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去男科遇到女医生是一种什么体验?

 

给我看病的医生,娇娇小小,尴尬的是,我以为自己得癌了,其实只是被蚊子叮了个包。

更尴尬的是,女医生成了我的相亲对象……

本人 25 岁大龄男青年,单身,独居,平时喜欢裸睡。

有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自己的一枚蛋上……有一个红肿的硬块,而且整个都麻酥酥的,还带有一丝瘙痒。

上网一查,我差点吓死,“存在明显肿块,可能是糕丸癌晚期。”

1

半小时不到,我就出现在了北京有名的三甲医院泌尿科门口,等待传唤。

还能挂到当天号,说明这个科的病不常见,可是,怎么就轮到了年纪轻轻的我呢?

我看着门口竖版的液晶显示屏上医生的名字,自己的慌乱才得到些许疏解。

李雄宇。

这名字听着就令人踏实,我今后能否重振雄风,就靠这位雄宇医生了。

当我推门进去……一个娇娇小小的人儿坐在桌子后,虽然全副武装,但明显就是个女大夫啊。

我又退出来看了看门口的名字,没错啊,叫的是我啊。

“杨逸君?”

李雄宇说话了,听声音,还是个年轻女大夫。

“是……”我攥紧了手里的挂号小票。

“哪不舒服?”

“我……”我根本说不出口啊!

“哪里不舒服?”

“我……那……那个地方有个红肿……”

“哪个地方?是糕丸还是尹晶?还是瑰头?多大的红肿?”

我呆住了。

和一个异性大谈生理健康,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但肯定是李雄宇大夫宁静的日常。

李雄宇大夫指了指帘子后面的床。

“上去,裤子脱了我看看。”

我涨红了脸,各种扭捏羞涩,光是腰带就解了半天。

她戴上手套,一手抬起杆杆,一手轻按蛋蛋……

处男……一条儿变成了一根了。

但李雄宇大夫专业依旧,丝毫不受影响,十分认真地检查着。

10 秒后,她戴着橡胶手套的中指扒拉了一下我的蛋后,摇头叹气。

“不用治了。”

不用治了?

初诊就让我放弃治疗?

什么绝症这么猛?

小小的诊室里,一个半脱了裤子的大老爷们,支棱着下面,无声地流泪。

我的脑海里开始跑马灯回放从小到大的记忆,幻想父母没有我之后的老年生活,幻想我的妻儿……哦我没有妻儿。

“医生要不你还是帮我再看看吧,我才 25 岁…”

说着说着,我哽咽了。

她迟疑得看了我一眼,“这还有什么可看的?”

我眼里噙着泪花,哭得我鼻子发堵,充满委屈地闷哼了一声。

“还是看看吧!”

她不屑又鄙夷地看了一眼抽泣的我,从抽屉里拿出一瓶风油精,用棉签边涂在我的蛋上。

安慰剂用得已经如此不遮掩吗?

李雄宇大夫,我都看到风油精的小绿瓶了。

她一边涂着,一边叹气。

“就这?还有什么可挂号的?”

大夫你别骂了,我也不是自己愿意得病啊。

“大夏天的,还玩什么裸睡?”

难道我的病因为裸睡引起的?这么多科普号怎么没有一个人说过!

“这不,让蚊子给叮了吗!”

该死的蚊子,让我身染重病!

……

蚊子叮的?

等会!

不是癌症?不是绝症?

大夫继续涂风油精,头也没抬。

“大夫……我没病?”

“我这科,你确实没病。”

2

短短几分钟里,我简直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

我的精神终于放松后,风油精的作用却明显了……

我萎了。

再也支棱不起来的那种萎。

一阵刺激、麻辣的感觉顺着我的糕丸,直冲我天灵盖!

我几乎站不稳了,扶着检查床边,扎起了马步。

“拿上就诊卡,你可以出去了。”

面前的女医生,虽然口罩、帽子、白大褂全副武装,只露出一双眼睛,但正站在一边“亲切”地望着我。

彷佛在说“还不走?”

可我现在这样,怎么走得出去?

