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如果虐文女主突然醒悟,会有什么故事?

2021年7月24日

我和丈夫是商业联姻,结婚三年,我们相敬如宾。

现在,他的白月光回来了,他为了她,低头向我道歉、喝得酩酊大醉、甚至舍命救我,也是为了给她脱罪。

我发现,从深爱到不爱,也就是那么短短几件事而已。

我向来觉得相敬如宾,是最危险的一种夫妻关系。而我结婚三年,和丈夫莫怀青一直如此。

怎么形容莫怀青呢,高大俊朗,幽默多金,棱角分明的脸,绝佳的身材,待人接物温文尔雅,哪里都绝对温柔体贴。

除了不爱我,他应该算现代男主人设天花板。

就像刚刚同学聚会,他认真的把虾一个一个剥开铺到我的餐碟中,微笑着让我趁热吃下,惹来在座的一阵羡慕和恭维。

而现在,他目送最后一个同学离开后,握住我的手立刻自然而然地收了回去。

秋风微凉,他脱下外套细心地披在我肩头,看着我淡淡地说:「颖夕,她回来了。」

我和莫怀青是商业联姻,家里长辈一句话,你们俩很合适,见了一面后就很快领证了。他很坦诚,见第一面的时候就承认,他有喜欢的人,就是大学的初恋,陆颖夕。

爱情的天敌,向来是合适二字。莫怀青是一个很合适的结婚对象,同理,我在他心里,也是如此。

我们相安无事过了三年,但我们都没想象中那么坚定无转移。陆颖夕回来拨动了他心中尘封已久的弦,也在我心底砸入一块巨石,惊起动荡涟漪。

「你有什么打算?」我面无表情抬头问他。

他喉咙动了动,脸上似有难色:「我可能离不开她,穆湘。」

我心脏发紧:「你是想跟我离婚?」

莫怀青眉头一皱,瞪大眼睛看我,似乎不应该从我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穆湘,你知道的,我们是不可能离婚的。」

如他所言,商业联姻本就身不由己,背后有着千丝万缕的家族关系,维持夫妻状态是最平衡利益和最体面的状态。

我突然觉得好笑:「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穆湘,你是我的妻子,我不想骗你。我们以后互不干涉好不好?」

我像是听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平日里光风霁月的莫先生,竟然说出这样渣滓的话。

「看来你还不够爱她啊!」我冷笑一声,转身就走,走过几步又转回身,回到他面前,扯下他的外套扔到他脸上。

「我穆湘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和别人分享过私人物品,更不要说男人了。」

2.

那天是我和莫怀青三年来的第一次吵架,我没有回家,开着我的小超跑直奔了 kv 酒吧。

午夜场人头攒动,我在舞池尽情摇摆。莫怀青不喜欢这种嘈杂的地方,我结婚后就很少来这里放松心情了,但是今天我觉得心里堵着一团火,无从发泄。

跳累了我跑到包厢喝酒,朋友接了我电话赶来后一把扯下我手中的酒瓶。

「你疯了,穆湘,你之前不还说你在备孕吗?」

婚后我们各自忙着事业,就在三个月前我终于下了决心,想给莫怀青生一个孩子的。

「莫太太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跟失恋了一样,你振作点!」

失恋?我握着酒杯大笑,没有任何感情的婚姻,都不能称之为失恋,顶多算一个笑话罢了。

她们都想错了,我没有借酒浇愁,更没有发酒疯,我就是离开莫怀青坐上车的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心意。

整整三年,在相敬如宾的过程中,我竟然爱上他了。

我骨子里一向傲气,要不然朋友也不会给我一个女神的外号。

他说他离不开陆颖夕的时候,我心脏揪的很紧,那个疼不是来自我的占有欲,而是我竟真的在乎他。

3.

