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你知道什么真实恐怖的案例?

2021年7月24日

03 年,一个流浪汉在桥洞下捡到一包炒肝,吃到最后,发现里面竟混着一张人脸皮。

顺着这张人脸皮,警方挖出了一起令举国震惊的连环杀人案。

可事实,远比杀人更令人毛骨悚然……

-

2003 年冬天,离新年不到一个月,天上零星飘着雪。一名饥肠辘辘的拾荒者,在桥洞下发现三个黑塑料袋。他快速打开,里面装满香喷喷还冒着热气的炒肝,他往嘴里狂塞,可等吃见底时他才看见,肉里竟混着一张人脸皮……

「啊——!」

尖叫破嗓而出,极速划破城市清晨。

20 分钟后,胡天随队赶到现场,自当上刑警后,原以为身经百战,也是条硬汉。可这回,当三个塑料袋全被打开后,他胃里疯狂反酸,这辈子再不敢直视熘肝尖。

经法医确认,这些被扔掉的「剩菜」,是人肝脏,其他塑料袋装着肢解的尸体,均来自一名二十岁年轻女性。

此案一出,在包头引发热议,媒体轮番报道,领导不断开会,巨大破案压力,让不少老刑警吃着降压药硬扛。

警情通过局域网,下发到各警种、基层单位,甚至社会各级,但尸源迟迟无法辨认。案情一筹莫展,甚至连死者身份都查不出来,全局警察大挠头皮时,胡天发现奇怪现象:

「按说案情影响这么大,早该收到失踪人口信息,难不成这个女孩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凭空蹦出来的?」

女孩的身份,很可能没登记在册。

胡天随即带人展开调查,从包头所有外来务工人员入手,重点调查洗浴中心、会所、歌舞厅等地的失足妇女,统计失踪人员信息。很快,有条消息引起他注意。

钢铁大街城中村,有家老金洗头房,半个月内,这里的小姐全消失不见,鸡头老金每天疯了似地在全城寻找。

胡天赶去城中村打探情况,这里塞满违章建筑,给人种窒息的压迫感,洗头房在一处极窄的街边,门面大玻璃窗写了串红字:「低价消费,服务到位」,街上来往不少农民工,每路过这里,总要停下脚步,不断向里观望。

胡天刚踏入店门,便闻到一股浓烈血腥味,各种刑具胡乱摆放在暖气片上,地上满是血渍,门楣上还插着把菜刀,煤炉上的小锅,咕嘟嘟冒着热气,不知正煮些什么。胡天小心进入内房,听到背后店门突然打开,一位鼻青脸肿的中年男人,杵立在门外。

两人对视一眼,那中年男人扭头就跑,胡天刚窜出去没追几步,便看到这体型肥大的家伙,扶在电线杆上,气喘吁吁,怎么也跑不动了。

「跑什么!」胡天将这中年男人铐上。

「习……习惯了!」

将他拉到警局审讯,这人名叫老金,是洗头房老板,前年因容留卖淫,被关了两年。出狱后,小姐们讲义气,合伙雇老金当鸡头,这才重操旧业,在城中村开了这家店。

问店里血渍和菜刀,老金称是被嫖客打伤的。

问暖气片上的刑具,老金称有嫖客就好这口。

问小姐消失了为什么不报警,老金面露难色,称前年刚缴纳了罚款,现在还欠着小姐工钱,实在不敢招惹警察。

眼看这人对案情一无所知,胡天越审越没劲,准备让他签个字,移交扫黄大队时,技侦科的同事有了大发现,在老金洗头房里,提取到多枚指纹,经比对,与发现的死者指纹,完全一致!

胡天兴奋极了,觉得马上就能结案,马上召集同事挑灯夜战,轮番审讯老金!

没想次日一早,在四道沙河边,再次发现被肢解的女性尸块,抛尸时间不超过 5 小时。

刑警队长在案发现场,拿文件猛抽胡天脑袋:

「这就是你说的结案了?我刚得到消息,老金最近几天,天天在各大洗浴中心找人,全城的鸡头都能证明,根本没时间作案!」

想起自己抓错了人,胡天耷拉着脑袋,回警局亲自放了老金,在队长强迫下,赔礼道歉。

2.

为什么案发现场的指纹,会出现在洗头房?胡天仍觉得老金可疑。技侦又传来消息,四道沙河发现的女尸,指纹也对上了,连同样出现在老金洗头房!

