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为什么中国人对于北洋民国历史如此陌生?

 

因为混乱,短短 16 年,各地军阀割据混战,而且还有袁世凯、张勋等人复辟帝制……

张勋复辟这事让段祺瑞等人大喜——因为黎元洪在张勋复辟之后拒绝签署所谓的「归还大政」奏折。

于是段祺瑞开开心心滴通电全国——我是反对复辟的!张勋狼子野心,我们一定要拨乱法反正!随后冯国璋也马上通电反对复辟,这两位重量级人物一发话,很快北洋派系内的各省督军也都通电反对复辟,表示张勋可从来没跟我们约过复辟这事啊!这完全是他脑子进水突然自作主张,我们要跟他战斗到底!

而与此同时,各国也纷纷表态,表示中国共和搞得挺好的啊!复什么辟呢?真是引得我们这些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日本人更是把黎元洪给保护了起来,宣布由我日本人保护其人身安全。

张勋的心情是崩溃的。

复辟之后他给当初开会时点头表态的督军们狂发电报,又疯狂封官许愿,然而竟然没人回应他!相反外界舆论却越来越激烈,眼瞅着大家就要冲进北京城收拾自己了。

他表示大伙不能这样啊!这事不是咱们说好的吗?怎么你们这都变卦了?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尤其是你,段祺瑞!你不是当初答应我了吗?为啥现在组织讨逆军要打我?

凡我同袍各省,多与其谋。东海(徐世昌)、河间(冯国璋)尤深赞许,信使往返,俱有可征

废话……打得就是你!

眼下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次复辟破产在即,大清朝这回只不过是诈尸而已。张勋本人也赶紧辞去了所谓的「内阁议政大臣暨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之职,然后开始联络讨逆军,表示我不干了带兵回徐州行不行?咱们这事翻篇了,就当没发生过!

这哪能行啊!你现在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状态,还想留着队伍?别做梦啦!乖乖地解除武装当俘虏吧!

张勋自然不肯束手就擒,然而段祺瑞这次组织的讨逆军多达五万余人,兵强马壮,又拿到了日本人的百万援助(真的超过了百万)。

张勋在北京城内外孤立无援,因此稍作抵抗就全军覆没,张勋逃往荷兰使馆,苟延残喘,段祺瑞大获全胜,而冯国璋作为代理大总统,则在于段祺瑞私下划分好势力范围后北上进京,然后两人对德宣战,原大总统黎元洪同学则被弃如敝履——这简直是北洋军阀的大胜利啊!

然而一个人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表示你们都要不要脸啊?干得那叫人事吗?看来我算是看错了你们这些北洋军阀了,老子要回来!老子要拨乱反正!

这个人就是孙中山。

孙中山在胡国战争后一度以为天下太平,自己再不用策划革命了。然而这一年多以来各方的表演着实让他大开了一番眼界,他觉得与其让你们这么乱搞,还不如我老孙出手呢!那什么,我建议国会议员统统南下,咱们共商大计,再造乾坤!

南下,去哪呢?

可能细心的读者已经发现了,之前又是府院之争,又是张勋复辟,可西南各省却几乎没什么反应,这是为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西南军阀正忙着混战呢、

西南军阀中唯一具有压倒性威信的蔡锷由于病情严重,在 1916 年年中就离川养病去了,更是在年底不幸病逝。他去世后西南群龙无首,唐继尧认为自己现在应该出来果断把西南这几个省管起来了。

而四川督军罗佩金在护国战争期间担任蔡锷的参谋长,乃是滇军骨干。唐继尧想把西南这几个省管起来,他也很想。因此他自从当了这个督军之后就一直积极地削弱四川本地军队,执行所谓的「强滇弱川」计划。

然而问题在于,眼下四川境内竟然有三方势力:护国战争时四川本地军人响应起义,搞了个护国川军,总司令是刘存厚。而四川省省长则是贵州将领戴戡,他少年时师从梁启超,乃是蔡锷的同门师兄弟,在辛亥革命之后被蔡锷派到了贵州办理盐务。

之前护国战争胜利之后,梁启超等人不是一直琢磨着要把湖南拿到手吗?他们心中理想的湖南长官人选就是这个戴戡。可惜最后段祺瑞没松口,硬把戴戡给顶了回去,等到蔡锷病重离职之后,戴戡就接任了四川省省长的职务。

按理说戴戡和罗佩金都是蔡锷的人,本来不应该有什么隔阂。然而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罗佩金琢磨了一下,我要是先拉着刘存厚把戴戡给排挤出去,然后借着中央裁军的名义再把川军给这么一撤——那以后四川就我说了算啊!

