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有哪些邪性荒诞的民间故事?

2021年8月7日

听村里一个老婆婆说,他们家曾发生过一件怪事。

她小时候曾救过一只白狐,家里因此大发横财。

没过多久大哥家就娶了个美若天仙的儿媳,不曾想厄运便开始了……

事情发生在闯关东时期,她跟随家人来东北后。

生活在一个靠山的偏僻山村里,虽然贫苦,但日子还算过得去。

这天,她父亲兴冲冲的回家,一脸兴奋道:「我们发财了。」

母亲坐在炕上,不解的看着他,忍不住问道:「你抽的什么风?你倒是发财给我看看。」

父亲伸出手,竟然提着一个草笼,里面蜷缩着一个动物。

她看了一眼,忍不住尖叫起来。

手中的竟然是一只毛皮光亮的狐狸!

这只狐狸疲倦的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

她这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母亲不高兴说道:「你又喝酒了?现在家里都啥样了!」

「哪有。」父亲摇摇头,神秘兮兮的指着狐狸说道:「说出来你都不敢相信,酒是狐狸喝的。」

接着父亲说了捡到狐狸的遭遇,他是个木匠,干活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这只狐狸。

这只狐狸仿佛醉酒一样,走路摇摇晃晃,见到人也不避。

然后它当着父亲的面,一头栽倒在地,昏睡不醒。

父亲一脸的眉飞色舞:「东北的狐狸都会喝酒了?我活了大半辈子,还第一次见到这种奇事。」

谁知道母亲对着他破口大骂,「你脑袋发蒙啦?这是狐仙,快点把它放回去,不然会有报应的。」

父亲梗着脖子,一脸不屑道:「什么狐仙,我才不信这一套。把它扒皮吃肉,狐皮还能卖个好价钱,这比啥都强。」

母亲指着父亲骂着:「你作不作孽!普通狐狸怎么会喝酒?」

「我管它喝什么!这一路上死了多少人?也没见狐仙救过命。」

他们的争吵声,惊醒了狐狸。

狐狸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安的在竹笼子里来回转圈,目光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赵娥当时才 15 岁,很懂事,低下头,看着眼前的狐狸,顿时心生怜悯。

不过她不敢违背父亲,只能可怜的看着狐狸。

吵闹过后,父亲准备找刀给狐狸剥皮。

母亲无奈之下,说了一嘴:「你还是把它活着卖了吧。」

「你又不是猎户,也不会扒皮,万一毁了一身的毛,也卖不出好价钱。」

听到她这么说,父亲冷静下来,放下了手中的刀。

晚上,赵娥大哥,二哥带着儿子做工回来了,看到狐狸都是喜出望外。

他们年纪都在四十五左右,比赵娥要大很多,也有成年的儿子。

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家庭比比皆是。赵娥的年纪,甚至比他的大侄子赵广还小。

狐狸呆在笼子里也不挣扎,而是一直发出呜咽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一样。

饭桌上,大家都商量着,把狐狸卖了,买点什么。

赵娥却偷偷去看狐狸。

在库房里,狐狸依旧在呜咽,可赵娥来了以后,狐狸不叫了,而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赵娥年纪小,心地善良。看着狐狸这么可爱,有些不忍心。她知道狐狸被卖给猎人,肯定是难逃一死。

