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你写过或听过哪些关于人性的故事?

 

我在车展上遇到一个身材棒、脸蛋美的车模。她往我的西装里塞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她的联系方式。

回家后,我看到糟糠之妻穿着睡衣抠着牙。

这对比太惨烈,让我怎么能不心思活络……

「我漂亮吗?」李旎坐在副驾上问。

「算了,我是个实际的人,相信日久——生情。」她把重音咬在奇怪的地方。

我明白这是一种邀约。

只要我稍微表示,或者,保持沉默。事情就会水到渠成。

李旎是我在车展认识的。

她是奔驰 SUV 的车模,而我是车展的负责人。

当天下了雨,她却要穿着透风的短裙。从展台下来,嘴唇冻得青紫。我自然把西装脱下给她取暖。

两天后,西装干洗好,躺在我的办公室。内兜有一张纸条——是李旎的联系方式。

她明知我已婚,还是每天和我微信不断。

刚开始,我觉得自己只是精神开开小差,能守住交往的尺度。

可渐渐地,她明媚的笑容在我脑中占据的位置越来越多,直到挥散不去。

看着李旎的脸庞,我非常清楚,如果再不制止,必将发生什么。

没想到,我这时竟然磕绊了一下,裤兜里滑落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我今天答应妻子晓芮要拿去修理的钻石项链,是当初订婚的时候我送她的。

如同被浇了一桶冷水,热情迅速退却。

「对不起,我得回家。」我把项链捡起来,放回裤兜。

看得出来,她很诧异。

我努力让自己的眼神不去躲避,语气尽量镇定。

「我跟你说过,我有家庭。这是我的责任。」

李旎很扫兴,但她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走前,她摇下车窗,送了我一句话:

「对于一个女人,你只考虑责任,其实已经不爱她了。」

其实她说得对。我已经不再爱晓芮。

十五年。

我们在一起十五年,爱情早在生活的车轮里碾压殆尽。

但谁的爱情又能经得起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消磨?

无论如何,我要再努力一下。

即使只是为了「责任」。

01

回到家里,妻子正在看无聊的电视剧。她头发有些乱,胸前有做家务留下的油渍,但她浑然不觉,边看电视边伸出舌头舔牙齿上的菜屑。

「吃了吗?」

「吃了。」

这是我们仅有的交流。

此时,李旎发来两张照片,问我哪张好看?

照片里的李旎阳光、美丽,和眼前的妻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我选了一张。她迅速把那张改成了微信头像。

这时,妻子走了过来。我赶紧反扣手机,心跳忍不住快了两拍。好在她根本没有看向我。

妻子晓芮和我是高中同学。当时我是个穷小子,她也只是个傻丫头,一起考到北京读大学。

用现在的话说,我们是小镇「做题家」。

她看上我的野心、上进,觉得我会是个好丈夫。

我觉得她独立、踏实、单纯,相信她会是个好太太。我们毕业就结了婚。

后来,我事业蒸蒸日上,从小职员做到了地区经理。妻子为了北京户口,去了小学当老师。

再后来,妻子朝九晚五十分稳定。而我跑业务全国出差。

交流越来越少,妻子不理解我在社会上奔波的辛苦,我也不理解妻子在体制内变得越来越古板。

接着,妻子怀孕。因为难产,导致有术后后遗症,没有办法长时间站立。无奈之下,妻子辞职回家做起全职太太。

就这样,曾经独立的妻子,开始不修边幅,常年就穿两件素色的上衣、几条深色裤子。

对这个家,古板、机械的小学班主任也渐渐取代了温柔、贴心的妻子——

牙刷永远要放在右边,牙膏要放回原处。

早餐吃两个鸡蛋,喝一杯奶,但只能吃一个蛋黄,因为有胆固醇。

晚上回到家,桌上永远是三菜一汤。先喝汤,再吃菜,最后才能吃肉和米饭,米饭还只能吃半碗。

想多吃一口都不行。

妻子会拿出养生公众号说,这样容易得糖尿病。

就连夫妻间那点私密的活动,也有时间安排。每周一次,而且是每周星期天的下午四点。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儿子出门补习了。

