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最无望的暗恋是什么体验?

2021年7月24日

我暗恋他七年,他为了不让心上人误会,怂恿他室友来追我。

他发短信给我说:「我室友暗恋你两年了,你可以跟他试一试。」

后来,我和他室友在一起了,他又气势汹汹地跑来我跟前,红着眼问我:「他那盒巧克力是你亲手做的?」

我恍然想起,我曾跟他说过,我亲手做的巧克力只送给他一个人。

知道贺深告白林曼曼被拒后,我的心里生了几分庆幸。

贺深约我在水吧见面时,我特地好好打扮了一下自己。

毕竟,那是我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水吧里播放着柔缓的音乐,我站在水吧门口,远远的看见贺深并不是独自一人,他的身边坐着林曼曼,对面坐着他的室友岑溪。

他的睫毛弯出了月牙形的弧度,唇角轻轻扬起,眼神清亮,神色温和的与林曼曼说着话。

我的眼神微微一暗,心在刹那间便沉了下去,贺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我,他冲着我笑了那么一下,眼睛里夹杂着的愉悦,全都是林曼曼给的。

我不解,林曼曼不是拒绝他了吗?

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我安慰自己,或许他们也只是情侣做不成,成了朋友,我还是有机会的。

我走了过去,只有岑溪的旁边还剩下一个座位。

我顺势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岑溪的脸色一红,表情微促,拘谨的不得了。

我看向了对面的贺深,故作自然地笑了笑,然后问:「喊我来干嘛?」

他温柔的眼神扫过林曼曼的脸,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空出来的手,将林曼曼的手紧握在了手心里,他又转过头来跟我说:「就是喊你过来跟曼曼澄清一下我俩的关系,我跟你一直就是朋友、哥们儿,你说对不对?」

我的目光扫过他们紧握着的双手,却见贺深十分自然的动了几下,继而他们握手的姿势变成了十指紧扣。

他们旁若无人的对视着,眉眼间溢满了甜蜜的笑,俨然就是一对刚陷入热恋期的小情侣。

我的心脏狠狠地抽了抽,看到那样的画面,我就算再傻也明白了过来,他们在一起了。

我忍着心里的难过,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脸上闪过一抹讪讪地笑,我说:「当然了。」

我的余光瞥过贺深的脸,他的睫毛弯了弯,幽深的眼眸里划过一道清亮的笑,他冲着林曼曼努了努嘴,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说:「看,我没骗你吧,我跟谈露真的只是好朋友,好哥们儿而已。」

看着他跟他的心上人如此强调并解释着我们的关系,看着林曼曼因为这样的解释,咧开嘴,露出了欣然的笑意,我的处境骤然显得格外得尴尬。

我喜欢了贺深七年,他是我整个学生时代的光,我从未停下过追逐他的脚步,可在他眼里,我们俩就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看着他们甜蜜的样子,恍惚间我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我用了七年,好不容易筑建起来的那一方只有他才能走进来的城池,轰然坍塌了。

2

服务生给我端来了一杯柠檬茶,坐在我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岑溪忽然红着脸看着我问:「我帮你点了杯柠檬茶,这应该是你喜欢的口味吧?」

我微微愣了一下,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喝柠檬茶的?

我虽然知道岑溪是贺深的室友,但是我们俩并不是很熟,不过印象里,我每次和岑溪打照面时,他都有些脸红,表情和动作,格外的局促紧张。

我曾经在贺深的面前调侃过岑溪,我跟他说:「你那个室友岑溪,明明长得人高马大的,可怎么老是一副脸红害羞的样子,简直太反差萌了吧。」

那时贺深只是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然后说:「你管他干嘛,喜欢人家啊?要不要我帮你介绍?」

我当即连忙摆手,很快又转到别的话题上去了。

贺深笑了一声,明明我就坐在他的对面,可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倒映着的却不是我的影子。

