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如何看待一个好人瞬间黑化?

2021年8月16日

张来福是出了名的老实人,连女儿也叫他窝囊废。

女儿被杀后,他拿起了菜刀……

1999 年 12 月 30 日晚。

这家千禧网吧是新开的,名字很应景,再过两天,就是千禧年了,到处都盏灯结彩的,霓虹灯广告牌打出了跨年的广告词,各色充值活动也随着五花八门。

张灵充了张满一百送一百的会员卡,又顺便买了几张点卡,开了一台机。

网吧里卡座满满,坐满了人,泡面味交杂着烟味,嘈杂的大厅里,时不时参杂着几句骂声,还有人已经在这刷了好几个大夜。

张灵长的漂亮,打扮得也时髦,跟着香港电影里的女明星学的,齐耳的短发,烫得蓬松,还化了妆,常有人时不时朝她搭讪,张灵也不搭理,打了几局游戏就切了出来,屏幕右下角的企鹅发出了咳嗽声,打开,是聊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网恋对象「痞子痞子蔡」发来了消息:「老婆,我上线了,你在玩游戏吗?对了,刚刚朋友说后天凌晨我们这有跨年活动,好像有歌星来,你要不要来找我玩?」

「行啊,反正我在家也没什么事,明天我去找你,不过火车票你要报销啊。」张灵手指飞快,啪啪啪敲下一段话,点击回车键,发送。

放置在桌上新买的诺基亚又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张灵瞥了一眼,这是第七通来电了,前六通她都没接。

本来不打算接的,但旁边的人已经皱起了眉,不耐烦地瞥了她好几眼,大约是嫌她的手机老是震动,张灵没办法,只好接起电话,口气不耐:「干什么一晚上老打电话,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晚点回去,在网吧打游戏呢!」

「灵灵……爸是怕饭菜凉了,你,你几点回来啊?都快十一点了,太晚了……」

电话那头,是张灵的父亲有些卑微甚至是讨好的声音。

张灵到底有些心软,「行吧行吧,我准备回去了。」

挂了电话,张灵又和痞子痞子蔡约定了 31 号奔现的事,就下了线,匆匆回了家。

张来福做了一桌的菜,坐在那,开着电视机,桌上的饭菜一动没动,热了又热。

终于,外头传来掏钥匙开门的声音,张来福知道是女儿张灵回来了,忙起身,主动给她开门去,门还没开,脸上就已经满满是憨厚老实的笑了,「灵灵……」

张灵是张来福的老来女,张来福四十岁时才有了张灵,因而对她是从来不曾大声,更不曾红过脸,等到张灵大了些,脾气也大了,张来福反而时常被女儿指着鼻子教训。

张来福生得黑,还是个瘸子,穿得又老土,长得又老,若是在外面碰上了,张灵通常不会叫唤他,只当作没看见,眼下见老父亲做了一桌子的菜,一动没动,又急急忙忙想上前给自己开门,虽因为腿脚不利索,一瘸一拐地走得慢,没等他到门口,张灵就自己开门进来了,但还是难得地对他缓了些脸色,「我都说了让你别等我,等我干什么?你不会先吃吗?」

虽然口气不太好,但到底是关心的话,张来福就这样轻易地满足了,高兴了不少,忙招呼张灵过来吃饭,「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张灵不情不愿地坐下,拿筷子,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张来福站在边上给她盛饭,不知不觉,又唠叨开了:「灵灵啊,你也二十六了,得找个工作了,不能成天上网打游戏,跟人聊天……」

啪!

张来福才刚说她几句,张灵就恼火起来,摔了筷子,「你是不是除了让我去找工作,就没别的话能说了?再说了,我花你钱了吗?」

「灵灵……」张来福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一把年纪了,竟反倒是他在张灵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孩,局促不安。

「再说了,我让你养我了吗,我又不是你亲生的,我让你养了吗?怪不得外面的人都说,你就是个窝囊废!」张灵越说还越不解气,「你说说,你是不是自找的,就你这样,一穷二白,成天唯唯诺诺,我妈怎么会看得上你?也就是我妈跟人瞎搞大着肚子,才找了你,要不她那样的人,长得又漂亮,怎么会跟一个四十岁还处不着对象的瘸子结婚?你知道你这样的搁在股市里叫什么吗?就叫接盘侠!」

