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网恋真的会有真感情嘛?

2021年8月10日

男友是在王者认识的野王。

互送玫瑰、甜蜜双排、梦境看鲲……所有浪漫的事情做了个遍。在我满心以为我也遇到了甜甜的恋爱后,野王对我说:「你数学怎么样?能帮我做两张试卷吗?」

我懵逼回复:「是……大学的吗?高数很难,我差点儿挂科。」

对方秒回:「不是。」

敢情我的野王还在读高中。

我回道:「高中的……我忘光了啊。」

野王再次否定我:「不是高中的。初中的,你会吗?」

我:「什么?!!」

野王:「初二试卷,就两张,你帮我做一下。」

我:「我……」

野王:「做完今晚帮你上王者段位。」

我:「…………」

暧昧一月有余,我才发现我的野王未成年。

仔细去想,其实跟野王暧昧的整个暑假,事情就有端倪,只是我被「甜甜的双排」冲昏了头脑,没有意识到而已。

事情是这样的……

有段时间我沉迷于打王者荣耀,恰逢那个学期课程少,课业压力小,我几乎每天都会上线玩几局。

作为万年小菜鸡,我能拿得出手的英雄没多少。峡谷铁律——菜鸡活该挨骂。所以单排混迹于峡谷的那些日子里,我没少被骂。

别人挨骂都是越挫越勇,不时就能成长为「祖安老手」,进而互相对骂,直至游戏结束。而我不行,日常挨骂的情况下,我都是装聋作哑不吭声,至于原因么——我骂不过。

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夜晚,我照旧打开我的「农药」,BAN 掉我最害怕的玄策弟弟,然后预选了一手我最爱的小乔。

正当我准备让队友帮抢我的丸子头乔妹时,「一楼」兄弟发话:「你是不是瞎?」

我:「??」

兄弟暴脾气:「没看三楼常用英雄是玄策啊?」

我:「……」

我真没看到三楼的玄策,是习惯性禁了这个英雄。我错在先,有点不好意思,打开键盘打字:「对不起,我……」

在我还没打完的时候,三楼回复:「没关系。」

我将自己输入好的内容发出来:「对不起,我没看到。」

「五楼你玩瑶吧,前期跟一下我,可以吗?」ID 为「书砚」的三楼选了别的李白,然后客气地这么问我。

有野王主动带飞,还主动让我玩瑶,我肯定是乐意的。以前怕被队友说玩瑶太混,我都轻易不敢拿出我的神鹿。

进入局内,我谨遵书砚的嘱咐,兢兢业业跟着他。

书砚兄弟很会,第一波小团战就稳稳拿了人头,给我方打开了一个比较好的局势。有这种技术好、脾气好的队友,我肯定要夸一下,于是我给他发了快捷消息:「干得漂亮。」

彼时,在我心里,「干得漂亮」还是勉强可以用来夸人的。

我以为他这种高冷的打野是不会理我的,谁知道他在我身边停顿了一下,接着也回应了个「谢谢」。

第一次遇到这种会回应我的路人队友,身为单身小菜鸡的我开心坏了,果断在四级之后挂在他身上。

那局游戏理所当然的胜利,我犹豫了下,主动申请加他好友。他通过后,又邀请我打了几局。

书砚兄弟的英雄池很深,打的那几局都是补位,而且都是一些很秀的英雄。

打完后我准备下线,跟他说了句「晚安」,他也很有礼貌地给我回了「晚安」。

自始至终,我们没有开麦,局内也没有特别多的交流。我点进他的主页,只看到他的头像也是男生常用的头像,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怀着小女生的心思,我又点开他的亲密关系。他的关系很干净,只有两个死党,其余的别说情侣,就连闺蜜这种关系都没有。

看来不是个海王。礼貌、游戏厉害、关系干净,这简直是峡谷罕见的优质野王哥哥了。

我心满意足地退出来,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还会邀请他打游戏。

果不其然,事情的后续也确实如我预想的那样,每天晚上我从图书馆回来后,也恰好是书砚哥哥在线的时间。

一开始是我主动邀他一起,后来打了几天,他也会主动邀我。最值得开心的是,如果我开局,他还会预约并等我第二局一起。

因为书砚哥哥很稳,所以在跟他双排的这些夜晚,我从只会小乔妲己奶妈的小菜鸡慢慢变成了敢拿出其他英雄的「头铁玩家」。

书砚的脾气总是特别好,而且最撩的是他会回头救辅助。

还记得那局我选了瑶妹他选了韩信。在地方红区,我盾破了从他身上掉下来,被对面一群人追。

我手忙脚乱给他发了「撤退」的信号,却发现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给了我一个「集合」的信号。

