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有一个体育生男票是什么样的体验?

2021年8月21日

人在学校,腰酸背痛。

不为别的,体育生男友天天拖着我去操练……救命,比我高一个头的他,站在我身后,温热的气息直接打在我的脖子上,这哪里能集中精神?

我现在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脖子后面那块发烫的区域了!

不行了,他不能再站在我身后说话了。

不然我连站着都费劲了……

我在体育大学读康复治疗学专业,现在就在本校校医院实习,每天都要给各种肌肉拉伤的体育生做运动康复。

一个普通的工作日的普通下午,一个 188 身高的男人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长相神似汪顺,眼睛有点亮。

他当着我的面,照例脱了上衣,裸着他修长健美的上半身。

我双手搓了搓酒精,深呼吸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后就摸了上去。

每天

……

抚摸肌肉男

……

是我的

……

本职工作。

1、

平时的我,专注又认真。

但今天,我不行了。

因为一想到自己五年来为渣男花钱花时间,渣男却渣了我,我就不甘心!

就在我的火气正要冲破房顶的时候,188 男生偏偏就不长眼地闯进来。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

哼,尽管你帅,但这都没用!

现在别说男的,就是个公蚊子,我都想把你们给阉了!

这个 188 趴下后,肩膀处肱二头肌僵硬得跟石头似的,腰部也有劳损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射箭运动员。

康复按摩是个耗时的事情,给这个浑身硬邦邦的大柱子按着按着,我就闭起眼走神儿,又想起了我那心痛往事。

「死渣男!」

我双手用力按下肩部!

「妈勒个鸡!」

我又使劲按下背部!

「欺骗我的感情!」

我又大力不知道按了哪里!

「哼!」

「啊!」

大柱子叫了一声,还和我的「哼」共鸣了???

我立刻睁开眼睛。

此时此刻大柱子趴在床上,蜷缩着身子,紧皱眉头扭头看着我。

我疑惑。

咋了?

这么不受力?

「这位同学你趴好,你腰骶区还没按完。」

「大男人,这点疼痛大呼小叫的!」

「真是娇气!」

但是,床上的柱子还是愁眉苦脸的,双手捂着……裆……

以我对人类躯体深入持久的研究,我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

我按到他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的部位了!

因为用力太猛,他……关键部位……被隔山打牛挤压了……

2、

「Ouch——」

活了二十多年,我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感同身受,仿佛自己的幻肢也开始隐隐作痛。

连男生手都没牵过的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直接命中人家要害?

我自知理亏,只好用微笑缓解尴尬。

大柱子颤颤巍巍地坐起来,面色惨白。

「这位同学,不好意思,要不要,上点药?」

大柱子表情变得更加诡异起来,双手死死捂住裤裆,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腾出一只手挡住上半身的两点。

我???

大哥你别这样!

「不是,我没别的意思。」

就在我和大柱子齐齐盯住他裆部僵持不下的时候,隔壁值班的小姐姐突然走了进来。

她刚刚探出个头,看到我们后便花容失色,一秒不到的时间里蹦出了一句

「打扰了!」

然后就退了回去。

???

我和大柱子对视一眼,这才后知后觉我和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太过于暧昧。

我一生气脸就变红。

所以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现在,脸很红。

而大柱子则是坐在床上,一手捂裆,一手抱胸。

脸也红。

大柱子迅速翻身下床,腿脚有些不利索,一把套上 T 恤,走到办公桌旁登记了自己名字,就往门外走。

我本来想拦住他再表达下我的歉意,结果结果他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停下了。

叹了口气,还摇了摇头,看着我的时候,那怒其不争的表情,无比像那周树人。

他对我浅浅地说,「哎,女孩子,还是要以事业为重。」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医务室。

???

莫名其妙?

我看了登记表的信息。

尤励,大三,射箭运动专业。

3、

尤励的话在我的脑海中萦绕了一整天,越想越对。

女孩子!要以事业为重!

我不能再围着渣男跑了!

……

那对渣男 CP 我不能再追了!

尽管这对我磕了五年的泰国渣男 CP 给我 BE 了!

尽管某江某点不能写的文我写了一大堆,满篇净是「他的奶约在 1930 年」「你就是我的oss」的文,我都甘之如饴了。

尽管 BE 的原因,竟然是其中一个渣男被爆出来有女朋友了!

