 个小时。

他简直就像罂粟,每次陪伴还没结束,我就已经依依不舍了。

我心情不好时,他会唱歌哄我;每天晚上入睡前,他都会给我读故事。所有的课余时间,我们都在一起聊天。他像是一个最完美的男朋友,而我,似乎也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朋友。

于是,我早中晚各点一单,一天 60 块钱,打着田野调查的名义坠入爱河,唯一的副作用大概是——

更穷了。

就在昨天,当我悄悄在食堂里紫菜汤搭配白米饭打发一餐时,就被叶子瑜那个傻逼抓了个正着,只见他皱着眉头,一声暴喝——

「大姐?!你钱呢?这么快花完了啊!!!」

8、

呃……

「我最近……花钱多嘛……」

明明我才是学姐,但面对他的身高逼视,我莫名心虚了起来。看我一脸怂样,叶子瑜似乎心软了,伸手掐了掐我的脸:

「怎么犯了错误就和我家的那条萨摩耶一样呢?眼睛都耷拉了。」

「你再说一遍?!」我狠狠瞪他。

「不对。」他皱着鼻子又摇摇头,「养你可比养它费钱多了。」

只见他又一次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支付,将手机递到我面前,「给我留 200,剩下的你拿走吧。」

「卧槽?!」在感动来临之前,我是惊讶——

只见这货屏幕上显示的零钱:1451.21 元。

老弟,你去卖了吗?怎么赚钱那么快?!

这才多久,你的小金库怎么又满了?!

他狠狠戳了我的脑门,没好气:「是你去嫖了吧?我不好好赚钱怎么养你啊大姐。」

9

1000 块软妹币入账!

为表感激,我开开心心拉着叶子瑜跑到学校门口,用他的钱「请」他吃了一顿人均 50 的大餐。

而叶子瑜确实在忙着赚钱,这一阵消失了不说,与我吃饭的过程里还微信不断,全程低头回消息。

我百无聊赖之中,也登上了 app,发现南夏此刻也在线上。

嘴角不自觉勾起,「弟弟,在做什么呢?」

对方秒回了:「姐姐,我也在吃饭呀。」

「一个人吗?」

「不是。一个朋友。」

我哦了一声,「女朋友?」

他发来一个问号:「?」

两秒后,又发来一句:「女朋友不是在屏幕那头吗?嗯?」

心脏猛地一颤,巨大的快乐漫了上来。这算什么呀?承诺吗?脸上泛起快乐的红晕。

「??弟弟,不要乱撩人」我抿着唇回了一句,过分快乐扬起的笑容还没消失,嘴里就被怼上了一块南瓜沙拉。

是叶子瑜。

「你干嘛?」我叼着沙拉对他怒目而视。

「嘴角都咧到耳朵后了,谁聊天笑那么开心,看起来好傻。」

「男朋友咯。」我歪了歪头。

叶子瑜明显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僵住,不可思议地瞪着我看了半天,半晌才哈了一声,绽出一抹满不在乎的笑来:

「大姐你有男朋友了?什么系的?啥时候在一起的?怎么不陪你吃饭,不合格啊。」

「他又不在身边,这不是……手机里正陪着我吗?你管他什么系的。只要感觉对了就行。」我皱了皱鼻子,反驳他。

叶子瑜的表情意味深长起来,想到什么,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我:「不会吧!不会吧!大姐你不是在网恋吧?」

啊,是又怎么滴?

他哧一声,十二分不屑,仿佛我说的是一个笑话:「没想到你竟然信这个?脑子里长得是猪吗?!也不怕对方是个胖丑老宅男?」

「声音那么好听的人怎么会胖会丑?」

听到这个回答,叶子瑜彻底翻了个白眼,「完了,看来你连人照片都没见过。」

那名字呢?

真实年龄呢?

学校呢?

……

大姐,你知道吗?!