「你丢不丢人,有件事我都懒得说你,你是不是还因为手脚不干净被抓进拘留所了?我妈生我的时候,要不是你手脚不干净蹲进去了,死活找不着你,至于生了我就死了吗!上个月,我朋友还说在派出所见到你了,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又干偷鸡摸狗的事让警察抓去了?」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那只是个误会,我是,我是捡了人家的钱包,给还回去,做好事的……」张来福想解释,那误会后来都澄清了的,他一辈子没干过一件亏心事。

张灵不想听,丢了碗筷,连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回了房间,摔了门,「你别跟我说了,我没功夫听,反正这个家我迟早要走的,哪天你杀人放火蹲了监狱,我就当没你这个爹!」

2

这样的争执是常有的事,张来福早就习惯了,并不会真的放在心上。张灵一不顺心,就会故意拿话戳他的痛处,但张来福心里很清楚,灵灵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又怎么会真的和她计较。

第二天一早,张来福仍和往常一样,早早就出门买了张灵爱吃的豆浆油条,回来的时候,还不敢敲她的门,怕敲早了,灵灵不高兴,直到都十点多了,还不见她出来,张来福才在她房门口敲门,喊了几声。

许久,里头都没动静。

张来福心里莫名的不安,眼皮子直跳,开了门,果然见到里头连个人影也没有。

房间乱糟糟的,衣柜门大开着,原本放在衣柜顶部的行李箱也不见了,里头灵灵的衣服也少了好几件。

张来福想起昨晚灵灵的话,一时也怕了,是怕灵灵真的想不开,说走就走,说离开这家就离开这个家。

张来福很担心,守着家里的座机,连着给张灵打了好几个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听,要么,就是接通了,又马上让人挂了,再到后面,就压根打不通了。

灵灵不肯接他电话,张来福也不敢频繁给她打过去,到了下午仍然打不通,张来福是真急了,就怕灵灵出什么事。

往常灵灵不接他电话也是常有的事,但也不会真的一直不接,多打几次,总会接的。

张来福怕灵灵出事,开始翻家里的电话簿,那起毛边的小小电话簿,九毛钱一本,上头是张来福笨拙的字迹,一笔一画记下的数字,有些是灵灵的朋友,有些是她以前学校里的老同学,张来福的眼神不好,抱着电话,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按出去,询问灵灵的下落,可仍然一无所获。

电话也打不通,问人也问不到,张来福只能笨拙地出了门,漫无目的地寻找,去灵灵常去的网吧,或是她常吃饭的那几家小店,仍然什么收获也没有……

回到这个家时,已是深夜,张来福一天没吃东西了,却不觉得疲惫,只是孤零零地坐在饭桌前的板凳上,连灯也没开,身形显得苍老,又佝偻。

「反正这个家我迟早是要走的!」

耳畔仿佛回响着灵灵昨晚的话,也许,灵灵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家了。

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张来福甚至都没回屋里,就守着这个门,坐在门边的餐桌椅上,生怕一不留神,连灵灵回来都察觉不到,不知不觉,便这么趴在桌边睡了过去。

早上是被家里座机的一串铃声给吵醒的,吓了张来福好大一跳,他怕是灵灵打回来的,赶忙拖着那条瘸腿跑向电话,接起,很快,那抱着电话的苍老背影,变得僵直,像受了巨大打击一般,张来福抱着电话也不吱声,直到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担忧的声音:「你好,请问……你在听吗?」

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手里的电话听筒脱了手,张来福的身形晃了晃,险些没站稳,满脑子都是电话那头女警察那句……河边发现一具女尸,口袋里有身份证件,怀疑是张灵,请他过去认尸……

3

「死者张灵,二十六岁,可以断定被抛尸河边,那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我让人调取了张灵的聊天记录,约定乘坐 12 月 31 日傍晚六点半的火车前往江东和网友『痞子痞子蔡』奔现。『痞子痞子蔡』那边也联系上了,对方证实和张灵约定见面,但并没有在约定时间接到人,他给张灵打电话,也没人接。」

邋里邋遢刚熬了大夜的男警打了个呵欠,顺手将资料交给边上的女人,那是个个子高挑的女人,利落的短发,穿的是便服,脚下的鞋子还带着泥,看得出来,是刚紧急被叫回来的,同事将资料交给她的时候,顺便问了句:「对了白队,一会家属来了,你领着见去?安慰家属这方面我们这些大老爷们不擅长啊。」

