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女生宿舍的关系到底有多恐怖?

2021年7月30日

我在大学追了一个男生三年多,此事学院所有人有目共睹。

可就在昨天,他和我室友在一起了。

当初室友和我说,他们只是老乡。

可没想到,他们俩不仅是多年的青梅竹马,我男神,还一直对我室友爱而不得。

我和许哲是同一个班的大学同学。

大学一开学就是军训。

那天,教官把一个高个子男生安排到我的右手边。

练习向左向右转的时候,我转错了方向,猝不及防和他变成了面对面。

那是我第一次见许哲。

先是看到他十分白皙好看的下巴,然后情不自禁的往上看到他好看的薄唇,鼻子,眼睛,眉毛……

他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发愣的时间他已经做了下一个动作,我被教官训了几句,也没听清楚教官到底在训什么。

那一刻,我的心怦怦直跳。

我便是从那时起心动的。

后来我观察到他似乎很沉默,休息时间从不参与大家的任何一个话题。

我们方阵偶尔正步走的时候,我不小心打到几次他的手,我小声道歉,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他总是一个人盘腿而坐,帽子戴的板板正正,头微微垂着,一丝不苟地原地静止沉默。

也有人和他搭话,但渐渐发现是自讨没趣,就没有人再上前了。

军训很快结束。

因为我的人际关系比较好,手里有一些实习兼职的人脉,便经常发布招聘的广告。

我没想到许哲会因此主动联系我,这让我喜出望外。

他似乎很需要钱,因此我们的交集越来越多。

我手里一有好的实习机会,总是第一个推荐给他,渐渐地,我似乎成了班里面和他最亲近的人。

当然,这都是我自以为的。他待我与班里其他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

很多时候,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我给许哲发消息他都回的很慢。

我有段时间觉得比较挫败,想放弃了。

是我室友——李琳鼓励的我。

那时李琳和我说,「许哲啊,听说过,人长的蛮帅的,你喜欢就去追吧!」

李琳还说,「初初,以我的亲身经验,经常聊天绝对是可以聊出感情的,一般来说,只要那个男生不讨厌你,你每天给他发消息,慢慢的他就会喜欢上你的!所以不要放弃!坚持骚扰他,说不定哪一天就打动你的许哲了!」

于是我又坚持了下来。

我判断许哲的家境应该不是很好,不然其实在 C 市,大学一个月两千块的生活费,普通人完全够用。

他实习的工资一个月差不多三千了,就算家里一分不给也够用了,但是他还是抓住一切可以赚钱的机会赚钱。

每次他去的兼职,我都有去,我们相处的时间大大增加,下了课一起去兼职,成了我那时最期待的事情。

我每次都会鼓鼓囊囊背一书包的东西和他一起去兼职,他渴了我就恰到好处的递上一瓶水,他饿了我就满脸笑意的和他分享我做的爱心便当。

有没有工资拿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主要是想追人,但为了在许哲面前保持好印象,我工作的时候都非常认真尽力。

他一开始对我给的东西是拒绝的,后来慢慢接受,有时会给我转账,我都没有收。

我佯装生气和他说,「许哲,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你这样我感觉自己像赖着你买东西的哎!?你可以回请我的呀,转账多伤感情啊!」

他那时是第一次对我笑了,只是笑的很浅,但是依旧让我很心动,我回味了很久,现在想来,那时候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

我那时为这一点点改变开心很久,并没有想过,那也许只是因为他不想欠我太多物质上的东西。

而我那时欢欢喜喜和他一起兼职,并不知道他赚来的钱,很多时候都给了李琳。

第 2 章 生厌

这种感觉比吃面条时看到一只苍蝇在碗里面还恶心。

李琳昨天的话在我耳边回响,「阿哲从初中便喜欢我,我以为有人可以替代我走进阿哲的心,但现在看来,初初耗费的这三年,是我对不起她。」

宿舍里另一个室友说,「初初那里你要摊牌吗?」

「先瞒着吧,我和许哲在一起的消息慢慢再告诉她,我担心她受不了……」

……

我离开宿舍楼,一个人坐在凉亭下冷静了好久。

久到我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比如我们都在刷网课的时候,李琳得意地说有个「蓝闺蜜」帮她刷过了。