他揶揄地看了岑溪一眼,又跟我说:「岑溪他可跟我打听了你不少喜好哦……」

说完,贺深冲着我挑了挑眉,我当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在暗示我,岑溪喜欢我。

林曼曼在一旁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和贺深说:「谈露的喜好你还挺了解的嘛?」

贺深急忙解释:「哪有,有好多都是我联系了以前的同学,也是谈露高中玩的最好的朋友问的。」

听到这番话时,我的神色骤然一滞,就在前几天,我高中玩的最好的朋友丝丝给我发来短信,她说:「恭喜你啊,熬了七年,终于把贺深给追到手了!」

我当时还不解地问她,我说:「你在说什么?我跟贺深八字还没一撇呢。」

丝丝说:「怎么可能!贺深昨天大半夜的给我发短信,列了好长一段清单过来,全都是在打听你的喜好,他肯定是喜欢上你了!」

我当时真的喜出望外,我以为我真的要等到了贺深,可原来,这压根就是一场可笑的乌龙罢了。

岑溪在一旁深呼吸了一口,然后他鼓起了勇气,红着脸,看着我说:「谈露,我喜欢你很久了,你能不能做我……做我女朋友?」

岑溪说话时,对面的贺深低下了头,他拿起咖啡,微微抿了一口,随后扭头看着一旁的林曼曼笑了笑,眼神极为的温柔。

我看着岑溪,见他红着脸,明亮的双眼中透着期待的光,明明紧张的手都在抖,明明连说话都结巴了,却还在等着我的回答。

我紧绷着的心,在那一刻骤然松懈了下来,我看着他说:「好啊!」

对面,贺深眼眸中的笑意,微微滞了滞,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错愕之色,不过片刻,他眼睛里的笑又恢复如常。

岑溪瞪大双眼,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你答应我了?」

我的唇角微微扬了扬,笑了一声:「嗯,答应了。」

岑溪满脸的欣喜若狂,他又急忙转身看向了贺深说:「贺深,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鼓励我,我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勇气跟谈露表白呢!」

我诧异地看了一眼贺深,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贺深的心里真的从来都没有一点喜欢过我。

他为了不让林曼曼误会,所以怂恿了岑溪来追我,甚至他还不遗余力的帮岑溪去找丝丝打听我的喜好。

对面,林曼曼挽住了贺深的手臂,她笑着说:「我们不是说好要去看电影的嘛,电影就快开场了,我们也该走啦。」

贺深笑着抿了抿唇:「好,是该走了。」

随后林曼曼又看向了我和岑溪笑着说:「恭喜你们呀,你们俩好好聊聊,我和贺深先去看电影啦。」

他们原本已经走了,但没走出去几步,贺深忽然回了头。

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意味不明的看了我一眼,像是对我藏了些愧疚,又像是在祝福我。

他走到了岑溪的面前,继而拍了拍岑溪的肩膀说:「你小子运气真好!好好对她!」

岑溪笑道:「她现在可是我女朋友了,我肯定对她好。」

我拿起桌上的柠檬茶喝了一口,今天的柠檬茶可能坏了,明明该是酸酸的味道,却有些发苦。

3

不久后,岑溪说他要感谢贺深帮我们两个牵了线,所以要请贺深跟他女朋友吃饭。

岑溪在学校附近找了家韩式烤肉店说要带我们去吃烤肉,我当时心头一梗想劝他换个地方,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贺深和林曼曼手牵着手有说有笑的一起来到了烤肉店,我意外的看了贺深一眼,我记得我以前也约过他一块吃烤肉,可是他却跟我说:「我最讨厌去烤肉店那些地方,每次吃完,都是一身的油烟味。」

林曼曼一进来,就特别开心的跟岑溪说:「我最喜欢吃肉肉了,尤其是烤肉,还没烤呢,感觉都闻到香味了。」

贺深站在她的身旁,他温柔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她的身影,溢满了宠溺的笑。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会来烤肉店,是因为林曼曼,我也几乎才明白过来,贺深虽然讨厌烤肉店的油烟味,但如果是跟他喜欢的人一起去,他完全是乐意的。

我的心口闷闷的,又酸又涩,直到烤盘里的肉开始发出「滋滋」的声响后,我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等第一盘五花肉烤好了之后,岑溪急忙夹了几块肉放进了我的盘子,他冲着我笑道:「你先吃,我再烤点儿。」

