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谁能分析一下鲁荣渔2682号惨案?

 船上活着的,全员恶人。

2011 年 8 月 12 日,历经八个月,一艘名叫鲁荣渔 2682 号的远洋渔船,从太平洋归来,停靠山东荣成鑫海公司码头。法医第一时间上船,刚喷洒完血液显形喷剂,却发现,每个角落都显现暗淡蓝光,整条船像被血洗了一样。

警局里,渔船 11 位幸存者,从噩梦中惊醒,陷入痛苦的杀人回忆:

「公海杀人不犯法!」

「今晚人人都得沾血,谁不杀人,我就杀了谁!」

「咱们 11 个人必须一条心,不然都得死!」

船上活着的,全员恶人。

△鲁荣渔 2682 号
△鲁荣渔 2682 号

△鲁荣渔 2682 号

1、鱼与刀

2011 年 6 月,南半球即将入冬。

深夜的海洋下起瓢泼大雨,一艘名为鲁荣渔 2682 号的中国渔船,正随着海浪颠簸起伏。船上人们身披黑色雨衣,站在高瓦灯光下,不断将海中鱿鱼提起。

经过两天两夜高强度工作,渔工们面色焦黄,早就疲惫至极,纵使冰冷雨水不断打在脸上,仍忍不住浓浓困意。在他们身后,船长来回巡视,但凡看到有人偷偷打盹,便会挥舞拳头一顿猛打,直到渔工跪地求饶才肯罢休。

虽然身体极度透支,渔工刘贵夺却没有丝毫怠慢,见鱿鱼上钩,咬紧牙冠用力拽着。在他看来,这条力道十足的家伙,个头应该不小,运气好的话,能给自己换来 5 块钱提成。

正铆足劲儿与其角力,刘贵夺脚下一滑,突然被拖到船外,眼看要落入大海,他双手紧紧扒住船身铁皮,呼喊救命。

众渔工听到求救立马围上来,一阵慌乱后,获救的刘贵夺,坐在甲板上大喘粗气。他赶紧看向拉上来的鱿鱼,目测没超过 10 斤,感到失望无比。

「一斤鱿鱼才多给你两毛五,至于把命搭出去吗?」

听到工友这话,刘贵夺慢慢站起身,回到工位再次将鱼钩抛入海里:

「至于,不缺钱,谁上船干这活…」

「你也别瞎忙活,我听说咱们工资不准,出海前说的,每年最少 4 万 5 的工资,可能拿不到!」

工友说完后,摇着头走了。

刘贵夺陷入恐慌,他上船唯一目的就是钱,毕竟一家老小张嘴等着,两年挣不到钱,全家就生活不下去了。

刘贵夺越想越害怕,决定找船长问清楚。

驾驶室烟雾缭绕,船长啃着肥硕的肉棒骨,吃相很是难看。刘贵夺刚进来,还没等开口,船长却连连夸赞:

「小刘啊,你这几个月干得不错,每月钓鱿产量都是第一,不愧是以前当过兵的!」

刘贵夺依旧木讷,只关心工资的问题:

「船长,辛苦我倒是不怕,就是不知道,合同上写的每年保底 4 万 5 的工资,能不能拿到?」

船长假装毫不知情:

「4 万 5?哪来的 4 万 5?」

刘贵夺以为船长没听清,仔仔细细又说了一遍,船长脸色一变,开始不耐烦:

「每年保底 4 万 5?想什么呢?仔细看看签的合同,明明白白写着,如果没钓上来鱼,每年保底 4 万 5。现在你钓了那么多鱼,就没有保底了,按月薪 1 千,每斤两毛五的提成走!」

刘贵夺从没想过,文化人竟能用文字吃人,签好的合同也能玩出诈骗。现在看来,自己拼死赚来的工资,算上烟钱、每月补给、吃穿用度,玩命干活两年,反倒还欠渔船一屁股债。

刘贵夺原本想争辩,但是看着船长和他周围的打手们,各个人高马大,自己再争辩下去,估计也没好果子,与其这样还不如赶紧回国,另谋个差事。

但没想,船长挥出棒骨砸在刘贵夺脸上:

