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有个不要脸的亲戚是什么体验?

说个奇葩事,我妻子擅自把堂姐和堂姐夫带回家,我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没想到过几天他们私自换了锁,而我居然连我家钥匙都没有!

我直接叫他们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我下午下班回到家,看到一个年轻的陌生帅哥穿着我的睡衣在客厅走动。

老婆听到开门声,带着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女人从房间出来。

这女的我认识,是她亲大伯的女儿,也是她的堂姐,叫李欣。

她给我介绍那个男的叫黄凯,是李欣的男朋友,说他们房子到期了,到我们这里住几天,反正我们还有一个房间一直空着。

我心里松了口气,但他们借住没问题,黄凯一来就这么随便,穿我的睡衣,多少让我有些不高兴。

考虑到是老婆那边的亲戚,我本来不打算说什么。

浓妆艳抹的李欣却突然阴阳怪气的对我说:「你摆什么脸色?不就是买了一套房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看我妹在家待产无聊,我们还不来你们家住呢!没钱没本事就算了,一个大男人还这么没肚量,我妹当初瞎了眼才会嫁给你!」

我又惊又怒。

惊的是老婆的堂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怒的是她一个房子都没有,还要借宿我家里的人,说我没钱没本事?

而且我跟我老婆结婚是我们两人的事,关她李欣什么事?

我正想说话,黄凯上前拉着李欣,让她少说两句。

我还以为黄凯会是个明事理的人,没想到他马上又对我说:「妹夫,赶紧去做饭吧,我们都还没吃饭,就等你回来做呢。」

「不做!」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两人明明是到我家里来借住,却一个讽刺我,一个像佣人一样使唤我,还指望我给他们做饭?

黄凯却好像根本没发现我生气了,继续说:「妹夫,我听你老婆说你们家每天都是你做饭,我和你姐都不会做,以后都要你做饭给我们吃,你要不做的话就请我们去饭店吃。」

我还没说话,李莉就上来拉了拉我,劝我说:「老公,来者是客,赶紧去做吧,反正我们自己也要吃。」

李莉怀了孕,我只好顺着她,转身去了厨房做饭。

做饭的时候,李欣和黄凯两人在客厅里聊天玩手机,没有进来帮一下手,吃完饭后,把碗往桌上一放,又继续玩手机去了。

李莉可能也知道我心情不好,主动要收拾桌子洗碗,我怕她累着,只能忍着气把碗洗了。

收拾完,我就把李莉拉到房间,让她叫李欣两人赶紧搬走。

李莉说黄凯现在失业,没钱租房子,而且她一个人在家无聊,李欣住在这里也能陪陪她,等她生完孩子再让这两人搬。

我没有办法,只能默认了。

第二天下班回到家,我刚进门,黄凯就拿着一把车钥匙,对我炫耀说:「妹夫,我今天买了一辆 20 多万的车,要不要借你开开?比你那十几万的可好开多了。」

我没搭理他,心里却非常不爽。

有钱买 20 多万的车,骗我老婆说没钱租房子?还在我前面显摆?

我当即就把李莉拉到房间,说黄凯他们连这么贵的车都买的起,怎么可能租不起房,让他们赶紧搬走。

李莉却不耐烦的说:「这件事不是昨天已经说好了吗?怎么又在这里说?他们买车的钱是我借给他们的!」

我跟李莉以前是同事,看她长的漂亮就喜欢上了她,主动追求她,虽然她脾气不好,但我一直都在迁就她,从来没跟她吵过。

这次我是真的忍不住了,直接对她质问道:「这么大的事,你居然都不跟我商量一下?」

「有什么好商量的?你上次拿一万块钱给你爸的时候,你跟我商量过?」李莉更加的不耐烦,说完就准备出去。

我拉着她的手,继续质问她:「那能一样吗?我爸是要钱看病,而且买这个房子的首付是他给的,我给他钱有错?再说了,你借这么多钱给他们,他们能还的起?」

李莉一把甩开我的手,反问我说:「你爸要钱看病,姐夫去面试坐公交不方便,要买辆车,有什么不一样?他们还这么年轻,又不是赚不到钱,怎么可能还不起?你的亲戚就是亲戚,我的亲戚就不是亲戚了?」

我直接被气得说不出话了。

一来因为这 20 多万是我拼死拼活才存到的,一部分是留给父母养老,一部分是为了快要出生的孩子准备的,现在却因为黄凯坐公交不方便,借去买车了!

等黄凯他们把 20 多万还上,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二来李莉这些话让我有些心寒。

在她心里,我父母居然这么不重要!

