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你听过三观极歪的一句话是什么?

 

我上司,竟然惦记我美丽的未婚妻。他甚至还厚颜无耻地告诉了我。

我没忍住,揍了他一拳。

被监控拍下后,我才后悔打出了这一拳。

01

周末,上司张巍把我叫到公司,说有重要的事要讲。

这段时间,我在内部评估,考核通过就能晋升策划 1 组组长。

张巍把我拉到角落,说高层支持和观望的态度各一半,决定权落在他身上。

我皱了皱眉,预感到他要提什么要求,张胖子是个绝不吃一点亏的个性。

他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

他说林凯啊,小玲是你未婚妻吧,让我玩一个晚上吧。一晚上就好。后面的事保证顺顺利利的,林组长。

我没忍住,一拳揍在他脸上。

隔天,我打人的视频被传开了。公司没有开我,我却被调到了楼下最差的组。

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张巍的计划,包括那个角落,以及跌倒后,他趴在地上猥琐的笑。

张巍从一开始,就希望我打出那一拳。

我和小玲是同一批校招生进的公司,工作的三年里,逐渐确定了关系。但公司禁止办公室恋情。

我们一直没公开。

去年,我带的几个项目上线后,数据都非常好,变现也在逐步展开,加上原组长身体的原因。小玲说不出意外,肯定是我顶上。

「还八字没一撇呢。」

我还想说什么,小玲吻上了我。

「堵住你的嘴,不许反驳领导!」

我温柔地看向小玲,她五官精致,皮肤还像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身材丰韵,笑起来眼睛先弯起来,何德何能看上我了。

「就看上你傻了呗。」她说。

我们计划明年五一结婚,双方父母都见过了。

本以为一切都在慢慢向上,直到遇到了张巍。

张巍四十五,整张脸被充气了一样,一半是肥肉。特别是那双下垂眼,总感觉要把你剥了一样。他是两年前从总部转过来的,听说没什么本事,但精通人际关系,有不少领导的黑料。

刚来时,有传闻说他喜欢搞下属的老婆,因为这言论太反智,反倒没什么人相信。

结果他妈是真的!

这一拳带来的结果是,我依旧成了组长,不过被调到了两楼的策划 2 组。2 组是云凯最弱的团队,投资制作的动画项目口碑差,更别说其他收益了。

有传言上级要在一年内取消这个组。

另一方面,2 组又是全公司最累的,经常盲加班。

张巍的意思很明显,让我耗死在策划 2 组,而现在小玲在他手下直接做事,我非常担心。

调组之后,我从之前的 8 点下班到现在晚 10 点,回家已经很累了,经常都是不洗澡,直接躺倒在床上睡了。

有一天我回来,小玲立马把脸转过去,快速用手抹了抹,随后微笑着迎接我。

「累么?是不是没吃东西啊?林凯,我给你弄点蛋炒饭吧……」

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了。我拉着她的手,问到底怎么回事!