但只有两个小时。

按点交公粮让我兴致全无,为此没少和妻子吵架,最后不吵了。干脆取消了这项活动。

后来,儿子考了寄宿中学,我们的活动频率也没有恢复。

久而久之,待在车库,成了我每天最放松的时刻。

熄火,关灯。

在黢黑的车里,安静地躺着,刷会手机。

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全身舒展,一切的烦恼都被隔绝在了车外。

我在车库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那里甚至成了我的一个秘密基地……

「项链你送去修了吗?」妻子的话,把我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心中一个咯噔,想起本来是要修妻子的项链,半途却去接了李旎。

「明天吧,公司最近业绩压力大。第二季度促销多,一忙我就给忘了。」

然而事实是,这个事情我已经拖很久了。

前几天妻子拿着项链过来,说好像不小心给摔坏了。一脸怕我发火的样子。

但我心里更虚,这是当年为了装有面儿,让朋友帮我搞的仿真钻石项链。

本来打算婚后有余钱了就偷偷给买个新的替换上,但是结了婚之后的生活,房子、备孕、升职……重物一件件装上了这趟火车上,到最后只有灰扑扑的直线行驶,哪里还顾得上这一桩浪漫的小悬案。

好在这条假钻石项链的成色不错,这么多年一直没露馅,妻子一直以为是真的。

可是就在最近,它也坏掉了,显露出了沧海桑田的真相。

它也装不下去了吗?

我不忍再想下去,起身要离开。

「那我去洗澡了。明天一早还有会。」

这时,妻子突然起身,从身后抱住了我。

「你很久没有回家吃饭了,想和你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妻子的声音带着委屈。

我的心一紧。愧疚感瞬间翻江倒海,淹没而来。

当年,我在婚礼上哭着宣誓会永远爱她。别人有的她都有,别人没有的她还有。

当年,我们刚刚大学毕业。晓芮为了给我买一套面试用的西装,加班到深夜都舍不得打车。

当年……过往种种画面浮现在我脑海中。

我回过身,把妻子紧紧搂入怀中。

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额头、面颊、脖颈。

她也热烈地回应着我。

我们很久没这样了,宛如回到初恋,重燃激情,享受彼此。

我把妻子摁倒在沙发上,即将开展最后一步。

妻子却一声惊呼推开我:「新换的皮沙发,别!」

啊?

我愣住了,忍不住皱了皱眉。

妻子似乎也觉得自己唐突,试图解释:「皮沙发弄脏了不好洗。咱们去卧室吧。」

我的激情褪去了大半,「再贵的沙发也是拿来用的,至于嘛。」

「说得轻巧!还不是之前那个沙发塌了,我早喊你去修,你老说忙忙忙,拖到最后只能换一个新的。你不在家,我花了多大力气跟送货员一起扛上来!这个再弄脏了,洗起来多贵,要是一个折腾再给弄坏了……」

说完,妻子心疼地抚平沙发上的皱褶。

一瞬间,又回到了现实。

十五年相处下来,再多的激情,最终也只剩鸡毛蒜皮。夫妻之间的亲昵,抵不过一套沙发的价值。

听着妻子的抱怨,如同被一盆冷水浇头,我兴致全无。

我的脑海里又响起李旎那句话——

「对于一个女人,只考虑责任,其实已经不爱她了。」

还好,一通电话过来,挽救了眼前尴尬的情景。

来电是我的铁哥们儿张超。

「你在哪儿啊?赶紧出来!我有急事跟你说!」他在那边急吼吼地喊道。

02

酒吧。灯红酒绿,人头攒动。

桌上,已经摆满了酒水、零食和果盘。

我认出桌上的红酒是 Valdicava 的。这个酒也被称为「大天使」。不像拉菲那么高调,品质却完全不输拉菲,动辄一瓶就要上万。

张超,是我上铺的兄弟,大学外号睡神。挂了无数科,如果不是我「悉心帮助」,只怕连毕业证都拿不到。没想到这小子毕业后,踩准了好几个浪潮,后来又在比特币里大发了一笔,后来就摇身一变成了投资人,成为我们班最早实现财富自由的人。