大夫没给我犹豫的时间,后面一位患者已经进门了。

淦,我赶紧提上裤子,内裤触碰到那里的时候,就像是在摩擦一块已经皮开肉绽的伤口。

我叉着腿,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出了医院。

打车回家。

站在马路边等车的时候,风好像认识路,总能顺着我的裤腿钻进来,给我的蛋一耳光。

我现在的样子应该就像一个稳固的圆规,戳在这里。

终于,车来了。

我又艰难地挪上了车。

刚上车司机就问我,“哎哟小伙子,怎么才割啊,不都小时候去割吗?”

割个屁老丫子!哥现在不想说话!

3

连续 48 小时,我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紧闭门窗,像个坐月子的产妇。

试过温水煮蛋,但用水冲一下,波及范围还扩大了?!只要稍微有点风,就更……

试过被窝躺着,可是温度高了,就更刺激了……

两天后,我终于能站着回到单位。

我身边的姐姐、阿姨都围了过来,对着我嘘寒问暖。

“这么多天不来,我们都老想你呢。”

“啥病啊!小杨,说说,张姐给你介绍医生。”

“用不用王姐明天给你带点鸡汤补补?”

没错,我就是万花丛中一点绿。

尽管我赚得不多、长得一般,但依旧深受身边女同事喜爱和关怀。

因为,我在街道办工作。

身边的女同事,无论年纪大小,都像关心傻儿子一样关心着我。

“这周末相亲没问题吧?上礼拜跟你说的,我嫂子的妹妹,长得又漂亮,还是当医生的。”

张姐扭转了话题。

是,这场相亲本来我欣然同意,可现在,我对女大夫简直 PTSD 了。

所以面露难色,没有回答。

本来关心我的姐姐阿姨们突然严肃起来,彷佛我从个可怜病弱亲儿子,变成了没写完作业的倒霉孩子。

4

老话怎么说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远远看到相亲对象的时候,我脑子里都是这句话。

真好看啊,黑长直的头发柔顺地垂着,还有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窗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射在她的脸上、胳膊上、和高耸的胸上,每一寸皮肤都泛着健康的小麦色。

“你好,请问是张姐嫂子的妹妹吗?”

她听到后,抬起头看着我,简直就是刘亦菲的翻版!

我确定,那一瞬间我的心被击中了!

“是我。”她笑了一下。

我顺势准备拉开椅子坐下去,可我的屁股还没挨到椅子,张姐嫂子的妹妹就说话了。

“你生汁器好了吗?”

现在相亲对象都流行这么打招呼?她怎么知道我“那儿”前几天出问题了?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周围的三桌近 10 个人听到了,他们瞬间看向我,那眼神里,好奇中带有了然于胸,同情中带有辩证批判。

我立马就能读懂大家的意思,无非就是“艾呀,梅事的啦,疣没什么大不了的,中奖几率为淋,痿什么要担心呢?”

我……萎了。

这次是精神彻底萎了。

这是什么相亲对象?

一个女孩子,生汁器三个字挂在嘴边?

前有生殖科李雄宇大夫,后有张姐嫂子的妹妹?

就在我想开口质问的时候,她再次开口。

“没想到你是我的相亲对象,又见面了,我叫李雄宇。”

……

啥?????

5

李雄宇大夫家族谱到她这一代就是雄字辈,她爷爷给取的,雄宇。

希望她胸怀宇宙。

今天,这个宇宙一定是我亲脚抠出来的。

我现在一看到她的脸,就想到当时她凑在我两腿间研究蚊子包的样子。

一看到她放在咖啡杯上修长的双手,就想到它曾经扒拉过我的糕丸。

这个亲,我根本无法正常相完。

我尴尬地一直低着头搅拌着冰拿铁里的吸管,小雄大夫问啥我答啥,完全不敢直视人家。

都怪那个蚊子,不然此时,我一定已经和她谈笑风生,甚至表白了。

“你要是觉得不合适,要不就聊到这。”

啊??????

我还没回答,小雄大夫已经喊来了服务员结账。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人都起身朝门口走去,我却依旧不知道说什么挽留。

啊!我这该死的糕丸!

