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出轨真的会上瘾吗?

我是一个家庭主妇,有一天半夜,丈夫有个未接来电,我第六感觉得不太对,于是在我的微信里输入这个号码,搜出一个漂亮的女人,我竟然无意间发现了小三的电话。用这个电话,我找到了她的微博,开始视奸她。

我是一位家庭主妇,我和我的丈夫有一个三岁的男孩,因为我生的是男孩,婆婆对我十分的好,我们的生活在外人看来非常和谐美满。

我们恋爱四年,我大学毕业后工作没多久,我就嫁给了我的丈夫,很快,我就有了我们的宝宝,公婆和他都很开心,他们都觉得家里不差我赚的那点钱,我便辞了工作开始在家养胎。

我的丈夫大我三岁,是个温文儒雅的人,对人对事总是不骄不躁,对我更是体贴入微,大节小节总是会备好礼物,时不时给我点小惊喜,我觉得他是一个浪漫的工科男,

生产得十分顺利,孩子很健康。

婆婆很疼爱这个孩子,坐月子的时候,都是她老人家来我们家照顾我们,亲力亲为地忙上忙下,我十分感谢她,所以生活上尽管有些观念不同,我也都谅解她,所以我们的婆媳关系非常和谐。

孩子出生后,我也没有再去工作,公婆和丈夫都让我在家陪着孩子长大,孩子的生活里不能缺少母亲的陪伴。

孩子渐渐长大,我也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早上起来为丈夫和孩子准备好早饭,给丈夫准备好衣物和公文包,然后餐后送孩子去幼儿园,再去购买今天的食材,丈夫中午是不在家吃的,他们公司有员工餐厅,而晚上,丈夫会回来就餐。

我每天变着花样研究菜谱,希望给他们充足营养的同时,还能满足他们的口腹之欲。

我的生活大概就是如此,周而复始地进行着,我一度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家庭如此美满。

丈夫的事业在他的努力下有了进一步的飞跃,我很为他感到开心。

我的丈夫和我说「就是因为生活里有你,才能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地在职场里闯荡。」

我觉得这是对我付出的最高的褒奖。

丈夫最近工作十分繁忙,加班出差变成了常态,我也不再做他的晚饭,料理孩子和自己吃喝就可以了。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夫妻生活,因为孩子还小又黏人,总是缠着我一起睡,也因为丈夫的工作忙碌,从公司劳神完回来,他也精疲力尽,洗漱洗漱,便倒头就睡。

我们信任彼此,给对方充足的隐私空间,从来不会去探寻对方的手机,我不屑于做这些,我坚定地觉得我的丈夫爱我,爱孩子,爱这个家。

今天丈夫回家,又是洗洗就躺下睡了,他入睡得很快,也很深,手机一直响,他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电话铃声还在响着,我担心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便拿起准备叫醒他,拿起来的时候,电话就挂了。

我其实不是一个想得很多的人,并且丈夫把我保护得很好,我的生活每天只有家庭,最大的烦恼是明天要做什么菜,家里的经济支出来源全由丈夫负责,我觉得他很爱我,一直把我当小女孩一样去宠爱,所以我从没去想过我的丈夫,一个三十不到事业有成,长相斯文俊朗的男人,在外是多么受女孩子的欢迎,他面临着多少触及婚姻雷区的诱惑。

所以当号码响起的时候,我想当然地觉得是工作电话。

电话是一串号码,没有备注,来电归属本地。

女人的第六感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尽管它在我的生活中很少出现。

我用自己的手机保存了这个号码,然后把丈夫的手机放回了床头。

我用微信搜索这个号码,真的让我搜到了一个。

非好友仅能看十条朋友圈。

刷下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孤单的单身女孩。

照片很多,长得清秀可爱,有对可爱的梨涡。

朋友圈里有很多朋友,所以其实不会展现太多更私隐的东西,小女孩呈现出来的生活,就是一个积极努力生活的漂亮姑娘。

我在一条朋友圈里看到一张照片,照片右下方有一个水印。

我打开微博将刚看到的水印里的文字输入搜索框,跳出相关的微博。

在一条别人发的微博里,博主@了这个水印的微博,我点开,发现账号已经不存在,大概是已经改了名字。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求知欲,将这个博主的每条微博都刷了一遍,看了下面每一条评论,打开每条评论的人的微博。