「想回国?这可是公海!你来的时候,既没有船员证,也没有出境证明,现在就是偷渡黑工,看看哪艘船敢搭你回去。现在,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刘贵夺仍然执意回国,船长完全被激怒,众人对着刘贵夺疯狂拳打脚踢。一般的渔工揍一顿也就老实了,刘贵夺却死不松口,就这么硬挨着。

船长撒完气,发出最后通牒:

「你仔细点,拉鱿鱼的时候不小心掉海里,也是常有的事,船上没有监控,空口白牙,老子就是杀人也不犯法,懂了吗?」

刘贵夺鼻青脸肿回到舱内,大家赶紧围上来询问,一番交代后,刘贵夺掏出一瓶酒,猛灌了两口,咬牙切齿道:

「钱拿不到了,现在得想办法回家。」

整条船上渔工,都是为生活所迫,被逼上船的苦命人,陆地上被人瞧不起,到了海上,也习惯了忍受欺压:

「船在他们手上,不干活连饭都不让吃,你说咋回去,况且,这里是公海,没有证明,去哪都是偷渡客!」

△刘贵夺等人签订的合同
△刘贵夺等人签订的合同

△刘贵夺等人签订的合同

2、刀杀鱼

面对众人七嘴八舌的问题,刘贵夺沉默半天,只觉得自己就像条案板上鱼,任由船长宰割。正一筹莫展时,刘贵夺重复了刚才船长的话:

「公海杀人不犯法!」

渔工们都闭嘴了,愣愣的刘贵夺,想确认这到底是不是开玩笑。

刘贵夺却一脸严肃,淡然说了句:

「咱们有渔刀,他才是案板上的鱼!」

因为刘贵夺的笃定,最终,有九人决定跟随。

6 月 18 日这晚,当补给船刚给渔船加满油后,舵楼外铁梯上,出现「噔噔噔」一众人脚步声。刘贵夺等人冲上舵楼,将驾驶室门踹开。

船长坐起身,看到九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却有些见怪不怪:

「你们要干嘛?不想活了吗?」

「给老子闭嘴,起锚,把船开回国!」

面对渔工的嘶吼,船长也不忌惮,起床活动下手腕,朝九人逼近。

乘船半年,众人早被打服,见船长即将发狠,人人不禁担忧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唯独刘贵夺,一声不吭迎了上去,拔出鱼刀直接刺向船长左腿。

刘贵夺的举动,让大家猛然一惊。船长先是诧异,随即握住留在腿上的刀,跪倒在地,痛苦大叫。

「拿绳子,给他绑起来。」

刘贵夺说完,依然没人敢动。见船长准备起身反击,刘贵夺抄起旁边的钢管,狠狠将他砸倒在地,又一次说道:

「拿绳子,绑了。」

船长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大家心里有了底,立马围了上去,拿出早已备好的绳子,给他牢牢捆死,还有人学起电视里情节,脱下袜子,直往船长嘴里塞。

刘贵夺毕竟在部队受过训练,这半年完全看在钱的面子,才忍着船长打骂。可一旦钱没了,他便再无所顾忌,无论什么手段,也要达到自己目的。

船长被彻底搞定,众人打开驾驶舱窗户,朝着下面渔工大喊:

「收线!收线!都他妈别钓鱿鱼了,回家啦!」

没参与计划的渔工们,一阵欢天喜地,可大副、二副、轮机长等渔船机组人员,全然蒙在鼓里,不知发生了什么。

「瞅你那傻 X 样子,瞎嚷嚷啥!」大副仰着头,对着上面渔工大骂。等他进入驾驶舱时,才发现被捆住的船长和九个虎视眈眈的渔工。

刘贵夺原本打算收拾完船长后,紧接着把大副控制住,现在大副自投罗网,倒省了力气找他:

「这个人也不能放了。」

众人不自觉开始听从刘贵夺指使,一拥而上,又来了次五花大绑,将其扔在船长身边。

「革命」彻底胜利,大家欢呼雀跃时,却没留意,一把菜刀向刘贵夺猛地劈来。

「小 X 崽子,想造反!」

谁也没想到,人高马大的厨子老夏,除每天切菜颠勺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船长御用打手。被困的船长,见自己帮手到了,虽顶着剧痛,仍不禁喜上眉梢。