他们花钱看病,居然能跟黄凯借钱买车划等号?

但是钱已经借了,我知道我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压着怒火说:「我们现还剩多少钱?」

我们家的钱一直是她在保管,我并不知道卡里具体有多少钱。

李莉转过脸,冷冰冰的说:「没了,卡里总共有 24w 多,买车花了 22 万左右,然后表姐夫说找工作面试要买衣服,剩下的 2 万多借给他买了两套衣服。」

这一刻,我真的抓狂了,咬牙切齿的问她:「把钱全部借给他们了,我们生孩子怎么办?」

「去找你父母要。」李莉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

「你觉得他们还有钱给我吗?」

「这是你的孩子,你去想办法弄钱,我不管!

李莉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我无力的靠在墙上,心痛,悲凉,绝望,各种情绪涌上我的心头。

许久之后,我连招呼都没跟他们打便离开家,找了几个朋友出来喝酒。

喝完酒,我去父母家住了一晚。

我父母有一套老房子,当初结婚的时候,李莉说房子太旧太小,家里还有个未婚的弟弟,吵着要买新的,我只能找父母资助按揭买了一套。

父母问我怎么一个人回来,我不想他们担心,就说李莉家那边来了客人住不下。

第二天起来,我的气也消了不少。

钱已经借了,也没办法了,只能等对方慢慢还,生孩子的钱只能再想办法。

李莉昨天说的话虽然有些难听,但多少也有些是气话,而且两人结婚两年多了,感情还是有的,她还怀了我的孩子,我也不打算再跟她置气。

在回自己家拿东西准备去上班的时候,我给李莉打了个电话,问她早餐想吃点什么。

没想到李莉却跟我说:「不用买了,我自己等下去买。你这段时间去你父母那边住吧,我堂姐说你一个男的住家里有些不方便,也尴尬。」

我听完后,有些难以置信的问她:「那她就没想过她带她男朋友住我们家,我老婆会不方便,尴尬?借住就算了,还要把我赶出来?」

「她还没结婚,脸皮薄,这件事就这样吧,反正也就一两个月而已。」李莉一锤定音,直接挂了电话。

我接受不了这件事,不是我小气,是这些人太得寸进尺了。

按照李欣的德性,如果我这次妥协了,她绝对会把我的家当成她的家赖着不走,以后我想回自己家都难。

回到家,我准备拿钥匙开门,发现钥匙插进去之后居然转不动。

仔细一看,是锁被换了!

这是铁了心要把我赶出来,不让我回自己家!

我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按了门铃。

李莉很快就开了门,我质问她为什么要换锁。

正在里面吃早餐的黄凯主动回答我说:「这大热天的,你堂姐有时候穿的少,万一什么时候被你突然开门进来看到就尴尬了,所以我们就把锁换了,你想回来敲门就行了。」

我气得想直接把他们赶出去,但是考虑到李莉的面子,只好继续克制着自己说:「我老婆快生了,我要照顾她,所以不会出去住!她怕被别人看到尴尬就多穿点!」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先不说我是你姐,就算是个不认识的女生,你不也要迁就一下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不想我们住在这里!但是我告诉你,你房子不仅是你的,也是我妹的,只要她不让我走,我就不走!」李欣理直气壮的说。

不等我说话,李莉就对我说:「好了,你就先将就一下回家住一段时间吧,我姐他们在这里会照顾我的。赶紧拿上东西去上班,要不然迟到了。」

我知道我要再说下去李莉肯定会生气,说不定会影响胎儿,只能收拾东西出了门。

但我没有去上班,而是打电话请了个假,然后在楼下找了个地方等着。

我准备等李欣和黄凯下来后,直接跟他们说让他们搬走。

他们不搬我就把这件事告诉岳父岳母,让岳父岳母去解决。

过了很久,他们两个终于下楼了,李莉也跟他们一起。

我不想当着李莉说这个事,只能跟在他们后面,打算等他们分开再说。

但我很快发现一个不对劲的情况,李莉和黄凯两人走路的时候,时不时挨在一起,有说有笑,很是亲密的样子。

我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感觉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出了小区之后,李欣一个人走了,李莉和黄凯两人进了旁边一个超市。

我跟着进了超市,一直远远的看着,很快就看到了让我心碎的一幕。

在一个无人的货架后面,李莉很自然挽上了黄凯的手臂,整个人都靠在了黄凯身上。

我直接气炸了,什么堂姐的男朋友,只是李莉想让她骈夫光明正大住到我家里来的幌子!