莫怀青找到酒吧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四点。

他拉起我的手:「跟我回家!」然后跟我的朋友们点头道谢。

我喝的有些腿软,还是站起来,脚步踉跄的跟他走了出去。

直到出了酒吧,我松开被他拽的生疼的手,才发现他双目有了血丝,汗水都把白色衬衣打湿了,眼底的怒意呼之欲出。

「从八点到现在整整九个小时!你不回家不接电话,你是不是要吓死我?」

「要不是看你朋友发的 ins,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

「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大半个城,我怕你……」

「怕我自杀吗?」我脱口而出打断他的话,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半分酒气,「莫怀青,你可能还没那么重要。」

他听了有些失神,却什么也没说,拉开车门将我扶了进去。

回到家,保姆张姐请假这几天不在,莫怀青帮我擦了身,见我躺下之后又跑到厨房里忙了一会,最后端来一碗小米粥。

我没睡着,客厅里的响动让我有一种幻觉,我的丈夫在一心一意地伺候他的妻子,这幻觉将我拼命压下去的喜欢生生拔起。

「把粥喝了再睡!」他放下粥,脸上说不出的表情「我要去一趟海城,明天公司的庆功宴,我就不参加了。」

见我没说话,他顿了顿,又开口:「我去见颖夕,她直接去了海城,三天后才会回来。」

自始至终我没有说一句话,他走了,我听到了车子的启动声,疾驰声,绕过窗前最后了无踪迹。

海城距离我们泉州,整整一千公里,莫怀青为了早一天见到他的心上人,真是千里奔赴。

他是那么着急,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我胃口突然烧的厉害,起身跑到厕所吐了半天,直起腰来才发现,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天光已大亮,我跑到书房,倚靠在莫怀青最喜欢的那把躺椅上,学他最喜欢地看书的姿势。

想着刚结婚时候,每个周末的午后,他都是这样倚栏读书,我就在一旁偷闲,偶尔偷瞄一眼他,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煞是好看。

这样的日子,应该是一去不复返了吧。

4.

我整整睡到下午,起床后觉得胃口舒服了很多。许是昨天那碗小米粥起了作用。

手机上有一条微信,莫怀青发来的。

「安全抵达,勿念!」

字里行间,就跟依依不舍得丈夫时刻汇报给妻子他出差行踪一般。

他可真是做到了对我毫无隐瞒,我苦笑,反手就把他拉黑。

我半点也不想知道他和另一个女人的任何行踪,我穆湘可没有自虐倾向。

扔了手机,我起床,深呼吸了三次,开始化妆换衣服。

三个小时后,我蹬着最新款的 Guccl 女靴,顶着一脸精致装开车直奔庆功宴。

我和莫怀青都有各自的家族公司,我们结婚后成立了一个新的企业青湘科技,共同投资。平时我来公司的时间少,但是只要我想,从莫太太变成穆总,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只身赴宴依旧光彩照人,游刃有余之间却也频频失神。我总以为只要我忙起来,就可以做回我自己,可我眼前总出现莫怀青和陆颖夕机场相拥的画面,那画面异常耀眼,也异常刺痛。

5.

庆功宴很成功,很快就上了各大头条新闻,说我是女神级企业家,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说莫怀青没有出席,我们夫妻之间早已经名存实亡。

我看着手机上醒目的标题,无奈苦笑,看来这些娱乐媒体也有一语成谶的时候。

我们夫妻面和心不合的消息之后被坐实了。

因为有人拍到了庆功宴当晚,莫怀青在机场搂着一个戴墨镜的女人。

很显然,那个女人,不是我。

媒体炸锅了,我却心如止水。该着急的是莫怀青,而不是我。

果然,第二天晚上,他就回到家,脸上的阴沉已经不加掩饰。

「穆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说好的互不干涉吗?我做什么都告诉你了,我几乎对你毫无保留,穆湘,我们之间维持这个和平的婚姻不好吗?」

他竟然怀疑是我安排的记者跟踪偷拍他和陆颖夕。

我忽然就笑出声来:「爱情可以让一个人迷失心智。莫总你迷失了,可我从来都是清醒的。你的和平的婚姻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不尊重。但是我也不屑于用你说的手段去对付她,她还不配。」

莫怀青的胸膛上下起伏着:「抱歉穆湘,刚才是我不理智,但是请你不要那么说颖夕,她是个好女孩。」

「好女孩,会甘愿做个第三者?」我嗤笑。

莫怀青无言以对,紧握的拳头又松了开来,「那是因为她爱我太深。」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颖夕,任何人,都不可以!」

莫怀青扔下一句话就离开了,我几乎是跌坐在沙发上,我第一次从莫怀青的眼神里,看出了心疼。

他不仅爱陆颖夕,更心疼她。

这样的情愫他从未对我产生过,就在此刻,我甚至还有所憧憬和期待。我一时好奇,很想看看那个陆颖夕,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6.