毕竟跟他打了挺久的游戏,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跟他走。

我着急死了,情急之下开麦吼道:「快走快走。」谁知道他无动于衷,还在我身边周旋。

眼看着他是不打算走了,我只得冒险,被动要比大招先好之后,我勇敢回头,果然对面不知哪个憨憨给了我一个控制,成功触发被动。

我赶紧刷了技能出来,翻身附在了书砚身上。

韩信位移太多,带着我惊险逃脱,成功脱身。

我长舒一口气,懵逼中看到他发文字消息:「回家。」

我乖乖「回家」,但是还在唏嘘刚刚被救的一幕。

说实话,对于我这种「混子」,做惯了峡谷只负责救别人的角色,罕见地被别人救到时,别说是感动,就是一颗沉寂了许久的心都要化了。

我给室友分享「惊魂一刻」,说的声儿很大:「卧槽,太感动了呜呜。韩信太帅了,韩信永远的神,我的野王哥哥也太帅了吧。」

室友还没来得及回我,我只听有局内女声播报快捷消息:「收到。」

我再一看,是书砚发的,而且令人尴尬的是,我的话筒是开着的。

我:「……」

脸瞬间红了个彻底,我臊得赶紧关了话筒。

跟书砚的关系好像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有点暧昧的。之后每一次排位,他有机会的话就都会救我,会给我让 BUFF,还会在逆风的时候或者我心态炸了的时候打字鼓励我。

不过所有的暧昧也仅限于游戏里,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任何联系方式。

快要期末考试,我看着我和他很高的亲密度犯难,想着怎么开口问问他,要不要也绑定个关系什么的。

但是他列表亲密关系都是男的,我又不太好意思开口,所以一再搁置。

期末考试期间我因为复习而没再登录过游戏。放假后的第一天夜晚,我回家躺床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王者荣耀去看书砚。

书砚的分又提高不少,不过亲密关系列表里还是那两个,并没有多增加谁。

我舒一口气,打算退出主页自己单排一局的时候,被邀请了。

邀请我的不是别人,正是书砚。

我欣然同意,进入 BP 界面看到他的常用英雄从玄策、韩信、马超,变成了鲁班、后裔、狄仁杰。

我记得他不怎么玩这三个英雄的,出于好奇问道:「你怎么开始玩射手了?」

按照书砚的性格,他八成会回复得很简略,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一改常态,噼里啪啦发了一堆:「因为射手好玩啊。发育起来多厉害,吊锤对面。」

我惊讶极了,几天不见,这人怎么扭转性格了?

我:「这样啊。还以为你只玩儿秀的英雄呢。」

书砚:「秀的我也会,你要看什么?阿离?婉儿?还是别的?」

我:「你随意,带飞就行。」

书砚:「原来你把我当工具人啊。」

我:「……???」

一番交谈后,书砚选一手猴子,并发文字:「猴子带飞。」

我:「……」

给书砚做惯了辅助,我还是有丢丢了解他的节奏的,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的猴子打法不一样,刷完这个野刷那个野,安静如鸡,一点儿也不像他平时的打法。

我内心嘀咕:可能是猴子前期弱他才规矩刷野的。

终于捱到四级,我阿瑶跟上他的时候,他给我发了个问号。

在我疑惑他为什么要质疑的时候,他又发很长一句:「你带的不是治疗啊?你怎么不带治疗呢?」

奇了怪了,刚认识他的时候,不是他自己要求阿瑶要带干扰跟他越塔的么?

这人还真多变,就离谱。

不过说归说,他的猴子也挺厉害的。毕竟真野王嘛。

带着我赢了几局后,我道:「我困了,明天打吧。」

按照平常,书砚会回我一个:「嗯。」

哪知这一次,这位跟我双排了快一个学期的野王哥哥终于跟开窍了似的,问我:「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这简直比铁树开花还罕见。

作为仰慕书砚技术并好奇他本人已久的我毫不矜持,立马将自己的微信给了他。

不出一分钟,我收到了添加好友的申请。只是头像跟书砚在微信里的头像不一样,八成是登录游戏的时候授权信息不是微信头像和昵称。

书砚上来打招呼:「小姐姐好。」

我:「你好。」

「小姐姐明天一起打游戏吗?」

「好呀。」

我没忍住好奇:「没见过你玩猴子呢。」

书砚:「害,其实我最擅长的就是猴子了。至尊宝没有返场前,我不爱玩儿,后来有了至尊宝,我就又重新玩孙悟空了。怎么样,我刚刚带你回头强杀对面那一波,帅不帅?」

我:「挺帅的。我以为你只有马超很帅呢。」

书砚:「马超帅什么?我不觉得马超帅。」

我内心顿感疑惑。以前偶尔跟他聊的时候,他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马超,还直言他觉得马超是天美做得最良心的英雄。