尽管我的房子塌地彻彻底底……

我也不能再沉迷了!

我得向前看!

4、

尤励每周都来做康复。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我发现他非常奇怪,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对男女之事毫不关心。

在这浪子无数的体院,别人估计海王上岸了,他都不一定能撩个妹。

别的小姐姐问他要微信,他说手机没电了。

别的小姐姐和他聊天,他就只会「嗯」「啊」「好」。

这是社交障碍?

不对啊,他劝我的时候头头是道啊。

不会是……

我是那个最特别的?

在一次次的「亲密接触」里,尤励爱上了我?

所以在我的面前,拒绝了一切异性的示好?

我懂了。

我终于明白了。

别人谨小慎微,我接受风险,别人瞻前顾后,我采取行动。

这,才是高质量成功人士。

所以,我拨通了尤励的电话,找寻一个答案。

「喂尤励。」

「嗯?怎么了?」

尤励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喘息声很重。

「我有事情想……」

我话还没说完,听到了那边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让他继续训练。

「你在训练?」

「恩。」

我知道,训练时不准接打电话是很多教练的规矩,我深吸一口气问,「别人在你训练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也会接吗?」

尤励隔了好几秒钟才回答我。

「不会。」

「我知道了。」

说完我火速挂了电话,因为我已经得到内心的答案了。

挂断电话后,我给闺蜜发了微信,不愧是我的闺蜜,跟我的判断一样。

她也认为,男人没有不好色,如果不好,就是心里有一个她。

尤励爱我,实锤了。

5、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接下来的流程,我就不能让尤励一个人去完成。

尤励除了训练,还在射箭俱乐部兼职教练。

为了让他充分感受到我这积极的态度,我来到了射箭馆,还穿的花枝招展。

当我穿着一条紧身裙,配上五厘米的高跟鞋,顶着一头大波浪出现在射箭馆里的时候,看着周围男生投过来的眼神,我知道我成功了一半。

尤励走过来的时候,也被我的美貌吸引一下子愣住了。

没想到吧尤励,平时我那宽松的白大褂下,竟然有如此魔鬼的身材~

我洋洋得意。

但尤励却一本正经。

没关系,这不影响我继续进攻,因为我知道你的真心。

他把弓放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弱柳扶风之余,还不忘像一个体贴的妻子对他道一声「辛苦了」。

凭口头指导,我几次都摆不好姿势,尤励只好亲自上阵,握住了我的手,「姿势要这样」。

他的手温温热热的,覆在我的手上,我顿时呼吸停止了。

这,四舍五入我们正式拉手手了。

这关系进展的太快了,果然我迈出一步,尤励就会完成接下来的步骤。

甜甜的爱情终于要轮到我了。

我脸红了。

6、

射箭原来是个这么难的运动,我射出去的六支箭就没出现在过靶纸上。

尤励抿着唇看我,然后小心翼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给我传授了秘籍。

「将靶当成你最讨厌的人,射他!」

那只能是,让我五年的感情付之流水的泰国骗子渣男了。

我抬臂,瞄准。

这次一定行!

可尤励此刻就站在我的身后,比我高一个头的他离得太近,温热的气息直接打在我的脖子上。

让我又觉得不太行了。

这哪里能集中精神?

我现在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脖子后面那块发烫的区域了!

可尤励根本没有发现我的不对劲,继续专注教学。

「闭上一只眼。」

这五个字,导致他的气息就像直喷在我本来就凌乱的思绪上一样。

「聚精会神。」

又来?

不行了,他不能再站在我身后说话了。

不然我连站着都费劲了。

我随手一放。

箭,赶紧走你的吧。

「啪!」

中了?

!!!!

还是中间金色的圆环!!!

我的妈呀。

场上响起了欢呼声,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还夸我是天才。

在杂乱的吹捧声中,我听到尤励喃喃自语:「这么恨……」

我这次是真开心了。

尤励夸我!

体育竞技,狠才能拿冠军啊!这是他作为运动员最真诚的夸奖啊!