比如许哲刚从上海那边回来,李琳的书包上就多了一个「蓝闺蜜」送的迪士尼限定玩偶。

比如每次许哲发工资的时候,李琳都会买不少衣服和吃的。

还有李琳经常晚上和她蓝闺蜜戴着耳机打电话……

宿舍里的人暧昧地追问她蓝闺蜜和她有没有情况,她就闪烁其词地说,是有追求过她很多年,不过现在只是好朋友。

谁能想到这个追求者,这个蓝闺蜜,是许哲呢。

我要吐了。

……

晚上回到宿舍,宿舍就李琳一个人在。

她正在试新买的口红颜色,像往常一样拉着我问我好不好看。

我很随意地问,「你蓝闺蜜送你的?」

她羞涩一笑,「不是呀,他哪里懂这些,他只是发了工资给我转了一点,我自己买的。」

我的心已经恶寒的不行,前几天许哲刚发了工资。

我爬上床打开手机,这才发现许哲给我打了很多个电话,下面又给我发了消息,问我今天怎么没有按约定去兼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和他的聊天界面,觉得蛮好笑的。

拉黑删除后,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

我发了个消息给林甜甜,「最近有空吗?我想去你那里住几天。」

林甜甜秒回,「来呗,反正你也知道我家密码。」

……

这一夜我睡的很不安稳,断断续续做着梦,梦里面一会是许哲的冷笑,一会儿是李琳得意的面孔。

第二天五点多就醒了,醒来时头有点痛。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必需品,背着书包下了宿舍楼。

因为起得早,宿舍楼下并没有什么人。我走出好远,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喊了我的名字,「唐初初!」

我回头,发现真的是许哲。

他向我跑过来,离的近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睛里面有些红血丝,像是很久没有休息。

我凝视着这张曾让我一见钟情的脸,忽然觉得其实也不过如此。

我对他笑了一下,「你找我?」

他有些紧张的样子,目不转睛地观察着我的表情,「我昨天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发了很多消息……」

我静静地听着,在他的视线下点了点头,表示我有收到。

他不安起来,「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晚上我问了你的室友,她说你已经睡了……」

我「嗯」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听着,这个室友是谁不言而喻。

「你,你……」他在我的注视下忽然结巴了一下,「你好像,把我的微信删了,为什么?」

我不懂他为什么紧张成这个样子,是担心我不再喜欢他之后,他少了实习机会给李琳赚钱了吗?

我忍不住笑了,平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算是和这张脸告别。

然后我说,「以前有个姑娘挺喜欢你的。」

「但是她不知道你有一个追了很多年也没有追到的女孩。」

「而这个女孩,还是姑娘的室友。」

「你和女孩在姑娘面前装了三年的不熟……姑娘现在非常讨厌你,所以删了你的联系方式。」

「我说的还算明白吧?」

过去三年,我虽然没有明确表白,但是各种挑逗的情话以玩笑的方式和他说过不少,每次我都很期待他的反应。

但这次我不再看他,我已经不再期待他的任何反应了。

第 3 章 决绝

恰逢端午节加上周末,接下来可以闲五天。

我这些糟心事实在累人耳朵,本来不想说,耐不住甜甜担心,只好和她说了。

甜甜看出我不想多提,只简单骂了他们两句,又劝慰我一番,然后说,「初初,你搬来和我住好了,我这离你学校也近。」

我懂她的意思,在校园遇到那两个人难免膈应,我应道,「好,那你要帮我搬。」

「好。」她说,「明天我要去一趟叔叔阿姨那,你去不去?」

甜甜口中的叔叔阿姨是我的舅舅和舅妈。每逢节假日,她必定要先回付家看望一番。

甜甜被收养那年,舅妈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付家会把她当亲女儿养,甜甜那么聪明通透一个人,那一刻却没有改口,叔叔阿姨一直叫到现在。