对面,林曼曼一脸羡慕地看着我,努了努嘴说:「谈露,岑溪对你真好!」

然而她身旁的贺深却轻轻地扬了扬唇角,他的目光扫过我盘子里的肉,眼神略显得淡漠,唇角边挂着的笑容里,仿佛还夹杂着一丝嘲讽与不屑。

他伸手夹起一片干净又清爽的生菜铺在了盘子里,然后又夹了片烤好的五花肉放在生菜上,紧接着他又细心的在肉上刷了点酱汁,再将生菜完全把肉包裹起来,之后便把盘子推到了林曼曼的面前。

他的眉眼弯起,眼神温和地看着林曼曼,修长的指节从盘子边缘收回。

林曼曼扬起嘴角,满脸甜蜜之色。

贺深笑着说:「知道你喜欢吃烤肉,所以来之前我做了攻略。」

林曼曼果断地吃了几口,当即眼前一亮:「就是这个味道,太好吃了!」

贺深看着她,眼神极尽宠溺,他语气淡淡地笑道:「我再帮你包几个,你先吃着。」

林曼曼真的是烤肉爱好者,她吃肉的时候,两眼放光,没一会儿鼻尖都吃出汗来了,她本来就长得又白又漂亮,这会儿,鼻尖上渗着一层细细的汗珠,小小的嘴巴上明明全都是油光,可看着却半点儿都不觉得油腻难看,反而透着一股可爱的味道。

贺深在一旁,嘴角边的笑意就没下去过,他说:「你就不能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看你这副德性,吃一次烤肉都能把脸给吃花了!」

说完话后,他拿了纸巾,帮林曼曼擦了擦鼻尖上的汗,又帮她将嘴角的残渍擦了擦,表情看似无奈,可言语间,却又夹杂着对她无尽的纵容。

我从未见贺深对任何一个女生有过这样的体贴,很显然他对林曼曼真的很不一样。

忽然,我的盘子里也多了一块生菜包肉,我茫然地扭头看了岑溪一眼,却见他咧开嘴笑得单纯又天真,他说:「你也尝尝吧,我也给你多包几块。」

我笑了笑,转头却瞥见贺深给烤肉刷酱汁的动作微微顿了顿,继而他淡漠的眼神向我扫了一眼,却又很快收了回去,我愣了一下,很快又觉得刚刚贺深看我的那一眼,只是我的错觉而已。

我们从烤肉店出来后,天都已经黑了,回去的路上,岑溪说要去给我们买水,我当即提议跟他一块去。

等我们买完水回头去找贺深跟林曼曼的时候,远远的却看见他们俩站在一颗梧桐树下,贺深揽着林曼曼的腰,低着头,林曼曼也微微踮起脚尖,两人正旁若无人吻得缠绵悱恻、难舍难分。

我傻傻地看着眼前那一幕,猝不及防的,眼泪就那么克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心脏像是被一把刀剜了一下又一下,疼的我浑身直打冷颤。

岑溪瞥见我的神情,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却又很快恢复如常。

他走上前,用他高大的身躯,帮我挡住了不远处的那一幕,而后用最温柔、灿烂地笑容面对着我,平静又自然的说:「快要期末考试了,明天我们一块去图书馆复习吧,我可以早点去帮你占座位。」

我错愕地看着他,触及到他眼中期待的目光,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说:「好。」

他当即咧开了嘴,露出了一排大白牙,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有时候人的感情真的很玄妙,前一晚,我看到了贺深与林曼曼在梧桐树下浪漫亲吻,伤心欲绝,可当我熬过了那个伤心的夜晚后,我的心忽然就不觉得疼了。

