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有一个「御姐」女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2021年8月3日

她是一家中型公司的中高层,年薪六十万,可能更多。我才毕业就去了她的部门,完成了手里第一个项目,接着是她给我的第二个和第三个。

(这是有情人的情感夜话,故事虚构,请勿挂怀。)

1

2016 年 5 月 5 日。

今晚第一次有写点什么的冲动,就提笔写了。

我不知道女孩子爱一个人时是什么样子,可我知道一个女孩子不爱人时是什么样子。总结起来无非几个字:彬彬有礼,温良谦恭。

我嘴里的女孩儿比我大九岁,今年 32,今晚才过的生日,在电视台顶层的旋转餐厅里,我买单。是的,我就是你们嘴里的小奶狗,或者小狼狗。

她肤白貌美大长腿,巴掌大的脸,一双眼睛长得像杏仁,圆圆的,亮晶晶的,永远的天真无辜。

她是一家中型公司的中高层,年薪六十万,可能更多。我才毕业就去了她的部门,完成了手里第一个项目,接着是她给我的第二个和第三个。

我也不知道和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好上的。可能不算好,是我单方面一厢情愿。她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是一个夏天。我毕业,签了这家公司,工资给得不错,和哥们儿吃了午饭溜溜达达进来,第一眼就是她。

白衬衣,头发简单地在脑后挽着,嘴角上扬,对我说 Hi。

你相信么,那一刻迎着阳光,我知道自己栽了。我用尽心机调进她的组。她的工作能力很强,工作起来也不要命,那我就比她更拼命。她晚上十点走,我就十一点,没事情做,就呆呆地对着电脑屏幕,放着的是别人的报告,实际上满脑子全是一门之隔她的影子。

她大概也看出来了。她是那么聪明的姑娘,只是她不在意。

接近她的借口也找得很拙劣。我请同事喝酒,三巡之后,挑着话头开她的玩笑。她在一边也红着脸,小口小口地抿着饮料,眼睛笑得弯弯的,一点也不像个领导。

过了会儿,她上卫生间。趁着她离开的档口,有个家伙得了我的暗示,起哄道:「咱欧总还是单身吧?你敢不敢追?」

我立马拍了桌子说追就追,三个月拿下。

周围噤声,我回头,她如水一样的影子站在月下,脸上没有半分懊恼。桌上的哄笑在片刻后又重新蒸腾,荒唐言语不断,只有我听得见自己心脏剧烈的鼓噪。

我偷偷凑近她,她的发香混合了酒味飘进我的鼻腔,我说话的声音几乎颤抖。

「我想追你。」

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一如既往,笑意盈盈。然后,我就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她的家。追她的过程很简单,也很套路。我每天早上给她买早饭,晚上送她回家。

她总笑嘻嘻地说,怎么,三个月后我还真得答应你了?

可我们之间没用三个月。

那个晚上,我送她回家,她留我住下。我睡她的沙发,一整晚没法合眼,脑子里全是迤逦幻境和大朵大朵盛开的罂粟。

我是真喜欢她,哪怕是开玩笑,哪怕知道她大我 9 岁,哪怕知道她也许不止我一个人。

我喜欢她,不是说着玩的。她也喜欢我,可仅仅也只到喜欢而已。

2

2016 年 5 月 8 日

我又来了。东西收拾好了,明天走,走前更一次吧。

很多朋友说看了之后觉得我在写小说。要真是小说多好,小说里的人永远活在故事里,不会痛,也不会哭。

不像我。

春节的时候我忐忑地跟她提了一嘴,想要她和我一起回家。她拒绝了,公司项目吃紧,她得留下来看着摊子。前两天我们吵了一架,我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惹她生气,只能恋恋不舍地和她说了再见,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回家第二天,就在我们刚挂了视频电话,HR 便发来短信告诉我,开年不用去上班了。

她炒的我。

我愣愣地捧着手机在床上半天说不上话,胸口像被打了一拳,破了个洞,飘出来的全是嘲笑的声音。

是我太放肆了。刚才她在电话那头还满眼都是温柔地要我好好照顾自己,这才一挂,什么都不一样了。

公司里其实早已起了流言,说她私相授受,把好的项目都给了自己养的小奶狗。

很多人不服气,往上告她。明着暗着都有,那段时间她的状态确实不好,我看在眼里,却也幼稚地得意,觉得她是我的,脑子里还像在学校那样,觉得追到了校花就是追到了全世界。

春节临近时,活路压了上来,我忙得晕头转向,好几天没回家,熬夜了就在公司的沙发上躺一躺,第二天继续。

就这样,在我突然回去想给她个惊喜时,撞上了刚从她房间里出来的黄总。

黄总是老板的儿子,三十来岁,相貌堂堂,能力出众,也毫不掩饰对她的好感。

黄总见了我也是一愣,回头悄声和她耳语,她微笑着点头,面色如常。

那天我发了大脾气,在房间里像炸毛的猫,团团地转着圈。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穿着我的大 T 恤,刚好可以盖上屁股。