娱乐头条的事情被莫怀青单方面压下去的,以他的能力,这些都不算事,甚至这次他都没有提出让我做任何的配合。

可能,我侮辱了他的心上人,他心中已然怨怼。

他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但在公司里,他还是那个如沐春风一般的莫总,和我共事时,和我出现在公众场合时,都表现恩爱的恰到好处。

似乎我们的婚姻真的已经到了他说的最和谐的状态,可只有我知道,我已经趋于崩溃的边缘。

我已经天人交战了很多天,甚至每一次他彻夜不归,我都会幻想他拥着陆颖夕滚床单的场景,我心里就像钻了一个大洞,疼到我无法呼吸。

我可能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陆颖夕的详细资料就摆在我的办公桌上,我都没有拿起电话的勇气。

我也不知道在怕什么,可能是怕见过这个女人后,我会觉得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毕竟,莫怀青很爱她,爱的深沉。

7.

我和陆颖夕还是见面了,只不过是她主动联系的我。

她和我想象中有一些不同,乌黑发亮的头发一直垂在腰间,确实很漂亮,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但是眼底地挑衅却不加掩饰。

她单刀直入:「如果不是你,我和怀青的孩子已经四岁了。」

我不动声色地啜着咖啡:「陆小姐把我约出来如果是忆苦思甜的话,大可不必,我们没有共同的回忆。」

她莞尔一笑:「怀青很欣赏也很敬佩你,说你无可挑剔。」

被第三者这样夸奖,我听得着实刺耳:「还是有缺点的,毕竟实在没办法把一个男人当成我的全部。」

她脸色变了变又重新堆满了笑意:「可我又怀孕了,陆小姐你说该怎么办?」

搅动咖啡杯的手愣了一下,我下意识地看向她的小腹:「这应该去问孩子他爹吧。」

「我已经打掉了!」

我抬头,略诧异。

陆颖夕却在笑,就像根本不是她刚刚失去一个孩子一样:「因为我不想让怀青为难。你可以唾弃我是小三,你可以贬低我的人格,你怎么想我都可以。但是我是更适合怀青的。我顺从他,他和我在一起能感受到快乐,我不会给他一点麻烦。哪怕是有了孩子,我都没告诉他,因为我知道他现在离不了婚,我也不想成为他的把柄,他的负担。」

她说的深情款款,我却觉得胃中翻滚,一时间想吐出来。

「我来找你不是希望你离婚什么的,我只是告诉你,我可以为了怀青失去一切,我爱他,爱到你无法想象。」

我安静地听她说完,将手中的勺子扔到杯子里,再抬头,看她的眼神异常清醒。

「那你们还真是挺般配。」

8.

我至今还记得说出般配二字的时候,陆颖夕脸上闪过一丝愠怒。

她听出了我话里的嘲讽和自信。

她比我想象的聪明,段位要高一些,但也仅限于此了。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她所谓的能为莫怀青做所的一切事情,我自问很多可能做不到。我不会小鸟依人,我也不会为了他失去自我,更不会曲意迎合,甚至不会患得患失,更不可能爱到能伤害我自己的地步。

我其实挺想告诉陆颖夕的,那在我看来不应该算是爱。

但是,也许,精明如莫怀青,他是真的想要一个这样的女人呢。

我原本还带着怒意,见过陆颖夕之后,反而不想争了。

一时烦闷,我去找朋友聊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

客厅的灯亮着,莫怀青坐在沙发上,西装被他压出褶皱,茶几上一排酒,大多已成空瓶。他听到声音,抬头看我,眼神已经飘忽不定。

他喝醉了。

他酒量很好,且非常自律,他曾经跟我说过,这世上的一切都不值得他大醉一场。

见我进来,他挣扎起身,却又一下子栽倒在沙发上。

我下意识扶住他,他反捉住我的手,往他怀里一带,我硬生生摔倒在他身上,带着酒气的吻就啄了上来。

莫怀青肆无忌惮,差点让我窒息,我和他在一起那么久,经历无数次的床事,他从没有过这般放肆和攻击,像是要把人生吞活剥一般。

我心脏加速,不知是惊吓还是难以抗拒。

「颖夕……」

简单的两个字把我彻底拉回现实,就像是一盆冰水倾盆浇到滚烫的烙铁上,刺啦一声,升腾起一片白雾,灼伤我的五脏六腑。

那一刻,我狠狠地骂了自己,穆湘,你能不能清醒点!