如果我有甜甜一半通透,就不会在一个没有回应的男人身上耗费三年的时光。假期从不回家陪伴父母亲友,变成一个可笑的兼职达人。

我想起来自己身上闲钱甚多,便和甜甜说,「我陪你一起去,这个假期所有开销算我的。」

甜甜扑过来抱住我撒娇,「初初!我好恨自己不是个男的!好想吃软饭呀!」

我捏捏她软乎乎的脸蛋,手感好的不像话,我猥琐一笑,「未尝不可。」

……

第二天到商场采购完礼品,我们俩又逛街为接下来的几天屯了不少吃的,和甜甜在一起真的太愉快了。

我们俩一人一支甜筒,边吃边走,迎面而来两个衣品在线,戴着口罩的年轻帅哥。

我看到甜甜漂亮的眸子亮了一下,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

今天的林甜甜很明显已经不是昨天想吃软饭的林甜甜了。

那两个小帅哥也注意到她的视线,擦肩而过大概不到一分钟,其中一个男生率先回来要甜甜微信。

我的视线一直放在甜甜身上,一时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一道视线同样放在我的身上。

等到我有所察觉的时候,我心想难不成我也要被人要微信了吗?

结果缓缓回头一看,竟然是许哲的室友,隔壁系的张天宇,曾经我为了追许哲,贿赂他很多次。

爱屋及乌的反向原理,我皱了下眉,觉得手里的甜筒一点都不甜了。

身旁的张天宇仿佛才确认是我,惊讶地出声,「唐初初?真的是你?」

「许哲这两天好像一直到处找你,很着急的样子,我们可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万年不变的冷淡脸因为谁着急过,你们是不是好事将近了啊?」

他说着还调笑般朝我眨了眨眼。

这就是追的太高调的后果,虽然没有公开表白,但任谁看不出我喜欢许哲呢?

我十分认真地看着张天宇说,「我和许哲已经和平断绝一切联系,没有好事将近,以后朋友也不是,请你们不要再在我面前提他。不然我们也断绝一切联系。」

那个男生震惊地嘴巴都张开了。

甜甜斜睨了他一眼,挽着我的手臂渐行渐远,把刚刚加上的微信删掉,悄悄和我说,「就衣品不错,离近看长得不咋样,我才不加这种人的微信呢!」

第 4 章 退宿

舅妈宠爱甜甜,大概仅次于我那表哥付峥。

之前甜甜提出搬出去住,舅妈直接哭了出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舅妈掉过眼泪,那一天她却哭的像个小孩。

但也是因为宠爱,哭过之后,还是给甜甜打点好一切,千叮咛万嘱咐地放她离开了。

我们这次的到来让舅妈非常高兴,她问我们假期有什么计划。

其实我和甜甜是想送完东西就回去窝在家里的,但是舅妈很兴奋的样子想和我们一起出去玩,我们实在不忍拒绝,就随着舅妈了。

晚上,我和甜甜还有舅妈三个人,一起躺在甜甜卧室里那张堪称巨大的公主床上,聊到夜里一点才睡了下来。

第二天是舅妈的侄子开车来接我们。

俞陌辰远远地笑着和我们招手,走近了向舅妈佯装抱怨道,「姑姑,我就放几天假,好不容易大老远过来,你也忍心让我当司机。」

甜甜笑道,「给三个大美女当司机是你的荣幸好吗!」

愉快的假期就这样开始了。

……

假期的人流量爆棚,哪哪都是人。

我们一起拍了很多照片,假期的第四天晚上,我看到舅妈和甜甜开心地选照片发朋友圈,不由也受了感染。

这三年来我老是围着许哲转,朋友圈大半内容都是招聘信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已经干中介这一行了。

我挑了几张我们的合照发了出去,不一会儿下面就有了很多评论,我挨个回复完。

蓦地跳出一条李琳的评论,「照片里的男生是谁呀!看起来好帅呀,初初,求介绍!」

?

我有些许迷惑,看不透这是什么行为。

不怕被许哲看到吗?

忽然想起也许她已经知道许哲不是我们的共同好友了。

不过知道的话,她也不应该是这个语气吧?

