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男朋友很会是什么体验?

我男朋友,是我弟同学,比我小好几岁。

刚加我微信那会儿,每天都是「姐姐起床了吗?」「姐姐你太瘦了要多吃点」「姐姐晚安」。

还故意装作解不开安全带,顺势亲了一下我脑门。

那感觉,简直是表面波澜不惊,内心狂喜!

事情是这样的哈。

我们一家都是本地人,但是因为我上班基本跨越八环,所以我平时都住在租的房子里,周六回家。

两个月前的一个周五,客户在国家会议中心开产品发布会忙到九点才撤场,我没提前告诉家里人,直接打车回去了。

到家之后,我弟在卧室打游戏,傻逼忙着 double kill,根本没听见我进门,我爸妈呢,也没在。

我准备去洗澡,一边解开衬衣,甚至裙子后面拉链,往卫生间走。

卫生间里的灯还开着,绝逼又是我那个弟弟忘了关,估计连地也没擦,肯定湿漉漉的。

我呢,就一边无奈一边推门进去。

门被推开后,卫生间里的景象把我吓一跳。

怎么有个裸男!!!!还在用毛巾擦身体?

胸肌、腹肌、人鱼线……以及……和一双大长腿……

我尼玛!

我累出幻觉了?

可能因为实在体力不支,我连尖叫都没有。

裸男看到我突然出现,也被吓了一跳,面前这个长得青春逼人的男生,但四分之一秒都不到,他的眼神就从惊吓变成了迷离的上下打量。

我顺着他忙碌的眼神看向自己。

淦!

我自己脱的就剩内衣内裤了。

黑色的,一整套。

怪不得他也没尖叫呢,光顾着占便宜和脸红了。

我终于清醒过来,立马用浴巾裹住自己,赶紧跑出浴室,最后还不忘给他关上了门。

妈的这谁啊!

身子真不错!

——————特别馋的分割线——————

十分钟后,我知道了裸男的身份。

我弟的同学——周俊,俩人一个队的,今天正好在附近运动,所以来家里住一晚。

我穿好衣服冷眼旁观着我弟和小周同学站在一起嬉笑怒骂的样子,危机感取代了刚刚已经持续 10 分钟脸红害羞的旖旎遐想。

身高 188?

这么危险的身高?

还被我那找不上女朋友的弟弟带回了家?

我立刻瞥了眼小周同学的脚,完了,白袜子!

我弟,他弯了。

我弟终于看到我站在一边,拉着小周同学过来热情地给我介绍。

「姐,我同学,我们队最帅的!周俊!」

说完,小周同学就伸手准备跟我握手,我故意当做没看到,给他个下马威。

「嗯,爸妈呢?」

我弟看到我不寻常的表现,顿了一下,但还是乖乖回答了我。

「去楼上李爷李奶那喝茶了。」

「你俩晚上怎么睡?」

我瞄着他俩,我家就一个三室一厅,我爸妈一屋,我弟一屋,我一屋,别告诉我你俩晚上准备挤在那个一米二的单人床上,那画面我可接受不了。

但我弟,偏偏毫无羞耻之心!

「跟我睡啊!」

得,我必须把你俩扼杀在摇篮阶段。

「不行!周俊睡我房间!」

结果换来二脸懵逼同声质问——「什么?!」

小周同学表现更奇怪,不仅脸红了,喉结还上下一动咽了一口口水。

我懒得理他俩,继续说。

「我跟你睡。」

然后,又一声产生了共振的「什么?!」差点刺破我耳膜。

???

我说的有问题吗?

我跟我弟睡一屋有什么问题吗?

我睡床上,他睡地上,这怎么了?

我不知道这俩人的脑子放在脑袋上是不是个摆设,能把我的意思曲解成这样。

以为我这个老牛强迫这根 188 嫩草与我同床共枕,还在我爸妈眼皮子底下?

简直一双 ZZ……

按照我的安排一晚上安稳度过,转天早晨小周同学准备走了,我弟就要去送他,我当然就拦下了!你俩少接触我才安心,然后对他俩大喊一句「我去送,正好扔垃圾。」

出乎我的意料,我弟一口答应,而小周同学就站在门口换好了鞋等我,看上去还挺乐意。

不按套路出牌?