她摇着头,说没事,我们出去吃小龙虾吧,好久没出去了。

小玲主动拉我的手,双眼无神,想要岔开话题。

她是一个很要强的人。

她越这样我越担心。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呀小玲!」

最后几个字声音很大,疲惫和焦急让我有些失控,把小玲吓到了。

随后,我抱住了她,直说对不起。

她抱着我,抱得很紧,先是抽泣,然后一点一点哭起来。

她说今天下班后,张巍经过她的工位时,在她的左脸上亲了一下。

「我他妈废了他,操!」

我整个人的血压都上来了,小玲拖住了我。

「这是职场性骚扰啊,我们报警去!」

「不能去。」小玲拉着我,「张巍说他有保留起诉你的权利。」

「起诉?!呵呵,我就揍了他一拳还起诉我!」

我越说越来气,下巴都在抖。

「他给我看了验伤报告,他说当时摔倒时,脑袋磕在桌角上,医院评定为轻度伤害以上,他会……」

「他会怎么样!」

小玲眼神明显有些慌张:「他说……他会保留起诉你的权利,一旦评定为轻伤之上,就能构成刑事处罚犯罪。」

「张巍骗你的!」

「他说一旦打官司,就算最后是缓刑,也会记录在档案里,以后会影响我们的孩子……就没法考公务员了。」小玲把脸埋在双手里。

我这些话停下来,手已经气得发抖了。

张巍要么「做」了一张验伤报告,故意吓唬小玲;要么通过手段,让医院的人做了手脚。

按照他的尿性,前者的可能性高一些。

我怕的倒不是他起诉我,我怕他一次次地去吓唬、欺骗小玲。如果小玲情急之下,为了保护我真去和这个畜生上床了。

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我自己。

「要不辞职吧。」我说。

小玲没有接话。

我们眼下这套房,刚付了首付,之后每个月要还一万三的贷款。如果我们任何一个没了工作,还贷压力就会落到另一个身上。其次,疫情期间找工作本就不好找,云凯就是我们这行的前三。离职后,小玲不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最重要的一点,做动画一直是小玲的追求,让她放弃,我没资格这么说。

临睡前,我抱着小玲,在她耳边轻声说,你以后千万不要单独留下来。

她吻了吻我,说知道了,林凯,我只属于你。

那个晚上,我一夜没睡。

我知道张巍接下来还会有行动的,如果说他的变态爱好就是对下属的妻子下手。

那他现在的目光已经盯上小玲了。

02

隔天,我在二楼,脑子里还在想着楼上的事。

徐成是我同事,关系相对不错。中午吃饭时他说,凯哥,张巍还是把你的名字给去掉了,《翼飞冲天》的总策划上写了他自己的名字。

我心凉了一截。

《翼飞冲天》是我跟了两年的项目,我熬了无数个晚上,做大纲,找成熟的编剧,找风格合适的导演。预计今年下半年就播放了,而目前来看,成片的效果非常好。原著粉也在各个平台推广,不出意外,又会是一部大热剧。

恰恰这个时候,张巍把我两年来的所有努力都霸占了。

交出项目进度表时,我就有过这种预感,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我给《翼飞冲天》的编剧陈宫老师打了个电话,他一个劲地对我抱怨,说已经弄好的结局,又给改了。我看了张巍提供的修改意见,基本就是把市面上最恶俗,最主流的桥段加了上去。

「哎,基本没什么回旋余地,然后动画组又在催我了。你说这事弄得。林凯啊,你为啥不负责了嘛。」

我回答不上。

稍微安慰完陈老师之后,我和他说了内部调整的事,他才答应修改。

徐成一直在我旁边,他说你为啥还要出力,我说毕竟跟了两年了。

下班的点儿,我去楼上接小玲一起回家,正好看到张巍走了过来。

我恨不得抄起身边的椅子,往这条老狗身上抡,但理智让我冷静了下来。

「张巍,你可以把我从项目里除名,但动画前期已经在制作了,现在还改剧本,压力都会落到老陈那里。」

「那就让编剧改呗,他不就是个写东西的,都给了那么多钱了。」

我的拳头捏得咯咯响。

他靠近我,低声说道:「小玲真的很有味道,跟你,可惜了。」

张巍掏出手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背景是酒店,一个女人正躺在床上。虽然只是一眼,但女人的头发长度和小玲散开时的一样。

我整个人呆站在原地。张巍拍了拍我的脸,走了。

我花了十秒钟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小玲已经和他上床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上周?

上周小玲说去和闺蜜一起去逛街,难道是去见张巍了?

我整张脸都灰蒙蒙的。

我经过小玲的工位,她很自觉地收拾东西,跟在我后面,像往常一样。

她脸上没有任何异常,我们一前一后走进电梯,在别人看来,就是普通的同事。

出了公司,我们一起上地铁,坐了三站路后,总算脱离了公司的范畴。

基本上没什么熟人了,小玲自觉地牵上我的手,我没有给她反应。

一路上,她和我主动说话,我也没搭理她。

我脑子还没冷却下来,无法接受我女朋友被猪拱了的事实。

回到家,小玲也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她向我吻上来,我一把推开她,冷冷地从上到下打量她。

「林凯,你今天干嘛啊!」

「我干嘛?苏玲,你有脸问我干嘛了?」

她楞了一下,我也没想到会说出这种话,但我现在不能怂。

「你……什么意思啊。林凯。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上周你和张巍在一起吧。」

这几个字是从我的牙齿里挤出来的。我很生气,也很害怕。我气的是,小玲居然真的被他骗了,怕的是,这些话说出来后,我们的关系没法收场了。

小玲张开着嘴,抖动下嘴唇,好几次想试图说话,却说不出一个字。

慢慢的,她的眼睛里都是泪水。

「林凯,我,我,不知道你听什么人说了什么,,但,但我苏玲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背着你做了什么事,我,我……不得好死!」