俞陌辰不了解事情原委,只看到有女生夸他好看,有点高兴地想说这个女生真有眼光,在我和甜甜的斜视下渐渐闭嘴。

甜甜看着我的手机说,「但凡一个有恋情的人,也不能随便说这种话吧。」

我直接点开李琳的头像删除好友,「她的脑回路不太一样,常人就不要试图了解了。」

她之前还觉得瞒着我和许哲在一起,是为了我好来着。

甜甜点头赞同,「明天最后一天了,赶紧把你给搬出来,我实在受不了你身边有这种人。俞陌辰来的正好,就用他那个大车搬,一次就能搬完了。」

大学三年积攒的东西还蛮多的,牛奶洗衣液各种小电器等沉重的东西,我都留给了宿舍里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女生。

我们下楼时,和李琳在宿舍楼下遇到。

李琳的目光正放在俞陌辰那辆豪华的迈巴赫上。

她看到了我,又飞快扫视一遍我身边的俞陌辰和林甜甜。

她跑过来想要亲昵的拉我的手,「初初!这是你的朋友吗?」

我皱眉躲开。

她尴尬的收回了手,有些踌躇的模样看了一眼俞陌辰,一脸委屈又茫然的模样,「初初,最近我是不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呀?你好像把我的微信删了呢。」

俞陌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猜他心里大概在说,这么丑装什么绿茶呢。

甜甜被逗笑了,「你是什么牌子的塑料袋啊,这么能装?行为艺术表演前不照镜子练习练习吗?不怕别人生理性反胃吐你一脸吗?」

我担心甜甜被她恶心到,没有再让甜甜和她搭话,我看向李琳,「以后和你男朋友离我远点,不然我不介意动用一切力量让你无法毕业。」

说完不再看她那张被吓到青白的脸。

我们办好退宿申请事宜,很快就搬完了宿舍。

第 5 章 喜欢

假期已经结束,俞陌辰回了 S 市,甜甜也有工作要忙,晚上她下班时,会开车接我回家。

李琳和我不是一个系的,平时上课没有交集,搬离了宿舍基本上就不用看到她那张脸了。

但是许哲不同,我们是一个班的。所有的课都是一起上。

但是也无所谓了,识趣点的不会来惹我。

……

过去两天了,老师每次点名时都在许哲这个名字前停顿住。

他缺了整整两天的课。

许哲平时就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性子,所以在大学并没有玩的好的朋友。

他宿舍里的人没有一个帮他点到的。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为什么缺课。

很好,最好一直不要来。

——

第三天上午,许哲依然没有来。

上午两节课结束的早,我一个人去学校的拾光记忆书店看了会书。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隐隐约约总感觉有一道视线如影随行。一回头,却是什么都没有。

是错觉吗?

上完下午的课,甜甜今天要加班,得晚一点才能过来接我。

我又去了拾光记忆看书,这次我敏锐地捕捉到那条视线。

是许哲。

几日不见,他消瘦的像变了一个人。

「唐初初,」他见我发现了他,便现了身,与我保持着好几步的距离。

他嗫躇了半天,最后和我说了一句,「初初,我要去当兵了,要休学两年。」

我把视线重新放在书上,没有作声。

他又道,「初初,谢谢你这三年对我那么好。」

他说,「过去三年,我也不想故意瞒你,但是也的确瞒了你很多事情……我也很喜欢你……但是,我不适合你。」

我被他的话气的火大,忍不住冷笑,「你就是那种传说中渣而不自知的人吗?你不是已经和李琳在一起了吗?能不能做个人说点人话啊?」

他明显僵住了,垂下眼帘捏着衣角不敢看我,「初初……对不起。」

我放下书,拎起书包大步离开了书店。

那天晚上他亦步亦趋远远地跟着我走出校门,看着我上了甜甜的车,我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已经很远了,他停在原地也没有走。

……

许哲真的去当兵了,我再也没有在学校见过他。

我的大四过的很好,渐渐地,已经不会再想起印象中那个沉默寡言又少语的许哲。

我认识了隔壁学校的宋燃。

他和许哲是完全相反的性格。

面部表情非常丰富,经常在我面前笑的像一只柴犬,笑的幅度很大,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而且他的话还非常多。

认识到第六个月的时候,周末他约我一起吃火锅。

饭桌上,他说他知道我追过许哲的事情。

我无声的叹了口气,心想难道我追人已经高调到跨校皆知的地步了吗?