我挠头许久,才憋出来一句“李大夫我加你个微信吧。”

对方迟疑地看着我。

我懂,一定是我上次展现出糟糕的下半身自控力,还有我今天的蠢哭的态度,让小雄大夫根本不想把微信给我。

可这样不行啊,那岂不是就擦肩而过了。

这微信,我要定了!

“万一之后我身体又有什么问题了,想随时请教你。”

“就因为这个?”

“嗯,谁不想有个医生朋友呢?”

“那你直接去挂号就行了。”

嗯?

小雄大夫怎么好像不高兴了,没说两句就打车走了。

我哪里说的不对了吗?

6

我哪里都没说对。

别骂了,我的兄弟们已经教训我了!

在他们一通分析对比后,我决定约小雄大夫去鬼屋,把我这个沙雕直男的形象扭转下,至少变成那种会保护女孩子的可信赖暖男吧。

于是,我约上小雄大夫,准备去号称全亚洲最恐怖的鬼屋——CT 鬼校。

“你确定吗?”

“确定!到时候我保护你!”

“哦,我以为你约我去,是因为要我到时候给你 CPR 呢。”

小雄大夫还在生气……

周末,我一定要大展拳脚,保护好小雄大夫。

7

小雄大夫穿着黑色 T 恤,紧身牛仔裤就来了。

如此单调的搭配,一配上她小麦色的皮肤,真是绝了。

我看着镜子里平凡的自己,哎,大概只有同是黑色的 T 恤,让我觉得和她还有一丝交集。

我们和一对情侣临时组队,进去之前,工作人员给我们看了一个恐怖短片作为“餐前点心”。

女生全程眯着眼,紧紧抓着她男友的胳膊,她男朋友宠溺地看了她一眼,用另一只手绕过自己拍了拍女朋友的手。

“没关系呀,到时候我在你前面保护你呢!”

嗯,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我转头看了看小雄大夫。

平静、淡然、处之泰然……

????

一定是她医生的工作,让她习惯了临危不乱,等到了里面,呵,女人,你可就不一定能撑得住了。

我们买完驱魔令,刚走到第一个房间,屋里伸手不见五指,然后冷气又开得特别足,恐怖的音效不停地在耳朵边回荡,我整个人脖子都缩起来了。

那对情侣从我们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了我们后面。

那对情侣里的男生,突然就双手死死环住女友的腰,183 大个儿猛地扎在女朋友怀里,一直发抖。

“你这样怎么走?”

“能走!就这样走!我顶不住了!”

这大哥……

真是……

干了我最想干的事儿!

我他妈也快被吓死了!

可我牛皮都吹出去了,小雄大夫还没尖叫,我怎么能破功呢!

然后我们到了一个很像日本高中的楼道,旁边一排那种学生放东西的多格铁柜子,柜门也没关,都是半敞的。

我们就溜边走,结果柜子中间突然跳出来个鬼,同行的男生“啊——————”差点把我天灵盖顶开。

然后男生就蹲在地上,再也不肯往前走了。

“呜呜……实在受不了,要不先出去吧。”

他女朋友也差不多崩溃了,瘫坐在地上抱着蜷缩的男友放声大哭。

于是他俩就被浑身是血的 NPC 带出去了,只剩我和小雄大夫俩人了。

呜呜呜……

我也好想出去。

可是我不能。

男人,抛头颅撒热血,也不能丢面子!!!

8

“要不你走我后面吧。”

小雄大夫温柔地对我说。

我的头下意识地已经点下去了,还好我的嘴又恢复了理智。

“那怎么行!我得保护你!”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老 man 呢。

小雄大夫没吭声,估计是被我感动了,我趁热打铁展开手臂,跟老母鸡护崽儿一样,把她藏在我身后,手也顺势抓住她的手。

“我在,别怕。”

小雄大夫的手软软的,很好握,也很容易让人心神荡漾。

到此,我今天的任务绝对完成了一半了!

我的得意还没持续 1 秒,小雄大夫举起被我握住的手微笑.jpg 地说。

“我没怕。”

“嗯?不怕?”

“跟我们学校的负一层比,差远了。”

“负一层?干什么的?”

“停尸房啊!”