叶子瑜连珠炮的灵魂拷问,彻底把我噎住。

我……呃,我、我竟然发现,我对我的喜欢的男生,一无所知。

10、

学校食堂后的小树林里。

周遭是一对对热恋的情侣,吻到难舍难分。除了舌头唇齿交缠的声音,还有蚊子蝉鸣嗡嗡嘤嘤的声音。

月光照在我们的脸上,却像审讯室里的灯光。

而我看着面前距离我一米,一脸严肃的叶子瑜,支支吾吾:「大哥……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说话。」

「为了让你清醒。」他冷笑。朝我走进了一步。

「我……很清醒啊。」默默后退了一步。

「清醒吗?网恋这种事情你都能做出来,你是有多瞎?」 他嗤笑一声,目光落在我的手机上,:「怎么认识的?嗯?探探?陌陌?soul?网易云还是大众点评?」

每说一个 app,他就逼近一步,说完大众点评四个字,他微微低了头,下巴贴着我的额头。

十八岁少男热乎乎的气息传来。

我没见过这么气场全开的叶子瑜,日常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总是贱兮兮的,有时候像我爸爸,有时候像我弟弟,还有的时候像我的好闺蜜,而此刻,他的气息沉沉地压下,我的呼吸窒了窒……第一次意识到,他、似乎是一个男人,一个已经、成年的、男人。

乱了阵脚。

我垂了眸子,试图辩解:「我哪有时间搞这些,我这几天都在忙着采访……」

「哦?」他敏锐地捕捉到线索,抬起我的下巴,逼我与他对视:「所以,是……陪玩?」

「啊……不是……是……那个……」被说中心事那瞬间的惊慌出卖了我自己。

叶子瑜眯了眯眼:「所以…何姗姗…这两个月,你把我给你的钱?都用来养别的男人了?」

危险的语调,却莫名有些耳熟。

我脑子浮起南夏的头像,心虚讪讪:「哈哈哈哈哈。我欠你的钱我会还的。那个……我给他花钱我是心甘情愿的…就,我最近上头了嘛,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每天脑袋想着就是和他说话……着魔了一样…」

「叫什么?」他生硬地打断。

「啊?」

「我说,那个男人,叫什么?」

小树林里,我与叶子瑜几乎是贴在一起。我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月光被乌云挡住了,残余着的是他眼里细碎的光,泛着冷气。我依稀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浑身紧绷。

「……不能告诉你。」我摇了摇头。

他被我的答案一哽,喉结上下滚动。扯出一丝嘲讽来,声音很低:「哦,维护他?」

「不是维护。这是我和他的事情。叶子瑜……」我抬头看着他的脸,声音坚定:

「与你无关。」

乌云更密了些,将最后一丝月光都遮蔽了,叶子瑜眼里的光猛地暗了下去。他看着我,默默后退了小半步。

点了点头,笑起来,喃喃念了一串:「对啊。对啊。我傻了吧。你们的事确实和我没有关系。我在质问个什么。」

我也后退了一步,正色告诉他,「钱我会还你的。学弟。」

叶子瑜胡乱地点了几下头。

松开钳制我胳膊的手。

小树林的气氛太暧昧,我不想多和他说话,转身离开的时候,又听叶子瑜说了一句:「对了,姗姗……」

他直呼我的名字。

「为了搞这个研究,陪玩我也做过一阵。我自己的经验是,大多数陪玩都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他们贩卖的是幻想,不会真情实感的对待客户。我不知道你的那个所谓男朋友是怎么看待你们之间的关系的……但如果你认真了。你可以试着多问一问他的信息,哪怕……」

他轻叹了一声:

「加个微信也行啊。」

傻瓜。

11

叶子瑜说的有道理。

我确实喜欢南夏,但哪怕再喜欢,我可能只是喜欢幻想中的那个他。是那个时而撒娇粘人叫我姐姐,时而低音炮又骚又撩地叫我笨蛋,还对我事事顺从的、会唱歌的南夏。

我了解的只是只言片语的他,

或许是他精心营造的他,

也或许是我一厢情愿相信的他,

虚拟恋人 app 让一切都变得梦幻而完美。

但是现实呢?