4

跟岑溪在一起后,我才发现,岑溪并不是真的容易脸红,他只会在我的面前变得小心翼翼而已。

那天周末,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图书馆复习,他一早便去图书馆帮我占了位置。

我们的宿舍离图书馆的侧门近,我去图书馆的时候,直奔图书馆侧门,结果我却看见岑溪跟一个女生站在侧门那说着话。

那个女生我不认识,但是一眼看去,长得还挺漂亮的,不过她的心情看起来可不太好。

她问岑溪:「为什么拒绝我?就算你不接受我,当朋友也不行吗?」

我当时愣了一下,其实心里还挺平静的,虽然我跟岑溪相处了一段时间,但要说我对他有没有那种喜欢的感觉,还差得远呢。

尽管有个女生跟他表白,可岑溪的眼睛连眨都没有眨一下,脸上的表情,更是显得淡漠,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他十分认真且严肃的和那个女生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如果被她知道我跟一个和我表白过我的女生做朋友,她会不高兴的,而我,不想让她不高兴。」

我就站在不远处,岑溪说的话,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地落入了我的耳中,我的心头微微一动,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投掷了一颗看似不大,却威力十足的石子,然后掀起了一阵一阵越来越大的波澜。

那个女生被岑溪的一番话气的眼泪跟金豆子似的,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可岑溪却始终板着一张脸,视若无睹。

最终那个女生掩面跑了,她跑开的方向刚好与我迎面而来,岑溪转头便看到了我,顿时他的表情一怔,继而眉眼弯了弯,眼神里透着清澈又明亮的光,只是片刻后,他又好似怕我误会什么,他抬手挠了挠头,神情微促,整个人又显得窘迫了几分。

我笑着朝着他走了过去,然后主动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说起来那是我第一次主动挽住他的手臂,他的神色一滞,眼睛睁的很大,脸颊上飞快地染上了一抹红霞,整个人看起来又呆又傻。

我笑着跟他说:「走吧,还有一周就期末考试了,赶紧进去复习了。」

他就那么傻愣着,然后被我拖进了图书馆,等他反应过来后,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想大声笑,却因为是在图书馆,又硬生生地憋了下去,没敢笑出声音来。

5

我不知道那天我和岑溪从图书馆复习完各自回宿舍后,他跟贺深说了什么。

不过那天晚上,我都已经睡着了,却被贺深发来的短信吵醒了。

他说:「岑溪暗恋你两年了,你们可以试一试。」

我睡眼惺忪地看着他发来的短信,一时间脑袋还有些迷糊,没有反应过来。

紧接着他又发来了第二条短信,他说:「听说你跟岑溪有了新的进展,我希望你是真心跟他在一起的,而不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或者是赌气才接受他的。」

在看完贺深发来的第二条短信时,我的脑袋倒逐渐清醒了过来。

贺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其他的原因,什么赌气?

我忽然有点儿想笑,其实他一直都知道我是喜欢他的,所以他以为我是跟他赌气,才和岑溪在一起的吧。

我回了一条短信给他,编辑文字的时候,我的心情其实并不平静,脑海中不时地闪现出岑溪的模样,莫名觉得心头发烫。

我跟贺深说:「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我都大二了,以前都没谈过恋爱,现在也该谈恋爱了,岑溪出现的时机刚刚好而已。」

短信发过去后,我看见贺深的状态显示正在输入,于是我又接着发了条短信过去:「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睡吧,不用替我操心,我跟岑溪很好,我也要睡了,拜拜。」

过了片刻,贺深也回了一条短信给我:「嗯,晚安。」

骤然看见「晚安」那两个字,我怔了怔,有人说,男女之间互发晚安,便是存了一丝暧昧不清的关系在。

以往都是我主动发晚安给他,却又小心翼翼地隐藏着我对他的一点儿小心机,可每一次,他回我的都是硬邦邦的「88」,亦或者没有回复。

我自然不会觉得贺深忽然给我发「晚安」有着其他用意,以前的事,在我这都已经翻篇了,我随手将手机扔在了一旁,闭上了眼睛,然后一夜好眠。

6

我和岑溪每天都在图书馆一起复习,那段时间我们俩的关系也在突飞猛进。

考试前一天晚上,我俩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岑溪拉着我的手,脸蛋红扑扑的,有些紧张地说:「还有两个小时宿舍才关门,我们要不再逛会儿吧。」