终于,在我不知道花了几个小时后,我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头像,那对梨涡真的很标志性。

我开始一条一条地往下阅读。

—Z 做饭还是非常棒的,真是个「贤良淑德」的男子。配图:一桌的菜。

图片里有爆炒肥肠和青椒炒肉丝。

那是他最喜欢的两道菜,我隔三差五会给他做,他和我总是逼着孩子吃青椒。

—Z 送了我一大束玫瑰,说最美的花要送给最美的人。

配图:一束玫瑰花和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祝我的宝宝每天开心。

我抬起头,看着被我插在花瓶里的玫瑰花,花瓣已经掉了很多,可是我不舍得扔。

太没新意了,连礼物,都是一样的。

—Z 今天送了我一只猫,说他不在的时候,就让它陪着我,我就不会孤单了。这是我们的孩子。

配图:女孩抱着猫的照片。

大概是他拍的吧。

真幸福,家里有个孩子,外面还有个孩子。

—我不想要很多,只想每天都能见到他,每天这样一起散散步就好了。

配图:手牵手和一个男人的背影。

在一起这么多年,看着背影,我就能肯定,这就是每天躺在我身侧说爱我的,我的丈夫。

微博很多很多,他们在一起大概两三个月了,和他忙碌起来的时间一致。

原来我们同床异梦了这么久,我被闷在鼓里,还乐呵呵地做着家庭美满,夫妻和谐的美梦。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很难形容那种感觉。

从看到电话到查微信查微博,我是心无波澜的,因为我在急于寻找着答案,疑虑是我主要的情绪,整个大脑被想要找到答案这样的情绪包围,没有难过的空隙。

而当我找到她的微博,找到了我寻找的答案,那种刺痛的感觉,一下一下刺激我的心窝,它不是立即的剧痛,是一点一点地扩撒,加剧的。

而更占据上风的情绪,其实是「难以置信」。

他是多么好的一个丈夫。

这两三个月,我没有发现一点点,尽管出现了突然忙碌起来的工作,加不完的班,开不完的会,我都没有怀疑。

每天回家,他会拥抱我,亲吻我,和孩子玩闹一会儿,再去洗漱,然后累瘫在床上,十几秒钟就入睡。

我看着网页上品牌的新款连衣裙,迟迟没下单时,他会说,喜欢就买吧,我努力工作挣钱,就是想让我的老婆毫不犹豫地买买买的。

孩子做错事被我骂了和我闹脾气,我难过地坐在沙发上抹眼泪,他会教育他,不可以对妈妈发脾气,妈妈每天都用心地照顾你和爸爸,你和妈妈发脾气,妈妈会难过,妈妈难过,我就会生气,就不想再给你买玩具,给你讲故事。

对两边的父母更是孝顺,空时带孩子去看望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每年都给他们准备出游玩。

他是多么细致的一个男人,怕我在家闷,给我报瑜伽班,报烹饪班,让我有自己的娱乐生活。

想到这么好的丈夫,原来不是我一个人的,那种难过就像龙卷风一样突然席卷,将全身的负能量都激起,太难过了。

我不想离婚,我想要这个家,想要这个有我的丈夫有我的孩子,温馨的三口之家。

我越想越难过,眼泪像不要钱地往下掉,越哭又越难过,恶性循环。

抽泣声回响在客厅里。

丈夫大概是起来如厕听到了动静,出了房间,看见我抱膝在沙发上哭泣,随两步并一步地上前搂住我。

「怎么了,怎么大半夜坐在这里哭」他关切的眼神没有一丝伪装。

「老公,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你,我,还有宝宝。」我抱着膝看他。

「当然会啊,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们是一辈子的家人呀。」

他扶我去房间睡觉。

我只是和他说,我做了噩梦,梦见他不要我和孩子了,不要这个家了。

他笑我傻,说这种事情永远不可能发生。

他抱着我,我依偎在他怀里。

话不用说破,因为还有好多事需要我去做。

送了孩子去上学后,我在思考,他出轨,是不争的事实了,我想要离开他吗?我能原谅他吗?答案是否定的,就算我知道他真的出轨了,他背叛了我们的婚姻,但我仍然不想离开他。

我明确了内心的答案。

在婚姻里,遇到男性出轨的情况时,许多女人都是选择妥协、原谅的。并不是某些情感帖子下面的评论一样,那么说一不二,出轨就离婚,牵扯的事情很多。家庭,财产,感情,这不是站着说话的人们一句「不分留着过年啊」可以解决的。