我承认,

尽管这份喜欢强烈到无可救药,但也的确虚幻到让人觉得可笑。

我决定向南夏坦白自己的心情。

12

临睡前,我又上线了一次。

今晚早早就洗了澡躺上床,抱着手机酝酿了一晚上的话,南夏却始终不在线。

我心慌意乱又心猿意马了一夜。

终于,他的状态图标从灰色变成了绿色。

我立刻下了他的单子,「南夏~」我傻傻唤了一句。

「怎么了姐姐?姐姐等我很久了吗?」他发来一个拥抱的表情。

还是这么甜。

我点点头,试探性发了一句:「弟弟,你今晚做什么去了啊?我想找你一直找不到……」

「今晚有点事情呢。是我错了,才让姐姐等了那么久。抱抱我的小宝贝。」

「唔。那以后我要再想找你,而你又不在线,怎么办呀弟弟?」

「嗯?」

我直奔主题:「我们,都聊了这么久了,要不……加个微信怎么样?」

对方没回复了。

界面显示正在输入中。

过了几分钟,他才回了一句:「这不好吧?」

我的心一沉。

他接着说:「平台要求,小天使和客户是不能私下交易的。如果加了微信,性质有一些变了呢。姐姐,我们还是继续在平台上陪伴吧。」

「我、我们之间是交易关系吗?」我嘴角发涩。

「当然不是啊。」南夏笑了笑,「姐姐和我是陪伴与被陪伴者的关系。我们是有契约的哦。」

心烦意乱,我干脆开口:「南夏,我……我觉得我喜欢你。不是开玩笑的喜欢,而是女生对男生的喜欢,我每天都在点你的单子,等你上线,和你聊天,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收到你的消息,我一直以为我的态度很明显了。」

他发来一个问号:「?啥」

「对……我说我喜欢你。然后我也想问问你对我的感觉。」

一股脑把话吐出来,心脏跳到嗓子。

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表白,羞到脚趾抠地。这句话打完,恨不得立刻就把手机扔到一边,将脑袋埋进枕头里。

我不敢看他的回答,逼自己从 1 数到 99 下,才再次上线。

南夏给我回复了。

只有一句:「呃,姐姐你把我吓到了。这一个月我只是把你当老板,我的角色是虚拟男友,没有别的意思。」

消息发送在 10 分钟之前,

他已经下线了。

13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心痛的经历。

一腔的热血哽在喉头,满心的情愫,被人生生掐断,觉得无助、绝望、孤独又迷茫。

像是坠入了一个虚幻的时空里,不断下坠、下坠。

心脏是空的,身体是悬浮的,手脚发虚,被人抽干了力气。

还有意识,也被剥夺了——

逻辑能力、思考能力、分析能力,全部的理智与客观,都被巨大的悲伤淹没了。

情绪像海啸汹涌在五脏六腑,不想吃饭、不想睡觉,不想爱这个没有他的世界。

我拿着手机,仰面躺着,愣愣地睁着眼,眼泪从眼角滑下,顺从地流进耳朵里,耳朵发湿,舌尖发咸,胸口发闷。

大概这么从半夜十二点躺到了凌晨,四点的时候,又一阵难过将我疼醒。

我上线看了一眼南夏的状态,app 显示他 5 个小时前在线——

唔……

他应该,睡得很好吧?

随口拒绝我之后,就心无挂碍地睡觉了。

我望了望一点点发白的天空,这才想起好久没有打开微信了,从昨天晚上起,我就一直沉浸在虚拟男友的 app 里,望穿秋水一般等着南夏的头像亮起。微信里收到一堆消息,有问专业课的,有广告,还有几条朋友发来的搞笑图片。

