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你是怎么报复绿你的另一半的?

 

我曾不止一次告诉对方,如果要跟别人好,提前告诉我分手。

哪怕进入前一秒,我都没事。

可是他妈女人永远不是这样。

我和她异地,今年 7 月的时候,我们分开几年后又和好。

她来我的城市陪了我两天,星期天晚上回她工作的地方。

6 到 10 点之间,她回复我信息的频率不高,我开始也没在意。

晚上我和她语音,她说她上厕所。

然而这时候,她突然放了一段语音。

对面称呼她的名字,刚叫出娇娇二字,她就立马关了。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我假装没听到,我说你去上厕所撒,未必我还要听嗦。

然后电话挂断,我抽了根烟想了很久。

这晚,我就假装这事儿没发生。

是的,包括我们后面还继续语音,我都没提这个事。

我当时想的一件事是,确认真相。

确认之后再决定接下来的事。

第三周我就抽空去了她工作的城市,高铁也就一个钟的功夫。(别问为啥第三周,因为我知道她月事周期,而且她自己也给我说来了姨妈。)

为啥第三周去,也别问,因为我总是把人想的最坏。

而且她欲望很强,一天两夜跟我来了 7 次,次次她主动。

我知道她工作单位,经常加班,我还时常吐槽公司老板不给加班费。

下午她跟我聊天,说晚上要加班,加班就是开会。

一般她说开会,回消息的频率很低,基本就是几个字敷衍,而且间隔很久。

当地没人认识我,我去了还在过道看写字楼有哪些公司。

6 点的时候,我在电梯旁边等。

看到是她公司的楼层就立马跑出去躲着。

然后,我看到她出门了。

我当时心想,千万是出去吃饭,千万不要不回来了。

她出来的时候很正常,也是一个人。

然而,去了停车场。

没几分钟,身后又来了个人再打电话,和我他妈那晚上听到的一样。

他也去了停车场,我看到这个肥猪的背影就不舒服,你妈隔壁真要出轨你能不能找个比我强的。

老子好歹也是 180+的身高,家境不说书香门第,好歹祖辈父辈都是体制内。(嗯,没其他东西拿得出手,只有说这些废话,该偷人还是偷。)

我当时心跳如鼓锤,但是居然有一丝快感,别问,问就是被害妄想症。

我当时假装用成都话打电话,等他们都进去之后,我去了门卫室。(她不是成都人,我也不是,但是我语言天赋很强,成都话重庆话以及个别地方的话我都会说。)

我跟门卫室的保安发了包烟,客套的问他,我说这个停车场月租的多少钱一个月。

保安跟我说,现在月租不好租了,但是他说他有办法,我要租车位直接联系他。

就在这个时候,车出来了几辆。

保安很熟络的跟别人打招呼,然后我听到了她的声音。

她说,咋个停车又涨价了。

我当时一直弓着身,我听到声音立马就低头系鞋带。其实当时很想站起来,但是我觉得力度不够,最多发现了打一架,没太大意思。

保安就给她抱怨,哎呀你晓得我们这个老火,现在啥都在涨价,上面要涨我也没办法。

然后她给了钱就走了,我就说,这个女娃儿声音还好听嘞,长得好看吗。

他说还可以,可惜有男朋友了。

我说你老人家咋个晓得别个有男朋友呢。

他说,也老弟,日妈别个天天一起上下班我还不晓得嗦,那天我还看到她们亲嘴嘞,日妈不是男朋友是啥子。

我说万一偷人呢,哈哈哈。

他说咋可能嘛,他都看到别个在一起几年了。

我立马就懂了,合着我是被小三了。

因为我跟她分开之后,有几年没联系,是今年才联系上的。

其实到这儿的时候,我都差不多懂了。

但是,我打了个语音电话过去。

她没掐,也没接,静音了。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给我发语音,很小声的说,她在开会,等会儿给我说。

可笑的是,她还么么亲了我一口。

算了,喝多了,明天补上。

不是小说,真事,如果是假的我开头就说我给大家编一段。

算了,继续说。

我当时一直想取得更确切的证据,可是异地他乡,不方便。

我立马订票回了家,给我好朋友说,我出了点事,要用车。

image.png
image.png

这些借来的东西肯定不得发朋友圈哈。

为啥借这个,主要是,有天她跟我聊车。

一个分不清三缸四缸区别的人,突然对车感兴趣。

肯定是有人影响。

如果各位的另一半,突然说起对方不了解或者不感兴趣的东西,多半是有人影响,可以验证下。

但是希望我是多心了。

借了车那晚上我没立马去她那儿,我跟我好兄弟促膝长谈。

他劝我没必要跟个垃圾纠缠,但是也支持我确认真相,并且报复,很感谢他。

我大概过了三天才过去,因为那天她说忙。

星期五了,你给我说忙,哈哈哈。

我立马飙过去,就停在她们公司楼下附近。

乱停车 150 我给得起,我就是专门停在那儿的。

停好之后,我就走开了。

她们下班了,我就在远处观察。

因此还认识了一个朋友,一个开饭店的哥。

她跟那个胖贼一路出来的,当时在车跟前还停了几秒,我看到那个男的似乎在说什么,无非就是车嘛。

马萨拉蒂这个 J8 唬人的很,但是质量也不像网上说的那么垃圾哈,毕竟我跟我好朋友经常开这车出去耍。

说完了就朝我这个方向来了,然后我立马进了旁边的馆子。

那个哥观察我很久了,我进去的时候立马长话短说。

我说哥,我发现我婆娘偷人,我是来确认的。

他立马点了个脑壳,说躲厨房,还问我那个女的长啥样。

我就说今天穿的职业装,正在往这边走,旁边有头猪,他立马喊她老婆在门口去看。

当时还有几个食客,看我的眼神都基本是兄弟加油挺住那种。

隔了一会儿,他老婆进来。

说他们在隔壁吃饭,吃了饭那个女的回写字楼了,这个男的走在后头,正要打车。

然后我立马出门,跟上了那个出租车。

3.0 确实牛批,一脚就跟上了,真刺激。

那个男的去的是烧烤摊,跟两个男的喝酒,而我等红绿灯还在跟她发消息。

我说今天加班只有你一个人哇,她说人多哦,都在办公室。

还给我发了个图片,那个男的也在镜头。

草 NM,那坐我旁边的是谁??

当时我就坐在那个男的旁边,那个男的还给我打招呼。

「兄弟那个车你的哇?」

我点头。

他又说,「买的好多。」

我说,「|落地 100 多点点。」

他又问,「车咋样,质量这方面。」

我说,「还是不得网上说那么吓人,我开了三年跑了 5 万,还是没问题,就是底盘太低有些停车场进不去。」

然后我就跟他认识了……

认识之后,鼓捣喊我喝酒,我说兄弟加个微信改天一起喝,我说今晚上我还要接人。

他说好,我就把微信加上了。

加的时候啥话都没说,他说兄弟,羡慕你哦,这么年轻开豪车,女朋友是我们这儿的吗?

我说我哪里有女朋友,你呢哥,有女朋友没得。

然后他立马笑了哈,他说肯定有撒。

我说咋个没一路呢,没见到嫂子真是遗憾。

他说今天她加班,来我给你看照片。

然后我就看到她们的合照,她亲他。

我当时笑嘻嘻说,也哥,女朋友漂亮哦,好福气。

他一脸洋洋得意。

我实在想说,老子每次见她都来六七次,你老人家怕是不行哦。

然后我就借故接人走了,他还跟我约定有时间一起,我说哥你放心。

在路上的时候我不知道去哪儿,我就停在路上看朋友圈。

有了共同好友,就看到她们朋友圈互动的记录了。

她大概是分不清名字,总是喜欢以老公来称呼对方。

我觉得这个是他妈的侮辱,很大的侮辱。

最后,我来到了晚上帮我那个开饭店的哥那儿。

我停了车还跟停车场保安打招呼,他说兄弟你要租车位要记到找我哦,我说你放心。

跟开饭店那个哥见面,我就觉得他亲切。

他主动问我,喝点?

我说喝点嘛。

然后我们就交流,听我说完,他长叹一口气,问我。

「兄弟,值得吗?」

「我不甘心。」

「年轻都不甘心,那你想怎么报复?」

「我没想好。」

这时候他老婆在旁边听,他立马骂了句,瓜婆娘滚开点,我跟我老弟说话你听锤子。

然后悄悄给我说了他的建议….

老哥的建议是,说出来别笑啊,让我先确定是不是她就只偷了一个。

我听着这话茅塞顿开的同时,却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话糙理不糙。

老哥先说的是,这个婆娘一看就是骑驴找马,但是找到我应该合适了撒。

原话是,「老弟,我看你谈吐也不像一般人,开的也是好车,不至于嘛。」

我笑着说,我这个人睚眦必较,从小心眼小。以前打过我的老几,十年之后我都打回去了。

这话一说,这晚上就没跟老哥再纠结她的事儿,专心喝了一杯。

喝到差不多 11 点左右,她回我消息了,说开完会了。

我说你要回家吗?

她说是的,她还给我看了截图。

她回去之后,她说累了想睡了,我就给那头猪发消息了。

我说哥,还在喝吗,一起喝点吗?

那头猪发了个语音给我,舌头都大了。

其实我就是确定他们在没在一起,既然他都说喝多了,那我肯定不得去了。

不瞒别个笑,我那晚上还拿笔记了报复的方式。

1.拿出证据,广告四方。但是还没结婚,他妈的,换个地方,找个我这种不是她们本地的 250,一切都不晓得。不可能说要结婚前,专门有人去对方老家打听名声吧?