白小风点了点头,但注意力都在资料上,「查了吗,张灵最后一次和网友联系是什么时候。」

「31 号下午五点十分左右,之后就联系不上了,是张灵给『痞子痞子蔡』打过去的。不过打这通电话的时候,张灵说自己的手机丢了,是借的别人座机打的,怕网恋对象找不到她着急,还在电话里约好了晚上到站后接人的位置。我们查了一下,座机是从明发纸箱厂打来的,就在火车站附近,已经派同事去取证了。」

「死亡时间确定了吗?」白小风边说着边与同事往外走,注意力仍旧全在那份资料上。

「基本可以锁定。死者胃内有食物残渣,说明死者于死前三个小时曾进食。一般人进食后四个小时,食物才会排出胃。十一中附近的喜姐粉店说,曾在昨天下午两点左右见过死者,死者吃完粉才离开的……」

二人正说着,走过长廊尽头,拐了角,就忽然噤了声……

坐在门口的,是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头,大概是一宿没休息,整个人看起来蓬头垢面,头发也乱糟糟的,老头安安静静地坐在那,整个人失魂落魄的。

白小风认出了他来,是死者家属张来福,已经办理过相应的手续,认过死者身份了,眼下是应家属的要求,再看一眼死者。

和同事点了点头,白小风便上前和张来福打招呼,「来福叔,我带你去见遗体。」

张来福动作缓慢地抬起头,看了眼来人,然后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跟随在白小风后面。

见到张灵的遗体时,一直木讷得甚至有些呆傻的张来福,才总算有了反应。

张灵躺在冷冰冰的金属台上,身上盖着白布,白小风只稍将白布往下拉了拉,让张来福得以见到张灵的遗容。

张来福实在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忽然冷冰冰地躺在这了。

他也不哭出声,只是站在那,无声地往下掉眼泪,粗糙的手心时不时地抹一把脸,白小风不忍心,但还是将白布盖回,出声提醒了一句:「该走了,来福叔。」

出人意料的,这个老实巴交的老人并没有和警察闹腾,只是无声地点了点头,毕竟是守了一辈子规矩的人。

只是临走时,视线不经意地从白板上粘贴着的留证照上扫过,那是张灵接受解剖前的样子,

围着个大围巾,身上还穿着红色的呢大衣,里头是碎花裙子,腰间绑带系成了蝴蝶结的样子,露着小腿,这么冷的天,还穿着高跟鞋,头上是针织帽,脸上还化了精致的妆,是精心打扮过的,要去见网友。

张来福的动作停在那,半侧着身,微仰着头,看着那上头的照片,久久没挪开眼。

「怎么了?」

张来福摇了摇头,默不作声地跟着白小风出来,直到关上了门,他才小心翼翼沙哑着声音,强忍着自己呜咽的情绪,问了句:「灵灵是怎么死的?」

白小风犹豫了一下,还是告知了张来福,「是窒息死亡。应该是……和凶手争执过,被人勒住脖子导致窒息的。」

「我,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带灵灵回去?」张来福依旧小心翼翼地询问。

「您回去等我们消息,我们会尽快。」

「等?要等多久?」直到这会儿,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才抑制不住急迫地追问了几句,但随即,又给了自己答案,喃喃自语,「我要配合你们,配合你们,才能及早把害灵灵的坏人抓到。好,好,我等你们消息,等你们消息,不能催,不能催……」

老实,明事理,又可怜。

从市局出来,已经是下午,张来福一瘸一拐地走在太阳底下,却觉得半点也不暖和,他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等。

4

十一中附近的喜姐粉店开了好些年了,喜姐是个胖墩墩的女人,把米粉店开在学校附近十多年了,每天都有成群成群的学生来她这吃粉,就是那些毕业很多年的,偶尔也会回来吃上一碗。

就是现在,下午的时间点,学生们都放假了,粉店的生意还是很好,喜姐忙着招待客人,见一老头进了店,热情招呼道:「吃点什么?」

张来福只是坐在那,反应有些笨拙,他也不点面,只傻坐在那,亏得喜姐脾气好,体谅他一老人家,也没催他,张来福本来是想等喜姐忙完了再打扰她的,见喜姐也没走,他带着几分打扰喜姐做生意的愧意,小心问道:「灵灵昨天……是不是来你这吃过面?」

这事早前一步就有警察来问过了,因此老板娘一下就反应过来了,看张来福这样子,也生了同情心,「31 号下午两点左右,她确实来我这吃过,吃了一碗粉。我看她拖着个挺大的行李箱,穿漂漂亮亮的裙子,所以才格外记得她,我还问她要去哪呢,拖着这么大的行李箱,她还跟我说是要去火车站呢。哦对了,当时她手机放桌上,还老响呢,我看她也不接。」