我挣扎起身,努力让自己平静。

莫怀青已倒在沙发上,昏睡过去,嘴里还在喃喃而语,听不清任何一个字,却连音节都散发着难过。

他是为了他失去的孩子而难过,更是为他娶不了陆颖夕而宿醉吧。

9.

我给莫怀青擦了身,脱了衣服,盖上了毯子,也煮了粥。把那天我醉了他给我做的所有事,我都做了一遍。然后我就开车出门,去朋友家住了一宿。

我跟阿妙坦白了这些事,她大骂我不开窍,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把莫怀青办了,等你有了孩子,任凭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可能让你俩分开了。

阿妙说的是实话,如果目前状况,莫怀青冒着巨大风险孤注一掷坚持离婚,作为他们莫家继承人的他,家里老人最终肯定也会妥协。但是如果我们有了孩子,那两边老人就是用绳子都会将我们捆在一起,决不允许分开。

我太了解这些长辈了。可我坚决摇头。

「阿妙,可我做不出!」

阿妙抹了一把眼泪:「我就知道你做不出来,我刚开玩笑的。莫怀青他是不是心瞎眼瞎啊……」

阿妙跟我痛骂了一顿莫怀青,我听得反倒好笑,我们聊到很晚,我一直觉得小腹坠痛,直到去厕所,血水竟然染红了底裤。坠痛感钻心地袭来。

我被紧急送往了医院,医生告诉我,我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我被吓傻了,我只说一个月前备孕而已,我暗自算算日子,和莫怀青最后一次确实是差不多的。

我又陷入深深自责,这段时间没有在意例假,还喝了那么多的酒。

可医生告诉我,孩子胎心有问题,已经停止发育了。

我做了流产手术,我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只觉得割掉的不只是那未成形的孩子,还有和莫怀青的所有羁绊。

10.

我在阿妙家躺了一个星期,这一周我阻断了和公司的一切联系。我确实也想放空下自己,阿妙跟我吞吞吐吐,说有朋友看到,莫怀青和陆颖夕一起去旅游了。

「湘湘,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你流产的事!」

「没必要,以后我的事和莫怀青都无关!」

我说给阿妙同样是说给自己听。

这时候青湘科技出事了,有人诬陷我们新项目产品原材料有问题,又利用水军引导言论方向,公司一下子被骂的很惨。

我把莫怀青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他。

我积极应对寻找解决办法,那天很晚才从公司出来,我再次拨通他的电话,这次终于接通了,可一瞬间,一辆小货车迎面向我撞来。

那么近的距离,我几乎都感受到了强烈的风。可我也清楚地听到,莫怀青嘶吼的声音。

「湘湘,躲开!」

这是莫怀青留给我的最后一个声音。

11.

我没有死,莫怀青开着车疯狂地撞向小货车,救了我。

幸运的是,他只是左臂骨裂,没有什么大碍但只是一直沉睡,医生说醒来就好了。

这场交通事故,把我们两家长辈都惊动了,我公公和父亲都发了火。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车祸,他们真正要害死的人是我。

而背后地买凶杀人的竟然是一个私企小老板,最关键的是,那个小老板竟然是陆颖夕的亲叔叔。

我大概可能知道,莫怀青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救我了。

不管如何,我要听他亲口说出。

两天后他醒了,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挣扎着起身。

我走过去,把他按倒在床上:「谢谢你,救了我。」

他嗓音干哑:「对不起,穆湘……」

「你是替你心上人跟我道歉吗?」

他眼睛发红,激动得嘴角发颤:「你都知道了?」

我深吸一口气:「你听着莫怀青。我只说一遍。」

「她杀我,你救我。一命换一命。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欠。我们不必再互相试探,你也不用费心维持这可笑的和谐。我累了,也烦了」我昂起头,微笑着看着他,「莫怀青,我们离婚吧。」

12.

