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国企工作效率真的很低吗?

 

我在人力资源干了八年,现在是一家国企的人力资源部部长。前几天,我的顶头上司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说了这么句话:

「总而言之,你必须办到。事情要是那么好处理,要你这人力资源部部长干什么?吃干饭吗?这件事你必须给我办得滴水不漏。」

跟我说话的人叫徐确得,是我们公司去年九月份空降而来的老总,是我的顶头上司。背地里我们都管他叫「徐缺德」。

徐缺德的这一句吼叫让现场的气氛僵到了极点。其实,这个闭门谈话已经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前期的谈话还是以他暗示我的语气进行的。我混迹职场这么多年,从事人力资源也有八年多的时间了,跟各路龙凤虾虫都打过交道,徐缺德的暗示我当然能听得很懂。但我就是没有办法接招,因为徐缺德吩咐的事情的确违背了公司的原则和舆论的底线。

我说:「徐总,我们公司的干部任命是有文件要求的。新任命的中层领导干部必须具有 985 研究生以上的学历且必须担任专业组组长至少五年时间以上。您说的这件事,恕我真的无能为力。」

听我这么说,徐缺德才说了一些「你办不到那是你能力不行」「我看你也别在这个位子上干了」之类的这些话云云。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从他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更不知道我究竟应该如何把事情办得漂亮,让徐缺德满意。因为他要提拔的中层领导干部是他自己的二女婿,现在是我们公司客户服务部第四小组的接线员孙建,大专学历,工作能力、业务水平都极其一般,年底排名基本上次次处于末位淘汏的边缘。

要把这么一位差得不能再差的大神扶上正位,这个重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记得八年前,公司刚把我任命为人力资源部部长时,我曾对着司旗宣誓,庄严而又坚定。上一任老总还特别找我谈话,要求我无论如何都要留住那些为公司建功立业的员工,要打压那些对公司有害的一切蝇营狗苟的行为,不要害怕得罪人,公司领导班子一定会是我最强大的后盾。他要我把这句话刻进骨子里,从此为天地立命,为公司立心就成了我的职业信仰。

而现在,徐缺德要我办的事情,很明显己经触碰到了我的职业底线。更可笑的是,公司领导班子已经不再是我的后盾,他就是此事的始作俑者。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我起草了新一版的《干部任免条例》,刻意删掉了 985 研究生以上学历且必须担任专业组组长五年以上的时间,改成了业务能力突出,肯为公司的发展建功立业。毕竟,顶层文件要是不作废的话,徐缺德交代的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我心里想,不被人落下话柄,对公司、对徐缺德、对我自己都是一种保护。

徐缺德大笔一挥,在我递交给他的《干部任免条例》的签署页上落笔签字,标志着这份文件立刻生效,旧版文件立即作废,同时作废的还有我八年前庄严的誓词及恪守的信仰。

我把《干部任免条例》发布在公司网络平台上后,我的副手就问我,是不是有大事发生。我深知,在职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员工,他们每个人都是人精,我想要把事情办得神不知鬼不觉,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苦笑了一声,不知道咋回答他的话。

徐缺德从卫生间出来后,站在我的办公室门口,问我要不要抽一支烟。我赶忙站起身来,接过烟,却好比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沉重,让我拿捏不起。

徐缺德拍拍我的肩腾,对我说,这件事辛苦你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趁员工们还没有品味过来,你趁热打铁直接发个内聘通知吧。

我又在公司网络平台上发布了一则内聘通知公告:因公司发展需要,营销技术部面向公司全体职工内聘副部长一名(副处级待遇),要求年龄 30 岁至 35 岁之间,试用期年薪按同级干部的 90% 执行。

我把内聘要求写得几乎没有任何门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差劲的驸马爷获得内聘的资格,拿到上车的车票。

内聘公告一出,公司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每个人都在心里打量着自己的小算盘,而我的电话也没有消停过,不住地问我对于获得过国家级、省级荣誉的人有没有加分照顾?此次内聘是否公平公正、是否有暗箱操作的黑幕?