张来福记得,警察说后来灵灵的手机丢了,但那会儿,她的手机应该还没丢,那老响却不肯接的电话,应该就是他在家里给灵灵打的。

想着先前警察说过的话,灵灵丢了手机以后,下午五点多去火车站附近的明发纸箱厂借用过座机打电话……

张来福整个人就像忽然被通了电,来了神一般,二话不说地便一瘸一拐地跑了出去,连面也没点,喜姐也没来得及问他要去哪,只目送着张来福出去,然后带着几分同情和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着他去了。

从喜姐粉店到火车站附近的明发纸箱厂很远,连等车到上车、转车,花了三个多小时,张来福找到明发纸箱厂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厂里都下班了,铁门关着,只有门卫室里还亮着灯。

门卫室很高,张来福从边门进去的时候,半个头刚巧从门卫室的窗户底下露出来,里头有个门卫在守夜,时间还早,还在看电影。

门口有值班表,值班的门卫叫周强,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瘦瘦小小的,因为是年轻人,因此门卫室里还插着电视和 DVD 机用于消遣,在里头看碟呢,正在放一美国大片,边上竖着片名,叫《沉默的羔羊》。

张来福本来想悄悄从边上小门进去的,无奈还是让人门卫给发现了,周强一晃眼,见一老头溜进来,赶忙追了出来,张来福腿脚没人利索,三两下就被追上拦下了。

「你这人怎么溜进来呢?」周强抓着张来福不让他进。

老实巴交的张来福到这会儿竟是急了,挣扎着想要拨开周强,接连不眠不休奔波了两日,张来福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警察说了!我女儿胃里还有食物,两点吃的粉,五点在你这打的电话,死的时候胃里的东西都没消化完,我女儿肯定是在你们纸箱厂出的事!我要进去找证据,举报你们!杀人凶手就在你们厂里!」

那叫周强的门卫也很无奈,「警察都来问过了,那天那女的是来我们这借过电话,还是我值班呢。她说她手机丢了,想借我们个电话打打,我看她拖着个行李箱,也挺不容易的,就借她用了。不过她打完电话就走了,出去时,我还帮她把行李箱拎门口呢,然后人就走了啊!」

说着,周强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对对,我听说还有人看到那女的从我们厂里出去的呢,有人看到了,警察肯定也会去问啊。」

「我不管!」

白日里克制又守规矩的老人,到了眼下,无助疲惫到撒起泼来。

门卫周强也急了,直将张来福往外头轰,锁上了铁门,再不让他进来,「你不管,我也不管你。」

5

还别说,这老头是真犟,死磕着纸箱厂不放了。

门卫那不让他进去,他就蹲守在纸箱厂的铁门外,一连蹲守好几天,见到人就问见没见过她女儿,她女儿去哪了,跟什么人在一起。

厂里的领导看不下去了,报了警,白小风亲自来找张来福谈话的。

「来福叔,你这样,会影响我们的调查,也会影响工厂的正常秩序。」白小风好言好语劝他,「您先跟我回去吧,请你相信我们,一定会给你女儿的死一个交代的。」

多日不见,张来福整个人已经变了个样,便是从他面前经过,怕是也未必能认出他来,头发凌乱,皮肤黝黑,长满了胡子,衣衫棉袄也乱糟糟的,活像个流浪汉。

出人意料的,当日那个小心翼翼还劝着自己不要闹的老人,格外的倔强,就是不肯跟着白小风走,反而冲人家警察举起了双手,「我不走,要不你就把我抓起来,关起来。」

白小风也拿他没办法,只好松了口,「就算不肯走,跟我去附近吃点热乎的再回来总行吧?」

张来福的确是饿了,多日来,就着冷水啃馒头,胃也跟着疼,给灵灵讨回公道的路却还长着,他得活到那时候。

犹豫片刻,张来福总算是点了点头,跟着白小风去了附近的早餐店,点了碗热粥。

看着他把粥喝下去了,本还想再劝他,倒是张来福先开口,「行李箱找着了吗?」

白小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愣,张来福那双老迈有些浑浊的双眼,充满了期望地急迫地看着白小风,又重复了一句:「我女儿是拖着行李箱出去的,行李箱找着了吗?」