我低头藏着笑,谦虚说道,「也就一般狠吧。」

可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尤励却没有笑,只是深沉地盯着我。

我知道,这就叫别人疯狂时,你冷静。

体验课结束后,我掏出手机付款二维码办了卡,把写同人文得来的稿费一次性花掉。

尤励心疼了,说不能感情用事,报复性消费。

我拍拍他的手,让他放心。

「这不算什么!」

7、

男人什么时候最吸引人?

是每天宝贝晚安我爱你吗?是给你拿端菜倒水系鞋带吗?

幼稚!

是他们身上散发的那一种天然的反差啊!

人前,他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不理性,但人后,他又次次从了你。

这种忽远忽近,禁欲又纯欲的样子,才能彻底让人沦陷。

而尤励,深谙此道。

在射箭俱乐部,尤励每时每刻一身正气一丝不苟。

某天,我身患大姨妈去上课,肚子疼的不行就蹲下了。

「尤教,不行了,腰疼,肚子也疼。」

但直男没听出来我的言外之意,就很认真地反驳了我。

「练射箭肚子不会疼的。」

我又不能直接说我来那个了,只好跟他继续扯皮。

「总有个万一啊。」

尤励看我如此坚持,思考了一下,终于改口顺着我的话。

「确实有万一……」

我听完狂点头。

他走到我身边,温柔地把我搀了起来,又补了一句。

「除非你被箭射中了。」

我呆住了。

尤励,这说的是人话吗?

拉我起来后,他又把弓塞到我手里。

「继续练!」

此时,我已经还被尤励逼着练习 40 分钟拿弓姿势,浑身像被揍了一样酸痛。

「我真的快站不住了,休息一下行不行?」

「再忍忍,换个姿势就好了。」

「真的好疼。」

「注意,用身体感受。」

「放过我吧。」

周围的会员,无论男女,听到我们的对话纷纷投来复杂的眼光。

我知道,这眼光里,一定是对我的同情,和对尤励的责怪。

即便如此,尤励依旧坚持,让我端着箭整整又站了 20 分钟,凑齐了一个小时的课时。

这该死的公事公办的男人!

8、

等下了课,大家都不在了,尤励又换成了另一副面孔,温柔又体贴。

我的肚子还在拧麻花一样疼,就坐在等候区趴着蜷缩了一会。

当我咬着唇哭着脸抬起头的时候,尤励,就坐在旁边看着我。

好久,他温柔地开口。

「你缓过来我送你回学校。」

我点头,「嗯。」

我们没有直接回学校,而是去了学校附近的餐厅,因为我实在是想喝一碗酥皮奶油蘑菇蛤蜊汤,暖暖我这被哪吒闹海一般的肚子。

坐下后,我连菜单都没看,对服务员直接说出了菜名。

然后对尤励说,「其他的你点吧,我都行。」

尤励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说了句「好」,就低下头点了几个别的菜,有沙拉,有牛排,都是运动员最爱吃的纤维+蛋白质。

可我现在的肚子,看见沙拉,疼得更厉害,所以几乎没怎么动筷。

10 分钟后,我那热腾腾的酥皮蛤蜊汤,终于在我的全程注目下端到了我的面前。

那云雾缭绕的热气,那弥漫鼻尖的奶香味,那散发着金黄色泽的酥皮。

Perfect!

可正当我要一勺子下去的时候,餐厅里的音乐正好结束,响起了新的一首。

听到前奏的那一瞬间,我刚刚恢复了一些血色的脸,瞬间惨白。

泰国渣男 CP 出演的剧的 OST???

我的面前,似乎瞬间浮现了无数张俩人在剧里那爱而不得的依偎画面。

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不太好。

但我强迫让自己不要再想,深吸一口气,喝汤!

这碗汤真好,烫的我热泪盈眶,喝到肚子里的那一刻说不出来的舒服。

我抹了抹眼泪,坚持喝完。

尤励坐在对面,面无表情地看我喝完了一整碗,问我,「好喝吗?」

我傻乎乎地回答,「好喝。」

糟糕。

也没问人家要不要尝尝,我就吸溜吸溜地喝光了,是不是他也想喝?

我试探性地问,「要不要你也点一碗。」

尤励表情前所未有的沉重。

死死瞪着我。

「我不会喝的。」

我愣了一下,怎么突然这么凶。

但我又瞬间秒懂。

啊~酥皮蛤蜊汤~

这怎么符合运动员的饮食要求呢!