胡天带人到洗头房仔细搜查,分别拿走了梳子、水杯等日用品,连同在案发现场提取的尸体样表,递交到公安部 126 所,做 DNA 鉴定。

在报告出炉后,确定了死者身份——斯琴和秋玉,两人都是老金洗头房小姐。

听到小姐死亡消息,老金全身无力,瘫坐在地,想起这半个月来,五位小姐连续失踪的怪事:

「会不会她们五个,全都死了……」

只过了几天,在黄河沿岸再次发现两具碎尸。她们身体被硫酸腐蚀,肝脏肾脏都不见,通过 DNA 鉴定,确定死者身份,是老金洗头房另两位小姐——赵丹和王娟。

「消失的五个小姐中,死了四个,唯有春玲生死未卜。」

听到胡天传来消息,巨大愧疚与遗憾,让老金彻底绝望。姐妹不仅仅是他事业伙伴,更是在危难时刻,肝胆相照的好战友。

「她们给我卖身钱,就希望我能保证她们安全,现在成这个样子,我就是死了,也没脸见她们……」

正悲痛时,老金突然接到陌生电话,尾号 9829:

「老金,我是春玲,这半年的工资,能不能先给我?」

老金问她人在哪,知不知道其他姐妹的事?听到那边传出男子吼声,电话被迅速挂断,再回拨过去,提示为空号。

春玲还活着!

老金止不住激动,先前自己没阻止四个姐妹的死,让他内心饱受煎熬,现在,哪怕豁出自己命不要,也得把春玲救出来!

老金随胡天查询了尾号 9829 的电话,号码主人名叫程伟,是用假身份证注册,根本无从查起。但程伟这个名字,老金听着耳熟,他拿出客户记录本,发现重点客户群里,红字标粗地记着程伟和李小军。五个小姐消失前,曾结伴去红宝石酒吧捞客户,当天回来,她们说是钓上了这两个南方大老板,出手阔气得很!

胡天不敢怠慢,带人前往红宝石酒吧调查,还没等出手,就碰了一鼻子灰。

像这种带灰色产业的场所,扫黄打非天天有,领班们都跟地下工作者似的,警察一来,立即转移,警察问话,连连否认,根本查不到半点信息。

老金毛遂自荐,称在欢场上混,大家都认一份情字,这么多年来,他不少帮姐妹们平事,多少会给他面子。

老金在红宝石酒吧,找到几位小姐,聊起最近四名姐妹惨死,春玲遇险的事,大家几瓶酒下肚,相互抱头哭诉一番。不久后,领班便义愤填膺地敞开大门,让胡天放开了查。

胡天好奇老金怎么办到的?

老金擦干眼泪:

「一声姐妹大过天!」

3.

凭借红宝石酒吧众姐妹的描述,嫌疑人画像在反复修改校验后,终于大功告成。

带有程伟和李小军画像的通缉令,被分发至基层单位。很快,一位居委会大爷,来到警局报案,称曾在钢铁大街 7 号家属院,见过这俩人:

俩人是 7 号家属院的租户,老是在大半夜剁肉,下水道也经常堵,惹得不少业主投诉。居委会大爷曾上门去告诫,俩人很热情,不仅嘴上连说抱歉,还把刚炒好的肝端来,让大爷带回家吃。

大爷看着塑料餐盒,里面不像猪肝也不像牛肝,也没多想,拿回家里做了下酒菜。从这之后,这俩人变得特别会来事,经常提着油和肉,送给邻居们,让大爷印象特别深刻。

听到这里,胡天强忍住恶心,问出具体住址,前往事发地点,老金听说找到了人,紧追胡天过去。胡天连踹带撬,暴力将门打开后,本以为会看到血腥脏乱的杀人现场,不料房间干净透亮,一尘不染,像从没住过人一样。

老金被隔离线拦在门外,焦急往里看着,见众警察在这里反复过滤,来回寻找,没发现一点凶杀现场的影子。胡天和老金都觉得奇怪,忽然发现楼道里,有个陌生男人跑过来,神色紧张,称自己是楼下邻居:

「昨晚我闺女睡觉时,天花板好像有水滴,滴在她脑门上,本来没注意。但后来水越滴越多,等我开灯时,发现闺女满脸都是血!」

赶紧跑向楼下,见这户天花板正在向下渗血,胡天越想越不对,立马打开现场的下水管。

一股恶臭袭来,无数碎尸块将下水管堵得严严实实,就算是久经沙场的老法医,也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才敢过去提取检验。

其他同事传来消息,在楼下花坛,找到春玲的衣服,上面沾满了血。

队长分析,这两天围捕行动动静太大,估计凶手听到风声,早就溜了,至于春玲,肯定也遇害了……

老金看着那件带血的衣服,彻底绝望。一向桀骜的胡天,见老金这副样子,心里也软下来。

接下来几天,老金彻底颓丧,将自己锁在洗头房,浑浑噩噩。

直到胡天敲开房门,向他激动告知:

「春玲银行卡在太原被使用了,取走了 100 块钱,据银行监控发现,春玲还活着!」

4.