桌上,张超搂着两个漂亮女孩,玩得不亦乐乎。

他看见我:哟,总算把你喊出来了。

「你有什么急事?看你这样,不像有事的。」

他笑了起来,「急事就是享受生活。」

随后,他给我倒上酒,并吩咐他旁边的美女坐到我身边。

我环抱着手臂有些不悦;一方面,一向厌烦嘈杂的场合。另一面,我不喜欢金钱买来的美色。

张超看出我不快,笑得更开心了:「你还是这么老古董。」

我怼了他两句:「你说吧,又要我怎么骗你老婆。」

张超老婆小敏是有名的「严妻」,让她知道张超来这里饮酒作乐,肯定得河东狮吼。张超喊我出来,十有八九是让我给他的鬼混打掩护。

没想到张超毫不在意,亲了旁边的女孩一口。

「不用。她不会给你打电话的。」

我一怔。

张超拿起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我老婆出轨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轰得我耳膜疼,也许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撼的。

然而张超看起来却毫不在乎,甚至十分轻松,似乎妻子出轨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03

安静的包厢里间,张超拿出一沓照片。

照片里,张超的妻子搂着一个男人,正在亲昵地逛街。

没有拍到男人的正脸,他看上去和我们同龄。两人看上去自然而亲密。甚至不像出轨,倒像是结婚多年的夫妻。

我注意到右下角的日期。3 号。当时我和张超正在隔壁市参加一个会议,5 号才回来。

显然,张超没有开玩笑。他妻子真的出轨了。

「你打算怎么办?」我不无担忧。

没想手机响了,是我妻子晓芮。

「回来了吗?」

「还要一会儿,你先睡吧。」

晓芮有些无奈,「刚才小敏给我打电话,说张超早到家了。你也早点回来。」

说完,只剩电话的嘟嘟声,和我不知道该作何表情的脸。

一旁的张超,意味深长地笑着,更让我不适。

似乎眼前这一切他早就预料到了。

难道他与妻子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决定互不干涉?甚至成了帮彼此圆谎的「战友」?

正当我满腹狐疑之时,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张超拿出手机,随意划了几下,调出了一个家庭监控 APP。屏幕上显示着空无一人的客厅,还能看到墙上挂着的、张超和他老婆相拥在一起的艺术照,想到今天的种种,这一切只让人感到不适。

这时,张超把镜头移到卧室,床上赫然躺着两个人!我紧蹙眉头,定睛一看,他的妻子正蜷缩在那个人怀里,睡得香甜!

此时此刻,张超妻子在我心中的滤镜已经被打得稀碎。

但是更让我感觉诡异的是,张超那依然气定神闲的样子。

张超努了努嘴,说:「放大看看,你看认识这人么。」

我伸手,用手指展着屏幕,放大。

画面越来越靠近。

辩驳的色块渐渐清晰。

终于看清了。

啪,手机应声落地。

一张多么熟悉的面庞,躺在床上的正是张超本人!

04

我回到家,已经凌晨一点多。晓芮躺在床上,手机的荧光照亮了她的脸。

从什么时候开始,妻子在床上的时间,都是和手机共度的,除了睡着时。

晓芮见我蹑手蹑脚地回家,立刻熄灭了荧幕:「睡了。」

显然,她不想和我说什么。

床头有她提前放好的热牛奶,还是半温的。我照往常一样,喝下,上床。

然后就是我们两个人背靠无言,等待入睡。

多少个夜晚,都是这么度过的。

未来,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在等着我?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

「责任,是一种枷锁。现在就是要打破枷锁。」

「对于一个女人,你只考虑责任,其实已经不爱她了。」

张超和李旎的话交替在我耳边,扰得我根本无法入睡。

最终,我掏出手机,给张超发了一条信息——

我想试试。

很快,张超回了条信息过来:

恭喜你哥们儿,新生活开始了。

05

第二天,我顺着张超给的地址,来到北五环的一栋写字楼里。

一进门,就看到张超站在门口。他热情地把我迎了进去。

随后,他把我带进一间办公室。面积至少有 50 平,里面装修豪华,一看便价值不菲。

宽大的办公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模型,大到切开的手臂切面,能让人清晰地看到里面的静脉和动脉;小到有分子式的模型,底下写满了英文。