男人可转变得真快。

我:「你以前都不怎么说话的,而且你以前说自己本命是马超。」

书砚:「以前是以前嘛,现在是现在。以前不爱说话,是因为我没有放假,忙学习呢。」

原来是这样。因为在学校的宿舍里,可能有不少人在,所以书砚不会开麦,也不怎么说话吧。

没想到放了假,相对自由的他在生活中其实是个挺热情的人。

大半个暑假,我都在和书砚双排。他确实不怎么玩儿马超了,最多李白韩信带带我。

在一个双排连跪的下午,我心态不怎么好,再一次输了后直接退了游戏。

书砚发微信:「不玩了?」

我回道:「嗯,心态崩了,打不了了,晚点儿玩。」

书砚:「别气,咱们射手有问题。这次我来射手,咱们也做『连体』。」

「连体啊……」我纠结了一下,「我以前最烦情侣连体了。」

书砚说话一针见血:「你是烦连体,还是烦情侣啊?你不会是因为自己单身,所以嫉妒人家连体情侣吧?」

我本来心态崩了就很气,被书砚这么一说更无语。正想着怎么回怼的时候,他又道:「我刚从国外回来,学了句英文,你要听么?」

我疑惑地发了个问号。

他给我发来四个字母:「CPDD。」

这个野王不光不高冷了,还变得挺幽默。

说实话,我早就心动过要不要和书砚绑个关系什么的,但是碍于两人都规规矩矩没什么太多进展,我没好意思开口。

现在他主动问我,我说不开心是假的。

都说游戏里的爱情是虚假的,但是人还是会控制不住地心动。

我试探着:「真的么?」

书砚:「真的啊。咱们也做你最烦的连体情侣。」

我:「你不嫌弃我菜么?我只会那几个英雄。」

书砚:「不会。以前没嫌弃,说明以后也不会嫌弃。」

我于是同意:「好啊,上线。我们亲密度挺高,系统都好几次提示我可以绑定关系。」

书砚:「我已经把申请发过去啦,你同意就好。」

我:「……」

我:「好嘞。」

在我还没进入游戏的时候,书砚的消息又接踵而来:「要改个情侣名么?我在抖音上收藏了很多!」

高冷野王这么主动地要改情侣名?而且高冷野王也刷抖音?!

我:「发给我看看。」

书砚:「那你选一对,我们一起换。刚好我有好多改名卡。」

我趁机问:「那你现在为什么叫书砚?」

对方:「……」

对方:「因为我叫刘书砚。你叫什么?」

真不容易,我和高冷野王的关系终于进展到可以互报姓名的地步了。我将我的名字发过去:「乔葳。」

对方秒回:「第二个字怎么读?」

我:「???」

我:「葳蕤,知道这个词么?」

书砚:「真有文化,好名字。」

看了很多名字我都觉得稍稍有点非主流,不免内心偷偷质疑了下书砚的审美。

他发给我的名字我都没选,最后想起我和他的第一局游戏,他玩的是李白。而李白有句「有凤来仪」的台词很帅,我试探着问:「要不,我们改『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吧?」

书砚倒是很随意,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我怀着小女生的心思给他解释名字的来由:「你还记得咱们两个第一次玩游戏吗?你李白很秀,而且在我夸你的时候你还回应了我。」

书砚:「怎么回应的?」

我:「你说谢谢。」

书砚迟迟没说话,许久后突然问我:「问你个事。」

我:「?」

暑假里的书砚挺直截了当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截了当,上来就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脸霎时红透,拿着手机懵了会儿,回道:「你怎么这么问?」

我将和书砚相识后的事情回忆了个遍,自认为除了在游戏里互动,没有更多暧昧了。游戏从不开麦,文字交流也很少,总不济我给他挡个诸葛亮的大,或者在他残血时奶妈开大回血就是爱吧?

还是说,他只是单纯地……自恋?

书砚在我犯嘀咕的时候回消息:「我就是觉得一般男生很少只跟一个女的打游戏。这个号里,只有你一个女性好友,而且是经常只跟你玩。」

他说的话莫名其妙,我没大听懂。

他又追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没好意思直接承认,而是拐弯抹角地说:「长时间一起打游戏,会有依赖的。而且你挺厉害的。」

我的野王回复:「那就是喜欢。不要否认。」

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十八线网文霸总的语气。

我试探着:「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霸总野王回复:「打游戏技术一般,偶尔还很下饭。」

我:「……」

野王接着道:「不过很细节。」

行,就当他是在夸我了。

和野王就这么顶着情侣 ID 有一搭没一搭地双排到假期快要结束。因为他的技术大不如在学校时的技术,所以我们分没上多少,但是亲密度却提高不少。

临近开学前,我还离王者段位差几颗星。鉴于不靠谱的狗野王技术真是落后不少,我也没指望他,想着上不去王者就算了,佛一点就行。

某天晚饭后,书砚突然给我发消息:「你数学怎么样?」

暑假和他混得很熟,我没怎么客气,直接回复:「不怎么样。」

他道:「能帮我做两张数学试卷吗?」

刘书砚上的是什么大学,还要做数学试卷?