我和他在走去小区口的路上,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是「嗯」「那个」又是咬嘴唇的。

我当时就觉得,不妙,不会想开口求我成全他们吧,我那时心里一片乱,满脑子都是我弟跪在我爸妈面前,我爸一脸严肃,我妈哭天抹泪的场景。

终于走到小区口了,我想着早死早超生,所以直接对他说:「你想说什么?」

他停下脚步看着我,眨巴眼睛的样子像个大狗狗。

好半天,终于开口。

「那个……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说完,脸红了。

在职场见多了那些脸不红气不喘都能把锅推的一干二净的油腻男人们,现在面前这个少年显得格外的干净。

夏日微风,阳光正好,俊子浑身阳刚又青涩的少年气息扑面而来。

直到小周同学跟我挥着手开心地走了,我一个人走回家这五分钟里我才意识到,不对劲,那看到我衣衫不整时贪婪的目光,听到睡我房间的期待,还有刚刚的小羞涩,这哪里是什么体育生白袜子,这明明是个年下悸动小狗狗。

回屋后就是对我弟一通猛烈的旁敲侧击,我确定,俩人是对清白的好兄弟。

——————正式甜饼分割线——————

加上微信之后,我更加确信这个小狗狗对我确有心思,他每天都「姐姐起床了吗?」「姐姐你太瘦了要多吃点」「姐姐晚安」。

我的虚荣心当然得到了很大的满足,188 那么帅的奶狗天天嘘寒问暖,这谁顶得住?这谁能不偷笑?

但是吧,一想到他看上我是因为我那次的半裸出场,我就心里一阵不舒服,不是不能一见钟情,可也不能是这么个「坦诚」的状况下吧。

小周同学这大概率来自下半身的喜欢,我可不打算接着,所以我一直冷淡对待,保持基本礼貌。

但是!

由于我妈操心我吃不好,以及我弟弟的懒癌晚期,我妈做了一盒酱牛肉竟然安排小周同学给我送上门?

你送就送,为什么还是晚上十点送?

我卡在防盗门旁,只开了四分之一看着他,穿着红白配色球服,一身臭汗,手里拎着纸袋子装着我的酱牛肉。

我伸出手跟他说,「谢谢,麻烦你跑一趟,东西给我就行。」

然后他拎着袋子的手竟然往回撤了一下,「姐姐,我能进去洗个澡吗?身上实在太……臭了。」

我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这居心也太叵测了,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不好意思了。

「阿姨说想把牛肉炖烂点,就炖到了九点,我担心你睡了,就有一段路跑着来的,然后就……」

一听就肯定是我妈能干出来的事儿,我只能让人家进了房间。

进门之后我先去卫生间拿了新毛巾新牙刷,又去衣柜里拿了一件平时在家穿的大 T 恤、宽松大短裤。

其实我也犹豫,我穿过的衣服给他总感觉过于亲密了,但一想到一个人洗完澡,穿上那身臭汗的衣服,太恶了,不行不行。

等我回到客厅,小周同学兴奋地像只小狗一样左看右看,因为一身汗,所以只是坐在了餐厅的椅子上,不住地赞叹道「姐姐你房间真好呀!」

我租的这一室一厅,跟大学男生寝室相比,确实不要好太多。

我把衣服递给他的时候,他没接,盯着衣服问我「这是谁的衣服?」

听到是我的衣服后,开心地一把接过衣服,立马就动手恨不得赶紧脱掉自己那黏臭上衣。

「等一下,你去卫生间脱。」

小周同学听到我的阻拦后,才把已经拉起的上衣慢慢放下,「哦」了一声,转身往卫生间走。

妈的,拉衣服的那一下,我已经看到他的腹肌了,依旧是八块,依旧边界分明。

我走到饮水机旁边,灌了一大杯水。

二十分钟后,小周同学洗好了。

推门出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客厅双人沙发里,当我看过去的时候,淦,为什么不穿上衣?