这些模型,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

桌子后面,有一只黑色的皮转椅。

转椅背后坐着一个人,正在抽烟。

这时,张超走过去,恭敬地说了一声:人带到了。

转椅转过来,居然还是张超!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他们,甚至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

虽然昨日有所耳闻,今天我看到这一切,还是惊讶地长大了嘴。

张超笑了:「这就是我给你介绍的,迎来新生活的契机。」

说罢,张超把我按在沙发上,为我点了一支烟。

我平时都不抽烟,但是眼前的画面太过震撼。我下意识接过了张超手中的烟,深吸一口。

张超在烟雾中娓娓道来——

原来一年前,他和太太小敏一起去美国考察某家科技公司,打算包装一下「洋垃圾」,再倒回国内赚差价。

没想到,却意外结识了一家快破产的科技公司。他们做的实验全称很复杂,简而言之就是「开发人类的仿生系统」。

因为这件事触犯到医学伦理,很快,实验就被叫停了。但叫停之时,这家公司掌握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达到可以投入商用的地步。

张超嗅到了商机,私下联系对方,希望能够收购这家公司。最后他参股了百分之二十五,成为大股东。同时,张超也得到了一项红利——成为第一代仿生人科技的体验者。

所以眼前的张超并不是真正的张超,而是他的仿生人。

看着眼前规规矩矩站着的张超,和坐在沙发上一脸坏笑的张超。我一时竟弄不懂,到底谁才是真的。

这时,一直站着的张超却主动打开了他的胸腔——里面虽然发出心脏咚咚的跳动声,但我看到的却是一堆转动着的机械结构。

一旁的张超拍拍我,一脸严肃:「这个东西,在未来肯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现在人活得都太累了,而他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你可以尽情享受生活。生活中则另有人去替你担负所谓责任。」

「一模一样的你,但是不会花心、不会累、不会走神的你。」

说完,他又强调了一遍。

「如果你讨厌现在的生活,为什么不离开?何必假模假式弄这么个玩意。」我问。

「开什么玩笑。离开很容易,但我不会这么做。你肯定知道为什么。」张超又笑了起来。

我真是讨厌他的笑容,他好像看穿了我。

的确,我知道是为什么。

我们这些小镇做题家,太知道地位、事业、钱的来之不易。

绝不会毁掉它们。

06

大概等了一个月,一个「崭新的我」便出炉了。

这晚,他将代替我回家。

我有些恐惧,但更多是激动。

以至于,白天在公司心神不宁。上班时,不时抬头看钟。

我太想下班了,太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下班后,我匆匆赶到张超的办公室,张超正饶有兴致地看着监控屏幕。

屏幕里,妻子正和另一个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我打开声音,听到「我」饶有兴致地问妻子:「宝贝,这个电视剧讲的什么呀?」

画面里的晓芮明显吃了一惊,扭头呆呆地看着那个「我」。

我已经太久没有喊过她「宝贝」了,更别提和她讨论电视剧了。

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没几次就放弃了,因为我并不是真的在乎。

最后只会变成她自己在旁边看电视,我百无聊赖地刷手机。

镜头里,眼前的这个「我」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晓芮跟他讲解,他时不时微笑点头,适时提出问题,跟妻子聊得有声有色。

而镜头里的妻子,露出了久违的开心模样,不是陪我去应付客户时表现给别人的那种开心,是真正的开心。

我心里虽然有些愧疚,但随之而来的竟然是一丝轻松。总算不用再看这些愚蠢的电视剧了!

一会儿,妻子下厨做饭。端出饭菜,又是那老三样——拍黄瓜、西红柿炒蛋、清蒸鱼。

说实话,我不爱回家吃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从妻子生病以来,饮食变得十分清淡,而我从小喜欢吃辣。

没想到画面里,另一个我吃得津津有味,甚至边吃边跟妻子讨论清淡饮食的好处和心得。

妻子喜笑颜开。

吃完饭之后,他还主动请缨去洗碗。

饭后,他也没有玩手机,继续专心陪妻子聊天看电视,还切了水果。

今天之前,这种画面我想都想不出来。

我不得不说,这个「我」比我更适合做一个好丈夫。

07

不用回家的夜晚,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出去鬼混?