我懵逼了:「大学的吗?高数很难,我差点儿挂科。」

他回我:「不是大学的。」

「高中的我也不会啊,忘光了。」

刘书砚接着道:「也不是高中的。」

「什么?!!!」

野王:「初二试卷,就两张,你帮我做一下。」

我:「我……」

野王:「你做试卷的时候我给你代打到王者。」

我:「…………」

不知道别人「失恋」是因为什么,我失恋竟然是因为我的目标网恋对象未成年。

我咬咬牙,怀着一肚子的委屈同意了刘书砚小朋友的要求。他动作倒是很快,将试卷很快以照片的形式拍了过来。

不时,我看到王者营地他登录我的号,开始了冲分。

虽然我数学不怎么样,但是初二的还是没有问题的。花了个把时间做完,把答案拍照发过去,我赌气道:「睡了。」

刘书砚连发几声「谢谢」,然后将王者段位的截图发给了我。

顺道,他还嘲讽了我一把:「啧啧,竟然给我的备注是高冷野王。」他问道,「我很高冷吗?」

「以前挺高冷的,从假期开始变成了一个话痨逗比。」

刘书砚:「那我以后改,接着做回高冷野王。」

有一说一,刘书砚这么说着,还真改了。

「失恋」后的几天我失落得很,没再登录王者荣耀,而刘书砚也没找过我。

直到开学第一天,晚上我打开游戏,发现我的 CP 狗野王在线。我在微信给他打了声招呼,他没理我,我只好在游戏聊天界面给他重新打招呼。

我开门见山地问:「你还真高冷啊?微信都不回了。」

刘书砚发了个「?」给我。

还真高冷上了。

我跟个炮仗一样噼里啪啦地问他:「微信给你发消息了,你没回我。这几天也不见你主动找我聊天了,还真扮上高冷了。」

刘书砚又发了个「?」。

行,戏够深。

我问:「打游戏吗?」

他没再回复我,而是开了房间邀我进去。进去后我看到他的常用英雄从鲁班、后裔变回了一开始的玄策、马超等。

我发消息:「你又喜欢马超了啊?不喜欢猴子了?」

刘书砚说:「嗯。」

真是惜字如金。

他又多说了一句:「这个 ID 不错,好听。」

都挂着这个 ID 玩小一个月了,他现在才夸我起得不错。这人不光精分,反射弧也挺长。

「不是跟你说了吗,因为跟你认识的第一局游戏你玩的是凤求凰,所以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我们。」

「嗯,记得。」

记得就行。那局李白很秀,而且当时的刘书砚很有礼貌。没想到后来熟悉之后,他一改当时礼貌温和的态度,变得话痨又暴躁。在游戏里发「干得漂亮」讽刺队友已是常事,很多时候还会崩心态,果然「小屁孩」性格。

我对他的态度也随着他年纪的暴露而有所改变。以前总觉得他是与我有暧昧关系的高冷野王,想当然地把他当同龄人,所以跟他说话都客客气气。自从知道他是一个初二的学生之后,我也随之扮起「大姐姐」的身份来。

游戏里发文字聊天不方便,我开了麦,问他:「开学了,你作业写完了吗?」

刘书砚小朋友还是一如既往地闭麦,但是打字回我:「嗯。」

「我给你写的数学试卷,老师没发现什么端倪吧?」

小野王没说话,认认真真在打他的 BUFF。

我有心逗他,追问着:「你以后还是让我给你写语文或者英语作业吧,数学我是真的不擅长。」

刘书砚打完了 BUFF,来支援的路上发文字:「你为什么要帮忙写作业?」

「不是你说我帮你写作业,你帮我代打到王者段位吗?」集合到一处,我看着我和他的情侣 ID,直接怼道,「而且是 CP 啊。要不是你年纪太小,估计我还真喜欢你了。现在的小朋友不好好学习,就出来断我们老阿姨的桃花路。」

刘书砚在有条不紊地收割,我果不其然又死亡灰屏。

正在我拉刘书砚的视角,想再叨叨几句让他好好写作业什么的时候,突然从游戏里传来男声:「年纪小不喜欢,那么年纪大呢?」

声音阳光明朗,是很好听的男声,带着少年的感觉。我连忙去看游戏,发现除了我之外,开着麦的只有刘书砚。

我内心惊呼一声「卧槽」,惊叹刘书砚变声期发育真不错,这嗓音有点东西。

我回道:「那得看年纪具体是多大。」

刘书砚回我:「二十啷当岁,二十一二,算大吗?」

小屁孩还挺会说话。我毫不客气地说:「跟我差不多,风华正茂。」

恰逢游戏结束,返回房间,我开玩笑:「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挡了我的桃花运,所以打算给我介绍个二十一二岁的帅哥哥给我。」

「没有帅哥,只有我。」刘书砚的语气很认真。

「什么意思?」

他没着急开始下一局,而是道:「假期我忙着实习,没玩游戏。和你玩游戏的是我的弟弟,亲的。他没告诉你登号的不是我?」

什么?!

我对这个事情的震惊程度不亚于第一次得知高冷野王是个初中生。我打个游戏也太难了。就一个野王具体是谁,还一波三折。

我没想到事情能这样反转,懵逼地回答:「没……他没说。」

「那小子真皮。」

怪不得假期的野王性情有了很大扭转,怪不得他问我喜不喜欢他时,说什么这个号只跟我一个人玩。都怪我太粗心,没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被小屁孩给骗了。

「所以你不是刘书砚?」

「我是。我弟弟叫刘书雨。」

「……」刘书雨小朋友顶着他哥的名字跟我玩了一个假期??