不过一想到性格暴躁的父亲,赵娥打消了放走它的想法。

可谁知道,狐狸却在这个时候叫了起来,那双细长的狐媚眼直盯着她。

赵娥只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竟然伸出手,打开了笼子。

狐狸从笼子里窜了出来,赵娥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想要逮。

狐狸跑的很快,眨眼之间就挣脱了束缚,然后它向后深深看了赵娥一眼,这才转身跑开了。

赵娥放走了狐狸,自然让父亲勃然大怒。

虽然母亲尽力阻拦,赵娥还是被父亲狠狠打了一顿,这件事情也就就此作罢。

没过几天,半夜三更,有一个老人急匆匆的敲开了父亲家门,说胡老家乔迁新居,请全村人吃酒,让他去赴宴。

父亲是个酒蒙子,听到这样的好事,急匆匆的就往外走。

可走到一半,他发觉不对劲。

「我都不认识你家老爷,去喝这顿酒不合适。」

老人笑着说道:「我家老爷你肯定认识,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听到他这么说,父亲心中犹豫,一想到自己身无分文,也没什么可让人加害的。干脆一咬牙,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等到了胡老爷家里,父亲就后悔了。

胡老家里,可是一个大宅门,一眼看过去,四开门的大宅院,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父亲心里犯起了嘀咕,可事到如今,他也没办法,只能过去了。

等到了院子,这里到处都是宾客,父亲刚想找个偏僻的桌子坐下,一身马褂的胡老爷却亲自过来了,把他带到了一张大桌子前。

父亲不明所以,可胡老爷却对他态度十分亲热。

这顿饭,让父亲大开眼界,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菜,更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周围伺候的丫鬟,更是一个个美若天仙,这让父亲受宠若惊。

很快父亲喝多了,他局促不安的坐在椅子上,口中念叨着:「胡老爷子真的是太客气了,我一辈子也没吃过这么好的宴席,真是太感谢了。」

「你能放过我儿子,我才要感谢你。」胡老爷子笑着说道。

父亲不明所以,忍不住问道:「我都没见过你儿子,何谈放过?胡老爷真会开玩笑。」

胡老爷却神秘一笑,笑眯眯说道:「不是你救了我儿子,是你小女儿救了我儿子。」

「这份恩情,我会报答你的。」说着旁边的丫鬟拿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

当托盘的红布被掀开后,里面是满满一堆银元。

父亲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可他再三推辞,胡老爷还是坚持给他。最后,父亲拿了银元,醉醺醺坐上了护送的轿子,就这样离开了大院。

坐在轿子里,父亲看着到手的银元,显得格外兴奋。

道路越走越黑,很快就到了村头。刚好父亲遇到了一个熟人,忍不住探出轿子跟他打招呼。

谁知道这个熟人看到他时大惊失色。

「狐狸!」熟人指着父亲喊道。

父亲正摸不着头脑,轿子却突然重重跌落下来,他走出轿子,挑轿子的轿夫不知所踪。

熟人是村头老范,他一脸惊恐地瞪着父亲。

父亲不解问道:「你怕个啥呢?哪有什么狐狸?」

「你是真不知道?」老范小心翼翼的问道。

父亲摇了摇头。

老范解释道,「刚才看你进村,我就吓了一跳。给你抬轿子的不是人,而是一个个直立行走的狐狸。」

「这不可能!送我回来的是大户人家的家丁,人家还给我银元呢。」

父亲掀开手中的袋子,老范一瞧,顿时瞪大了眼睛。

老范颤颤巍巍拿起两个,一敲一听,然后惊声道:「真的!」

父亲急忙抢过银元,匆忙回到了家里。

父亲因此发迹了,一口气盖了三间大房子,分别给大儿子,二儿子,自己也留了一间,家里的日子立刻好过多了。

在村里他俨然成了一个大人物。

有人说赵娥放走了狐大仙,狐仙报恩给了他家一场天大的富贵。

父亲听到后不住的点头,脸上十分兴奋。

都说好事成双,没多久大哥家儿子赵广突然带回来一个姑娘,这个姑娘长得跟天仙似的。

当即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

这场婚礼办的很大,十里八村的人都来参加。婚礼现场,赵娥父亲喝的醉醺醺的,一脸的高兴。

谁知道第二天,大哥家就出事了!