那时正值夏天,天气还挺热的,即便次日还有期末考试,但是我觉得我那段时间复习的挺好的,对考试很有信心,于是我随口便答应了他。

他一直牵着我的手,一边散步一边跟我闲聊,我们走了一段路后,他看见不远处有家奶茶店,这才舍得松开了我俩早就被汗湿透的手说:「等我一下。」

他快步往奶茶店跑去,然后给我买了杯草莓酸奶,给他自己买了杯桃子西瓜汁。

他跑过来,把草莓酸奶递给我的时候,顺带解释说:「奶茶里含有茶碱的成分,晚上喝了容易失眠,我记得你也挺喜欢喝这个草莓酸奶的。」

他就只是小跑了一小段路而已,额头上就已经出了一排汗,我笑着从包里拿了片湿巾,然后拆了开来,递给了他:「擦擦汗。」

他接过湿巾擦汗,我则低下头喝了一口冰冰凉凉的草莓酸奶,我总记得,那晚的酸奶,奇特的很,有着一股浓浓的蜜糖味。

之后没过一会儿,我又瞥见他脖子上有汗流了下来,便随手又拿了片湿巾,顺手就帮他把脖子上的汗擦了擦,他当即愣住了,愕然地看着我,喉结也来回滚动了几下,眼神越来越热切。

我匆忙收回了手,他却骤然握住了我的手腕,红着脸说:「再帮我擦擦。」

我抿了抿嘴唇,总觉得有种东西在不断地发酵,心跳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呼吸到的空气,也成了甜味。

当我帮他把脖子上的汗擦干净后,我才讪讪地收回了手,我的脸颊滚烫,余光瞥见到他脖子处的喉结又滚动了几下。

岑溪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他紧张的手都抖了,看着我的眼神,异常的炙热。

他舌头仿佛打了结,有些语无伦次,还有些结结巴巴,他说:「那个……我……你……你能不能……」

说了半天,他有些急了:「不对不对,是我,我能不能……能不能亲你一下?」

我低着头,感觉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我紧张地咬了咬嘴唇,脸颊红通通的,特别烫。

见我不开口,他局促的抿了抿嘴唇,然后又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说完,伸出了颤抖的手一把将我抱进怀里,然后低下了头,特别温柔又飞快的在我的唇上落了一个吻,紧接着又慌张地松开了我。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唇上如同触电了一般,麻了那么一下,酥酥的软软的特别奇妙。

忽然一道人影窜出来,他一把将我从岑溪的怀里拽走了,继而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向了岑溪。

我错愕地转头看去,却见贺深神色晦暗,一双眼睛里布满了阴翳之色,他目光阴沉沉地看向了岑溪,表情愠怒地斥责道:「你们在干什么?」

7

岑溪被贺深打了一拳后,他不由分说地上前还了贺深一拳。

我反应过来后,急忙跑过去,将他们两人分了开来。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贺深,质问道:「贺深,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你在做什么?」

他当时用一副特别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我,眼睛里涌动着不明的神色,仿佛是我做了什么特别对不起他的事似的。

我跟他说:「岑溪是我男朋友,我们刚刚只是做了一件情侣间都会做的事而已。」

贺深看着我的眼神,骤然突现错愕与惊慌,我皱着眉看着他,只觉得莫名其妙的很,他到底是怎么了?

岑溪在一旁紧握住了我的手,冰冷的目光扫过贺深的脸,唇角边略过一道嘲讽的笑。

他转过头看向我时,眸子里的温柔又尽数回了来:「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考试呢,我送你回宿舍吧。」

岑溪牵着我的手,与贺深擦肩而过的一刹那,贺深空洞的眼神,骤然亮起,他一把捉住了我的手腕,嗓音一贯低沉地说:「谈露,我和林曼曼分手了。」

8

我的神色微微一顿,惊讶地看向了他。

他抬起眼眸看着我,眼睛里含着期待与恳求,他说:「把你推给他,我后悔了。」

骤然听到他说了那么一句话,我怔了一下。

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难道也会觉得后悔吗?

