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如何以最弱超能力为脑洞写一篇故事?

2021年7月28日

我有读心术,似乎挺厉害吧?

但我的读心术,只对我的一个学妹有效。

茫茫人海,我只能听见她的想法。

简直弱爆了……

更可怕的是,这个学妹,

天天不学习不追星,不想火锅奶茶串串香,

成天在心里琢磨着要吃我的肉……

1

高二那年,我正在考试,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人肉,是什么味道的?】

我愣了愣,谁在说话?

环顾四周,同学们都低头写着试卷。

【要吃一次,健康的,鲜活的人肉】

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

我怒视考场,然而,一片安静,根本没见有人说话。

只有监考老师,瞪了我一眼。

交卷铃敲响,那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我无奈地交上试卷,却始终还是不得其解——回想这声音,听起来是某个少女的。而且,像是在自言自语。

关键,这到底,是谁在说话?

2

校门口,我跨上自行车。

【那个男生,看起来就很健康】

那声音又出现了。

我愣神的功夫,感觉小腿,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错愕地回过头,却是一个少女。

视线下移,她矮了我半个身,坐在一架轮椅上。

一个轮子,正好怼着我的小腿。

对不起……她将轮椅往后推,歉疚说:椅子出了点问题……失控了。

长得倒是蛮可爱的,只是体态瘦弱。

而且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瞄地上。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原来刚才相撞,我的学生证掉在了地上。

【原来叫王俊逸啊】

我弯腰想去捡,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那是我学生证上的名字。

【我想吃他】

我僵硬地直起身子,对上了她的视线。

她平静地注视着我:怎么?

我不可思议地问:你……想吃我?

沉默。

长久地沉默。

这个女孩,仍然是那副平静的表情。可呼吸,却明显急促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几十秒里,我的脑海里,循环播放着她的惊慌呐喊——

【他他他怎么知道的?!!!!】

3

那个下午,我们并没有僵持太久。

有哥们上来叫了我一声:走啊王俊逸!上网去啊?

我分了神,回过头,那个女孩子已经坐着轮椅走远了。

落荒而逃一样。

我拒绝了哥们的邀请,骑着自行车,驶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觉得离谱。

什么情况这是?

不会错的,我脑海里听见的声音,就是她的,完全一模一样。

还有,她那惶恐的反应,就像我猜中了她的想法一样。

等等……想法?

我突然想起,以前常看的小说,读心术,心灵感应什么的。

回忆她的声音,自言自语,哔哔赖赖,毫无遮掩,分明像是,她在心里面嘀咕的小九九。

所以,我是听见了……她的心声?!

我靠,长出息了啊我……

诶等等?!

我反应过来一件事,疯狂踩地刹车,差点掀翻出去。

这女的,在琢磨吃我的肉?

她什么毛病啊?!

4

那个女生啊,我听说过。

厕所里,哥们抽着烟说。

我这才知道,她叫于小小,小我们一届。

哥们边抽烟边回忆:我弟是她初中同学嘛……据说,这女的,以前被欺负得蛮惨。

我一愣:被欺负?

哥们说:初中的事了。班上的同学,看她坐轮椅,就孤立她,说她残疾人,扔她的书。更过分的是,放学的时候,把她弄到一个很高的斜坡上往下推,摔得血肉模糊……被欺负到差点死掉吧。

我一时语塞,欺负异类,确实是那个年纪的小孩最大的乐趣。

哥们接着说:后来就好多了。她越长越好看,欺负她的人就少了。不过,她不爱说话,冷冰冰的,还是没什么朋友。

哥们反应了过来:你打听她要干嘛?对她有想法?

靠,怎么可能,我心里只有你好不好。

滚滚滚。

我掐灭了手里的烟,随便打了个嘴炮,搪塞了过去。

说实话,说不同情那是假的。可问题是——她想吃我的肉,那是怎么回事?

5

兜里只剩一根烟,我让给了哥们,先行一步。

正在外面洗手,忽然感觉小腿,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我如梦似幻地回过头。

是她。

和那台该死的怼我小腿的轮椅。

她抬起头,幽幽地说:放学后,音乐教室,找我。

她这发号施令的腔调,真是令我十分不爽。

我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谁啊?凭啥找你?

出乎预料的,她低下了头,竟开始了小声的啜泣。

她哭哭滴滴的:你说过会一直包容我的,为什么要不理我……

我懵了,这不是诬我清白么?!

我几乎崩溃,猛然反应过来,她根本不是说给我听的。周围的同学,纷纷投来了惊诧和鄙夷的目光。

她还在念叨,我上去要捂她的嘴。

顿时她凄惨地叫了起来:我知道错了,不要再打我了!

恰逢哥们从厕所里出来。

他看了看我,他又看了看她。

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他大骂着,手都不洗就要上来干我。

我被没头没脸一顿锤。冷不丁的,又听见她阴恻恻的心声。

【他要是还不同意,今天就彻底搞臭他的名声】

她特么的在演我!