「找到了。」白小风回过神来,回答他:「在抛尸地点附近的垃圾堆,不过里头的东西洒落,不齐全,可能被人捡走了,我们还在继续找。」

「灵灵出事后的照片里,她穿的裙子,蝴蝶结不是她自己系的。」

「什么?」白小风有些意外,又追问了句。

「灵灵系蝴蝶结的法子,和她妈一模一样。奇不奇怪,母女两也没相处过,就是系得一模一样,和别人的系法都不一样。」张来福低下头来,「那天我看到了,灵灵身上的蝴蝶结不是她自己系的,她被脱过衣服,衣服是别人给她穿上的……灵灵是不是,被人侮辱了,杀害的?」

白小风的神色古怪,眼底是谜团未解的凝重,「张灵还是处女。」

这话……倒是让张来福困惑了。

他诧异地抬起头来,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知是为了灵灵生前没有受进一步侵害而松了一口气,还是因为自己的猜测得到否定而越发的困惑,他急问道:「我看过电视,杀人凶手不可能什么蛛丝马迹都没留下,比如指纹,比如纤维?灵灵身上肯定也有杀人凶手留下的东西。」

白小风无奈地摇了摇头,「灵灵出门后,人来人往,尤其是火车站这种地方,身上沾了很多纤维,难以锁定哪一个就是凶手的。包括指纹,行李箱上也有不少指纹,但中途也有不少人帮灵灵抬过箱子,就是无意间的触碰也是有的。至于灵灵的衣服内层……只有死者自己的毛发纤维和脱落的角质层细胞。」

正说着,早餐店门外进来两人,一大一小,是一妇人牵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来吃早餐,她们认出了白小风来,朝她打招呼:「白警官,来吃早餐啊?是不是来调查的,有什么我们能帮的上忙,可一定要说啊……」

白小风与她们打了个招呼,手机便忽然响了,似乎是接了个电话,急着回局里,又交代了几句让张来福不要多想、相信他们,吃完就早点回去,便匆匆走了。

白小风一走,那带着孩子的妇人大概也猜出了张来福的身份,为他感到惋惜,也跟着安慰他:「大哥,你可一定要保重身体,这些警察很敬业的,一出事第二天就找过我问话了,都找好几回了,一定能早日找到凶手。你可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啊……」

6

那妇人刚想领着孩子去别桌坐下,张来福便急急忙忙地死死抓住了妇人,将对方吓了好大一跳。

只见张来福整个人急迫得近乎有些神经质,抓着人追问道:「他们找你问话,问什么了?你是不是看见过我女儿?!」

妇人被他这么一折腾,也有些紧张,便什么都说了:「我我我是看过,那会儿五六点钟吧,我远远地看到一穿着红大衣的女的从明发纸箱厂出来,我看她上头裹着个挺严实的围巾帽子,下头却光溜个小腿,还踩一高跟鞋,看着我都觉得腿冷。我看她一手拖着一行李箱,一手拎着大袋子,又穿得那么……花枝招展的,就多看了两眼,还说呢,这天不是擦黑得早嘛,我瞧她那会儿脸上好像还戴了个大墨镜,心里还嘀咕也不怕看不清路啊。不止是我啊,好几个人都看到了……」

见张来福慢慢地松了手,妇人才赶紧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带着女儿离得张来福远了一些,眼见着张来福呆呆傻傻,整个人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去,妇人还有些心有余悸,跟自己的女儿说:「以后看到他得离远点,可怜是可怜,这里受刺激了。」

妇人说这话时,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妇人那十一二岁的女儿倒是不怎么怕,反而觉得有些新奇,「妈妈,你们刚刚说的是上周五看到的那个怪阿姨吗?那人好奇怪啊,走路姿势怪怪的,我们英语老师穿高跟鞋都不像她那样走路……」

已经走到门口的张来福,蓦然听了这话,脸色变得奇怪起来,发了好一会儿呆,才忽然抽风了一般,一瘸一拐地跑了起来,跑回明发纸箱厂,堵在了门口。

过了上班时间,门口少有人,周强刚想把铁门关上,就让张来福给堵住了,一见了他,想哭的心都有了,「怎么又是你!」

张来福二话不说地就抓着周强的领子冲了进去,整个人就像杀红了眼的疯子,揪着周强的领子不放,把人往里面推,「还我女儿!把我女儿还给我!」

周强年轻气盛,哪能让一老头按着打,当即也跟着还起手来,两人撞开了铁门侧门,扭打在了一块,两个人都在地上打着滚纠缠在了一块,灰头土脸的,边上院墙有个狗洞,狗洞边上黑乎乎的全是土木草灰,全沾他俩身上了。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周强实在忍无可忍,一个翻滚,占了上风,就想把张来福骑在下头,抡起拳头揍他。