这仨字一出,我整个人毛都挺立起来了。

“每次解剖课需要尸体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抬着担架去负一层……”

……

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跳舞了。

“那里有个游泳池,注满了福尔马林,上面飘着的都是尸体,有趴着的,有仰着的,个个都是现在小女生想要的冷白皮……”

我的小雄大夫,此情此景,咱能不能先别抖包袱!

“然后老师就递给我们一个长钩子,你猜他说什么?”

“谁?谁说什么?”我颤颤巍巍的声音听上去跟鬼差不多了。

“还能有谁?老师啊!”

“哦哦哦。”吓死我了,我以为漂着的开口讲话了,小雄大夫你可千万别再玩我了。

“老师站在一池子尸体边,对我们说——随便挑。”

说完她还轻笑了几声,怀念着自己现世安稳的学生时代。

可是我浑身的毛都已经炸起来了,上下嘴唇也不停地抖动,像可云一样。

“你觉得这里很吓人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特么是人待的吗?但我为了面子,我还是吹了牛皮。

“确实……一点都不吓人……呵呵。”

“哦。”

我再一次成功伪装成功,可下一秒,我就废在这了。

可能是我的嘲笑激怒了床底下的 NPC,他直接钻了半截身体,伸手,抓住我的脚踝。

“啊——!!”

被碰到的 0.1 秒瞬间,我就尖叫起来,直接回身跳到小雄大夫身上!

而且是以两脚离地的姿势,整个人挂在了她身上。

尽管她身高 170,那也受不了 185 的我跳她身上还悬空。

结果就是她重心不稳,直接被我正面扑倒在地。

我淦,鬼他妈都笑了。

还好我反应快动作敏捷,稍稍偏了个身,滚了一圈,才没有直接把小雄大夫当肉垫砸在地上。

但这么一偏身,就从男上女下式,变成了女上,男下……(不是车,衣服都齐全呢!)

我以为,小雄大夫会一把把我推开,结果,她的一只手扶在我胸肌上,另一只手按在腹肌上,两只手的手指在上面摩挲了几下。

这,应该是来自对人类形体探索的职业素养吧。

“你,平时健身?”

“嗯。”

然后,摔倒前我是两脚离地跳到她身上的,摔倒后,我的腿也没换过位置。

我俩就保持一个怪异的姿势,仿佛我正在在用腿量她的腰围。

一秒,我一直看着她的眼睛……

两秒,我的心跳声音越来越大,还咽了一次口水……

三秒,我慢慢凑近她那忽闪忽闪的睫毛……

四秒,更近了……

五秒,“唔”……

……

我的脸被她一掌拍到了一侧,所以嘴里溢出一声“唔”。

“还不松开。”

我赶紧爬起来,然后跪在一旁。

两腿并拢,十分乖巧。

因为……我那被风油精伤害过的地方,有了一丝变化,只能靠这个姿势隐藏。

伴随着周围的鬼哭狼嚎,小雄大夫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看来生汁器,已经痊愈了啊……”

这句话一字不漏的传到了 NPC 耳朵里,他已经在旁静静端详起了我……的下面。

9

鬼屋之后,我以为小雄大夫会对我这个较好的人类躯体稍稍提高那么一点点兴趣。

她每次微信必回,但总是冷淡的语气。

“小雄,晚上加班吗?”

“1”

回复简单又纯粹。

“小雄,你不是爱吃芝士蛋糕吗?我们去吃 Cheese Factory 吧?”

“先排号。”

……

是我跟她见面要先挂个号的意思吗?

哥们对我说,你得从她的专业聊起,从你们最深层次的关系入手。

所以我又鼓起勇气,给她发“上次你帮我治疗后,那里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这次,她果然给我回复的字数变多了。

“那天我检查看没事,糕丸和钱列馅没有肿胀和变硬,表皮也光滑,没什么问题,如果你近期做过什么危险行为,周一我出诊你挂个号,我再看下。”

“不是!我什么都没做!”

“哦?”

“真的!我发誓!”

“哦。”

……

我整个人,像自己的糕丸一样,被小雄大夫捏的死死的。

10

终于到了约会的这一天,小雄大夫已经和我坐在卡座里等待上菜了。

我搓着手不知道说点什么。

他看着我这局促的样子,也什么都不说。

天呐,我平时的机灵劲儿都哪里去了……

“杨逸君。”

“在!”