刘书砚问我:「还玩吗?」

我懵懵的:「都行。」

「那来吧。再打一局就睡。」

我看着加载界面的情侣 ID 和等级还算可观的情侣标,有点不好意思:「抱歉啊,和你弟弟玩的时候绑了 CP 关系,如果你介意的话,等会游戏结束后我去申请解除。」

「不用。挂着吧。」

「哦。」

刘书砚的语气终于稍微有丢丢活泼的意味了:「几千分的亲密度,你俩花了不少心思吧?而且现在不是挺流行什么 CP 的吗?」

「一般只有男女朋友才会绑定这个。」

刘书砚「哦」了一声,过了会儿又说:「这样啊。」

一连串的事情早把我整得心慌意乱,跟刘书砚打完一局后,坚定地说不打了要睡觉。

刘书砚「嗯」了一声,连句「晚安」都没说就退出房间了。

我正打算放下手机睡觉的时候,微信备注「高冷野王」的号给我发消息:「姐姐,我错了。」

我:「??」

高冷野王:「我是刘书雨。我被我哥骂了好大一通。」

高冷野王打字还挺快,疯狂给我道歉后,又认真解释:「我一开始只是觉得我哥哥经常跟你玩,那你一定很厉害。后来发现你说话挺有趣,关键好像喜欢我哥哥。而我也旁敲侧击问过我哥哥,我哥哥也说跟你玩游戏挺快乐。」

我:「??」

高冷野王:「所以我想看看我嫂子到底玩游戏菜不菜。」

谁是你嫂子!

在我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回刘书雨的时候,又有新的微信号加我,添加信息备注的是「刘书砚」。

同意好友后,刘书砚直接道:「我让书雨给你道歉,他道了吗?」

「嗯。」

刘书砚:「那就好。我最近在学校,没法管着他,他要是多说话乱说话,你别往心里去。他太调皮了。」

「我知道的。」

这兄弟俩绕得我脑壳疼,我仓皇给二人说了「晚安」后,便逃避一般睡了。

野王又变回了初相识的那个高冷范儿,我也再不敢跟在假期一样对着他怼天怼地。

说实话,刘书砚打游戏的技术可比刘书雨靠谱多了,跟着他上分挺快。

不知道会不会有女孩子跟我一样,这个游戏单排的时候会热衷于赢热衷于上分,但是遇到陪着自己的人之后,输赢好似都不重要了,主要是觉得和对方在一起玩这件事本身就很开心。

我在游戏方面天赋不强,玩了很长一段时间,英雄池固然加深不少,但是技术和意识也就一般般。

段位提升之后,我慢慢有点跟不上所谓高端局的节奏了。

在一次游戏中,我因为失误造成了队友死亡。队友射手位是个暴脾气,直接发消息骂我。话说得难听,不怎么入耳。

我骂人的技术也没有提升太多,看着一多半被屏蔽成星星的脏话,我默默地叹了口气。

加之那天鼻炎犯了,不是很舒服,叹气之后又吸溜了一下鼻涕。

游戏里骂人的事情已经见惯不惯,我原本打算屏蔽掉队友的脏话接着玩下去,谁知刘书砚开麦,语气里带着些关心:「哭了?」

「没有啊。」

「真的?」

我解释:「真没有。」

我还没有怂到打游戏被人骂哭的地步。

因为射手没发育起来,局势有点逆风。全队就刘书砚的战绩还不错。

战绩不错,底气大概也足,刘书砚发全队消息:「不要崩,这局能赢。」而后又指责射手,「你全程带着辅助还打不出优势。刚刚她给了你视野,发了撤退信号,你还不撤。死了怪别人?」

在游戏里,有人给你帮腔、站在你这边的时候,内心真的很感动。原来刘书砚一直知道我在卡视野,也看到了我给了撤退信号。

我有那么一瞬间想,也许他也是喜欢我的。

射手原本只是在喷我,现下看着有人帮腔,估计更生气:「你有本事带飞,我挂机。」

刘书砚拽得很:「少你一个胜算更大。」

射手看到了我们的情侣 ID,站在泉水里骂:「原来是情侣啊?祝你们早日分手。」

我还是第一次见刘书砚咄咄逼人:「没意识、没操作,没有打逆风局的心态就别来这个游戏。挂机吧,四打五更容易赢。」

射手也是乱咬人,看到刘书砚并不在乎他说什么,又将矛头指向我:「你的女朋友真菜,不配赢。」

说不难过是假的。我开着组队麦跟刘书砚说:「别理了,打完这局举报就行。」

刘书砚没理我,而后我看到他在局内又发了文字:「我女朋友再菜也比你强。你先管好你自己。」

也许刘书砚只是接着射手的话顺道往下说的,可是看到他把我称作「我女朋友」,我还是有点意外。

后续射手没挂机,打得中规中矩,但是其余队友相对给力,胶着了一会儿后,一波团战胜利,直接翻盘。

我确实心态有点崩,而且刘书砚的话给我的冲击也不小,我打了声招呼就下线了。

躺在枕头上,我不知道心里在堵什么,没有给刘书砚主动发微信,就盯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十几分钟,手机没有任何动静。搁在平时,游戏结束后刘书砚总会跟我说几句话再睡。

没有任何动静挺反常的。

最后还是没骨气的我没忍住主动给他发消息:「刚那局,我是有点坑。」

对方显示正在输入,可是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消息。约莫一分钟后,他突然给我打了电话。

跟他相识这么久,除了游戏连麦,这是第一次他给我打电话。

我愣了一下,接起后打了声招呼。

刘书砚的声音很好听,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下,开口:「乔葳,你还难过吗?」

「不难过了。」我实话实说,「我其实是有点菜,而且现在段位高,我更不适应。」

「不想打排位了?」

「嗯,都有点想放弃这个游戏了。」我半开玩笑地说,「挫败感很强。你以后找个别的……」

刘书砚截住我的话头:「那我们以后打匹配,一起练英雄。」

「啊?」

刘书砚很多英雄有牌子,如果打匹配,不就意味着他的牌子要掉了?