我以为照宋燃的性子,肯定要笑我倒贴一个男生。

但是那一刻他收敛了笑意,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初初,你追人追的我自愧不如。」

我眉头一皱,这听着一点都不感觉是夸奖,他看到我不高兴,赶紧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有你那样的勇气,我就不会这么晚才认识你了。」

我怔了一下,看着他渐渐染上红晕的脸,好像明白了什么。

第 6 章 愿望

我曾有三年的时光被人冷漠以待而心灰意冷,但原来,那三年的时光里,也许我会被人视若珍宝。

回过神来,我故意调侃宋燃,「你趁我不注意,什么时候涂了腮红啊?」

宋燃原本白皙的脸蛋已经红的像番茄了,我感到神奇,一个人的脸真的可以红成这样吗?

我忍不住逗他,「什么色号的啊?还挺好看的。」

宋燃难得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懊恼地看着我,无奈极了的样子。

这个话茬过去好久,他贴着桌子推过来一个好看的盒子,「给你的。」

我条件反射地在脑子里想了一遍今天是什么日子,但是什么都没有想到。

我有点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他难得地目光有些飘忽不定,没有直视我,「前几天看到一块很好看的表,可惜他们只卖一对,就都买下了,但我又戴不了女款,给你戴正好。」

我习惯戴手表,手上的表还是我爸爸送我的,已经有了好一些年头,表面已经有轻微的磨损,皮带也有些旧了,但是懒得换。

我接过来打开盒子,还真蛮好看的。

再抬眸看向他的手腕,发现他今天戴的和我手上拿的正是一对。

这是情侣表啊。

忽然间又意识到,今天是 5 月 20 号。

我们去账台处结账。

「先生,今天是 520,我们店里有赠送一束玫瑰花的服务,要给您的女朋友来一束吗?」

宋燃红着脸看我,我挑了下眉,接过了店员小姐姐递过来的玫瑰花。

走出店门很久,他突然问,「刚刚你为什么没有否认?」

我明知故问,「否认什么?」

他的脸还是红红的,「否认你是我女朋友。」

我看着他笑,「你不是也没有否认嘛。」

他飘忽的目光一下子定了下来,定在了我的脸上。

他看着我的视线越来越灼热,搞的我的脸都有些热了。

「初初,你现在也有点喜欢我的,是吗?」

我扬眉,「你这话说的有点问题啊,什么叫也啊?」

我加重了「也」这个字,说,「你可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啊。」

宋燃顶着他那张红晕晕的脸,严肃地注视了我一会儿,搞得我也莫名严肃了起来,不敢挂着吊儿郎当的笑了。

宋燃说,「初初,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好久了。」

「其实我认识你很久了,只是你一直不知道我的存在而已。」

我的心情好像从未如此愉悦,我说,「唔,那这可是一件大事,我得好好想想。」

他心跳如擂,傻傻地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低头嗅着玫瑰的芬芳,掩饰住上扬的嘴角,「意思就是,如果你能好好追我几天,让我享受一下被人追的快乐,我就接受你的喜欢啦。」

宋燃楞楞地,好半天才道,「初初,这不是在开玩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有点无奈地抬头看他,「当然,你是不是傻掉了,真讨厌,我不要和你说话了。」

宋燃抢了我手里的玫瑰花,紧紧地抱住了我。

第 7 章 不堪

许哲篇

从我有记忆起,我的父母就和别人的父母不一样。

我的家是充满争吵的。

父亲喜欢酗酒,喝醉了就开始打我的母亲。

他打人的时候额上青筋暴起,嘴角上扬,犹如地狱来的恶魔。

打人造成的动静很大,左邻右舍都听得到。

有一次他把母亲拖到地板上,骑坐在母亲身上,一只手紧紧掐着母亲的脖子,另一只手拳拳相向,我看到母亲脸都紫了,几近窒息。

我上去拉架,被父亲一个甩手摔到茶几上,有骨裂的声音,我痛的直不起身子。

——

小学的时候,我总是学校里最后一个回家的,我不喜欢待着家里。

因为父亲不仅喜欢酗酒,还喜欢赌博,经常有要债的气势汹汹地找上门。

我想电影里演的那种黑社会,也不会有我所看到的场景可怕。

他们砸了我家所有能砸的东西。

母亲割腕自杀没有成功,黑红色的血弥漫在卧室的床前,我背着她去了医院,血滴滴答答浸湿了我的衣衫。

母亲最终抢救了过来,但被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症。

——

父亲每次打完母亲,冷静后就开始后悔,他常常痛哭流涕跪在地上,求得母亲的原谅,如果母亲不原谅,他就气的又开始一场暴行。

我偷偷报过警,但我的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个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证明,最终没有负任何刑事责任。

从此学校也不是我的一方净土了。

同学间不知道怎么都传开了,我有一个神经病家暴的赌徒父亲,和一个受虐狂抑郁症母亲。

精神病是有遗传倾向的,我也经常会思考同学们说的,以后会不会也变成他们这个样子?

