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你被吓得最惨的一次是什么情况?

2021年8月3日

母胎单身,却查出怀了孕。我当时都傻了,身边连个男人都没有,怎么就怀孕了?我猛然想起,上次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两个月没来大姨妈,朋友开玩笑叫我测一测。没想到居然真的显示两道杠,我立即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闺蜜赵雪。

她是个健身教练,性子雷厉风行,思路却缜密。她再三确认我没跟任何人发生关系之后,表情逐渐凝重。

赵雪让我好好想想,是不是在我睡着,或喝醉的情况下被人占了便宜?

难道我睡着的时候有人闯了进来?

我住的是公寓,平时都有锁门,可能吗?

当晚下班回家,我猛地想起,最近还真喝醉过一次。

那是一场同事聚会,我因为开心多喝了几杯所以昏睡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个宾馆的床上。

当时还有两个女同事在房间里。

我在聚会上喝醉了,她们不知道我家住址,只能带我来这里开了一个房间。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衣服完整,也没什么不适,就没当回事。

现在想起来,细思极恐。因为那场聚会除了我和那两位女同事,还有九个男人!

我肚子里的孩子,难道就是他们其中某个人的?

一想到这,我就浑身颤抖,当晚失眠到后半夜,突然听到异响。

是门外门锁转动的声音!

有人在外面开门!

我急忙大声喊道:「谁啊!」

许是听到了我的声音,门外门锁转动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我穿着睡衣,颤颤巍巍地的站起身,从床边拿出一根棒球棍,小心翼翼的向着门走去。

我探着头看向猫眼,外面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一会,不敢打开门,就这样趴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

过了一会我确定没人了,才小心翼翼的回到床上。

临睡前,我在门把手上挂上一个水杯。

如果外面有人打开门,水杯摔碎,我也能立马发现。

第二天醒来,我就去找公寓调了昨天的监控。

监控显示,在我进去房间后,没人来开过我的门。

难道是错觉?

我对此没想太多,给女同事打去电话确认那次聚会的情况。

女同事接通了电话,面对我的询问,她疑惑问道:「没发生什么事情啊,那天晚上我们给你开了房,中间也没有男人进来。」

我没有说话,放下电话,一脸的茫然。

如果不是因为同事聚会,那我怎么怀孕的?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去那家宾馆看看。

因为我是当事人,宾馆老板亲自带着我查看了走廊的监控。

「你尽管看吧。」老板识趣的关上了门。

我颤抖地伸出手指,查看着那晚的监控记录。

在走廊里,我闭着眼睛,醉醺醺的没有知觉,被两个女同事架住进了房间。

很快房间门关闭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松了一口气,往后拉进度条,依然没有发现异常。

直到凌晨三点,我突然瞪大了眼睛。

情况发生了变化,走廊里多出来九个男人,这九个男人正是聚会上的男同事。

看到这里,我只感觉浑身发冷。

公司王经理走在最前面,敲响了门,门打开了,是跟我通话的女同事开的门。九个男人就这样进了房间。

我颤抖的拿起鼠标,继续拖动进度条,直到早上六点,门才被打开。九个男同事走了出来,面容倦怠,但一个个看样子十分高兴。

我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干,脑袋发出了嗡嗡的声音,瘫坐在了地上。

三个小时,九个男人,加上我三个女人。

他们到底在房间里干了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浑浑噩噩的站起来离开。

我马上联系了闺蜜赵雪,报警!

于是在赵雪的陪同下,我们去了警局。

警察很快出动了,九个男同事和两个女同事全都被带回局里调查。而我被带到了医院做检查。

为了比对 DNA,所有男同事都被采了血。

审讯结果出来后,警察告诉我,他们当晚在打扑克,没有人强奸我!

我激动的问道,「他们进我的房间是在打扑克?」

「你先别激动,我理解你的心情,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警察试图让我冷静下来。

我反问道:「九个人挤在一个房间打扑克,这种事情你们也会相信吗?」

「他们提供了一段视频,是你其中一个同事录的,地点是房间内,时间是那天晚上。你看一下。」警察拿出了一段视频。

在视频里,九个男人真的在打扑克,两个女生在旁边围观。

至于我,昏睡在旁边的床上,一动也不动。

我看了一眼,那的确是我。

视频大概有几分钟,我看完之后激动说道:「他们在房间里呆了三个小时啊!这么一小段视频能说明什么?」

「我知道,所以我们已经派人去宾馆搜集证据了,等 DNA 检测报告出来,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从警局出来,我几度崩溃,赵雪一直都在安慰我。