这主意好!说干就干!

可问题在于他的想法很不错,而现实却太骨感。戴戡确实被排挤了,被排挤之后的戴戡反思了一下,觉得那这肯定是因为自己手里没枪啊!所以他回贵州带出来了一个混成旅,在部队的保护下走马上任。

而撤裁川军的事更闹了个大乌龙——罗佩金原本勾搭上了段祺瑞,想让老段以中央的名义调刘存厚入京,好方便自己向川军开刀。可老段一琢磨你坐大之后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也不是我的人啊!那还不如我在里边搅稀泥让你们自相残杀呢!于是他转手把罗佩金给卖了!密电联络刘存厚表示兄弟!大事不好啦!罗佩金要求撤了你们这些川军将领,你们赶紧做好战斗准备吧!

三方势力加上一个搅屎棍,这要是能太平就有鬼了。于是很快,罗佩金跟刘存厚之间先开了战,刘存厚一琢磨自己眼下这个情况,最好是联合一下戴戡,共商大计。戴戡说老铁这事没问题啊!这样,咱把罗佩金搞下去,然后督军我不敢说一定是你的,但是这个军务会办,我做主,你来干!

结果等仗打完了,成都城里死伤无数,北京方面出面调停,免了刘存厚跟罗佩金的职,让他俩进京供职,同时由戴戡暂代督军。刘存厚喜滋滋跑去找戴戡:仗打完了,给我军务会办吧?

给啥?啥军务会办?戴戡一瞪眼:中央让你进京啊!你要啥军务会办?

行了,别唠了,接着打!

结果这么一打,戴戡被打死了。

这些破事集中发生于 1917 年 4 月到 7 月之间,当时北京政府正忙府院之争,最后张勋进京复了个辟,根本无暇南顾。等到尘埃落定,段祺瑞冲冲大怒:啥玩意啊?省长兼督军,就这么让你们给打死了?行了别废话了,北洋军入川,你们这几个不消停的,全给我进京!

大家此时才发现这事不对啊!为啥我们几个打来打去,最后你北洋的人入川了?不行!我们谁也不去北京,老子就在这死磕了!

于是四川云南贵州三省军阀在四川境内打成一团。在护国战争时期滇军入川,曾经受到四川人民的热烈拥戴,然而此次入川则举步维艰,处处遭到川人敌视。屠龙的少年最终沦为新的恶龙,而这也拉开了西南军阀混战的序幕。

此次战争,(川人)绝我粮秣,断我交通,行军之难,数倍往日。

三方混战到 7 月下旬,这时候孙中山对段祺瑞等人彻底失望,决定在南方重新开战武装革命斗争,同时邀请国会议员南下。考虑到西南三省此时正打得热火朝天,眼下既非北洋势力,又有比较良好革命基础的省份已经屈指可数,所以最后孙中山又回到了广州。

到了 8 月中旬,已经有 150 余名国会议员响应号召南下广州,大家一起开了个会,表示要咱们要恢复《临时约法》和旧国会,于是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宣布以陆荣廷(就是控制了两广的那位)和唐继尧为元帅,孙中山为大元帅,跟北京那个军政府死磕!

由于这次搞军政府的目的是恢复《临时约法》,所以后来大家就管这个运动叫「护法运动」。

唐继尧非常开心,马上就答应了!

陆荣廷非常不开心,马上宣布这跟我没关系啊!我可不当那个什么护法军元帅。

可问题是您不想干这个大元帅,把孙中山弄过来干嘛?要知道,假如陆荣廷不点头的话,孙中山是不可能在广州成立什么军政府的啊!