然后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向我走来。

虽然我知道这孩子居心不良,可我还不得不承认他擦头发甩水的时候真是该死的性感,那些水珠儿沿着他小麦色的颈脖的肌理线条滑入他的锁骨窝。

绝了。

我立刻把头埋在手里的 iPad 上,当作什么都没看到。

可他根本不给我躲藏的机会,直接坐在我身边,沙发受力不均,我整个身体也左倾斜了一下,左腿一下子碰到了他的右腿。

我根本不知道此时如何开口说话,更怕一开口声音会不对劲被他听出来,只能继续低头。

我太感谢 iPad 了,什么神仙发明的此等绝物,简直救了我的狗命。

就在我心不在焉看着屏幕,周俊的脸渐渐凑到了我的耳边,然后停下了,嗅了嗅,一本正经地说。

「姐姐,现在我和你的味道一样了。」

我定帧了……

鼻尖围绕的都是我那英国梨混合小苍兰沐浴液的味道,以及耳边弥漫着的他的热度。

我纹丝不敢动,更不敢扭头看他,脑子里像炸开了烟花一样乱七八糟的。

iPad 里的节目继续外放着。

可手里的沈腾刚刚说啥了?贾玲又说啥了?

——————分割线容我缓缓——————

你们别期待了,我不可能让他留下的!!!!

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开口劝这位令气氛过于微妙的人离开,「十点半了,你该走了。」

坐在沙发上的小周同学脸上立刻浮现委屈的小表情,「啊——?可是这么晚了,我到学校,宿舍都锁门了。」

「那你也得走!」

「姐——姐——」

「不行!」

「那……那……你送我走?」

「你打车不行吗?」

「不行!男孩子在外面要懂得保护自己,这么晚我一个人打车太危险!」

您,快一米九的大个?还是个练体育的?到底谁危险?

还没等我开口反驳,他就挽起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了大门口,还非常自觉的拿起门口鞋柜上的车钥匙,甩来甩去哗啦啦乱响。

「走啊走啊~」

我被他缠的实在没办法,只能开车送他去学校。

刚上车,他就开始不老实。

先是欣喜地把座椅往后调,系安全带,嘴里还发出一丝「嘿嘿」的笑声。

「你笑什么?」

「姐姐你车里好香啊!不像出租车那么臭!」

我瞪了他一眼,「导航!」

「好好好!」

这一路上,他就像是警察一样盘问我,几点下班呀,几点上班,上班都做什么,谈过几个男朋友,上一次恋爱是什么时候……

到了他宿舍楼下,他还在不停问问题。

这时已经十一点了,我已经看到宿管大爷拿着大铁链子站门口,准备锁门了,他还在噼里啪啦跟我聊天,我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

「下车!要锁门了!」

「没事,大爷跟我关系很好的!」

「那你也给我下车!」

「哦……」

十秒,还没动静。

「姐姐,安全带解不开了……」

「怎么可能?」

安全带卡扣怎么会轻易坏?

我伸头过去查看。

「啵!」我脑门突然被亲了一下???

「啪!」安全带此时也意料之中地解开了。

他得逞一样的笑着跳下了车,迅速给我把门关上了,满脸春风得意地一边挥手一边后退着往宿舍楼里蹦跶,「姐姐再见~~~」

……

我不停加速的心跳,在车里这个封闭空间,跳得格外清晰,许久无法平复。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消化这心里满溢的情绪。

只能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点开我妈头像!都怪她!

「妈,干嘛炖牛肉炖到九点这么晚?」

「废什么话?牛肉不得炖烂点吗?」

……

没毛病,不愧是我妈,怼得我一句话说不出来。

我开着所有车窗开回家,吹了一路的风,总该冷静了吧。

妈的回家一看,脏衣篮里还有小周同学换下的衣服,连内裤都在,我拳头都硬了。

调戏完我,我还得给你洗衣服?

凭什么?!!!

……

不过,等等,他走的时候没穿内裤。

那他,刚刚,直接,穿上了,我的短裤?

全方位,毫无保留,亲肤?

啊—————啊—————

就一个小时,怎么什么都不对了!