第二天,警局给我打来了电话,调查结果出来了。负责我案子的梁警官把我带到了办公室,给了我一份文件。

我认真看了几页,脸色顿时不好了。

这九个男同事,全都跟我肚子里的孩子排除了亲子关系。

「这怎么可能呢?」我慌乱的看向梁警官,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

「事实就是这样,我觉得你再好好想一想,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我正要说什么,梁警官继续开口:「当然,我们也理解不能就这样排除他们的嫌疑,但在那个客房我们没查到任何证据。」

「事情都过去一个月了,证据怎么可能还在?」我气的浑身颤抖。

他们是分开审讯的,供词都一样,而且没有证据,警察也没办法。

离开警局后,我越想越不对劲,不是他们那又是谁?

迫不得已,我回到公司继续上班,同事们居然都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王经理还第一时间找我谈了话。

他没发火,反而和颜悦色地安抚我,「小吴,你的情况大家都理解,这事没人会怪你的,我给你放五天带薪假,你休息休息,把私事先处理。」

我没有拒绝,匆匆下班后约了闺蜜赵雪。

我把领导给我放假的事跟她一说,她立马觉得不对劲,「你冤枉同事和领导是强奸犯,同事没排挤你,领导还给你放假?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了,这不正常!

赵雪想了想,跟我说道:「你把酒局当天那两个女同事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想办法。」

当晚我没回家,在赵雪家住了一晚。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了过来,精神状态很好,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我一直待在闺蜜家,下午赵雪从外面回来了,她一脸凝重的告诉我:「你那天晚上肯定是被人糟蹋了。」

「谁干的?」

「他们都干了。」

我只感觉脑袋一沉,整个人都快晕厥过去。

「消息是那个叫陆巧荷的女同事透露的,她还说,只要我给她五万块,她愿意给我提供证据。」

我愣住了,看向她说道:「她这是勒索,钱不能给,我们还是报警吧。」

可这一次赵雪摇摇头,认真说道:「先别报警,把证据拿到手再说。」

我咬了咬牙,「那好,五万块钱我出。」

第二天,赵雪离开了,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等她回来的时候,脸色异常难看,她说我那女同事陆巧荷变卦了,完全否认之前透露的消息。

我一定要调查清楚,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决定回公司打探情况,结果刚到公司,就收到一封邮件,打开一看,我大惊失色。

「吴小夏,我是孩子父亲,你不许打胎,不许伤害我的孩子。」

「如果你敢伤害我的孩子。你的母亲刘雪艳,你的父亲吴波,你的闺蜜赵雪都要死!」

「你不能报警,我随时都在监控着你。」

孩子真正的父亲出现了,还给我发了恐吓邮件?怎么办?

我冷静下来,将邮件各种信息全部截图保存。

同时心里冒出来很多疑问,发邮件的是谁?是那九个同事中的一个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 dna 都不匹配?这人为什么不让我打胎?

我没心情上班了,约了赵雪去了警察局,将邮件的相关信息提供给了梁警官,希望能查到来源。

这个人知道我这么多信息,我不敢回去住,决定先跟闺蜜住一块。

结果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后半夜,我和闺蜜被一声巨响惊醒,一个包裹砸破了玻璃出现在闺蜜房间里,这里可是三楼,谁扔的?

我们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里面竟然是一堆文件,看完我们都吓坏了。

这些文件全都是我的资料,小学,初中,高中,各种资料都在里面。甚至很多资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封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别想逃,我的孩子,你不能打!否则后果很严重。」

他怎么得到我的资料的?还要我把孩子生下来?

我们赶紧把这些情况反映给了警察,他们进一步展开了调查,不仅如此,还调了监控。结果当晚赵雪小区的监控全部坏了,暂时还找不到凶手。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搬家!