赵广死了!就死在自己的婚床上。

大夫过来说是马上风,一夜之间,新娘子就变成寡妇。

赵广出殡那天,新娘子跟着送葬,家里人都伤心坏了。

新娘子由于外貌身材极好,隔三差五,就有单身的老光棍跑过来找她。

每次都被大哥打跑了,他守护着自己的儿媳妇过日子。

新娘子每天都跟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去洗衣服,她的手极为纤细,长着一双狐媚眼,不知道让多少人着迷。

当时老二家的大儿子赵旭,更是对新娘子茶不思饭不想。

母亲把父亲拉到一处,低声说道:「反正那个新娘子刚过门,不如想办法撮合一下。」

父亲一听也是这个道理,虽然有点不太道德,可肥水不流外人田。

自己大孙子死了,由二孙子娶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也不错。

于是他就提着一瓶酒,一些小菜去找大儿子喝酒。

谁知道喝到尽兴的时候,刚提起这件事情,大儿子就翻了脸。

对着父亲破口大骂,说赵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父亲忍不住嘟囔道:「你儿子没了我也心疼,可不能让她守活寡吧。」

「你儿子没了,香火是断了,到时候让你侄子给你养老送终,你也不算亏。」

可大哥依然破口大骂,把父亲赶走了。

父亲回到家后,大发脾气,骂这个大儿子不是东西。

自己帮他盖房子,帮他儿子娶媳妇,他却干这种缺德事。

母亲急忙安慰,想要亲自过去一趟,劝大儿子回心转意。

父亲却冷笑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看,他八成是看上了儿媳妇,舍不得撒手呢!」

「呸呸呸,哪有那种事情,他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还能扒灰?」母亲急忙反驳道。

她口中的扒灰,就是民间公公和儿媳偷情的意思。

这在当时的农村,可算是了不得的丑闻。可父亲骂了一句,口中嘟囔着:「说不准呢。」

此后的几天,流言蜚语开始发酵。

有人说,赵娥大哥跟儿媳妇扒灰,也有人说,儿媳妇不老实跟邻村的某某男人搞在一起。

这让大哥勃然大怒,见着这些碎嘴子的人就破口大骂。

可背地里,他却把儿媳妇锁在家里,不让她出去。

父亲再次上门,又被大哥赶了出去。不仅如此,这一次大哥吵着要分家,以后各过各的,把父亲气的够呛。

父亲站在村头,骂了他半天。说他忘恩负义。

可大哥走过来,慢悠悠说了一句:「爹,要不是我,你能发大财吗?」

父亲脸色大变,马上闭嘴。

周围的人急忙问他,父亲却仿佛遇到瘟神一样,急忙回家,连续几天都不出屋。

在这之后,村里流言四起。可大哥不管不顾,他有钱有势,日子过的很好。

每天都是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脸上更是油光水滑,在这样饥荒年代可以说相当罕见。

父亲每次回家,都会破口大骂,说大哥是禽兽,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儿子。

谁都看得出来,如花似玉的新娘子,被大哥霸占了。

可大哥的好日子没持续多久,他就变了。

他的面容变得越来越苍白,身体也越来越消瘦。眼窝深陷,一看就是被掏空了身体。

村头大家没事干就吹牛,他也凑上去。

有光棍笑着说他,「看你憔悴的。儿媳妇的滋味怎么样?」

大哥也不回答,只是过去递烟。他出手阔绰,大家也就不当回事。

大哥衰老的速度快得不正常,原本茂密的头发,竟然掉了大半,而且逐渐花白。

父亲恨铁不成钢,一脸恼怒喊道:「就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能满足一个小娘子?我看用不了三月,他就要被掏干,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色胚儿子!」

当天晚上,赵娥正在睡觉,突然听到了狐狸叫声。

等她下地去看的时候,却发现一只狐狸正在院子里叫,正是被她放走的狐狸。

这只狐狸来到了赵娥面前,口中发出嘶哑的声音。

狐狸叫声很急促,很焦急。好像是在提醒赵娥什么。

这时父亲骂骂咧咧,拿着锄头走了过来。狐狸看起来很怕父亲,很快转身跑了。

「回去!」父亲瞪了赵娥一眼,赵娥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赵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母亲。