等我挠够了,到她跟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要个解释时,她开了口。

「黄总的护照在我这儿,他过来取,你别生气了。」

她的话漏洞百出。黄总的护照怎么会在她的身上?

可她太温柔了,而且还愿意和我解释。我一下不气了,可心里还是难受。我坐在她身边,把脑袋埋在她腿上,她的手一下一下帮我顺着头发。

我心里明镜似的敞亮,可我不想承认。

她从来不在朋友圈发我,也不允许我发她。她不会在外人面前挽着我的胳膊,也从不允许我在外面叫她的名字。

我要称呼她为欧总。

可她也有对我好的时候,她会亲自给我下厨。周末没事的时候,她会去菜场挑我喜欢吃的东西,买好带回来,一个人在厨房里鼓捣,不让我插手。

她做饭真好吃,那刀子拿在她纤细的手腕里就跟活了一样。我蹲在案板边看着她仔细地把肉切成条,阳光洒在她的侧脸上,她回头看我,伸手摸我的头发。

那一刻我觉得很幸福,那是一种身为柴犬般的幸福和悲伤。

我没想过她会突然炒我。她其实可以和我说的,告诉我她受不了外面的流言蜚语,我会为了她辞职的。

可她没告诉我,因为她不信任我。她大概也相信那些话,觉得我和她在一起是为了名利。

她太好笑了,我笑得在床上打起了滚,胃疼得快吐出来了,脸上还在笑。

我妈冲进房间,被我的样子吓傻了。房间里吐得到处都是,她以为我要死了,抱着我嘤嘤地哭,说儿子没工作就没工作,妈有退休金,能养你。

那一刻我看着老妈的白头发,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

我删掉了她的微信,在春节写了好几份简历投出去。

也许是之前的业绩好,春节过了没多久就被另一家公司相中了。还是那个城市。

我背着老妈给带的家乡特产上了火车,一路上心里谋划的全是怎么报复她。

新工作的上司是个中年男人,极有魄力,家底丰厚。他给了我极大的信任,才去就放手给了我一个大项目。

我常常忙到晚上快十二点才停下。回家草草洗漱,倒头就睡。

别人以为我很苦,可我知道这样才是我想要的。忙得停不下来,就没有时间去想她了。

隔两个月,老妈给我介绍了个女孩子。听说人很大方,要我请个假,出去吃个饭。

我看了照片,眉清目秀,没什么不好,也答应了。

就在要出门之前,我收到了欧的短信。

「你在哪儿啊?」

「……关你什么事?」

「你想我不?」

我的手哆嗦起来,刚要出门,又把脚缩回来了,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着。我的双手双脚仿佛被人用绳索束缚,我咬紧牙,用尽全力才把想要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不想。」

「啊?亏我还想你来着呢。我想见见你,方便吗?」

那一刻我觉得她真像个恶鬼。

我没去相亲,我心里放不下欧,相亲了是害别人姑娘。老妈打电话来催时我正坐在欧面前,看着她小口小口地喝汤,时不时抬头看看我,笑嘻嘻的,嘴角还残存着汤渍,模样诱惑极了。

我把老妈的电话摁掉,和她回家去了。

我们和好了,那天做了一晚上,她趴在床上抽烟,我从厕所出来,她扭头看我,漂亮的肩胛骨像要飞舞的蝴蝶。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了,身材还那么好,难怪男人都对她念念不忘。

我恶毒地想着。

她看着我,将烟放下,吐舌头。

「被你发现了。这阵子我想你的时候就抽烟,可你一点都不想我,好难过呢。」

她的话语软绵绵的,温柔得像泥沼,我一脚就踩进去了。

然后我们又住在一起了。她根本不提炒我鱿鱼的事,我也知道是她动了关系,帮我在新公司打点一切。

这是她欠我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我开始刷她的卡,用她的钱买衣服、鞋、手机、电脑,生日的时候还给自己买了一块表。

我每刷一笔钱她的手机都会收到提醒,她从来不动声色,她的情绪像个黑洞,吸光了所有的喜怒哀乐。

她没有喜怒哀乐,她不爱我。而我也可以不爱她了,因为你们看,我正大光明地在用她的钱不是吗?