我脸色惨白地回公寓,准备收拾东西搬家。

结果公寓被贴了封条,周围的人都在围观,一个个窃窃私语。

公寓发生了凶杀案,一个叫小雨的女孩在自己房间里被奸杀了。

我浑身一颤,小雨就住在我的隔壁,平时我们关系不错。

我第一反应凶手跟我有关,搞不好就是那个让我怀孕的人。

等了许久我才回到房间,收拾行李时,发现家里多出来一个脚印,是男人的脚印。

有人来过我的房间!家里的布置被动过。

我感觉越发的恐惧,留了个心眼,用手机将脚印拍下来后,草草收拾东西离开了。

我换了一个安保比较高的小区,回去上班的途中,我也小心翼翼。

到了公司,发现氛围变了。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王经理把我叫到办公室,「你最近一直请假,耽误了很多工作……」

他没直说,但我知道他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主动辞职!」

办完离职手续,我心中五味陈杂,明明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回到家里,我不安的坐在沙发上,门铃突然响起。

在猫眼里看了好一阵,确定只有赵雪,我这才打开门。

赵雪刚进门就抱怨我开门慢,还提醒我,「你最近别出门了,你之前公寓又死人了,女的。」

「怎么会?」

我愣了愣,惊骇道:「谁死了?」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叫什么秀娥。」

我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秀娥是我对面的邻居,虽然不熟,但也认识。

两起命案都离我原来的房间很近,像是故意作案。

第二天,我去买了一大堆女子防身用品。不管什么样的东西,我都拿了不少。

准备就绪,我鼓足勇气决定去做手术。还没出门,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我按了录音,对面响起的是电子音。这种声音一听就是电脑合成的,显得格外机械空灵。

「不许伤害我的孩子,否则会死更多的人。」

我浑身颤抖着,手掌差点握不住手机。

我深呼吸稳定情绪,「要我生孩子可以,起码我得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吧?」

「这些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生下他就好了。」

「如果我不生呢?」

「那你就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死掉吧。」

很快这个电话挂掉了,我我再打过去已经打不通了。

我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失声痛哭。

随后我联系了梁警官,将这通电话的相关信息全都提供给他,我们一致推断,我孩子的父亲和这两起命案的凶手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我把之前家里拍到的鞋印也发给他,他恍然大悟,立刻联系同事对我之前的房间进行搜查。

没过多久,赵雪给我发了个位置,说有重大线索,让我赶紧过去。

去了我才知道,那是我同事陆巧荷的家,而她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跑路,被赵雪给堵了下来。

她情绪很低落,对我们说,「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给我五万。」

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下来,然后我直接转账,同时威胁道:「刚才的通话我已经录音了。你不想被说成诈骗,就告诉我真相。」

女同事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公司其实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我诧异问道。

「你没发现吗?公司的员工没有几个正经上班的,他们都是赌徒!」

她的话让我目瞪口呆,很快她说出了更让我震惊的事情。

她告诉我,公司一共四十多人,大部分人都是赌徒,他们都在玩一款赌博软件,每个人都输了不少钱。

我愣了一下,仔细回想,确实很多员工天天盯着手机,王经理也是如此!

「他们那晚去你房间,就是聚众赌博。」

我愣了一下,问道:「只是赌博吗?」

她沉默了一下,低声说道:「赌徒输红眼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当时有个男同事没有赌注了,然后…他把你押上了!」

「什么!」我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我竟然成了他们的赌注?

「他们拿我做什么?」我颤颤巍巍说道,身体已经瘫软在地。

「当时王经理赢的最多。」

「其他人没有钱了,于是答应让王经理睡你一次,他们不会举报。」

「然后呢?」

我浑身颤抖着,沙哑问道。

「然后就是李泽民。」

「赵华。」

「别说了!」我颤抖着身体,打断了女同事的话:「你也把我当成筹码了吗?」

她愣了愣,低声说道:「对不起,那晚我虽然没输钱,但也默许了他们的行为。」

我脑袋轰鸣了一下,整个人都快晕厥了,胃里一阵恶心,借机上了个洗手间,偷偷给梁警官发了信息。

他们输红了眼睛,竟然拿我作为发泄工具!

我用清水洗了把脸,冷静了不少,继续听着她说,继续录音。

「他们有人随身带了避孕套,所以都采取了安全措施,你醉的太厉害了,没有发现。」

我顿了顿,开口说道,「事已至此,强奸我的人一个都跑不了,你得为我作证!」

她有些慌了神,「我不能为你作证,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不然我会被讨债的弄死的。」

她说完就想跑,赵雪手疾眼快,将她给揪了回来,我们不可能放她走的。

我刚给她转的钱她也退了回来,毕竟她也不愿罪加一等。

很快,梁警官带着其他同志赶来了,当场控制了陆巧荷。

这一次审问进行得很顺利,王经理以及当时侵犯我的所有人都被抓了起来。

走出警察局,如果不是赵雪搀着我,我可能寸步难行。

他们侵犯了我,但都不是孩子的父亲,真凶究竟在哪?