让我回自己父母家住,把锁换掉,无非是怕我发现他们的奸情!

我很想冲上去质问李莉,我从来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不过我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质问之后无非就是两人离婚,而我没有李莉出轨的证据,到时候不仅黄凯那里的二十多万拿不回来了,而且现在这套房子还要分一半给李莉。

我不可能把这么多钱白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

离开超市之后,我没再跟着他们,找地方买了一个带音频的针孔摄像头。

等到下午上班的时间,我回到家敲了门。

又是李莉开的门,她看到我有些不高兴,问我怎么又回来了。

我说回来拿换洗的衣服,然后进屋,看到只有黄凯在。

李莉主动说要帮我收衣服,我拒绝了,走进房间,偷偷的把摄像头插进电视后面的孔里接上电源,然后把方向对着床的方向。

电视后面的线比较多,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收好衣服离开后,我回到父母家,用手机打开了监控画面。

到了晚上九点多,李莉洗完澡躺在床上,接着黄凯洗完过来搂着她。

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是看到这一幕,我依旧很心痛,很愤怒。

李莉躺在黄凯怀里问他:「你说他晚上会不会又过来?」

黄凯说:「回来了你就去开门,我回那边房间,他又发现不了,怕什么。」

李莉又说:「这件事好像太顺利了,我总感觉有些不踏实。」

黄凯安慰她说:「有什么不踏实的,按照我们的计划来就行了。你先让他准备生孩子要用的钱,孩子出生的时候先不要通知他,如果孩子生下来之后血型真对不上就想办法改,不要让他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再找个借口跟他闹,离婚,分房子,带着孩子离开。」

我听完后气得浑身颤抖!

李莉怀的孩子居然不是我的!

她怀孕八个多月了,她竟然这么早就出轨了!

而且这两天发生的事,是他们怕我在现场可能会发现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故意把我从家里赶出来,偷偷的先把孩子生下来!

我突然觉得这个自己爱了几年的女人好陌生,好可怕。

如果不是我发现的早,她不仅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用我的钱把别人的孩子生下来,还要分走我一半的家产。

原来我以为自己有了这段录像和对话的录音,就可以让李莉净身出户。

但我没想到,让我更愤怒,更难以置信的的居然还不是这件事!

黄凯说完后,李莉又接着说:「我是担心他现在就发现了端倪,然后查到我们两人的关系,到时候孩子一生下来,他直接就有了我出轨的把柄,我什么都得不到。」

「当初让你把孩子打掉,你又不打。现在就算他发现端倪也没办法了,只能继续下去,要么净身出户,要么分房子。」黄凯抱怨说。

「我要是把孩子打掉,你又跟在大学的时候一样抛弃我怎么办?」李莉也抱怨道。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对狗男女在大学就认识了,而且李莉这个贱人都已经被抛弃过一次,还在跟我结婚之后,居然跟黄凯又好了!

黄凯抱着李莉说了一堆不会再抛弃她的话之后,李莉突然说:「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就算他怀疑了也可以让这套房子变成我一个人,还能从他父母那里弄到一笔钱。」

黄凯问她什么办法,她说:「把他杀了,房子就是我的了,以后还可以让他父母出现抚养我们的孩子!」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静,就好像杀我这个跟她同床共枕几年的人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跟杀一只鸡鸭一样平常。

我彻底震惊了!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狠毒的女人!

黄凯听了李莉的话都被惊到了,说杀人的事要坐牢,他不做。

「我怎么可能为了杀他把我们自己赔进去?其实我早就想好了方法,他意外死亡的话,我们根本不用承当责任。」

李莉说完后,又凑在黄凯耳边说了一阵悄悄话。

黄凯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觉得真的没风险,最终点头答应下来,说就这么做。

我虽然不知道李莉说的方法是什么,但依旧从心底感到一阵恐惧。

原本我只打算拿到她出轨的证据,让她净身出户的。

但是既然她要杀我,我岂能坐以待毙,我要让他们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心里也渐渐有了计划。

首先,我必须要搞清楚他们打算怎么杀我,想办法拿到证据,然后报警,用法律的武器惩罚这对狗男女。

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想办法把黄凯从李莉手里拿走的钱连本带利收回来!

那些钱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凭什么给黄凯那个废物买车?