公安部批准,太原警方进驻专案组,两城合作侦破此案,胡天和其他专案组成员,即将前往太原。

老金又有了精神,提出愿意自费前往,帮助警方认出春玲,协助拯救!

胡天和老金来太原后,第一时间去银行,调取监控录像。老金仔细辨认半天,认出视频中的春玲,画面中,她被两个男人胁迫至提款机,颤颤巍巍输入密码。

太原警方展开地毯式搜索,特别是银行附近居住地,更是重点排查。追击正在继续,凶手却率先行动,这天警方接到报案,在汾河边,发现了女尸。

老金心里一颤,死者会不会是春玲?赶往现场前,队长递给胡天和老金防毒面具:

「戴上这个,高度腐化的尸体会产生毒气。」

案发现场只有个鼓囊囊的编织袋,周围百米,被警戒线严防死守。拉开拉链,恶臭陡然严重数倍,防毒面具虽能过滤有毒气体,却不能挡住臭味,过来认尸的老金,迅速脱下面具,在一旁干呕。

尸体的躯干四肢,均被硫酸严重腐蚀,好在头颅完好无损,辨认出死者身份并不是春玲。

技侦从编织袋上,发现凶手指纹,太原警方依靠此线索,立即在全城进行指纹大采集。

想起在包头时,凶手目标都集中小姐身上,胡天建议专案组分出人力,前往本地歌厅会所,调查小姐失踪消息。

老金说有个旧相识,名叫小霞,她正好在太原当小姐,可以请来帮忙。

第一眼见小霞,胡天觉得这女孩阳光、开朗、笑容甜美,没有半点风尘女子的模样,稍再询问,原来她是老金的初恋。当初为给弟弟看病,小霞当了小姐,老金为保护小霞,才当了鸡头。弟弟病好后,小霞就跟老金断了一切联系,可日子难过,她没别的本事赚钱,只好来太原重操旧业。

老金说起来龙去脉,小霞毫不犹豫答应,当即联系了太原所有会所鸡头姐妹,发动寻找线索!

消息快速传播,这效率让身为警察的胡天震惊不已。老金说,别小看小姐,她们每天阅人无数,上到官商贵胄,下到贩夫走卒,她们辐射的是整个城市的社交网络。

5.

不久后,有消息传来,下午 2 时许,一个叫赵美英的小姐,说看到人吃人,到太原市公安局找局长报案,门卫挡住不让进去,让她到案发地派出所报案。

3 时许,派出所民警见赵美英是个小姐,蓬头垢面,听说作案手段又极其残忍,都认为她是个精神病患者。建议她到医院去做个精神病鉴定,如果没有精神病,再立案侦查。被赶来赶去的赵美英,没了办法,便跟舞厅朋友哭诉。

胡天老金携专案组成员,迅速找到赵美英,经她描述,两个食人魔凶手和程伟李小军完全吻合,衣服上的血抓痕也和编织袋凶手指纹对上。

经赵美英指认,确定了嫌疑人所在位置——荻村唐槐小区。

而此时老金接到小霞短信:

「我找到春玲了,我先拖住她!」

胡天赶紧抢过老金手机,给小霞打电话,但电话迟迟无法接通。

专案组即将展开抓捕,胡天嘱咐老金,时刻留意小霞信息,自己先把凶手抓来。

街边,此起彼伏响起长串警笛,数十辆警车闪烁着警灯,风驰电掣开进荻村唐槐小区,迅速包围一号楼。包头和太原两大刑警队长亲自带队,率领众多警察踹开一户家门。

胡天举起手枪,冲进房内,刚喊出不许动,程伟和李小军拉开防盗网,从窗户跳了下去。胡天扣动扳机,可惜子弹从对方腰边擦过。

「快追!」

队长发号施令,众警员扭身下楼,胡天呆愣原地,看着窗外,两人已跑出小区,在街边拦下出租车,迅速消失在街头。

哄乱过后,老金赶到现场,听到旁边厨房里,传来叮叮咣咣的炒菜声。胡天使了眼色,让老金退后,自己提起手枪,轻轻打开厨房门。

烟雾缭绕,一股辣椒的呛味让两人不住咳嗽,春玲正站灶台前,不断翻炒着肾脏。在她脚下,小霞躺在血泊中,开膛破腹,肾脏被完全拿了出来……

6.