2.让那头猪发现端倪,让他去闹,我不出面。(这在当时是很多朋友一致认为的最好方式。)

3.饭店老哥提醒我的事,让我确定还有没有其他男的。

因为他妈我见她一个月只见得到一次。

所以第二天我一睡醒,我就给她发消息,我说我想你了,我来找你吧。

她突然给我说要出差,出差到星期一。

我就问她去哪儿出差,好久出发。

她说下午 1 点的动车到成都总公司。(总公司百度也查得到哈。)

我晓得她家住哪儿,因为我淘宝上有哈。(啥事都要事无巨细解释,真的 J8 累。)

我立马就开车过去等到,当然没在车里哈。

玛莎拉蒂有好处也有弊端,好处是让人主动对你有好感认识你,坏处是有些地方显眼,特别是没见过人的特别稀奇。

我下了车就在旁边找了个茶楼去了二楼,正对她家小区对面。

12 点半的时候,她出来了,拖了个行李箱。

然后我就确定她真的要出门,但是不确定是不是成都。

等她走了我只有赌,我立马往成都开,大约 200 公里的样子。

幸好她到了东站要转地铁,不然我真的头疼。

与此同时,我看到那头猪还在给她点赞。

她发的朋友圈确实在动车上,我肯定不得点。(我现在已经把微信发现页关了,不看任何人朋友圈了。)

我一路到了成都,实在是耍的无聊。

到了总公司的写字楼下面,又不敢乱跑,生怕错过她。

所以我机智的打了个语音,嘻嘻,身边没人,接电话确实方便,从不挂断。

然后我就摆到了她下地铁口。

我在老远就看到她了,结果日妈刚走出台阶,旁边有个男的特别熟练就把行李箱接过去了,她还挽到别个手。

莫说闺蜜那些哈,啥 J8 男闺蜜都是日壳子骂人的,要不是那个关系把我吊起来打。

我当时坨子捏梆紧,真的想冲出去给她妈一坨子。

忍了!

因为我要喊那头猪跟这头猪,一起闹起来。

所以我打开了摄像头….

肯定不得急到给那头猪发,放心。

(手机看点追更就行….诶。)

————————————————————————

先统一回复下,加了那头猪的微信完全没事。

我基本一两年发个动态,更是从不在朋友圈跟人互动。

至于为什么称呼那头猪,和这头猪。

别来教育我了,我没素质。

希望教育我的人,遇到这些事的时候,能够与对方礼貌相待,抟土为香立即结拜。

————————————————————————

继续…

我跟着她们一路走,视频也一直在拍。

直到她们去了一家酒店。

这个酒店我去过,因为我从小长大的哥,他的公司就在附近。

我第一次去找他的时候,他就给我开房开在那儿的。

于是我记下了她们去的时间,然后就给我哥打了电话。

我直接问他认不认识这家酒店的负责人,他说认识,客户都基本安排在那个酒店,然后问我怎么了。

我简单提了一句,然后他让我先去他公司。

我说等会儿,我看哈她们好久出来。

他把我骂了一顿,他说别个打炮我在楼下等算个锤子。

然后我就直接去找他了。

他详细的聊了聊,作为了解我的人,肯定不得劝我算了。

他立马打电话,说他弟娃儿有点事,想查哈监控,并且强调不会泄露,而且只查一个人。

对方满口答应,我哥就立马约说晚上一起吃饭。

我把名字和时间说了之后,对方一个小时后就给我发了监控记录过来。

————————————————

我哥跟我一起看监控,包括进大厅,电梯,以及过道。

而且那个哥还发了个语音,说「想打就打,小龟儿子不虚他。」

不仅如此,对方还发了个开房记录过来,只是他们酒店的哈。

这个猪也不是好人,随时在这儿开房,一个月带了四个不同的女的过来。

但是,她来的频率最高。

半年的时间,基本每个月都会过来一次。

我哥看完这些摇了哈脑壳,骂我一天都找些什么狗 J8 垃圾。

其实在那一刻,我是真的动摇了。

然而我不服,我怕我真的晚上睡不着,像小时候被人欺负一样,晚上一个人辗转反侧。

——————————————————————

这晚上没去继续跟踪,关键信息都差不多到手了。

再去就是徒增烦劳。

就在要去跟酒店负责人吃饭的时候,她给我发了个消息。

「老公,我开完会了。」

这话一说,不报复誓不为人。

——————————————————————

晚上吃饭的时候少不了推杯换盏,我没喝太多。

那个酒店负责人很年轻,一个很仗义的富二代。

就是说话有点瓜。

他说,兄弟你运气好好哦,这要是去其他酒店你肯定就钓不到监控了。来,为了缘分,我们喝一杯。

我哥当时直接笑出了声….

他妈的这是缘分吗?是几年前我们还没分开的时候,她就去总公司开过会,位置根本没变。

我没解释,他就继续问我,想怎么报复。

我说如果成功了,我就告诉你。

——————————————————————

喝完酒我就在其他酒店开了个电脑房,因为我有这头猪留的电话号码。

在参考他带了其他几个女的来开房,我想我的计谋憋憋要成功。

我直接用电话号码搜微信,立马搜到了他的账号,自拍看起来有点潮,反正给人感觉就是不成熟,靠不住。

然后我就搜微博,微博也直接搜出了账号,微博经常使用,还经常定位出去耍,打卡一些地方。

不仅如此,我还搜了快手,抖音,等一系列常用软件。

所以说啊,宝贝们,社交软件不要出现真名,电话以及微信号,哪怕别个认出你了喊你名字,你也要立马删了。

咋搜的?把他号码存进通讯录,然后查看通讯录好友。

这是其他几个软件搜的方式……

——————————————————————

我搜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和他开房的其中三位,有互动记录哈。

分别是微博一个某某婷,抖音一个某某静,快手一个某某丽。

因为我晓得她们名字,所以我专门找跟他互动的人里面带有这些字的 ID。

她们取名也有问题,啥子积极向上的小静,倩倩很苗条。

这种我咋个找不到嘛。

找到之后,我就跟她们私聊要微信了。

要微信的过程只有一个女娃儿有点防备,问了我几次我是谁。

我直接就说,你加了我微信就懂了,不是骗子,主要是软件上面没法给你发图片。

她还是问我要说啥子。

我说你男朋友今天没陪你,你没发现点啥吗?

然后她直接给了我微信号。

我这时候用了小号,头像换成了女的,但是朋友圈背景图,是另一个妹妹自拍照。(直接盗的另外一位受害人。)

当然,微信仅三天可见哈。

——————————————————————

而另外两个妹儿,一看就是耍娃,属于到处裹那种。

我就暂时用不上她们,用另一个小号。

我朋友的….

他经常用这个号发一些若隐若现兜风的图片,反正就是撩妹儿那种,让拜金婆娘直接上钩的。

——————————————————————

女号跟女受害者沟通。

她问我是谁。

我说,我是他女朋友。

她说,那她是谁。

我说,你也是撒。

她说,咋可能呢,喊我不要逗她耍。

我说他劈腿,今天我朋友看到他去酒店开房,我才晓得。

她:「他给我说他今天出差,要飞很久。」

我:「哪个出差在 XX 路,XX 酒店?」

然后,我就把下午我拍的照片,发了一张给她。

我说,「这是我朋友发来的,你说是不是他。」

她半天没说话。

我继续说,「我就是不想让你被骗。」

她半天回了个嗯,一直看到正在输入,一直又没发过来。

等了十分钟发了一长串。

内容就是,她哥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包括一家人。

因为这娃批嘴会骗,但是求钱莫得,家里头还是县份上种地的,给不到保障。

说实话,我都觉得这个女娃娃可以,朋友圈的照片很温柔恬静,一看就是贤妻型。

可惜啊,哥也是在救你。

然后我就继续说,「妹妹我懂了,可惜我今天不在成都,不然我绝对喊人把他龟儿打了。」

其实我在引诱她,可惜她他妈根本没想去抓奸。

我真的没时间跟她纠缠了,不然我就真的成知心姐姐了。

——————————————————————

然后我立马用男号联系上了第二位受害妹妹,这个妹妹直接的很。

我刚一句开头,她说。

「莫装,你就是想日我。是不是要约我出去耍嘛,你说哪里,我考虑哈。」

日你妈你这个阵仗我有心我也不敢日了。

但是这个性格可以,很容易利用。

——————————————————————

我立马回复她,「我很少来成都,去哪儿你说,都可以。」

她立马说,「space?」

我说可以,你在哪儿嘛。

然后她立马问我,我说我出差,就在地铁旁边的酒店。

她立马说她也在附近,并且喊我接她。

我说今晚上喝了酒,不能开车。

她立马说,你日吗没钱还装逼?

我说这样,你会开车你就过来帮我开过去,回来的时候喊个代驾,然后我就给她发了个视频,表示我在房间里,车钥匙也在手上。

她立马就说,哪个房间。

我发的哪个房间,应该不用说了吧?

——————————————————

结果,等了他妈多久,这个妹妹都没给我回消息。

我还专门打了微信电话过去,都没反应。

我一想,肯定是不成了。

于是我又想起了第一位女受害者。

我给她发微信,我说这个渣男给我发消息,喊我帮他点个外卖。

然后,我就把这头猪的微信头像保存下来,微信名字也保存下来。

下载了一个破解的软件,名字叫微商截图….

伪造了这头猪和我这个女号的聊天记录。

内容大致是。

他,「乖乖,我今天好累哦,你又不在成都。」

我,「老公,那你吃饭没呢?」

他,「我才刚到酒店。」

我,「那你把房间号给我,我给你买,免得你不晓得吃啥。」

我把伪造的聊天记录发给了第一个女受害者后,结果又他妈石沉大海。

我把电话捏起就等,时不时的安慰一句。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都不要理他了。」

「没啥事过不了,你说呢妹儿?」

然后…我就等睡着了。

我睡觉是静音,醒的时候就看到酒店富二代(负责人,他在管)给我发的微信,还有我哥发的。

富二代说了一长串语音,通篇都是兄弟牛逼,咋做到的。

我哥就发了个大拇指给我。

我云里雾里的,就给他们回了消息。

富二代接到我电话就说,兄弟你真他妈牛逼,昨晚上去了两拨人,差点把我堂子砸了。

我头回见到这种没心没肺的东西….