——————分割线刻不容缓——————

摸清我的生活规律后,周俊来我这的次数越来越多。

每个星期五,他下午放学后都会准时提着买来的净菜和好吃的等在我家门口,跟我一起吃个晚饭。

第一周,我没有加班,七点就到家了,刚进门十分钟,小周同学就按响了我的门铃。

第二周,依旧没有加班,还是七点到家,小周同学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

第三周,要加班了,我拿起手机甚至想告诉小孩一声,免得他等太久……

可是,我为什么要发这个信息啊,人家又没告诉我今晚来,我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

我无奈了,感觉自己的生活被小周同学牵着鼻子走了。

但我纠结半天还是编辑了一条信息,委婉一些的那种,「今天事情好多。」

不足两秒,对方就回复了,「要加班吗?」

「嗯,估计九点。」

「好的,我等你~我给买你爱吃的 4 号芋圆。」

信息发完了,可我满脑子还是周俊。

小孩儿每次过来都很开心地跟我吃吃喝喝,发生点无伤大雅、有理有据的碰触。

每次都以「宿舍锁门」磨我想留宿,但每次被拒绝之后,又会心甘情愿把房间打扫干净后乖乖离开。

没什么太多超越界限事情发生。

我都有点心疼孩子了,只是馋我身子,结果受到如此考验。

第四周,公司新项目竞标下来了!

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敲啊!

——————让人误会的分割线——————

后续来了,我算是跪了,和年下产生了大误会。

第四周开始,连续三周我和小周同学就再也没见过面,每次发信息,我也只是回个「在忙」。

也没回过家,期间只有我妈和我弟给我上门收拾了下房间。

工作日,半夜两点下班,周末,哦,没有周末,跪。

大概的节奏就是我去上班了,小区的大爷大娘在遛早的;我回到家,小区里的狗都睡了。

结果我这样辛苦养家的行为在我弟的眼里,有了另一种诠释。

(以下内容为后来我弟跟我说的)

他和周俊在食堂吃饭。

我弟胃口不舒服决定少吃点,所以耕耘着自己饭盆里仅有的一斤大米饭,「我姐好像谈恋爱了。」

小周同学感到很紧张,停顿了一下,自己被发现了?

「最近总是早出晚归,啧啧啧,这些快三十的女人啊,真是如狼似虎,半夜三点才回来!我妈都说不能再让我姐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了。」

「我看到她聊天记录了,还喊人家 gege,啧啧啧!多大岁数了还玩这些!」

「哎,你说我姐谈恋爱了,会不会就不爱我了。」

我弟说完,继续扒饭,还剩六两。

然后,对面小周同学手里的一次性筷子「嘎」折了,他直接撂下筷子就走了。

徒留我弟在那大喊,「你干嘛去?蹿稀了?你碗里的土豆烧牛肉你还吃不吃???」

——————心潮荡漾的分割线——————

据说他放下自己心爱的土豆烧牛肉,绕着操场跑了两圈后,还是无法平静,拿起直接给我打了电话。

我一边带着耳机接着电话,一边看着电脑上还没做完的排期。

「你好?」

「喂?」

对面还是不说话。

我忙的没有手挂电话,等到对面终于传来了小小的声音「我是周俊」。

排期有个地方需要跟坐斜对面的领导核对,所以我还没挂电话,就坐工位大声问。

「gege,是周五前定丽思卡尔顿是吧。」

「对!」

等我再想听电话里说什么的时候,小周同学已经挂掉了电话。

我根本来不及思考他咋了,因为排期交完,我还要去现场盯一个 TVC 拍摄。

凌晨两点半了,终于拍完第一条了,我站的腰酸背痛,拿起手机先定了一个附近 200 米内快捷酒店,因为明天还要拍,回家太折腾了。

最后打开微信,就看到小周同学几个小时前给我发了个微信,「你在哪里?」

我现在才回复,「在拍摄现场。」

一秒不到,对方回复了,「你等我,我去找你?」

啥?半夜两三点能出宿舍?这么晚你找我干嘛?

「你来干什么?我准备去睡觉了。」

「你等我,我有话要跟你说,不说不能睡。」

????