我职业地回答道,内聘完全是出于公司发展需要,绝对的优中选优。挂了电话,我自己都不信。

我总共收到了 72 份个人竟聘的申请表,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各个系统的专业组组长,当然也有一些个人能力很突出的基层员工。但不管怎么说,肯定都是有真才实学的铁血真汉子,除了我们这段故事的主人公之外。

世界就是这么可笑,让这么多优秀的人中龙凤来给他这么一个差劲的人当陪衬,看着他因一人得道,而鸡犬升天。

经过总经理办公会的商定,笔试环节将于下周一进行。说是总经理办公会的商定,其实就是徐缺德的一言堂。

笔试的题目是我在公司题库中四万多道题目中随机抽选的,里面包含了现代企业管理、客户服务、制冷技术、仿真软件计算等诸多领城的考点。我作为主考官,监守自盗,复印了一份,拿给了徐缺德,说,请您转告孙建,笔试时一定不要暴露得太明显,要不然我们不好收场。

笔试按期进行,72 个人坐在会议室里奋笔疾书。我注意到前年入职的一位工学博士,作答过程极其出色,让我不禁叹服这个人的专业素养。我不住地在心里说,这种精英才是公司发展的中流砥柱,如果跟这种人做同僚会是一种让人很振奋的职场体验。

我看着孙建的试巻上还有些题目并未作答,我就冲他挤了挤眉头,示意他必须作答。毕竟半路杀出来个博士搅局,的确是我始料未及。孙建这个人尽管职业水平较低,但是情商却很高,他当即领会了我的意图,在试巻上用铅笔写了几个小字「剩下的我都没背。」

我当时头脑中闪过了一万只羊驼。我甚至想抡起胳膊呼他一巴掌。烂泥之所以是烂泥,还真是有原因的。

笔试成绩是由今年刚入职员工组成的评审小组统计出来的,之所以选他们是因为这些年轻人干净而又纯粹,他们没有在任何一张的关系网当中,他们拥有着自由而高贵的灵魂。

博士总分 87 分,位列第一名。孙建总分 82 分,位列第三名。徐缺德看完成绩单后暴跳如雷,毕竟半路杀出来的黑马的确让他和我都措手不及。尽管我被骂得狗血淋头,可我却发自内心的高兴,为公司里藏龙卧虎而由衷的欣慰。

但我不是决策者,我只是任人摆弄的跳梁小丑。徐缺德给我一天的时间,把事情处理好,否则他绝对有手腕逼我卷铺盖走人。

为了自保,我只好增加了一轮面试环节,让笔试成绩的前五名人员就「中层领导干部如何在公司制度的顶层约束下发挥主观能动性带领部门健康发展」为题作一篇申论阐述。

徐缺德对我这个提议表示很满意,并一再地叮嘱我,这次必须万无一失。有一说一,徐缺德的工作能力和态度我是极其佩服的,也不知道他和他的女儿看中孙建哪里了,值得如此冒险地逆天改命。

按照徐缺德的安排,面试官由公司五个副总和我充任,徐缺德为了避嫌选择旁听。孙建的论述比较简单,从开展职工团建、职工红白喜事倾注爱心等方面进行了很乏味的阐述,很不谦虚地说,我用脚写的申论都甩他几条街。反观那位博士的言谈举止真的让我们现场所有评委都叹为观止。我瞄了一下徐缺德,他自己也露出来了欣慰的笑容。但,恶人必须由我来做。毕竟,他身上没有主角光环加持,给他太多的肯定只会让我们的主人公黯然失色,也会让我的铺盖被人扫地出门。

我说,博士,尽管我们很认同您的观点,可是我们依旧觉得您的决策高屋建瓴、不接地气,您提出的那些所谓的向政府拉扶持、改革部门小组设置、定人定岗、完善绩效分配制度、摒弃大锅饭坚持多劳多得等等举措都不符合我们部门改革的实际环境。

我清楚地看到博士眼神里跃动明亮的火苗暗淡了下来,同时暗灭的还有我的信仰。

在千辛万苦的努力下,主人公孙建如愿以偿地登上了干部任职公示栏,为期一周。刚好赶上我们发工资,我看到我的工资栏上多了一列,赫然写着奖金 3200 元。不用多说,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向公司请假一天,独自一人驱车来到僧人兴建的寺庙。慕名而来的游客被浓厚的宗教氛围深深吸引,他们都祈求着或多或少地悟出生命的真谛。我在寺庙里朝拜了一整天,寄希望于我灵魂上的灰尘能被这神圣的光辉拂去。

我找到了居士,献上了 3200 元的香火钱。居士摸着我的后脑勺替我念了几句超脱的颂歌,还送给我一个不动明王菩萨的吊坠,寓意着不为外界所动方能生出心的力量。

徐缺德和孙建翁婿二人在我们当地最豪华的酒店请我喝了一顿酒,那一场酒局下来,我如坐针毡,度秒如年。徐缺德估计是非常高兴,明显喝得多了,不住地拉着我的手,向我承诺,只要跟着他好好干,用不了几年等现在的蒋总退居二线了,就把我提为副总帮他主管人力资源和公司经营。

这要是换做之前,我肯定极其高兴。我会感激老天,我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公司的肯定,这是对我莫大的信任和栽培。而现在,我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过了几日,博士一脸抑郁地来找我的副手诉苦,刚好被我听见。博士说,孙建把他的技术团队给解散了。我一听到这消息,顿时拍案而起,随即问道你这个技术团队是上任老总亲自给你授旗成立的,他小子何德何能,都没有经过总经理办公会的讨论,说给解散就给解散了?他把上任老总放在哪里?他把公司制度放在哪里?