我去,我去还不行么?!我崩溃大喊。

6

这个少女,千方百计逼我去找她,到底是想做什么?

很快,我有了答案。

放学后,我站在音乐教室的门口。

我知道,门后有机关——只要我推门进去,门框上的板砖,就会被鱼线牵动。摔下来,直砸我后脑勺。

这是专门用来干晕我的机关。

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她心里嘀咕的那点小九九,我是一点没落下全听见了!

【等他晕了,他的肉我想吃哪块吃哪块……】

还在嘀咕呢。

我叹了口气,从边上拉开窗户,翻了进去。

她尚在偷乐,我打了个招呼,当着她的面,拆了她的机关去她个橡胶球的!

8

我踮起脚尖,取下了门框上的板砖,放在手里颠了颠。

我说:板砖太脆,最多流点血,你得用石头,实心的那种。

我回过头,发现她还在懵逼的状态。

喂。我叫她。

她回过神来。

很奇怪,她的算计被撞破,应该尴尬才对,可她的眼睛就是直勾勾盯着我。

她沉声说: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昂?

你为什么,总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她的小眼神,直勾勾的。

9

斜阳拉长,照在她异常干净的鞋面上。

她的脚很小巧,大概和常年坐轮椅有关。

这真是一个让我头疼的问题。

我挠了挠头发,说:读心术?心灵感应?我也不太清楚,总之我能听见你的心声。而且,只能听见你的……我觉得应该算心灵感应吧,毕竟只能感应到你的。

她长长地哦了一声。

【妈的真能编】

我很不爽:没编好吗!

她一惊。

【真的假的?!】

真的!

【天啊!在心里骂他白痴试试……】

你才白痴!

她瞪大了眼睛,看得出来,她真的有够震惊。这次连想法都没有了,明显是震撼到大脑都宕机了。

半晌,她才结结巴巴地开口:为什么,你会听得到啊?

不知道!该我问你了,你为啥要吃我?

不关你事。

我气乐了:听听!什么话!

她用手捂住了双耳。

【如果我捂住耳朵,他还听得到么……】

我抱着胳膊,冷笑连连:你当你耳朵是信号发射源么?

她无奈,放下了手:所以,你为什么能听得到?

有完没完啊!你先告诉我你为啥要吃我!

你先!

你先!

你先你先你先!

@#¥!……

10

那天到最后,我们俩吵得气喘吁吁的,始终没个结果。

终于我受不了了,我背上书包,说了句你爱说不说,老子自己回家去球。

她在背后叫住我。

喂,要不然,我们做个交易吧?

昂?

你割块肉给我,我就吃一小块也行。

哈?!我再一次气乐了:谢谢你哦,门都没有!

求求你嘛。她哀求地说。

滚滚滚!

她不说话了,发狠地瞪着我。

【你有种,等我想到完美的计划,早晚吃到你……】

我已经懒得理她了,撂下一句,你想啥都没用,我全都听得到。略略略气死你。

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走几步,又听见了她暗搓搓的心声——

【If i consider it by English,maybe he cannot understand……】

不好使!我在教室外振臂大喊:你讲英文我也听得懂!

【Fuck!】

花克油 too!

11

我是诈她的,多亏那串英文简单。要是语法再复杂点,我也得抓瞎。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吃我这件事上。

她是坚定不移地想吃我。

那天我正在上课,费解地看着黑板上的几何体。

冷不丁的。

【王俊逸,下课后来找我交易。】——她的心声。

我冷笑,这是试图用脑电波和我交流么?

【如果你不来,我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你……】

我继续冷笑,就你那个身体素质,折磨得了谁?

【湖水是你的眼神梦想满天星辰心情是一个传说亘古不变地等候……】

我愣住了。

她的歌声。

相当难听。

重点是,她是用三倍速唱的,循环不停地唱。

没完没了地唱。

【啦啦啦啦,湖水是你的眼神梦想满天星辰……】

在接下来的一整节课里,我满脑袋,都是她在哼哼呀呀地在唱歌!

我捂住耳朵,然而毫无作用,她的歌声就是无孔不入!吵都能吵死我!

我几乎要疯了——这他妈,精神攻击啊!

12

我赶到她教室的时候,她还在用心声唱个没玩,脑袋晃来晃去的。

我大喊了一声,别特么唱了!她这才停下,笑盈盈望着我。

同学?她装出一副特天真无辜的样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呀?

班上同学频频侧目。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去推起她的轮椅,咬牙切齿地往外走。

13

我打开音乐教室的门,推着她走了进去。

她志得意满地看着我:怎么,要交易么?

交交交。我有气无力地说。

如果你敢反悔,我还有别的曲目哦。

姐,可以了可以了。我彻底服软:你别唱,什么都好说。

那,之前说过的,割块肉给我。

事到临头,不犹豫那是假的。

我讪笑着想商量:要不然,我们打个折扣呢?

折扣?