小玲说着说着蹲下哭了。

我感觉自己被打了一闷棍,我不相信自己的未婚妻,却相信一个恶棍的话。

那张照片其实很模糊,我甚至都没看清楚。

「林凯你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变成这样。」

「你要是不相信我,我把手机给你看。」

「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她一边哭一边说。

我抱着小玲,她哭得越来越伤心,好像这段时间内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是啊,其实不只是我,她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就是张巍的目的,他要的不只是一夜情,而是要把小玲从我身边抢走。

杀人诛心,我却一步一步被他牵制。

我安慰了一会小玲,她去洗澡了,我依旧处在懵逼状态,但从小玲的表现来看,张巍应该还没得手。

小玲对我说,不然你看我手机。

像是得到了某种允许,我还是打开了小玲的手机。张巍微信里和小玲的聊天完全是正常上级和下级的范畴。

【周末把策划案写完,周一给我就好。】

【年轻人别总熬夜,下了班早点去谈恋爱。】

最近的是三个月之前的聊天记录,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小玲和我是恋爱关系,光看这些内容,就像是一个通情达理的长辈。

我感到一阵恶心。

就在这时,小玲的微博私信跳出来一条消息:这周六,下午三点,别忘记了。

发这条消息的是一个头像为一朵向日葵的人。

【林凯太过冲动了,小玲,你真的想过把未来交给这样一个人么?】

【其实我刚来云凯时,就喜欢上你了。】

【工作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问我,上次你不是说动画组的人很被动么,也不配合你修改项目方案,我已经和对方谈过了,放心,大胆去干~】

这些话大多都是我调到二楼之前发的,而且都是在工作时间。

小玲没有怎么回复,张巍好几次都试图约小玲出来吃饭,都被她自然地回绝了。

我能理解小玲的心态,因为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公司确实有一些年轻男性会明里暗里追求她。所以她以为张巍只是其中之一,婉拒几次就会放弃。

她太单纯了。

就在几天前,张巍威胁小玲说,下周六一起出来吃个饭,只要你和我好好吃个饭,我们把事情讲清楚,我就不会再找林凯麻烦。甚至承诺下半年会找机会把我掉回 1 组。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小玲的煎熬,她隔了一天回复的。

【只是吃个饭?】

【只是吃个饭而已。】

【好。】

我把手机放回原处。

我一个人快应付不过来了。

当晚,我就去找了李潇。

03

李潇是我大学时的室友,他大多数时间都周游在女人之间。大三时,曾被曝出同时和四个女生恋爱,本以为会遭全校谩骂。

结果四个女友同时站出来支持他,并表示自己知情的。

即便到现在,毕业很多年了,我们系还有很多女的讨厌他。

毕竟是室友,偶尔还是会联系。主要是发生这种事,我实在想不到还能找谁帮忙。

「林凯,你领导段位不低啊。」

「……」

听完我的诉苦,李潇调侃道:「最怕的就是你这种领导了,小黄文看了不少,可是有手段有地位,和那些只会意淫的小屌丝不一样。估计职业生涯也得手过几个了。不过这丫的确实不地道,结了婚和有未婚夫的我就从来不碰。」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我也只能苦笑。

李潇不是第一眼美男,但穿着打扮就是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和他在一起可以很快松弛下来。

「能笑就行,林凯。你之前都被他拿捏得死死。不能再错了。」

「我该怎么办?」

「工作上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到了最差的组还是要干呗,你之所以打人没被开除,不就是业务能打么,说白了给公司赚钱了。如果这个基本盘没了,那你就彻底没资本和张巍斗了。」

李潇说得很在理。

这段时间,我根本没有好好和 2 组的人沟通,甚至连他们经手的项目都没仔细看。

再这样下去,我被公司辞退也是一两年的事。

作为旁观者的李潇还是比我更冷静。

李潇皱眉:「小玲那边么……」

我:「小玲没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

李潇:「暂时的。她现在确实深爱着你。但你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张巍要的就是一步步破坏你们的关系。你们会争吵、会猜忌。上班已经很累了,女孩儿只想下班后投入爱人的怀抱,男朋友如果像审犯人一样地看待自己。只会伤害这段感情。」