淦,怎么跟分诊叫号似的。

我回答的也是傻不拉叽的。

“你说,我是散头发好看,还是扎马尾好看?”

小雄大夫把玩着手腕上的小头绳,口气平常地问我。

为啥要问我这个问题?考验我?

但她一直等着我的答案,我也没来得及思考,脱口而出。

“马尾好看。”

可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应该回答“你怎么都好看的!”

小雄大夫听完没有任何不悦,点了点头,随即当着我的面,摘下小头绳,扎起了一个高马尾。

露出了明暗分明的下颌线,和纤细的脖颈。

我心跳有些加速。

她这是因为我喜欢,所以才扎起来的?

女为悦己者容?

我受宠若惊,心脏好像都漏了半拍。

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还追问。

“是要给我看,才扎起来吗?”

“当然,不给你看给谁看!”

她的回答很果断,不假思索。

天呐,幸福来得太猛烈了。

只给我看?这是……我的……专属高马尾!

可当我终于平静了一点后,又觉得不对劲。

这只是一个二人约会,是呀,她不给我看,能给谁看?

难道还能给陌生人看?

“不给你看给谁看”这句话到底要如何解读啊啊啊啊?

我扶额了。

11

吃完饭,小雄大夫又去了书店,《法医秦明》出新的了,她要买一本。

书店最门口放着畅销书,她随手拿起了一本。

小雄大夫低着头看书,纤长的睫毛微微翘着,像个小精灵。

我看的有些入迷。

“我喜欢你…”

小雄大夫突然出声,声音浅浅的,但我确定,她说的绝对是这四个字!

是在跟我……表白吗?

她这个微弱的音量,分明就是说给我听的吧!

而且平时勇猛的小雄大夫表白的时候,竟然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也没有和我对视。

果然,到了关键时刻,女孩子还是会害羞。

既然小雄大夫已经走出第 1 步,我一定要完成结下了的 99 步。

我目光灼灼看着小王大夫,坚定地回答“我也喜欢你。”

我真是太男人了,活该我拥有爱情!

我停顿了一下,准备继续说出我接下来的 98 步:“我们交往吧,我想娶你,我们生两个孩子吧,一个随你姓,一个随我姓……”

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小雄大夫突然抬起头,一脸懵逼地看着我。

然后一只手举起书,封面正对着我的脸,另一只手的食指敲了敲封面。

“像-风-走-了-八-千-里……”

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后半句。

我定睛一看。

我淦哦!

书名。

我想请问这个作者。

书名只有四个字不好吗?后面这半句又什么意义?

八千里?一阵小微风,30 天就走完了!飓风一个礼拜就搞定了!

“呵呵呵呵,不是,我就是应和一下。”

“哦?”

那天的约会,我脑袋里一直晕乎乎的,回家冲了个澡,才清醒些。

躺在床上的时候,闭上眼就是小雄大夫好看的脸,和那句“我喜欢你”。

晚上,我连做梦,都梦到了她嫁给我的样子。

没错,我彻底沦陷了。

不行,我必须正式追求小雄大夫!

11

都说酒是最好的“勇气药水”。

我决定,借着这个周五的迷人月光、浅浅的酒意,和小雄大夫正式表白。

我准备了一身平时很少穿的衬衫、西裤。

提前订好了一家西餐厅,人不多,每晚都有不同主题侧重的爵士乐演出。

小雄大夫一身黑色露肩连衣裙,性感中带着可爱,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她点了一杯荔枝马天尼,像她一样,严肃中带着点调皮,我点了一杯中规中矩的威士忌酸,像我一样,平凡,还是平凡。

音乐、灯光、酒意,一切都刚刚好。

要不……趁现在?

“小雄,我想……”

我还没说完,小雄大夫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就匆匆出去接电话。

我本来紧张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喝了口酒,又咽下去了。

等了几分钟,小雄大夫还在门外,我担心她冷,拿了我的外套出去找她。

刚出来,就听到她还在打电话。

虽然离着有点距离,但电话那头的声音还是能听出来,是个男的。

“我还在外面,有点事。”

有点事?