但是李莉跟黄凯不让我回去,还对我有了疑心,我想从他们这里找到突破点基本上不可能,唯一突破口只能是李欣。

第二天,我托人调查了李欣,得知她在一家服装店上班,谈了一个男朋友。

让我惊喜的是,李欣在跟男朋友交往的同时,竟然还傍了一个有家室的小老板。

果然是好姐妹,做派都一样。

以我对李欣的了解,她这种自私,爱慕虚荣的人,对她男朋友未必会有真感情,就算我威胁她,要把她当小三的事告诉她男朋友,她也未必会在乎。

我让人继续调查李欣,务必拿到她当小三的证据,同时查一下那个老板的家庭情况。

三天之后,我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随机就到了李欣上班的服装店门口,给她发了条信息,说有事找到。

她走出来,一脸不耐烦的问我什么事,一副高傲的样子。

我也不在乎她的态度,开门见山的说:「你帮李莉在我前面演戏,她答应给你什么好处?」

李欣似乎没想到我会知道这件事,明显楞了一下。

我把她跟小老板亲热的相片打开来给她看了一眼,玩味的说:「如果不想你男朋友知道你当小三的事,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李欣看到相片,明显有些慌乱,随即又一脸愤怒的看着我质问道:「你居然调查我?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威胁到我?你有种现在就去告诉我男朋友,大不了就是分手,你觉得我会在乎?」

我早就猜到这样根本威胁不到她,然后耸耸肩,很随意的说:「既然你不介意,那我就将这些发给你家里人看,让他们都知道你在外面当了小三,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李欣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眼睛死死的瞪着我,似乎到了暴怒的边缘。

见她还不妥协,我又接着说:「你说,我要是将这些相片发给你勾引的那个小老板的老婆看会怎么样?」

「你应该知道这个小老板的老婆有点背景吧?她亲弟弟好像是当官的,要是让她知道你勾引她老公,你说她会不会做出什么暴打小三,或者栽赃陷害,把你弄进去的行为?」

李欣虽然自私,但也不傻,听到我这些话,明显有些慌了。

我最后又加了一把火,「这是小老板老婆的手机,关于怎么栽赃陷害你的办法,我已经编辑好了信息,现在只需要一个发送键就收不回来了……」

我一边说一边将手指放在了发送键上,然后当着李欣装作就要摁下去……

「不要,不能发……」

李欣终于妥协,拼命的阻止我发信息,然后向我坦白了帮李莉欺骗我的事,还说李莉答应给她一万块钱的好处。

「这件事你能不能帮我瞒着!求求你了!」

李欣刚才的高傲已经没有了,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也不敢如之前那般对我大呼小叫了。

「想让我帮你隐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帮我做件事!」我说出了自己目的。

李欣现在算是被我抓到了把柄,自然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我按照自己的计划,让李欣跟李莉说今天看到我了,说我在看房子,好像准备买房子。

李欣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没有告诉她,只跟她说,要是不想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就乖乖听我的话。

我知道李欣心里肯定不干,也会有顾虑,但又没有办法,只能按照我说的做,直接当着我的面给李莉打了电话。

李莉前两天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快点准备生小孩的钱,我知道她是想最后从我这里捞一笔好处,就故意骗她说有个朋友答应借几万给我。

她的目的就是想从我这里骗钱,听到我要买房子这么大的事,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果然,我刚跟李欣分开没多久,李莉的电话就打来了。

「老公,我听堂姐说你今天去看房子了?」

我跟她最近算是在闹矛盾,她对我的态度一直是不冷不热,动不动还发脾气,但现在的语气柔和了不少。

我心里冷笑,这个女人只有在维护自己的利益的时候,才会偶尔表现出对我的好,可我以前却眼了瞎没发现。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按照我的计划对她说:「我弟要结婚了,女朋友那边要求要房子,我爸妈让我弟买一套小公寓给他们住,然后就把他们那套房子过户到我弟和他女朋友名下,当婚房。我今天是给我爸妈看房子的。」

「什么?那套房子最起码值两百多万,有一半是我们的!你父母要给你弟弟一个人?我不同意!他们想都不要想!」

如我所料,李莉当时就炸了,也顾不得装温柔,声音大到就算是隔着电话,我也能够感觉到她语气里的愤怒跟焦急。

我父母的房子虽然在老城区,面积也不大,但是那里地理位置好,周边还有不错的小学跟中学,现在要是挂出去卖,很多人都抢着买,李莉不可能会答应这件事。

她以前一直是这个脾气,可能是怕我生疑,也没改。

我也怕她生疑,就跟以前一样忍着,没敢发脾气,跟她解释:「当年我们结婚的时候,买房加上装修前前后后差不多花了一百万。都是我爸妈给的,现在我弟买公寓要花几十万,那套房子给他,算起来也差不多了!」