博士说,孙部长在部门大会上说,公司把他提拔成中层领导干部,那就是认可了他的管理思路。他说我们这个技木团队是小团体,不利于部门的团结。再说了每天都开技术讨论会也没见有什么成果出来,干了两年了,也没见公司的制冷技木有多大的长进。于是他就决定把我们团队解散,要求各个成员只听从专业组组长的工作安排。

博士毕竟不知道孙建此番操作里面的深意,可我却心里跟明镜似的。孙建是妒能忌贤,他深知博士是他最强有力的对手,他自己也根本没有能力让博士信服于他,他只能先下手为强,先发制人瓦解掉博士的团队力量。

孙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作法让我义愤填膺。我当即就冲进孙建的办公室,把他拎到了徐缺德的面前。

徐缺德见我如此阵势当时也愣了一下,随即便堆着笑脸给我倒了一杯茶让我消消气。我说徐总,博士的制冷技术团队是上任老总授旗的,是破例写在公司制度上的,四年之内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公司无条件地提供人力、物力、财力支持,这一点,您来做老总的时候,您也面对司旗向公司上上下下全体员工承诺过。怎么现在,光凭孙部长一张嘴,就给解散了?

徐缺德万万没想到,他的驸马爷会做出这等事来,当即命令孙建滚回去写检讨。徐缺德一再地安抚我,说他这就向博士的团队致歉并再授予一面突击队旗帜,摆出公司的态度来,绝对不能让出力干活的人受委屈。

此番荒诞事件后,我更加瞧不起孙建,我和孙建的关系变得异常的紧张。人心就是这么微妙得可怕,徐缺德对我也开始另眼看侍。

这件事发生后的第四个月,公司组织全体职工去峨眉山团建。我因为有些不舒服,就没有跟着大家一起爬到峨眉金顶,留在了半山腰的小亭子里等着大家游玩尽兴后再一同返回。

那天阳光明媚,天气格外地好,我坐在石柱子上看着猴群欢脱地上蹿下跳,生机勃勃。徐缺德坐在了我的身边,他看似在自言自语,但更像是对我讲话。

他说,有时候想想猴王还其实挺可怜的。遇到外敌入侵时,它必须要让母猴和小猴先行撤退,自己留在最后抵抗到底,更可能被侮辱欺负甚至咬伤至残。但是,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所有的猴子都以猴王的宝座作为自己毕生的荣耀和追求。因为猴王的食物是最好的,所以它毛色水滑、格外肥壮,立于猴群之中,自有一番威严之相,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其他万千猴子对它俯首称臣,它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那些受猴王喜欢待见的猴子能跟着吃些好果子,那些受猴王排挤的猴子只能在夜间站岗放哨、游离于边缘地带。其实这和人类社会有太多的相似之处,这就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

徐缺德讲完后,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哈哈大笑着就走远了。

我是个聪明的人,我听懂了徐缺德的弦外之音。我帮他办了那件大事之后,把我这个知晓内幕的当事人留在身边对他来说就是职场生涯当中随时可能被引爆的一颗地雷,一旦炸裂,灰飞烟灭的就是他触手可及的社会地位和光明宏伟的锦绣前程。再加上我三番两次地找孙建麻烦,他自然开始视我为眼中钉和肉中刺。与其赖在这里被徐缺德处处针对,给我找尽小鞋穿,还不如高风亮节些主动离职,也许还能留得生前身后名。

第二天,我就向总经理办公会递交了辞呈。徐缺德假惺惺地对我一再挽留,眼里还掉出来了几滴鳄鱼的眼泪,故作姿态地对我说,李部长真是个得力干将,真是舍不得你离开啊。

在几个副总经理的建议下,徐缺德给兄弟单位的老总打了一个电话,又给我出具了一封介绍信,引荐我去兄弟单位同级调动。

我已经很感谢他了,这算是徐缺德对我帮他办了一件大事后的谢礼吧。

万事皆有因果。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复间。

年少时,我们的价值观极度分明,在黑与白之间,有一条分明的界限。然而随着年龄渐长,终究会经历一些介于黑与白之间的故事。职场上最极致的悲欢离合,都在一把手的导演下,随时随地上演着。而我们也只能是演员,左右不了生活的剧本,更无力替他人作答。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我的奋斗与挣扎大抵如此。

国企工作效率真的很低吗? - 故事档案局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