「那你来快捷酒店四惠东店吧,我今晚住那。」

「……行……我……知道了。」

半小时后,周俊出现在大厅,满眼猩红,表情凶狠,像是要杀了我似的。

这是怎么了?后半夜变身了?

等他走到我身边,拉住我胳膊就把我往外拽,嘴里说着「我送你回家。」

啥???送我回家???然后我明早八点再来拍摄现场?我有病啊。

「我今天住这,不回家。」

「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他死盯着我。

又看了看大厅唯一一个快趴着睡着的前台服务员,特别气愤,降低声音对我说。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出来开房!」

「我满 18 岁了啊,为什么不能开房?」

「你……我也满 18 岁了,你要开跟我开!」

???

我愣了。

人到了晚上容易骚言骚语?

大厅的表滴答滴答,已经三点多了。

周俊也发现刚刚的话有些过火,深吸一口气后,调整语气继续质问我。

「你那个哥哥呢?」

「我哪来的哥哥?我就一个弟弟。」

「就是那个你电话里喊的哥哥。」周俊嗤之以鼻,「你还故意台湾腔喊他!」

我脑海中带入了一下台湾腔喊哥哥,葛格~

我特么能这么喊人?

……

是的。

我喊了。

我们领导姓葛,我们平时都称呼他为葛哥,打字的时候为了省事,大家一般都用 gege。

原来。

如此啊。

是小周同学误会了。

看着对面这个气势汹汹的小弟弟,我突然气笑了。

「葛~哥~呢,已经睡了。」

就我那傻逼领导,绝逼在家早就搂着老婆孩子睡觉了。

「我下次介绍你们认识,我现在想先去休息了。」

他依旧站着不动,委屈又倔强地咬着嘴唇盯着我,似乎必须等到我解释清楚。

「现在这么晚了,我再开一个房间给你,你今天先住这吧。」

然后我自掏腰包给小周同学开了个大床房,跟我同一层。

看到我走进自己房间那一刻,孩子都快哭出来了。

应该是困的吧。

——————让人误会的分割线——————

早晨退房的时候,前台告诉我,昨晚刚开完房,周俊就退房走了。

周俊昨晚的样子,多少让我猜测,他对我应该不止是单纯馋身子,刚刚前台说的话,更进一步确定。

周俊对我,应该是喜欢。

我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敲下一段话。

「葛哥是我领导……」

发送。

我没有收到回复,而是收到了一个红色的叹号!

我被他拉黑了?

淦,误会大了。

更要命的是,我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周俊解释安抚,微信又拉黑了,真他妈工作耽误人恋爱。

等到我忙完这波,获得第一个正常下班的日子,已经是两周后了。

我下了班就开车去了他们宿舍楼下,我不信抓不住你。

然后我就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妈的,此时的我,像一个强迫包养帅气大学生的老富婆,苦苦等待对方答应与自己共度未来没羞没臊的人生。

没办法了,只能问我弟要周俊电话了,被发现吃嫩草也没办法了,总能找到理由忽悠过去。

我直接拨通了我弟的电话。

对面一声「喂」还没说完,我就直接开问「周俊电话告我下。」

结果对面沉默了。

「喂!喂!人呢?」

好半天才传来一句「我是周俊。」

……

本尊就在电话对面,我却不知道说啥了,慌乱之下,只问出了一句「我弟呢?」

阿西巴!

我平时那小机灵劲儿都哪去了?

「他喝多了……」

喝多了?我弟这个一瓶勇闯天涯滑跪的人,还敢碰酒?