你错了。

晚上,我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大床房住下。

人到中年,最需要的是什么?

并不是成就——当然这也很重要,不过这些都不需要我去考虑了。

我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安静。

我一个人躺在酒店里,享受着难得的安静。整晚都没有人打扰我。

我叫了一堆烧烤、啤酒,加辣的那种。随后把手机关掉。

在床上脱掉鞋,打开电视,看体育频道。电视上正在直播一场足球赛,前锋带球过人,飞铲一脚,居然在禁区把球踢飞了。

我一手撸串,一手拍桌,大骂臭球!好像回到了无数个大学时的夜晚。

晚上我躺在床上,腆着肚子。肠胃里面塞满垃圾食品的安逸笼罩着我,久违的青春活力似乎重新回到了身体里。

我甚至在睡前翻出李旎之前给我发的性感照片,和右手久违地打了个照面。

……哦对,李旎,今天给她发微信,还没回我。

没关系,反正以后我可以正大光明去找她了。

释放之后,我躺在酒店床上沉沉睡去。

睡之前,我又看了一眼家里的监控,「我」和妻子已经相拥而眠了。

那么亲密,那么和谐,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我心里有一丝奇怪的滋味。

但困意却让我无从多想,很快就坠入梦乡了。

08

就这样,我在酒店里爽玩了好几天,晚上都是酩酊大醉着入睡。

已经忘了上次这样胡吃海喝、不看手机、不回复任何人的信息,是多么爽。

好笑的是,某天早晨宿醉醒来,发现已经早晨十点半,我本能地以为上班要迟到了,赶紧收拾好赶往公司。

当我正要进公司门,却看到另一个「我」在前方的会议室里激情满满地开会。

哦,忘了,原来「我」早就替我做好一切。不单是应付我的妻子,还有工作。

我急忙退出来,做贼似地捂住脸,离开了公司。

走在街上,阳光有些晃眼。手上准备的资料一时间也完全没用了。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无所事事了,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心中升起一丝空虚。

这时,张超来了电话。我如同抓到救命稻草,接了起来。

「怎么样,哥们儿,新生活还爽吗?」

「爽,当然爽!」

「别放屁了,就你在酒店躺着能爽?宝金街 35 号 1502 房,现在过来,哥们儿带你飞!」

白天的 KTV,没有对外开张。我来到顶层角落处的一个房间门前。

我一推开门,就看到无比香艳的场面。

整场都是烟雾缭绕的,音乐轰隆作响,一水儿的大长腿年轻小姑娘,还有一些中年男子。

正中央的大长沙发上,张超的大腿上坐着一个几乎只穿内衣的漂亮姑娘,正跟他亲昵地说着什么。

房间里,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冲进我的鼻子,那种复杂的、暧昧的、腐烂的味道让我有些不适。

张超看到我,举了举手。我从人群中挤过去,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张超神色还是那么享受悠然。

「来。」张超招呼了下,旁边那个小妹妹立刻给我倒了杯酒,推到我眼前。

然后张超递了一个眼神给她。

小妹妹顺势靠在我身边,深情脉脉看着我。

我感受到她的皮肤。

很滑,但是我却有些发冷。

我环顾四周,问张超:「这些男的……都是?」

张超笑了,说:「怎么可能,这么牛逼的技术能是谁想搞就搞的?这些都是听说我有技术,过来求我也帮忙弄一个的。能不能弄,还看他们表现呢!这大包和服务就是那边的有钱秃头给我整的。」

