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感染埃博拉(Ebola)病毒会怎么样?

2021年7月27日

在康复期间,治愈者的皮肤会从身体脱落,面部、四肢、甚至生殖器上。有些男人睾丸肿胀、发炎和部分腐烂,病毒还会在部分患者的眼球里存活数月。

在这众多的病毒中,埃博拉病毒,被称为「非洲死神」。

(一)非洲死神,血腥登场

1976 年 8 月盛夏,非洲扎伊尔埃博拉(Ebola)河边的一个小镇,44 岁的教师购买了新鲜的羚羊肉和烤熟的猴肉带回家,食用了未经过二次加热的猴子肉后,持续高烧 39 度以上,严重腹泻脱水,医生诊断为疟疾——这个非洲多数人都感染过的常见传染病,并且让他每天都到医院检查。

可是一周之后,他开始头痛、晕眩、呼吸困难,全身自口、鼻、直肠等多处开始出血,皮肤干薄如纸,眼眶深陷,不久便迅速死去,死状非常恐怖。当地人按照习俗,为他死后擦拭了身体,然后,这些人都感染了。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随后,医务人员以及埃博拉河沿岸 55 个村庄的居民开始大面积感染这种恐怖的疾病,有的家庭甚至无一幸免。与此同时苏丹一个边远地区也发生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病例。

1976 年,这是它第一次大张旗鼓地登上了历史舞台,人们以发源地给它命名——埃博拉病毒。

(二)源头不明,族群式奇袭

在乌干达,36 岁的阿薇蒂,和那位教师一样,起初,她腹部开始疼痛,高热不退,她怀疑自己感染了伤寒,于是吃了一个疗程的抗生素,但病情没有缓解。胃部和肌肉的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她开始出现黄疸,面部变得毫无表情。

一周后,阿薇蒂开始吐血,并且越吐越多,颜色逐渐发黑,浑身出血,被疾病折磨了数日后,最后阿薇蒂死在了床上。

这是乌干达首个埃博拉病毒感染者。

后来,死者亲属负责清洗遗体。仪式结束后,亲友们同在一个大水盆洗手,在当地,一人去世亲友共同在一个盆里洗手,象征着亲密团结,也就是说,负责清洗遗体的人与在场所有人都在这个水盆洗了手,阿薇蒂的血沾上了所有人的身体。

与阿薇蒂同住的母亲、3 个姐妹、她 9 个月大的女儿,以及 3 个亲戚相继死亡,死状和她一模一样,家中唯一生还者是她 8 岁的儿子,好在他当天没有参加葬礼。

当地政府在确定是埃博拉之后,立即禁止传统葬礼,所有尸体都由政府处理与埋葬,以避免传染。

经过化验,专家发现这次的病原是埃博拉病毒的一种,被称为「苏丹埃博拉」(Ebola Sudan)的病毒,这种病毒在族群中比较「菜」,但致死率也达到了 53%,但截至那个时候,埃博拉病毒到底源于何处,依然是个迷。

(三)致命航班,恐怖病毒

1980 年,一名身在肯尼亚的法国人莫内,感到身体非常的不舒服,一直在呕吐,但因为要赶飞机,他乘坐上了前往首都内罗毕的航班。

在飞机上,他全程用晕机袋捂着嘴,把某些东西呕进口袋。眼睛猩红,面部遍布红斑。他的整个头部都变成了黑色和青色。面部肌肉在下垂,一张脸皮像是挂在骨头上。

美剧《血疫》剧照

他张开嘴,向口袋里呕吐,吐个没完没了,根本不会停止,他的胃部早就空了,但他还在不停吐出液体。

晕机袋装满了,莫内合上口袋,卷起袋沿。他把快撑破的袋子交给了乘务员。

飞机还没落地,他开始流鼻血。鲜红色动脉血,淌出两侧鼻孔,滴在牙齿和下巴上。血怎么都止不住,因为凝血因子已经耗尽。乘务员递给他一把纸巾,他拿来堵住鼻孔,但血液无法凝结,纸巾很快被泡透了。

飞机终于降落后,莫内被送往了当地医院的急诊。

到达医院后他感到眩晕,失去了所有平衡感,感觉房间不停旋转。他俯下身,随着一声痉挛般的呻吟,胃里涌出巨量血液,泼洒在地上,人已经深度昏迷,但是身体还在继续呕出血液和黑色物质。这时血液从肛门向外喷射,血液里混着肠壁组织,这个身体排泄出自己的内脏。

莫内死去了。

莫内死后不久,研究人员确定,这次病毒由马尔堡病毒和两种埃博拉病毒构成,其中包括最可怕的扎伊尔埃博拉病毒,致死率达到了惊人的 90%。

(四)疯狂寻找新宿主

广播里响起召唤医生的通知,ICU 有一名患者流血不止,一位名叫穆索凯的年轻医生赶到现场,他不清楚这个人出了什么事,只知道患者在大出血。

穆索凯医生扯开患者的衬衫,观察胸部的起伏情况,他俯身正对着患者,面部离患者面部只有几英寸。

患者突然呕吐,黑色与红色的液体溅到半空中,落在穆索凯医生身上,液体钻进他的眼睛,洒在白色制服和他的胸口,甚至,落进他的嘴里。

美剧《血疫》剧照

解剖时发现患者肾脏已经损坏,肝脏也一样。肝脏是黄色的,有些地方甚至液化了—— 就像死尸的肝脏,仿佛莫内还没死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九天后, 穆索凯医生感觉身体酸痛,但他未曾多想,以为是自己工作劳累导致。紧接着,他照镜子的时候,发现眼球变红了。