我把离婚协议拿出,当他面签了字,放到他床头,再没有看他一眼就出了病房。

我几乎是跑出的医院,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

那两个字说出口,好像真的轻松很多,虽然心脏里像是空了一块,但我没那么累了。

我掏出电话告诉了阿妙这个消息。

「莫怀青那个傻叉!」

阿妙破口大骂。

「阿妙,我还得让你帮个忙!」

阿妙听完,半天没说话,最后带着哭腔挤出一句话:「穆湘,你也是个大傻叉!」

当晚,我和莫怀青的离婚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冲上了热搜,将青湘科技的黑帖全部掩盖,网友们又多了新的愤怒,那就是轮番地咒骂我。

毕竟,莫怀青刚冒死救了我,我却在他还未出院的时候,就提出了离婚。

紧接着,我父母和莫怀青的家人轮番给我来电话,我只强调一句,缘分已尽和平分手。

在之后,我的手机被各种采访甚至陌生人打爆了,我索性换了号,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我打算出去躲几天,就当散散心了。

我一直往南走,一直走,我想走的越远一点,留在那个城市的伤就能掩盖一分。

13.

半个月后,我在厦门的一个酒店收拾好了行李,打算去海边玩玩,打开门就看到莫怀青站在门口。

我吓得后退一步,感觉像是做梦。

莫怀青伸手抓住我的胳膊就把我拥入房间,房门咣当一声被他狠狠砸上。

我手腕被他握得生疼,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被隐隐怒气撕扯了起来。

我都已经没有追究他的心上人了,他凭什么还这样对我发火?

「我找了你整整十四天穆湘,你简直,简直……」他的脸憋得通红,后面的话断断续续说不出口。

「你找我做什么?你现在应该在医院!」

「我从没说过要离婚!」莫怀青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两份离婚书,在我面前用那只残手握住,另一只手一张一张地撕开,直到撕碎,纸屑纷纷被他扬在空中,飘落在地毯上。

我这才注意到,莫怀青的脸憔悴许多,冒出丝丝胡茬,就连眼睛都布满血丝,再没了往日莫先生的烨烨风采。

「莫怀青,我不是不会生气。」

我的心被搅得乱极了,说不清的委屈突然就涌了上来,我伸出手捂住胸口。

「你是不是真觉得我是女神?可以一切都不在乎的?你是不是觉得,你在我面前一声一声叫着陆颖夕的时候,我这里不疼的?你是不是觉得,我穆湘就应该大气一点,就应该接受你那荒唐的开放式的婚姻?」

「穆湘,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莫怀青眼底泛了红,哑着嗓子打断我。

我哑然,背过身躯,不让泪水掉落是我最后的倔强了。

我摸了一把脸,转身再看他全然轻松:「也许吧,爱过,你说的对,你对我向来坦诚。我也对你坦诚,爱过,那又怎样呢。」

不过是,让你再跑来羞辱我一遍罢了。

「既然你出院了,那正好,我们明天就回去,办离婚手续!」我拉过行李箱示意他让路。

莫怀青却一动不动,我就看着他眼底的泪就这么冒了出来。

我见过发火的莫怀青,见过伤心的莫怀青,却从没见过满眼愧疚自责到深情的莫怀青。

「穆湘,对不起,我不能失去你。我爱的是你!」他胸口起伏起来,带着巨大地期待:「我们不能离婚,一想到失去你我就无法呼吸,我一直没看清自己的心意,我和陆颖夕没什么了。穆湘我真的爱你,你信我吗?」

我彻底怔住。

许久,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我才点了点头。

「我信你。」

他高兴得要来抱我,却被我一句话定住了脚步。

「可我现在不爱你了。」我昂头真诚地看着他,「就像你已经不爱陆颖夕,一样。」

14.