其实原因很简单,广州贸易发达,金银无数。然而眼见得段祺瑞等人势力日趋膨胀,加强中央权威这事已经迫在眉睫了。所以陆荣廷是希望让孙中山过来,拉个大旗做虎皮,借以对抗中央而已。

而唐继尧之所以喜出望外,是因为他当了这个所谓的护法军元帅之后大义在手,一下子就有了向四川开刀的正经理由。于是大家各怀鬼胎,就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西南六省与北京政府之间开了战。

从常理上来说,西南六省绝对不是北京政府的对手。

然而民国这战争神奇就神奇在你完全没法以常理估计其走向。双方在湖南大打出手,结果竟然是北洋军败了。

其实原因很简单——段祺瑞派出去的人不对劲。

他把冯国璋的人给派出去了。

直皖之争,逐渐被摆到了明面上。

段祺瑞乃是安徽人,在袁世凯时期常年担任陆军总长,在北洋军中故旧部曲无数,安徽简称为「皖」,所以以他为首的军阀后来被称为皖系军阀。而冯国璋虽然坐镇江苏,但却是直隶人,因此以他马首是瞻的军阀派系后来被称为直系军阀。

段祺瑞这次派到前线的是第八师和第二十师,都是北洋精锐。这俩师的师长都是直隶人,乃是冯国璋的亲信。而冯国璋对南北开战这事并不十分支持,段祺瑞又一个劲地逼着他们跟南方护法军硬碰硬,所以最后这两位师长索性就开始打酱油,表示哎呀妈啊!战争太可怕了!赶紧别打啦!

兵疲力尽,万难作战……战固不能,守亦不可,撤退亦难

湖南原来的长官乃是段祺瑞的人,第八师和第二十师这么一打酱油,直接让他的人损失惨重,最后干脆带着大印跑路了。湖南人一合计咱们不能没有省长啊?这样,第八师的师长不是在这么?让他上来顶一顶吧。

得!湖南一下子从皖系的地盘变成了直系的底盘,段祺瑞目瞪狗呆。

段祺瑞就算再傻,此时也明白了这是冯国璋要搞自己。然而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别的办法——自己张罗开战,仗打得一塌糊涂,自己的人又携印潜逃,黑锅是结结实实地扣到了自己身上,甩不掉了。

于是 1917 年 11 月 14 日,第八师和第二十师师长通电要求停战,15 日段祺瑞提出辞职——你们不要逼我,逼我老子就不干了。

直系将领们哈哈大笑:就这?就这?

于是 11 月 18 日,直隶督军曹锟、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苏督军李纯和江西督军陈光远联合通电,表示我们热爱和平,恳请大总统冯国璋您拨乱反正,平息战乱!

段祺瑞大怒,于 20 日再次提出要辞职——再逼我我真不干了!

冯国璋说好,那你走吧。

结果段祺瑞就这样,第二次下台了。

不过前线这事还没完,虽然北洋军人表示我们热爱和平,其实眼下主要是想帮着冯大总统坑一把段祺瑞。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不如咱们南北双方按照现有战线停火得了。然而护法军表示你跟 SEI 俩呢?你说和平就和平啊?屁!给老子打!

结果一下子把北洋军打了个措手不及,直系刚捧到手里还没热乎的湖南一下子掉到了护法军——或者说,陆荣廷手里。陆荣廷转身升任湘粤桂三省巡阅使,表示现在行了,咱们聊聊和平吧。

孙中山表示我真傻,真的,我只知道北方的军阀不能信,却不知道南方的军阀也这个德行,我真傻……

然而眼下说什么都晚了。由于手中没兵也没权,孙中山此时根本就没有话语权,陆荣廷与唐继尧两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南北议和已成定局。

不过有一个人,不希望看到南北议和。

不想看到南北议和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赶下台的段祺瑞。

段祺瑞下台之后主要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开会。

他拉着北洋将领,重开督军会议。这次会议基本上除了湖北、江苏和江西三省督军外,其余督军全部到齐。会上,段祺瑞把工作重心放到了曹锟身上。

曹锟也算是北洋将领中的老人了,早在 1907 年的时候就是陆军第三镇统治——要知道,当时北洋一共就只有六镇。之后他虽然跟冯国璋走得比较近,但跟段祺瑞关系也好不错,属于北洋派军阀中两边都吃得开的角色。

段祺瑞表示兄弟,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李纯那几个人那是冯国璋实打实的亲信,你跟着他们一起通电起哄,你咋想的?

曹锟表示兄弟!我哪跟他们一起通电了啊!那是他们自作主张把我名加到了上边!我是支持开战的啊!