然后他继续说,我给你看个视频。

结果我视频还没看,我大号又收到一条消息。

「老公,我想结婚了。」

————————————————

(感谢打赏哈,出去喝酒了…..)

——————————————

莫催了,来了来了。

我看到她的消息,没立马回复。

我是先看的富二代发过来的视频。

视频第一段是监控,过道上有个女娃儿去敲门。

在门口争吵了起来,然后二号猪就推了她一把。

这个女娃儿就是说话很直白那位,她扯起一脚蹬到那个男的下面,这头猪就捂着猪尿泡蹲了很久。

这时候我亲爱的「老婆」露了个头。

这个 2 号受害者妹妹立马抓住她的头发,我老婆也不甘示弱,两个开始对抓。

期间还有很吵的骂声,草你 X 等等….

二号猪见状立马站起来,妹妹被这猪牵制住,立马就落了下风。

但是嘴上那是不饶人,「你妈 M 批,你敢碰老子一哈,老子喊你走不出红牌楼。」

这时候,已经很多人出来了,他们都在看发生了什么。

妹妹确实泼辣,看到有其他住客观察就说,「救命啊杀人了,这个烂贼出轨还要打我,帮我报警啊。」

二号猪立马就说,「莫听她乱说,我没打她。」

然后他还让我亲爱的老婆先进房间,他来处理这儿的事。

————————————————————

第二条视频是手机拍的,是他们这层楼打扫清洁的阿姨发给富二代的。

嘶,老远一看,我亲爱的老婆头发被扯乱了不说,脸上也被抓烂了。

等她进了房间,二号猪就跟妹妹说,我们下楼说,行不行?

妹妹一口一个草你妈,几次要打电话都被这头猪给拦住了。

这头猪语气很急,「我求了你嘛,我错了真的,我会给你解释,你相信我嘛。」

妹妹破口大骂,「你他妈出轨出到老娘头上,还要我相信你,我信你婆婆不来水。」

两个人摆了没好久,电梯又来了一拨人。

有应酬,出门了。

我晚上有时间更新哈,结果刚到家就有客户打电话给我….

再次感谢各位的打赏。

——————————————

继续…

我看了富二代给我发的另一个视频,就是电梯出来另外一拨人。

一女一男并排走,身后跟了几个壮汉。

这个妹妹,就是我用伪装的女号加的那个妹妹,也是警觉最高的那位,我愿意称呼她为 1 号。

她刚出来,这头猪就看到了,当时都楞在原地。

1 号妹妹还没说话,她旁边的猛男就冲了上去,一把就把猪哥抓了起来,不夸张,就像电视里面一样,抓起他的衣领提了起来。

然后 1 号妹妹就立马在旁边劝,这哈轮到 2 号妹妹瓜了。

附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因为这位猛男说,「你狗日的也敢背叛我妹儿?」

说完就看向 2 号妹妹,2 号妹妹立马反应过来了。

「哥,我也是过来捉奸的,里头有个烂婆娘,我过来的时候这个杂种还专门护着她。」

这头猪立马就给猛男说,「哥,不是这门回事,你听我解释。」

猛男给旁边几个弟兄使了个眼色,2 号妹妹立马跟到一起进了房间。

然后,就听到了我亲爱的老婆的叫声。

——————————————————

1 号妹妹一直站在猛男旁边,得到佐证后居然哭了,哭的梨花带雨那个味道。

猛男一耳巴子就抽在这头猪脸上,边打边骂,「你娃真的胆子粗,之前还给我两个保证要对我妹儿好,你他妈这叫好啊?」

1 号妹妹越哭越大声,猪也真的成了猪,每一耳巴子打到脸上都站不稳了。

而且,我老婆的叫声就跟交响乐一样,一个大一个更大,生怕别个听不到。

不得不说,2 号妹妹真的人才。

因为保洁发来的视频里面,清晰的看到,我亲爱的老婆,脸上比刚才她一个人在的时候还要烂很多,至少一周没法见人。

——————————————————————

2 号妹妹在房间里面出气了,就跑出来给猛男和 1 号说,说这头猪骗她第一次,还骗她钱。

我真的很服 2 号妹妹,我觉得要不是我今天有意给你发这家酒店的房间号,可能我们这阵耍的很开心…..

这个时候,我老婆也走出了房间。

就听到猪哥说,「哥,是哪个婆娘勾引我,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有意的。」

我老婆听到这话….

哦,怪不得,原来情郎他妈的没担当。

所以给我说,想结婚了。

接下来呢,就是去派出所的事。

派出所的过程,我不清楚,但是富二代打听了一哈。

说的是,我老婆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嗯,不说是对的。

死心了我理解撒,毕竟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所以想起了我。

当时我立马给她回复的是,「宝贝,怎么了,怎么这么突然。」

我亲爱的老婆说,「我就是不想一个人了,你愿意娶我吗,就说愿不愿意。」

————————————————

这个时候我还在跟富二代以及我哥吃饭,正在给他们摆经过,我就没立马回复她。

等我去厕所的时候,我就看了眼朋友圈。

另外一头猪,也就是跟她是同事那头猪发了个说说。

「太高兴了。」

我立马私信问他,我说哥,」啥事哦,感觉很开心。「

那头猪就回复我说,「兄弟,我要结婚了。」

我他妈心想不对啊,我老婆不是才问了我吗。

然后我立马回复我老婆,「我说我愿意。」

结果我老婆说,

「今生无缘。」

……

呵呵,牛逼,真的。

要他妈找接盘的时候,都是群发消息。

在 2 号猪那里受伤,就感觉要收心了,要好好做人了。

结果 1 号猪接招了。

但是,我他妈,不想看到你如愿!

于是我立马给她发消息,「老公舍不得你,你在哪儿,我立马来找你。」

我是笃定她不得让我找她,然后我就开始语音轰炸。

打到关机。

其实我晓得,她还在成都。

而我更清楚一点,她短时间,不敢回分公司。

因为分公司那头猪,再 SB 也看得出来脸上的伤,何况还要面对亲朋好友呢?

平心而论,1 号猪各方面都比不上我。

所以,我要让她晓得我紧张她,我也给自己争取时间。

她自己也晓得如果能嫁给我,肯定是更好的选择。

大约晚上的时候,她给我发了微信,她说她要出去散心。

我问她为啥,她说家里给她压力太大,让她相亲,她真的不想,而且工作也不顺遂。

然后把话题转移到了工作上…..

我立马开车往我老家赶,你不散心还好,你要散心,那我就给你一个暴击。

正好 1 号猪还蒙在鼓里,他也是我的刀!

——————————————

晚上看到她发的朋友圈,当然微信也跟我同步在聊天。

我确定她去了丽江。

然后我就回去换了辆车,换了个奔驰 GLS450。

与此同时我给 1 号猪发消息,我说,「哥,真的吗,是跟我见过照片那位美女嫂子结婚哇?」

他回复说,「就是。」

我立马说,「哎呀那真是恭喜你,有啥需要喊一声,正好我在你们这儿朋友少,认识你个朋友不容易。」

于是,我开上了 GLS,到了 1 号猪面前。

image.png
image.png

手机没放那么多图,因为炫耀也没意思,毕竟不是我自己的,我只是不想开自己车暴露了。

至于我为啥借了个玛莎换成 GLS,等你们因为车,有了特殊待遇的时候,你就懂了。

————————————————————

到达她工作的城市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晚上我没急着和 1 号猪「偶遇」。

我在思考,我是帮助他接盘,然后在告诉实情。

还是在关键时候,直接让他知道真相。

我预想了很多,但还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第二天 1 号猪要下班的时候,远在丽江散心的老婆发了朋友圈。

只有自拍,没有正面。

1 号不明白,我还不明白吗?