「嗯……」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说话的频率降低了很多。

一开口免不了是那些破事。

李潇认真道:「林凯,你是个好人,苏玲也是个好女孩。这事不是你们的错,但分歧就像滚雪球,会越滚越多。到了一定的程度,感情就没法再修复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看着张巍一步步地去接近小玲?」

「他们不是约了周六见面么?你跟着看看张巍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先沉住气,你要相信你女朋友。还有你把这老小子资料给我,我替你查查什么来路。」

我把杯中酒一口饮尽:「谢了,李潇。」

「说这个干嘛。大学朋友里还愿意和我接触的,也只有你了。」

周末,小玲对我说去见闺蜜,收拾一下就出门了。我换了一套衣服,跟在她后面。

我保持了大概两米的距离,人均口罩之下,她自然没注意到我。

坐了四站地铁,小玲走进了一家咖啡店,张巍已经等着了。

他穿了一件骚气无比的花衬衫,包裹不住他的奶油肚。

我坐在两人斜后方的一个角落里,小玲坐下后,张巍的手就不老实地抓在她手上。小玲本能地甩开了。

「张总,请你自重一点。」

听了李潇的话,我冷静了不少,心里很气,但没有站起来。

张巍抱着头:「小玲啊,这次叫你出来,其实就是想聊一下林凯这个事儿。你看,我基本被他打成脑震荡了,也没去告他,甚至极力在公司面前保他,为的是什?为的不就是照顾你的情绪么。」

我听得快吐了。

就在这时,张巍从手机里拿出一段视频。在我的位置上看不清楚,但我看到小玲的表情突然不对了。

她脸上写满了震惊。

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张巍:「也是别人传我的,我已经让他不要穿出去了。哎,怎么总是瞎操心。这个就是林凯,你男朋友。小玲你看看他的为人!」

到底是什么?!

我的屁股上密密麻麻像是爬满了蚂蚁,就想站起来。

我感觉张巍又在蛊惑小玲了。

我特别想过去看,去阻止。但就像李潇说的,那样的话,小玲会发现我跟踪她了。

无论理由多么充分,她都明白,我是不信任她才会这么做。

张巍这个畜生!

回到家,小玲和我说话已经不再看着我的眼睛了,她眼神黯淡。

「今天逛街逛得怎么样啊?」我试探性问道。

「不怎么样。」

「不开心么?」

「没有。」

她吃着饭,没有再多说一句。

我太难受了,又想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到底你看到了什么嘛,可又不能说。小玲不知道我在咖啡馆。

隔天,我直接去张巍办公室找他,问他到底给小玲看了什么。我没有说跟踪的事,只是暗示我们昨天大吵了一架。

张巍完全相信了,还很得意地给我看了他的「杰作」。

「别眨眼啊,林凯。」

随着视频播放,我血压上来了。

三个月前,我们公司团建,一起去温泉酒店旅游。最初男生女生一起吃饭,随后,很多女生累了,回酒店休息,而张巍带着男生去下一场,说是要唱 K。

我当时不是很想去,但一来不想弄得不合群,二来也觉得回去也不能找小玲,就去了。

结果张巍带去的 KTV 不是正经地儿,没唱几首歌,就有一些衣着暴露的小姐走了进来。

我当时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大部分同事又都是宅男,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局面。张巍则调侃道,公司犒劳各位勇士,别想多了。小姐姐就是陪大家唱唱歌,快拿话筒啊。

女孩们确实比较热情,气氛逐渐变得没那么尴尬了,甚至一些人玩得很开。

我当时缩在角落玩手机,有个小姐坐到我身边来,张巍也过来和我聊天(当时还觉得作为领导,他没什么架子),我们聊工作,聊生活。

这期间,张巍一直在灌我酒。

再之后,我就记得自己在包房里晕乎乎的了。

这段视频里,我醉醺醺地倒在一位小姐的身前,小姐抱着我,一边给自己灌酒,一边站起来,张开嘴,把酒倒在我的嘴里。

记忆全都回来了。当时很多人都在起哄,闹哄哄的,张巍对她耳语几句后,她便给我「灌酒」。

这段视频,他把起哄的声音去掉了,也掐头去尾,显得包厢里只有几个人在。

妈的!