我拒绝:「不用不用,你玩你的就好啦。」

刘书砚说话闷闷的:「可是只有跟你在一起玩才是快乐的。」

心底里泛起酥酥麻麻的幸福感,我抿嘴笑了笑,一开始的阴翳有点一扫而空的趋势。

「我……」

我原本想说「我也是」的时候,被刘书砚打断。他好似有点紧张,磕巴了一下,认真道:「乔葳,我喜欢你。」

如果一开始只是酥酥麻麻的幸福感,那么现在就是被甜蜜冲到了脑顶。

「我……我……」我比他更结巴。也许是我这个人没什么自信,随着幸福感而来的还有不踏实感和不真实感。

「可是我们都没有见过面。」我有点怯怯的。

「想见吗?我去找你。」

之前跟刘书砚聊天的时候我们互报过各自的学校,而且在各自的朋友圈也见过对方的照片。但是真到被表白,还要询问要不要奔现的时候,我懵了。

不是不喜欢他。

我很喜欢刘书砚。

我喜欢他的性格,喜欢他沉稳的心态,喜欢他游戏里清朗的声音,喜欢他在我失误之后开玩笑似的笑我,更喜欢在我失误之后他细心安慰我。

我在沉默的当儿滑动手机屏幕,而后打开和刘书砚的聊天记录,发现从学期初到学期末,自从我和他加好友后,我们每一天都在聊天,每一天都在互发早安晚安。

我后知后觉,如果不是喜欢对方,谁会有这样的耐心和精力坚持只和一个人聊天?

刘书砚在电话那头重复:「我还有两周就考完试了,我去见你吧?」

和野王哥哥的面基真的成行了。

临近放寒假的时节,城市的冬天很冷,我去车站接刘书砚的路上一路紧张。

尽管我们在他告白之后已经进入了恋爱的状态,可是见面还是第一次。

刘书砚所在的城市离我们学校所在的城市不算太远,个把小时的车程。不过遗憾的是,刘书砚打电话说车晚点,让我先去约定的地点等他。

想到刘书砚还没到站,我稍稍放松了些。穿过人群到达见面的地点后,我看都没看周围一眼,给刘书砚发消息:「我到了。外面好冷,你下车的时候穿暖一点儿。」

消息刚发出去,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在熙攘的人群中看到了一张清秀帅气的脸。他笑着,冲我打招呼:「葳葳。」他笑的时候有颗小虎牙,怪可爱的。

我见过刘书砚的照片,我也想过照片和本人会有差距,但是我没想到鲜活的少年站在眼前的时候,远比照片要好看千倍万倍。

我同样也知道刘书砚的身高,可是实际见到后又是另一回事。他那么高,我得昂着头看他。

在他的笑容里我不好意思起来,都不敢看他的眼睛,随即低下头去。

我嘟囔:「我还是紧张。」

刘书砚笑言:「那……抱一抱就不紧张了?」

「我……」我磕巴了一下,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他张开双臂,轻柔又礼貌地把我揽入怀中。

我个头低,他将将把下巴搁在我头顶上。我听到熟悉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处传来:「冷吗?」

我在他怀里摇头:「不冷。」

「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他身上的洗衣液味道很独特很好闻,清香极了。我嗅着这股陌生、温暖的味道,轻声回他:「吃火锅吧?」