能露脸才怪了。

但是这期间,她已经跟我恢复了联系,只是语气中透着疲惫。

被情郎这么伤害一次,换我我也不高兴,特别是异地他乡孤立无援的时候,最脆弱。

我跟她说,老公等你回来,回来我们面谈。

但是我只口不提结婚的事,开玩笑,我说了她真的以为跟我有机会。

六点左右,我到了他们公司楼下。

把车停好,就跟饭店老板打了个照面,然后我又跟上了 1 号猪。

这个龟儿子是个酒蒙子,下班就去喝酒。

我看到他进了一个爆炒店,车上待了 20 多分钟。

跟她发了消息之后,我就下车了。

到了店里他正在和他朋友推杯换盏,我假装偶遇,立马给他打了招呼。

好话说了一堆,1 号就邀请我跟他们一起吃。

盛情难却,我就坐下了。

结果刚坐下,就有服务员来问。

「车牌号 XXXX 的奔驰是哪个的,挪一下。」

我立马说,我的我的。

在他有些错愕的表情下,我就去挪车了。

废话,老子专门乱停的,就是要让你觉得老子有钱的很。

等我重新回去,免不得一阵夸赞。

这头猪还问我做啥的,我说做连锁超市的,打算在这边开个小超市。

于是就开始喝酒。

喝到中途我就问,「哥,前几天你说你要结婚了,嫂子呢,咋没见到。」

他笑嘻嘻的说,休年假旅游去了。

他其他两个朋友还跟到笑,说嫂子长得好看,他龟儿子真的有福气。

我看到他的笑容,我有点不忍。

因为他不像是坏人,只是最多有点势利眼的普通人。

不该在我报复她的过程中,受到太大伤害。

但我又一想,即使我不报复她,他也受到了她的欺骗。

所以我决定,还是继续我的报复。

然后我就问,「哥,婚期定在好久呢,需不需要帮忙,我可以给你开婚车撒。正好我要开新店,蹭点喜气。」

他立马就说,「感谢兄弟,才认识就这么热心,怪不得你生意做的大。」

说完后又说他还没见过对方父母,只能等她休了假才行。

我说哥,我觉得你该给对方一个惊喜。

我老婆是个恋爱脑,脑海里全是浪漫那一套。

她经常给我说,女娃儿最期待求婚和结婚的时候。

所以我就劝他,哥,你可以给她求婚。

他想了哈,「确实应该。」

对不起了 2 号猪,还需要你来帮忙。

喜欢约,这次我来约你。

约你和 1 号一起见个面。

———————————————————————————

我接下来的行为实施起来说难也难,说简单也很简单。

那就是我要把 2 号猪约到他们这个城市来。

让他亲眼见到 1 号给我老婆求婚。

于是,我又用上了高科技。

这个狗日的才挨了打,还是不消停。

我手机下载了一个虚拟定位软件,名字叫天下游。

我定位在 2 号猪附近,在网上找了些假图假视频。

专门给他筛选了一次,按照他口味找的。

然后就在他附近发。

他一开始无动于衷,直到我给他点了个赞。

然后 2 号猪就开始给我做的假号互动私信。

我让他成功的得到了我的微信。

这期间,我和 1 号还在继续。

这个猪的习惯我已经差不多了解了,那就是爱喝酒,吹牛。

本来想给他做个局,邀请他来我的城市,让他嫖娼被抓,但是我还是忍住了。

没必要,毕竟他是真的可怜人。

我和 1 号猪的感情升温,张口闭口就是兄弟,他也从不怀疑。

在此,我在强调一次,我微信朋友圈不与人互动,我也不发朋友圈。

这几天我忙得很,白天要跟 2 号猪勾兑,晚上要跟 1 号喝尿,回了酒店还要安慰我老婆。

分身乏术,但是掌控全局的感觉好爽。

过了差不多一周,我亲爱的老婆,终于要回来了。

但是,她他妈居然先去我老家找我,草!

我以为她直接回她的城市……

————————————————————

她的突然造访,我还是有些没来得及准备。

但是也不差这么一两天的时间。

我立马驱车返回,终于在机场见到了她。

她的倦意很大,我知道她这几天一定没睡太好。

她一见到我就飞奔过来跑进我怀里,在我怀里呢喃道,「老公我想你了。」

恶心,很他妈恶心。

我差点说还有两个老公也想你了….

但是鄙人要忍,要装傻逼,即使之后她发现端倪,也不会怀疑我。

由于她抵达的时候是晚上,而且换了个中分发型,所以我并没有看清伤痕。

等到吃完饭,她照例跟我回了我家。

趁她卸妆的时候,我专门到镜子前跟她说话。

「为什么突然想结婚了。」

这时候她头上戴了个兔耳朵发箍,我正好可以看到整张脸。

脸上有很多白印,一道一道的。

就属于那种疤没自然脱落,强行扣下来,才会形成红白色差。

她见我在看她的脸,立马就低了头。

「我想当个小女人,你知道我一直都想的。」

我再问,「是工作上的问题吗?」

她点了点头,「就是那个瓜婆娘,随时给领导告我状,我真的好烦啊。」

她口中的瓜婆娘是她同事,一个牙尖婆娘。

当然,这是她的主观角度,我现在反而觉得这个瓜婆娘是个好人。

早知道,利用她同事了。

说干就干,我当晚就在想,怎么联系上她同事。

有个牙尖最快的「战友」,可以加速传播……

————————————————————————————————

我又安慰了她几句,我说非要现在结婚吗?

她突然就哭了,哭的梨花带雨,「你不想跟我结婚吗?」

我轻轻抱住她,「你看我一个月工资才几千块,再给我点时间行吗?」

她一下推开我,「别人四五千就能养活一个家,你又不用还房贷,什么都是现成的,为什么不愿意。」

我立马说,「你知道我准备辞职创业,这个时间点怎么敢轻易结婚,误人终身?」

好说歹说,她没在我面前继续表达强烈的结婚意愿。

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

幸好的是她当晚来了大姨妈,不然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拒绝她….

等她回了她的城市,1 号猪给我发了消息。

「兄弟,我女朋友回来了,马上去见父母,你帮我拿拿主意。」

我立马回复他,「好的哥,但是有一点哦,这件事千万别让嫂子晓得了,女娃儿都喜欢惊喜。」

他妈的,狗改不了吃屎,在我面前装,转身就跟 1 号猪要见父母。

这让我更加坚定了开大招的想法。

——————————————————

我和 2 号猪的联系齐头并进,并且找了个女性朋友,时不时的给他发语音稳住他。

我还没打算约 2 号猪,结果他却主动约了我这个女号。

我说我在另外城市,家里房子拆了,去看新楼盘。

其实不只是女的喜欢男的有钱,男的也是。

我这话一说,2 号猪每天嘘寒问暖及时的很。

于是我说,干脆你过来找我玩吧。

他满口答应,问我多久面基。

与此同时我就联系 1 号猪,我说哥,今晚上一起吃个饭哇,我帮你拿主意,电话里说不清楚。

——————————————————————

晚饭我专门选的安静的场合,舍不得娃儿套不到猪,一顿饭不加酒水吃了我 2 千多,草。

席间我问了他很多,我装着为他考虑,想的事都很全面。

我先问他有没有房,父母在做啥,然后旁敲侧击的问嫂子呢,当然也就是我媳妇儿。

感冒真的很难受….明天一定更完。

睡了。

天气骤变,诸位看官注意添衣。

——————————————————

在我的问话中,我了解了 1 号猪的大致信息。

他是 89 年的,老家是农村的,母亲在帮馆子,父亲在工地上帮忙。

从小就是留守儿童,日子过得很苦。

工作了十多年,根本没啥存款。

这次要结婚,父母给他出了 20 万,要买房子必须要在借钱才能凑够首富。

这时候我已经开始越发同情他,但是我又不甘心。

然后我就旁敲侧击问我「媳妇儿」的情况。

「嫂子呢?家里做啥的。」

「她啊?她小时候跟我差不多,也是留守儿童,但是父母在外头开馆子做生意,所以后头条件还可以。」

我草,我怎么不知道??

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从不说她的家庭。

他继续说,「她还有个哥哥,才生了二胎女儿,屋里没她位置了。而且她爸本来就很重男轻女。」

我草,我怎么全不知道??

我当时就在想,会不会是她自卑,才从不在我面前提及原生家庭,反而给同等地位的人倾诉。

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

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从共情的角度开始谈话。

我问,「那她们家要好多彩礼呢?」

他说,「不晓得,可能就是我们这儿均价,要么六万,要么八万吧。」

我再问,「那你给不给呢?」

他这时候自嘲的笑了笑,「只有去借,哎。」

然后他就开始说羡慕我条件好,我就只有继续编。

我说我从小都是跟外公长大,都是 15 岁才跟父母生活,但是我这个时候只需要钱,不需要父爱母爱了。

然后继续往回扯,我突然问了句,「你跟嫂子耍了几年朋友了?」

他脑壳一歪想了哈,「挨边四年。」

「四年?」

「啊,咋了。」

我微微点了哈脑壳,「我说耍这么久可以结婚了,咋个认识的呢?」

我和我老婆三年前分手,你和我老婆恋爱四年,只怕是不对哦。

他笑了哈说,「当时我才调过来,一眼就看到她了。刚开始她不理我,而且她当时有男朋友。但是你也晓得,只要锄头挥得好,没的墙角挖不倒。我就天天给她买早餐,陪她加班,慢慢她就习惯我了。然后就你懂啦…..」

哈哈哈哈哈。

我才想放你一马,你就摊牌了,锄头挥得确实好哈,挥到我墙根下咯。

不过也说明了一点,异地嘘寒问暖,还真不上热茶一杯。

不是说所有人都这样,而是很多人自己不懂事。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一个人平白无故对你好,你要先想他是不是想日你。

———————————————————————

然后我就没再多问,我就继续给他说。

我说哥,「那现在我先帮你捋一哈程序。」

先父母见面,同意之后就准备求婚。

求婚之后,然后就领证,确定婚期。

他给我来了句,兄弟你很懂啊。

我立马解释说,「经常有朋友在我这儿买喜烟喜酒,还随时给别个开婚车….再怎么都懂了。」

其实我还有件事故意没说,婚检…..

因为据我所知,他们这个地方结婚,并不需要婚检报告就可以扯证。

——————————————————————

这晚之后,我取得了他很大的信任,没事就给我发消息。

时不时的约我喝酒,特别是要见父母之前,约我约的很频繁。

而我也在跟我老婆继续沟通,她表现的和之前有了很大变化,对我冷淡了很多。

可能的确是想收心,也可能是心理有了微妙的变化。

在我的了解中,不管婚前是个什么东西,在面对婚姻的时候,两个人都趋向变好,这是经常幻想婚后美好生活的缘故。

等到面对柴米油盐等生活琐碎的时候,会将他们拉回现实。

为什么离婚,也就是很多人理想的婚姻状态没达到,而彼此都变回了最开始的模样。

——————————————————————

终于等到了他们父母见面,我一直在等他告诉我结果。

结果他晚上直接给我打了一通电话,不巧的是我当晚没在,我也不可能天天守着他们是吧?

他听我不在,很惋惜。

我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叹了口气说,兄弟啊,这个婚怕是结不成了。

我尼玛当时就急了,你们不结婚我的计划全乱了,怎么能不结呢,我草。

我就问,「是彩礼问题吗?」

他嗯了一声,「麻批要的太高了,喊我全款买房,还要我给 12 万彩礼。」

我当时安慰道,「彩礼还要退回来,买房这个你可以继续商量哈撒。」

他骂了一句,「她妈的批今年都 29 了,还感觉自己俏,卖的起来价。」

我当时忍住就想笑,我还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结果骨头里也是个废物。

这才刚开始,你就忍不住了?