我每天扒两块脚皮给你,不都是肉么,成分都一样,你凑合一下……

她沉默。

【呕!……】

你很挑食诶,我可以再加一份头皮给你

【呕呕呕!……】

我没招了,往地上一坐,开始死皮赖脸:反正肉不能给你,其他你要看上啥,你随意。

看得出来,她相当愤怒,拳头都硬了。

不过,她到底没有继续唱歌。她长吁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

她说:可以先不吃你,但我有条件。

昂?脚皮我绝对管够。

闭嘴!你再提脚皮我碾死你!!!!碾死你!!!

她推着轮子就要过来压我,吓得我赶紧闭嘴。

她再次平复情绪,说:你得当我的跟班。

跟班?

送我上下学,给我买水买零食。总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她顿了顿,说:此外,随叫随到。

……这不是奴隶的意思么?

她赞许我:理解得不错。

我咬了咬牙,行吧,只要不让我割肉,老子认了。

成交。

给我买瓶水去。她使唤我:皮卡丘,去,去。

bibibi 电死你呀!

我骂骂咧咧地上小卖部买水去了。

14

我,王俊逸。堂堂高二十一班班霸候选人。

……现在是这个轮椅少女的奴隶。

随叫随到的意思是——她在心里一喊我,我就必须到。

【王俊逸,去给我打热水】

【王俊逸,下课过来教我物理】

【王俊逸,过来帮我修轮椅】

【王俊逸王俊逸王俊逸✖N……】

我必须时刻待命,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喊我。

我抽烟的时候,我蹲坑的时候,我和班上女同学调情的时候……

【王俊逸】

一声令下,我就像巴普若夫的狗一样,嗷嗷冲向她那尊轮椅。

有时我从睡梦中惊醒,将我弄醒的也不是噩梦。

是她在梦境中,骇人听闻的梦呓。

【这就是王俊逸的肉吗……呜哇……】

【真好吃呀】

我特么!……

15

我一脸疲惫,和哥们躲在角落里抽烟。

准确来说,只有哥们在抽——这女的为了提升我的肉质,最近在逼我戒烟。

我深吸了一口空气里的二手烟,幽怨地说:总之,状况就是这么个状况。阿白,你有什么建议吗?

哥们听完了所有的故事,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你真有心灵感应?

对,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三遍了。

那,你说说我此刻的想法?

我只能听见她在想什么……这个回答我也说三遍了!

哥们仍然一脸地不可置信,突然,他一屁股站了起来。

走。他喊我。

我错愕:干嘛?

去看心灵感应啊。

16

课间,我们三个聚在小卖部里。

哥们向少女举起了一张纸。

【三】

我背对着他俩,无奈地回答:纸上写着三。

哥们张大了嘴巴,无限惊讶:真神奇嘿!

【**】

轮椅少女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

哥们回过神来,把我拉到了一旁。

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的相信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悄声说:安心,我搞定她。

他来到少女面前,举起了拳头晃了晃:不想挨揍,以后就别来骚扰王俊逸,明白么?

似乎有效,少女害怕得闪躲了一下。

也别在心里唱歌啊……哥们转达着我的怨念。

忽然之间。

少女眼睛里爬满了泪水。

我和哥们齐刷刷愣住了。

她啜泣不停,白皙面容,可怜兮兮。

好像一个,被欺负的可爱小女孩。

她的手指抓住了哥们的手,惨兮兮地望着他:我知道错了,不要打我好不好。

手指触碰,暧昧不已。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在砰砰作响。

那是哥们极速狂飙的心跳声。

虽然我听不见哥们在想什么,但我知道,这老光棍,被这少女,一击毙命了。

哥们干咳了一声,转头把我拉到一旁。

小王啊。哥们搂着我长吁短叹:这我不得不批评你了,你给她吃块肉,又不会少块肉,对不对?

这特么的什么逻辑啊……

咱老爷们扣扣嗖嗖的干啥!

还是阿白哥哥对我好……少女感动到哽咽。

一转头,我的好兄弟,我们的阿白哥哥,再一次愣在了那里。

他满脸的幸福,都快要喷到我脸上了!

小王,我命令你立刻给她吃一口!就现在!!!

我踏马!……

我后退了几步,而少女阴笑阵阵,盯得我发毛。

我能听见她此刻在想什么。

那是特地给我听的。

【王俊逸,你胆敢反抗我……你猜,我会怎么惩罚你呢?】

我彻底崩溃了。

17

我,王俊逸,堂堂班霸候选人。

……现在背着少女,在操场上跑三千米。

这是她对我的惩罚,顺带,也是帮她运动了。

她在我背上对我冷嘲热讽了一会,后来不说话了,就那么靠着我的后背。

这……是在闻我的肉味么?

我不寒而栗,提速跑着。

其实不累,这个少女,比想象中要轻好多。

像背着团棉花。

18

她被我抱回了轮椅上。

我掀起衣服,擦脸上的汗。回过神来,发现她目不转睛,盯着我的腹部。

我居然脸红了,急忙把衣服盖回去。

王俊逸……她沉默了一会说。

干嘛啦。我没好气地回应。

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吃到你的肉?