「好啊。」

从他怀里出来,我轻轻碰了碰他的手指。他反手牵牢了我,另一手抬起摸我的头发,人还笑着,近乎贴在我耳边耳语:「唔……奔现算成功吗?对你的野王哥哥还满意吗?」

我一点儿也顾不上矜持,点头如捣蒜:「满意!」

他牵着我避开人群,与我同行时才说:「其实我也挺紧张的。我怕你不喜欢我。」

我与他十指相扣,紧紧牵着。我仰头看他:「喜欢。很喜欢。」

……

晚饭后,我和刘书砚面临的问题大概是很多情侣都会遇到的——开房。

出于矜持,更出于对自己的保护,我肯定不打算和他一起过夜。可是去酒店的一路上刘书砚都没说什么,我也便暂时压着没提我不过夜的事情。

说实话我挺慌的。我很喜欢刘书砚,对他的感觉很好很好,可是如果他强留我过夜的话,这样的滤镜人设会崩塌。

在学校附近找了酒店,刘书砚利落办理入住。

等一切都妥当后,他上前牵起我的手:「葳葳,我送你回学校?」

刘书砚就是刘书砚,游戏里礼貌待人,现实里也这么绅士。不亏是我喜欢的人。我心里泛起小嘚瑟。

一路走来,我才有勇气看他。他长得很俊,俊到可以用清秀、精致表达他的帅。眼睛黑黑的,映着酒店大堂的灯光,仿佛也在闪动光芒。

我讲心里的实话:「还以为你不送我回去了。」

他摸我的头发,轻轻将我往怀里带了带:「傻瓜,回去才安全。」

我倍儿开心,跟捡到宝一样回抱刘书砚,说话都不自觉地撒上了娇:「那晚上还开黑吗?」

「听你的。」

「你赶了一天车,是不是挺累的?」

「打游戏又不累。再说,」他抱紧我,「就算我状态再不好,带我的小菜鸟还是没问题的。」

内心充满幸福,自己酸了自己好一会儿后,我嘟囔着反驳:「我才不是小菜鸟。你再说我菜,我就再也不选牛牛、飞飞保护你了。」

「不菜不菜,葳葳的牛牛公主、飞飞公主最棒了。」

「有多棒?」

刘书砚想也不想地回我:「国服水平。」

我在他怀里,趁机捏他的腰:「好啊,你又嘲讽我!」

「没有没有。」刘书砚半正经半笑,「我是想说,就是来个国服牛牛国服飞飞我也不要,我只要你。」

「那如果来个国服瑶瑶国服奶妈国服小明,你要吗?」

刘书砚从半正经状态变成正经状态,认真地看着我:「国服瑶瑶带斩杀抢人头吗?国服奶妈会开着婴儿车自己先逃命吗?国服小明会带闪现然而却撞墙吗?」

「刘书砚!」我从他怀里跳出来,涨红了脸,「你还在笑话我。」

「没有。」刘书砚追上我,「我不敢笑话你。从我跟你告白开始,我就再也不敢笑话你了。我找的 CP,含泪也要带她上分。」

「胡说,明明不是你找的 CP。」

「??」

我帮他回忆:「明明是刘书雨小朋友找的 CP!」

刘书砚大笑:「那我应该感谢他!」

……

初次的见面很顺利,我们互相尊重彼此,也没有发生越界的事。我和刘书砚走到最亲密的那一步时,已经是我们恋爱一年后。

他是我的初恋,也是异地恋。

都说异地恋难熬,可是熬过去就满是幸福了。

恋爱一年后,刘书砚大学毕业,而我在着手准备考本校的研究生。他把工作签到我所在的城市的时候,我们开心了好久。

2021 年,他毕业入职,我们和他趁着周末搬家。

说是家,其实也算不上,只是我们在城东找的出租屋。屋子不大,客厅、卧室、厨房都很小,只有沙发旁的窗户很大,阳光穿透玻璃照进来,把屋里照得明亮。

安置好一切东西后,我累倒在窗边的沙发上,说什么也不想再忙碌了。

刘书砚走过来,侧躺在我身边从后面抱住我,声音低低的:「葳葳。」

我实在太累了,闭着眼「嗯」了一声。

他的手搭在我的腰侧,轻轻揉了一下。腰侧是我最怕痒的地方,我瑟缩着,去拍打他的手。

谁知道他躲开了我,手掌完全握住我的腰腹,而后贴上来吻我的耳侧:「葳葳,可以吗?」

「什么可以吗?」我这么问完了,才意识到他问的是什么,惊慌地翻转过身体。

脸颊擦着他的唇瓣而过,他的呼吸热热的,眼神也热,定定地看着我。

「刘书砚?」

他「嗯」了一声,像平时吻我那样吻住了我。我有点紧张,双手无措地不知道放在哪里,刘书砚牵起我的左手环上他的腰,说道:「抱紧我。」

我听话地抱紧他,趁着吻毕埋首在他的侧颈处。他笑着吻我的额顶,温温柔柔地说:「宝宝,我抱你去卧室吧?」

我死死抱着他的腰不撒手,拒绝:「我不,除非你给我点好处。」

「什么好处?」

我傲娇起来:「自己想。」

「上交工资,承包家务,给你做饭,陪你考研。」

「不是。」

「那是什么?」刘书砚急吼吼的,「告诉我嘛。」

我仰头,咬了一口他的下巴:「还像以前一样,给我买皮肤。」

「买,以后你的皮肤我包了,天美出一款我给你买一款。我们做贵族十夫妇。」

我被他逗得没那么紧张,旋即笑了:「不要全部啦,我英雄池很浅的,很多皮肤我买了也不会用。我只要一个。」

「要哪个?」

「要凤求凰。」

刘书砚遗憾道:「人家那是限定。」

「网上都说它要返场的!返场就买好不好?」我骄傲道,「有了凤凰,我就是女野王了。」

刘书砚笑着说:「行行行,女野王。我给你买。」

他趁势把我抱起,在去卧室的路上我环上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轻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凤求凰吗?」

「知道。」刘书砚柔声道,「我们相识那一局,你禁了我的玄策,我选了李白,皮肤是凤求凰。」

「听说五五开黑节皮肤是玄策,我给你买一个吧?」

「又省买小裙子的钱给我买皮肤?」

我撒娇:「这个不一样,这个算那一局禁了你的玄策,本女野王补偿给你的。」

「好啊。」

我躺进软绵绵的被褥里,看到刘书砚倾身抱我。

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露骨的话,却听见他还在讲着初相识的那一局游戏:「我当时想啊,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好脾气,BAN 掉别人的英雄也要道歉,现实里肯定也是个可怜兮兮的小可爱。」