————————————————————————

跟他继续寒暄了几句,他就说去喝酒了。

然后我老婆联系我了,她这晚上在我面前表现的像个狗样。

我当时问到,「怎么了骚 X,是不是想老公日你了。」

她不仅没生气,反而应了一声。

别学我,我故意试探她的。

看来她的情绪也不高涨,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们不仅不会结婚,还他妈会彻底拉嚯。

晚上我就一直跟她打电话,突然她又说起了结婚。

她问我,我家这边结婚彩礼给好多。

我说一分不给撒,她说不可能,她朋友嫁到我这边,就收了 8 万彩礼。

我说那是封建残余,我身为党员后代要坚决跟封建思想斗争到底。

然后她又问我,「你愿意娶我吗。」

「愿意,但不是现在,再给我点时间。」

「可我不小了。」

谁污染谁治理,你不小了不是我造成的。

我这么想没毛病吧?

然后我就故意左右言他,让她失去耐心不打我的主意。

为啥呢,因为人就怕有的选。

一旦有了选择,就会对比。

让我跟 1 号猪对比,肯定是我各方面领先,所以我不能给她选择的权利。

我要让她自己妥协。

——————————————————————

我特意过去了一趟,因为感情的事也需要 1 号的妥协。

这天晚上他做东,并且还带了几个朋友。

我话说的不是很多,我在等他打开心扉,自己吐露。

酒过三巡,他一个朋友就问他,接下来咋个打算。

他说就不结婚了撒,结不起,还结个锤子。

我就劝他,我说彩礼都是小事,关键是哥你年纪也不小了,你要正确对待年纪这个问题。

倒不是说年纪到了该结婚,而是你真的喜欢嫂子吗?

他听完我的话沉思了很久…

这时候他另外个朋友帮我推波助澜,「哥,你长这个逼样有婆娘嫁给你算可以了,你还挑,日妈娇娇长得那么好看,你还挑个锤子啊。」

我就喜欢说实话的人,哈哈哈哈。

于是我继续和这个兄弟打组合拳,看得出来这娃确实对 1 号猪不错,虽然话难听,但都是实话。

这时候 1 号猪就说,「没钱的嘛,咋个办嘛,全款买房买不起啊。」

我立马就说,「这个买房是她的要求,还是她父母?」

他说全程都是她妈在说,她都没开腔。

我说那就对了,明显是你丈母娘在处理这些事,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你丈母娘看的并不是钱,其实是希望她婚后压力小,不需要为房贷操心。

然后他兄弟立马插嘴说,「你有公积金,她也有公积金,你给首付,完全没压力撒。」

没等他说话,我又补了一句。

「哥,你只要拿出诚意,这事儿肯定成。」

他立马问我咋办,我说太简单了。

「上门说清楚,说明家里的情况是 1,承诺以她为重是 2。工资上缴都是小事,买房子你出首付写你们俩的名字。前提是,你父母别去。」

他问为啥不要父母去。

我说,是你结婚,不是你爹妈结婚,你去提亲要拿出男人的魄力。

其实是因为他父母去了,话语权就不在他手上,那么他即使冲动,也冲动不起来。

有时候就是一口气的问题,只要放下身段,人都会妥协。

前提是别说重话,机会肯定很大。

与此同时,我让他给我媳妇儿也说清楚,就实话实说,顺便好好哄哈。

毕竟我知道她才受了 2 号猪的伤,在我这儿得不到慰借,不能再在他这儿寒心,否则婚肯定结不成。

————————————————————

他按照我的方式照做,第二天就去上门了。

下午 2 点去,晚上 8 点才给我发消息。

但是语气很激动,高兴的给我说,「兄弟,成了。」

我连忙恭喜,「成了就好,成了就好啊。」

我甚至都在想,要是不成,我报复的方式都要放慢了。

——————————————————————

这晚之后,我老婆回复我的消息越来越慢,也越来越不耐烦。

我知道原因,我就给她说。

「宝贝这几天工作很忙吗?」

「嗯。」

「怎么感觉你不开心。」

「没有啊,就是很累啊。」

基本每天就只是这些对话,但是我还是很有耐心。

因为 1 号猪每天啥都给我说,我也在朋友圈看得到他发的动态。

(再说一次,我不发朋友圈,我也从不给人点赞留言。所以有了共同好友,也发现不了。)

既然见了父母,有些事还是要提上日程。

我喊他去看房子,还时不时让他准备求婚。

求婚这种东西在网上见得多了,只要有钱就好办。

但是他妈这头猪居然想的是,借我的「车」,在后备箱装上玫瑰。

然后假装他们逛街,制造一场求婚。

俗套,但是女的也就吃这一套。

然而我在想,我拿给你用了,我该咋抽身呢。

————————————————

所以我先不能让他求婚,我给他憋了个小大招…..

还记得在成都的时候,我跟踪 2 号猪以及我老婆的事吗?

当时我也找到了 2 号猪约的其他的几个妹妹。

有个女号,就是盗用的其中一位受害者的照片。

对不起了,再借你一用。

我登上女号,加了 1 号猪的微信。

我给他发了一张照片过去,就是我老婆挽着 2 号猪的照片…

我质问他,「管好你的婆娘,莫到处偷人。」

—————————————————

我还没来得及切换会自己的微信,他就打电话过来了。

「这个婚没法结了。」

妈的怎么能不结呢。

就是要让你妥协,你必须结。

我假装问清楚了情况,就表示让他先冷静,先确认事情的真相。

他一口一个烂婆娘,「这不是偷人是啥呢,她买的衣服还是夏天我给她买的,而且别个女朋友都找上门来了。」

我就说,「事情永远不是你表面看那么简单。」

是啊,她给你戴绿帽子了,那我呢?你给别人戴绿帽子的时候,怎么不义愤填膺?

——————————————————

后面的事不用猜也晓得,肯定是他歇斯里地去质问我老婆。

但是这一点我敢肯定,我老婆肯定能让他妥协。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对他的性格已经琢磨清楚了。

再加上我老婆天生自带的诡辩天赋,绝对让他不得提这件事。

差不多 2 天的样子,我问他,「哥,到底啥情况啊。」

他说,「都是误会。」

「咋呢,啥情况。」

「那个男的(2 号猪)是她从小耍到大的,大家父母也很早就认识了。给我发消息那个妹儿,误会她们的关系了。」

我说「你确定嫂子说的真的吗?」

他说,「我敢打包票,这是她妈给我说的。」

呵,我有 2 号猪的身份证信息,根本就不是你们这个地方的,还尼玛从小一起长大。

很明显,我这个大哥的准岳母在骗他,帮我媳妇儿骗他。

看来要结婚之前,不想横生枝节。

也能理解,毕竟知子莫若父,她啥样的人,她父母心里绝对清楚。

这是这个烫手的山芋,想甩给 1 号猪了。

————————————————————

于是我又心生一计,让他有紧迫感。

我每天在网上订花,送她办公室。

卡片上面写的是,「在电梯里第一次见到你就对你很有好感,能认识你吗。」

顺便还留了个假的微信号,真要是加,也能通过。

毕竟伪装的是同一个写字楼里面工作的男性,如此来增加压迫感。

送了差不多一周,1 号猪联系我了。

他说日妈最近总有人给她送花,他该咋办。

我就问是谁。

他说他也不晓得,包括她也不晓得,估计是坐电梯看到的。

每天花都送到前台,没填她的号码,只填了楼层和她的名字。

我说你们工作要佩戴工牌吗?

他说要。

我说那多半是坐电梯看到的,但是又不好意思当面加微信。

他说那他该咋办呢。

我直接说,「扯证。」

与此同时,我这边就停止了送花,营造出一副被人婉拒的模样,好在我没收到她添加好友的信息….

——————————————————————

先扯证,要好过直接求婚。

因为扯了证,大家以后离婚也是二婚,这在小地方,是很影响以后婚恋的。

然后我就让他上门,说是扯证的事。

有了结婚证,才方便买房,这也是给对方父母毕竟好的说辞。

当然,也有父母给她施压的原因。

偷人被她妈压下来一次,她父母肯定会同意扯证。

——————————————————————

终于,她们定下了好的日子去扯证,专门找人看的日子。

就在扯证前几天,她给我发消息,说想我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对她厌恶到了极点,恶心,真他妈恶心。

都这个时间点了,还要偷人。

我肯定不得见她,我找了个借口推辞。

她很失望的给我说,「只此一别,当是一生。」

非主流,滚。

终于,我看到了 1 号猪晒结婚证了。

终于,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

我跟 2 号猪的联系不减,反而更加亲密,虽然没见过面,已经以老公老婆相称了。

老弟,求婚的时候就需要你到场。

我恶心了自己这么久天天喊你老公,你可不能不来啊。

这时候我反而不急了,我在等 1 号猪去婚检。

很多地方婚检不是强制的,也有扯证后去婚检的。

我故意催他快点领证,加之他们父母的健康意识薄弱,根本没想到婚前检查。

结果婚检的当天晚上,她就发消息问我。

乙肝严重吗?

我想了一哈就想通了,憋憋是 1 号猪有这个病。

没想到啊,没想到,婚检真的检查出毛病了。

我连回复她,「不严重啊,慢性病,咋个突然问这个呢?」

她说她有个朋友有这个病,她怕被传染。

我立马就说,「我们小时候都打疫苗了,不得被传染,这个病没啥问题。」

其实我没告诉她,得了这病不能喝酒,喝酒会加大得肝硬化的几率。

并且安慰她,这个病不严重。

只是按照 1 号猪的喝法,嘻嘻。

不过也太好了,你发现他有病,而他发现你偷人,关键是你青梅竹马长大的 2 号,也要到了。

一人捏了一把刀,会不会妥协呢?