「你俩去喝酒了?」

「不是,下礼拜放暑假,今天篮球队聚餐。」

「定位发来,我去接他。」

结果对面犹豫了,对呀,都把我拉黑了,怎么发定位。

「周俊,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然后定位发我。」

「哦……」

——————主动开撩的分割线——————

时隔半个月,我终于又和小周同学恢复微信好友了。

半个多小时后,我就开到了他们聚餐的串吧,开到门口后,我微信了他。

「我到了。」

「好。」

三分钟不到,他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把我弟扛了出来,出来后小周同学一句话不跟我说,一直躲避我的目光。

我再看了眼自己的傻逼弟弟,已经不省人事。

几个人把我弟安顿在车上后,那两个同学特别不好意思,一直道歉。

「姐姐,对不起啊,我们也不知道小野他……还麻烦你一趟,本来我们打算直接送他回去的。」

「没事,我知道他酒量差,你们回去继续吧。」

「好。」

结果周俊也预备转身跟俩人一起回去,妈的躲我也有个限度好不好。

我一嗓子就喊住了他。

「小周你等一下,帮我挪一下他,他现在姿势容易吐。」

三个大小伙子都准备过来帮忙,但那俩人被我劝走了,只剩周俊不得不走过来。

非常冷淡地对我说,「怎么挪?」

我看了眼串吧,我和他的位置正好被里面的人看的一清二楚,就把他拉到了一边,拉他的时候,他还故意甩开我。

嚯,气性这么大?

但也只是甩开我的手,身子还是乖乖地跟我走到了角落。

小周同学的表情一脸严肃,「你想说什么?」

我装作没看到他的抗拒,若无其事地问「为什么拉黑我?这么讨厌我?」

「不是。」

「那是什么?」

半天他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我笑了,此刻的我一定像个大渣女。

既然渣了,那就渣到底吧。

「你是不是也喝酒了?」

说完,我把脸凑到了他的胸前,大概还有两厘米的时候停下了,用鼻子吸了吸看看有没有酒味儿,然后又移到他肩膀、锁骨、喉结闻了闻。

我丝毫没有碰到他,可周俊身体已经因为我的靠近,立刻紧绷了起来。

让你拉黑我,你等着的,小周同学。

周俊立刻脸红了,还结巴了。

「没,没有。」

「哦?那怎么脸红了?」

我说完,就在他下巴处抬头看着他,此时脸和脸的距离,应该,很近。

他立刻扭开头,伸手捂住自己的脸,甚至不敢跟我对视,刚刚的气场瞬间全无。

「哪有?」

凶不到三分钟,破功了。

小周同学,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我伸出右手,放在他的左胸前,左右找他的心跳,「一不小心」小拇指指甲划过那个小激凸……

一本正经的问道,「真没喝?那怎么心跳这么快?」

此时,他整个身体都僵硬了,石化了一样,连呼吸都忘了。

半分钟。

过去了。

周俊大步后退了一步,死死瞪着我。

「你!」

「你都有男朋友了,就别再来逗我了,我也不会再联系你。」

说这话的时候,感觉快哭出来了。

「真的么?」

「真的!」

「可是,我没有男朋友啊,我能继续逗你吗?」

「什么……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 gege 啊……」我故意拉长了尾音,听得小周同学都双手握拳了,「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领导,姓葛,葛朗台的葛,男的,已婚,女儿都五岁了,平时呢,我们都会尊称他一声——葛哥。」

一秒过去了。

十秒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周俊小朋友的脸上都已经赤橙黄绿青蓝紫来了个遍了。

是的,葛哥的台湾腔念法总是让人回味无穷。

但孩子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头只问我。

「那什么周五丽思卡尔顿是什么?」

「周五,7 月 11 日,敲定丽思卡尔顿宴会厅,客户要在那开经销商大会。」

他似乎不甘心似的继续追问,「那为什么小野会说你有男朋友?」

「他?」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是智障你不知道?」

他肯定知道,因为我说完他马上认可地点了点头。

此刻,周俊已经从刚刚的愤恨痛苦变成了单纯的尴尬了,整个人局促不安地插上衣口袋,又发现没有口袋,自己只穿了 T 恤就出来了,只能垂下手又尴尬地搓着大腿两侧。

我解释了一通,小周同学不仅不来承认错误,竟然还对我发起小脾气了。

「那你明知道我误会了,为什么那天在快捷酒店不早跟我说?」

呦呵……来劲了?