和我约会,叫有点事儿?

“你上礼拜托朋友给我买的那个包,我刚收到。”

“喜欢呀~最爱你了!”

这句话,是小雄大夫用撒娇的语气说出来的,她竟然还会和男人如此对话。

还说,喜欢~爱你~

电话里的男人到底是谁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的是,不是我。

小雄大夫的“那个人”,看来也不是我。

看她快打完电话了,我赶紧先溜回到座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瞥了一眼她座位上的包,第一次看她背,应该就是刚刚电话里的人送的吧。

她回来后,眼角还残留着一丝幸福的笑意。

“对了,你刚刚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女神不愧是女神,那边电话买包,这边约会狂撩。

她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人呢?

真的是一个无名小舔狗,或者备胎吗?

“没事了。”

我拿起杯子“咕咚”闷了最后一口酒,又点了杯俗气的长岛冰茶。

对,我就是很俗!

此刻,小雄大夫的心,就像我听不懂的爵士乐一样,也猜不透了。

我匆匆结束了这次准备许久的约会,各自回了家。

这一晚,我失眠了,我和小雄大夫的关系,应该无法再发展下去了。

13

可喜欢一个人就是很卑微,还没到三天,我就又想见小雄大夫了。

我发微信给她,她欣然同意,我那时恍惚以为,一切还有转机。

到了医院后,我就看到了她,在过道里跟人说着话,一身白大褂,藏起了她的好身材,一个口罩,盖住了她的漂亮脸蛋。

但是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尤其是她耳朵上那对耳钉,一个胖胖的小闪电的,那是我们逛街的时候,我帮她挑的。

她会扎我说的马尾辫。

也会戴我挑的耳钉。

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

但马上,还没扬到位,嘴角自己停了。

只见小雄大夫蹦蹦跳跳地往前小跑了两步,两只手挎在了她前面的男医生的胳膊上!而且那个男的看上去至少有五十了,一脸褶子。

闪电在反光,劈得我心发慌。

这只 50 多不知羞耻的猪,还转头问小雄大夫,“怎么样,昨晚累不累?”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胳膊搂在小雄大夫肩上,手掌不停摩挲着她的肩。

还戴着明晃晃的结婚戒指,小雄大夫看不到吗?

竟然还可以一脸天真地说出更不知羞耻的话。

“一开始还挺不舒服的,但是越到后面…越兴奋!”

此刻我的心情就像她鬓角被揉乱的几缕头发一样,凌乱且无力。

那个男的听完她的回答,笑了一下,抬手特别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小傻瓜,多来几个晚上就有你受的了。”

真捏马恶心,在我面前玩丫头文学呢?

一股火,蹭的一下子窜到我头顶。

我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冲到那个男人的右边。

周围刚好没什么人,我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死死地勒着,任凭他两只手拍打着我的左臂。

我压低声音,对着他的头顶气冲冲地问道。

“自己不会走路?非得搂着?老东西……”

我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个英勇的战士。

顶天立地。

与此同时,小雄大夫可能被我的勇猛吓了一跳,以为是医闹,尖叫了一声。

“啊——爸!”

怎么?

紧急时刻还变哑巴了?

还“阿吧阿吧”的?

“杨逸君??你干嘛呢!放开我爸!!”

我就不放!这个 50 多的老男人!

他是你爸又怎样?!

等会……

?????

你爸???????

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赶-紧-松-手-”

小雄大夫说出这几个字,虽然只用了几秒钟,但我却好像站在这,过了一辈子。

我条件反射般地松开了手,向后倒退了两步,看着这个被我锁喉锁得一直咳嗽的男人。

“爸?”

…………

14

小雄大夫的眉宇间,和面前的老男人,有着不止几分的相似。

“你喊谁爸呢?”

小雄大夫冲着我吼了一嗓子,我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

“不是……那个……你们听我解释……”

完了,全完了!