我顿时语塞,真是一个好问题,我希望永远也别。

她见我不回答,哼哼了一声。

那个,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我想了想,问她。

她沉默着。

【不要提这个】

我愣了愣,而后反应过来,是她的心声。

我说了声抱歉。而她显然更不满了: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听我的心声啊?我都没有隐私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你说……我能听见你的心声,是不是上天在阻止你啊。

什么意思?

阻止你吃我肉呗,年轻人,回头是岸啦。

她翻了个白眼:白痴,懒得理你。

我更加好奇了:所以,为什么非要吃我的肉呢?为什么为什么?

她不回答,我忍不住揣测了起来,絮絮叨叨:是因为,这比较能展示你与众不同么?

这个年纪,喜欢幻想,可以理解,小女生嘛。

她的脸色变了变,我一看这有戏,干脆没完没了的说了下去。

你妈妈给你做那么好吃的饭菜,你非要吃外面乱七八糟的肉。她知道了,多伤心呀。

你还在长身体,不要挑食,好好发育。乖啊~~

我一副知心老大哥的样子,要去摸她的头。

啪!一声。

她一把拍开了我的手。

我这才发现,她的眼圈,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

她发狠地看着我,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

她压抑着悲伤,却没能藏住心声。

【她死了】

我怔住了。

还有一句心声,很微弱,我甚至分不清,那是不是我的错觉。

【吃了你,我就终于可以下定决心……去见她了】

19

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么?

不得而知。

那天之后,她仿佛消失了。

好几天过去,一次都没有在心里喊我。

当然我知道,她还在学校里。时不时,我仍可以听见她在想什么。

解题思路、言承旭好帅……诸如此类,要不然就是古诗词背诵。

可那些【吃人肉】的想法,我是一点也听不见了。

她,是在回避我么?

我隐约有一种感觉。

她远没有表现出来得那么强势。

不过,无所谓了,落个清净算逑。

只是,唯独有一个人对此深感不满。

我的哥们。

他隔三差五,跑到高一去找她,问她你到底咋了,怎么不继续欺负小王了?这不对劲,这很特么不对劲!

我特么……当然对方也没理他,每次都给他打发回来了。

20

一个下午的课间,我正躲在卫生间里,抽着烟发呆。

【王俊逸……】

她突然在心里喊我。

我愣了愣。

那声音很无助。

我还在犹豫,她的心声紧跟着又来了。

【没事了,叫着玩的】

我忍不住暗骂了一句,现在的女生在想什么,真是搞不懂。

听见了,也搞不懂。

21

上课铃敲响,这是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了。

我晃了晃脑袋,发现哥们急匆匆地赶了回来,眉头紧锁。

她出事了。他说。

什么?我一愣。

22

具体出了什么事,哥们也不清楚。

课间的时候,他贼心不死,又一次去了她班上。

她不在。

向同学一打听,才知道一整个下午,她都没有出现。

有一个女同学,中午来上课的时候,看见她被几个男生推着走了。

那些男生,流里流气的,像是职高的学生。

其中一个男生,抓住她的头发,用力晃了几下。那根本不像是朋友间会有的举动,更像是在羞辱她。

当时哥们很愤怒,质问那女生为什么不拦着。而女生脸上犹豫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除了我们。

这个轮椅上的少女,是一直没有朋友的。

23

讲台上,老师骂骂咧咧,催促哥们赶紧坐下上课。

我和哥们对视了一眼。此时此刻,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她现在,会在哪?

分头去找?我说:我先去职高看看,你……

我到处去找!妈的!

我们冲出了教室。

24

我和哥们跨上了各自的自行车,分头狂飙。

说起来,我平时,几乎是避开职高学生的。

我也打架,但是都是因为一些口角。出来混,打打杀杀,大家都不想的。

但那里的男生不一样,他们可以为了打架,制造口角。

战斗力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职高早已放学,校园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

放眼望去,没有她的影子。

不在这么……

我想起了什么,拦住了一个女生:那个……你们学校的男生,一般都喜欢把人拉到哪里去谈心?比较特别的那种,避开保安的那种……

十分幸运,女生心领神会,给我指了个远处的方向。

职高的一个公共厕所。

我急忙往那里赶,那个公厕,看起来,有一定年头了。老旧腐败,只有散不去的恶臭。

越来越近了……

远远地,我看见了一架轮椅,残破的轮子,断裂的骨架,倒在男厕外面。

是她的轮椅。

我的心猛地被撞了一下。

24

男厕里没有人。

只有一个隔间,门是从里面锁上的。

我敲了敲,里面,死一般的寂静。

我说:是我。

【为什么,要来……】

听见她的心声,我不合时宜地松了口气。

发生什么了?我问她。

【你走吧】

我低着眉眼,没有说话。

【我让你走你没听见吗】

【你走啊】

【……可以,不要管我吗,求你了……】

25

我是你的奴隶嘛。我安抚她,开门吧,只要你让我把今天看到的全都忘掉,我都会忘掉的。

久久地沉默,连心声也沉默。

微弱的啪嗒声响。

门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脏兮兮的她。

头发全都乱了,衣服上有了鞋印,瘫坐在地上。

她转过了头,躲避着我的视线。

26

我抱着她来到外面,一路无言。

我把她放在了一个相对干净的地面上,让她坐在我的衣服上。

想要走开,去看看她的轮椅,却被她拉住了手腕。

她仍在害怕。

我叹了口气,在她边上坐下。

怎么搞成这样的?这次,我换了个方式问她。

【我想让他们道歉】

道歉?我错愕转头看她,而她懊恼地捂住了耳朵。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偷听我啊?她说。