3

2016 年 5 月 9 日。

又来更新了,我现在在机场,很快要飞北京了。

点赞和为我惋惜的朋友们都谢谢了。还有的朋友在骂她,你们别骂她了,我自愿的。爱情的事儿,说不准的。

比如今天,今天是她生日,我们分手了,我提的。

今天我请她在旋转餐厅吃饭,我西装革履,打着领带。她穿着一身翠色的小礼服,脚上的鞋差不多八厘米,走路时就像要飞起来一样轻。

她坐在我对面,小口小口喝着蛤蜊汤,模样那么精致又高贵,我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看着,直看到她抬眼,微微一歪头,笑着地对我开了口。

「怎么了?」

我仰头喝了口酒,醇厚的味道进胃,又火辣辣地反出来。

我是怂货,要靠酒精壮胆。

「我要调到北京去了——」

后面的话梗在嗓子里,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不敢看她。她的影子倒在我的杯壁上,连动也没动。

「那是好事呀。」

「去了可能就不回来了。」

「嗯,北京发展大,要是在那边站稳脚了就别回来了。」

我懂了。将第二杯酒喝下去,她依旧笑盈盈的,笑容就像黑洞,可以吞噬我本想说的一切哀求。

我想说,求你留我,或者求你跟我走。

求你撒泼打诨,求你泪眼婆娑。

求你了,哪怕就一次,让我感觉你是舍不得我,你是爱我的。

只要有一次,我就不走了,我就哪儿都不去,你要小狼狗我就做小狼狗,你要小奶狗我就做小奶狗,从此守在你的身边鞍前马后。

可她没有。

她又低下头,一口一口精致地喝着蛤蜊汤,手稳得连勺子碰壁的声音也未曾发出一个。

她不爱我,好感是有的,可那不是爱。

她懂我的意思,手下管着几十号人,早练成了听一知百的能力,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于是这样圆滑地拒绝我。不伤我的面子,伤我的心。

我低头看着葡萄酒,红色的液体倒映着我的样子,我觉得爱一个人的样子太丑了啊,我真像一条狗,那种掉光了毛的流浪狗。

我先送她回家,她坚持叫了个代驾。三个人的空间更加尴尬了,我抓着她的手看着窗外,她一直沉默着,直到下车。

她的手从我的手心里抽出来时,空气瞬间填补了那个缝隙。很凉,渗骨头。

她走了两步又回来,敲车门,弯腰看着我。她没说话,目光很深。片刻后,她伸手,纤细的手指抓在我的后颈上,拉着我上前,然后深深地吻我的唇。

我忘记是不是跟她舌吻了。她离开时我还保持着仰头的动作,她的高跟鞋在地上留下噔噔噔的声响。

我静静地缩回脖子,给代驾结了帐,坐在她的楼下抽了两个小时的烟。

第一次我等她出门,等了两个小时。那么离开的时候,我也要凑够两个小时。

最后一根烟灭后,我抬起头。肺里蕴着苦味,她的灯早熄了,窗帘的微动就像幻觉。

我轻轻跟她说晚安,接着回家,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购买了前往北京的机票。

其实想起来我们之间有过很美好的瞬间的,那些瞬间一度让我觉得她是爱我的。

设想一下,一个美丽的性感的女人,在家里做好了饭,等你回来后问你,你想我吗?

还有加班晚归的时候,她会给我放水,坐在浴缸边把手指插在我湿漉漉的头发里帮我按摩。

她会咬我的肩膀,跳起来搂着我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我的脸上。

她会给我做好多好吃的,全是我爱吃的,盯着我都吃下去。

她还会在我应酬喝酒,烂醉的晚上不顾别人的目光开车接我回家,让我吐在车里,帮我洗衣服和裤子。

那些时刻我不相信她心里是不认真的。

可认真又怎么样,她始终大我 9 岁,始终把我当成孩子。

我妈发现了我们的事情,我没想过她会这么歇斯底里。她要求我分手,立刻回家和她安排的小我一岁的姑娘相亲认识。

她觉得欧是坏女人,可她不知道,自己儿子这一年来一分钱都没在欧身上花过。

我始终觉得只要花着她的钱,我就是被她包养的小白脸,她就能对我好一些。

人对自己付出过的东西,总会存有善意。

但这些不能满足我。我想要爱情,她只想养着我。她要我们的关系简单直白,哪怕我在决定离开前最后一次问她,想不想结婚,她也只是眨眨眼,笑呵呵地说,你想明白了吗?