我看向那个秃头。他正在舞池里搂着两个妹妹,伸着嘴要亲她们。

「哥们儿够意思吧,先紧着你了。小丽,隔壁屋房间都开好了,你带你这个大哥过去呗。」

此时靠在我身边的小妹妹,整个身体都侧了过来,那股说不上的味道似乎要沁入我的脑门。

我一个没忍住,往外跑。刚跑出门,就吐了一地。

吐了好一阵,我终于缓了过来,瘫坐在了地上。

一定是这几天吃喝得太放肆了。我肠胃本来就有问题,偶尔犯这毛病,妻子就总会第一时间弄好她特制的护胃汤。从前喝的时候只觉得无味又麻烦,现在……

这样想着,我打开手机刷了刷朋友圈。

妻子发了她和「我」的合照。

照片里面的她,竟然让我有些不认识了。

09

我回到酒店,躺在床上,心里空落落的。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李旎的信息。

她告诉我,前几天跟着项目去外地了,刚回来。

「有空吃个饭吗?」

一起发来的,是她依然明艳动人的自拍。

我怔了一秒钟,心中一动,连忙赴约。

夜晚,高档牛排馆。

李旎远远走来。她还是那么漂亮,那么让我有欲望。

我们落了座。

杯中红酒醇香。牛排可口。

坐在对面的李旎摇晃着红酒杯,几乎要把我融化在她的笑容里。

晚上我们相谈甚欢,天南海北的,就一直没停下。

我侃侃而谈,看着李旎眼中时不时流露出崇拜的光彩。

啊,感觉自己如同在天堂般,许久没有这么快乐了。

是的,这就是我选择过这个人生的理由啊,我在犹豫什么呢?

只要和李旎重新开始我的人生,我就会再次鲜活起来。

吃完饭,我打算去李旎家里坐一坐。我们是成年人,都懂这个「坐一坐」意味着什么。

然而一出门,李旎却说自己想买点水果回家吃。于是,我跟她来到街边的小店。

她亲亲热热地挽着我的手。我们宛如刚刚相恋的大学生。

李旎弯下腰挑水果,东挑挑西拣拣。我看着她的样子有些想笑,忍不住催促她。

「别看了,老板的水果都要被你捏得不新鲜了。」

最后她拿起几根小黄瓜。

「你不是喜欢吃橘子吗?」我问。

「就这个吧,你不是肠胃不好吗?吃这个,我减肥,你养身。」

我哽住了。这是晓芮也总会说的一句话。

而一旁的老板浑然不觉,笑着说:「老婆就是这样,时时刻刻都想着老公。」

李旎也一脸幸福,朝我吐了吐舌头。

路上,我忍不住问李旎:「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结婚对象?」

李旎以为我在暗示她什么,眼神里充满向往:「这个嘛,也不用多有钱,两个人一起赚够花就行。在舒服的城市,买一辆车,一套房子。房子可以小一点,只要能住下一家人就可以了。然后我要……」

「做全职太太。」我脱口而出,而这句话也将我彻底拽到现实。

「你怎么知道?」李旎有些惊喜。

李旎并不知道,这句话,曾经晓芮也说过——

「娶我的话,至少得买个房吧。当然,如果是很喜欢的人,也可以不用买。能养活我就行。」

「那你好养活吗?吃得多不多?」

「吃得多,一顿饭至少得有三荤两素吧,荤菜还不能重复。至少每顿都有鱼。」

「那我可养不起你。」

「别啊,别啊,别走!」

「嗯?」

「嫁给你,我可以少吃一点!只吃一点就够了。然后做全职太太,把你养得胖胖的。」

寒风中,我一把搂过晓芮。我们俩并肩前行在校园里,心中憧憬着未来的生活。

我看着眼前的李旎。她很漂亮,皮肤闪耀着年轻的光泽,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十分可爱。

曾几何时,晓芮也是这样。是什么让晓芮苍老?显然,是操持我们共同的家。

如果我远走高飞,娶眼前这个女孩。

我们或许会过两天充满激情的日子。

但再过两天呢?

我们一样会有摩擦,一样会有厌倦,一样会重复我和晓芮的生活。

那一瞬间,我竟然感到有些心痛。

我不知道,我对李旎,是不是「爱」?

或者说,男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区分「爱」和「新鲜感」?

所以,人们才需要用责任和许诺,让男人不要做蠢事?

如果是这样一种死循环,那问题是出在妻子身上吗?

是不是我亲手让自己走入了这样的绝境?