9、

尤励不对劲。

本来我以为,我俩好事在即,可他最近总是对我若即若离。

不止微信上的闲聊不回复了,在射箭俱乐部练习的时候也跟我特意保持着一米距离。

我怎么会让他如愿以偿?

上课时,他握着我的手,挨着我站在一起。

我故意回头,身体故意朝他靠近,「尤教,是这样的吗?」

他的手,突然抖了,身子也瞬间变得僵硬。

尤励紧张了。

我趁机凑近他,轻声细语的在他耳边说话。

尤励表情也跟着僵硬起来,木愣愣地点点头。

然后松开了我。

为什么?

为什么把我松开了?

平时不都这么练习吗?

尤励退后一步,神色不明地看着我。

彷佛过了一个季节那么久,尤励眼神看向一侧,对我说「不要靠我太近」。

我没懂,所以问他,「什么意思?」

他叹了口长长地气,「女孩子,要自爱。」

10、

我这个人生起气来要么是红着脸,要么是红着眼。

这次我直接红了眼。

这么久的相处,关系一下回到解放前?

「女孩子,要以事业为重。」

「女孩子,要自爱。」

而且,这第二句比第一句可恨多了!

两情相悦,怎么我就成了不自爱?

看我哭了,尤励有些慌,眼睛也不敢看我,手也不知道放哪里。

可是嘴上却毫无表现,一点都没认错。

僵持了半天,他只是说了一句「我先去个厕所」,转身跑了。

我委屈的不行,红着眼睛大喘气。

此时,尤励落在桌子上的手机来了信息,震动了一下一下又一下。

我烦得不行,拿起来想给它关机。

但拿起来的那一刻,屏幕自动唤起,我看到了微信内容。

其中两条是,「我回来啦!」「晚上一起吃饭呀,老地方。」

微信名字:小芊芊。

我放下手机,把弓也放在了桌子上,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

怪不得呢,让我自爱。

原来是外面有狗了,还把责任先推到我身上。

这种渣男的常用套路我在八卦组听了不止一次,没想到还应到自己身上了。

我的怒气已经要爆炸了,尤励也一边甩着手上的水低着头走了过来。

我「腾」一下站了起来,一脸恨不得干死他的表情,无视他的疑惑对他说,「打扰了尤教。」

然后转身离开了。

渣男,去死吧。

11、

成年人不直接同意就是拒绝。

可惜我直到现在才懂。

我晚上给闺蜜打电话哭了三个多小时,她咬牙帮我定了高铁票,让我到长沙去找她散心。

结果在高铁上那网断断续续的两个多小时里,妈的满脑子都是尤励。

好鬼痛。

一开始,我只是因为尤励对我比较特别,加上我是个颜狗,就以为这肯定就是爱情开始的地方。

后来,越来越相处,我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尤励,可人家从头到尾,没跟我表现过任何要追我的意思。

闺蜜说的没错,男人没有不好色,如果不好,就是心里有一个她。

只是她只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那个她,根本不是我。

下了高铁,闺蜜拉着她弟弟就在出站口等我。

我爆哭,果然是「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他们先带我去吃了火锅,听着服务员给我唱了一首《分手快乐》,用社死取代了哀伤,又带我去了著名旅游景区橘子洲头,和那毛主席的巨大雕像合了个影。

直到晚上,才把我安置到了酒店。

闺蜜和弟弟刚走,我那巨大的孤独感又来了。

我没忍住打开微信。

尤励那个死男人,根本没有给我发过任何信息。

醒醒吧,人家为什么要给你发信息,人家还要和自己的芊芊春宵一刻值千金。

我想发个朋友圈,说我失恋了,说尤励是个王八蛋。

但我不能。

所以我只好发个我出来旅游的朋友圈,但文案我却删了改,改了删。

「来长沙散心。」

不好,好卑微。

「长沙,我来了。」

不好,好沙雕。

「毛主席的故乡。」

不好,好老气。

最后,我选了一个「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让大家知道,我来重走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家乡路。

照片有我和闺蜜的合照,也有我和她弟弟的合照。

朋友圈发出去后,得到了好多赞,但第一个留言,居然是尤励。

在长沙?