突击警察只抓到春玲,还有冰箱里的人肝人肾。太原出动全部警力,封锁了全市通道,可惜迟了一步,程伟和李小军逃出生天。

老金怎么也不能接受,真正的吃人恶魔,竟然是春玲,更不能接受,小霞的死。

医院停尸间外,老金面无表情,蹲在墙角不愿离开,胡天不知怎么安慰,只好守在他身边,度过了一整夜。

老金安慰自己,春玲肯定是被胁迫,杀人的是那俩男人,胡天摇了摇头,向他说出案发经过:

春玲在酒吧认识程伟和李小军后,有天清早下班,被两人掳到出租房里强奸,原本她想找机会逃跑,没想又被俩人捆在暖气片上,不给钱就杀人。春玲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全身上下加起来,连 200 都没有,只能苦苦哀求,放自己一条生路,没想李小军说:

「放了你可以,但有个条件,你打电话给店里的小姐,咱们三个一起,谋她们的财,害她们的命!」

就这么,春玲向店里姐妹打电话,第一个叫去的人是斯琴。刚开始,春玲很害怕,将斯琴脱光后绑起来,说这俩人变态,喜欢把人这么玩。等拿刀一吓唬,才发现斯琴银行卡里竟然有 3 万!

春玲说:「当时我很生气,前段时间我想买衣服,找斯琴借 100,她说没钱,谁没想卡里竟然有 3 万!都这么有钱了,还不借给我,真活该她死!」就这么,心里一下平衡了。

拿完钱后,李小军扔给春玲一把刀,让她把斯琴杀了,算立下投名状正式入伙,起初春玲不敢,李小军就手把手教给她:

「就跟农村杀鸡一样,一刀捅进脖子上的动脉,然后将血放出冲进下水道,再抓着她两条腿倒立起来,对准蹲便池放血。」

春玲杀完人后,竟然上了瘾,一直如法炮制,又约来了洗头房的其他姐妹,跟着抢劫、杀人、分尸、吃人。当把小霞掳走后,春玲本想拉她入伙,让她在太原约姐妹过来,小霞宁死不从,于是……

老金听胡天说完,强忍着怒气:

「小霞是去救她的,为什么还把她吃了!」

胡天长叹口气,称自己也问了相同的问题,春玲却说:

「那我也是没办法的,谁让我前段时间怀孕又流了产,总得吃点肾补补吧,毕竟我是受害者……」

7.

春玲涉嫌杀人,被警方押回包头。

此后,胡天三天两头往外地办案,自警方向全国印发通缉令起,便发现程伟和李小军的行踪,遍布小半个中国。先逃到汾阳,再是平遥,然后是霍州、运城、西安、合肥、兰州、宁夏、济南。

逃亡期间,这些城市多次出现失足妇女被杀,尸体或沉入鱼塘,丢弃河边;或直接用硫酸腐蚀,塞马桶冲入下水道。

案发地区的刑侦高手,汇集起来,组建联合调查组,各警种协调作战,十八般武艺悉数上阵,对两名嫌疑人可能露出的破绽、留在录像的疑点、现身之后的去向,日夜做着分析。

而老金也没闲着,他卖掉洗头房和老家的房子,花出全部身家,跟着胡天去往天南海北,并利用广泛的小姐资源,打探两凶手的消息。各地小姐们将自己的卖身钱凑给他,让老金全国追查,一定要替姐妹讨个说法。

8 月 30 日,联合调查组和老金同时追到石家庄,而老金当地鸡头朋友表示,画像上的两个人,曾经来店里玩过,然后去了旁边的化工市场。

老金将线索报告给胡天,警车鸣笛赶到,化工市场立刻封锁。有店主报告,两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购买大量硫酸和大塑料桶后,急匆匆离开。胡天紧张不已,程伟和李小军杀人时,常用硫酸腐蚀尸体,此时他们极可能完成杀人,准备分尸销尸。