我不知道莫怀青是中了什么病还是突然开窍,从那天跟踪我到酒店之后,就跟狗皮膏药一样黏在了我身上。

那天他来了之后,我也全然没有了旅游的心情,他的突然表白没让我感动的痛哭流涕,反而扰的我心绪不宁。

意外的是,没有任何记者媒体来骚扰我了,应该都是莫怀青做了安排,包括头条热门喷我的帖子,全被压了下去,反而被莫怀青的一份手写的深情告白顶上了热搜。

我得到消息,陆远进了监狱,连同他背后的支持者都被整得很惨,几乎没有翻身之日了。我知道这是莫怀青做的,他狠起来,真的可怕。

我回去之后,我公婆立刻上门,公公是军人出身,一脚就踹在莫怀青的腿窝上,几乎把他儿子骂了个体无完肤。我婆婆一个劲地安慰我,心疼地要死要活。

我一边劝着我婆婆,一边还要拉着我公公,莫怀青可还是个病人了,别让老头一下子再给踢到医院去。

等他们闹了一出后,终于走了,我父母就又到了,莫怀青差点给老两口跪下。我爸没对他说什么,但是批评了我,说我过于冲动,但是我能听出来,我爸对莫怀青很有情绪。尤其是我母亲离开前,偷偷掐了我一把,红着眼眶说:「闺女受委屈了,只要你考虑清楚了,你做什么决定爸妈都支持你。」

爸妈的态度,让我冷冻的心流过暖流,哪怕牵扯那么多家族利益,他们心里真正心疼的还是我。

等他们都走了,我才坐在沙发上喘了口气。

莫怀青则站在一旁,还是一幅做错事,等待审判的却又不甘心死刑地挣扎表情。

「湘湘,陆颖夕回来后,我没有碰过她。」他抬头看我:「他打掉的那个孩子,不是我的。」

我睥睨着他,眼睛有些发涩:「我知道。」

他惊讶地张了张嘴。

「她那点伎俩还不够看的,我做市场调查的时候,她还在学校里谈恋爱呢!」

「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我?」他有些激动。

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莫怀青,你识人不明,如果连这些都看不到,也不配成为我穆湘的丈夫。」

我无奈一笑:「爱情会使人迷失心智,谁知道你有没有爱她,爱到愿意替她接盘别人的孩子?只缘身在此情中,你不能醒来,我生拉硬拽又有什么用呢?」

莫怀青抬手捂住脸,也掩盖不住他痛苦的神色:「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现在还不晚么?我醒了,换我拽着你,别不要我。」

「莫怀青!」我正视着他,「你的道歉我可以接受。但是你清醒一点,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不可能你明白吗?」

莫怀青眼中期许的光就这么暗了下去,他僵硬的搓了搓手:「那,我们能不离婚吗……就像以前那样?」

我看着他,眼中的失望情绪在无遮挡:「你憧憬的『以前』的任何一个瞬间,对我来说,都是再也不想看到的。」

「幸好,这样的以前即将结束了!错过就是错过。曾经的我是学会因爱等待,那只限于那么几年。莫怀青,我的耐心也有限的。」

「好在为时不晚,真庆幸,我就要自由了。」

我提起一口气,微笑道:「莫先生,明天九点,民政局见。」

莫怀青番外

1.

我一直以为我的爱情,就是对一个人的念念不忘。

所以当陆颖夕告诉我归国的时候,我是异常兴奋的。

我兴奋,可我也痛苦。

因为我发现,我好想不知道怎么跟我的妻子穆湘开口。

同学聚会那晚,我沉吟很久,终于说出口,纵使我想到过穆湘的反应,但是她异常坚定的眼神和寸步不让的心态,让我有点难受,又有点窃喜。

我当时不知道,这种窃喜,是源自于爱。

本来那天晚上我就要直接去接陆颖夕的,可穆湘开着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放心。

第一次,我爽约了陆颖夕,找了穆湘整整一夜。

她喝得酩酊大醉看到我却强装着坚强的样子,我看着特别心疼。

她宁愿掐红了手臂让自己清醒,也不想展现给我柔弱的一面。

我想,这应该是我一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他的原因之一。

2.

见到陆颖夕的一瞬间,我发现,我的心跳并没有加速。

陆颖夕还是那么漂亮,话里话外全都是在回忆大学时候的过往。

我虽然也感慨万千,但我心里想的却是喝醉的穆湘现在胃口会不会难受?

然后我就发现,她把我拉黑了。这让我很生气,甚至想穆湘这么倔,怎么就没有陆颖夕半点的温柔呢?

所以被偷拍的时候,我真有点发火,当时安顿好陆颖夕我就借着这个由头,赶回了泉州。

我们大吵了一架,穆湘眼里的冷意我看的明白,我真怕她对陆颖夕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毕竟,有不少的媒体眼睛在盯着她,我们这种人,一步走错很容易招黑。

3.