我冷冷地回复了个「嗯」,之后我们再也没互动。

12、

我觉得我失去了爱情,虽然我根本不曾拥有它。

十一点了,闺蜜问我睡了吗,我怕她担心就告诉她准备睡了。

可我根本就特喵的睡不着。

所以我点了外卖,啤酒清酒梅子酒,花生瓜子八宝粥送到了酒店。

大晚上一个人在异地的酒店独酌了起来。

喝着喝着感觉实在是太孤独了,就打开 iPad,点开了《三国演义》煮酒论英雄那集,让曹丞相和刘皇叔陪我一起喝。

我举起梅子酒,摆好姿势,准备在那句「今天下英雄,为使君与操耳」台词出现的时候,和丞相碰个杯。

天下都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就失个恋,算个毛。

结果,「今天下英雄」刚念完,我电话响了。

是尤励?

如今,君还给我打电话做甚?

我接起电话,「讲」。

那边还未来得及说话。

只听曹老板抑扬顿挫地念出了千古名句最后两个字——「操耳」。

不愧是金牌老演员,「操」字重读,「耳」作为助词轻轻一读。

吓得刘皇叔筷子都掉了,还发出了一声娇呼「额~」。

精彩!

不行了。

不能再错过好剧情,我按下了暂停,把注意力放到了电话上。

可我还没说话,尤励一声怒骂传来。

「谁在你旁边?」

???

我看了眼 iPad,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三国演义》没看过?

我没好气地回答他。

「一个英雄。」

然后就挂了他的电话。

13、

原来做英雄得酒量好。

在我跟曹老板碰了十几次杯后,我喝多了,而他,神采依旧。

我昏天黑地睡到了转天快中午,拿起手机一看,闺蜜给我打了十好几通电话。

我看了眼表,不是说约 12 点见吗?这才 11 点。

尤励也给我打了电话,四十几通????

什么事这么急?

难道他又犯肩颈病了?

那也不至于的,校医院这么多大夫呢。

我撂下手机,先给闺蜜打了过去,刚一接通就传来了对面的土拨鼠叫。

「你去哪里了?!不接电话。」

我一副清晨烟嗓,「在房间啊,喝多了。」

沉寂半晌,她用低沉的声音问我,「你和谁喝的?」

「曹操,刘备,没有孙权。」

「啥?」

我讲了一遍我昨晚旷古烁今的「酒局」,电话里的闺蜜灭哈哈哈哈大笑。

一会儿,这弱智一样的笑声忽然停下,说了一句「尤励可能去找你了。」

啥???

14、

我还没挂断电话,尤励的电话就顶进来了。

接起来后,他言简意赅吐了两个字。

「下楼。」

真来了?

这怎么个情况?

我翻身下床,光着脚走到卫生间,看了眼自己的样子,这眼袋,这黑眼圈,这干燥的皮肤,大堂里人来人往,这怎么见人?

我给尤励发了微信。

「你上来吧,8682。」

尤励回复了六个点儿,我也懒得关心他想说啥了。

我回到床边,把内衣穿好,洗了把脸。

门铃响了。

我从猫眼看了一下,果然是尤励,我开了一个门缝,看到他的时候我着实愣了一下,怎么眼睛里都是红血丝,他熬夜了?

不对,醒醒,你关心他干什么!

说不定人家春宵一刻太持久导致的。

他站在门口,也不打算进来。

尤励开口,「你出来,我跟他聊聊。」

我不懂,所以我站着没动。

尤励脸色更差了,用力推开了房门,伸手把我拽了出去。

然后自己闪身进了屋,把我锁在了门外。

我更不懂了。

这是什么情况?

尤励是迫不及待想躺下吗?

那为啥非要躺我这?

我穿着一件过膝短袖大睡裙,一脸懵逼地站在过道里。

「糟了!」

我惊呼。

行李箱里带的小裤裤摆在最上面,上面的草莓图案,岂不是都被尤励看到了???

我冲到门边「咣咣咣」地凿门。

「尤励,你给我开门啊!」

「尤励,你快给我开门啊!」

尤励冷着脸给我开了门,我推开他一步跨进房间。

果然,我的可爱小裤裤明晃晃地摆在那里。

我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就赶紧盖住,无语地瞪着尤励。

「你搞什么?把我锁外面。」

「人呢?」

「什么人?」

「你前男友。」

我前男友?