「你有病吧?现在是说这个套房子的事,你扯以前的事干什么?反正我不管,你马上去跟你父母说,这房子我们一定要一半!要不然这件事没完!」

李莉果然急眼了,那气急败坏的话活脱脱的一个泼妇。

「你自己平时怎么对我爸妈的你自己不清楚吗?现在有好处的事就记得他们了?要说你自己去说,我不会说!」我小声抱怨说。

「行,我去说就我去说!」李莉也不管我说话的态度,直接挂了电话。

我知道按照李莉的性格,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找我父母,毕竟这关系到一百多万的事,所以我马上回到了父母家。

除了李莉准备杀我的事,我之前就已经把李莉其他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我父母和我弟,他们听了非常生气,当时就要去找李莉要个说法。

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们劝住,然后把我的计划告诉他们,让他们配合我演一出戏。

为了帮我报复李莉,他们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怕李莉看出端倪,还不停的给我出谋划策。

我回到家没多久,李莉就过来了。

以前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李莉才会来看我父母,平时从来没来过,而且每次都是吃顿饭就走。

所以她跟我父母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我父母也不是很喜欢她,只是碍于我的面子,才没说什么。

李莉进屋之后,好像没看到我一样,直接跟我父母说:「爸妈,你们共就两个儿子,这套房子按理说也是两个儿子一人一半,如果你们要全部给老二一个人,我不同意,希望你们一碗水端平!」

她说的很是理直气壮,让我父母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要不是我提前跟他们说了,他们估计会气出心脏病。

我妈平时性格刻薄一点,她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马上站出来说:「谁说一定要一人一半了?这房子是我跟老头子的,我们想怎么分是我们自己的事!而且以前我们拿钱给你们买房装修的时候,你怎么不让我们一碗水端平?现在老二结婚要用钱了,你就出来说这样的话,合着好处要你们全部占尽?」

李莉虽然平时跟我说话的时候,态度很不好,但面对我父母,还是收敛了很多。

她可能不敢跟我妈吵,转过头冷冰冰的对我说:「你说句话吧!」

「就按我爸妈说的来吧。」我装作左右为难的说。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这个窝囊废!反正我不管,这套房子要是不分给我们一半,我们就离婚,肚子里的孩子你们也别想要了!」

李莉马上就发飙了,我知道她这些话也是故意说给我父母听的,因为她知道我父母早就盼着我生个孩子,用孩子作为要挟,我父母很可能会妥协。

「离婚就离婚,但是孩子你休想带走!」我妈完全忘记了我们之前商量好的,直接跟李莉对上了。

我爸眼看着两人要吵起来,叹了口气,然后对李莉说:「这套房子你们要分一半也可以,但是给我们买公寓的 35 万就得由你们来出,要不然老二这边我们不好交代。」

我之前预想李莉听到这个条件,应该会动容。

买套小公寓三四十万,我父母的房子卖了分一半有一百多万,就等于能赚差不多一百万,分到李莉头上也差不多也有五十万。

没想到李莉想都没想,毫不犹豫的说:「我们没钱!」

「没钱就让老二出钱买,这套房子就给老二!不能什么好处都给了你们,你要离婚就离婚!」

我爸沉着脸说完,跟我妈一起回房间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我跟李莉两个人,她不敢对我父母发脾气,只能把气撒在我身上,「我就没见过比你还窝囊的男人!他们要你给他们买公寓,你自己去搞定,我反正要分这房子一半的钱!」

「我借不到,要借你去借!你要是借到了,买房子分的钱全给你,我不要。」

我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拿 35 万出来差不多能赚一百万,我估计按照李莉的性格,肯定会上钩。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又给李欣打了个电话,要李欣帮我游说李莉,并且给李莉支招,先让我父母把房子过户到我和李莉名下,再拿钱出来买公寓。