张来福也是个够狠的,死死抓着周强的衣领不放,把人的衣领都扯出了一个大口子。

冷不丁的,周强本要抡下去的拳头忽然刹住了,这边的扭打惊动了厂里,厂里派了人过来扯开二人,周强得了自由,连忙将自己被差点扯下来的衣领口子给穿回去了,在那喘着气,看着工友将张来福给架出去,推到了外面,把铁门关上了。

7

张来福被人扔出来,到底是上了年纪的,靠着外墙坐下后,竟然是久久没能站起来,狼狈不堪。

好不容易恢复了些力气,张来福才缓慢地抬起手,一下,一下,拍去自己身上沾的尘土和杂草,当拍至自己的肩膀时,张来福掌心的动作却是一顿,粗糙笨拙的手指略微有些发抖,小心翼翼地取下了一小截沾在自己肩膀上的东西。

那是片指甲盖大小的塑胶片……更确切的说,是一小块残余的胶带,塑料质感,四周有不规则的黑焦色,是烧焦的痕迹,仔细看,胶带带粘性的那一面,还可以看到沾上去的毛发碎段,被焦灼的一角略微发生卷曲。

张来福直觉知道自己一定发现了重要的证据,可大脑却是乱成了一团,那些碎片一样的信息,急于在他心里拼凑出一个答案,一个灵灵在天之灵不断指引他去寻找的答案。

「那老头走了没有?」

一墙之隔,里头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那声音张来福没听过,应该是还没打过交道的,但接下来应答的声音,张来福却是听出来的,一听就听出来了,是那个和他扭打过的门卫周强的。

只听得门卫周强在那个人面前很是老实,低眉顺眼地讨好道:「科长放心,我保证今天的事不会再发生了,我绝对不会再放那老头进来捣乱,破坏我们厂的秩序!」

那被周强唤做科长的男人并没有因此消气,「小周啊,我要不是看在你家里的面子上,是不会让你来这的,你看看,这么简单的工作你都做不好,看个门都看不好?你平时躲在里头看碟片我就不说什么了,好几次上头领导来了,你也不知道下来敬个礼,已经不是一个两个跟我反映你偷懒的问题了。就说上周五晚上,我想回办公室拿钥匙,在大门口喊你半天没人出来开门……」

周强点头哈腰,夹紧尾巴讪笑着解释道:「科长,那我肯定是撒尿去了,人有三急,我绝对不敢擅离职守!」

见周强这低眉顺眼的样子,对方也懒得再和他计较了,脸色一缓,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你去,把出货单拿来。小余不是出了一车纸箱去鑫鑫电子厂吗,他说上周六他请假了,让你帮忙装的车,出货单呢?」

「哦是是是,出货单在我这呢,我这就给您拿去。」周强想起这事,挠了挠头,忙回去拿。

8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人都走光了,周强躲在门卫室里,拉长了脖子左看右看,确定没看到张来福那老头的影子,才松了口气,从门卫室下来,打算溜号,回去喝点再回来。

才刚把铁门拉开一条缝,周强便听到右侧一阵衣服摩擦窸窣的声音,一偏头,就对上了一张面色死气沉沉没有半点气色的老脸。

张来福就站在那,他是贴着墙蹲在门卫室正下方的外墙那的,一点动静也没有,直到周强出了这个铁门,他才冷不丁地站起来,死死地盯着周强,半点声儿没发出,手里,还死死攥着一把菜刀……

周强吓得整个人头皮发麻,毫不夸张地说,这么冷的天,他是瞬间起了一身的冷汗,就像被一疯狗死死咬住了一般,周强竟是打心眼里,有点怕了。

「你,你想干什么?」

周强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往铁门里面跑,他哧溜一下蹿回门卫亭,想反身把门锁上,但晚了一步,张来福的手指就这么生生卡在了那,透过门缝,周强对上了张来福那死盯着他的眼睛,吓得他下意识地腿一软,没把住门,让张来福攥着菜刀推了进来。

「我,我报警我跟你说……」周强怕了,浑身发着抖,往后退到了无处可退,眼睛慌乱地瞥到门卫室的座机,下意识地想扑上去抱住电话,却因为张来福就拿着菜刀站在门口的位置,周强没敢扑上去。

「杀人偿命!」

这老头跟撞了鬼变了一个人一样,蓬头垢面,浑身散发着臭味,没一点人样,双眼怨毒地盯着周强,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周强感觉裤裆一热,是吓得尿了裤子,带着哭腔,「我不是跟你说了,你女儿来我这借过电话就走了,真的,不是有人看到了吗?!」

