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俄罗斯有哪些做事简单粗暴的例子?

 

坦率而言,尽管普京接手了一个国力大大下降的俄罗斯,但是一旦有机会,他仍然对于扩大领土有着所有俄罗斯领导者都无法摆脱的热情。

俄罗斯的发展大致经历了 3 个阶段,即从基辅罗斯到莫斯科大公国的早期俄罗斯时代,从沙皇俄国到苏联的大帝国时代,从苏联解体到今天的帝国复兴时代:

第一阶段:一个披着东正教外衣的草原国家

1、基辅罗斯:8 世纪末到 13 世纪,以基辅为统治中心,为蒙古人所灭。

2、莫斯科大公国:13 世纪-15 世纪,以莫斯科为统治中心。沙皇俄国兴起于莫斯科公国,但早期的莫斯科公国只是一个地处东欧平原奥卡河畔的小城镇,是金帐汗国统治斯拉夫地区的代理人,通过代收赋税而逐渐强大。

莫斯科大公国的崛起基本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故事,有「卡里达」(意为「钱袋」)之称的伊凡一世,一方面拉拢罗斯地区的总主教,把总主教的住节地由基辅迁到莫斯科,使莫斯科成为罗斯人信仰的中心;另一方面,又利用金钱收买金帐汗国大汗的妻妾和近臣,从金帐汗国那里获得了「弗拉基米尔大公」的称号,并利用代收贡赋的权力,扩张领地、聚敛财富。

正如马克思所说「伊凡·卡里达通过充当汗的卑鄙工具,从而窃取汗的权力,然后用以对付同他竞争的王公们和他自己的臣民」。在 1380 年,德米特里率军在库利科沃打败蒙古军队,开始了俄罗斯人的独立战争。到 1480 年,伊凡三世率军在乌格拉河逼退蒙古军队,莫斯科公国最终脱离了金帐汗国的统治。

值得指出的是,如冯玉军教授指出,蒙古对俄罗斯漫长的统治并非是简单的压榨与反抗关系,更大程度上是庇护与共生的关系。俄罗斯在相当大程度上接受了蒙古的器物、制度、文化和思想,甚至东正教还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蒙古萨满教的影响。尽管俄罗斯一直以东罗马的继承人自居,但直到今天它仍然没有摆脱粗暴专制、崇尚征服与崇拜英雄统治者的草原帝国的特征。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俄罗斯的沙皇情节。

在西方,君主受制于宗教与贵族;在东方,君主受制于习俗与官僚,而只有在俄罗斯,沙皇成为了一种独特的存在。沙皇不仅由于其不可遏制的专制权力不像一个西方君主,而且也由于其英雄特征不像一个东方君主。他更像一个凭借其个人魅力、个人气质实施专制的英雄人物,能够创造属于自己的权力结构。即便今天的普京,虽然有现代民主政治的加持,但本质上也仍然是一个成吉思汗式的沙皇。

我们经常说,俄罗斯就是对内高压统治的沙皇+对外扩张的帝国+东正教的三位一体。这种对内高压统治的沙皇模式,从始至终贯穿在俄罗斯的各个阶段,尤其是对待被征服的其他民族上面,俄罗斯表现的尤其凶残。甚至在进入到苏联时代以后,这种压迫也没有太大改变,比如在二战期间,对远东的数万户朝鲜族家庭强行迁移到中亚的贫瘠地区,又比如在二战后对克里米亚半岛的鞑靼人、高加索的车臣人、印古什人的集体流放(1/3 的车臣人和约 46%的克里米亚鞑靼人死于流放。其余的人直到数十年后才获准返乡)。

第二阶段:一个作为世界性侵略体制的帝国

俄罗斯帝国的成形,一般被视为始于 1547 年,其标志性事件是俄罗斯统治者开始使用「沙皇」的称号。当时的伊凡四世以拜占庭王朝的仪式加冕,自称「罗马帝国独裁者恺撒继承人和上帝派到人间君主」,即「沙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一事件直到今天还有着深远的影响,因为自此以后,俄罗斯成为了拜占庭王朝和蒙古帝国的继承者,它的梦想是建立一个称霸世界的「第三罗马帝国」。这不仅影响了沙皇时代,而且还影响了苏联时代,甚至在今天的普京时代也有强烈的印记。