我无奈地笑笑。

她捂着耳朵,一言不发。为了防止我偷听,她的心底开始不停背诵古诗,【朝辞白帝彩云间,君不见黄河之水……】乱七八糟的。

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我说:你告诉我,我就把我的肉给你吃。

我说:你不是想要交易么。

她顿了顿。

我说:绝不骗你。

她咬了咬牙,转过了头。

你想知道什么?

他们……是谁?

初中,同学。她低下眼睛说。

顿时,我明白了过来,那些把她带走的男生,是初中欺负过她的人。她大概是想要他们的道歉,结果反而触怒了他们。

怎么突然想要他们道歉?

【不要提这个】

我点了点头,好,不问了。那他们对你……

没什么,和初中那时候一样而已。无非就是嘲笑,踹几脚……习惯了。

我沉默。

哥们的那句:她曾经被欺负到差点死掉。还在耳边。

我无法想象,那时候的她,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又是怎样活下来的。

我说:我会去找他们……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出乎我的意料,她的头,压得更低了。

【你,不要同情我】

我愣在了那里。

【一旦被同情,我就会觉得自己被打败了】

【不要,一点,半点,都不要】

我感觉,我胸腔里,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被凶狠地穿过了。

她脸上泛起了红晕,恼怒地撇过了头。大概是知道,自己又没能藏住心声。

我沉默了一会,想了想,说:靠,想多了大姐。

我怕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同情你?我说。

我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

她狐疑地看我:你干什么?

等你使唤我啊老大,今天,你想怎么欺负我?

她先前那失态的无助,终于完全褪去,恢复了往常的趾高气昂。

先送我回家。

得嘞!

27

我是一路背着她回去的,推着那辆,已经无法使用的轮椅。

她的家,在一座沿河的居民楼里。有年头了,背着她上楼的时候,能闻到烧煤的气味。

在她家里,我找了些工具,修理着她的轮椅。

偷偷打量四周,随处可见的低矮扶手,床边,墙边……都是方便她移动身体用的。

像一个异世界。

总有一些细节,点缀着残忍的现实。

有一块装了轮子的木板,简陋不堪。

我听说过,残疾人仅靠自己,坐上轮椅很费力气。

在家里,往往习惯趴在这块板子上,在地上丑陋地移动。

客厅的墙面上。

是她母亲的遗照。

……

喂,不许看。她说,再看你出去修。

我低下了头,专心地拧起了扳手。

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世道总是欺软怕硬。

糟糕的命运,从不砸向那些坏人。

28

那天我修好了轮椅,整个擦拭干净,抱着她重新坐回了轮椅上。

她推着轮子,在客厅里转了一圈。

竟有一种,给她穿上了新裙子,她在我面前转圈的感觉。

扭过了头。

时候不早了,我也是时候走了。

我说:我知道你家住哪了,如果有需要,在心里喊我一声就行。

我说着要走,她却在背后叫住了我。

喂,小奴隶。

我回过头。

她转过了脸,脸色微红,指了指自己一身的脏兮兮。

帮我洗完澡……再走……她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

我愣了愣。

空气里,有什么东西在砰砰作响。

我感觉,就这个心跳频率,我特么得死这!

29

她这个身体状况,清洗身体,是不太方便啦。

非常合理,非常合理的兄弟。

我一再劝自己别多想。

事实也确实如此。

我裹着她家里的一块浴巾。

一块不知哪来的抹布,蒙上了我的眼睛。

莲蓬头下,我按照她的指示,用毛巾,擦拭着她赤裸的身体。

雾气升腾,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皮肤,很温软。

她幽幽地说:你每多碰一次,我咬你一块肉,咬死你。

我连连道歉。

在擦拭她的双腿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个事。

她的腿非常细瘦,还有结痂的伤口,应该是褥疮。

你的腿,是怎么了?……我可以问么?

她沉默了一会。

天生的,不能行走。她说。

怎么不请个护工?应该有人来帮你运动一下双腿……

我顿了顿,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若是有这个条件,她又怎么可能不请。

以后,我帮你吧……我说:怎么照顾你,你可以教我,我也可以上别处学。

……你真是我见过最自觉的奴隶。

也不用这么夸我啦。

我用毛巾把手完全裹住,摸索着,抬起了她的后背,向下擦拭。

我小声地说:可以给我讲讲吗?