我他妈早就想明白了,我也知道,她早就想明白了。

她不爱我,多么明白。

4

2016 年 5 月 11 日。

到北京了,删了她的一切方式,她没找我,就这么算了吧,大家都散了,我就是个来歪楼的反面教材。

5

2018 年 5 月 14 日。

我来挖坟了,继续更新。

我连滚带爬地从北京回来了。她出了一场车祸,腿坏了,下半辈子都得在轮椅上过了。

我今天上午得到的消息,下午就提着行李冲进了她家。

这两年我在北京一直一个人,屏蔽了所有她的消息。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找过我。这件事是朋友聊天时告诉我的,说她车祸之后就不想活了。

我的心忽然就疼了。

那么久了,还是会疼,一疼起来伤筋动骨,又喝酒,又吐。

我该她的,上辈子的业报,这辈子要还。可我心里除了疼还隐隐高兴着。我的蝴蝶翅膀断了,她飞不走了。

她的钥匙我还留着,她也没换锁。我开门进去的时候看见了那个黄总留下来的果盘,我把果盘从窗户丢了出去。

她惊愕地看着我。

那么久了,她老了好多,都有皱纹了。不化妆,嘴唇真白,想给她亲红一点。

她坐在轮椅上,鼻翼微微扇动着。

我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

我说:「你想要人照顾你找我啊,你想要男人叫我啊,那个姓黄的有什么好?老男人,没我有力气没我有精力,以后也不会比我钱多,你跟着他你瞎啊?」

我说:「你瘸了,腿断了,人老珠黄,没人会再要你了,你死了心吧,你飞不走了,这辈子你都跑不掉了你知道吗?」

我一边骂一边又忍不住哭,很没出息。

我哭着说:「你需要人照顾的话来找我呀,我照顾你,我对你好,我一辈子都守着你,我养你行不行?」

她睁着那双圆圆的眼睛看着我,看着看着,眼角往下弯,嘴角瘪了又瘪,接着就哭了起来。

她哭着打我,疯了一样,披头散发的。她嚷嚷着我不要你同情,可她的手一直拽在我的衣角上没离开。

我就是这样没出息,出去创业也没啥很好的成就,只能盼着她的翅膀断了,在我身边,我抱住了她,心里反而踏实了。因为我摸得着她了,有情绪的,不再隐藏自己的女孩,我知道她不会再离开我了。

我真是太没出息了。

6

2018 年 5 月 17 号。

他睡了,我用他的号来更新了。我就是他说的那个姐姐,女孩在爱情中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因为我已经不是女孩了。

我没爱过人,在他之前我不知道怎么爱人。这些年,工作生活,已经快把我压垮了。对了还要维持美貌和健康的体态。

他说要走的那个晚上我快疯了。指甲把手心掐出血才忍住了没求他留下来。我已经很好了啊,我已经很乖了。你要钱我给你,你要人我给你,你要懂事的听话的,你要美丽的大方的,我都给你,为什么你还是不满足,还是要走呢?

而我又凭什么留住你?你大好的前途,年轻又英俊。可我呢?再怎么打扮,我也看见了自己的鱼尾纹,我一步一步地衰老,一天比一天老,这一个小时比上一个小时要老。我很害怕,可我也有我的尊严。我不能在你的面前表现出我的懦弱,如果我懦弱了,你大概就不会喜欢我了,你喜欢的不就正是我坚强的那一面吗?

不过现在我有资格向你撒娇和撒泼了。我是病人,你得照顾我,同情也好爱情也罢,你得留在我的身边。

其实腿断掉的消息也是我托人告诉你的。你看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好,我从头到尾都是绿茶婊。

我想留住你,想要你回来,把你困在我身边。

我多自私啊,可我不后悔。我唯一后悔的,是自己伤晚了。

7

2018 年 5 月 20 日。

她的腿没瘸,只是擦伤。她跟我认错,说是她骗我的,不然她想不到理由把我骗回来。黄先生也是她找来气我的,果盘是她自己买的。她说完之后把头埋在膝盖上哭,大概是怕我生气。

她幼稚死了,一点也不像个三十多的成熟女人,只像一个爱着我的女孩子。

我终于知道女孩子爱人是什么样了,她矫情自傲又自卑,她胆小懦弱,连喝得胃出血也不敢告诉我她爱我。

好了不更了,我去结婚了。

有一个「御姐」女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 故事档案局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