母亲顿时大惊失色,急忙说道:「它不是已经报恩了吗?怎么又过来了?」

「谁知道呢。」父亲转过头,表情很不自然。

母亲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我总感觉这件事很邪乎,天仙一样的女人,会嫁给我大孙子?而且隔天就死了!怎么也说不过去。」

父亲点点头,表情也严肃起来:「大孙子的尸体我看过,像是被吓死的。」

「那个新娘子,可能真有问题。」

从天天后,父亲就警惕起来,不让家里人去大哥家。

大哥深居浅出,从不生火,烟囱里就没冒过烟。

这让父亲忍不住嘟囔着:「奇怪了,难道他天天吃馍?」

等隔天再见到大哥,父亲吓了一跳。自己这个大儿子已经瘦的不成人样,眼窝都深陷在一起。

父亲以为他吸大烟了,可问了他几句,大哥也不回答,只是发出诡异的笑容。挪动着缓慢的步伐走着,像极了行尸走肉!

而新娘子迈着小步走出来,容光焕发,姿态迷人。

父亲暗骂了一句害人精,不敢多看,扭头就走。

大哥的样子,在村里饱受嘲笑,一些光棍心里却痒痒。

他们也不嫌弃,一个个过来提亲,但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被大哥赶出来了。

其中一个光棍一着急,直接骂道:「你们那点破事,全村人谁不知道?」

「你一个糟老头子,还能霸占她多久?我看你没几天活头了!」

他的话应验了,没过几天,大哥就死了!

他死的时候,全身骨瘦嶙峋,验尸的人都忍不住喊着:「这是让人榨干了。」

大哥死了,他死的时候,新娘子就在旁边哭。

楚楚可怜,让人心碎。

母亲更是哭的死去活来,撕心裂肺。只有父亲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

大哥的葬礼举办完后,大哥一家算是绝户了,只有一个儿媳妇留在家里。

赵旭在这个时候,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虽然新娘子名声不好,可毕竟长的绝美,更有这么大一处家业。

可母亲却提醒他,「你别忘了你哥怎么死的,你要是娶了那个女人,早晚也会死。」

赵旭赶紧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可当天晚上,怪事发生了。

村子里死了人,死状奇特,死者表情享受,裤裆却湿漉漉的,身上散发着那股味。

死的人是逃荒过来的光棍魏老四。他死在了一处山坡上,是村里的打更人发现的。

打更人表示,「他怕是遇到什么东西了,被人榨干了精血。」

听到他这么说,有人嘟囔着:「最近,我看他跟那个新娘子走的很近。」

「别瞎说。人家天仙一样的人,能看上魏老四?」

刚隔了一天,村子又死了一个男人,同样的死法,同样让人惊恐!

一时间闹的人心惶惶,尤其是到了晚上,村子里根本没人敢出去。

夜晚,父亲他们正在睡觉,院子里的鸡发出了尖叫声。

听到这里,父亲恼羞成怒:「你还敢来!」

他冲到另外的屋,叫醒了二哥,拿着锄头就冲进了院子。

院子里的鸡窝,母鸡发出吱吱的惨叫声,而一个人正低着头在那里啃着什么。

父亲看到不是狐狸,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带着几个男性亲属,包围了那个人。

那个人披头散发,身材纤细,一看就是女人。

「小娘们,敢偷我的鸡,转过头来,让我看看你是谁。」父亲拿起煤油灯,看向眼前的人,厉声喝道。

这个人转过了头,父亲却尖叫一声:「妈呀!」

手中的煤油灯掉落在地上,他也吓的瘫软在地。身旁的男人同样吓得面如土色。

这个女人竟然长着一张狐狸脸!她的瞳孔绿油油的,就这样盯着大哥他们。

她的脸上到处都是血,整个人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母亲敲着锣跑了过来,一边敲一边喊。

这个女人见状马上跳墙跑了,她身段敏捷,速度极快,完全不像人!