我在想我该怎么做,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保持着表面上的温馨?还是戳穿他们,让丈夫离开那个女人?

想法很多,弄得我一个头两个大,做事也心不在焉。

我又拿起手机看那个女孩的微博。

明明知道会痛,会难过,可是还是想看。

我阅览着微博,终于找到了一条微博里的小区定位,我想如果没搬家的话,她应该还住在这里。

丈夫来过电话,晚上要加班,会晚些回来。

我带着孩子去奶奶玩,谎称有事,让他在奶奶家玩,晚点再来接他。

我去了定位的那个小区。

小区很大,我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就这样干干站在小区外的大树下,我脑子很乱,思绪都是混杂的,像断了的弦。

我有预感今晚的加班也是借口,他肯定来了那个女孩这里,所以尽管站了很久也没有看到什么,我仍固执地不走。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看到了一男一女提着购物袋从远处走来,我赶紧躲在树后。

看来是去采购了,手里的袋子不少,这顿饭很丰盛。

我拿出备好的相机,调焦,以最清晰的画面将亲昵的他们保存在相机里。

我几乎每天都去那个小区,跟在他们身后,在各种不被他们发现的位置拍照。

照片里的人很开心,不管是什么时间,什么角度,都没能少掉他们那快溢出屏幕的幸福感。

这让我更难受,这是复刻我们的曾经,那是属于我的丈夫和幸福。

经过几天的摸索,我定位出了她的楼房位置。

丈夫给我的生活费不限额,只要我想要买东西,都可以买。

我购置了望远镜,转换接口,并且在她那栋楼房对面租下了一间公寓。

我将购置的望远镜转换接头按照论坛里摄影大神所教的去摆放安装,对着那个不习惯拉窗帘的玻璃窗,我真的拍到了,看到了好多我想要看的东西。

我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我想知道更多,更多的细节,他们温馨地在做饭做菜,他们幸福地在客厅依偎看电影,还有卧室里交织环绕的肉体,我都想亲眼看看。

我病态地想偷窥他们背着我做的肮脏事,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衣衫不整地调情,欢爱,我有种自虐的快感,我想看,不停地看,不仅要看,我还要保存,我按着快门,照片、视频排满了整整一张储存卡。

知道自虐的快感是什么样的吗,就是一边心揪着疼,又不想这种疼痛停止,指甲抠进大腿肉里,气喘得已经不顺畅。眼睛还目不转睛地盯着相机屏幕,渴望看到更多更多。

今天丈夫回来的时候已经是 12 点了,但我还没睡,我太难受了,只要静下来的时候,脑子里就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画面,想象着他们缠绕在一起,我难过得喘不过气,自我折磨。

他洗完澡躺到床上的时候,我摸索着贴了过去,抱住他的身体,使劲往他怀里钻。

他很吃惊。「怎么了,还没睡啊?」

我不回答,解开他的睡衣,我想拥有他,从来没有这么想拥有他过,可能是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他会离开我,彻底地属于别人。

我很卖力,我能感觉到他很惊喜,也很动情,我们出了很多汗,他想起来洗,我不肯,缠着他,要抱着他,他无奈,作罢,让我抱着。

「老公,我们在一起几年了?」我贴着他的胸口说。

「也有七年了吧。」

「你觉得现在幸福吗?」

「幸福呀,有你,有宝宝。」还有情人啊,真是人生赢家,别的男人想要的,你都有了,

「那你为什么还不满足?」我冷不防地丢出一句话。

他好似听不懂。

我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叠照片,和一个相机。

轻轻放在被子上。

我很体贴地帮他打开相机,播放视频,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逐渐僵硬。

我们沉默,他说不出话来。

是要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而视频那么清楚地呈现着他们的缠绵。

是要恼羞成怒地骂我跟踪他们?可是也站不住脚,偷腥的人是他。

「我去洗洗。」说完,我便去了浴室,独处的气氛太压抑了。

其实我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我只想摊牌,我太难受了,我觉得再这么下去,我真的要变成一个疯子。