我突然兴致全无,拒绝了李旎去她家再喝一杯咖啡的邀请。

走之前,我告诉她:「你很好。一定要找到全心全意爱你的人。」

说完,我转身离开,掏出手机,删除了李旎的微信。

10

秋日的寒风吹拂着我的脸,我茫茫然走在大街上。

因为最近胡吃海喝,我的腰围明显粗了一圈。皮带紧紧勒住腹部,我走到没人处,赶紧把裤腰带放了下来。这才感到呼吸又顺畅了。

回到酒店,看着孤零零的房间,空无一人。我有些怏怏地掏出手机,划向那个能看到我家的 APP。

视频里,妻子还在家里等待着。晚餐已经做好了,那个「我」似乎也没回家。

几天不见,妻子的气色似乎变好了,看起来楚楚动人。

她没有再穿曾经油腻腻的居家服,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

是什么让妻子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这时,「我」回来了。

就在我疑惑时,她甚至主动亲吻了眼前的另一个「我」。他们看起来恩爱又和谐。

我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是难过吗?

而这一切,明明是我希望看到的。

我走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见自己仓皇失措的样子。

我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少年了。

是我对不起妻子,是我们共同的家庭生活蹉跎了她。我却嫌弃她人老珠黄。

而现在的她,却因为更好的「我」而焕发了新的光彩。

这不就是说明,是我没有做的更好吗?

明明当初是我要求她待在家里。她放弃了属于自己该有的前途,做家里的女主人。

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竟然就这么全忘了。

是我没有遵守当时的诺言。

我突然很想回家,回到我和晓芮共同的家。

可是我现在,还能回去吗?

11

我决定试试。

第一步,我去到珠宝店,那条旧项链还存放在那里,因为我迟迟没有付款换真钻,他们已经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了。我去到那里,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拿着崭新的真项链往家赶。

第二步,我要把那个仿生人请到地库去待着。

之前说过,车库一度成了我的秘密基地。

而张超当时提供的搬运仿生人的盒子,就放在车库里。

根据 APP 的指令,另一个「我」很快下来与我见面。

他很客气,脸上挂着微笑,甚至让我没有办法像对一个机器人一般命令他。

「你表现得不错,这几天。谢谢你帮我打点家里。」

「谢谢。」他笑了笑,「这是我该做的。」

他始终面带微笑,却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那个,只不过,我这几天还需要处理点事。你先回盒子休息几天。」

「先生,您可以交给我处理。」

「这是我的私事。」

「您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有点愠怒,语气也不耐烦起来。

「赶紧。」

没想,他却低下头喃喃自语——

「我不想回那里去,那里又挤,还很潮湿。」

我已经颇不耐烦,却听到他低声在说些什么。

「您太太人真的很好,我们相处得很开心,您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种恐惧,从脚底渐渐升腾起来,覆盖了我整个身体。

我厉声命令:「你赶紧滚进去。」

说完,我急急忙忙掏出手机,按下重置键。

没想到他力气巨大,把我的手直接打飞了,还抢走了我给晓芮的项链。

我想起之前张超办公室里那个模型。

这种仿生人,手臂力量大概是人的三倍。

眨眼间,他用另一只手直接把我摁进了那个盒子里。

我奋力搏斗,但只搏斗了一下,就败下阵来。

他俯瞰着我,表情是看不出任何波动的冷:「你放心,我和晓芮会很幸福。我会替你把她照顾得很好。」

说完,盒子被关上了。

那个盒子,真的是阴暗、潮湿,还拥挤。

我躺在里面,拼命挣扎。

地库隔音非常好。别人不可能听得到、进得来。

这是我亲手给自己挖下的坟墓。

就在我奄奄一息时,手机响了。我按下接听键,却已经没有力气张嘴。

电话那头,是张超熟悉的声音。他惊恐地喊道——

「我老婆把我的钱都转走了!」

接着只剩电话的嘟嘟声。

而我,在黑暗中,彻底晕死了过去。

12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医院的床上醒来。

一阵巨大的晕眩排山倒海而来。我想站起来,却根本没有力气。

旁边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我虚眼一看,竟然是妻子晓芮。

晓芮坐在床前,看到我醒了也很激动,急忙要出去给我端水喝。

我拉住她的手,想给她解释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可是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一句:「对不起。」