这下子不仅芳心没了,芳心她爹可能这会儿也让我整没了。

小雄爸爸弯腰咳嗽了几声,双手扶着大腿,抬头眯着眼看了看我。

“小伙子,劲儿挺大啊。”

小雄大夫把她爸扶到路边的公共座椅上后,安抚了好几句,死死瞪了我一眼,虎虎生风地向我走来。

还好手里没把刀,不然我今天肯定得躺着被抬进去了。

“你刚发什么疯?”

“我……听见你们的对话……”

“对话?”

小雄大夫像一个严肃的审判官,抱着双臂站在我面前。

“什么昨晚不累、兴奋、多来几次……”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表情就像在说“WTF”。

“你听好了杨逸君,首先,我昨晚临时安排值夜班。”

“其次,我说的兴奋,是因为值夜班喝了咖啡。”

“后半夜根本不困,越到后面越兴奋!”

“还有,坐在那的我爸呢,是神经内科的主任,用不用让他帮你-看-看-病-啊!”

她伸出一根手指,每反驳我一句,就狠狠地戳一下我。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直接把之前的疑惑也一并问了。

“那上次一起喝酒……你中途出来打电话……什么最爱你,还给你买包是谁?”

“当然是我爸!小棉袄不爱爸爸,难道爱你么?”

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也不是不行。”

小雄大夫依旧气势汹汹,一副要一拳怼死我的样子。

听到我这句,瞬间又气笑了。

我这边还跟小雄大夫赔礼道歉着,雄爸缓过气了,走了过来。

他过来伸出手臂,拍了拍我肩膀,一共三下,第三下手劲儿太大,我没站稳差点跪那。

“晚上一起吃饭,好好聊聊。”

“好的叔叔,听您的叔叔,刚刚对不起了叔叔。”

我连连鞠躬,从赔礼道歉,快到卑躬屈膝了。

果然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走跑偏的,也算。

15

我以为,雄爸会约个外面的餐厅,结果,约的家里。

这不,成了见家长了吗?

我没经验啊,这中间差着四五个环节呢吧,怎么还整个跨越式发展呢?

我赶紧请教单位的姐姐阿姨们。

他们就告诉我一个事儿,千万别嫌买的多,能买多少买多少。

我可能太实在了。

到了小雄大夫家里,他们一家三口加上我,搬了三趟才搬完。

我瞅准机会把小雄大夫拉到了一边,

“你爸,咳嗽好点了吗?”

小雄大夫白了我一眼,“托你的福,请假了一天。”

我低头惭愧地笑了一声。

“一会儿会不会……”

“叮——”

12 层到了!

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迈进她家。

“哎哟,小杨来了啊~”

雄妈迅速出来迎接,天呐,热情非凡。

一桌子菜面前,雄爸发话了。

“抽空来医院做个体检吧,我嫁女儿要嫁得嫁个身体好的!”

小雄大夫坏笑着看了我一眼,低头吃了口菜。

“我之前帮他验过了,挺好的。”

53 度的茅台没让我脸红,小雄大夫的一句话让我的脸蹭一下子变红了。

“小宇验过啊~”

雄爸雄妈相视一笑。

“那就行,小宇是专业的。”

此刻的小雄大夫,嘴角浮着狡猾的笑,继续不动声色吃着饭。

???

16

原来从那次风走了八千里后,小雄大夫就告诉了她家里人,她有男朋友了。

她只是没告诉我。

一直等着我跟她表白。

吃完饭,小雄大夫送我下楼,我把她拉到一边。

“你爸妈对我印象如何?”

“还行吧,勉强通过了。”

“勉强?”

“对,就这,还是我撒谎给你背书的前提下。”

“你撒什么谎了?”

“验过啊!”

“你本来就验过啊!”

“那只是基础形态和外表,并没有具体了解功能使用。”

我脸红了。

她却丝毫不脸红,彷佛在回答医学知识一样。

看着我脸红的样子,她突然眼带笑意,搂住了我的脖子,笑意盈盈地看着我。

这还等什么?

再等我就不是男人了!

我把她揽到怀里,低头……吻到两个人都快站不稳了……

我的身体,也发生了一些其妙的变化。

然后她突然推开我。

“看来不用二次检查了。”

“不行,必须检查!”

去男科遇到女医生是一种什么体验? - 鹅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