什么?

怎么搞成这样的。

我回答过了。

我指的是……你的家,还有你的现在。

她沉默。

或许是赤诚相见。

她坦诚了许多。

【我可以,用心声么】

嗯,我听得见。

30

那天莲蓬头下,温热的水雾弥漫。

她在她的心里,平静地告诉了我一切。

年幼的女孩,天生的截瘫。

爸爸提议,遗弃这个女孩,妈妈拒绝了。

成天的争吵,最后,在一个晴朗的午后,爸爸离开了。

爸爸和别人组建了家庭。

她和妈妈,只有彼此。

那些时光,像一个童话。

妈妈将她照顾得很好,工作,扶养,陪着她长大,陪着她上学。

她甚至都感受不到,自己和正常人有什么区别……

代价是,妈妈的日夜操劳。

初中那年的夜晚,凌晨加班的妈妈,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从此再也不会醒来。

……

【你知道么】

【初中的时候,那些人欺负我,不是因为我是残废】

【是因为我没有妈妈了】

【以前,妈妈会在学校里陪我,照顾我】

【妈妈不在了,我这个腿,什么都做不了】

【小便,我只能憋着。憋不住了,漏在教室里】

【他们说我臭,骂我脏,说我会把大便弄到自己身上】

【是,我承认,有过】

【可事情又是从什么时候失去控制的呢?】

【一开始,她们只是嘲笑,慢慢变成了辱骂】

【后来,他们开始丢我的书包,推倒我的课桌。再后来,肆无忌惮,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连班上的女生,都警告我离她们远一点,别把残废传染给她们。我发出求救的惨叫,她们只觉得刺耳吵闹……】

【我终于明白,我回不到童话里了】

【妈妈再也保护不了我了】

……

我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她的面颊。

湿漉漉的,不知是泪,还是热水。

突然之间,我的视觉恢复了。

是她,摘下了蒙住我眼睛的抹布。

隔着水雾,我隐约能看见,她双眼流泪,平静地望着我。

她的身上,淤青,伤痕。

新伤,旧伤。

都在复述着她告诉我的一切。

【老师有找过我,说他会管那些人。但也劝我回家去,找个不嫌弃我的人,嫁掉】

【我不要】

【我要继续读书】

【我要读书,考出去,考到大城市里,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这是妈妈一直期望的】

【只要他们弄不死我,我都要继续读书】

【我开始给自己用纸尿裤】

【在家里装扶手】

【每周省下来的生活费,请一次护工过来清理身体】

……

我忽然反应过来,原来她今天要我帮她。是因为她这周的钱,都被抢走了。

【只要他们弄不死我……】

她轻轻地喘着气,不再言语,连同心声也是。

我突然,很想上去抱抱她。

无关性别,无关邪念。

她看出了我在想着什么,抬起头,冲我笑了笑。

那笑容轻易将我击穿至粉碎。

【我说过啦,不要同情我。一点,半点,都不要】

她说:帮我擦头发吧,王俊逸。

31

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

她要吃人肉,要当年的那些人道歉……

做这些事,是为了什么?

那天我给她擦干了身体,换上了衣服,又从楼下给她买了点吃的,和她一起吃了晚饭。

就差在她家过夜了。

临走的时候,我问她,你……准备什么时候吃我的肉?

问完这个问题,我自己都觉得魔幻——我也是真的贱,怎么就这么心也甘情也愿了呢。

那就现在啦,饭后甜点。

我一惊,后来索性认了,闭上眼睛,把胳膊递到她嘴边。

她咬了一口。

我吃痛。

【这就算吃过了吧?】

【终于……只差一件事了】

我愣了愣,回过神来,她松开了嘴。

抬起手,胳膊上,留下了一排她的牙印。

你这是?……

吃过了就是吃过了,去吧皮卡丘,去,去。她挥了挥手,打发我走了。

32

我,忘了一个人。

我的哥们。

一整个晚上,他都在县城里,骑着自行车,嗷嗷乱窜。他逢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一个轮椅少女,她现在很危险,她很特么危险!

后来,实在是一无所获,连我都不知去向。于是各种恐怖猜想都冒出来了,少女被毁尸灭迹,人口拐卖,割肾传说……

我是在派出所门口遇见他的。

彼时他正抱着警察的大腿,哀嚎你们能不能全城搜救,磕个头求你们了!

我竟一时不敢上去告诉他真相。

33

第二天,我们俩出现在了职高里。

我鼻青脸肿(让哥们揍的),俩人正摩拳擦掌。

哥们通过他的表弟,打听到了,当年欺负她的人都是谁。

在职高,我俩堵到了他们。

琳琳总总,十来个人,不愧是经常打架的小团伙,看起来,都身强力壮的。

他们都有些意外,大概是从没见过,普高的学生过来约架,还只有两个人。

我和哥们,从自行车上,卸下了丁字锁。

他问我:所以,怎么打?