——————————————————

这天之后,她还是没给我说,她扯证结婚的事,我已经无所谓了。

我只想看到他们所有人相遇的场面,想想就刺激。

接下来,就是求婚时间。

他他妈还真的想借车,铺玫瑰,我说太他妈没趣了。

我给你出个主意…..

我说嫂子念旧吗?他说恩。

我说那就好,你整理好你们爱的过往,照片视频都行,然后剪辑成短片。

然后我们找个 KTV,从她进来的走廊,就开始播放你们的过去。

然后你把她的父母,你的好友,都请到最大的包间。

你就在包间里面单膝跪地,给她求婚。

也就是说,她刚好在走廊看完小 MV,就能进入包间看到你。

这时候你就可以给她说,「我们的故事未完待续,还有余生让我爱你。」

他边听边点头,「兄弟,还是你嘴巴会说。但是这个会不会操作很困难哦。」

嘿嘿,有句忘了说了。

等你说完这个,我就给你来个大的惊喜。

我立马说,「不困难啊,这儿的 KTV 我认识一个。」

不得不说,有钱想认识人真的简单。

我就去了两次那个 KTV,每次去的时候,都给泊车员小费,然后带我上楼。

这次带他去的时候,我还专门给服务员点了哈头。

服务员不晓得我名字,笑起迎上来说,「哥,那天耍开心了哇。」

我跟 1 号猪对视了哈,他懂我耍的是啥。

接下来,我就喊服务员把经理喊过来,商量点事。

说完之后,经理满口答应,「哥,你兄弟就是我兄弟,这件事绝对处理好。」

————————————————————

所有事情都开始筹备,我还看了他准备的短片。

真的让我很上头,每一个甜蜜的瞬间,都是给我的暴击,我心里都快癫狂了。

终于这天到了….

我提前两天就给 1 号说了,我说哥,我要出差,可能来不到现场给你祝福,这样,当天的花销我给。

其实我就是不想让他怀疑我,然后他就开始推辞。

我就说,这都是小事,朋友一场。

于是我就找了个服务员,他也是负责拍摄的一个人。

因为第一次有人在他们 KTV 求婚,他拍了好方便做宣传。

我说我当天多半来不到,这样,消费我给,到时候他们结束了走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把钱转过来。

————————————————————

当天下午,我让跑腿的,把我准备好的视频,交给了 KTV 的服务员。

因为过道上的屏幕,和 KTV 里面的不一样,要更换播放源。

然后….我就通知了 2 号,装了这么久人妖喊你老公,你他妈也该到了哦。

这天晚上,我就在 KTV 对面的酒店等待。

开了窗边喝酒边看 KTV 楼下的动静。

10 点的时候,楼下先后来了警车,还有救护车….

抓了一大批人,也躺了一堆人。

于是我就给 1 号猪打电话,无服务区。

给服务员联系,他就说,「哥,今天这个钱你怕是没法给了。」

「我连忙问咋了呢。」

「打死人咯。」

然后服务员就给我摆。

晚上七点的时候,女主角到了,看到过道上的照片视频就泪眼婆娑,把他们几个拍视频的都看哭了。

然后她进了包间,男主角站在正中间,单膝跪地。

「我们的故事未完待续,还有余生让我爱你」。

妈的,这话照着抄我的……

然后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与此同时灯亮了,所有人包括父母亲朋都开始祝福。

夫家夸赞女方温柔漂亮,娘家夸赞男方上进有才。

正在此时,大屏幕亮了。

开玩笑,最大的包间,可以坐 40 多个人,一共五个屏幕同时播放我准备的惊喜。

啥子是惊喜?

惊喜就是他妈地铁口我拍的视频,拍的 2 号猪和她进酒店的视频。

还有啥子惊喜?

还有就是他妈第一个妹妹和她捉奸打架的视频。

惊喜还不够?

那再加第二个妹妹带起她哥来捉奸的视频。

你问我这就是惊喜?

我也觉得不是。

还有个惊喜就是,服务员拍的她和别人厮打在一起狼狈的模样。

能看清脸也不算惊喜吗?

我也觉得不算,哪怕右上角有事情发生的时间也不算。

因为接下来的惊喜就是,2 号猪推开了门。

所有人都呆滞的看到他,服务员说的死人了,就是他。

可惜只是血流的太多,并没有死。

我亲爱的老婆挨了一耳巴子,大舅子看不过去就砸了一瓶子在男方头上。

男方这边的好友一声暴呵,「你妹妹偷人,你还敢动手。」

噼里啪啦,铺天盖地就是酒瓶子飞。

服务员趁机跑出去报警,安保根本不够用。

然后,就有了我看到警车以及救护车的内容。

后续的话,有空补吧,没多少了。

感谢打赏,我是实在写不动了,我脑壳昏….

————————————————

病去如抽丝,总算没那么严重了,马上更新后续哈,还没结束。

第二天,我总算联系上了 1 号猪。

他说话有气无力,很疲倦的样子。

据他说,他昨天晚上是在派出所过得,今天才被保出来,现在就等 2 号猪清醒。

我连忙就问缘由,他叹了口气就开始给我讲述求婚现场的经过。

「他妈的巴子,一开始还好好的,结果突然包间里面就开始放视频,放这个烂婆娘偷人被别个抓包的视频。」

「咋回事呢,视频不是你准备好的吗?」

我这时候一直在想撇清责任,但是我不能欲盖弥彰,只能问他咋个想的。

他就说,「对啊,问题是走廊的视频和包间的视频是分开的。」

——————————————————

「我说那咋个被换的呢?」

他又骂了一句,「MMP,兄弟你先听我说完。就在刚放完视频的时候,烂婆娘偷的那个野男人就进包间了。我感觉他也不晓得啥情况,很可能是被骗过来的。」

我嗯了一声,「确实,他日妈要晓得是求婚现场,绝对不敢来,这是找打挨。」

「对,所以我已经大概晓得是谁了。」

「谁?」

「当初给我发照片那个人,这个野男人(2 号猪)的女朋友。」

我继续问,「那她咋个换的视频呢,她也是你们一个地方的?」

他说,「是个锤子,成都的。我问了服务员,U 盘是哪个给他的,他说是美团跑腿送过来的。」

「那她咋个晓得你们结婚这些事的呢?」

——————————————————

「我也问娇娇这个烂婆娘了,她说可能是微博上…..她跟这个野男人,就是微博认识的。」

微博?

我突然想起件事,怎么他妈我没查娇娇的微博?

我连忙就问,「等于娇娇在微博透露了?」

1 号猪叹了口气,「这个瓜批婆娘发了个微博,说:虽然提前知道某人下周要向我求婚,但是我还是很开心。」

我怎么感觉他这话很惋惜,似乎没人破坏求婚,他就可以安心当个鸵鸟。

管你风沙再大,没吹着我头,就算没风。

不过,我真的很感谢你帮我找理由撇清关系…..谢谢。

于是我就问,那接下来咋办?

他说,「等那个野男人醒撒,醒了就说赔钱。妈卖批彩礼钱刚好拿来赔钱。」

嘶…..不对,不对,这个婚你们还要结?

我连忙就问,「你还要跟她过?」

——————————————————

他说,「兄弟,不怕你笑,我真的是打算继续跟她过。她刚才跟我承诺了,她以后好好跟我过日子。」

「哥,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个事都发生了,你怕是三思哦。」

「你这读过书的是不一样,不过道理我也懂,只是我现在也老火。不瞒你说,我体检出问题了,我有乙肝,这个病我私下问过医生,医生说全靠保养,现在我酒都不敢喝了。」

「哥,乙肝也不至于,要不在想想。」

我肯定不得把话说死,这就跟情侣吵架一方找你诉苦一样,你如果跟着她同仇敌忾骂渣男,后面对方和好反而记恨你。

他这时候语气有点咬牙切齿,「我他妈为了她借了那么多钱,现在还要赔钱出去,我如果不结婚了,那不就是放过她了吗。再说,结婚就代表我会对她和以前一样好吗?等她给我生个娃儿,哼哼…」

你哼个锤子,等生了娃儿,你继续当舔狗。

这种男人的心态我见过不少,一开始发现被绿,那是要杀人的气势。

结果缓和一段时间,选择净身出户,感觉他很慷慨大度。

其实只是一个可怜而又嘴硬的懦夫。

说完这儿之后,我没继续问他,我的主要目的达到。

接下来,我要去翻看娇娇的微博。

因为,我从没看过她的微博。

——————————————————

我尝试匹配通讯录,没她…..

我就开始搜名字,也没她…..

我换了她 QQ 昵称,还是没她…

我换了她过去使用过的微信昵称,也还是没她…

不对劲,还有秘密。

但是我肯定不会止步于这个软件,于是我又下载了老几样,抖音,快手。

结果,依然没查到她。

她在我面前放过抖音,我当时还说过她浪费时间,怎么我搜不到?

通讯录也匹配不到。

这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上古软件,美拍。

美拍前几年特别火,现在基本被人遗忘,但是如果你真的有心,你会发现上面有些奇妙的视频。

不建议情侣去搜,因为你很可能看到另一半和他前任爱的过往。

然而,美拍也没有找到她。

——————————————————

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于是我微信给她发消息。

「宝贝儿,在干嘛。」

等了一个多小时她给我发了个语音。

「我好忙啊今天,好累哦。公司又要安排我出差,好烦。」

这个话是提前给自己找借口,我肯定不得信。

于是我没多问,说了两句骚话就喊她先休息。

我现在不能太急,我要让子弹飞一会儿…..