晚了!你是相信你,可别人信不信那就很难说了!我跟你讲,你在通电的这几个人里,资历最深,兵力最强,这以后要说起来咱们北洋分裂,那大伙必须得说是你曹锟干得好事!

我的天!曹锟大惊失色:那要怎么办呢?

好办啊!你表态,咱们开干!跟这些南方人打到底!你用实际行动表示你对咱们北洋的无限忠诚!而!且!只要你为战事出力,这打完之后咱哥们推你做副总统!

妥嘞!

于是督军团开会的第一天,段祺瑞的军师徐树铮先把南方开的停战条件亮了出来,什么把黎元洪请回来,把什么安徽、江西、湖南督军都安排上他们南方的人,什么恢复旧国会……等等等等,大家一看这咋行啊!骑脖子拉屎啊!然后曹锟果断表态:老子要跟他们战斗到底!

愿意率兵平南, 战至最后一人亦所不顾

当然,我北洋政府乃是民主自由开放包容之先进政府,一向也最尊重外国友人的意见。所以徐树铮也带来了东洋人诚挚地问候:段桑虽然下野,但是太君们与段桑的友谊那是不会变滴!你们放心,我们日本人讲义气,绝对支持你们!

段虽暂时去职,北系实力并无堕落,此后对支方针,仍认定东海、合肥为政局之中心,遇事力尽友谊援助。

日本人的支持绝对不只停留在口头上,从 1916 年 10 月到 1918 年 9 月,寺内内阁借给段祺瑞的,仅通过日本在段祺瑞身边的掮客西原借出的各种款项就高达 386450000 日元。而段祺瑞则投桃报李,这边你的日元和大炮到位,那边主权哗啦啦地就卖了出去,而国内大家关注南北战事,竟然也没有多少人嚼舌头。督军们则表示既然钱和人的问题都解决了,那还有啥说的!通电吧!打!

这下子段祺瑞的腰杆子又挺起来了。

1918 年 3 月 19 日,曹锟带头,18 省北洋督军通电表示我们要求段祺瑞重新出山!带领我们北洋人走向伟大历史复兴!冯国璋一看我滴妈,连奉天的张作霖都把兵给派过来了,行了我也别嘴犟了,从善如流吧!于是 3 月 22 日,冯国璋任命段祺瑞为国务总理,您回来接着干吧!

本来南北两军的前线将领就都对停战的决定有所诟病,一线将领为了稳定自家战线,一直在前方互相摩擦。而冯国璋的所谓「和平」更多的是为了跟段祺瑞的「武力统一」形成对比,其实他心里对打仗这事压根也并不反对。所以督军团这么一通电,加上东洋太君的经费到位,北洋诸君暂时又统一起来了,大家纷纷你一万人我五千人的凑了份子,告诉段祺瑞:大哥!拿去挥霍!

来,挥霍!段祺瑞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北京,扭头就掏出了一个三路南下的方案,一下子大军压境,就打了过去。

然而你这边磨蹭了好几个月,南方已经巩固了战争成果,这下子北洋军南下竟然没占到便宜!

前线这么一耽误的功夫,后方出事了。

大事。

竟然还是两边都出了大事。

南方这边孙中山跟这些军阀之间的矛盾终于激化,陆廷荣新提拔的广东督军莫荣新枪决了孙中山卫队的连排长,最后老孙被逼得亲自登上军舰,亲手开炮炮轰了观音山。最后陆荣廷和唐继尧一合计,干脆咱们也别装了,摊牌吧!成立了一个西南各省联席会议,然后要求改组军政府,最后把孙中山给活生生地挤兑走了!

而北京这边就更热闹一点:咱们民国乃是民主自由之先进国家,眼下啊,到了总统换届的时候啦!咱们要票选大总统啦!

国会解散之后许多议员南下,不过那大多是原来国民党的议员,以梁启超为首的「研究系」,也就是原来的进步党人还是大多留在了北京的。所以他们很快就搞出来了一个新的临时参议院,北洋十几个督军一致通过,于是一国之内出现了两个政府:北京政府、南方护法军政府;两个议会:北京临时参议院,南方非常国会。

既然是新国会,那必须得有新气象,梁启超表示以前咱们国会总出问题,为啥?你人太多了啊!这次咱们改造新国会!把参议院名额从 274 缩减为 168 人,众议院由 596 人缩减为 406 人,同时提高门槛,比如说不动产五万元以上、每年纳税百元以上者等等,搞一批高素质、高水平、高层次的三高议员出来!