你等着,吵架你要是能吵过我,我尊称您一声「爸爸」。

「我什么时候知道你误会了?你根本没告诉我啊。」

「那你喊别人哥哥,还开房,我肯定误会了。」

「这都不是你该对自己一位普通同学的一位普通家属误会的事情,我又怎么知道还需要跟自己弟弟的一位普通同学解释这些。」

「我……」

虽然周俊明显吵不过我,但看上去整个人依旧已经松弛了,甚至已经开始撒娇了。

您算是舒服了,但我还没有,拉黑之仇,还没报完。

我侵略式地往前走了半步,抬起手,慢悠悠地伸向他,两个手指搭在他的牛仔裤扣子腰线上,手指绕了两个小小的圈。

幽幽开口,「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误会?」

因为我手指已经碰到了他的肚子,小周同学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往后了靠了靠,脸上又出现了熟悉的红,说不出什么话。

我抬头看他一脸不敢呼吸的样子,心里暗自窃喜。

趁他一个不注意,手指往前用力一勾。

他整个人瞬间没站稳,一个踉跄往前一倾,上半身贴在我身上,双手也没来得及扶住哪里,只是头抵在我的肩膀上。

然后,我微微扭头,对着他耳边轻轻问。

「你,是我的谁?我需要跟你解释呀。」

……

小周同学脸「腾」一下全红了,立马跳到了一边,就像被烫到了一样。

爽!

——————车门焊死!都给我坐好!——————

逗完小周同学后,我一脸贱笑地走到车旁边,傻逼弟弟还在车上呼呼大睡呢,我开车把他送回了家,交给了我爸妈,然后又开回了租的房子。

小周同学,我给你留机会了哦~

果不其然,两个小时后,他按了我的门铃。

此时的我,已经用那个他最喜欢的沐浴液洗了澡,刷了牙,还用漱口水漱了又漱。

我开门的那一刻,已经开始期待霸总文里常见的那种「进门开滚」的剧情了,没想到,小周同学一进门,就说要去洗澡。

就真去洗澡了……

我都准备好了……

我靠……

行吧,给姐裹着浴巾出来,把那我许久都没见面的八块腹肌人鱼线露出来!

结果,他穿着自己的白 T 恤走了出来。

……

……

如果情绪有颜色,那我现在一定是白色,白眼专属的那种白色。

我深吸了一口气,算了算了,单纯也没什么不好。

可我刚准备蒙头睡觉了,小周同学喊我,「你睡了吗?」

这是幡然醒悟了?

「还没。」

「帮我吹头发吧。」

我抓着枕头的手都握拳了。

我下床,走到他身边,他已经把电源插好,然后狗狗开心期盼眼的看向我,把吹风机递给了我。

「给。」

可是 188 的他,我得高举双手才能吹得到他的头发。

「你这么高,我够不到。」

然后小周同学在我面前直接蹲了下来,狭小的卫生间更拥挤了。

他的头更好与我的小腹一平,加上又挨得近,真的是….

「吹吧。」

他仰起头看着我。

我打开了热风,左手梳拢着他的短发, 右手拿着吹风机来回摆动。

这种青春爱情片的剧情,竟然还能发生了我身上。

还没吹几下,小周同学的手抱住了我的大腿,头还蹭了我几下,就,更像只喜欢蹭来蹭去的狗了。

「好了,吹完了,起来吧。」

我关上吹风机放在了洗手池边,他还没起来。

我拍了他两下。

他又仰起头看我,笑的很开心,就像这样。

许久,他不仅没松手,一个起身,把我抱举起来了?

我吓得只好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一动不敢动地被他抱着,他随手关上了灯,把我抱到了床上。

我的天呐。

黑暗中,床上响起了布料摩擦的声音。

……

……

小周同学上下其手。

……

……

结果他把我卷在了被子里?

手脚都捆住,只露个了脑袋?

这是什么操作?