俄罗斯帝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其扩张性,甚至可以说,俄罗斯帝国本身就是一种世界性的侵略体制。用马克思评价彼得一世的话来说就是「沙皇俄国是把蒙古奴才的政治手腕和成吉思汗征服世界的狂妄野心结合在一起的产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俄罗斯的扩张类似于中国战国时期的强秦,由于其地处文明地带的边缘,所以在扩张前期,它可以运用其从文明中心获得的力量向不发达地区扩张,而在壮大了自身之后,则可以从边缘侵入中心。如果从这个视角来看待从伊凡四世到二战以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甚至普京时代的俄罗斯,你就会发现在俄罗斯的历史进程当中,伺机扩张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早期的罗曼诺夫王朝(1613 年在驱逐了波兰入侵者之后,米哈伊尔-罗曼诺夫开创)虽然无力侵入欧洲,但是由于其比草原民族更早进入火药时代,遂把征服的方向主要放在东方,通过征服喀山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俄罗斯人逐步控制了通往里海的门户和通往高加索的重要通道,然后通过地域性蚕食的策略,越过乌拉尔山逐步把西西伯利亚、中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逐渐纳入自己的版图。

在积累了足够的实力之后,壮大了的沙皇帝国的目标就成为了北上瑞典,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西进吞并波兰,插入欧洲心脏;南下土耳其,夺取黑海出海口;东侵中国,控制东北;中进伊朗与阿富汗,打开通往印度的门户。虽然它的目标由于过分宏大而并没有完全实现,甚至受到了英国(克里米亚战争)、日本(日俄战争)、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东线)的沉重打击,但它仍然取得了令人战栗的成就。它从 15 世纪中期 43 万平方公里的一个小国,成为了横跨欧亚大陆的千万平方公里的超大帝国。

尽管沙皇俄国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崩溃,但是苏联在经历了早期的内战与收缩之后,迅速重新恢复了扩张的姿态。这不仅是由于欧洲在一战之后的衰弱,而且也是因为苏联通过重工业与军工业的巨额投资,实现了人类历史上最令人震惊的工业化。尽管苏联是反法西斯最重要的成员,但坦率来说,无论是在它参战前还是在参战后,它在领土的获得上都体现出鲜明的俄罗斯帝国传统。

在德国入侵苏联之前,苏联其实扮演的是一个和纳粹瓜分东欧的侵略者的角色。在苏联与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秘密补充议定书》之后,苏德两国划定了在波罗的海沿岸、东欧、中欧和东南欧等地区的势力范围,把芬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立陶宛确定为苏联的势力范围。不久,苏联政府就吃掉了波罗的海三国。

在德国入侵波兰之时,苏联从背后给了波兰致命一击,大批苏军攻入波兰东部,占领了波兰东部的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不仅把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并入了苏联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版图,吃掉了 20 万平方公里土地,而且还在卡廷森林秘密处死了几万名波兰社会精英(这就是直到今天还困扰俄波关系的卡廷惨案)。同年,苏联还入侵了芬兰,尽管伤亡惨重,但最终也获得 4.1 万平方公里土地。

在二战结束以后,苏联更是凭借强大的武力优势,再次大口地吃进了领土。当时的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曾经非常自豪地说「作为外交部长,我认为自己的任务是尽量扩大我们祖国的版图。这个任务我和斯大林完成得并不坏。」

据说二战之后,志得意满的斯大林曾经指着一张标明苏联新疆界的地图说道「咱们来看看,我们都得到了什么……芬兰,我们把国界从列宁格勒向前推进了。波罗的海沿岸现在重归我们所有,白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摩尔达维亚人也集中住在一起了。千岛群岛、萨哈林岛完全属于我们所有,旅顺港是我们的,大连也是我们的。」

坦率而言,尽管普京接手了一个国力大大下降的俄罗斯,但是一旦有机会,他仍然对于扩大领土有着所有俄罗斯领导者都无法摆脱的热情。俄罗斯对于格鲁吉亚的南奥赛第、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乌克兰顿涅斯克地区的暗取与豪夺,以及对近几年来日益强烈的兼并白俄罗斯的意图,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让那些在苏联解体之后,逃脱俄罗斯铁笼的中东欧甚至中亚国家恐惧不已。当然,相比于波兰、哈萨克斯坦,中国人可以庆幸的是,就目前而言,俄罗斯对东方的扩张似乎并没有什么现实性。

第三阶段:一个在衰落中冒险的帝国

毫无疑问的是,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实力大为削弱,但相比于领土的收缩,普京最重要的任务是重建俄罗斯帝国的凝聚力(叶利钦基本上算是混乱时期的过渡人物)。

相比于中国,

俄罗斯在多元性上更类似于印度,其内部的人口组成非常庞杂,包括由「东斯拉夫人」演变而来的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以及欧洲与中亚的诸民族等一百多个不同的人群单位。若按语言划分,则包括印欧语系、阿尔泰语系、高加索语系、乌拉尔语系及汉藏语系的若干语族。俄罗斯 1.5 亿人口,有 180 个族群,32 个民族自治实体(21 个民族共和国、1 个民族自治州、10 个民族自治区)和 57 个地方自治实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由于俄罗斯幅员广阔、多样性和差异性巨大,高压统治虽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却是代价高昂的,因此如果没有找到国家的内在凝聚力,那么国家的瓦解几乎不可避免。尤其是在其他民族意识觉醒的情况之下,仅靠强力维持一个如此巨大的帝国,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对于普京来说,在超越种族与文化的共产主义认同瓦解之后,在运用铁腕镇压车臣反叛组织,运用经济补贴奖励鞑靼斯坦、达吉斯坦之外,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到新的国家凝聚力之泉,而事实上,普京也只有两个选择,那就是东正教和民族主义。