如果会,我为什么还要活着呢?

我看到母亲的眼珠一日日浑浊下去,形容一天天枯槁待尽。

明明她曾经是小城里最美的女人。

就是因为嫁给了我的父亲吗?

母亲是不喜欢我的,因为我有着和父亲七分相似的面容。

她发病时看到我就会害怕地发抖。这让我感到自己也是罪恶的。

我的基因如此卑劣,像是泥沼里的淤泥,永远摆脱不了那阴暗的潮湿。

没有人愿意接近我们这样的家庭,所有人对我们一家避之不及。

走在街上遇到同学,他们的家长总会拉着他们离我远远的,怕他们跟我在一起玩会受到伤害。

耳边隐隐约约都是同学背后的窃窃私语,「你看那个许哲阴沉沉的,说不定和他爸一样有病,精神病可是会遗传的呐!离他远一点!」

在那样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我升了初中。

李琳是初中时第一个接近我的人。

她经常在没有别人在场的时候,偷偷主动和我说话。

后来,她说她喜欢我。

再后来,所有人都传我喜欢李琳。

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喜欢是什么呢?我从没见过,也不理解。

但是我很渴望自己像正常人一样,不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他们总说我是特立独行的神经病,可是我也不想那样。

我试着接受李琳的靠近,我希望我能像别人口中的正常人一样。

可是这一切在某一天忽然就打破了。

初中的同学也都知道了我的家庭情况,传的沸沸扬扬。

政治老师讲到赌博的危害时,有些蔑视地看了我一眼,连老师也开始讨厌我了。

明明我的成绩那么好啊。老师不都是喜欢成绩好的孩子吗?

我变的越来越封闭自己。

我的抑郁症被第一次发现时,是李琳陪着我去的,听到医生的确诊,当时的她看着我惋惜的说,「你长的这么好看,怎么会得这个病呢。」

后面还有一句轻轻的,「原来精神病真的会遗传啊。」

她说的很轻,但是我还是听到了。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每次她接近我,都是在没有人的时候。

其实她也是害怕的吧。

初中三年在难熬中过去了。

李琳的成绩刚好够到四星级 A 中的底线,我们又到了一个学校,与此同时,升入 A 中的初中校友也有二十几个。

我父母有精神病的消息再一次很快散开。

我的抑郁症可能又加重了,一度想一了百了,学母亲自杀了结生命。

但我又想,初中三年已经熬过来了,高中三年咬咬牙也是可以熬的吧?

我努力的活着,清醒的时候,我会想象网络上所描绘的大学。

我还没有去看看那个新的世界。

我想去一个所有人都不认识我的地方,那个地方不会有人知道我的过往,我想去看一看,所以我还不能死。

第 8 章 愿有岁月可回首

我在高中旁边的餐馆,做了三年的杂役工,赚够了上大学的学费。

李琳还是会在没有人的时候出现,和我说话聊天,我知道她心底其实是看不上我的。

随她去吧,我的精力分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攒钱上大学

因为抑郁症,我的注意力难以集中,最后高考的分数考的不算好,也不算糟糕,我选了一所离家最远的学校。

我不知道为什么李琳也选了这所学校。

我开始对她的接近感到厌烦,她却经常主动找我。

「阿哲,你放心,大学除了我没有人认识你,不会有人知道你有抑郁症,也不会有人知道你有患精神病的父母。」

她咧嘴笑了笑,这种笑和父亲打人时露出的那种痴迷的笑有点像,「我知道你最喜欢我了,只要你好好对我,我就不会说出去,这是我们的秘密……」

「我家里给我的生活费太少啦,你打工赚的钱可以借我一点吗?」

「刷网课好烦啊,阿哲你帮我刷?」

「你要去上海吗?帮我带一个迪士尼限定的玩偶回来……」

「阿哲,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啊,你怎么能拒绝我呢?我可是为你保守秘密的人啊。」