父亲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缓缓站起来,惊魂未定。

这件事情后,父亲就一病不起,倒在了炕上,只知道呻吟。

村民听到了这件事情后,一致认定有东西作祟,赶紧请了个神婆。

这是一个老态龙钟的神婆,她先是看了一下父亲,脸色顿时变得怒气冲冲。

很快她又冲进了大哥家,这下,很多人已经明白了。

「这女人这么漂亮,就是个狐狸精呐!」

这下,众人恍然大悟,一个个期待的看着出马弟子大显神威。

只是过了半个小时,神婆依然没有出来,众人大惊失色。

又过了半个小时,众人聚集在一起,大着胆子,拿着武器冲进了大哥家里。

等他们进去后,顿时傻眼了。神婆死在了地上,心脏被掏了出来,新娘子不知所踪。

这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可家里已经没空关注了,父亲躺在床上呻吟着,快油尽灯枯了。

有医生看过,都说救不了。那个年代,父亲只能躺在床上等死。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要是死了,天就塌了。

家里其他人出去干活,赵娥在家照顾气若游丝的父亲。

看着父亲嘴唇干裂,发烧痛苦的样子,赵娥每天都得哭好几回。

这天,屋子里突然钻进来一个东西。赵娥转过头,发现是那只喝醉的狐狸。

它一身皮毛锃亮,嘴巴尖尖的,眼眸细长。它就这样蹲在赵娥面前,口中叼着什么东西。

赵娥注意到了它,狐狸张开嘴,一颗黑色的药丸就这样滚落下来。

赵娥拿起手中的药丸,狐狸竟然指了指父亲,然后叫了一声。

赵娥明白了,她拿起手中的药丸,几下咬碎,然后喂给了父亲。

狐狸看到这里,又叫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说起来也奇怪,狐狸刚走没多久,父亲出了一场大汗,高烧马上就退了。

神志清醒之后,赵娥将此事告诉了父亲。

父亲顿时大惊失色,急忙说道:「刚才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狐狸对我说着什么。我没听清楚,看来是它救了我。」

母亲回来,看到父亲好转,喜极而泣。

父亲好了之后,家里就算安稳了。只是村里又开始死人了。

这一次死的人不再是男人,而是女童,而且她们死的样子也无比凄惨。

而且最让人愤怒的是,这些女童死的时候,都失去了贞洁。

好不容易活下来一个女童,这个女童也变得疯疯癫癫的。

这件事情闹的很大,很快又一个出马仙来到了村子里。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名叫马半仙,身边还跟着一个满脸呆滞的婆娘。

昏暗的土房子里,女人坐在炕檐上,看着嘴唇发紫,浑身颤抖的少女。

「这件事情,怎么闹到这个地步。罢了,我说什么也要管一管。」

马半仙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旁边的一个婆娘。这个婆娘点了点头,准备进行请仙仪式。

出马弟子看事,一般不是一个人,都是两个人。

大神负责看事,二神负责把出马弟子请下来。

这女人是大神,这个妇女是二神。

大神把仙家的名字用红布写上放到镜子后,二神是唱的拿个鼓,边敲边跳,穿着旗袍,四下带着大钱,边跳边舞。

至于她口中的词,自然是请仙的词。

马半仙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二神正不断摇晃着身体,手中拿着鼓乱敲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半仙睁开了眼睛,眼神变了。周围的人很恭敬,知道这是仙上身了。

「真是败类。」马半仙骂了一句,眼神冰冷无比。她伸出手,在少女身上念念有词。

不一会,少女就醒了过来。

只是问起少女发生的事情,少女一问三不知。

马半仙叹了一口气,突然说道:「我明白怎么回事了。」她说着径直来到了父亲家。

见到父亲,她开口就问道:「你发了大财,恐怕跟狐仙没关系吧。」

「哪有这种事情,我女儿救了一只白狐,才有了这些钱。」父亲急忙狡辩。

可马半仙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花出去的那些钱我看过,都是墓里的东西。你可别骗我,否则我就去报官。」