时间迫在眉睫,胡天和所有警察,在化工市场打探行踪,大伙四散调查,又将信息汇集分析,最终目标锁定第七棉织厂生活区。

联合调查组追到此处,胡天和老金从居民口中,再次听到那句熟悉的话:

「最近来了俩外地人,大半夜常在屋里哐哐剁肉,吵得人睡不着觉。」

声音来源于 9 号楼 1-303 室,警方对全楼布控,并安排两队特警伏在后窗,一旦对方狗急跳墙,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们逃窜。

联合调查组紧急商讨,决定派遣一位实战丰富的女警官,以查水表为名,将门骗开。而有抓捕经验的胡天,被安排在女警官身后,开门后第一时间冲进现场。

蹑手蹑脚爬上三楼,所有人与真凶的距离,只隔着眼前锈迹斑斑的红色铁门。女警官将铁门敲响,隔音极差的楼道间内,响彻着新闻联播准点报时,大伙紧悬着心,杵立原地不敢妄动。见屋内迟迟不回应,女警官满是疑惑,回头望着胡天,得到首肯后,再次敲响了门。

「谁啊?」

「收水费的,开门查水表!」

门内脚步踌躇了一下,还是缓缓移来。

胡天与女警官交换了眼神,所站位置迅速互换,当铁门发出「咔」一声响,胡天右脚蹬地,用左肩将门撞开,向着房内大喊:

「警察!」

众警察鱼贯而入,又同时喊了声:

「警察!」

炸子音回荡在房间,眼前却空荡至极,胡天立马冲向厕所。

厕所是两人分尸销尸的必备场所,此时厕门紧闭,里面的人,正忙着搬东西堵门。

「冲门!」

胡天率先踹门,随后到来的警察们纷纷加入战局,亮起鞋底,狂乱踹着。没过半分钟,木门板上被蹬出几处大洞,弯曲的门框再难承受力量猛然断裂,木门轰然倒下。两个赤裸上身的猥琐男人,被压在门下。

8.

刚被抓捕的罪犯,心理防线往往最是薄弱,联合调查组决定,对两人展开突击审讯,胡天挑灯夜战,追问犯罪经过。

程伟真名沈长银,29 岁;李小军真名沈长平,21 岁;两人是亲兄弟,河南新乡人。据两人交代,绑架、抢劫、杀人、吃人,一套流程下来,总计干了十三起血案。

哥俩生意失败后,就打起抢劫杀人的主意。他们定了条戒律,只杀卖淫的女人,因为小姐是边缘人群,没人关心,就算完全消失,鸡头也都以为跳槽了,也很少人想到杀人越货,更少人想到报警。

后来人手不够,哥俩就威胁小姐帮忙,让她们当诱饵,去找来更多受害者。

「春玲第一次约来方脸的,第二次约来圆脸的,还有长头发的,个头高的」哥俩只顾得上杀人越货,并不记得她们名字。

为了加速肢解尸体,他们把一部分放入硫酸中,一部分切成小块放在锅中炼油,人肝人肾就留着吃了。

胡天问起兄弟俩为何吃人,沈长平一脸不屑:

「同类当然是不能吃同类的,但你知道高级猎食者,看到低级的动物时,会想到什么吗?——狩猎!」

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要把畜生的规则套在自己头上,胡天觉得,唯有死刑才能体现这哥俩做人的价值。

结案后,胡天和老金专程去了趟沈氏兄弟老家,听到哥俩的消息,沈家老父老母差点晕厥。哥俩从小被溺爱长大,放手里怕丢,含嘴里怕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在他们死后,我得把俩儿子骨灰带回老家,外面人生地不熟,还是缺不了我们照顾……」

△从石家庄押回沈长平
△从石家庄押回沈长平

△从石家庄押回沈长平

9.

2005 年 9 月 1 日,沈家两兄弟和春玲,都被判了死刑。

老金觉得自己在江湖混够了,准备回老家找份正当营生,安身立命。临走前,他再次找到胡天,两人在烧烤摊,晕乎乎灌着啤酒,老金喝大了,问出了心里话:

「小姐也是劳动者,不偷不抢,挣血汗钱,都为了活着,这哥俩凭什么不把她们当人呢!」

胡天深叹口气:

「岂止是妓女,凡是弱势的人,都容易遭受歧视与欺凌,只不过这些向弱者施暴的人,才是真正可悲的懦夫。」

△沈长平、沈长银在法庭
△沈长平、沈长银在法庭

△沈长平、沈长银在法庭

你知道什么真实恐怖的案例? - 案件手记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