我一阵头晕,拳头握得手心疼。

张巍起身倒了一杯水喝。

「呦,转性啦。林凯真的能忍啊,我都做好了被你再揍一便的准备了。」

「再揍你,好让董事会的人把我真踢出去?」

我冷冷地盯着他。

「嘿嘿。」他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张巍走错路了,我林凯确实不聪明,有些地方还没张巍会做人,但有一点。

千万不要去欺负一个老实人。

我可以放下一切,去保护小玲。

张巍坏笑道:「等我上了你未婚妻,看你还能不能忍。」

旁边过来了几个同事,我指了指他的饮水机,大声道:「张总,你这儿水没了。我去给你扛一桶水过来吧。」

他有点疑惑地看看我,警觉道,没事,我自己出去接水。等他和同事聊完事情,我已经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他不知道的是,我已经在他的工位上装了窃听器。

现在,张巍所有说的话,都一清二楚地被我听进去了。

这一周,每次工作之余,我都重新开一个文档。一旦有值得被记录的「内容」,我就会记录下时间和长度。

我发现在张巍的电脑里,应该有一个文件夹,里面留存了大多数高层的黑料。其中一些当事人可能都不知道。

第二,他和公司至少两名女性保持着肉体关系。一位是财务,张巍每个月都会打三万块钱到对方账户。部分黑料也是财务给他的。

第三,张巍利用自己的职位,将部分公司数据外泄给外部合作公司。

另外我还知道了,他会偶尔把小玲叫到办公室,但聊的都是工作方面的事,即便小玲不想来也不行。我能够明显感觉到最开始小玲是抵触的,但慢慢次数多了之后,没有最开始那么抵触了。

她大概是觉得,办公室里,他不会做什么事。

相对的,小玲回家之后对我却不理不睬。

我理解,谁看了那段视频,自己的男朋友被这样「灌酒」,都接受不了。

我一直在等,等一个解释的契机,等一个复仇的契机。

直到这个机会来了。

李潇在周末约我出来。神情明显很兴奋。

「你这领导挺会玩儿啊。」

「什么意思?」

李潇说张巍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他和女人上床并不单单只为了满足性欲,另一方面,他会把过程直播下来,期进行剪辑,上传卖给韩国的某个会员网站。

「韩国 N 号房那个?」

「是的」

「这算是犯罪?」

「当然算啊,完完全全触犯我的刑罚了!」

李潇舔了舔嘴唇,像是捕获到猎物的野兽。

「一来他保护措施做得好,后期必定打码。第二,就算你混入直播间,也找不到举报的房号,人家早完事走人了。第三点,就算你能确定那个人是张巍,但没有证人。」

「为什么没有证据!」

「你想一想,和他上床的都是被握住把柄的人妻,只希望这件事根本不存在,根本不会去控告他。」

这个世界确实有太多黑暗面,如果没有李潇,我这小白根本没办法。

「李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他笑了笑:「我有朋友做和他一样的事。」

我眯起眼睛看他。

李潇:「别这么看我啊,至少不会和这孙子一样用胁迫、偷拍的方式,他们那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原则。」

我吐槽,你有原则就不会一直钓着那么多姑娘了。

李潇摇摇头说,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会在恋爱前告诉对方,能否接受这样的自己。

看到我拿他和张巍做比较,还不高兴起来了。

好吧,要打败大恶魔,就要借助小恶魔的力量。

张巍很聪明,但同时又很蠢。他蠢在一直在强迫他人意志,一直游走在钢丝上。

这次,我要让他狠狠地摔下来。

04

回去后的第一件事,我向小玲坦白了一切。

小玲依旧不理我。

「真的,我什么都没做。不信你可以去问徐成或者李明明,他们都在场。张巍把视频掐头去尾了!」

小玲干瞪着我:「我知道这个事和你没关系。我认识你三年了,还不知道你的为人?」

「那你生我气?」

「我气你什么都憋在心里,从不和我说。」

「我……」

「你怀疑我没关系,林凯。我想的是,时间久了,你总能知道。你就是我苏玲的男人,我认定了。我永远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不知道说什么了,鼻子酸酸的。

这段时间,我太忽略了小玲的感受。

「和你说一些事!」

看我快掉泪了,小玲换了种轻快的语气。

这段时间,张巍在接近小玲的同时,小玲也在接近张巍。(我之前还怪她不排斥张巍了,我是猪)

原来张巍有第二个微信。除了微博私信,他经常用第二个微信向小玲炫耀自己,小玲怀疑了他和公司其他女性有联系。

小玲果然很聪明!