听到她这么说,父亲顿时慌了神。

他眼圈一红,一拍大腿,突然崩溃一样哭喊起来:「都是孽缘。」

「要不是我财迷心窍,我大儿子和我大孙子,也不会就这么死了!」说着他哭着说起了缘由。

原来根本没有狐仙报恩的事情。这件事情是父亲编出来的。

逃荒路上,大哥发现了一座墓,钱是从墓里偷出来的。

「你盗墓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对劲?」马半仙突然问道。

父亲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失魂落魄道:「盗墓的时候,倒没什么不对劲。只是我们拿着银元回来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只黑狐狸正在吃尸体。」

「我大儿子觉得不吉利,就拿起石头,把那个黑狐砸死了。」

「怪不得,原来是这么回事。」

马半仙看着他,深深叹息道:「你儿子打死了狐狸,导致报复,死的倒也不冤了。」

「不过。」马半仙顿了顿,看着他说道:「你大儿子一家死了,下一家就轮到你们了。」

「为什么?」父亲目瞪口呆,流着泪说道:「我大儿子和大孙子的命,难道不够还债吗?」

马半仙意味深长说道:「他欠的他还,你欠的你还。」

父亲大惊失色,跪在地上,乞求马半仙救命。

如果是道貌岸然的大师,在这个时候,必然是狠狠要一笔钱,可马半仙什么都没要,只是说尽力而为,就转身离开了。

夜晚,山村里静悄悄的,一声锐利的惨叫打破了宁静。

当众人汇聚的时候,却看到马半仙重伤倒地,在她旁边的婆娘已经死了。

「这是咋了?」父亲提着煤油灯,急忙跑了过来。

马半仙气喘吁吁的摇摇头,脸色苍白道:「到底还是让它给跑了。」

马半仙身上有一道爪痕,爪痕深可见骨。她说道:「这个畜生不是一般的东西。」

「她刚开始害男人的时候不可怕,等她要害女人了,就可怕多了。」

「要是再让她害几个女人,就真的无人能制它了。」

父亲惊恐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它是一种邪狐。」马半仙叹了一口气,说道:「它刚开始是女人,会诱惑男人,将男人吸干精血而死。等它害人越多,它就会变成男人。到了那个时候,它凶性更胜以往。」

「不过它现在,只能害跟它有因果之人。」

「一旦它害死所有有因果之人,它就无人能制。变成祸害人间的妖魔。」

听到他这么说,父亲问道:「那跟它有因果的人都有谁?」

马半仙低声说道:「你们一家,还有曾经伤害过它的人。」

「那该怎么办?」父亲急忙问道。

「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大家护着自己的女儿吧。」马半仙说完,带着婆娘的尸体离开了。

在这之后,村里人心惶惶,大家都把妮儿藏起来,可到了夜晚,还是屡遭毒手。

有人看到一个浑身黑毛的男子入室杀人,它刀枪不入,很快就有几个少女惨遭毒手,场面惨不忍睹。

少女的家属哭诉,可大家却没有任何办法。当时东北混乱,根本无人顾及这个小山村。

每到夜晚,父亲都会领着家里的男人,守在家里,生怕赵娥出事。

有人提议干脆把赵娥嫁出去,她就不是我家的人了。

可父亲却摇摇头,破口大骂:「她是我女儿,活着是,死了也是。那个王八蛋不会放过她的。」

他正说着,晚上,一道黑影已经冲了进来。

父亲拿起锄头狠狠砸了过去,黑影一身浓密的毛发,锄头落在上面就被弹开。家里的男人在这时都冲了上去。

可这个黑影有一身蛮力,硬生生推开他们。然后冲进了屋子,抱走了赵娥。

母亲跌跌撞撞地追出来,手中还拿着棒子。可黑影速度太快,对周围人的攻击完全不在乎,抱着赵娥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完嘞。」父亲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赵娥是死定了。