其中有一条叶子瑜的消息,在昨晚十二点的时候问我:「明早要不要一起吃饭?有事和你说。」

我无精打采,回了一个:「日哦。」

14

我一觉睡到了中午十一点。

脑袋昏昏沉,让我暂时忘记难过。醒后几分钟,叶子瑜的微信就冒进来了:「醒了吧?你昨晚回我微信是凌晨 4 点,我估摸着你熬大夜去了,掐着点等你醒。」

我木木回答:「小老弟有点东西。」

他说,下来吧,我到了。

我像根被霜打过的烂茄子,头也不洗,随便套了件衣服便垂头丧气下了楼。

叶子瑜见到我的瞬间扑哧一声笑了,笑完又有些难过,这个表情很矛盾,像是藏了心疼的幸灾乐祸。

「哟。我家大姐被狗咬了?」

我对着他的胳膊狠狠一掐,没好气:「是我咬狗了呢。」

力气很大,疼得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却舒了口气:「还行,还有点力气,看来没受太大打击。」

这句话里带着安抚,我鼻头一酸,眼泪哗地掉了下来。

我抓着他的袖子,喃喃说我被人拒绝了。人家就把我当老板。啥感情没有,这不就是个赤裸裸的情话机器吗?!

叶子瑜低低嗯了一声,「也不怪你,我当陪玩的时候,也拒绝过好多姑娘。我们是工作,但女生们很容易真情实感。」

我摇摇头,「可是他对我很好啊,会跑好几层楼躲在卫生间里给我唱歌,我回他信息慢了一些,他就会吃醋,他不让我点别的陪玩,一小时的单子他会陪我聊三个小时……每天他都会等我上线,对我的要求有求必应,他、他真的和别人不一样,你说他是不是其实喜欢我,但因为有别的苦衷什么的,所以…」

我滔滔不绝,叶子瑜却越听越不耐烦。伸手掐住我的脸:

「大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跑卫生间给你唱歌是因为你花了钱,他有义务哄你开心;他吃醋你点别的陪玩是因为怕别人赚走了你的钱;一个小时的单子陪你聊三个小时是因为你是老客户,所以给点福利,等你上钱是因为他缺钱。有求必应是职业道德。做这一切的目的都只有一个——」

「就是让你掏钱。」

「你不是做研究吗?

那你应该知道,只要能贩卖幻想,让别人上头,客户们就会不断为他们的服务买单。」

「何姗姗,这行业就是花钱找乐子,买和卖的都心照不宣。

你想和人家掏心,人家只想骗你掏钱。」

……

这番话真实到让我难以接受。

一字一句都刺到心里,疼得连指尖都在发抖。

我一时无法接受,猛地推开叶子瑜,对着他大吼:

「那我就花钱好了啊!如果钱能买来幸福,那我为什么不买?」

如果钱能让我不那么痛苦,

如果钱能营造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的幻觉,

如果钱能解决一切烦恼。

他不是爱我的钱吗?

行,

那我就接着花钱。

15

可南夏却不接我的单了。

我跑到图书馆,打开手机,登录 app,上线,点开南夏的头像下单。

系统提示:「南夏小天使现在正忙哦,不方便接单。亲亲可以尝试下单一下别的小天使。」

我一愣,眼泪又一次漫上鼻头,可以啊,小时单不接是吧?

我不甘心,又下了包天单。可一百元刚刚支付完毕,就在下一秒显示退单。

系统再次提示对方在忙。

好哦,包天不够的话,那就包月,反正你不是爱钱吗?

泪水憋在眼眶,我点击包月,系统显示总费用 3000 元人民币。双击屏幕侧键,面容支付——

大概是那时候我的表情太过扭曲。

咬着牙又皱着鼻子。

面部识别一次次失败。眼泪哗哗掉下的时候。

南夏忽然和我说话了。

他只发了三个字——

「没必要。」

我怔了怔。

他很认真地发了一串:「我不会再接你的单了。我虽然想赚钱,但是取之有道。如果你对我有了别的感情,我再赚你的钱就是在玩弄你的感情。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到,抱歉。」

眼泪啪嗒啪嗒掉在键盘上,心脏仿佛被一道锁链狠狠抽紧,我胡乱在屏幕上打字,丢掉爱情的人总会忍不住卑微,我苦苦哀求他:

「你别不接我的单,哪怕是幻想也好,你不接受我的心意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我就希望你能陪我说话聊天,像以前一样。」