我对她说,不用怀疑,确实有,但隐去了李潇的存在。我说就是公司财务,两人属于包养关系。

小玲点头,嘴里念叨着,难怪,早看出来了。

我说想试试通过财务,看能不能曝光张巍。

小玲制止了我,她说这个计划自己之前也想过,也接触过财务,发现对方口很严。

「现在找她,只会打草惊蛇!林凯你别多此一举。」

「嗯,毕竟和张巍是同一利益关系。」

随后,我又把张巍做直播的事说了出来。小玲听完,整张脸都变得赤红,我从未见她如此生气。

甚至相处的三年里,第一次听她爆了粗口。

「这老猪猡把女人当什么了?!妈的。」

「噗。」

「你笑个屁!林凯,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别地图炮啊喂。」

我虽然也气,但第一次看到小玲这个样子,感觉还有点逗。

小玲认真地看着我:「一定要制止他。」

我:「我也知道,但你说财务大姐那边不行的话,就要另想办法了。」

「我有办法。」

「什么?」

她犹豫了下,还是说了。

「其实张巍前段时间有约过我。他约我去宾馆去讨论关于你的事。」

「小玲你千万不能去!」

「但现在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来获取证据。」

我当然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但那是我女朋友,如果冒险出现问题,我根本不愿去想象那个后果。

如果我是个女人,我一定会自己去不让小玲冒险,但我不是。

我突然才意识到她的勇敢。

小玲:「相信我,林凯,我一定保护好自己。然后,我不能再让他祸害别人了。」

「保护好自己。」

「嗯。」

05

小玲给我截图她和张巍的聊天记录。

她答应了张巍的周末见面,张巍则答应把验伤报告给她。

张巍时此估计觉得小玲太过好骗,鱼儿上钩了。

我心里还是担心,我去找了郭静。

除了财务外,郭静也是被张巍祸害的女人,一年前离开了公司。

我找到她新单位时,聊起这个话题时,她明显抖了一下。虽然看起来还是年轻,但双眼无神。

郭静和我说,她的丈夫是云凯的合作公司,当时被张巍设局,犯了很大的错,一旦曝光可能要赔偿上千万。他可以保密,但需要……

我说现在张巍还在做同样的事,这场职场性骚扰波及面太广,能否出庭做证人,去控告他。

这条路上没什么人,天黑了,我根本没看清她的表情。

所以她的突然下跪,把我彻底吓到了。

「求求你了,别再让我掺和这件事了,我丈夫知道欠了那笔钱后,到现在已经病瘫了。」

「我不想再面对那个人了,求求了,我给你磕头。」

「只要你保密,我什么都答应你。」

一辆车经过,在车灯的一瞬间明亮下,我看到了她绝望的眼神。

明明那么漂亮、年轻的一个女人,却给我一种苍老的感觉。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末了,我缓缓道,郭小姐,请你等着,我会把张巍送进监狱的。

虽然她不愿出面,但郭静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千万不要吃下张巍给的任何东西。

走之前,她回过头,轻声说了句:「你女朋友真的很勇敢。替我谢谢她。」

「嗯,我会转告她的。」

那一刻我明白,能帮到我们的,只有我和小玲自己。

当天,小玲在进入宾馆之前就先开了直播,进入宾馆之后,她先把手机放在桌上。张巍看到后愣了下,也把手机放在桌上。

视频里,小玲坐在床边。她虽然镇定,但我依旧可以看出她的紧张。

张巍坐在她旁边,一只手搭在小玲的肩上。我的手心几乎出汗了。小玲开始讨他的话了。

小玲:「张总,你能不能放过我们,我们刚买房子,还有几百万的房贷,你放过林凯,也放过我吧。」

说着她的眼睛红了。

我相信这里有小玲的真情实感在里面。

张巍抹掉了小玲的眼泪,看起来极为温柔。

张巍:「小宝贝啊,你放过我好不好啊。我又不是要拆散你们。公司禁止办公室恋爱,我也觉得不开明,只要不影响业绩,根本没关系对吧。等明年,我就和董事会的人提出废了这条。」

小玲没有说话。

张巍继续:「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给我一次。就一次就好。我第一次调来公司看到你,就忍不了了。真的太美了。」