老夏发着狠,刀刀想要人命,刘贵夺可算知道,船长在海上蛮横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平安无事。

刘贵夺急忙躲着老夏的刀,身上已被划出一道血痕,眼看下一刀已躲无可躲,生死存亡之际举起钢管,向老夏左腿处猛砸。

老夏吃痛站立不稳,菜刀也掉落在地。刘贵夺赶紧抓住机会,捡起菜刀,直接向他脖子抹去。

血洒当场,厨子老夏,就这么死了。

这一番举动,让在场所有人,脸被吓得惨白,就连刘贵夺也大喘着粗气,瘫坐在床上再次念叨着:

「公海杀人不犯法。」

在刘贵夺指挥下,几人将老夏尸体抬起,背着刺眼的船灯,抛入夜幕下的大海。

正如船长所说,在海上人没了就没了,清完血迹后,更看不出一丝痕迹。

众人挨个回到船舱,和以往热闹的宿舍相比,今天大家安静得出奇。没过多久,有个老船员向旁边人悄悄嘀咕着:

「中国渔船也算中国领土,公海杀人一样是死罪!」

周围人慌乱的没了主意,不知谁小声附和了句:

「人是他刘贵夺杀的,和我们没关系。」

话音未落,刘贵夺出现在船舱门口,只是见他眼角抽动,并未说什么话,将家人照片拿走,独自搬离船舱,去到驾驶室居住。人一走,宿舍里吵开了锅,众人暗自揣疑,刘贵夺到底听没听见?

3、刀与鱼

刘贵夺其实听到了老船员的话,他一直坐立难安,成宿失眠。他强迫船长,设置返航线路,并关停通讯设备。所有人的鱼刀和救生衣没收,救生筏也用钢筋牢牢捆上。确保谁也不能离船,杀人的事,绝不能让渔船以外的人知道。

回国的航程在 60 天左右,刘贵夺让大副开船返航,踏上回国之路。以刘贵夺为首的九人,在造反后,成了船上新统治核心,人人对刘贵夺忌惮无比,为了自保,争先恐后在他面前献着殷勤。

甚至,刘贵夺又开始派专人在船舱巡视,只为尽快掌握着每人一言一行。整条船上谁在打牌,谁在聊天,聊天都说些什么,刘贵夺都会仔细研究清楚,并记录在本子上,以此确保自己绝对安全。

于是,积极做事的手下们,开始打着刘贵夺旗号,四处嚣张跋扈。渔船机组人员,丢了权势,更是被强烈报复,苦不堪言。

直到航程过半,渔船机组人员实在难忍暴政,悄悄聚集起来商讨如何「造反」。他们本就分管渔船的机械维护,稍动手脚后,很快,船上就出现各种问题,油耗增大,速度变慢,甚至不时停船。

被蒙在鼓里的刘贵夺心急如焚,照这么下去,渔船无法正常回到国内,半道儿就得停海上等待救援。等到那时,自己杀人的秘密,肯定得暴露。

这天,刘贵夺突然接到线人举报,二副勾结渔船机组人员聚在一起,商量如何造反,不仅偷偷搞破坏,还计划暴动,让船长重新夺权!

刘贵夺听到这话,不禁浑身冒出冷汗,他本以为自己在船上布置了天罗地网,没想到,刀已快架到脖子上了。

他赶紧召集其余八个同伙开会,谈起二副等人造反危害,以及现在众人的处境,一旦放任不管,肯定遗祸无穷,甚至有生命危险!

刘贵夺见不少人还有些犹疑,又补充了一句:

「今晚人人都得沾血,谁不杀人,我就杀了谁!」

7 月 16 日深夜,海上下起雷暴雨,本该在此刻播放安全须知的喇叭,突然响起张学友的《吻别》。

在音乐的掩盖下,刘贵夺指挥杀人,除留下船长、大副、以及日常要维护机械的大管轮外,其他渔船机组人员,全部杀光!