南夏想了想,对我说,「抱歉,不可以了。」

「为、为什吗?」

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作绝望。

「我不想做陪玩了,我其实一直有喜欢的人,只不过之前一直没有勇气对她表白。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现实世界比网络上更美好,那里才有你真正应该珍惜的人。姐姐,无论如何,谢谢你的错爱,希望我也有你一样的勇气。」

「南夏……」

屏幕上最后升起了一个小话筒,是一句八秒的语音,他清清淡淡地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

「app 卸载了。姐姐,再见。」

声音沉沉,日他妈的,这货还是这么又苏又撩!

「老娘……」我心疼到无力,颓然歪在床上,仅有的最后一丝力气都用来恶毒:

「祝你表白失败!」

8、

「学姐,其实有一句话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喜欢你。」

下一秒,手机「叮咚」收到一条微信。来自叶子瑜。

啥玩意????

「????」我将脑袋里升起的问号一股脑儿发了过去。

三分钟后,这厮回了一句:

「hhhhhhhhhh 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找大姐你开涮呢。」

「日哦!滚!」

过了几分钟,电话直接打过来了,这厮依然大大咧咧的语气:「大姐吃饭了吗?我刚找你玩大冒险,是我不对,出来吧,请你吃饭赔罪。」

我语气虚弱:「不了吧。失恋了伤心了,没力气吃饭。」

电话那头停了半秒,终是扯出一抹笑来:「那更要一起了。」

「怎么说?」

叶子瑜的声音有些凉,隔着电波传到我的耳朵里,他轻飘飘说了句:「因为我也失恋了啊,我们伤心人和伤心人在一起,卖卖惨咯。」

9

叶子瑜选的地方在学校门口的大排档里。

我只穿着一套运动的短袖短裤,披着头发,顶着两个硕大无比的肿眼泡。叶子瑜看了一眼素面朝天的我,抿了抿唇,低下头。桌上放着四瓶啤酒和一张破旧的烧烤菜单。

叶子瑜拿起子开了一瓶酒递给我,又给自己开了一瓶。

晃了晃瓶子,示意我坐下。开喝。

果然,伤心人没有废话。

我们俩就着一叠花生米,甚至没有几句对话,他喝一口我喝一口,再时不时碰一下杯。

我们各自喝完两瓶酒时,叶子瑜抢过我手里的酒,问了一句:「你之后,咋想?」

「大哭一场,然后放弃呗。」我耸耸肩。

叶子瑜点点头,说了声:「哦。挺好。」

「那你呢?怎么想?咋失恋了就?」我难得关心一下叶子瑜。

「我啊。」他就着我喝了半瓶的啤酒一饮而尽,音调拖长:「估计也放弃吧。勉强不了。人家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他的目光落在我脸上,意味深长。

「这么惨啊?听着比我还惨啊。」我啧啧两声,心情雀跃了几分,八卦起来:「谁啊?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问这么多?打算赔我一个女朋友?」

他勾了勾唇,伸指头戳我的脑门。

「哎!这有什么难的,你说说,你喜欢人家什么了?我一模一样给你找一个!」酒精上头,我撒下豪言壮语。

「是吗?」叶子瑜放下酒,忽然看着我笑起来,这样的眼神实在陌生——

太温柔了。

温柔到让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但他很快转移了目光,拿起酒,掰着手指算起来:「第一点啊,她身材好,腿长,还很白。」这话说完,还低头在我腿上溜了一圈。