我一阵呕吐,他的脸凑近了小玲,我能感受到小玲强忍着厌恶感。

小玲:「但我真的不能背叛他。」

张巍突然亲向小玲,小玲往后躲着。

「好香啊。」

「张总你别这样!」

张巍惋惜地点点头:「我知道,我不勉强你。这样吧,你先用手,用手帮帮我。我现在特别难受。」

张巍再往小玲身上靠。

我手心都是汗了。

小玲试图先套他的话:「你在公司的情人不止一个吧。」

张巍笑了:「嘿嘿,这个你想知道,等下我一个一个告诉你。」

就在这时,门外有声音,张巍说是外卖到了,就在楼道口,让小玲帮着取一下。(他说他口罩丢了,什么鬼理由)

小玲一走,他倒了两杯水,在里面下了一些粉末。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手机,估计开了直播。

我想要给小玲打电话,提醒她别喝水,但我一下子停手了,我害怕电话打过去,张巍去看,就暴露了。

我就给她发了条消息,只发了两个字:别喝。

但我没想到小玲的手机一直架在角落里,一直在直播,根本不在手边。

我这个白痴!

小玲回来后保持了警惕,没有喝水。

张巍也不勉强,他拿出验伤报告想当着小玲的面撕掉。

小玲说你给我看看。

另一方面,我大汗淋漓地跑到了公司的会议室。此时,海外发行,海外方的采购员,高层等都在,本来制定周一的看片会,被推迟到了周六。

我赶到现场时,美术组的组长抱怨道,张总怎么还没到。

助理说我发消息问问,但张巍怎么可能会收到消息呢,他的手机在直播,也不在手边,他害怕小玲发现,早调成了静音模式。

但我想错了,视频里,张巍的手机响了!

他是用另一个手机在直播。

果然,这个老狐狸这么谨慎,怎么会只有两个手机。

但,但他没看?!

他扫了一眼,就把手机丢一边了。

我对美术组组长说,你发了什么。

我说张总你在哪里?