但那时,我却第一次从他深邃的眼眸中,看到了只属于我的倒影,他目光热切的紧盯着我,眼睛里涌动着浓烈深厚的情愫,他对我流露出来的那副情深缱绻的模样,实实在在出乎了我的意料。

可那时,面对着那样的他,我的内心,却毫无任何波动。

岑溪在我的旁边跳脚了,「贺深,你什么意思?」

面对岑溪的质问,贺深沉默了下去,他神情颓废,嘴唇紧抿着,却始终紧握着我的手腕,不愿松开。

我云淡风轻地看了贺深一眼,随即将他的手拨开了,而后我神色平静且认真的同他说:「贺深,我其实真心的谢谢你,让我认识了岑溪,我跟他现在很好,也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不会被你打扰。」

9

期末考试结束后,学校就放暑假了。

我跟家里人说好了,暑假要留在当地打暑假工,之后我又跟辅导员申请了暑假期间留校住宿。

岑溪听说我暑假不回去,也陪着我一起留了校。

我在本地找了家甜品店做兼职,岑溪则去了离我不远的一家麦当劳店当收银员。

我俩上下班时间都差不多,所以几乎每天一大早,他就买好早餐来我们女生宿舍楼下等我一起去上班,然后晚上我们又一起回学校。

大概一周后,我当时睡得正熟,大半夜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我迷迷糊糊地从枕头底下扒拉出手机,工作了一天,真的困得要死。

我接通了电话,很快电话里传来了贺深那一贯低沉的嗓音。

他说:「谈露,我很难受,你忘记了我的生日。」

我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时间,快凌晨一点了,贺深的生日过去一个小时了,七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忘记了他的生日。

我记得,高三毕业那年暑假,贺深生日,他只约了我一个人出去。

他说他爸妈离婚了,还是在他生日当天离的,他们完全把那天是他的生日给忘了。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骗了我爸妈,说我晚上在丝丝家过夜,但其实那天,我把贺深送回了家后,他说他爸搬去跟外面的女人住了,他妈也有自己的情夫,已经好久没回来了。

他抱着我,恳求我留下来陪他一个晚上,当时那个外表看起来独立阳光又帅气的大男孩,第一次在我的面前流露出了他脆弱的一面,看着他难受,我也陪着一起掉眼泪。

那本该是一段令人想起便觉得心酸的过往,可我却重重地打了个哈欠,我一张口说话,声音里还夹杂着浓浓的没睡醒的鼻音:「抱歉啊,我今天真的太累了,我明天一早还要去上班,如果没别的重要的事,我就先挂了。」

贺深沉默了下去,我听他没再说话,便挂断了电话,然后摸索了几下,从床头摸到了前不久岑溪陪我逛商场时,在娃娃机那夹到的一只超大的龙猫玩偶,然后我抱着龙猫很快便又睡着了。

10

今年的七夕情人节刚好在暑假,我想着情人节快到了,应该给岑溪准备个礼物,不过我还没想到该送什么给他呢,他就提前跟我要了。

他说:「你亲手给我做一盒巧克力好不好?」

我当时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会做巧克力的?」

他讪讪地笑了笑,也没瞒着我,跟我说:「去年大一刚开学,就遇上了情人节,你那时就送了贺深一盒你亲手做的巧克力,贺深没吃,他带回宿舍后,全被我给吃了。」

其实在那之前,每年的情人节我都会亲手做一盒巧克力送给贺深,我会做巧克力,当初也是为了贺深学的,以前贺深没女朋友,所以我俩就开玩笑,说人家过情人节,我俩过友谊节,于是我每回送他巧克力他都收下了。

岑溪拉着我的手,努着嘴巴:「你就给我做一盒吧,我想那个味道都想了两年了。」

他明明长得那么高大英俊,可在我面前,总像个孩子似的,会跟我撒娇。

我点了点头答应了他,他当即便抱着我笑道:「这么好的女朋友上哪里找?我真是太幸福了!」

10

贺深是在情人节前两天提前返校的,那天我跟岑溪一块下班回来,他把我送到了宿舍门口,我们便分开了。

没过一会儿,贺深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见一面吧,我在你们宿舍楼下等你。」

当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天都黑了,我刚把宿舍的门打开,连灯还没来得及开呢。

我不想见他,便寻了个理由说:「你提前回学校了啊?不过很不巧,我没在宿舍唉!」

贺深的嗓音沉了沉又说:「谈露,别骗我,我刚刚看见岑溪送你回来的。」

我无奈地挂了电话,然后又从宿舍里走了出去。

一个多月没见,贺深的模样还和往常一样帅气,只是眼神中却仿佛多了几丝憔悴。

他见我出来了,唇角扬起,眉眼弯了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然后朝着我走来,随后递了两张票给我:「过几天武汉有个光谷音乐节,我先前失约过你一次,这次我一定陪你去。」