「第二点啊,她聪明,是个学霸。虽然有时候挺笨的吧,但大多数时候,脑袋特好使,眼睛眨啊眨啊,就是一个馊主意。」叶子瑜接着说。

「第三点啊,她可爱。犯傻的时候可爱,想歪点子的时候也可爱。」

我一手拿着酒,脑子已经开始发晕了,眯着眼红着脸,嗯嗯点头。

「还有第四点……」

我大舌头了,点点头:「你说。」

我看见叶子瑜的嘴巴张了又闭上,可我却一个字都听不清了……再接着,眼前一黑,我的脑袋沉沉砸到了桌上。

醉了。

「喂?」

「喂?」

有人在推我。一边推我,一边叫我:「姗姗?姗姗?听得到吗?」

我皱着眉头硬了两声,挥了挥手,含混不清地回答:「听得到听得到。」

「哦。」那个声音停了,接着我听到椅子移动的声音,脚步声,再然后,迷迷糊糊的我只觉得双腿一轻,整个人被人抱起。

我撞进一个散发着蓝月亮洗衣液香味的怀抱,清清爽爽的,像是夏天雨后的草地。

那个声音对我说:「大姐,你喝高了,我送你回宿舍了。」

嫌弃的话语,却莫名有些温柔。

我唔了一声,将头埋进他的怀里,潜意识抱怨:「别叫我大姐,叫我姐姐。」

胸口传来闷闷的笑声。

接着,我感觉到他鼻息的凑近,热乎乎的,只听一个十二分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姐姐。」

「……」心脏猛地一疼,一个被收藏在舌尖的名字脱口而出,这个声音是——

「南夏?」

酒精让我的大脑不受控制,我竟然听到南夏的声音了?!

喃喃唤出他的名字,小心翼翼。

下一个瞬间,

我感觉那双抱着我的手臂,猛地一僵。

9、

我似乎真的喝多了,竟然觉得南夏就在我身边?!

大概是梦吧。

迷离的梦中有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问我,热气烫红我的耳朵,带着狡猾的试探:

「姐姐,你的昵称是柚子味汽水吗?」

我点了点头,扯着他的袖子问,「你是谁啊?」

「姐姐,我是南夏啊。」

「南夏?」

真的是南夏?!

我努力想要睁开眼,可是眼皮却沉,只好死死拽着他的袖子,问,「南夏,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身边的人没有反应,我的额头传来轻轻的触感,像是有一只手轻轻梳过我的刘海,我能感觉有一道目光灼热照在我的脸上。半晌,才听到他叹了一句:「原来姐姐喜欢吃这一套啊。」

「啊?」

「所以,姗姗,你喜欢我?嗯?」那只手抬起了我的下巴。语气里沾满了掩盖不住的笑意。

我的眼泪又委屈地冒了出来,想起这几天的难过,一个劲只往他的怀里钻。

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我的眼睛上,湿漉漉的,不知是他的唇,还是我的泪。

交闻的呼吸里,我的手不自觉拽着他的胸口。

他的吻一点点沿着我的眸子,往下,移动到了我的唇。

却在快要触到它们的瞬间停下了。

那道目光似乎注视了我很久,很久。

仿佛我的唇是什么难得一见的珍宝。

不是…

大哥,你再不亲,我真的要睡死过去了!

既然是春梦!

能不能效率一点啊!

果然是酒壮怂人胆,我的心一横,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往前一倾,狠狠咬了上去。

10

浑身酸软,清晨 6 点的阳光不偏不倚照射在我的脸上。

而我的睡姿,也确实有一点点古怪:

我像一只被人踩了一脚的牛蛙,舒展而投入地趴在床、哦不,一个人的身上……

?!?!

熟悉的蓝月亮洗衣液的味道混杂着酒气,身下的床很软,而身下的人——

很硬。

「叶、叶子瑜?!」

我这才发现我们俩似乎躺在一家快捷酒店的床上。这厮似乎假模假式地开了一间双床房。

然而,我们都知道,双床房对于男人与女人只是摆设,只要灯光一暗,两条肉体,就会像磁铁一般,自发地挤在其中一张小床里。

身下的男人似乎还在熟睡,下巴抵着我的额头,而手,还搂着我的腰。

我整个人似乎就这样被他抱在怀里睡了一晚上。察觉到我的动静,他有些醒了,皱了皱眉头换了个姿势,手反而更紧地搂住了我。他的呼吸凑近,轻轻喷在我的额头上,让我宿醉未醒的小心脏猛地一颤。