我松了一口气,老家伙根本没鸟手下人的短信。

因为他压根不知道会议改到了现在。

事情是这样,小玲曾支开过张巍,我利用他微信,借着他的名义,给相关人员发消息说试片会临时改时间。

所有人都等着《翼飞冲天》的试播集,但当视频里出现宾馆的画面,张巍正趴在小玲身上,扭动着他肥大的身体时,所有人都呆滞了。

几秒钟后,一个高管反映了过来,失声说,这怎么回事,赶紧停下。而其他公司来的几个年轻监督则那手机拍了下来。

我拼命咬着嘴唇,他想脱我未婚妻身上的外套,前两个纽扣已经被解开了。小玲拼了命地保护自己。

桌上的水没动过,但宾馆自带的水喝了一半。

张巍在来之前,就在宾馆自带的水里注射了什么。

小玲带着哭腔大喊大叫,这不是演戏,她已经快没有力气了。

我借了美术组长的手机给张巍打了电话,他骂了一句脏话,大声说:「我现在忙着,XX(美术组长的名字)有事下周一说!试播会给我准备好,捅了娄子你别来上班了。」

我说:「张巍,我是林凯。我在看你直播呢。」

他冷静下来了:「林,林凯?」

我说:「不止我看你直播,全公司的人都在看呢,还有人录下来了。张总,这次你玩儿大了。」

我手机那小小的视频里,张巍整张脸凝固了。

他大概还在判断我的话,几分真,几份假。

小玲勉强站起来,系上纽扣,颤颤巍巍去厕所。

张巍:「你听我说,你别拿试播会的事开玩笑,是小玲主动约我的,她勾引我呢……」

他说了一大堆,我没有回复。

周围高官一脸的震惊,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合作公司尴尬地想找地缝钻出来。

张巍:「喂,林凯,你说话啊。」

张巍:「林凯,你放心,今年年底我一定把你调回来,我有李总的一些黑料,他……」

李总大声吼道:「让他闭嘴!」

张巍在电话里也听到了。

耳边只有手机里偶尔电流的声音。

我看看表,开始倒数。

「十。」

「九。」

「八。」

「七。」

……

两秒后,门被踹开了。

冲进来四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一脚朝着张巍的双手蹬去。

一声惨叫,手没断的话,估计也受伤严重。

张巍哆哆嗦嗦一下子,瘫软在地。

张巍:「你们是谁!?我叫警察了,我……」

小玲冲了把脸,从喉咙里抠出了饮料,现在一脸恶心地看着张巍。

李潇靠着宾馆的房间,一脸的悠然自得。

李潇对着一个一米八的男人说:「你嫂子的事就是这货做的,现在还想弄其他的妹子。」

「操他妈的!」

那个一米八的男人看了眼小玲后,超张巍脸上吐了一口口水,抄起宾馆的凳子,砸在他背上。

视频里,我再也看不见张巍了,他被几个围殴的人挡住了。

李总赶紧起来打圆场:「抱歉给大家出丑了,我,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试片会改下次把。我抱枕《翼飞冲天》不会受到影响,收视率这块是我们的底线。」

合作公司面色复杂地走出去了。

李总把我叫到一边,问张巍有没有说过任何关于他的事。

我说张总把我掉到二楼后,我们几乎没怎么碰过面。不过倒是经常说李总你很支持他,什么决策都以张总为优先。

老家伙是在问我知不知道他的黑料,我先摘出去,然后暗示张巍仗着有些东西,为所欲为。

李总眼睛转了转,说知道了。

我关了手机,打车去了宾馆,一进去,就闻到了臭味。

这帮人居然把张巍打失禁了,地摊上都是尿。

我探下身,说了试片会的事,他气的咳血,但说不出话来。

「张巍,这一切都是我设的局。你真能忍啊,这都不还手。」

我想起了那次他对我说的话。

但现在,他不是他不还手,而是不能还手。

他想碰我,把血涂在我身上,我张开手,后退一步。

旁边有人报警,警察很快来了。

打人的人早跑了。

小玲哭着说了事情的大概,随后,她假装碰掉了张巍的手机,然后轻声说一句,这是什么?

一个小警察看到后,看了眼同事,把手机拿起来给其他人看:「境外网在进行色情直播,这人问题真的不小。」

张巍突然间拼命用嘴咬警察,发了疯一样想去抢手机,结果双手被按压着烤起来。

「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

我和小玲得体地跟着警察去做笔录,而我们最后看到的,就是张巍疯狂呼喊的丑态。

06

老张不仅不能在文娱圈混了,据说他还因为涉嫌直播非法淫秽录像,传播淫秽视频,强奸罪等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警察在他家里发现了超过四十部视频,光是会员收益就达到上百万。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据说他是整个直播圈子里的一条小鱼。为了自保,隐藏更深的人都纷纷爆出,这水太深,拔出来的不少人竟然是商界高管。这桩案件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即便老张有天神帮助,不用坐牢,也会被同行追杀了。

我把消息转给了郭静。

过了五分钟,她发来两个字「谢谢」。

已经够了,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随后,我删了她的微信。

即便我没错,这辈子她都不想再见到和张巍有关的人了吧。

我不想打扰她,还有,新生活一切都好。

小玲虽然没有被他得手,但那个周末在宾馆的事,半年后,她还是心有余悸。如果那天李潇那掉链子,那天会发生什么,我都不敢想。

我应该感谢李潇的,他花了一番力气去挖张巍的过去,这才知道他刚进职场当小领导时,就做过这种事,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在临城。

对方弟弟一直没放弃,找了十多年。

我说要请李潇吃饭,他摇摇头说饭别吃了,我带你去一家新开的夜店,妹子多。我保证不和苏玲说。

我笑着摆摆手。

他有点疑惑地看着我:「你真要和一个人过一辈子?」

我说:「大家想法不同,但我尊重你的生活方式,也请你尊重我的。」

他笑着说,行吧,你小子就守着那一亩半分地吧。

所以即便是现在,我还是心中有愧。但小玲对我说,如果不是我要面对,扳倒张巍,她也只会选择逃避。

她说除了勇气,我给她了信任。

我说这辈子不会再让你吃这个苦了。

李总把我调回了策划 1 组,让我担任《翼飞冲天》的总策划。但我提议把 2 组合并,让 1 组的经验融入 2 组中。他答应了。

小玲说:「恭喜林组长升迁,今天终于可以正式庆祝了。」

我说,等一下,我从背后拿出婚戒。

「我们结婚吧。」

(全文完)

□ 狮心

你听过三观极歪的一句话是什么? - 狮心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