很快我知道了偷拍的事,是陆颖夕让人做的。她哭着跟我道歉,我理解她的心情,但是也稍稍起了疑心。

我知道陆颖夕和穆湘见面,我挺生气的,但是陆颖夕告诉我,穆湘说我和陆颖夕很般配。

我心里就发堵。

那天夜里,我拿到了陆颖夕的个人调查报告,那几张纸上写的真相让我震惊。

陆颖夕,竟然有个五岁的孩子。

大学时期,我根本没有碰过她,可按照孩子的岁数来看,这是陆颖夕大学期间给我戴的绿帽无疑了。

我几乎是被骗得彻彻底底。

我生气,但是不伤心,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

那一天我喝多了,我挣扎着回到家,只想见到穆湘,我要跟她解释清楚,我想告诉她我真正的心意。告诉她,陆颖夕骗了我。

我想告诉湘湘,她不肯把柔弱展示给我,那我就把我的痛处展示给她。

4.

当陆颖夕跪在我面前,求我救救她孩子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的妻子正躺在手术台上,流掉我的孩子。

陆颖夕这些年过得很艰难,被她亲叔叔陆远利用控制,而这一次她的回国,就是陆远一手策划的,要接近我,最终目的是要对我们青湘科技下手。

陆远曾经是我们莫家的合作商,但是心术不正被我父亲打压了,而我和穆湘的公司现在做的项目几乎抢占了他的所有市场。

我答应了陆颖夕,救过她孩子后,两不相欠再也不见。

然后我就设了一个局,假装带着陆颖夕去旅行,麻痹陆远,实际上暗中派人去寻找陆远藏在海城的孩子。

阿妙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穆湘流产的事,我差点疯了。

我第一时间赶了回去,就在回去的路上,突然收到陆颖夕的电话。

她几乎是爆哭:「对不起,我叔叔派人对穆湘下手了……」

但我看到那辆小火车撞向穆湘的时候,我用尽力气踩下油门。

碰撞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穆湘惊慌失措的脸上满是泪痕。

她第一次,为担心我而哭的。

我闭上眼的那一刻,真的很怕死。

我还没来得及和穆湘道歉,也没来得及告诉她,我爱她。

5.

上天怜惜,我大难不死,甚至只受了一点轻伤。

看来,三百万的车子还是有点作用的。

可是我醒来,穆湘却跟我提离婚。

我本来就气血不畅,一下子就感觉血在身体内乱窜,我看着她急忙想解释,可是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误会了,误会的彻彻底底,我不是为了陆颖夕道歉,我只是为了我自己,跟她真心实意地道歉。

我直接晕了过去,等到再醒来,离婚的消息甚嚣尘上。

这都是穆湘做的,她用这种方式将我们公司推下浪尖,用这种方式来成全我。

我从来没觉得,我莫怀青如此懦弱,如此不堪,我当时是怎么跟她说出口,让她在我们的婚姻里,互不干涉的?

我在病房里,狠狠给了自己几个嘴巴。

我坚持要出院。好在是骨裂,不算严重。

三天后我如愿出院,我开始回到公司。

陆远对我来说,根本不堪一击,他的公司直接被查封,人也被抓了起来。这件事也惊动了我父母和岳父母,他们对陆远身后的支持者,同时出手打击,差点被赶出整个中国市场。

我帮陆颖夕救下了孩子,她答应永不踏入泉州。

我写了一份给妻子的告白书,将网上对于湘湘的负面新闻全部压了下来。

我打算召开媒体发布会,向所有人承认是我婚内精神出轨,但这后来被湘湘拦住拒绝了。

这一切都弄清楚了,已经过去了两周。

我拿到了湘湘的酒店地址,开始了我的追妻之路。

6.

我知道,我的告白并没有打动穆湘。

这是我活该。

我看到她的那一刻,所有地思念、悔恨、愧疚全部涌上心头。

我恨自己,整整三年,她就在我眼前,为什么我要任凭她错过?

人生有多少个三年呢?

她用最后的离婚,告诉我如何爱和尊重,也让设身处地的感受了一把,悔之晚矣的心痛。

我决定重新追求她。

7.

今天,是我一百零八天等待她下班,我捧着她最喜欢的满天星,站在她的车前。

我已经做好了,就这样站一辈子的准备。

(完)

如果虐文女主突然醒悟,会有什么故事?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