……

我压抑着心里暴躁的想打人的冲动,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成为父亲一样的人。

我终于到了我想象中的大学。但我仍然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拼命地想融入进去,可是每当别人接近我时,我难以开口说一句话,那种感觉太糟糕了。

是我自己把所有人拒之门外,是我自己不配得到救赎 。

我每天拉着一张脸沉默,可是我也不想那样,我十分努力地想张口和他们说话,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如何回复,我的大脑匮乏的可怜。

父亲给我打电话,说母亲进了疗养院需要大笔的钱,如果我还想安稳上学,就记得定时打钱回家,不然他就算天涯海角也会抓到我。

我是瞒着他考的大学,我不想他到学校里闹事,于是我抓住一切可以赚钱的机会赚钱。

我想我的脑袋已经不是很清醒了,大概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这时我的大学已经读到了第三年。

回顾我短短的一生,灰暗压抑,除了唐初初,这三个字,是唯一一抹明媚的亮色。

那是我此生遇到的最美的光景,是我最挚爱最珍贵的回忆。

军训时我们练习正步走,其实是我从来没有和女生离得太近过,导致紧张出错,多次打到了她的手。

我惶恐不安地想张口道歉,她却每一次都先一步小声地和我说对不起。

明明是我打到的她啊。

这一生,我没有听到别人和我说过几句对不起。

我看到唐初初发布实习招聘,我鼓起勇气联系了她。

她是个特别爱笑的女孩。

但我不喜欢笑,因为我笑起来更像我那个父亲。

我从不敢在别人面前笑,因为我怕他们会害怕我议论我。

但是和唐初初在一起的日子,幸福的不像真的。

我在她的面前,不自觉地就想笑了。

初初说我笑的很好看,明媚阳光又帅气。这样的词,我第一次听别人放在我的身上 。

我不敢和她说太多话,大多时候都是她在我耳边说话,我怕我说多了她会察觉到我是不正常的,那样的话,她会是另一个李琳吗?

我想,我已经懂得什么是喜欢了。

母亲的疗养费越来越高,除了去初初推荐的实习单位,晚上和其他空闲时间我还去餐厅做服务员。

初初不知道这些,莫名地我不想让她知道。

但也是因为瞒着她,很多次她给我发的消息,我都没有能及时回复。

初初其实是个家庭幸福又富裕的孩子,我看得出她根本不需要兼职,但是却放弃自己的空闲时间跟着我一起受累。

大家都说她喜欢我,可是我怎么敢相信呢。

就像初中那年所有的人都传我喜欢李琳,那不会是真的。

想到这里,我才发觉不管她是不是喜欢我,我喜欢她已经确认无疑。

唐初初,只要看到这三个字,我的心都软了。

但我这样的人,也配喜欢她吗?

大二那年暑假,我留校住宿,初初也留了下来。

我们每天迎着朝气蓬勃的太阳出校门,晚霞满天时归来。

我抗抑郁的药减了一粒,仿佛越来越像个正常的人了。

七夕节那天,初初送了我一个音乐盒,礼品袋里面有一张很好看的明信片,空白处用钢笔写着一行娟秀的字。

「愿有岁月可回首。」

我的心怦怦跳的厉害,赶紧糊了一把流出的泪怕弄脏了卡片。

我知道下一句是,「且以深情共白头。」

她真的是喜欢我的,我喜极而泣,转而又忧虑重重。

可是我有病啊!我会变成父亲那样吗?那样我会把她拉进地狱的。

我怎么舍得呢?

我小心收好这张卡片,暂时不敢给她任何回应。

第 9 章 且以深情共白头

端午节前夕,初初没有到我们约定的实习单位。这是她第一次放鸽子。

我给她打了很多电话,整整一天没有收到她的回复。

晚上下班后,我匆忙赶回学校去找她。

没有找到。

我的不安在她删掉了我的微信达到顶点。

那一瞬间我就是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李琳告诉她我有病的事情了,她都知道了。

我知道晚上肯定睡不着了,我去她宿舍楼下等她出现。

但李琳先出现了,「许哲,你怎么这么紧张唐初初?」

「你以为唐初初真的喜欢你吗?她那样无忧无虑的大小姐,朋友多的一呼百应,她不过是看上了你这张脸,要是她知道你有病,早就远离你了!」

「这些年是我陪伴的你,你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

「许哲,只有我才是真的对你好,你别逼我。」

她也有病吧,我无声地笑,这个世界上有病的人怎么那么多。

我在初初的楼下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坐了一夜。

早上五点多,我看到她的身影。

我猛的起身,一时间两眼发黑,头晕目眩,睁开眼睛也尽是黑暗。

不行,我在心里呐喊,快点好起来啊!初初要走远了!