大家热烈鼓掌。

不过梁启超这人,段祺瑞他们心里是有数的,眼下他们跟自己铁,不代表以后一辈子跟自己铁——当年进步党那是拿着老袁的钱、被老袁亲手捧起来跟国民党唱对台戏的,老袁称帝的时候怎么样?还不是都反水了?所以咱们皖系啊,还是得在新国会里搞个自己的东西出来。大家表示那没问题啊,这样吧,咱们皖系的人现在没事就在安福胡同那儿找小妞喝花酒,不如就给咱们的组织起名叫安福俱乐部吧!

好!

安福俱乐部的组织比国民党和进步党都要更加严密,但问题在于这个俱乐部是没有明确政治主张的,只是在大多数问题上都倒向皖系一派。安福俱乐部成立后在国会内迅速扩张势力,砸钱+黑幕,结果硬是把研究给顶了下去,成了新国会的第一大党!

梁启超的心情是崩溃的——这要是蔡锷还在,你们敢这么对我么……

顷闻研究拟加入数人,该党野心不死,万不可引狼入室,至坏全局,祈严加注意,勿为所惑是要。

不过眼下说这些都已经没用了,新的国会,新的面孔,安福国会新鲜出炉。而恰好 1913 年的《大总统选举法》规定了总统任期五年,当年老袁当选,之后老袁死了黎元洪上位,黎元洪下野后又由副总统冯国璋代理——这中间从来没进行过换届改选!今年是 1918 年,咱该换届选举啦!

冯国璋对此心知肚明,安福国会开幕后他就曾经通电表示自己要「退位让贤」,也干脆不丢那个人了。而安福系说到底也还是北洋势力派生出来的政治团体,因此大家合计了一下,决定推一位手里没有兵权的北洋元老上台——那就是当年袁世凯的老伙计,徐世昌。

1918 年 9 月 4 日,徐世昌以 425 票,当选中华民国第二任大总统。(没错,闹了这么久,你方唱罢我登场,总统换了好几个,这其实才到第二任……)

曹锟表示等等!等等等等!说好的我当副总统呢?

嗨呀,您啊,得理解这事。民主选举,这能不能选上呢,都看选票……

其实当初徐树铮跑去怂恿大伙开战,在曹锟和张作霖跟前都许了副总统的愿。然而这一个姑娘没法嫁两家人,所以后来票选副总统,死活是选不出来,悬在这了。

啊呸!曹锟瞬间心理就不平衡了:老子拼死拼活,在前线打生打死,结果最后你跟我说副总统这事黄了?通电!马上给我通电,表示老子热爱和平!反对徐世昌在当前这样的乱局下就任大总统!

其实除了西南军阀以外,北洋派系中的所有人——包括直系的长江三督军——都支持徐世昌上位。然而问题是曹锟的人眼下就在前线,他们不打了!曹锟麾下的国民政府陆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甚至直接表示咱们应该罢兵共和,前线将领直接甩摊子不干,这让大家就都有点扛不住了。

段祺瑞一看:行,咱们坦白点,不就是看我不顺眼吗?这样,我也辞职!我跟冯国璋一块走人,然后你们不是要和平吗?你们谈!看看能不能谈明白!

段祺瑞下台的关键原因之一,是日本哥们不给力了。

而日本哥们不给力的重要原因,是俄国人忽然英特纳雄耐尔了。

1917 年俄国革命,欧洲兄弟们一看你这不行啊!布尔什维克这么邪恶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那必须组织队伍进行武装干涉啊!这样,大伙分分工,协约国的哥几个都派人过去帮一帮俄国人民,日本,你离西伯利亚近,那儿就由你负责了!

好嘞!于是日本码了两万多人——段祺瑞还掺了一脚,派出去两千中国兵——兵发西伯利亚去也。

结果打来打去,好处没捞着,国内物价倒是蹭蹭地涨,于是日本国内爆发政治危机,内阁倒台了……新任内阁上来之后马上表示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不能再像之前的内阁那么败家天天给北洋这帮人送钱送装备了!收缩一下吧!正好 1918 年双十一,德国宣布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列强的目光迅速从欧洲又投向了中国,12 月 2 日,英法美意日五国公使拜会徐世昌,表示现在和平与发展才是世界的主旋律,我们希望你们中国赶紧也别打了,议和罢!