我看着他递过来的那两张音乐节门票,眸光微微颤了颤。

片刻后,我抬起头,嘴角边扬着笑意说:「不用了,五一假期的时候,丝丝已经陪我去过上海的草莓音乐节了,我还看到了我喜欢的乐队演出。」

我记得,五一之前我曾跟贺深约好了,假期一块去上海草莓音乐节现场看看,贺深也答应了我,于是我发动了所有能发动的好友,帮我在网上抢票,所幸,还真抢到了两张票。

票抢到的时候,是在大半夜,我兴奋的一夜没睡,次日一大早就跑去了男生宿舍楼下,想亲口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贺深,结果贺深出来后,听说了这件事,情绪很平静地跟我说:「音乐节你约别人去看吧,我五一另有安排了。」

后来,等我五一假期从上海回来后,才从室友口中得知,五一假期那几天,贺深陪着林曼曼干兼职,发了五天传单。

那个时候贺深还没跟林曼曼告白,但是他们俩也算是进入暧昧期了。

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贺深所谓的另有安排有多重要,结果却只是留在学校陪着林曼曼一块干兼职,发传单,多可笑!

贺深的眸子微微暗了几分,眉头微蹙着,沉默了片刻后,他又说:「这次的音乐节嘉宾名单我都查过了,也有你喜欢的乐队,而且就在几天后,反正暑假还没过完……」

我当即打断了他的话,神色淡淡地看着他说:「贺深,我有男朋友了,你让我跟你一块去音乐节合适吗?」

贺深垂在两边的手掌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他目光阴鹜地紧盯着我问:「你还真打算跟岑溪来真的?谈露,你喜欢我这么多年了,这份感情,你真的就这么轻易放下了?」

我抬起眼眸,眼睛里划过了一道嘲讽,看吧,他果然一直就知道我喜欢了他很多年,可他分明知道,当初却还把我约出去,当着林曼曼的面,亲口承认,我和他只是朋友、哥们儿,可笑不可笑?

见我在笑,他的眸光微微闪了闪,忽然他伸手一把捉住了我的手腕,深邃的眼神缱绻又认真地看着我说:「谈露,我喜欢的人是你,回到我身边好吗?」

我别开目光,与他那双深情的眼眸错开,继而又伸手将他的手拨开了。

我退后了几步,跟他说:「贺深,我放下了,其实我早就没那么喜欢你了,只是我追逐了你七年,把喜欢你当成了我的执念,可那天我亲眼看见,你和林曼曼站在梧桐树下,吻的那样深情,我伤心了一个晚上,可我却发现,我伤心的点并不是你跟林曼曼在一起了,而是我发现我的执念消失了……」

贺深慌张的摇了摇头,目光紧盯着我,眼圈泛红道:「不是的,你不会不喜欢我的。」

我淡漠地看着他说:「是真的,我没必要骗你,不过先前的那份执念对于我来说,也不重要了,因为我有岑溪了。」

贺深一把抱住了我的手臂,眼中闪出痴狂的神色,他不断的否定,他跟我说:「你喜欢我七年了,你跟岑溪才交往多久,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

他用力将我抱在了他的怀里,生怕我会离他而去,可我却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从他的怀中挣脱开了。

我严肃又认真的跟他说:「贺深,你别再过来了,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了,说再多遍也还是这个答案!」

他目光痴痴的看着我,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我说:「不早了,我要回宿舍休息了,你走吧!」