因为二号猪还没醒,据说他的家人还在悉心照顾。

——————————————————

到第三天上午的时候,1 号猪主动联系我了。

「兄弟,好久回来。」

「哥,心情不好哇。」

「嗯,有点,晚上想喝点。」

我说喊其他几个兄弟伙出来撒。

他说,「我跟他们在一起有些话说不出口,我感觉他们都在笑我戴绿帽子,戴了绿帽子还要忍..」

于是我连忙就说,晚上我能到,等我过来陪你喝点。

顺便我问了哈,「你带不带她呢?」

「带个锤子。」

确实,面对这种事,人的情绪反复无常,一会儿想妥协,毕竟会想起甜蜜过往。

但是一想起对方和别人在床上的模样,就会心如刀割。

我能理解…

还有句话我要说清楚,有人说我不该报复的时候,顺带加上 1 号猪,因为他只是挖墙脚。

你要在我面前,老子就给你一锭子。

推己及人懂不懂,你婆娘被人家觊觎,挖你墙角,你要体谅对方吗?

君子是发乎情,止乎礼,喜欢美女帅哥是人之常情,但是这不是逾越的理由。

还有,他也给我戴了帽子。

我跟她分开三年,他跟她在一起接近四年,这不是绿是什么?

——————————————————

晚上我和 1 号猪见了面,我刚到他都已经开始喝上了。

我像安慰我真正朋友一样,先不说话,等对方倾诉。

「兄弟,你说我算不算舔狗?」

「我觉得不算,你这是因为喜欢,才对她付出那么多,因果关系不一样撒。」

「那你说我到底该不该跟她继续。」

「看你能不能接纳,不管你想等她给你生了娃儿离婚也好,还是婚后对她撇,至少也要每天相处。你能保证每天心平气和吗?时间长了,我怕你憋出病。」

这番话都是从真朋友角度出发,因为真诚才是最好的权数。

当人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的时候,对方会对你更加信任。

——————————————————

喝到一半,他接了个电话。

眉头也越皱越深,匆匆挂了电话。

我连忙问他怎么了,他说医院那个傻逼醒了,对方喊他过去协商赔偿的事。

我立马说,「那你先过去,我就不去了,我开了一天车这会儿也想睡了。你过去了心平气和的说,不要急。毕竟对方可以验伤,事情严重了,你可能要进去,而且还要留案底。」

2 号猪,你他妈终于醒了。

我这个人心善,你罪不至死…

我到了酒店正准备睡觉,1 号的电话来了。

他说,「兄弟,他妈对方也太黑了,开口就是 15 万。」

「你预算是赔好多呢?」

「加住院费的话,总共 5 万。而且我问过医生,他伤的不严重。关键他他早就醒了,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家人专门喊他装昏迷。」

「你预算加点,赔 7 万,喊对方降。但是你必须一笔一笔把费用记下来,给他们讲道理。」

「要的。」

——————————————————

然后…然后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的时候我问他,他说闹崩了。

「专门给他们算了费用,住院治疗抢救 1 万多,误工费我给他算的一天 200,医生说再有最多半个月就可以出院,也就 3000。结果他妈说,出了院也没法立马工作,而且他已经被公司辞退了。我说好,那再给 5000 误工费,这就是 8 千。精神损失费,2 万。」

我他妈…我喊他多给点预算,结果越算越少。

2 号猪家人就不干了,说的是要留疤,还要喊他赔整容的钱。

他说打在脑壳上的,咋有疤呢。

对方说,有疤的地方以后不长头发,二回结婚别个女方嫌弃他是秃子,是不是他负责以后结婚。

其实就是为了钱,大家都懂得起撒。

我立马说,「那你咋个说的。」

他说,「老子心想你把我婆娘睡了,还要喊老子负责你以后结婚,日你妈你咋个不负责我呢。但是我没说哈,我说我现在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我结婚的钱都是借的,我名下也没得房子。就五万块钱,爱要不要。」

————————————————

这个瓜批….

2 号猪一家不接受,就说喊他坐牢。

他直接说,「我现在一路跟你们去派出所,我看你们用啥理由。我最多就是一个寻衅滋事的罪,而且你们也是过错方,我最多最多进去坐一年牢嘛。再说了,我不是不负责,只是你们这个要价太高,都是诈骗性质了。」

这个话一说,对方就说打官司。

他说没事,老子跟你们慢慢耗。

结果,下午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

这个瓜批把别个惹急了,2 号猪的家人直接推起病床,病床上躺起跟木乃伊一样的 2 号猪,杀到了他们公司。

反正你两口子在一个公司,看你们咋个办。

于是现场进行了第二场大戏。

2 号猪的家人一路敲锣打鼓,哭诉 1 号猪和娇娇的罪行。

说娇娇偷人,2 号猪并不知情。

而且 1 号猪还伙同黑社会报复 2 号猪,现在还扬言要报复他们一家。

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就这样,不仅整个公司,顺带写字楼附近的人,都知道了一个叫 X 娇娇的女士偷人。

我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手发抖,真是神助攻。

————————————————

与此同时,娇娇给我发了消息。

「老公,我想辞职了。」

鄙人当然明白缘由,2 号猪一家四处宣传,她他妈能待下去,才说明是个真正能成事的大人物,连脸都不要了。

我立马回复说,「我早就说你那个工作强度太大,辞职就辞职吧。」

她说,「那你养我吗。」

「我少吃点撒,我养。」

她发了个感动的表情,「老公我爱你。」

「撒浪~」

「那我过来找你吧。」

「好。」

————————————————

正规公司辞职要走流程,但是我想娇娇应该度日如年。

但是我此刻想的是 1 号猪咋个打算。

我立马问他,「那你现在咋个办呢,你婆娘又咋个办呢。」

「那个婆娘要辞职,我也打算辞职。」

「那赔钱呢?」

「他们把老子工作都耍脱了,现在还想要 15 万?最多 5 万,一分不加。坐牢老子都认了,怕锤子。」

我继续劝他三思,尽量不要留案底,争取协商好。

但是很明显,他是个比较冲动的人。

我没继续纠结这事儿,毕竟我亲爱的娇娇要过来了。

我想看看她要怎么在我面前继续她的表演。

关键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她社交账号为什么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雁过留声,只怕是没得那么简单哦。

————————————————

等了一周,终于得到了 1 号猪的消息。

他说达成一致了,加上住院费一共给了 6 万块。

我说舍财免灾,以后千万不要太冲动了,不值得。

接下来跟娇娇咋个打算呢。

他说,「结啊,日她妈这六万就是老子给的彩礼钱,必须结。日妈当时打他的人又不是我一个,娇娇的哥也打了,他哥还想抽身?」

我就没在多问,只说去成都办事。

然后在我家乡的车站,接到了娇娇。

————————————————

晚上吃烧烤的时候,她时不时的要回消息。

但是每次我一看她,她就会把手机锁屏,并且催我喝酒。

太拙劣了。

等她再次回消息的时候,我立马就说。

「日妈你吃个饭在忙个啥,一直拿手机,在给哪个发消息嘛。」

她立马解释说,「公司对接工作没弄完,新来的员工啥都不会。」

然后给我看了哈手机,确实是群里的消息。

我说,「那你也不至于吃饭也这么忙撒,你都辞职了的嘛,白天没法弄嗦。」

说了她之后,她就没用手机了。

但是,她手机的呼吸灯一直再亮。

她用的是三星,按理说绿色的呼吸灯亮了,屏幕也会亮。

但是,她手机并没有亮。

我用的是苹果,但是我之前也用的三星。

我不喜欢有些软件的推送信息,我就把通知关了。

然而,消息来的时候,呼吸灯也会亮。

————————————————

没办法,我只能看她手机…..

但是我不想太下作,不过我还是记住了她的锁屏密码。

晚上她在我旁边刷抖音,有时候要跟我分享,也要给我看她认为好笑的部分。

终于,鄙人知道了她的抖音名字。

按图索骥,我就在上厕所的时候搜索其他软件的名字,然而微博还是没搜到。

妈的,可耻!

我居然沦落到看她手机,真他妈耻辱。

奇了怪了,手机上居然没微博这个软件!

草。

————————————————

我正打算锁屏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软件,叫寻觅世界。

我开始以为这个软件是那种分享旅游的小众软件,结果并不是。

当晚上我没怀疑这个软件,但是我真的非常好奇,她龟儿婆娘的微博呢。

我到后面疑心就更重了,上厕所的时候我就下了这个软件。

果真,是他妈寻觅世界。

寻觅世界的炮友!草。

我点进去居然喊我选长期关系,还是短期关系。

我就开始注册,这个软件有点像探探,里面全是女的。

约炮软件嘛,懂得都懂,不懂的我说了你也不懂。

妈的,厕所一蹲就是半个小时….

有个妹妹确实好看,我怕是机器人,我还专门跟她摆了一会儿。

我问她耍这个软件干啥,她说有钱挣,我说这个咋个挣。

对方说,像你给我打视频电话,我就可以收钱。

草,这尼玛…..

那娇娇耍这个,未必然是为了补贴家用?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专门喊我朋友安排了一场局,我带上她一起去喝酒。

晚上喝多了,我就点开了这个软件。

呵,钱包里面空,然而提现记录可以追溯到半年前。

然后我就看她跟别个聊什么。

有个男的给她发消息不完整,我只看到了一句话。

「那我下周来找你。」

而且这个男的还他妈送了个可以提现的礼物给她,我算了哈价格,日他妈 200 多。

我算懂了。

这就是卖嘛,还说个锤子啊。

女的钓凯子,凯子傻乐呵。

能发展到线下见面,也是牛逼,不晓得收了别个好多礼物。

不得不说,她拍的照片还是可以,照片能打 7.5 分,很真实不网红那种。

凯子能上当,我理解,真的,是你的话,你都要上当。

我当时又心生一计,我想看哈我亲爱的老婆到底还有啥秘密。

于是乎,我记住了她的昵称。

等她回去之后,我这边齐头并进。

毕竟,这个凯子还要来见面磕炮….

不过真的恶心,很他妈恶心!