「灵灵是被人在这里杀死的,是有人把灵灵塞进了行李箱里带出去,抛在了河边!」张来福说这话时,手里攥紧了菜刀,脸上视死如归,声音却带着苍老悲戚的哭腔,「你是最后一个见到灵灵的人,就是你害死了灵灵!」

周强仍一口咬死:「你不要胡说八道,你有证据吗?」

张来福颤抖地抬起手,手里捏着的,是那带着烧焦痕迹的胶带碎片。

「上面还有毛发,你敢不敢脱衣服,看看是不是从你身上撕下来的?」

周强在见到张来福手里的东西后,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袖子,往下拉了拉。

张来福见他这动作,苍老的眼睛里没了以往的浑浊,只有痛苦和悲愤,「我女儿的衣服被人脱下又穿上,可是白警官说了,灵灵还是个处女,如果不是劫色,为什么要脱了灵灵的衣服又给她穿上?原先我还想不通,直到早餐店碰到那个大姐和她女儿,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她们是看到『灵灵』从你们厂里出来了,可她们也说『灵灵』走路的姿势奇怪,好像鞋子不合脚似的。」

张来福手指着周强,眼底通红,「是你!是你杀了灵灵,然后穿着灵灵的衣服走出去的,当时灵灵就在行李箱里!天这么冷,穿这么多,又天黑得早,你就料准了别人看不清你的样子!怪不得,怪不得白警官说灵灵衣服内层只有自己的纤维和,和什么细胞,你很聪明,你看美国片,租了这么多碟,你跟着学会了骗人,骗警察。」

周强咽了口唾沫,脸色是明显的慌乱,张来福真像被鬼附身了,变得可怕,变得,能把一切微末的细节都放大,放大……

「灵灵出去的时候,明明只有一个行李,粉店老板娘是这么说的,你自己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出去的时候,却让人看见她拖着行李,还拿着一个大袋子。你把灵灵塞进了行李箱里,那个袋子里装的就是你自己的衣服吧?你把灵灵抛尸后,就穿着自己的衣服悄悄躲回来了,躲回来后,就把身上缠的胶带撕下来,你想烧毁灭迹,就在狗洞那里烧!」

张来福手指的方向,是白天他们扭打时去过的狗洞的方向,他又捏紧了那枚从狗洞那沾上的胶带碎片,咬牙切齿,「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东西让我捡到了。我听到了,你们科长说了,那天晚上你根本不在门卫室,那段时间,你是不是忙着把灵灵偷运出去,所以你人根本不在这里!胶带上面的毛发,只要一验,就知道是不是你。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女儿!」

「你,你别胡说八道。」周强慌了,手脚发抖,剧烈呼吸着,才忽然找回了些冷静,「就算是这样,胶带上的毛发是我的,那你也不能证明是我杀了你女儿,我们纸箱厂常用胶带,平时粘纸箱撕下手上一点毛也很正常。身上,身上……」

周强紧紧抓着袖子,又紧紧抓着衣领,衣领还因为白天和张来福撕扯过而格外宽大,遮得住那边遮不住这边,他极速运转大脑,却不敢脱自己的衣服,也解释不出身上胶带撕扯痕迹是怎么出现的。

张来福见状,心里早就一点点地沉了下去,换来的,是内心无穷无尽的愤怒,和穷尽一切所爆发出的巨大力气,他满眼血丝,死死盯着周强,手里的菜刀,越握越紧,越握越紧……

「我窝囊了一辈子,但你低估了一个父亲,为女儿报仇,可以豁出去一切的决心!」

周强见他血气冲冠,菜刀越握越紧,顿时惊惧地喊出了声:「你,你敢?!杀人是要坐牢的!你,你把刀放下……」

「你看我敢不敢!」张来福的脖子青筋暴起,咬紧了牙关,后槽牙都随着咯吱作响,双眼瞪得突出。

说着,张来福高高举起了菜刀,他像个杀红了眼的战士,砍得周强屁滚尿流,每一刀劈下去,都把门卫室里的东西劈得稀碎,周强边爬蹿边躲,得亏他还年轻,动作快,竟是好几次从张来福的菜刀下躲了过去。