回家后,我心里抑郁,不想说话,看着家里,总感觉很陌生。

赵雪浑然不觉,笑着系上了围裙,「你好好休息,今天我给你做菜。」

我点点头,失魂落魄地窝在沙发上。

此后几天,我的心情逐渐好转,王经理一行人认罪伏法了,更让我惊喜的是,那个幕后之人抓到了。

我提供的鞋印成了案件突破的关键。

警察在我之前的房间里,发现了不属于我的私人用品,还发现了极其隐蔽的摄像头。

根据私人用品上的 DNA 以及鞋印,警方抓捕了公寓的宿管大爷。

我当时都惊呆了,宿管大爷都六十多岁了,竟然干这种事情。

面对警方的拷问,宿管大爷认罪了。

他在租客离家的时间出入房间,并安装了摄像头,只为满足自己的偷窥欲,而我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关于恐吓我的邮件及电话,他却表示不知情!

对于那两起杀人案,宿管大爷提供了证据,他也曾在小丽房间安装了摄像头,也拍下了那晚的犯罪证据。

没有第一时间给一是因为自己偷拍,二是因为凶手他认识。

凶手是公寓房东的儿子!

警察迅速将房东儿子抓捕归案,审讯后才明白来龙去脉。

杀人只是为了报复自己的父亲!

原来,房东跟前妻生的大儿子,怨恨父亲抛弃自己的妈妈,所以想毁了父亲名下这栋公寓,制造凶杀恶名,让父亲破产!

同时他承认,之前的恐吓邮件和电话,也是他做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总算水落石出了,可我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于是拜托警察再做一次 DNA 对比,我要确定孩子是不是他的。

赵雪劝我不要胡思乱想了,坏人都得到了惩罚。

我心慌,于是在出租屋,里里外外都安装了摄像头。

接下来几天,我的睡眠又不好了,精神萎靡,警局 DNA 比对结果出来后,我崩溃了。

我孩子的父亲不是房东儿子!

我愈发焦躁不安,偷偷查看了家里的监控录像,却没发现任何异常。

随后我去了一趟医院,医生在我的血液里检查出了特殊成分的残留,是一种强效催眠药。

我何时被人下的药?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藏在哪里?

我猛地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第二天,我故作镇定的坐在电脑旁,查看家里的监控录像。

这次我发现了端倪,监控录像一部分被删除了。

我不动神色的放回原处,又偷偷在家里安装了其他的监控。

这一次我没让任何人知道,包括赵雪。

第三天,我拿起手机,颤颤巍巍的看起了录像。

这次的录像变了,不再是当初空无一人的情况。

一个男人用钥匙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房门,进入房间后,他旁若无人的换鞋,表现得相当轻松。

就仿佛这里是他的家一样。

更可怕的是接下来的画面,那个男人进入房间后,并没有呆多久,而是直接钻进了我床边的柜子里。

而且再也没有出来过!

我看了看手机监控上的时间,忍不住浑身剧烈颤抖起来,这个男人到现在还在我的床头柜里,并没有离开!

我佯装镇定,拿起手机给赵雪打了一个电话。

「亲爱的,要吃猪排吗?」

「好,我马上去给你买。」

说着我就要走出门,可这时,身后的床头柜突然开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赵雪是回族,根本不吃猪肉,吴小夏。」

我尖叫着大喊救命,疯狂往门口跑,却被这个戴着眼镜,长的十分瘦弱的男人抓住了。

他拽着我的头发,将我往里拖。

我一边尖叫喊着救命,一边疯狂的抵抗着。

他揪着我的头发往地上磕,我头晕目眩,他麻利地将我捆了起来,冷声道:「你想打掉我的孩子,没门!」

我痛哭流涕,「求求你放过我,我都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我可是你的老公。每天晚上,我都会跟你睡在一起。」

男人笑了笑,面容邪恶而狰狞。

我脸色剧变,「我昏昏欲睡是你下的药?」

「你每天都有睡前喝一杯牛奶的习惯,在牛奶里放下安眠药,对于我来说再容易不过了。」

男人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我。

「你每天都跟我睡在一起?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急忙喊道。

「宿管大爷是最容易搞定的,我配一把钥匙,自然出入自由。」

「至于监控,这种小孩子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更是轻而易举。」

我浑身发抖起来,「那我怀孕是因为你……」

「你是我的,孩子自然也是我的。」

「你比禽兽都不如!」

「多谢夸奖。」

男人阴阴一笑,目光狂热的看着我:「你是我的,没有人可以夺走!」

他的眼神无比阴森,充满了占有欲。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大气都不敢出。

「我从来没见过你,你为什么要伤害我……」

「我们见过面,每天都在见面,只是你对我视而不见而已。」男人看向我,神态充满了狂怒。

我好像有了一点印象,这个男人似乎是我以前对面公寓楼的。

「也好,以后我不用再躲躲藏藏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失声求饶,他完全不理会,麻利地将我嘴巴堵上。