有了这样的保障,加上李欣的游说,我肯定李莉会上钩。

李欣一下就听出了我的意图,惊呼:「你想骗她 35 万?这件事我不会帮你,对她太残忍了!会把她害死!」

「你之前帮着她骗我的时候就没想过对我太残忍?反正你自己考虑清楚吧,如果你不答应,那你的事,所有人都会知道。要是帮我,事成之后,我给你五万。」

我知道只要我一威胁她,她就会妥协,但是承诺给她五万块好处,等于买了一个保险,她也会尽心尽力帮我。

李欣沉默了一下,最终答应了,说晚上就去找李莉。

我不知道她具体跟李莉说了什么,第二天李莉就打电话给我,说答应借钱给我父母买公寓,但要先将老房子过户到我和她的名下,房子卖了之后,她一个人分一半的钱。

我知道她上钩了,但还是装作有些惊讶的说:「这样的事你也说的出口?本身就是你占便宜了,还让我爸妈先把房子过户,你都信不过他们,你觉得他们会信得过你吗!」

我这样说也是为了让她打消疑虑,免得太轻易得到了,反而让她产生警惕。

「你是不是有病?房子又不是过户到我一个人名下,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你不同意,我还能把房子卖掉?他们信不过我,还信不过你这个儿子?」李莉又直接开始发飙。

我装作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行了,我去跟他们说,但是拿到了买房子的钱之后,你可不能乱借给别人了,孩子马上出生,到处都要花钱。」

「行了,知道了!你赶紧去跟他们说,早点把这件事搞定。」李莉听到我答应,语气虽然缓和了一些,但也没有兴趣跟我说话了,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当天晚上,我又接到她电话,问我父母答应了没有,我告诉她答应了之后,她说明天去办理过户。

我又给李欣打电话询问了情况,李欣告诉我,李莉就跟黄凯出去吃了一顿好的,说是为了庆祝,至于庆祝什么,我不用猜都知道。

而且李莉打算让黄凯把新买的车亏几万块钱卖掉,再跟朋友借点,带点款,凑了 35 万出来。

我听完就彻底放心了,第二天带着我父母,跟李莉约好,直接将老房子过户到我和李莉名下。

房子是两个人的名字,没有我的同意,她就不能将房子抵押或者卖掉。

她如果要离婚,我有她出轨的证据,可以让她净身出户,这套房子也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完全不担心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过完户之后,李莉马上打电话给中介公司,将老房子挂在了出去。

看到她迫不及待的样子,我就想着,等到她最后发现真相的时候,又会是什么表情?

李莉把房子爱挂出去之后,我便找她要钱。

这一次她倒是没说什么,第二天就痛快给了我 35 万,然后催促我快点把房子买好,然后让我父母快点帮出去,省的有人要买房子的时候,我父母还没搬。

我知道她是想早点拿到钱,好实施她下一步的计划。

但我也没揭穿她,只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几天,李莉一直给我打电话,问我公寓买好了没有,我一直拖着,跟她说在走程序。

到了第四天,在李莉第 N 次催我之后终于发飙了,对着电话吼道:「你怎么回事,公寓早就看好了,就是付个钱而已,要的了这么久?不行的话你把钱给我,我去买……」

到手的钱,我怎么可能给她,又敷衍了两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再打来,我干脆不接了。

我知道她这个时候肯定会意识到不对劲,也会想办法把钱搞回去,很可能就会按照她之前的想法,把我弄死。

这样一来,两套房子就都是她一个人的了。

我这几天一直没联系李欣,她有些等不及了,主动找到我,让我把之前答应她的五万块钱给她。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给李欣钱。

李欣跟李莉狼狈为奸骗我,我不找她麻烦就不错了,她帮我做的那些事情,顶多算是赎罪。

不过后面还要用到她,我没有跟她撕破脸,而是虚与委蛇,将李莉跟黄凯之前商量害死我的视频给她看了,然后对她说:「你帮我去打听一下,弄清楚他们俩准备怎么害死我,做完这件事我再给钱!」

李欣也被视频中听到的消息惊到了,似乎没想到李莉和黄凯会这么恶毒,连杀人的想法都有了。

她同时也意识到我是想要报复那俩人,有点想退却了,摇着头不去!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根本由不得她害怕,直接威胁她说:「如果你不帮我把这件事搞清楚,哪天我被他们杀了,你联合他们一起骗我,你就是帮凶。而且不说你以前的那些破事,要是让李莉知道你协助我骗了她这么多钱,你觉得她跟黄凯会放过你吗?」

李欣不知道被我哪句话吓到了,小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你帮我也是帮你,等知道了他们的具体计划,到时候我就可以将计就计,拿到他们想杀人的证据,让法律来制裁他们。而你呢,不仅安全了,还得到了钱,不是一举两得?」

最终,在我的软硬兼施之下,李欣答应帮我。

为了万无一失,我耐心的教李欣怎么一步一步的套李莉的话,她听完深吸了一口气,说晚上就去找李莉。

晚上,我打开了手机的监控画面。

李欣按照我说的,把李莉拉到房间,问李莉房子卖了没有。

李莉脸色本来就不好看,被李欣这么一问,马上就抱怨说:「哪里卖掉了!当初就是你一直怂恿我拿钱买公寓,现在好了,他们一直拖着,我借钱的时候说好了几天就还,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还上!」