眼见着后衣领被人抓住,揪了回来,周强一抬头,就看到张来福手里的菜刀高举在上,周强豁出去一般双手抱头,大喊出声:「我,我说!我说我说!」

9

预想中的血光没有落下,张来福在听到那句话后,果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他紧紧揪着周强的领子没放,周强对上张来福的眼睛,就吓得疲软,「那天,那天有个女的,说手机丢了,想进门卫室借个电话,我就借了……她好像跟人约着在哪接站,边说边弯腰想从行李箱里掏什么东西,一弯腰,我看她大腿光溜溜的,又化了妆,挺漂亮,那天,我又喝了点酒,起了,起了心……」

酒胆壮色心,谁知道那女人强烈反抗,等到周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小心,将人勒死了。

「我就,我就这么勾着她的脖子,我只是不想让她叫唤。」周强演示着自己用胳膊肘内侧勾住张灵脖子的姿势,满脸的惶恐,「等我发现她没声了,没气了,我,我很害怕……」

他胡乱地擦了擦张灵的脖子,又擦了擦张灵的箱子,擦箱子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我把箱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然后,然后想把她塞进去。可是这么大个箱子,我怕就这么拖出去会让人看见,于是,于是想到了……」周强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唾沫,「我脱下了她的衣服,我又怕自己身上的毛发会沾上去,所以……狠了狠心,用胶带缠满了全身,然后穿上她的衣服,再把尸体塞进行李箱。像你说的……我,我用袋子把自己要换回来的衣服鞋子装在里面,然后,拖着行李出去了。」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女人的高跟鞋是这么难走路的,更何况尺码还不对……

「把尸体扔到河边后,我又帮她把衣服穿了回去,随意地把箱子扔在了附近的垃圾堆,换上自己的衣服回来,从狗洞里钻了回来。」周强小心翼翼地瞥向刚才打斗过程中,被张来福落在地上的那小片烧焦的胶带碎片,「撕下胶带后,我就顺便把胶带烧掉了……等我第二天一早醒来后,看着一地从行李箱里倒出的东西,我才想起还有这些没处理。」

他用袋子把东西装好,本来是想处理掉的,可是尸体一早就被人发现了,一大堆人赶着去凑热闹,他只能先借着那天早上纸箱打包出货要运往鑫鑫电子厂,将那袋东西,混在了里面。

「本来是想等事件平息后,我就去处理的。谁知道,谁知道……」周强偷偷抬起眼皮,却没敢看张来福,「后面,警察来了,你又没日没夜地死磕着我们厂,蹲守在外面,我怕露馅,就一直没敢去……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把我交给警察处理,你,你不能杀我……」

张来福的心在滴血,尤其在听到周强是如何杀害张灵,如何将张灵抛尸的,他便恨不得将这兔崽子碎尸万段。

「我杀了你这个王八蛋!」

张来福无法压抑地大喊出声,双眼血红血红,抓着菜刀就要砍下去,吓得周强拼了命地挣扎,到处攀爬,却被张来福死死地抓着衣领不放。

就在张来福死抓住周强,要一刀砍下去的时候,耳畔,仿佛突然听到了灵灵的声音……

「哪天你杀人放火蹲了监狱,我就当没你这个爹!」

是那天灵灵和自己吵架时说过的话,此时此刻,犹在耳边,张来福猛然一激灵,瞬间如同被泼了一通冷水,清醒了不少,他仍然保持着一只手死死抓住周强的衣领,劈下来的菜刀,却停在了周强鼻尖上方,近在咫尺的地方。

张来福想起了灵灵的话,想到灵灵是最爱面子的,他不能去坐牢,会害得灵灵不高兴的……

于此同时,远方传来了警车鸣笛的声音,由远及近,将这里包围……

10

警车将纸箱厂门口围堵了个水泄不通,警察破门而入。

「我们在鑫鑫电子厂发现了死者的衣物,现在需要带你回去调查。」白小风是亲自给周强铐上手铐,把人押出去的,走之前,白小风还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眼呆坐在那的张来福,然后吩咐边上的同事:「找个人先把家属送回去吧。」

周强被带走了,张来福也回了家,可他却只是坐在那,坐在那个常坐的位置,守着家门的位置,眼睛像失了神,被掏空了一般。

走道里传来脚步声,钥匙插入了门孔里,张来福的背脊也随着条件反射般挺直,目光眼巴巴地看向门口的位置,等了许久许久,却没人进来,只传来隔壁邻居开了门又关上门的声音。

他仿佛这才后知后觉地慢慢弯下背来,独自坐在这个空荡荡的家里,连灯也没开,身形变得苍老,佝偻……

作者:叙白

如何看待一个好人瞬间黑化? - 故事档案局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