我大喊了她的名字,「唐初初!」

她驻步回头,神色淡然地看着我。

我跑到她面前,心中千言万语,却无以言说。

她说,「你找我?」

我观察着她的神色,思量着如果她知道我有病会是这种神色吗?

我小心地说,「我昨天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发了很多消息……」

她点了点头。

我不安起来,「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晚上我问了你的室友,她说你已经睡了……」

我问的是和她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室友。

我听见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不甚在意。

我忽然就卡了壳,脑子里乱哄哄一片,像个废物一样,我费力地开口问她,「你,你……你好像把我的微信删了,为什么?」

她笑了一下,依然很漂亮,只是这种笑让我心里难受的紧,她平静地看了我一会儿,仿佛在和我告别。

她说,「以前有个姑娘挺喜欢你的。」

以前……她现在不喜欢我了……她知道我有病了……

我的眼前又开始发黑,头懵懵的,耳朵也开始耳鸣。

依稀听见她和我说,「但是她不知道你有一个追了很多年也没有追到的女孩。」

「而这个女孩,还是姑娘的室友。」

「你和女孩在姑娘面前装了三年的不熟……姑娘现在非常讨厌你,所以删了你的联系方式。」

「我说的还算明白吧?」

她转身走了,光明渐渐离我越来越远,我脚步似灌了铅,用尽力气也挪不动一步。

我晕了过去。

宿舍阿姨发现了我,我被 120 急救中心拉走了。

医生再一次严肃的告诉我,「你有重度抑郁症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

「我劝你马上休学回家治疗,你现在的状态很危险,不尽快休学,你的神经运动会越来越迟缓……智力会下降……不仅无法完成学业,还会有其他严重的潜在危险。」

……

我回想着初初的话,判断出李琳大概和她说了什么。也判断出李琳没有和她说我有精神疾病的事情。

忽然庆幸这样挺好的。

她要是知道自己喜欢过一个神经病整整三年,该多害怕啊,她以后都会有阴影的。

我回到学校,我决定再贪恋几天初初在我身边的日子。

我像一道见不得光的暗行者,躲在暗处贪婪地看着她一言一行,把她的样子,一帧帧记在心里。

没有我在她身边,她过的很好,脸上的笑容更好看了。

初初的眼里已经完全没有我的存在了,她不喜欢我了。

初初,在书店被你发现的时候,我好希望你还能再喜欢我一次,还能用充满爱意的目光再看我一次。

我想我得抓紧时间离开了,我怕我再看你一眼,就下不了去死的决心了。

我死后你会不会觉得害怕,害怕自己曾经喜欢过一个寻死觅活的神经病,会不会以后对爱情都有了阴影。

我不想你那样,我希望你永远活的开开心心,一生绽放,永不枯萎。

所以我一定要悄悄的死去,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可是在那之前,我还是忍不住和你说,初初,其实我也很喜欢你,但是啊,我哽咽住,十分努力地说下去,但是,我不适合你。

会有比我好千百倍的人出现,你会和他过的很好很幸福。

如果人死后真的有来世……

初初,来世我还想遇见你,但是老天来世可以给我安排一个美好的结局吗?

那个结局里,我想和你,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我办了退学手续,而非休学。

我骗了初初我要休学当兵,虽然她已经不在意了。

我骗了她太多事情,若有来生,我希望我可以不用再骗她。

?我把自己所有的余钱都捐给了抑郁症公益联盟,我这一生没有走出来,但我希望有如我一般的人,可以有幸走出来。

音乐盒的音乐在耳边响起,我的手里拿着初初送我的卡片。?

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我仿佛看到初初的身影向我奔来。

真好啊,初初,我看到你了,那是来世吗?

初初,我爱你。

女生宿舍的关系到底有多恐怖?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