左边归我。

我从右边包抄。

干死他们!

我俩抄着丁字锁,一齐大喝了一声,迎向那群人冲去。

34

混战之中,顾不及自己。

我手里的丁字锁,砸倒一个。忽然后脑勺挨了一个重重的肘击,顿时天旋地转,险些当场昏厥过去。

我被踹倒,在地上被疯狂踢踹。

我护着脑袋,数不清多少人,嘴里有很重的血腥味。

晕眩之中,又听见了她的心声。

【王俊逸,你不在班上】

【你去哪里了?】

【……】

【你去找他们了,对吧】

【你总是这样,喜欢多管闲事】

【……】

【谢谢你】

不知道她在讲什么,每次都,神神叨叨的。

我从晕眩中挺了过来,哥们帮我撞开了人群。但他的腿受了不小的伤,踉踉跄跄,几乎已经站不住了。他举着丁字锁,守在我边上,勉强威慑着四周。

我狼狈地爬起,和哥们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都在想着同一件事情。

打了这么久,我们也看出来对面领头的是谁了。

领头的那人,一个不注意,被哥们抓住了手。

哥们立刻扑倒了他,死死压着。我不管不顾,丁字锁,拳头,脚,任何有杀伤力的东西,全都往领头的身上用力砸下。

有人上来拉我,还有个龟儿子,阴得狠,疯狂锤我脑壳。

我额上流出了血,遮盖了视线……问题不大。

——老子可是蒙眼给人搓过澡的!

35

那几个男生,终于服软了。

我从嘴里吐出了一口血,有颗牙,好像松动了,妈的。

丢给了他们纸和笔。

我说:道歉信,写满一百个字,每个人都要签字。

36

我和哥们监督着他们写道歉信,字迹全都歪歪扭扭的,看不出多少诚意。

我俩也不敢再逼了他们,真要再干一仗,我们大概率要在这英年早逝。

当中一个男生抱怨着:你们怎么都爱搞这种纸上的东西。

什么?我一愣。

我一问才知道,他们昨天搜她身上钱的时候,也搜出了一张便签纸。

那上面,写了一些令人费解的东西。

37

我和哥们,在公厕里,找到了那张被他们撕碎的便签纸。

忍受着恶臭,全都翻找出来。两个人绞尽脑汁地拼凑在了一起,总算是都拼对了。

我们一齐愣住了。

那上面,写了很多要完成的事项。

吃一整天冰淇淋;

拥有一个跟班;

让欺负过我的人道歉;

……

林林总总,大约十来件,最后一件事是……

完成这份遗愿清单后,去死。

38

在这份遗愿清单上,几乎所有事项都打上了勾,意味着已完成。

只剩两件事。

让欺负过我的人道歉。

尝一个没人吃过的食物。

这后面还打了个括弧,几个选项,企鹅肉,树皮……明显都有人尝过,因此都被她叉掉了。

只留下了一个:

可爱男生的肉。

PS:一小小小小口就好。

我突然之间,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我第一次听见她的心声。

就是她在列这份遗愿清单时候。

就是她决定好何时去死的时候。

倘若命运有绳结。无形之中,就是在那个时候,牵绕了我和她的手。

39

我颤抖地看着那张纸。

我知道,我们在茫然无知里,已经完成了她所有的遗愿。

完成这份遗愿清单后,去死……

我和哥们猛地冲出了公厕。

【对不起呀,王俊逸】

她的心声,在我脑中清晰地响起。

【没想算计你们】

【其实他们道不道歉,都无所谓了】

【昨天我鼓起勇气,要求他们向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遗憾了】

【谢谢你给我吃你的肉】

【我终于,可以不用再等下去了】

妈的,妈的。

我在心里接连骂了起来。

我竟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

她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才能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

她早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妈的!

她预设好了自己的死亡,在那之后。

使唤我时的趾高气昂;

再到现在的机关算尽。

都是她在纵情挥霍着,自己余剩的生命。

像行将死去的星球,爆发出的璀璨光辉。

40

我和哥们,跨上了自行车,疯狂地往学校赶。

让我听见她的心声,让我听见她在想什么……

我在心里不住地哀求。

脑海里,只有一片寂灭。

多久了?

为什么她的心声还没有响起?

她是不是已经……

我不断地安慰自己,可来到学校时,教学楼的背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老师在奔走,有人在尖叫。

41

有一个高年级的女生在痛哭,说她绝不是故意的。是那女孩祈求,带她去天台透透气。

见女孩可爱,她也没多想,带女孩上去了。

谁知道刚一进去,女孩便呵斥她后退,随后猛地关上了门……

我们骑着自行车,不顾一切地往楼下狂冲。

她在楼上!哥们突然大喊。

抬起头,她的身影,坐着那辆修好的轮椅,在天台的边缘,摇摇欲坠。

远远地。

我看见了此生最绝望的一幕。

她轻轻推动了轮椅,她被重力捕捉,倾倒而下。

一道影子从高空坠落。

42

地面上,轰然一声巨响。

我几乎窒息。

摔碎的轮椅,轮子在地上打转。

鸦雀无声。

我仰着头,远远能看到,她挂在天台边缘的下方。

一截露出的金属钢筋,勾住了她的衣领。

只不过大概是磕到了头,昏厥了过去。

有风吹来,她身形摇晃。

时间不多了!