他怀疑自己染上了疟疾。这时他开始发烧,因此肯定是感染了什么东西。背痛持续蔓延,全身肌肉都痛得厉害。他服用抗疟疾的药物,但毫无用处,因此他请护士给他注射抗疟药剂。接下来,他的腹部开始疼痛,他怀疑自己感染了伤寒,于是吃了一个疗程的抗生素,但病情没有缓解。

剧痛使得他无法自我诊治,其他医生给穆索凯医生安排了手术,打开了他的身体后,大家被穆索凯体内见到的怪异景象震惊,谁也解释不了。

血管不停出血,他的血液无法凝结,就好像得了血友病。医生把明胶海绵敷在他的整个肝脏上,但血液继续渗出。医生不得不从切口吸掉大量血液,但清理干净之后,血液又会积满切口,他们只能以最快速度缝合刀口。

手术后,他的病情迅速恶化,肾脏开始衰竭,仿佛即将死去。

医生采集了穆索凯的血样,提取了血清,提交给各大实验室进行化验。今天,被称为「穆索凯毒株」的病毒其中有一部分被装进玻璃容器,永远保存于美国陆军冷库高危微生物的动物园里。

(五)生化武器,全球蔓延

在八九十年代,埃博拉病毒并未有大规模爆发,它和人类玩起了捉迷藏,每隔两三年就会出现一次,带走几十个人,没有人知道病毒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它下一次会如何出现。

直到 2013 年 12 月,西非再次大爆发埃博拉病毒,一名几内亚的两岁男孩高烧、呕吐,最后死亡,他的妈妈和奶奶出现相同症状相继死去,连治疗的两名护士也死去了。

2017 年,这次的埃博拉病毒从几内亚扩散出去,一个没有任何症状的病毒感染者进入美国,美国也中招了,后续引发全球感染。由于初期症状的相似性,根本无法诊断出病人的发烧和头疼是由流感,疟疾,登革热还是埃博拉引起的。

全世界终于开始着手解决这个生化「大杀器」。专家们为了寻找源头,一直在追溯这次埃博拉爆发时第一个出现感染症状的人类。

最终,科学家找到是一名几内亚的两岁男孩。然后专家们回顾了这个男孩在感染埃博拉病毒前的行踪,确认最后可能造成感染的,是他躲在家附近一棵空心的可乐树里玩过。

而这棵树,是一种吃昆虫的蝙蝠的栖息地。许多几内亚人都喜欢吃这种蝙蝠这种野味,这可能就是病毒传播到人体的方式。

当科学家们最终找到这棵树时,发现那棵树已经被当地人烧掉,线索又断了….埃博拉病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目前仍旧没有确定的说法。

医学界把怀疑的目光放到了蝙蝠的身上,病毒通过蝙蝠先感染其他哺乳动物,比如猴子、猩猩、猪等等。当人类接触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哺乳类动物的体液,比如血液、分泌物以及其他体液等,就很可能会感染上埃博拉病毒。

人感染之后,因为人和人亲密接触的机会很多,同样借助血液、分泌物等手段,病毒就开始在人类社会蔓延了。

(六)埃博拉,从未消失

埃博拉病毒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生存能力。

在德国,所有侥幸逃生者都失去了头发,他们变成秃头或斑秃。

在康复期间,治愈者的皮肤会从身体脱落,面部、四肢、甚至生殖器上。有些男人睾丸肿胀、发炎和部分腐烂,病毒还会在部分患者的眼球里存活数月。

谁也不清楚病毒为何钟情于睾丸和眼球,科学家发现,那些曾经感染埃博拉病毒,最后幸存下来的男人,有超过一半的人,在恢复健康后一年或更长的时间内,他们的精液中都还能检测出埃博拉病毒,一名男子甚至通过性交将病毒传给了妻子。

不久前的 2019 年 7 月,刚果再次爆发埃博拉疫情。这个死神,来无影,去也无踪。

而人类对于埃博拉的对抗手段还未完善,目前没有任何针对埃博拉病毒的特效药批注上市,如果患者感染上埃博拉,那么他能够得到的救治,就是保持身体的电解质平衡、控制出血、维持血氧浓度、控制血压稳定,这,不是救治,只能算作护理。

目前,2019 年 11 月 11 日,欧盟委员会宣布,批准默沙东公司生产的埃博拉疫苗 ERVEBO 上市。ERVEBO 成为了首支正式获批用于人体的埃博拉疫苗,对于人类抗击埃博拉病毒的战争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但目前,还未正式在市场上投入使用,效果如何仍未可知。

参考来源:

1.《血疫——埃博拉的故事》作者:理查德·普雷斯顿

2.《一个凶残又冷酷的杀手--埃博拉出血热》中国科学院网络化科学传播平台

感染埃博拉(Ebola)病毒会怎么样? - 盐选推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