我说完后,转身便往宿舍里走去,至于贺深,我对于他的那份感情,早已经随风而去了。

11

情人节那天,岑溪约我在当初答应跟他交往的那家水吧见了面。

水吧当天一直循环播放着各种甜蜜的歌曲,四周装饰了粉色的气球,气氛浪漫又温馨。

岑溪那一双明亮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我手里的礼物,我把我亲手做的巧克力递给了他,他收到巧克力的后,迫不及待地打了开来。

我做了三色巧克力,白色、黑色以及粉色,中间一圈粉色的巧克力摆成心形,并且两边还刻了我和岑溪两人的名字。

岑溪当即两眼放光,欣喜若狂,他立马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发在了朋友圈。

他说:「这是我女朋友亲手为我做的巧克力,我真的爱死她了。」

我忍不住笑骂了他一句:「你也太肉麻了吧!」

他冲着我挑了挑眉笑道:「哪里肉麻了,我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岑溪喜欢谈露,爱死谈露了。」

我跟岑溪的感情越来越甜蜜的时候,发现他的嘴巴也越来越贫。

不过跟他在一起的感觉,才是我要的恋爱。

那天我送了一盒巧克力给他,他却送了一条围巾给我,看着那条围巾,我愣住了。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吗?大夏天的你送条围巾给我?」

岑溪缩了缩脑袋,瘪了瘪嘴,然后委屈巴巴地跟我说:「你去年冬天不是送过一条围巾给贺深,他知道我暗恋你很久了,转手就送我了,我当时一眼就看出那是你亲手织的了,我就想着,我也要亲手为你织条围巾……反正围巾也不会坏,等天冷了,就能派上用场了。」

听到他解释完之后,我看着那条红色的围巾,蓦然心动。

去年冬天,我的确织过一条围巾送给了贺深,我那时是第一次学织围巾,经常织错,然后一遍遍拆开来重织。

后来我大概织了有半个月,才织出一条令我满意的围巾,当时手指头真的又红又肿,还磨出了茧子,碰一下都觉得疼。

我满心欢喜的把围巾送给了贺深,贺深当时神色淡淡的,也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他收下了,我便心满意足了。

我只是没想到,原来那条围巾,他回去后转手就给了岑溪。

我伸手一把将岑溪的手拽了过来,一眼便看见了他又红又肿,甚至还磨出了茧子的手指。

我的眼睛一酸,笑着问他:「手指头还疼不疼?」

他骤然冲着我撒起娇来:「疼!织围巾太难学了,每次织一针,手指头都要被那个钢线针戳一下,戳着戳着就肿了……」

我忍不住冲着岑溪笑骂了一句:「岑溪,我怀疑你是在开车。」

岑溪:「……」

12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后,我把岑溪送给我的那条围巾戴在脖子上,在镜子前照了许久。

明明正值大夏天,我却一点也不觉得戴围巾很热,反而觉得清清凉凉的,又好看,又舒服。

然而就在那时,贺深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他说话时,带着哭腔,言语间有些语无伦次,应当是醉酒的缘故。

他哭着指责我:「你说过……你明明说过的!谈露,为什么要送他你亲手做的巧克力?你跟我说过的,你说你亲手做的巧克力只会送给我一个人的……」

我还记得我最后一次送他巧克力,就是大一刚入学的那个情人节,他收下后跟我说:「巧克力我都快吃腻了,你以后别送我了,送给别人也是好的。」

我一句话也没说,便挂了贺深的电话,之后我又将有关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其实时间还早,于是我又给岑溪打了电话。

「刚分开,我又想你了。」

他在电话那端顿时乐不可支道:「那你走到窗前往下看看。」

我愣了一下,往窗前走去,却看见他身后摆了一圈心形蜡烛,手里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大声冲着我喊道:「谈露我爱你!」

我急忙从宿舍跑了出去,他见我出来,放下玫瑰,双手相迎,我奔赴进他的怀中,他一把将我抱了起来。

我问他:「你干嘛啊,不是都送过礼物了。」

他却笑着说:「就忽然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捧着他的脸,主动低下头在他那张惯会贫的嘴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而后靠在他的耳边,轻声告诉他,我说:「我也爱你。」

最无望的暗恋是什么体验?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