他自言自语道:「赵雪应该马上到,解决了她,我带你远走高飞,至少短时间没人会想起你。」

我正担心,门外没多久便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

赵雪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小夏,开门啊,怎么回事?」

她一边说着,一边推门。

男人手中拿着一个棒球棍,已经做好了袭击的准备。

门打开,男人一棒挥了过去,却挥了一个空。

几个警察翻滚而过,将男人扑倒在地。

「别动!」

「老实点!」

眨眼间男人已经被几个警察按在了地上。

赵雪此时扑了过来,抱住了我。

以防万一,其实我跟赵雪定了约定。

猪排是个暗号,我一说猪排,就证明我有危险,她要马上报警。

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我挣脱束缚,看着眼前拼命挣扎狼狈无比的男人,松了一口气。

男人被抓获后,一切真相大白。

男人名为杨承,是一个黑客。

他之前住在我对面公寓,每天都用望眼镜窥视我的一举一动。

在他的家里,挂满了我的照片,还有我的各种资料。

他对我的狂热,让审讯他的警察都感觉到胆寒。

他是一切的主谋。

他和宿管大爷套近乎,骗到了我房间的钥匙。每晚迷晕侵犯我,然后在凌晨时悄悄离开。

篡改监控,没有人发觉。

以网友身份和房东儿子交好,教唆并灌输可怕思想,酿成两起起命案。

这一切的疯狂行为都是为了我,他俩只要成为替罪羊,杨承就彻底安全了。

当审讯警察问道:「你也算事业有成,为何不主动追求,要选择这种手段呢?」

杨承这么说的,「不可能有女人看上我的。」眼神疯狂而暴戾。

原来他的感情经历很丰富,有过很多女朋友,但都没能走到最后,因为都受不了他变态的掌控欲。

他甚至规定自己的女朋友,必须在某一个时间上厕所,其他时间不许上。

至于他为什么变成这样,我不想去了解,每当我想起他,既恶心又后怕。

……

一年后的某天,夜晚八点。

我打了一个车,习惯性地先拍了一个车牌照片,然后坐在了后车座上。

车主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皱了皱眉头:「你让我等太久了。」

「不好意思。」我低声说道。

车主行驶起来,我坐在后座,给赵雪打了一个电话。

「赵雪,嗯,我马上到了。」

「我现在正在车上,车牌照和路程我已经发给你了。」

我故意这么大声说话,就是希望让中年男人听到。

放下手机,我心不在焉的玩起了手机。

坏人都受到了惩罚,我的人生也算恢复了以往的日子。

可我知道,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我了。

手机突然一阵响动,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顿时惊讶起来。

「司机,你导航是不是错了?」

「你偏离导航的路线了。」我急忙问道。

司机没理我,继续默默的开车。

我又问了几遍,司机很明显心情不好,一脸的冷漠。

我变得惶恐起来,手下意识伸向了包。

包里面有一把锋利的小刀。

我又看了看四周,脑海当中想着该如何一击制服他。

是用刀子挑他的大动脉,还是割他的喉咙。

我整个人很紧张,脑海中胡思乱想着,想着如何把他制服或者杀死。

偏离导航的车,行驶到了一块偏僻的地方,很黑,路灯稀疏。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将小刀慢慢抽了出来。

这时司机突然开口了,「导航的道现在正修路呢,这边比较近。」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

我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将小刀放了回去。

司机不是一个健谈的人,没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环境越来越熟悉,我松了一口气。

司机停到了路边,目的地已经到了。

「到了。」中年司机只是说了一句,然后又拿起手机,准备接下一单了。

我没说一句话,转身走下了车。

我知道,我误会了中年司机。

他只是一个被生活压垮,而变得沉默的男人。

赵雪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看到我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又失踪了呢。」

「这次不会的。」我伸出手,紧紧抓住了赵雪的手。

你被吓得最惨的一次是什么情况? - 黑月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