「喂!!喂!!喂喂喂!!!」我红着脸想将他推开。

「唔?」他总算缓缓睁了眼,看清我之后,念了一声:「柚子姐姐~」

又将我摁进怀里,闭了眼就要再睡。

我被这声「柚子姐姐」震到发蒙。整个人呆在原地。

叶子瑜刚刚睡醒的声音懒洋洋的,低音撩人。

而这个声音,以及这个称呼,在我的世界里,只属于一个人——

我抓起叶子瑜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看着这个龇牙咧嘴但仍旧一脸蒙圈的男人,怒目而视:

「说!你怎么会叫我柚子姐姐?!!!!」

「啊?」

「快说!!」我拉着他的胳膊,作势再咬。

「喂喂喂,谋杀亲夫啊你,再这样我就家暴了!」

我急得眼泪要流出来,拿脚乱踹:「你是不是偷看我手机了?偷看我和南夏的聊天记录了?!叶子瑜,你做个人好不好!!!」

「我日……」他迸出一句脏话,看着我欲言又止,似乎我被我的脑回路气到,伸出手指想要狠狠戳我的额头,又在半路上收回。

他从床头柜里摸出手机,打开 apple store,下载了虚拟恋人 app,登录,打开对话框……

本想一顿操作猛如虎。奈何网络慢如狗。

就在我已经等得不耐烦,连番了二十个白眼之后,他终于对着手机,说了一句骚话:

「柚子姐姐,你是不是傻啊?」

在我的目瞪口呆里,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我看手机。

我半信半疑地登录 app,下一秒,傻在那里——

真有一条未读消息,南夏发的。

还是,语音。

「姐姐,你是不是傻啊~」

「姐姐,你是不是傻啊~」

所以……

我脸一下子烧红。

烧绿。

烧蓝。

烧紫。

从上往下烧。烧到我的脚趾头都忍不住抠出了魔仙堡。

而与我同床共枕的狗男人,则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并耐心地等待我脚底的魔仙堡竣工完毕。

嘴巴张大又合上,张大又合上,我终于喃喃冒出了一句:

「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晚。你喝醉了叫南夏的时候。」

「那我们昨晚……」

「你喝多了,宿舍有门禁。当然,要是放在往常,哪怕门禁了也得把你塞回去。但谁让昨晚你酒后乱叫名字,那我…不得开个房好好审你。嗯?」

我强迫自己保持清醒,颤巍巍抛出下一个问题,「那个,为什么……你们的声音不太一样?」

「拜托,那是在电话里逢场作戏啊,现实生活中谁用那种声音说话?直接社死好不好……」

他的手开始不老实,挑起一缕我耳边的碎发,绕着他的手指头,卷啊卷。

卷到我心烦。

「那你、你之前说你有喜欢的人…」我咬着唇看他。

他带笑的目光直勾勾看着我,手指不停,甚至还在有意无意触碰我的脸颊,粗糙的触感,语调漫不经心:「嗯,是啊,我是有一个喜欢的人……」

「是谁啊?」在这样足以开车的眼神压迫下,我声音越发地虚。

「不要告诉你。」他一点点贴近我。声音越发地低:「爱怎么能用嘴说呢姐姐?爱,是做出来的。」

「你……唔……」连带着,我的声音也低了。

呢喃化作缠绵的水声。

唇与唇贴在一起的时候,我听到叶子瑜幽幽叹了一句:

「原来,姐姐喜欢这样的啊。」

被他吻到手脚发软,我窘迫到一点点用手抵着他的胸口,不愿承认:

「这样是,什么样?」

叶子瑜勾唇笑了笑,一把握住我两只手的手腕,翻身将我压在身下。

「当然是……骚的啊。」

吻像春天的樱花一般落了下来,潮湿炙热又迷人,我在樱花雨的恍惚之中,听到他带一点抱怨的声音:

「早知如此,我才懒得装那么久。」他一点点含住我的唇,大手揉捏着我的腰,轻轻叱责:

「真狡猾啊,姐姐。」

(完)

请问你们觉得网恋可信吗? - 一碗酸laugh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