刘贵夺等人身披黑色雨衣,将船舱打开,带着一人走了。没多久,便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噗通」一声尸体入海,拉开了屠杀序幕。

刘贵夺将九人分为两组,分头展开杀戮行动。一时间,船上血光四溅,求饶声、惨叫声,接连不断。大雨磅礴,鲜血掺杂着雨水,顺着甲板流淌,不断有渔船机组人员身中数刀,被逼跳海。

看着这些人手上都沾了血,刘贵夺长松一口气,打开舱门,见二副倒在一片血泊中,想起他主导造反,不由地生出一股恨意。

刘贵夺猫着腰,用刀扎了扎二副身体,笑道:

「这不是二副吗?怎么躺地上了?」

刀刃不断进出,冒出滋滋声响,二副瞪大着眼,哼声简短沉闷。

「扔了吧」

玩腻了的刘贵夺站起身,将二副抬出船舱,没过半分钟,便听到「噗通」一声响,彻底葬身大海。

船舱的工友们见到这幕瑟瑟发抖,刘贵夺看出众人的担忧,称自己只是锄强扶弱,不会害自己兄弟的。

但是在大家眼里,刘贵夺已变成比船长更恐怖的暴君。当初被欺负的老实人,在接过刀与权后,释放出更大的恶。

暴雨停止,造反者顺利清除结束。众人搬出 12 箱啤酒摆在甲板,手举钢刀,决定彻夜狂欢。

想到大家手上都沾了血,成了牢不可破的「血盟」,刘贵夺不禁长出一口气。他倡议举杯畅饮,没想六个内蒙人无动于衷。

刘贵夺万万没想到,今夜「血盟」刚刚建立,便已划分党派,即将分崩离析……

4、是刀也是鱼

这次屠杀结束后,刘贵夺发现,恐惧没有减弱半分,反倒让全船所有人,各个心怀鬼胎。

大家看向彼此的眼神里,都透露着阴冷。刘贵夺更是如此,上床睡觉时,得找两个人守着;吃饭前,为防止有毒,永远不先动筷;就连在船边走着,也要时时观察周围,生怕有黑手把自己推下去。

船上气氛越来越诡异,逐渐有人忍受不住恐惧,自行跳海自杀。

离回国还有最后十天,船已经接近日本海域,刘贵夺心软了,自己原本劫船返航,不过是讨工钱,跟杀人扯不上任何关系。现在发展到这步,已和初衷南辕北辙,自己手上的血越沾越多,更不敢回国。

他想了个计划,在驾驶舱打开渔船喇叭,让所有人到甲板集合。

众人急忙出来,连被关押的船长和大副也到了。刘贵夺站在船头,对所有人宣称,自己计划逃到日本,手上沾血的,跟自己一起走,没沾血的,可以在靠岸后,继续驾船返回国内。

船上一时鸦雀无声。刘贵夺拿出卫星电话,让船长打开通讯,并手写了一串银行卡号,继续向大家说道:

「去日本需要钱,你们一会给家里人打电话,说自己得了急性阑尾炎,要 5000 块钱医药费,钱就打在这张邮政卡上。」

这张卡是刘贵夺家人的,他数了数船上现存人数,除自己外还有 20 个,每人凑 5000 能有十万块,正好是他出海两年的工钱。想着自己流亡日本,再无回国可能,这十万,就是要补上对家人的亏欠。

可船上的人都是穷苦出身,拿起电话要钱,扭扭捏捏百般困难。在刘贵夺凶恶眼神下,大家只能硬着头皮,向家人编造谎言。

结束后,刘贵夺长松一口气,回到驾驶室休息,他已决定不再杀人。

可他没想到的是,正因为筹钱,直接加速了「血盟」瓦解,险些让他掉入深渊。

内蒙人从刚上船时,就以包德为中心,不过在刘贵夺杀人后短暂臣服。但现在,人人手上沾血,包德重新变成内蒙人的核心,不再对刘贵夺言听计从。当天下午,包德将所有内蒙同伴召集在一起,大肆谴责:

「这刘贵夺真不是东西!咱给他卖命,还让咱们打钱!而且我还听说,他去日本,只打算带他黑龙江老乡,剩下的全杀了!」

六人听到这话气愤难忍,口中骂骂咧咧,一定要杀刘贵夺而后快。其中一人最是卖力,大骂刘贵夺无情无义。

「咱们这里有七个人,刘贵夺那边只有俩,咱们要刀有刀,要人有人,无论怎看,那刘贵夺都不是个儿。」

实力太过悬殊,包德并不准备制定计划,只是想最近挑个时间,直接把刘贵夺宰了。不过他没想到,刚才骂得最卖力的人,正是刘贵夺最忠诚的眼线。

当天晚上,眼线悄悄进入驾驶室,向刘贵夺说着:

「哥,包德要带着内蒙人造反!」

听完眼线复述后,刘贵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手止不住颤抖,又抽了两根烟:

「那就看谁先下手了……」

眼线有些急躁:「哥,包德内蒙帮有 6 个人,咱们现在只 3 个,势单力薄不是对手。」

考虑到以卵击石的局面,刘贵夺将目光放到被绑在床的船长身上,他才是整条船最坏的人。

「船长,要论治理人,你是把好手,不然拿这个合同坑人这么多年,没点本事,也活不到今天。现在情况你听到了,有什么主意不?」

渔船机组人员被屠杀后,船长本也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但眼看刘贵夺有求于自己,这让他找到了生存希望。

「刘哥,你放心,我有好招!」

刘贵夺给他松了绑,船长也没了先前的霸气,臣服在身边,不断献计献策:

「包德他们 6 个人手上都有刀,而且抱在一起,咱们跟他们硬碰硬,肯定没多少胜算……现在问题在于,怎么卸掉他们手里的刀,并且逐个击杀!」

两人讨论了一会,共同制定出,剿灭内蒙帮的计划……

7 月 24 日晚,刘贵夺按计划找到包德,称船长已经投靠,但得杀人纳投名状,要向包德借刀用用。

包德原本不乐意,但心想着不能让刘贵夺起疑心,便把刀递出,刘贵夺刚接过刀,使了使眼色,潜伏在后方的人,直接将刀捅进包德后背。

身负重伤的包德,一步步退到船边,不慎摔下船,但手中仍紧紧抓住船身的铁板。

「造反的还有谁?说了就拉你上来。」

包德大骂刘贵夺阴险,没说完几句,便被刘贵夺踹下了船:

「临死了还乱叫。」

包德死了,剩下的内蒙帮群龙无首,刘贵夺登上舵楼,用喇叭指挥众人杀戮。

渔船血光四溅,杀疯了的船长,每捅一刀,都要兴奋欢呼,把血涂抹在身上,并向舵楼上的刘贵夺炫耀。刘贵夺在喇叭里点名,就像死神的召唤,被叫到名字的人,一个接一个掉入海中,很快被黑暗吞噬。

当初屠龙的勇士,彻底变为恶龙,刘贵夺已被权利和贪欲,牢牢困住。

又一轮屠杀结束,刘贵夺取了两瓶酒,分给了船长,两人也不多说,举起酒瓶一饮而尽,随即放声大笑。

刘贵夺环视四周,只觉得自己真正成了「王」!

「刘哥,你可比我狠得多!」船长赞叹道。

众人把酒言欢,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四点,等到天色渐亮,众人刚要回房休息时,却听到「嘣」的一声巨响。

船停了,并逐渐向外侧翻。

6、落网的鱼

渔船倾斜引发了不小骚乱,船长赶紧找到大副,下机舱检查。此时,海水渗入机舱没过膝盖,空气中飘着一股浓烈油臭味。

船长暴躁喊着:

「大管轮去哪了!赶紧喊他来修!」

众人在船上找了许久才发现,在昨晚屠杀中,无法承受恐惧的大管轮,趁乱跳了海。

听到大管轮消失,船长破口大骂:

「他妈的!船底阀门被打开!大管轮跳海之前,想把船弄沉,让咱们都死!」

话音未落,船体猛然下沉,水位突增至腹部,整个渔船加剧倾斜。

「快去拿救生衣!」

随着刘贵夺这一声大喊,船上众人手忙脚乱展开自救。大副拉来抽水泵向外排,但和不断涌入的海水相比,丝毫无济于事。船身还在倾斜,刘贵夺懵了,他扔了这么长时间的人,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要掉海里。

船长奔向舵楼,通过公司通讯频道大喊:

「这里是鲁荣渔 2682 号!在日本东海,机舱进水,船要沉了!」

直到确定有船会来,船长才放下话筒,指挥众人继续抢险。

机舱里,除抽水泵外,大家抄起木桶、脸盆等向外泼水。钢筋绑紧的救生艇也被放了下来,等打满了气,才发现这救生艇,只能装下 5、6 个人。

「他妈的,这公司真没把咱当过人,整条船就配了一个小救生艇!」

众人破口大骂,刘贵夺随即下令,把床板拆下来做木头筏子。

木床拼接成小木筏,怕不牢靠,又弄来了几个空油桶,绑在上面加固。等木头筏子下水的刹那,大副带着手上没沾血的三人,跳了上去,猛地向外一划,逐渐远离渔船。

此时,在船长指挥下,船锚被放入海里,渔船终于不再倾斜,并向上抬升,正当欣喜危机暂时解除时,刘贵夺忽看到木筏越飘越远:

「唉!木筏怎么走了!」

船长赶紧看去,气得连连跺脚,指着木筏大骂,让他们回来。

四人刚刚逃出生天,那肯再回地狱,将压抑两月的情绪尽数骂出,船长也疯了似的对骂:

「回来!」

眼看木筏越来越小,船长面如死灰:

「这四个人如果活着上岸,咱们的事就全暴露了……」

此时刘贵夺的表情,像是地狱中的冥灵一般阴沉。

渔船安全暂时无忧,忙活一早上,大家肚子也饿了,刘贵夺让人做了一盆面,众人也不多言,纷纷埋头吃着。刘贵夺丝毫不敢放松,说着接下来的计划:

「等救援船过来,就把杀人的事往他们四个身上推!咱们必须撇干净,明白没有?」

众人还没来得及点头,蹲坐在一旁船长大喊:

「我靠!大副回来了!」

刘贵夺站起身,发现刚才还远去的木筏,现在竟直直朝渔船过来。

船长大喜:「老天有眼!咱们船在海流下游,他们在上游,这几个家伙划不动了,筏子只能顺着海流往咱这漂!」

没过多久,木筏子不偏不倚,正好撞到渔船船尾。

「大副,你们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想要上来?」

船长探出头,向下嘲笑着。

这下羊入虎口,肯定凶多吉少,大副一时心急如焚。忽看到旁边的船锚深入大海,明白现在渔船没翻,全靠船锚支撑,于是大声指挥道:

「咱们赶紧把这玩意割断!断了他们船就翻了!」

绝望中燃起希望的四人,抄起鱼刀,向着锚绳正卖力砍着。这下,又轮到渔船被逼入绝境,船长污言碎语,朝下一顿大骂,眼见锚绳逐渐损坏,船体又开始倾斜,船长更是使出全身力气嘶吼:

「赶快!杀了他们!」

刘贵夺让众人打开仓库,把钓鱿鱼的「铁蛋子」拿来。众人即可会意,「铁蛋子」是鱼线配重铅块,一个足有 2、3 公斤。很快抱来好几百个,堆在船尾,刘贵夺随即一声令下:

「给我砸!」

众人双手举起「铁蛋子」,居高临下,像古代守城的士兵,奋力向下砸着。

木筏没多大地方,面对密密麻麻的滚石雨,四人无处躲藏,很快头破血流,大副等三人被砸进海,最后只剩下一人,浑身是血,不停磕头认错。

刘贵夺抛下绳子,将最后一人拉上甲板。

重新回到地狱,这位幸存者在甲板上磕得梆梆作响,求饶自己一条命。众人看向刘贵夺,准备倾听最终判决。

「这人不能留!」

船长先行发言,并向刘贵夺补充道:

「现在船上,还有人没沾血……」

刘贵夺看着最后没沾血的两人,再次说出:

「他不死,你俩就死……」

又是一声「噗通」,人在海里直接沉了。

一切都结束了,远方天际线上压来滚滚黑云,船长打开的通讯设备中,不断有人说着,超强台风梅花,即将席卷西太平洋。刘贵夺听到这里,长出口气:

「风浪来了,正好把他们尸体赶到其他地方」

最后剩下的 11 人回到船舱,没人感到惧怕,因为大家心里明白,等回国后,会迎来比更强的风浪。

7、不过都是鱼

「我们 11 个人必须一条心,不然都得死!」

等待救援的 7 天时间里,刘贵夺只在反复做一件事,就是让大家统一口径。

刘贵夺称,将杀人的罪名,推到包德和他的内蒙同伴上,并编好一套说辞,从包德计划劫船,到乘坐木筏逃走。

最后记下所有人家庭住址,威胁着如果敢说实话,后果自负。

众人让刘贵夺放心,不会再有人背叛他,并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感恩。

7 月 29 日早上 8 点 20 分,中国渔政船只赶到,救援人员刚上船时,便疑惑道:

「你们船不是 33 个人吗?怎么现在就 11 个?」

刘贵夺看向众人,谁也不敢发出声……

8 月 12 日,历经八个月,鲁荣渔 2682 号终于回到出发地,山东荣成鑫海公司码头。法医第一时间上船,刚喷洒完血液显形喷剂,却发现,整条船上的每个角落,都发出暗淡的蓝光,像极了从地狱漂来的幽灵船。

众人刚刚下船,便被警方逮捕。这番场面,引来许多海边游人的注意,还有人捂着鼻子,厌恶说着:

「这群人干什么的!臭死了!」

刘贵夺听到这话,不禁一声冷笑。去年出海前,他就是个被边缘化的失败者,一番生死搏斗,就算做了海上的王,还是逃不出这个噩梦。

在警局,11 人被分别审讯,刘贵夺将早已准备好的谎言,一口气全说出,可警方提取了船上大量存在的喷状、柱状血迹,并进行了 DNA 鉴定,在细节上逐一追查比对之后,11 人的说法破绽百出。不论警方如何审讯,刘贵夺就是死咬住真相不放。仅过 3 天,另外 10 人的口供,已全部说出真相,刘贵夺看到自己大势已去,不禁在看守所放声大笑。

△刘贵夺被逮捕
△刘贵夺被逮捕

△刘贵夺被逮捕

8、刀

2013 年 7 月 19 日,「鲁荣渔 2682」号案在山东威海一审宣判。

刘贵夺站在法庭的被告席,神情自若。

法官问:「沾血」是什么意思?

刘贵夺反问:「你说是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吗?」

法官要他说明。

他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杀人的意思……」

最终刘贵夺被判处死刑,剩下的 10 名凶手,4 个死刑,1 个死缓,1 个无期,4 个有期。

在刘贵夺被带出法院时,他在车中,呆呆地看向这个世界。街上车水马龙,商店里屏幕里,满是俊男靓女勾画的美好世界。车行驶向海边的监狱,刘贵夺又看到不远处渔工码头。

这里和世界格格不入,散发着恶臭,破旧的渔船连成一排。不断有人扛着行李包,像当初的自己一样,钻进渔船。

刘贵夺脑海中,浮现当初全船 33 人的脸,社会在全速奔跑,而他们,却是被撞倒的苦命人。

如果船长当初,没有对他们鄙视、剥削;如果公司,没有在合同上对他们隐瞒、欺诈。那接下来的一切,是否永远不会发生?

刘贵夺并不知道答案,只是想喊出些什么,但这喧嚣世界中,谁又肯理会自己?忽见到又一艘渔船返航,停靠在海边。面色焦黄的渔工们下船,刘贵夺想起自己刚下船时听到的话:

「这群人干什么的!臭死了!」

每个人都承受着他人的恶意,又给他人投以恶意,并对此浑然不知。

或许,刀与鱼会以这种形式,继续存在……

谁能分析一下鲁荣渔2682号惨案? - 刘宇 柳纬铚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