「这怎么能怪我啊,我也是想让你多拿点钱,而且最终做决定的也是你。」李欣一脸委屈的样子。

李莉估计是心情不好,没再说话。

李欣就按照我教她的,故意问李莉:「你说,会不会是他发现了你跟黄凯之间的事情,故意用了这么一招,目的是为了骗你们的钱,然后让你净身出户?」

「什么?」李莉被这个念头震了一下。

随后一脸阴沉的点头:「有这个可能!」

「但是你们一直都很小心,他怎么可能会发现?」李欣故作惊讶的说。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发现的,但是钱都给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连一套公寓都还没买好,肯定是有问题。」李莉皱着眉头说。

这个时候,李欣的作用就出来了,她急忙安慰李莉说:「我觉得他现在最多就是猜疑,没有证据,要不然钱到手了,早就跟你离婚,让你净身出户了。所以在他还没找到证据之前,你最好想办法把钱拿回到,要不然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李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抓住了李欣的手说:「姐,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我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终于要有结果了吗?

虽然早就有了准备,可真到了这个时候,我却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不管怎么说也是同床共枕几年的夫妻,我也一直爱着她。

不过我也没心情去想这么多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监控画面上。

李欣问李莉,到底需要帮她做什么。

李莉咬了咬牙,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我们一起开车回趟老家。回程不是有一段盘山公路吗?而且路边上也没有护栏,旁边就是陡坡,我准备到了山顶的时候,找个借口骗他下车,然后把他推下去摔死,到时候就跟人说是他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摔下去的!」

李莉的计划简单粗暴,但可行性很高,只要我没防备,很容易就会被推下去。

「你疯了吗?居然要杀人?这可是要坐牢的!再说了,万一要是他没有摔死怎么办?」

李欣不可置信的看着李莉,眼里的震惊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装的,看起来挺真实的。

李莉脸上闪过一次恶毒,接着对李欣说:「你放心好了,我保证万无一失。那条盘山路上又没有监控,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是他没有摔死也没事,到时候我让黄凯用石头把他砸死,然后再伪装成滚下去时撞到了脑袋的样子……」

「不行,我不干,我才不要当帮凶,要干你跟黄凯干去。而且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有多少关系!」

李欣直接拒绝了李莉的要求。

李莉也不着急,一个劲劝李欣说:「姐,你就帮妹妹一个忙吧。你要是不去,就我跟黄凯两个人的话,他肯定会怀疑,很有可能就不跟我回去了,所以一定要你跟黄凯继续装情侣。到时候就算他所有怀疑了,也不可能会想到我们准备杀他。而且只要他一死,我们名下的这两套房子就都是我的了,等房子卖了之后,我给你十万,行吧?」

李欣犹豫了一番,最终答应了李莉。

李莉担心迟则生变,马上就拿出手机给我打电话,说他父亲病的很严重,要我明天送她回去一趟,而且她堂姐两口子也跟她回去看她父亲。

我故意装作很担心的问她父亲得了什么病,她说检查结果还没出来,明天回去才能知道。

她说的理由让人没法拒绝,也没有漏洞,加上我就等着她动手,然后拿到证据,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我找到我一个法律专业的同学。

他听完我的事,说李莉的计划,不需要准备工具,不需要创造什么条件,就算判犯罪预备,也判不了多重。

然后他给我出主意,让我将计就计,到时候他会提前帮我报警,跟在我后面,并且用无人机录像,到时候只要拍到李莉他们对我动手的画面,就有了他们杀人的证据,可以判故意杀人未遂……

虽然有点冒险,我同学也让我考虑好要不要这样做,但为了让这对狗男女受到应有的惩罚,我决定豁出去一次。

第二天,我跟我同学打了个电话安排好之后,开车带着李莉他们出发回老家了。

李莉说的那条盘山公路我以前走过很多次,真的很危险,弯又多又急,路还很窄,旁边没有护栏,边上就是遍布石头的陡坡,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基本上都会没命。