黑影把赵娥带到了村头的乱坟岗,赵娥拼命抵抗着,可黑影的力气太大了。赵娥抬起头,只能看到仿佛野兽一样的眼睛。眼中没有人类的情感,只有野兽的野性。

就在赵娥哭喊的时候,周围突然响起了狐狸的声音。黑影停下了动作,看向不远处。

一只狐狸走了过来,眼神紧紧盯着黑影。

看到这只狐狸,赵娥呆住了,它又来了!

这一次,狐狸没有废话,直接扑了过去,跟黑影厮打起来。很难想象,一只狐狸,竟然能跟黑影这么大的人打架。

撕咬声不断响起,狐狸拼命与黑影对抗着。只是一次又一次,它被甩在地上。

很快狐狸身上便出现伤痕,嘴巴也有伤口,鲜血往外渗出。

可狐狸依然冲了出去,与黑影撕咬在一起。

很快,狐狸再一次被甩出,这一次狐狸奄奄一息,不再动弹,赵娥跑过去,抱住狐狸,小声哭泣着。

黑影缓缓走了过来,赵娥惊恐的闭上了眼睛,而这时,突然此起彼伏的狐狸声不断响起,赵娥惊讶的睁开眼睛。

不知道什么时候,乱坟岗周围,出现数不清的狐狸。它们密密麻麻成群结队,就这样包围了过来。

此时黑影慌了,急忙想要逃跑,而这些狐狸当中,一个提着煤油灯的女人走了出来,正是那位出马仙!

「我胡家的败类,也该由我胡家清理门户。」女人只是这样说着。

很多狐狸一拥而上,撕咬着黑影,黑影在地上不断打滚,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影一动不动,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生息。

「把它给我吧。」女人伸出手,要回了赵娥怀中的狐狸。

赵娥颤抖着把它交给了女人,女儿笑了笑说道:「别担心,它死不了。这点伤对它来说不算什么,给它喝点酒就行了。」

赵娥松了一口气,忍不住问道:「它是谁啊。」

「我家三舅爷。」女人笑着说道。

赵娥被送了回去,一起被送回去的还有黑影的尸体。

众人提来煤油灯一看,都吓了一跳,这是一个浑身黑毛的男人,身上的特征半人半狐。

女人说出了这个黑影的来历——邪狐。

关于它的来历十分可谓匪夷所思。

常言道,狗莫吃人。一条狗任何时候都不能吃人肉,一旦吃了人肉,就记住了人肉的滋味,永远不会忘记,只会袭击人,吃小孩。这种狗发现一条就会被打死一条。

可在逃荒路上,到处都是死人,到处都是野狗。那个年代,无暇顾及。

狗吃了人,记住味道,而狐狸吃了人,就变成邪狐了。

狐狸靠积德行善来修行,邪狐靠害人来修行。

逃荒路上,大哥打死了邪狐的老公,邪狐就缠上了大哥,后来害死了他儿子,这下真相大白。

父亲感慨万千,恭敬的道谢。

女人走了,临走的时候,要了一坛酒,给那只狐狸。

之后,父亲家里开始供奉起了狐仙,从此平平安安,再没发生过什么大事。

赵娥后来也嫁人了,只是在夫家,依然供奉狐仙。

对于自己这段遭遇,她说给不少人听过。很多人不屑一顾,认为狐狸只会害人。

可她说,人有好坏,狐狸也有正邪。

在东北,狐仙永远是亦正亦邪的形象,留在每个人的心里。

狐仙报恩,邪狐害人,自古如此。

有哪些邪性荒诞的民间故事? - 怪奇异闻录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