老师们奔走着,呼喊着去学生宿舍取棉被,越多越好!

我和哥们撞开了前面的人群,疯狂地往楼上冲。

43

忽然想起。

她爸爸的离开,也是在这样一个,稀松平常的午后。

蓝天之下。

我撞开了天台的门。

冲到了天台的边缘,向下望去,望见了她。

她的衣领,正在一点点滑下。

妈的!我骂了一声,从下面看,她离天台很近,到这里才发现,至少还隔着一个身子的距离。

我将半个身子垂在外面,努力伸手,却根本够不到。

拉住我!我大喊。

哥们蹲下来,拉住了我的腿。

我大喊:放,继续往下放。

哥们往前挪了几步,忽然吃痛,先前腿上的伤,让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哥们一个脚步不稳,我猛地下坠了许多,俩人差点一起摔下去。

好险,在我们后面冲上来的,是几个身强力壮的教工。

他们拉住了哥们,还有几个拉住了我。

我用力地伸着手,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继续放!

不能再放了!你会出事的!教工喊。

继续放啊!我声嘶力竭地大喊,不要管我!

明明,就差那么一点。

44

我知道这不合时宜。

她闭着眼睛的样子,真的很好看。蓝天之下,她的睫毛有金黄色的反光。

或许是我们的喊声惊醒了她,也或许,是我疯狂大喊她的名字。

我看见她的睫毛颤动了一下,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沉默着,艰难抬起手,按住了被勾住的衣领。

她要做什么?

是抓着钢筋,还是松开衣领?

我不知道。

这种时候,又该对她说些什么呢?

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望着她的眼睛,说。

【什么,机会……】

我说:我知道你这样活着很累,我知道的。但我可以做你的腿,我可以做你的手,就像你妈妈当年那样,照顾你。

【不要,同情……】

我打断了她的心声:和同情没关系,老子就是想这么干。

我说:老子乐意,老子就是乐意!

【然后呢……像我爸爸一样,在某一天离开。又或者,像我妈妈,被我拖累到死……童话到头来,都要变成假的…】

我知道的,我当然知道的。

她就是看透了所有可能,却看不到一丝希望,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说:可心灵感应是真的。

她一愣。

我大声说:那么多人,只有我听见了你。

我用力地伸着手,声嘶力竭地大喊:因为我就是来把童话还给你的人!

这一次,她沉默了很久很久。

我看见她慢慢抬起胳膊,抓住了我的手。

45

我背着她,走出了教学楼。

救护车已经停在了校外,我在一个担架上放下了她。

看着她被医护人员看护着,送上了车。

我和哥们在墙边坐下,颤巍巍的手,一人点了一根烟,呛了很大一口。

哥们惨兮兮地笑了起来:这可比抽烟刺激。

我也惨笑着:是啊……真难抽。

远处,摔碎的轮椅,折射着日光。

那天以后,我们再也没抽过烟。

……

46

几天之后,我和哥们,还有她,一齐聚在了操场上。

她那不成功的自杀。

确实引来了不小的麻烦。

学校加强了安全教育,她被通报批评。

至于我和哥们……因为救人被广播褒奖,又因为当众抽烟被广播批评,也算是荣辱与共了。

值得一提的是,奴隶时代终于过去了。

某种程度上,我现在算是她的监护人,自封的那种。

47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

操场上,她叮嘱我们:一定要慢点慢点再慢点啊。

她站在我和哥们的中间。

被我们扶着,双脚,和我们各自的脚踝绑在了一起。

好吧,必须承认,这是我从校运会上抄来的,三人同脚什么的。

我只是想,至少一次也好,让她站起来,让她这一生,至少有过一次奔跑。

我叮嘱哥们,保持好步调。

没有发令枪响,我们跑了起来。

我希望她能闭上眼睛,我希望她能忘掉身边的两个臭男生。

就好像这个跑道上,只有她一个人的呼吸。

就好像只有她的脚步,用力踏在这坚实的大地上。

阳光照耀下,她闭上了眼。

有泪光打过。

【快一点】

我应了一声,和哥们保持着步调,加快了速度。

她的头发,早已被汗水打湿。

我看见她仰起头,发出了我从未听过的,用力大喊。

48

冲破了那个不存在的终点线。

我们失去了重心,一齐摔倒在了地上。

我和哥们急忙去解她的绳子,焦灼地问她:你没事吧?

忽然之间,我和哥们都被她抱住了。

那拥抱十分用力。

这一次,她的心声再没有任何遮掩。

【我想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

她抱着我,泪如雨下。

我听见了。

—end

如何以最弱超能力为脑洞写一篇故事? - 叶小白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