同样的话,五国驻广州领事馆也跟西南军阀说了一遍。

那这还有啥说的,既然你洋大人都说不让打了,那就不打了呗!议和!

议吧!议了四个多月,啥也没谈拢。

百分之百谈不拢,南方提出要恢复旧国会,让安福系的人骂了个狗血喷头:恢复旧国会我们喝西北风去?南方还提出要北方赶紧停止用日本贷款训练军队,解除中日军事协定。辞了总理职务但一直没撒手兵权的段祺瑞表示呵呵,那笔钱一共两千万,眼下还剩下一千七百多万呢,老子练兵正练到一半,你让我退回去?门也没有啊!

啥啥都不答应,那还谈个毛线啊!

于是磨磨蹭蹭,时间来到了公元 1919 年的 5 月。

你们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错,1919 年 5 月,中国作为战胜国在巴黎和会上惨遭出卖,消息传回国内,引起轩然大波,爆发了五四运动!而南北和谈受阻,南方又趁势把段祺瑞当年跟日本人签的那玩意曝光了,于是大家一下子火就上来了。

大家表示这事不对啊,咱们不是战胜国么?都战胜了怎么最后山东权益还没从德国那收回来呢?列强表示咱们讲道理啊,你们政府 1918 年跟日本政府已经签订条约了,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给人家了,而日本也是战胜国啊!所以这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家非常崩溃:原来日本人借钱给咱们打南北战争,是为了这个啊!

本人在任期间,借与中国之款,三倍于从前之数,实际扶植日本在中国之权利,何止什倍于二十一条。

梁启超自从靠边站之后一直过得不太舒心,他先是去办了阵子报纸,结果因为揭发政府跟日本人借款的事被查封了。所以这次巴黎和会,他自告奋勇带着几个研究系的人跑到了欧洲,准备为民国的外交事业献计献策,顺便捞点声望回来。结果眼下出了这事,他哪还憋得住——哈哈,你当年不是排挤我吗?不是封我的报纸吗?我今天就让你吃了我的全给我吐出来!赶紧在国内给我大肆宣传、煽动民意!

国内一下子就炸了,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学生罢课,大家纷纷要求外争国权,内惩国贼!而段祺瑞虽然是实际主谋,可人家已经辞去总理职务了啊!所以最后大家把矛头指向了实际经手中日条约的几个人:陆宗舆、章宗祥和曹汝霖。

这仨人一看得了,军警镇压了好几次都没镇压下去,五四闹完了又闹六三,咱们干脆也别在这等人收拾了,干脆自己主动辞职吧!而徐世昌顺水推舟,马上就把这仨人给免了。

这一免不要紧,段祺瑞火了——这可是我的人!我安排在内阁里的心腹!当年借款签约可都是我的意思!你们这么搞,以后还有人给我办事了吗??

……冒大不韪,借成日债,这种举动,真所谓过河拆桥,以后还有何人肯跟他出力?他对我作难竟累及你们,良心何在,岂有此理!

好了,国贼勉强算是搞定了,可国权呢?要不要继续争?

大家的意思是咱们继续争。

徐世昌表示那行,老子不干了,你们加油!

大伙慌了——别啊!您也不能说不干不就不干啊!

徐世昌说我咋干啊?外争国权,你争得动吗?你打得过哪个?眼下这民意汹汹,你们一个个不依不饶的,段祺瑞怪我免了他的人,南方成天唱高调,索性你们另请高明吧!我不伺候了!

别别别!您别走!我们让步还不行吗?大总统咱们重新组阁,您给个意见,外交这问题咱们商量着来嘛!

实际上徐世昌这么干只不过是以进为退,不然前后夹击、里外为难,他这个大总统完全没法开展工作,而国内情况目前就是一片混乱,基本上想要干点什么都干不下去——外交上到底是按照国内的民意,拒绝在合约上签字了,然而之后呢?之后怎么办?青岛不还是被日本占着吗?你们有办法吗?南北谈崩了,接下来不还是要打吗?我能拦得住吗?

徐世昌肯定是拦不住的。

然而眼下的关键问题,是曹锟他们不想打了。

为什么中国人对于北洋民国历史如此陌生? - 在历史中旅行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