「所以你当时就心动咯?」

「不知道。」刘书砚咬上我的脖颈,声音变得含混起来,「只是想认识你,靠近你。不过那时候没想到一靠近就是一辈子。好幸运。」

——番外——

刘书雨小朋友因为不堪游戏的防沉迷模式,在周末专程来找他哥玩儿,并最终对他哥的号下手了。

他研究了会儿刘书砚玄策的新皮肤,探着脑袋问:「哥,我能试试你这个皮肤吗?」

刘书砚在厨房刷碗,随口问:「哪个?」

「玄策的高中生这个。」刘书雨好奇,「我之前问你的时候,你不是说不买这个嘛。」

刘书砚显摆似的:「你嫂子送的。」

「嫂子对你真好。」刘书雨小朋友猴儿精,抬头看了我一眼,笑得贱兮兮的,「嫂子,我给我妈妈说你特别温柔。」

我正托着腮帮子恶补《明星大侦探》呢,听到这一句后诧异转头:「什么?!」

「我给妈妈说,你温柔、漂亮、脾气好,我哥哥捡到宝了。」

跟刘书雨待了大半天,发现他是个很好相处的性子,加之之前我们还做过假 CP,和他倒有点自来熟。

我咂摸了一下味儿之后,直接问道:「说吧,想干嘛?」

「给我打辅助呗?」

我正看着白敬亭犯花痴,想也不想地拒绝:「不,我要看我老公。」

「你老公?」刘书雨看一眼综艺,「你老公不是李白吗?换了?」

「不一样,天下美男皆我老公。」我不害臊,「你哥也是。」

「我比我哥帅多了好伐!」刘书雨还在坚持,「来嘛,双排嘛!我带你飞。」

「吉吉国王带飞么?」

刘书雨神秘兮兮的:「不,我新学了一手马超。你跟我一起走对抗路,来么?」

我霎时明白了刘书雨的小心思:「你要玩你哥的马超?小心他揍你欸。」我睨他一眼,「再说,走对抗路带辅助,丢不丢人!」

刘书雨和我讨价还价:「你要是双排,我就告诉你我哥之前的糗事。」

我闻言朝厨房看一眼,关了综艺,打开手机:「来,上号,邀我。」

选玄策都是刘书雨的幌子,他进入后就选定了马超,并且很拽得把刘书砚的上局超神战绩发了出来。

我内心默默做好了掉分的准备,拿出了战力值不怎么高的英雄。

刘书雨欣赏一番神威后,开局给我说:「嫂子,你躺好。」

话音落地没多久,金光闪闪的神威将军死在了河道蟹刷新之前。

我惊讶:「小兄弟,送塔都没这么快的吧?」

刘书雨话音里全是委屈:「对面太强了。」

我:「……」

果不其然,这一局马超成为全局最拉胯的人,我听着刘书砚在厨房边刷锅边哼歌,都有点替他不忍。他大概还不知道,他一向引以为傲的马超现在已经不如炮车。

我一面不忍看刘书雨的战绩,一面替队友感到抱歉,一面还要被队友喷狗情侣滚出峡谷。三方面的压力下,一局终于结束。

刘书雨小朋友打出了 2-11 的好战绩,而我悔不该当初贪图刘书砚的糗事,看着一颗星星又掉落。

随着一声「DEFEAT」,我利落退出游戏,跟刘书雨说:「我要接着看我老公。」

「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刚刚那局没发挥好。」刘书雨这么说着,被从厨房出来的刘书砚吓了一激灵,「哥?」

刘书砚擦擦手:「你刚刚玩的什么?」

刘书雨不敢撒谎:「马……马超。」

「你还认识那是马超不是玄策啊。」刘书砚说着夺过手机,去拎刘书雨的胳膊的时候,被刘书雨挣脱。

小屁孩跑进卫生间反锁门,躲着他哥,叫嚣得却挺凶:「不就一个马超嘛,我也会。」

刘书砚堵着卫生间门:「你会个嘚儿。」

「你别堵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把战绩倒过来,我给你打个 11-2 出来。」

「什么?你给我打了 2-11???」

「没发挥好。」

刘书砚更不罢休了:「小崽子你出来,哥哥今天不把你的头打歪都对不起被队友举报的那几分。」

刘书雨在卫生间隔着门扇求救:「嫂子,救我!你救我出来我一定给你讲我哥的糗事!」

我在沙发上直乐呵:「我改主意了,我不想听了。」

刘书雨哀嚎:「你们没良心,你们忘了你们的红线是我牵的……」

他变声期之后,嗓音跟刘书砚的很像,让我很难跟那个支使我写作业的小屁孩联系起来。

有刹那我觉得缘分很奇怪,让我写数学试卷的话痨野王和我其实早已暗恋一段时间的高冷野王此刻都成了我最熟悉的人。

有时候,游戏不仅仅是游戏。至少它对我来说不是。

因为我在我的峡谷里找到了我最爱的人。

网恋真的会有真感情嘛?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