高强度写了三个小时,我本来就昏沉沉的脑袋更加昏了。

我先吃口饭。

感冒还没好,身边没电脑。

大家不要急,更新通知你。

马上就结束了…

26 日更新结局,事儿多,海涵。

————————————————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一号猪怎么没联系她。

1 号给我表述的内容捋一捋,很多东西写到纸上,也就解决了一半。

首先,他知道娇娇出轨,并且和娇娇的家人来了一场大战。

其次,2 号猪被打伤,他赔偿了 6 万块。

他目前在纠结,因为他如果不和娇娇继续下去,这个钱也就白亏了。

但是在一起的话,心里又很膈应。

所以,他的意思是。

他要和娇娇继续下去,毕竟领了证。

但是,婚后肯定不会对她好,甚至只想生个孩子就拜拜。

也就是说,我现在只需要静等他的报复。

————————————————

可是娇娇在这个约炮软件,和凯子互动频繁。

对方说线下见面,而之前的聊天记录丢失,说明她们还说了其他内容,由此才引申到见面。

而这个其他内容,很可能就是聊骚。

于是,我找了个理由,和她短暂分开。

我去询问了 1 号猪。

娇娇这几天跟我在一起,你他妈怎么不联系她。

————————————————

我打通电话就寒暄了几句,我问他工作怎么样了。

他说钱都赔了,还能怎么样,用不着辞职了呗。

我又问,那你和她呢,在联系没。

他说联系的很少,只是没见面。他还说娇娇告诉他,她爱他,但是对不起…..

我就劝他,「哥,要不然你还是换一个。」

他说,「不行,我想好了,我必须要跟她继续过下去,但是…哼哼。」

你哼你妈,她不在家里你都不知道,你还哼哼。

算了,兄弟我助你一臂之力。

————————————————

我知道她和凯子约定的时间,说来娇娇也是胆子大,直接就约在了她所在的城市。

城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灯下黑还是能做到。

送她去了东站,我就立马开车往她的城市走。

她那班动车晚上 10 点到站,车站人并不多,于是我老远就看到了她。

她一直都在打电话,要不然就是回信息,确实很忙….

我看她上了出租车,我就开始跟。

她家的位置我清楚,所以她只要是回家的方向,我就不怕跟丢。

然而,我跟丢了。

10 点过的城市出租车很多,记住对方车牌号都找不到。

————————————————

于是我只能去她家楼下,等到 12 点,都没看到她回来。

明天就是她和网上那个凯子见面的时候,如果不知道她的行踪,那我这次报复就失败了。

我立马联系 1 号猪,我说哥在干嘛,我回来了。

他回复我说,一个人在家喝寡酒。

我当即就约他出来,他欣然接受。

————————————————

我一见到他,就有点心软。

因为他越来越憔悴了,肉眼可见瘦了一圈,整体精神状态也不好。

也是,好不容易在我这儿挖的墙角,被别个抢了,换谁都这样。

我劝慰了他很久,用的都是最难听的话。

我说,一双藕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没必要委屈自己。

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也在让我自己放手,但是我真的不甘心她就得到这点恶果。

他听了这话喝了一大口,没说话。

我继续点火,我说买包烟遇到十个人,八个人都跟她有关系,心里顶得住吗。

给他整破防了,看我的时候眼睛通红,恨不得把我吃了。

————————————————

可是冤有头,债有主,老弟你要自己承担才行。

于是我继续变本加厉的说,他直接给我来了个现场直播,吐了一地。

我给他拍背的时候就告诉他。

「哥,拖下去没意思。是你想妥协也好,想怎么也好,你们还是需要见一面,毕竟也有夫妻之实,领了结婚证。」

他吐完了就说,「那好,我找个时间。」

你还找个锤子,在找她再给你来一顶帽子。

我立马催他,「事不宜迟,你继续拖下去,身体要跨。」

他说好,那就明天。

————————————————

第二天早上,我就联系他。

我说,「哥,昨晚上不好意思,我喝多了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其实就是暗示娇娇是鸡那些话….

他说,昨晚上他断片了。

然后我就问,「你约她几点见面。」

他说,「娇娇今天不舒服,让我过几天跟她联系。」

我立马说,「那你去她家直接找她撒。」

他说,「也是,老子看哈这个婆娘到底哪里不舒服。」

————————————————

到了下午,他给我发消息说。

说他刚去她家的时候,她根本不在家。

她妈看到她来了,立马把她喊回家的。

是啊,娇娇准备见凯子,要不是你上门去,她父母也不会给她施压,让她回去。

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他妥协了。

他当着娇娇父母面承诺,以后日子继续过,这个事当没发生,毕竟是婚前的事。

————————————————

这时候我已经在娇娇家对面的茶楼了,我把车停在车楼里面的。

我看到 1 号猪一走,就开车到了她小区不远。

能看到她接下来去哪儿,就最好。

可能是她家跟她继续说了些什么,等了一个小时,我才等到她出来。

————————————————

她开车出门,我就在背后跟。

她他妈居然在城里饶了好几圈,最后,去了火车站。

我终于见到了她和凯子见面,这个凯子属实不行。

跟 1 号差不多矮胖矮胖,但是看起有钱,穿的都是古驰这些。

只是咋说呢,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她把凯子接到之后,在停车场里又待了很久。

毕竟我是一路跟踪,还闯了两个红灯。

不能跟丢了,在丢一次,1 号猪就不能去发疯了。

————————————————

这次娇娇的行为很谨慎,在城里饶了几圈。

最后选了个很偏僻的位置,那个宾馆很 low。

100 来块一晚上,但是附近人真的少,清净。

而且,她把那男的送到门口就开车走了。

我确定她走之后,我就立马去了那个宾馆。

彼时,电梯还在上升,我就说开间房。

当时我已经看到电梯在五楼停,加之刚才一直没顾客,所以我确定凯子也在这层楼。

————————————————

跟娇娇没啥意思,跟这个男的才是重点。

只要跟住他,娇娇必然会出现。

一层楼只有八个房间,而且都是两两相对。

我并没急到去确定凯子住哪个房间,因为时间还长。

一下午时间,我都趴在窗台看楼下。

我都吃了晚饭,娇娇都没来找凯子。

但是,凯子你未必不吃饭吗。

于是,我就把门打开了一个缝,听声音。

要知道外卖小哥的手机都有语音播报,都是接单信息之类。

我听到了这个声音就立马跑到门跟前,我听到小哥敲门,对方收到外卖还说了谢谢。

谢谢二字是普通话,这极大可能就是凯子本人了。

毕竟外地人来了,都是就近居住。

比如你要到哪个景点,就在附近订酒店,你要坐飞机或者动车,也会在附近。

然而这个宾馆在偏僻的开发区,除了凯子还有谁。

妈的,原来一下午就在我隔壁。

————————————————

我苦等良久,还是没等到娇娇的到来,天都黑了。

我实在累得不行,就睡着了。

我开始不是说这个宾馆不行吗?

连隔音都不行。

我是被鸡叫声吵醒的。

声音就来自隔壁。

我耳朵贴墙听了一阵,我敢确定就是娇娇的声音。

彼时时间凌晨 2 点过,老弟明白了。

这个鸡是专挑晚上出门的…..

这种淫秽的声音听了人会霉,和水乳交融不同,这是机械的钱色交易。

我正准备走,声音就停了,合着就俩分钟啊。

但是我还是没久待,恨屋及乌,我觉得这个宾馆都脏。

我甚至觉得这就是专门供偷情的地方。

—————————————————

我开车去了市区,找了个地方喝酒。

喝完之后,我在想。

这次我告不告诉 1 号猪,到底告不告诉他。

如果不告诉,他继续被蒙在鼓里。

如果告诉了,至少知道了真相。

真相这个东西就像风沙,我如果是鸵鸟,当风沙来时把头埋在身体里,风沙就没来吗?

再说,我本来就是来报复的。

—————————————————

我纠结了几天,在第三天的时候。

我摸清了娇娇的规律。

她基本在晚上 1 点出来会这个凯子。

在 5 点过的时候离开。

不仅如此,我还摸清了这个宾馆。

确实是偷人的窝,至少我看了三组半夜出来开房的人。

都是前后进宾馆,出来的时候一个先出一个后出。

没意思,我真的觉得床笫之事没意思,都给我整禁欲了。

————————————————

于是我给 1 号打了个电话。

我笑着说,「也,哥,日妈吃烧烤不喊我哦。」

他说他没吃烧烤啊。

我说这种情况确实不能喊我,我用那种我懂的笑容,说,「你们两口子吃烧烤,我来干锤子啊。」

他说,你再说啥哦,啥两口子。

我连忙说,「噢噢噢噢,不承认,没事,我理解。」

他立马追问,「你在哪里看到的。」

我说,「开发区啊,这边有个新楼盘,我下午过来看门面,才喝完酒。老子喝完就看到娇娇在打包烧烤,你还不承认。嗯是要面子嗦,和好就和好嘛。」

————————————————

他那边沉默了很久,他说,「她去了哪里,你看到了吗。」

我立马假装意识到了什么,我就说,「嗯?啥子?我接个电话。」

他说,「你莫装,你已经说漏了。快说在哪里看到的。」

我就说,「我看错了,我刚刚确定了一下,不是你婆娘,再说了,我只看过照片,哪敢确定呢。」

他语气变得很迫切,「快说在哪里看到的。」

我无奈就说出了那个宾馆的名字…..

然后,就没然后了。

在这天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

我给 1 号发消息,他在也没回过,就像是突然消失。

就连娇娇也是,仿佛两个人协商好了一般。

我想落井下石,看笑话,但是这天之后。

已经索然无味。

结局到底是什么,我已经不想知道了。

可能她们离婚了,各过各的。

也可能她臭名远扬,离开了这个城市。

总之,一切都变得那么空洞。

报复了这么多,我居然没多大快感,只有空虚。

我在思考一件事,男女之间的关系,究竟该如何相处。

不过我知道一件事,我对人,是真的失去了信任……..

完。

你是怎么报复绿你的另一半的? - 英俊小婊哥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