一路上,他们三个都没怎么说话,我也没开口,一直在左右观察,终于在旁边的树林上方发现了一个无人机。

车子到山顶的时候李莉突然说她有点晕车想吐,让我停车。

我靠边把车停好之后,她说她身体没力气,让我扶她。

我把她扶下去,她马上走到路边上开始干呕起来。

我好心提醒她太靠边了很危险,她说吐在路上被别人看到不好。

我没再说什么,一边提防着她,一边往旁边的陡坡看了一眼,差不多七十多度的斜度,三十多米高,下面全是石头。

李莉干呕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呕出来,可能是确定了周围没人,她让我扶她起来。

就在我把她扶起来的瞬间,她猛的摆脱我的手,用力把我往边上一推。

那一刻,原本还柔弱无力的她好像突然变得力大无穷,即使我早有防备,还是趔趄几步,滑了下去。

还好我早就好看了地形,加上有了准备滑下去的速度不快,直接抓住了一块凸出来的石头上,止住身体没往下滑。

但就在我准备爬上去的时候,李莉看到我并没有掉下去,马上对刚刚下车的黄凯小声喊道:「他没掉下去,快拿着石头把他砸死……」

黄凯在旁边看了一眼,然后抱起一块儿足有脸盆大的石头,走到路边上。

眼看着黄凯就要把石头朝我砸下来,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在考虑是不是要松手,让自己慢慢滑下去的时候,我同学带着人突然从我车后面的拐角处突然冲出来,大喝一声「住手」。

黄凯他们几个下意识地看了过去,我同学趁机冲过来把黄凯压在了身下。

我彻底松了口气,等着我同学把我拉了上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被警察控制住的黄凯,还有已经被吓傻,同样被控制住了的李莉。

「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放开我!」

被抓了现行,黄凯还在反抗。

「我什么都没做,我是无辜的,你们抓我干什么?」

李莉回过神后比黄凯更加激动,使劲的挣扎着,想要摆脱警察的束缚。

我觉得有些搞笑,都这个时候了,她还说自己是无辜的,认定了我没有证据判她的罪?

「李莉,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你居然说你是无辜的,警察同志,我坦白,我坦白……」

黄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听到李莉这么说,便急忙将一切都推到了李莉身上。

毕竟他刚刚准备用石头砸我可是被抓了现行。

「行了,都别说了,你们涉嫌故意杀人,先跟我们回警局,有什么事情等到警局再说!」

「我没有杀人,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说我杀人了?」

李莉似乎认定了警察没有证据,一个劲大喊。

警察看到她大着肚子,闹起来不像话,决定不再等她坦白,将我提供的家中监控以及无人机的视频都拿了出来,无论是计划杀人,还是在盘山路上实施的整个过程,都留下了影像证据。

「怎么可能?」

看到这些,李莉彻底慌了神。

可能是知道到自己脱不了罪了,李莉突然「扑通」一声跪在我前面哀求道:「老公,求求你,我错了,都是我猪油蒙了心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救救我吧!」

看着她声泪俱下的样子,我心里没有一丝同情,反而觉得特别解恨。

「这个时候让我原谅你,是不是晚了点?你给我戴绿帽子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会有这样的结果?你费尽心思从我这里骗钱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今天的结果?你跟你的奸夫设计杀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刚说完,黄凯也开始央求我,「都是她,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让我做的,你要报复就报复她吧,跟我没有关系!」

「这些话你留着去警局说吧。」

我不为所动,直接离开了。

李莉颓然的倒在地上,还是警察上前将她扶起来,一番闹腾之后,俩人终于被带走了,至于我跟李欣,自然也要去警察局做笔录。

半个月之后,李莉跟黄凯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刑,监狱生涯正在等着他们。

而李欣因为有我作证,是我让她去帮我探口风,顺便将计就计的,所以没事儿。

又过了几天,李欣跑来找我,说是她替我做了那么多,我现在将李莉跟黄凯都送进监狱里了,之前答应她的那些钱是不是该兑现了。

我看着李欣有些焦急的目光,冷笑一声道:「我没让你坐牢就不错了,你想要钱?去监狱里找李莉跟黄凯要去吧……」

听到我这么说,李欣冲着我大骂,说我说话不算数,说好的钱不给她,还说她替我做事的事情被家里人知道了,现在家里人都知道是她出卖了李莉,导致李莉坐牢,现在她的名声已经臭了。

尤其是李莉的家人,更是一见到李欣就骂,骂李欣是白眼狼,是贱人,李欣现在都不敢回老家了。

我却并不在乎她遭遇了什么,比起她帮李莉对我做的事,她现在是恶有恶报。

这次经历让我真正明白,男人,不能怂,面对恶人后退一步,就是逼自己掉进万丈深渊。

有个不要脸的亲戚是什么体验? - 黑月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