尤励指的是他自己吗?

他竟然把我俩那段毫无进展的关系,还归类成男女恋爱了?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哭还是笑。

您早说,我之前就积极占点便宜了。

尤励见我不回答,拿出手机,打开我的朋友圈,点开了我昨晚发的合影。

指着闺蜜的弟弟,质问我,「他人呢?」

尤励到底想干啥?

我已经完全懵了,只是机械地有问必答。

「他回家了。」

尤励像个大柱子一样立在房间中间,我站在一边像罚站一样,整个房间气氛冷到冰点。

可我到底做错了啥?

15、

接下来,尤励说了我们认识以来最多的话。

但都是骂我的。

「你明知道对方是个渣男,为什么还要念念不忘?啊?」

骂得对,我认。

「工作时想,练个射箭想,喝个蛤蜊汤,也想?」

是,是我不该追 CP 耽误正事。

「现在还大老远跑来跟人家开房?还喝了这么多酒?」

等等。

这句什么意思?

「那男人能要吗?满嘴 C 语言!不干不净的!」

我更迷了。

尤励到底在说啥?

「全天下就他一个男的?」

那肯定不是。

可是为啥提到这个问题?

「还一个英雄?」

这个我听懂了!

他说的是曹操!

「可笑!」

这个我更听懂了。

他说我的曹老板可笑!

所以,他大老远来,就是为了骂曹操?他以为自己是陈琳?

我不懂。

我真的不懂。

16、

虽然我不懂,但是我生气。

他一个跟别人春宵的渣男怎么有脸在我面前叫嚣?

我被骂的上了头,在房间里转了两圈,一脚踢掉了那薄得要死的一次性拖鞋,叉腰站在他正对面,跟他中门对狙。

「你有什么资格骂我?还骂我的英雄?」

「你不是也去跟你的小芊芊你侬我侬吗?闲得慌来管我?」

他被我问懵了,回答不上来了。

拿出手机,放在了我面前。

好小子,还敢把你和小芊芊的聊天给我看。

「你说的是这个小芊芊?」

「对。」

「她和自己男朋友你侬我侬就好了,关我什么事?」

尤励一边说,一边给我翻他俩的聊天记录。

小芊芊隔几行就 cue 到自己男友,这我再看不懂,可能就真的是智障了。

但我不甘心。

「那她还和你单独吃饭?」

「她男朋友是我学弟,我们三个人经常一起吃饭。」

……

我无脸面对尤励,只能打岔。

「那个……你坐……」

我指了指床。

尤励顺着我指的位置看过去,一脸厌恶。

「你和你前男友睡过的床,我不坐。」

17、

我才梳理明白这事件的全貌。

原来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尤励就以为我被渣分手。

后面是爱而不得,自甘堕落,所以他上门决定教训渣男告诫我。

我笑了。

非常奸诈狡猾地笑了。

而尤励躲闪了。

非常脚趾抠地地躲闪,坐在床边不敢看我了。

「尤励~尤教~尤同学~你是不是吃醋了呀~」

我摇头晃脑,十分得意。

「是又怎么样?」

「现在哦,给你个机会,对我说四个字,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尤励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开始讨价还价的。

「要说一起说,不能我一个人说。」

我立刻反驳,「凭什么?」

尤励看我急了,反而不着急了,「不行算了。」

我狠狠瞪着他,勉强点了头,大女主不计较这一天半天,以后有的是时间!

尤励开始倒数。

「三」

「二」

「一」

「我洗个脸。」

「我喜欢你。」

我难以置信地看向尤励。

他耍我???

我已经气得捶床,他却在一边哈哈哈哈大笑。

我气得闭上眼不想看他。

结果嘴巴突然被什么软软的东西碰到了。

不会是?

我瞬间睁开眼睛,尤励的脑袋已经离开。

「刚刚是什么?」

「你猜!」

「尤励!你快说!」

「你真想知道?」

「嗯。」

尤励拉过我的手臂,凑近我,深深一吻。

「就是这个。」

18、

提问:和钢铁直男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回答:谢邀。人在床上,腰酸背痛。

什么?

钢铁直男不是那个意思?

抱歉,秀了你们一脸。

有一个体育生男票是什么样的体验? - 福楼拜拜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