然后他躺在被子外面,用平时从没有过的、沙哑无比的声音说。

「你别出来,这是我的极限了。」

那时,我心跳都漏了一拍,顿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哦」了一声。

——————一身正气的分割线——————

八点,我匆忙从家离开。

迟到了,都怪他。

走到停车场不过 200 米的距离,我走了十几分钟。

因为我实在走不动了,腿都打颤,步履蹒跚。

确实,睡觉前我们是一篇纯爱小说。

可醒了后,怎么就成了一篇纯肉小说了。

我现在一闭眼就是他那上下滚动、棱角不太分明的喉结,这画面甩都甩不出去。

11 点过,疲惫的年轻人起床了,给我发来了微信。

「快看我新头像!」

如今也不喊我姐了,连主语「你」都不配拥有了。

我点开一看,他把原来的樱木头像换成了一只傻鸭子,怀里抱着一只猪。

这哪里是个帅气的 188 体育生该用的头像?就算是我弟那种傻逼,都会用个海边照,凸显自己挺拔的身躯。

「看,像不像我抱着你!」

我无奈了,小周同学太会玩谐音梗了,只因为我名字最后一个字,是「珠」字。

「不像!!」

「珠珠!(后面一串 emoji 猪头)你什么时候换头像啊!!!」

「我换什么的?」

然后他立刻发来一张图,就是刚刚图片放大只截图了那只猪而已。

汗啊……

「我用这个头像,我弟立刻就会知道,我先想好怎么告诉他吧。」

「哦。」

然后,他继续给我发信息。

「珠珠,我今天不回学校了好不好,我想再住一天。」

「可我今天要加班。」

「我陪你呀,你这么晚下班多危险。」

「陪个屁,你在我怎么加班?」

「我在你加不了班吗?」

……

转天,200 米的距离,我走了二十分钟。

再转天,200 米的距离,算了算了,不说了。

——————单身弟弟的分割线——————

一周没到,我收到了我弟的微信。

「姐,我觉得周俊可能喜欢你。」

我呼吸一滞,完了,我吃嫩草的事情要被发现了吗?

「他也算还行吧,但绝对配不上你!」

我稳住呼吸,淡定,我得淡定。

「什么时候的事情?是他跟你说的吗?」

「这还用说,这孙子老跟我打听你,我还能看不出来?」

「就这样?」

「还有学校女生跟他表白,他也不理,然后一说起来你就这么积极,这孙子,真孙子!吃起窝边草了还!」

还有女生跟他表白?行啊孩子,有事儿瞒着我呢。

「姐你觉得他怎么样?」

「还不错。」

「对呀,也就还不错而已,要不是有个年轻几岁这个优势,真是哪哪都配不上你。」

「哈哈哈哈我这么优秀?」

「他跟我说想跟你表白,我揍了他一顿,我想问问你你想同意吗?」

……

打我男人?

「也不是不行,可以……试试。」

「靠,不是吧,我不想要他当我姐夫……」

最后,我弟那关在小周同学的努力下,算是勉强通过了,在我弟的大嘴巴下,我爸妈那关,也就……通过了。

——————姐夫的专属分割线——————

小周同学时不时就来我家做客。

一天,我弟和周俊打游戏的时候,俩人像三岁孩子一样打闹,我拿着切好的西瓜走过去时,小周同学竟然扮柔弱,转身抱住我的腰,躲我怀里。

我弟直接一个跨步,扒拉开他的手。

「你干什么呢?撒手!」

然后给他整个人划拉到一边,死死瞪了他一眼。

「你抱谁呢!那是我姐!」

小周同学委委屈屈地撒了手,喊我坐下。

我放下西瓜,走过去,他笑眯眯地让我看茶几。

我凑近低头一看,一个用瓜子仁摆好的心形。

我的妈呀,这么土的表白简直让人又想笑又心潮澎湃呢,妈蛋。

我弟看不下去了。

挤过来直接抓了一把瓜子仁,「黏黏糊糊的!恋爱的酸臭味!」

然后塞到自己嘴里。

「以后,在我面前,你俩至少一米」然后他王境泽那个表情指着小周同学,「否则,别想进我家门!」

我摇摇头看着周俊。

小周同学,看来以后有你受的了。

——————吉祥话分割线——————

最后,祝屏幕前点赞的各位好运连连恋爱暴富!

据说,评论区留言会获得小奶狗的搭讪!

男朋友很会是什么体验? - 鹅子的回答 - 知乎