晓芮低下头,静静地说了一句:「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我愣住了。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晓芮把水杯放到一边,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我。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也许很难让你相信。」妻子握着我的手,满脸严肃。

「其实,这个项目是小敏先发现的。她知道张超总是在外面拈花惹草。但他又不想离婚让小敏分走财产,就每天都在家冷暴力。小敏受够了,找到了这个项目,假装自己不知情,让张超上钩。」

我震惊,颤抖着问妻子:「所以,我……也是你和小敏安排的?」

妻子点了点头:「小敏受够了张超身在福中不知福,受够了张超每天回家的冷漠,和一次次抓奸在床的心碎。而你,一次次精神出轨,越来越不爱回家,常常在地库能待好几个小时。我在你的眼睛看到的全是冷漠。我想,你应该是不爱我了。与其让你辛辛苦苦地扮演一个好丈夫,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我,不如算了……」

妻子伏在我身上,哭起来。

我呆住,过了很久,我才缓过神来,有气无力地问妻子。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妻子把那条钻石项链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因为这个。」

我看着她,无限酸楚和愧疚涌上心头。

「其实我早就发现这条项链是假的了。但是过日子嘛,哪里在乎这点小事情。」

妻子顿了顿。眼泪掉下来,掉到我手背上。

「你要说,我没有怨恨过你,没有想过,让你永远消失,和那个完美的『你』一起生活,那是不可能的。那天,他把你关进盒子里,回来就和我说这件事情了,我差一点就动了这份心思,但是——」

妻子笑着擦着眼泪,继续说道。

「但他说要把这条项链送我。我就知道,这一定是你修好了,换上真钻给我的。因为这是他被创造之前我和你的芥蒂。仿生人只会收录能让别人开心的指令程序,他不会知道修链子的事情。」

我听着妻子的叙述,眼泪已经止不住了。

「那一刻,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我爱上的那个你,好面子、买假项链骗我,也会偷偷为了我换成真项链。你也许不是完美的,但这是真正的你,我当初爱上的那个你。」

我撑起身子,紧紧抱住了妻子。

「晓芮,我错了,真的,都是我不好,这些年来没尽到责任,让你受了委屈。」

我和妻子相拥而泣。

「谢谢你能原谅这个不完美的我。你能给我重新开始的机会吗?」

我抬头。

妻子眼里全是疼惜。接着,她更紧地抱住了我。

她没有说话,但我知道,答案都在这份沉默又喧嚣的相拥里了。

无数回忆的画面在我脑海瓦解消散,而过去美好的记忆如雨后蛙鸣一个个蹦出来,唤醒了我和妻子曾经的快乐。

我抱着她,就像抱着曾经的我,生怕她会消失,也生怕我会消失。

13

之后,我和妻子找了个晚上,把仿生人连盒子一起扔进了河里。

而我和张超也失去了联系。只是听说他彻底转了性子,变卖了产业,再也不在外面鬼混,每天按时回家,和老婆如胶似漆,成了典型的模范丈夫。

对这种传闻,我将信将疑。

直到小敏过生日,我和妻子应邀前去。

推门走进包厢,我才看见张超。他瘦了不少,烟酒都戒了。和小敏的关系也很甜腻,如同新婚夫妻。

两个妻子寒暄着,晓芮向小敏提起我的计划:我打算辞职,带她去厦门过一段悠闲生活。

小敏听了嫉妒得很,直埋怨旁边的张超。

张超连忙说:「那我就带老婆大人去意大利!咱可不能输!」

我在旁边看着张超,心中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终于,上厕所时,我遇到了他。

「你到底是张超,还是……?」

我鼓起勇气,问出了那句话。

张超笑了笑,正要回答,而此时包厢里的小敏却在挥手,招呼他赶紧来切蛋糕。

张超赶紧走进去。小敏跳起来抱住他的脖子,送上了一个吻。

张超切下蛋糕,对小敏说:「以后我不会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所有人哄堂大笑。在生日歌声中,大家快乐地庆祝着眼前的一切。

而我,却陷入了最深的恐惧之中……

(全文完。)

□ 彭彭满

你写过或听过哪些关于人性的故事? - 彭彭满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