俄罗斯的东正教历史可以追溯到「罗斯受洗」,即弗拉基米尔大公在 988 年强制全体国民皈依东正教。和历史传说中,被神启打动不同的是,弗拉基米尔大公从来不是一个相信上帝的人,相反他是一个虔诚的多神教徒。但是巩固政权的需要,让他决定利用东正教把原本分散的各个部落统一起来,从而强化中央集权。

之所以弗拉基米尔大公会选择东正教,一方面是因为他十分重视与拜占庭的友好关系,同处东方,强大而富有的拜占庭帝国也一直是俄罗斯学习的对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拜占庭东正教体制中,王权高于教权的政教关系也与他加强中央集权的需求不谋而和。除此之外,也不排除俄罗斯希望通过接受东正教来成为「第二罗马」继承人的企图。

在苏联时期,宗教受到了严厉控制,但与一直受到严厉打击的天主教、伊斯兰教、犹太教不同,在 1943 年,东正教就重新完全合法化。数千名被囚禁在监狱和劳改营中的东正教神甫被大赦、释放,据说斯大林对东正教还相当宽容。在斯大林的指导下,东正教主动与苏联体制配合,协助苏维埃政权稳定农村。

在普京时代,俄罗斯总人口里有 77.7% 是东正教教徒,俄罗斯东正教在俄罗斯社会当中,不仅成为「文化组织者」的角色,而且已经是俄罗斯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基础。要强化俄罗斯的凝聚力,就不可能离开东正教的社会作用,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俄罗斯东正教和俄罗斯民族性已经具有了不可分割的联系。

也正因为此,在普京时代,东正教获得了准国教的地位。尽管俄罗斯宪法规定,俄罗斯是世俗国家,各宗教平等,但俄罗斯东正教被视为传统宗教和有文化建构意义的宗教,而获得了远超过其他宗教的特殊性和重要性。相反,具有西方色彩的天主教和路德宗这样的基督教教派,尽管它们也曾在俄罗斯历史上有过重要的影响,但一直受到官方的严厉管制。

自普京执政开始,俄罗斯东正教会已经获得了俄罗斯国家的特权待遇,它获得了以前属于修道院、寺庙、神社和教会教育机构的土地和建筑,并成为了俄罗斯最大的财产拥有者之一。尤其是在 2009 年以来,东正教在俄罗斯的国家和社会生活中的角色日益重要,教区和教堂都有了显着增长。虽然东正教信仰还没有被等同于俄罗斯的民族身份,但普京的俄罗斯越来越倾向于认为东正教的道德规范构成了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基础。不仅如此,在近几年中,俄罗斯也越来越善于利用东正教来扩大俄罗斯对于希腊、塞尔维亚、格鲁吉亚等中东欧、高加索国家的影响力。

除了东正教之外,民族主义或俄罗斯爱国主义,也成为普京重新凝聚俄罗斯帝国的重要元素。一方面,普京大力重塑苏联记忆与民族英雄,强烈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主要表现为:1)坚决打击篡改历史的行为,以苏联时期为祖国无私奉献的英雄主义激励民众。2)强化国家仪式,颁布法律将无名烈士日、祖国保卫者日设定为法定纪念日。3)积极推进民间的爱国主义社会运动,比如推进不朽军团、圣乔治丝带等民族主义项目。

另一方面,俄罗斯在境外事务表现出更加强硬的进攻态势,以唤起国内的民族主义热情。俄罗斯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叙利亚、北极事务中表现的更加强硬,甚至不惜进行西方没有预料到的军事冒险。

总而言之,普京越来越将「爱国主义」与政权的安全紧密联系在一起。在普京力推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中,爱国主义被归纳为 5 个方面,即:1、针对人民提出要求并保障人民利益。2、要求公民忠于祖国。3、发展军事爱国主义。4、强调媒体的重要性。5、要求人民履行爱国义务。

从普京的顺利连任可以看出,普京的这套策略是有效的。2018 年普京高票连任,其获胜原因除了石油经济改善了民众生活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让俄罗斯人找到了苏联解体后丧失的自豪感,增强军事实力满足了民众心态。

然而,实话实说,尽管普京在重塑俄罗斯的凝聚力上颇有建树,但是他的那句「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基本上是落空了。这其中有三个重要的原因:

其一,俄罗斯并没有利用 2004-2008 年石油价格较高的有利时机进行国内经济改革。与此相反,俄罗斯国内的既得利益阶层还更加封闭和固化。在页岩油技术出现并不断改良之后,俄罗斯的资源诅咒的困境更加明显。

在 2018 年以来,俄罗斯固定资产老化(建筑、机器、设备、交通工具),财务状况恶化(利润率降低、亏损企业增加),工业结构能源化,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滞后,工业企业缺乏创新积极性,工业制成品国际竞争力不强的弊端暴露的日益明显。很多学者认为,俄罗斯中了能源诅咒。在宋亦明、张经纬所写的《产业联盟与「能源诅咒」:委内瑞拉与俄罗斯的现代化「宿命」》一文中,对这个资源组织论述的十分明显,见下图:

图片
图片

所谓「能源诅咒」,有经济学和政治学两重描述,1)经济学的阐述是:能源出口导致了巨额收益,最终引发国内通胀,提高了其他产业成本,特别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成本,最终造成了实业缺乏竞争力甚至空心化即「荷兰病」。这种挤出效应还体现在基建、教育、人力资源等方面。2)政治学的阐述是,在能源丰富的国家,由于能源的获取更接近禀赋而不是交换,所以它经常倾向于通过权力、暴力来分配资源,寻租和腐败往往十分盛行。也正因为此,类似尼日利亚、委内瑞拉、伊朗这样的能源生产和出口国更易爆发内战,并更易撕毁与外国的协议。

随着页岩油技术的成熟、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以及世界经济的严重下滑,石油产能将在一段时间处于严重过剩的态势,而高石油价格的时代恐怕也将一去不复返,俄罗斯的经济困境会随之加大。

其二,不断进行的对外冒险,虽然在战术上屡屡得手,但是在战略上却加剧了西方对于俄罗斯的围堵。最典型的就是普京在克里米亚的冒险,虽然吞并克里米亚让普京成功地激起了俄罗斯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并在大选中大获全胜,但对克里米亚的吞并,不仅让欧洲各国对于俄罗斯的疑惧情绪大为加剧,而且也让波兰毫不犹豫地寻求美国的保护,更重要的是它直接促使本来暮气沉沉的北约重新焕发了生机。

坦率来说,吞并克里米亚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个战略错误。一方面,不管从本地的人口组成、经济、交通还是军事控制权来说,俄罗斯都一直实际控制着从塞巴斯托瓦尔到克赤的克里米亚,根本没有必要非要赤裸裸地直接兼并;另一方面,即便担心乌克兰投向西方或是要惩罚乌克兰,参照蚕食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模式,即策划克里米亚名义上独立,也更符合俄罗斯的利益。

当然,普京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当时俄罗斯国内的政治需要。因为长期执政的普京在当时正不断受到经济停滞的压力,他需要刺激大众的爱国热情。然而这种战术上的冒险成功虽然能够大大提升普京的国内威望,却实际上进一步恶化了俄罗斯的战略处境。普京从南奥塞梯、克里米亚、顿涅斯克再到叙利亚,每一次出击都是成功的,但其战略困境却在不断加剧。对于普京来说,中美博弈的加剧可能是其苦苦等待的战略脱困的历史机遇。

其三,俄罗斯的人口问题十分严重,从某种意义来说已经可能带来其国家再次分裂的危险。俄罗斯人口长期呈现出低出生率、高死亡率的负增长态势,其国内鞑靼人、车臣人等少数民族的出生率显着高于俄罗斯人。不仅如此,俄罗斯的男性吸毒、酗酒问题非常突出,直接导致男性寿命比女性将近少了 10 年。2017 年俄罗斯男性平均寿命 66.5 岁,女性 77.6 岁,预计到 2024 年俄罗斯男性 72.3 岁,女性 82.1 岁。之所以普京在国内搞的养老改革引起了轩然大波,就是因为普京试图把男性退休年龄提高到 65 岁,这意味着大量的俄罗斯人根本活不到这个时候。

俄罗斯的人口危机引起了普京高度的重视,在俄罗斯的 2020 新年国情咨文里,有一半的篇幅用来阐述俄罗斯的人口形势。俄罗斯政府在近几年也不断进扩大财政支持力度。普京提出的人口政策核心包括:教育青年尊崇传统价值观,重视家庭,为幼儿、母亲补贴,在就业和住房为有子女家庭给予照顾,积极吸纳移民(尤其是外国的俄罗斯人)等政策,但坦率而言,可能收效不会太大。

近来微博上流传一条视频,普京问一个孩子:俄罗斯边界的终点在哪里?孩子回答:在美国边上的白令海峡。普京说:俄罗斯的边界没有终点。这句话很直白的把普京希望继续扩张国土,复兴俄罗斯帝国的野心暴露无遗。然而客观来看,这句话注定只能是一句听起来很热血的口号而已。

俄罗斯有哪些做事简单粗暴的例子? - 储殷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