七年之痒,我终究逃不过,短暂的幸福都像是我偷来的。

我洗完澡出来躺在床上换他去洗,在他进浴室前。

「我给你一个星期,希望你把事情处理完毕,回归家庭,否则,我真的不知道会去爸妈那,去你公司做些什么。」

他顿了顿,没有回答,进去了。

接下来,生活按部就班地进行,我们却再没有了交流,真正开始了同床异梦的生活。

我去那个公寓,用望远镜看见他们如何争吵,女孩如何哭泣着挽留,而我的丈夫内心挣扎着想要决绝地离开。

看到他们争吵,看见那个女孩泪流满面低声下气求着他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在雀跃的,我不想他们幸福,我情愿他们的分别再来得更迅猛一些,让他们俩吃的苦头更多一些。

还是心软了吧,梨花带雨的漂亮人儿,我看着他回过身抱着跪在地上哭泣的她,他们接吻,他们拥抱,他们一起哭泣。

最后,看见他安抚完毕,扶着女孩上床休息,亲吻她的额头,然后出了大门。

我恨不得在他们房间里再安一副窃听设备,我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我想听听他们用最粗鄙的语言谩骂彼此。

但是不用窃听设备,作为女人的我也明明清楚,他们难舍难分,今天的分手戏码,失败了。

我很失望地回到家,收拾好自己和孩子的东西,狠心离开了这里,我在赌,赌他对孩子的爱。

留下字条:处理干净之前,我和孩子不会回来。

我们搬进那个公寓,生活如旧,送孩子上学后,我就站在窗台用望远镜看那个女孩的生活。

能感觉到她很绝望。

在她接了一个电话后,她又哭又闹地把客厅的东西都砸在地上,然后蹲在地上哭,我觉得心里真舒坦,真解气,我一点都不同情她,谁让她侵占我的丈夫,毁了我的家。

他们还在联系,我知道,断干净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我不着急。

丈夫发来微信,让我回家,孩子奶奶想孩子了。

就是如此,所以我才带了他,不仅是因为我爱我的孩子,还因为,他是我的赌注。

父母是丈夫的软肋,而孩子是公婆的软肋。

—我还是那句话,处理干净了我就带着孩子回来。

—我们已经分开了。

—是吗?别骗我,你们一举一动,我很清楚。

我听到电话那头很沉的一声叹息,我便挂了电话。

不能心软,我每天不断告诫自己,心软就是把我的家拱手让人。

送了孩子去上学,回到公寓,我又站到窗前,看着望远镜那端的人。那房子里来了很多人,不断地往外搬运着东西,没几个小时,房子里大部分的东西都被搬走了,那个女孩带上门也离开了那个房子。

不久就接到丈夫的电话,让我回家。

我知道他们是真的分开了。

丈夫说那个女孩离开了这座城市。

生活稳步进行着,丈夫每天准点下班回家,很少再有多余的加班,回家就和孩子嬉笑打闹,做着慈祥的父亲角色。

我们的交流少了很多,除了生活上必要的交流,他开始有些避着我,晚上就寝,他也离得我远远的,我想靠近他,我想要夫妻的生活,他总用自己身体疲惫等借口拒绝我,我们彻底过上了无性生活。

那又怎么样呢,至少我现在拥有他,我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一天晚上,丈夫的手机在房间里充电,他在客厅陪着孩子游戏,我在房间里整理衣物,我听着电话响,想拿去给丈夫,余光扫到屏幕上的那一串陌生数字,突然,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在咆哮,我拿出自己的手机,记下了那一串号码。

我看了一眼被我放置在储物室的相机和望远镜,然后笑了笑,忍不住,又打开了微信搜索。

又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呢。

出轨真的会上瘾吗? - 故事档案局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